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5艘的搜尋結果,共20

  • 美海軍將購22架瑞士退役F-5E/F戰機

    美海軍將購22架瑞士退役F-5E/F戰機

    美國海軍的代表與瑞士國防採購局代表,討論了以約4000萬美元採購22架瑞士退役的F-5E/F戰鬥機的交易,這些戰機做為海軍的異機種對抗的假想敵部隊。 \n \n噴射戰機世界(fighter jets world)報導,美國國會議員即將完成2020年國防預算,在總額7,380億美元的大預算中,已同意美國海軍所編列的4,000萬美元價格,做為向瑞士採購22架二手F-5E/F虎式(Tiger 2)戰鬥機。 \n \n瑞士操作F-5 戰機已有35年的歷史,他們最多的時候,總共有100架的F-5E/F,如今則裁減到53架,其中只有26架還在操作,其他的則是封存起來,因此機況還算不錯。幾年前,美國海軍從F-5E的使用國當中,購買了44架,其中就以瑞士的狀況最好。 \n \n瑞士目前正在尋找新的戰鬥機以替代這些F-5E。原本政府屬於瑞典的JAS-39E獅鷲式(Gripen E),結果在2014年的公投被否決,只能重新擬案。今年6月,獅鷲戰機的製造商紳寶公司(SAAB)決定退出瑞士的競標,因此目前瑞士的評估對象是F/A-18E超級大黃蜂(Superhornet)、歐洲2000颱風戰鬥機(EF-2000 Eurofighter Typhoon)、達梭飆風戰機(Rafale),和聯合打擊戰機F-35A。 \n \n瑞士政府必須最遲在2030年之前更換新戰機,以保護該國領空及其安全。 \n \nF-5 戰機是諾斯洛普(Northrop)在1960年代開發的輕型格鬥戰機,由T-38鷹爪教練機(Talon)衍生而來,早期型是F-5A 自由鬥士式(Freedom fighter),到了1970年代,全面更新航電系統,加裝小型射控雷達,成為F-5E虎式,以操作成本低、維護方便而聞名,成為開發中國家的好幫手,中華民國空軍是F-5E的最大使用者,總數423架,其中242架是航發中心自行生產。 \n \n到了1990年代後,隨著精密電子元件的小型化,許多先進的航電系統也可以安裝在小型戰機身上,因此許多F-5E的使用國又持續改進它,比如新加坡空軍、巴西空軍、瑞士空軍、泰國空軍的F-5E都已加裝新式儀表系統、抬頭顯示器、先進火控雷達,使F-5E可以有視距外防空作戰能力。 \n \n泰國空軍在2017年又通過了F-5E的第3次升級計畫,稱為「超級虎」,預計使用到2035年。 \n

  • 差了6公里!瑞士F-5E機隊紀念秀凸槌

    差了6公里!瑞士F-5E機隊紀念秀凸槌

    瑞士「巡邏兵」(Patrouille Suisse)特技飛行小組成立超過半世紀,以飛行技術高超聞名。 \n不過,據《航空家》(Aviationist)網7日報導,6日他們駕著F-5E「虎式」(Tiger)戰機,原本要飛越瑞士西北部的朗根布鲁克(Langenbruck)上空,以紀念飛行先鋒畢德(Oskar Bider)逝世100周年,但結果飛越的卻是米姆利斯維爾(Mümliswil),兩地相差了約6公里。 \n據瑞士空軍發言人說,會發生這種錯誤的癥結,在於出現了「令人遺憾的狀況」。事實上,據瑞士《晨報》(Le Matin)報導,領隊在飛向目標時,發現了米姆利斯維爾在舉行盛大的慶祝活動,還設有帳篷,於是他就帶頭飛越當地。 \n而當地參加第31屆悠得爾調歌唱節(Yodel Festival)的民眾能欣賞到這意外的表演,也樂得開了眼界。 \n一般來說,這類飛越通常是靠地圖,羅盤和地面的目視參考點來抓目標。而這6架古董級F-5E既沒有全球定位系統(GPS),也沒有其他現代科技幫忙,好讓他們在正確的時機飛越正確的目標。 \n

  • 台拆美舊戰機逆向造飛彈驅動器 外媒驚嘆

    台拆美舊戰機逆向造飛彈驅動器 外媒驚嘆

    在北京不排除動武,積極要求兩岸統一下,台灣想要用長程飛彈來加以嚇阻,如今想出一個新對策。 \n《大眾機械》(Popular Mechanics)網4日指出,台灣想要取出美國老爺戰機的發動機,以逆向工程的方式,來打造巡弋飛彈的發動器,而這不知道該說是創新,還該說是不可思議。 \n這些J85渦輪噴射發動機來自諾斯洛普(Northrop)1970年代生產的F-5E/F,而這些「虎二式」(Tiger II)戰機是低成本多功能戰機,有如現今的F-16。 \nF-5E/F有一具奇異(General Electric,GE)J85-GE-21發動機,這設計如今仍應用在各式飛機上,如它的變體除了應用在美國空軍的T-38教練機上外,也將用在只載50名乘客的迷你超音速新式協和機「Boom」上。 \n多年來,台灣採購了308架「虎二式」戰機,其中包括242架單座F-5E戰機,以及66架雙座F-5 F戰機。如今消息傳出,中華民國空軍將與中科院聯手,將從除役的「虎二式」戰機上取出發動機,希望能透過逆向工程,將設計緊緻簡化,製造發動器,以打造能用來能威脅對岸的新飛彈。 \n分析指出,J-85發動機只有約17英寸(約43公分)寬、45英寸(114公分)長,產生的推力為3,000磅(約1,360公斤),而這大小很適合裝在巡弋飛彈上。事實上,早在冷戰時期,J-85發動機就用在模擬B-52,以引開敵火的ADM-20「鵪鶉」(Quail)誘餌無人機上。而專為設計F-5E/F的J-85-21推力重量比為7.3:1,將戰機速度提升達1.6馬赫。 \n分析說,隨著對岸軍力與日俱增,北京不斷威脅不排除武統,台灣才會不嫌麻煩,透過逆向工程來打造飛彈發動器。而台灣要防範解放軍來襲的方式之一,就是以飛彈瞄準對岸目標。 \n兩岸之間的台灣海峽只有180公里寬,因此射程300英里(約483公里)的巡弋飛彈能打擊深入對岸超過150英里(約241公里)的目標,威脅機場,港口,指揮中心等,一切能支援攻台的設施。 \n分析指出,儘管消息並未確切指出訊息來源,但基本概念確實符合台灣試圖鑽研軍事舊技術,以研發新軍備的不尋常舉動。北京運用政經影響力,力阻外國轉移軍事技術給台灣,更遏阻可能的軍售。例如,台灣由於買不到柴電動力潛艦,最後決定潛艦國造,準備將1艘二次大戰時期的潛艦切開,以研究相關設計。 \n此外,分析認為,台灣連潛艦都能準備剖半研究,那鑽研老爺戰機的發動機,聽來也就沒那麼牽強了。

  • 老虎戰機新生命!Garmin的F-5E座艙改良

    老虎戰機新生命!Garmin的F-5E座艙改良

    著名的航空電子巨頭Garmin宣布,他們將為F-5E/F虎式戰機(Tiger II)進行深度改裝,稱為「Garmin 3000」。內容包括全新的航空電子設備、新的感應器,並且整合到完全數位化的新式座艙,使這些「老虎」可以滿足新時代的空中環境。 \n \nThe Drive報導,這個升級案是由國際戰機戰術公司(TacAir)所委託,這家公司承包了許多國家空軍的代訓與對抗任務,F-5E就擔任這樣的工作,然而最後一架F-5E已是31年前生產的,因此需要新的升級。 \n \nF-5系列戰機曾經是開發中國家的首選,總生產量達到1600架,如今許多國家的空軍仍然在操作它,也有各種升級方案,使F-5配有數位面板駕駛艙(glass cockpits),但是Garmin的升級更進一步,設有全觸控面板,與開放式架構。 \n \nGarmin的公司代表說:「新的F-5E座艙將由1具大型的G3000飛行顯示器,和2面觸控顯示器所組成,而且控制系統是開放式架構,能夠隨任務需求再行擴充。」 \n \n做為著名的導航設備公司,Garmin採用了大量的商用現貨(COTS),可以節約成本並且快速採購,因此縮短了開發時間,並簡化安裝複雜性。新的飛行座艙很類似F-35那種全數位觸控顯示器,這相當有助於飛行員的換裝,他們能夠更快的熟悉新一代的座艙模式。預計今年晚些時候,搭載Garmin系統的F-5就會正式出廠。 \n \n中華民國空軍曾經擁有世界數量最多的F-5戰機,是捍衛台海的重要老兵。如今仍在東部基地做為部訓之用,然而多年來這些老虎都沒有數位化升級,打算在2020年全部除役,殊為可惜。 \n

  • 「虎嘯」台東 空軍F-5E中正號戰機成最大亮點

    據空軍司令部發布訊息指出,睽違4年的時間,台東志航基地再度於今日(7/14)對外開放,邀請民眾與家屬前往參觀。除了有雷虎小組的特技表演外,基地也展出重新披上虎斑圖案的F-5E「中正號」(F-5E/F Tiger II)戰機;和空軍3款現役主力戰機:IDF經國號(AIDC F-CK-1 Ching-kuo)、幻象2000(Mirage 2000)和F-16戰機(F-16 Fighting Falcon)的飛行表演。 \n \n其中基地內最亮眼的機型,莫過於老當益壯、披上亮眼虎斑的F-5E老虎式戰機,吸引不少人的關注。而空軍司令部日前曾表示,此次特別展出以虎斑為主軸彩繪F-5戰機,象徵基地所孕育出的小老虎,堅守崗位、捍衛領空,並配合戰備需求,機身、機翼為低視度虎斑迷彩;直尾翅為黃黑相間虎斑迷彩,以突顯老虎勇猛頑強,卻又不失活潑。 \n \n我空軍在購得F-16戰機與幻象2000以前,很長一段時間,守衛台灣海峽的安全,是由首次服役於1962年的F-5E/F虎II式肩負此重責大任。因為F-86軍刀機(F-86 Sabre)的老化,於1965年購入首批F-5A/B型「自由鬥士」戰機(F-5A/B Freedom Fighter)115架,分別駐防於台南空軍基地;直到1973年與諾斯洛普公司(Northrop)協議共同製造F-5E戰鬥機,首架出廠的F-5E戰機,為慶祝蔣中正總統88歲誕辰,因而取名為「中正號」。 \n \n但隨著機齡逐漸老化與新戰機進入,目前我國空軍的F-5E/F戰機雖仍在役,但已退居二線成為飛官們的訓練機型。本來漢翔欲改良現役戰機為Tiger 2000型,但最終在多方考量下,該方案無疾而終,而現役的F-5E/F也將於十年內陸續退役。 \n \n基地內除上述四款戰機展示外,另外C-130H運輸機、P-3獵戶座海上巡邏機(P-3 Orion)和E-2K空中預警機(E-2 Hawkeye)都出現在志航基地,歡迎民眾和粉絲前往拍照。而今年度的基地開放日,除志航基地外,另外還有3場:分別是高雄陸軍步訓部(7/28)、空軍嘉義基地(8/11)和海軍蘇澳基地(8/25)。 \n

  • 守護台海40年 老當益壯的「中正號」F-5戰機

    中華民國空軍在購得F-16戰機(F-16 Fighting Falcon)與幻象2000(Mirage 2000)以前,很長一段時間,守衛台灣海峽的安全,是由首次服役於1962年的F-5E/F虎II式(F-5E/F Tiger II)肩負此重責大任。當年因為考量F-86軍刀機(F-86 Sabre)的老化,於1965年購入首批F-5A/B型「自由鬥士」戰機(F-5A/B Freedom Fighter)115架,分別駐防於台南空軍基地;直到1973年與諾斯洛普公司(Northrop)協議共同製造F-5E戰鬥機,首架出廠的F-5E戰機,為慶祝蔣中正總統88歲誕辰,因而取名為「中正號」。 \n \n源自諾斯洛普公司內部設計案,目標是提供一款低成本且維護簡單的戰鬥機,正好遇上甘迺迪(John F. Kennedy)政府的「軍事支援計畫」(Military Assistance Program),在眾多競爭者中被選上,讓F-5戰機成為美國援助開發中盟邦的新款戰機。1959年首度試飛成功、首名海外客戶是挪威皇家空軍,於1964年向美軍採購多架F-5A型戰機。美國空軍不僅讓F-5A戰機投入越南戰場,更將多架F-5系列戰機轉贈南越空軍使用。諷刺的是,這批戰機不僅在西貢解放後被越共擄獲,多數更成為後來統一後的越南,與大陸和柬埔寨發生戰爭時的重要戰力之一。 \n \n諾普於1970年代獲得「國際戰鬥機」(IFA)計畫,將原有的F-5A戰機改良為後來E型。升級後的F-5E戰機,不僅機身加長加寬、引擎推力與油箱容量也增加不少,雙座版的F型則是保留機鼻區域一架機砲。諾普一共為美國空軍,生產了792架F-5E、140架F-5F和12架RF-5E型,大多數在軍事援助計畫(MAP)中轉交給盟國;並對瑞士、馬來西亞、南韓與台灣授權生產製造,而新加坡與智利空軍則有一批由以色列支援升級版的F-5戰機,擁有新型的以色列製系統與設備,亦可搭載該國生產的多種飛彈。 \n \n隨著機齡老化與新戰機進入,目前我國空軍的F-5E/F戰機雖仍在役,但已退居二線成為飛官們的訓練機型。本來漢翔欲改良現役戰機為Tiger 2000型,但最終在多方考量下,該方案無疾而終,而現役的F-5E/F也將於十年內陸續退役。而F-5E/F戰機也曾多次登上大銀幕,著名飛行員電影《捍衛戰士》(Top Gun)中,美軍將部份F-5E/F機身塗黑,作為虛構的蘇聯(USSR)米格28戰鬥機(MiG-28),與美國海軍的F-14戰機(F-14 "Tomcat")交戰。電影殺青後,這批「模擬機」移交海軍,繼續擔任戰鬥飛行訓練的敵機角色。 \n \n台灣在取得F-16戰機以前,諾斯洛普飛機公司曾有意在現有F-5戰機基礎上,推出升級版本的F-20「虎鯊」戰機(F-20 Tigershark),但最終因為美方不支持、中美台三方關係變化等多個因素影響下,造成F-20計畫被迫中途夭折,而我方則轉向,自行研發經國號戰機(AIDC F-CK-1 Ching-kuo)取代之。 \n

  • 與台灣失之交臂 中途夭折的「虎鯊」F-20戰機

    據美國商業內幕網(Business Insider)報導,受到國際局勢影響,我們對於F-15(F-15 Eagle)、F-16(F-16 Fighting Falcon)、F-22(F-22 Raptor)與F-35(F-35 Lightning II)等多款戰機都不陌生,但如果提到這款F-20「虎鯊」戰機(F-20 Tigershark),恐怕許多人就不是很清楚了。這款由美國諾斯洛普飛機公司(Northrop)研發、脫胎於暢銷機種F-5E(F-5E Tiger II)的升級版戰機,試圖以平價與優異性能搶佔國際市場,也曾是我國空軍採購目標之一,最終卻因美國政府選擇扶持同級的F-16與F-15戰機,讓F-20戰機被迫中途夭折,而台灣也因此轉向自行研發經國號戰機(AIDC F-CK-1 Ching-kuo)取代之。 \n \n冷戰期間的美蘇兩強,在空戰武器上也多有競爭,在F-16戰機問世前,美方的F-5E/F與蘇聯(USSR)的米格21(Mikoyan MiG-21 ),成為輕型戰機的兩大暢銷機種。而在卡特總統(Jimmy Carter)上台後,美國於1970年啟動中階國際戰鬥機計畫,以「FX」為名,將現有的F-5E/F進行升級改良,雖在內部稱為「F-5G」,但最終仍改名為F-20戰機。F-20於1982年首次試飛,最高速度為2馬赫、屬於單人座戰機,裝備有兩架20釐米機砲,並有5個掛彈點可搭載3,600公斤飛彈,或是最多三具輔助油箱。 \n \n能搭載AIM-7麻雀空對空飛彈、且性能遠高於舊版的F-5E戰機,讓不少盟國都在等待美軍的意願。為爭取我方百餘架的潛在訂單,諾斯洛普與通用動力還曾來台洽談合約,卻因1983年大陸與美國簽署八一七公報,最終讓此採購案胎死腹中。再加上美國偏向F-15與F-16的立場,放寬外銷的國家清單,讓諾斯洛普死心而宣布計畫中止。生產線拆除或轉移,僅留下一架原型機送往博物館典藏,估計這個夭折的計畫共耗資達12億美元(約353.3億台幣)。 \n \n雖然F-20被迫中止,但在美國國防部的默許下,諾斯洛普公司仍將部份系統與構造轉移至後來的研製機種上,像是我軍的經國號IDF計畫中,經改良刪減部份敏感模式後,成為該機型所使用的金龍53型雷達。但事實上,F-20戰機並非沒有缺點,1984年在南韓試飛期間,就曾發生飛行員因為重力過大而昏迷,導致戰機墜落意外,隔年二次演示也發生同樣狀況,也因此最終葬送了這款輕型戰機的未來。 \n

  • F-5E和MiG-21 誰才是輕戰機之王?

    F-5E和MiG-21 誰才是輕戰機之王?

    冷戰期間,美蘇兩強在全球爭霸,都扶持自己陣營的開發中國家,其中輕便、廉價戰鬥機是相當重要的,美國的輕戰機代表是F-5E虎2式(Tiger2),而蘇聯則是Mig-21魚床式(Fishbed)。這兩種戰機性能各有千秋,一般認為很難判斷孰優孰劣,然而一段在非洲發生的空戰紀錄,使美國軍事家認為F-5E應該比MiG-21來的更優秀。 \n \nF-5E是美國諾斯洛普公司(Northrop)以T-38教練機為基礎,改良而成的輕型廉價戰機,雖然極速不快,僅有1.65馬赫,雖然升限不高,僅有1萬5千公尺,但是它輕巧靈活,纏鬥性能很好,包括中華民國在內,有34國的空軍在操作它。MiG-21是米格設計局所製作的局部戰機,雖然體型不大,不過極速可以達到2馬赫,也有眾多的國家使用它。 \n \n以往的故事是, F-5E與MiG-21緣慳一面,始終沒有對決過,然而他們其實曾經曾在戰場發生過殊死戰,地點在容易被世人遺忘的「非洲之角」衣索比亞和索馬利亞。在那裡,F-5E與MiG-21曾經進行了宿命的對決,而且有明確的勝負。 \n \n1974年,衣索比亞陷入政治混亂,軍事政變推翻了美國所支持的海爾.塞拉西(Heile Selassie)皇帝,然而各個軍閥間誰也不服誰,不同派系之間相互權力鬥爭,在接下來的3年混戰不休。就在此時,旁邊的索馬利亞軍事強人西巴德.巴雷少將(Mohamed Siad Barre)認為這是入侵衣索比亞的天賜良機,蘇聯顧問也評估此戰可行,於是索馬利亞於1977年7月13日對衣索比亞發動侵略戰爭,其中空軍部隊包括25架MiG-17和29架MiG-21,對衣索比亞的歐加登地區(Ogaden)發起攻擊,因此這場戰爭被後世稱為歐加登戰爭(Ogaden War)。 \n \n如同巴雷少將和蘇聯顧問的預估,衣索比亞在戰爭初期被打的難以招架,兩個星期內,索馬利亞凱歌猛進,擊落了1架衣索比亞F-5E戰機、DC-3運輸機、C-47運輸機等。而混亂不已的衣索比亞政府,自然對歐加登發生的戰事反應相當遲緩,軍方在被打2星期後終於下達總動員令,但是要集合成有組織的部隊還需要數週才能完成,此時歐加登的少數部隊相當孤立無援,他們的F-5E不到10架,但是隨後卻是表現最好的一支部隊。 \n \n先說明一下衣索比亞的F-5E來歷。衣索比亞在20世紀60年代後,開始得到了美國的大力支持,他們的空軍很快成為美式系統,先是獲得F-86軍刀機,之後又取得F-5A自由戰士戰機(F-5E的前身)。到了1974年,衣索比亞向美國申請麥道的F-4幽靈2式戰機,但是華盛頓僅願意提供16 架F-5E,不過又由於該國動亂和侵犯人權事件,到1976年,衣索比亞只得到8架F-5E。但是這些飛行員在索馬利亞入侵之前的幾個月前,在卡拉馬拉山口上空進行了足夠時數的F-5E戰鬥訓練。 \n \n1977年7月24日下午,2架F-5E在地面雷達官的指導下,攔截原本要來轟炸基來的2架MiG-21,並且領隊貝扎比.貝德羅斯(Bezabih Petros)首開紀錄,把這兩架MiG-21轟上西天,這F-5E戰機的第一次空戰,拿到了全勝。 \n \n一天之後,另一名F-5E飛行員拉傑斯.特夫納(Lagesse Teferra)表現更精彩,他與另名3架F-5E一同迎戰8架敵機(4架MiG-21、4架MiG-17),他們聯手擊落了其中4架。整個過程包括機炮擊落1架而AIM-9飛彈擊落2架。 \n \n7月26日,貝德羅斯和特夫納聯手出擊,他們攔截2架靠近德雷達瓦空軍基地(Dire Dawa airbase)的MiG-21。這場空戰貝德羅斯用AIM-9擊落一架,而特夫納用他的機砲也擊落另一架。 \n \n不過隨後的戰鬥中,這些空戰英雄有些也會被擊落,比如打下4架敵機的特夫納,在1977年9月1日最後一場空戰中,遭到索馬利亞地面炮火擊中,他之後被索馬利亞所生摛,在監獄渡過10年終於被釋。 \n \n在這1個月的時間裡,索馬利在空戰的巨大損失,造成地面部隊不敢輕易推進,衣索比亞的F-5E透過一場場空戰贏得寶貴的時間,為政治家爭取到古巴和蘇聯的態度轉變,使他們從原本支持索馬利亞,改而支持衣索比亞,終於在1978年4月,衣索比亞將境內的索馬利亞部隊全部逐出,贏得了歐加登戰爭的最後勝利。 \n \n從這場戰爭中就可以證明,F-5E在空戰的表現上比MiG-21更優越 ,並不是在速度上取勝,而是中低高度的機動能力,以及武器的性能。 \n \n另外,由美國顧問提供給衣索比亞空軍的培訓效果,也顯然比蘇聯教官教給索馬利亞部隊來的高明,空戰表現才有如此巨大的差異。 \n \n

  • 砸2千億替換舊F-18 瑞士新戰機訂單究竟選誰?

    據路透社(Reuters)報導,雖然是永久中立國的身份,但地處歐陸的瑞士,仍維持一定程度的空軍武力配置,繼5月份在達沃斯(Davos)論壇期間宣布,將砸重金選購新型戰機,希望能在2020年退役前,順利替換現有老舊的F-18「大黃蜂」戰機(F/A-18C and D Hornets)和F-5E虎II式(Northrop F-5 Tigers)戰機,當時喊出的經費,包含戰機與地面飛彈等武器,瑞士軍方打算砸下150至180億瑞士法郎(約4,547.3至5,456.8億台幣)添購,但最新消息指出,瑞士決定,戰機部份將縮減至80億瑞士法郎(約2,425.3億台幣)以內,卻仍吸引波音(Boeing)、洛克希德馬丁(Lockheed Martin)、達梭(Dassault)、紳寶(SAAB)和空中巴士(Airbus)加入搶單的戰局中。 \n \n現役的「大黃蜂」F-18戰機,是美軍在1970年代由已併入波音的麥克唐納-道格拉斯公司(McDonnell Douglas)研發製造,屬於多功能用途的航空母艦艦載機。成功大舉外銷的F-18戰機,如今已有6種衍生機型,是美國海軍與多國軍方現役的主力戰機。而F-5E戰機,則是由美國諾斯洛普公司研發生產,於1962年推出的輕型戰機系列之一,曾在越戰立下汗馬功勞,我國空軍亦有多架服役,屬於單座型戰機,最高時速可達1,700公里、巡航航程最遠可到3,720公里,擁有2門M39A2空用機砲與7個掛彈點。 \n \n本欲購買約55至70架新型戰機的瑞士,在大砍國防預算支出後,目前的新方案很可能只添購20架新戰機,以及包含價值約50億瑞士法郎(約1,515.8億台幣)的地面防空系統,並期望新戰機能於2025年之前,全數交付完畢,讓其空軍戰力不出現斷層。 \n

  • 泰國空軍計畫升級F-5E戰機 可再戰15年

    泰國空軍計畫升級F-5E戰機 可再戰15年

    F-5E戰機是美國諾斯洛普公司設計生產的,它很輕巧靈活,而且構造簡單、價格便宜,因此是許多開發中國家在1970年代引進的主力戰機。進入21世紀後,仍有許多國家持續使用F-5E,而且為了順應時代潮流,開始升級和改良。泰國皇家空軍向內閣政府申請升級4架F-5E虎2式戰機( TigerII)的相關預算,也一起申請另外10架F-5E的初步升級合同。 \n \n防衛新聞(Defense News)報導, 泰國空軍將升級案稱為「超級虎」(Super Tiger),包括新的數據鏈接、多模式雷達、新式空用武器和電子戰系統。據泰國空軍所述,費用將達9610萬泰銖(新台幣8610萬),在升級完成後,F-5E大約可以延長15年的使用壽命。泰國先前還收到新加坡捐贈的10架退役F-5E戰機,加上原有的F-5E機隊,將會分配到泰國東部的烏汶(Ubon)的211中隊。 \n \n泰國F-5E的改良是與以色列合作,引進以色列拉菲爾公司(Rafael)的巨蠎4型( Python-4)敏捷短程空對空飛彈、德比中程飛彈(DERby missile),加上伊爾伯特公司(Elbit)的頭盔瞄準鏡,現在還將增加Litening 3瞄準莢艙和Skyshield電子戰莢艙,甚至通訊設備也升級為HAVE QUICK II跳頻系統,使得升級後的「超級虎」在航電與武裝的水準,堪稱可與F-16匹敵。 \n \n泰國空軍的戰機種類不少,有美製F-16A/B、F-5E和瑞典製JAS-39C/D,其中以JAS-39機況最新,性能也最優,還曾經在去年與中國大陸跨國演習其間,全勝大陸空軍的殲11機隊。 \n \nF-5E戰機的前身是T-38超音速教練機,之後改裝成F-5A/B自由鬥士戰機(Freedom Fighter),在越南戰爭期間,曾有一批改造的F-5A投入戰場,被稱為「小虎」(Sukoshi Tiger),也叫F-5C,這個計畫得到許多支持,因此諾斯洛普把引擎推力提升,航電雷達加強的版本,也就是F-5E,對於許多經濟實力有限的開發中國家是非常好的選擇,其中也包括中華民國。 \n \n1970年,航發中心引進了F-5E的製造生產線,對於我們的航太工業有極大的提升,1974年10月30日,首架自組的F-5E出廠,被命名為「中正號」。中華民國空軍曾經是世界上擁有最多F-5E戰機的空軍,捍衛台海安全達30多年,一直到IDF、F-16、幻象2000在1997年後陸續接防,才逐步轉為二線機種,可稱的上勞苦功高。F-5E在退出空軍第一線後,仍然是重要的部訓教練機,它就如同一位資深的老教官一樣,教導新進飛行員成為真正的天空戰士。 \n \n原先航發中心希望就IDF的研發經驗,也升級空軍的F-5E,還自費改造了一架F-5E,安裝與IDF相同水準的航電系統,稱虎2000,結果空軍一直沒有意願改良,一心只期待添購新機,使我們F-5E的妥善率大不如前,實在非常可惜。 \n \n事實上,如同泰國的作法,F-5E在妥適的升級改良下,還是能夠保持傑出的空勤效率,巴西的F-5E也經過極大的改良,稱為F-5M。 \n

  • 林郁方:F-5E/F戰機延後除役 憂飛行員安全

    財團法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國家安全組召集人林郁方19日上午指出,F-5E/F戰機原本規畫於108年全部汰除,卻因為「高教機」籌獲時程改變,可能被迫大幅延後,但106年F-5E/F的裝備維修採購各項零附件預算不但沒有較105年預算編列數增加,反而減少。恐危及飛行部隊人員安全。 \n 他說,106年度「國防部所屬單位」預算,於「後勤及通資業務」中,編列「辦理F-5E/F型機裝備維修採購各項零附件等所需軍事裝備及設施預算」5億7548萬3千元,較105年的「預算編列數」6億3548萬6千元,大幅減少6000萬3千元,減幅為9.44%。 \n 國防部原規劃自106年起開始編列預算,籌獲新一代的「高級教練機」,並於108年至109年完成F-5E/F的汰換,110年將AT-3全數汰換,總預算約686億元。 \n 但由於蔡英文政府已明白宣示新一代的「高級教練機」,將以「自研自製」方式進行,使106年度國防部主管預算書中,空軍司令部「新式高級教訓機計畫」從原定的106年至112年,延長為106年至117年;使F-5E/F甚至AT-3汰除時間可能大幅延後4到5年。 \n 林郁方說,根據美國軍方在99年對我國F-5E/F機隊所作的評估,雖然庫儲零附件的數量尚稱充足,但由於機身部分重要結構,如「機背縱樑」和「垂直安定面」等出現疑慮,「除非投入大量的維持經費,否則到108年,整體機隊效益將大幅下滑,風險也隨之提升」。在空軍早已決定從108年起汰除F-5E/F的情況下,近年國防預算對F-5E/F的投資僅以維持基本飛訓需求為主,未進行深度的延壽或結構補強;因此,若突然決定延後汰換,民進黨政府應該另外編列預算,大幅改善F-5E/F的機務狀況。 \n 如今在新一代的「高級教練機」籌獲時間幾乎確定延後,使F-5E/F機隊汰除時間也一併延後的情況下,106年F-5E/F機隊維護預算不增反減,恐對飛行部隊人員的安全造成威脅。

  • 大尺寸不討喜... 蘋果傳3月 改推4吋新機 暫命名「iPhone 5e」

    大尺寸不討喜... 蘋果傳3月 改推4吋新機 暫命名「iPhone 5e」

     大尺寸機種不好賣,傳蘋果改推4吋新機上陣代打,且已進入量產階段,主力代工廠仍為鴻海。外傳有鴻海員工爆料,這回蘋果4吋新機將以全新的「iPhone 5e」命名,強調新機以加強版功能見長,藉以一掃iPhone6S、6S PLUS功能沒有驚喜的奇恥大辱。 \n 全球智慧型手機進入機海大混戰,為了延續既有銷售熱潮,蘋果在iPhone6S、6S PLUS之後,又有新舉,傳蘋果即將推出4吋新機,新機命名為iPhone 5e,發表日期可能落在3月,現鴻海已緊鑼密鼓為此新機進行量產。 \n 據傳新機之所以一反以往蘋果命名的邏輯,不是以iPhone 6c(坊間也有人稱7c)命名,而改叫iPhone 5e,就是取e有enhancement(強化)的意味,間接表態此款4吋新機是iPhone 5S加強版。 \n 據傳iPhone 5e外觀幾乎跟iPhone 5S如出一轍,不論顏色或款式都大致相同,不過新推出的iPhone 5e機身尺寸為122.90mm×57.63mm,和iPhone 5s(123.8mm×58.6mm)相比,體積變小、重量也會輕一些,但原則上,兩者配件可以通用,至於新品的規格,外傳將搭載A8處理器、1GB記憶體、800萬畫素相機、儲存空間則分為16GB及64GB二款,且可進一步支援Apple Pay、NFC以及VoLTE等新功能。 \n iPhone 5e的定價和先前iPhone 5C一樣走的是親民路線,現傳出牌價由3,288元人民幣(約折合台幣約16,440元)起跳,略低於之前傳出4,000元人民幣(折合台幣約2萬元)。 \n 這回蘋果改弦易轍推出4吋新機,能否對略顯低迷的收機市場有振衰起弊的效果?目前市場看法不一。法人指出,對喜新厭舊的先進國家如日本、美國等地消費者來說,蘋果4吋新機依然不具吸引力,但對即將提供Apple Pay服務的中國以及喜歡小尺寸機種的墨西哥來說,或許4吋新機有一定的賣點。

  • iPhone 5e有驚喜 搭最新iOS 9.3

    iPhone 5e有驚喜 搭最新iOS 9.3

    蘋果打算讓新4吋iPhone首搭iOS 9.3,或是盼增加賣點?蘋果今年春季或許將替市場帶來全新4吋iPhone,在傳出新機名稱可能改為iPhone 5e之後,也傳出蘋果可能將會一併推出iOS 9.3。或許可以讓期待新iOS的用戶對於蘋果投注更多關懷的目光。 \n \n先前,《9to5mac》曾報導指出,iOS 9.2.1或許將是蘋果4吋新機推出之前最後一個iOS update。因此,便有不少外媒推論,蘋果下一個針對iOS釋出的更新,就將是iOS 9.3。由版本號的改變可以預期,iOS 9.3將會帶來不少改進,但或許新功能不多,而比較多是修復iOS 9.2來不及修復的Bug。 \n \n因此,謠傳很可能在3月份發表的新4吋iPhone(iPhone 5e),很可能推出之際就將預裝最新iOS版本─iOS 9.3,讓入手新機的朋友可以立馬使用最為穩定,也最為先進的iOS版本。 \n \n然而,若是iOS 9.3與iPhone 5e同時發表,按照蘋果過去的慣例,先前的機種也大多能在不久之後就可升級,嚴格來說吸引力並不是太大。但可能與iPhone 5e一同亮相的iOS 9.3,還是讓人有不少期待。 \n \n2015年底一份被曝光的中國移動(陸三大電信商之一)新品計劃PPT,意外預告了四月份將會推出「蘋果未來的旗艦新品」,讓各界都預期蘋果可能會選在3月份舉辦發表會,讓新4吋iPhone亮相。不過究竟iPhone 5e登場的確切日子是何時,恐得等候蘋果發出邀請函才能底定了。

  • 4吋iPhone傳新名 竟非iPhone 6c

    4吋iPhone傳新名 竟非iPhone 6c

    4吋iPhone的名稱不是iPhone 6c也不是iPhone 7c?史上網路傳聞最多的蘋果手機─新4吋iPhone,被指出很可能名字裡面根本沒有「c」,而可能是以往從未曝光過的名字,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快來一探究竟。 \n \n《威鋒網》繼日前從供應鏈取得消息,指出iPhone 7 Plus將提供256GB版本後再度爆料。根據他們所取得的消息,蘋果即將推出的4吋新機,很可能名稱根本與先前所傳的不同,最終的名稱很可能是iPhone 5e。而蘋果向來命名都夾帶特殊含意,iPhone 5e名字中的「e」,被指出將是enhancement之意,也就是加強版的意思。這個名稱與此前傳出的iPhone 5s Mark II有異曲同工之妙,不過更簡潔有力。 \n \n除了iPhone 5s Mark II這個名字之外,新4吋iPhone曾多次被指出名稱可能是iPhone 7c或是iPhone 6c,而因為這款新機預估推出時間將會早於iPhone 7,因此後者這個名字在近期更常被使用。然而,《威鋒網》曝光的消息,全然推翻了先前的傳聞,令人不由得對真實性產生一點質疑。 \n \n4吋iPhone規格再傳變異 \n除了爆料4吋iPhone的最新名字之外,該網站也指出了一些新規格,內容與過去有異。相同之處在於,新4吋iPhone將支援Apple Pay、NFC以及VoLTE功能,相機則仍舊是800萬畫素。 \n \n然而,不一樣之處在於可能僅搭載A8處理器(與iPhone 6相同)而非A9(與iPhone 6s相同),RAM僅1GB(與iPhone 6相同)而非2GB(與iPhone 6s同等)。升級的幅度就此情況看來並不高,因此蘋果很可能不會推出128GB版,僅提供16/64GB款式。當然,新4吋iPhone推出後,預料頗受歡迎的iPhone 5s就將停產。 \n \n不過,可能是由於規格沒有外傳亮眼,傳出4吋iPhone的價格也從先前預估的4000人民幣(約新台幣20300元)降到約3288人民幣(約新台幣16600元)左右,如此一來或許入手難度將降低,但吸引力恐怕也不是很足夠,是否能取得成功,還是很難說。

  • 正妹飛官高慈妤 完美駕馭F-5E

    正妹飛官高慈妤 完美駕馭F-5E

     「太興奮了,一降落我就大叫!」在台東空軍志航基地受訓的正妹飛官高慈妤,15日上午首次單飛F-5E戰機,忍不住為自己的完美起降喝采;她是國內首位正期女飛官,甜美端莊的巾幗英雄形象,提振了這陣子因阿帕契風波低迷的國軍士氣。 \n 「我做到了!」15日上午10點30分,高慈妤在志航基地首次獨自駕馭編號5287的F-5E戰機,帥氣衝出跑道,在2架隨伴機陪同下,直沖霄漢,在1萬5000英呎高空,做出滾轉及基本性能科目動作,如鷹般翱翔,11點30分結束首次單飛,完美降落後,她忍不住大叫兩聲,為自己喝采。 \n 25歲的中尉飛官高慈妤,空官飛行正期學生班94期畢業,是國內首位正期女戰機飛行官,飛行時速210小時,3個月前到737聯隊執行F-5E型機換訓任務,經30小時模擬機及12小時實體機訓練後,前天首次單飛。 \n 「飛行時須心無旁鶩,眼觀四面、耳聽八方外,還須兼顧10多種儀器數據,駕馭戰機真的不簡單」,高慈妤昨與大家分享處女航時,難掩興奮之情,她說,女孩子飛戰機細心度比男孩子高,但體力可能相對較弱,不過,她說自己在模擬機可承受到9G的力。 \n 家住新北市板橋的高慈妤喜歡冒險,勇於挑戰自己,她說,「想飛」的念頭來自高三參加國防部空軍官校戰鬥營,當時看到雷虎小組表演,能在空中飛行,俯瞰地面,是美好的體驗,便對飛戰鬥機心生嚮往,因而報考空軍官校,現已習慣飛行員生活。 \n 外型甜美、卻充滿雄心的的高慈妤,曾是國軍形象月曆主角,她希望未來能飛2代戰機,馬總統也曾讚揚高,未來可望成為國軍首位主力戰機女飛官,駕駛F-16或幻象主力戰機。

  • 正妹飛官高慈妤完成F-5E戰鬥機單飛

    正妹飛官高慈妤完成F-5E戰鬥機單飛

    正妹空軍飛官高慈妤,是國內首位正期女戰鬥機飛行官,目前在志航基地接受F-5E換機訓練,經過12小時的實體飛行訓練後,15日上午首次放單飛,在空中飛行1個小時後漂亮降落,今天在分享飛行心得時說,很開心,落地時非常興奮地瘋狂大叫。 \n \n 官拜上尉,79年次的高慈妤空軍官校飛行正期學生班94期102年班畢業,熱愛冒險,喜歡挑戰自我,高中參加戰鬥營,就對翱翔天際非常嚮往,由於長相甜美,也是國軍形象月曆的主角。

  • 韓軍1架F-5E戰機墜毀 可能二次爆炸

    南韓軍方一架F-5E戰機,今天上午11時56分,在首爾南方的忠清北道曾坪郡的一家療養院附近墜毀,沒有造成人員傷亡,但現場傳出爆炸聲。 \n南韓軍方透露,當時機上只有一名駕駛員,且駕駛員在飛機墜毀前,成功跳傘逃生。據了解,戰鬥機在墜毀50多分鐘後,仍出現了「砰」的爆炸聲。雖然墜落地點,距離民宅只有一百多公尺的距離,但幸好沒有造成居民和財產損失。 \n據韓聯社從曾坪郡的現場報導說,由於機上載有易爆物質,有可能出現二次爆炸,因此軍方對事故現場,進行了管制,並採取安全措施。 \n南韓軍方和消防單位,在事故發生後,派出了直升機、消防車和援救人員,但由於有二次爆炸的危險一直未能靠近。(王長偉 首爾報導)

  • 志航基地開放 F-5E戰機老當益壯

    今年度第一場空軍基地開放活動,本周六將在台東志航基地登場,除了空軍雷虎小組和經國號等機種會升空表演之外,當地737聯隊所屬的F-5F戰機也會以5機「大雁隊型」編隊衝場。F-5E/F雖然已經服役卅多年,不過飛行員說,這型戰機目前還是保持最佳狀態,必要時也還是能擔任對空、對地的作戰任務。 \n今年度第一場空軍基地開放活動,本周六將在台東志航基地登場,除了空軍雷虎小組和經國號等機種會升空表演之外,當地737聯隊所屬的F-5F戰機也會以5機「大雁隊型」編隊衝場。F-5E/F雖然已經服役卅多年,不過仍舊是空軍飛行員養成訓練的主力機種,有如飛行員基本功的密集編隊,也成為志航基地的拿手招牌好戲;空軍第45中隊輔導長梁沅勝中校說,編隊飛行雖然是飛行員的基本戰技,但是也更需要勤訓精練。梁沅勝說:『一般來講我們都是以4機編隊為主,這次我們增加了1架飛機變成5機編隊,實際操作來講,對我們不是太困難的科目,但如果不經過練習的話,可能隊形就無法展現整齊劃一...雖然這是戰鬥機飛行員的基本戰技,但也是需要勤訓苦練。』 \n軍方表示,F-5E/F目前除了擔任新進飛行員的部隊訓練之外,還支援進駐部隊的戰術輪訓以及石子山洞庫運作熟訓,雖然國防部規劃在108年將F-5E/F全數淘汰,不過梁沅勝強調,這型戰機的維修目前還是保持最佳狀態,擁有低成本、高效益的優點,也還是能擔任對空、對地的作戰任務。 \n雖然F-5E/F已經服務卅多年,不過從「自強中隊」到「假想敵中隊」,她已經可是說多五、六年級飛官和航空迷的回憶,也讓許多航空迷相約今年夏天一定要到台東「老虎窩」見證歷史。 \n

  • 我軍力未來發展的3選項

     我兩架戰機於13日在宜蘭東澳附近撞山墜毀,失事的是RF-5E偵照機和F-5F雙座教練機各1架,除了裝備上的毀損外,優秀的飛行軍官的殉難,更是無可彌補的損失。 \n F-5系列戰機,自1965年11月,擔任我空防任務以來,已有46年的歷史,是一款服役最長,機型也最多的主力機種。 \n 老化戰機 勢必要汰換 \n F-5戰機,是美國諾斯洛普公司於1962年推出的輕型戰機,是美國為其盟國與第三世界國家設計的一種成本低、維護簡單的戰鬥機。早型的F-5A以對地攻擊為主,而F-5E已強化了空戰能力。美國政府為因應我確保海峽空優的要求,於1973年2月,簽訂了一份協議,由我航空工業發展中心(AIDC)在諾斯洛普公司的授權下生產100架F-5E戰機,是謂「虎安(Peace Tiger)計畫」,該計畫一直持續進行到1986年12月,共生產了242架單座的F-5E與66架雙座的F-5F,約占全球生產量的1/4,也因此使我成為該型機全球最大的使用國。由於我RF-104G偵察機,機齡老舊逐步除役,遂於1997年將7架F-5E改裝為RF-5E,以接替留下偵照任務。又因系列戰機為輕型戰機,結構單薄,不適長期使用。早期生產時,即有上縱樑機體結構問題,後由我航發中心自行發展之強化技術,補強後才得以延壽。 \n 從失事的兩架戰機的服役歷程看來,無論其是否肇因於機件故障,該系列戰機因機齡老化,性能衰退,已不適繼續服役,勢必面臨汰換的問題。 \n 空優時代 一去不復返 \n 為爭取海峽空優,確保我空防安全,如何獲得優質足量的戰機,始終是我發展空防戰力的重要目標,且因裝備壽限,故有裝備的汰換週期。1980年代我空軍即因F-104等主力戰機屆齡老舊,而面臨二代機的換裝問題。當時即在美國的技術協助下,研發「自製防禦戰機」(Indigenous Defensive Fighter,IDF);同時購自美國的F-16A/B及法國的幻象2000-5,並依其戰機性能,高低搭配,構成台海空優的作戰主力。而其中自製的「經國號」戰機(IDF),則負責中低空防禦。1996年台海危機時,我二代機的換裝工作大致已完成,危機的迅速落幕,除了因美軍兩個航母戰鬥群投射到台海附近外,而當時共軍初引進少量的蘇愷-27,且未形成戰力,故我仍保有海峽空優,亦為獲得台海安全的重要因素。 \n 跨入21世紀的共軍軍力,呈「跨越式」的發展,以致台海的戰略環境為之改變。不但在全般軍力上向共軍傾斜,又因其航空工業,挾其雄厚國防預算的支持下逐漸成熟,技術能力已與西方先進國家並駕齊驅。今年初共軍「四代戰機」殲-20,突然在美國防部長蓋茨訪華期間試飛亮相,更意味著共軍軍力的發展已不可遏制。相對於我以軍購為主的軍力發展,確保空優的時代將一去不復返。在此戰略環境下,我空軍戰機換裝將日益困難。其未來的解決選項,不外下列3個: \n 其一、持續向美爭取軍售。在此議題上,大陸將其拉高到國家「核心利益」的層面,升高對美施壓,採取實質的制裁行動,包括中止中美兩軍的軍事交流;懲罰軍購的供應商等。近期大陸官媒發出警告,直指將先進武器賣給台灣,將與美債掛鉤,付出慘重的代價。其強烈的態度,一波強似一波。雖然目前美方尚未正式函復,美媒已報導,我擬採購之F-16C/D戰機已遭美國拒絕。顯示未來對美軍購,將益為困難。 \n 對美軍購 將日益困難 \n 其二、自力發展。依據發展「經國號」戰機的經驗,已奠定了我航空工業合作生產的基礎。2001年軍方展開「翔昇計畫」,以提升「經國號」戰機的性能, 2006年,第一架「翔昇機」試飛成功,並於2007年3月27日,將此型戰機命名為「雄鷹號」戰機。雖然,建立自我研發能量,所費不貲,風險尤高,又因技術能力的不足,性能往往達不到預期。但為解F-5系列汰換問題,循自力生產途徑,在不影響全般戰機的搭配組合的前提下,應屬可行。但中、高空的空優戰機仍待外求。 \n 其三、調整戰略目標,以因應下代戰機獲得不易的手段不足。此案旨在因應現實的戰略環境,不以爭取空優為目標,而以兩岸互信,追求兩岸和平,穩定海峽情勢,避免兩岸軍事衝突為戰略目標,因而降低戰機的質量需求。(作者為退役中將、中華戰略學會常務理事)

  • 軍機老舊真是問題癥結嗎

     中秋連假剛結束,就驚傳空軍花蓮聯隊兩架F-5F與RF-5E戰機於宜蘭東澳撞山的重大飛安事故。真正失事原因尚無法得知,其中5401號雙座F-5F戰機失事前一個月,還曾飛到松山機場參與慶祝八一四空軍勝利紀念日地面展示,更是空軍花蓮聯隊兩架享有火紅色調馬拉道太陽神彩繪塗裝特殊待遇的戰機之一。當天在松山機場參觀目睹這架戰機的筆者得知此事,感慨萬千心情沉重。 \n 連同這次飛安事故近,十年來空軍已至少損失八架同型戰機(六架F-5F,二架RF-5E),十名飛官失蹤或殉職。由於F-5E早在一九七四年就已服役,空軍航發中心(國營漢翔航太前身)產製的最後一架同型機出廠至今屆滿四分之一世紀。但根據國外航空專業期刊的F-5系列專題報導指出,包括出廠時間更久的F-5A/B、T-38A/C在內,全世界還有上千架同型機在十多國空軍服役(包括美國太空總署)。 \n 巴西政府不久前花了兩億多美元更新該國空軍四十多架F-5E/F,實施機體檢整翻修延壽,解決後勤補保缺件待料問題,更新雷達與數位化航電系統並加裝GPS等助航設備,搖身一變為具有全天候和視距外戰力的多用途戰機,更具備空中受油能力延伸航程。甚至可以數據資料鏈路(Datalink)與該國空軍的空中預警機連線作業,可使用空對地導向武器與標定莢艙,使這批老戰機具備新一代戰機八成以上的戰力(同樣經費只能買到一兩架新戰機)。 \n 反觀我國空軍同型機隊使用至今,從未更新航電次系統或實施整體前瞻性延壽方案提升戰力,甚至我國空軍同型機隊使用的還是舊式彈射椅,安全彈射高度下限為二千英呎。只想歸咎於機齡老舊模糊焦點規避政治責任,並無助於解決問題。美國、西班牙與土耳其空軍,均對比F-5E/F出廠更早、機體飛行時數更多的F-5A/B或T-38A/C檢整機體並更新助航、射控系統等座艙航電設備,打算再用上十年以後才會被新一代訓練機種汰除。我國政府與軍方為何對此視而不見? \n 德國空軍一九六○年代初購入當時被稱為「最後載人戰機」的F-104G,卻因為德國空軍訓練觀念與作戰環境,與該型戰機性能規範間有顯著差異,導致換裝該型戰機初期失事頻傳,F-104G被譏為「寡婦製造機」,導致德國空軍司令下台。接任德國空軍司令的Steinhoff重新調整飛官訓練體系流程,並為機隊更換安全係數更高的新型座艙彈射椅,使該型戰機發生飛安事故機率顯著下降。 \n 由德國空軍使用F-104G例子可知,新戰機若無經過嚴謹流程把關造就的飛官駕駛與先進前瞻的訓練觀念,一樣會照摔不誤,把飛機失事率高低與飛機新舊劃上等號,是過分簡化因果關係的錯誤推論。 \n (作者曾任國會助理,航空迷)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