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6b的搜尋結果,共06

  • 美國海軍選定C-130J 擔任下一代「末日飛機」

    美國海軍選定C-130J 擔任下一代「末日飛機」

    美國海軍決定,將改裝幾架C-130J-30型超級力士型運輸機(Super Hercules),做為下一種核威懾武器空中指揮機。現在擔任此一角色的是波音707改裝而成的E-6B「水星式」(Mercury)通訊中繼機,此型負責在執行傳遞核武打擊的命令,因此又有「末日飛機」之稱。其實這是C-130第2度被選為末日飛機,可見C-130實在老而彌堅。 海軍航空系統司令部(NAVAIR)在2020年12月18日發布一則通知,表示有意選用洛克希德·馬丁公司(Lockheed Martin)的3架C-130J-30,擔任「TACAMO」的測試,合約通知書:「替代方案分析(AoA)結果表明,4引擎的軍用運輸機C-130J-30,是執行TACAMO任務的最佳飛機,因為此型飛機能在嚴峻環境中,仍保持強大的作戰部署能力。」 TACAMO是「接收命令並傳達」(Take Charge And Move Out)的縮寫,隱諱的表示核打擊命令的接收與傳達。 C-130J是著名的「力士運輸機」(Hercules)家族中的最新型號,基本上是C-130運輸機的加長型。於1999年正式服役,在美國空軍,逐漸取代運量較小的C-130H。美國海軍也逐漸以C-130J來取代老式的C-130T。 C-130J已經是加長型,但還有「再加長型」,也就是C-130J-30,它是標準C-130J的加長版本,機身長度又拉長了15英尺(4.5公尺)。根據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說法,這增加了「貨艙中的可用空間」 。 要擔任TACAMO的飛機,必須加裝許多電波接收/發送天線,以即時收到重要命令,然後再轉發給水下的核動力戰略飛彈潛艦,要把電波送到水下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只有波長極長的超低頻(VLF)才能穿透水體,為發送這種超低頻波,訊號天線也會的很長。 以E-6B來說,機上的VLF天線,長度會超過5英里(約8公里),拖在飛機後面。然後,飛機繞著小圓圈飛行,從而使天線以螺旋向下旋轉以獲得最佳性能。 TACAMO是確保美國核威懾尊嚴的絕對至關重要命令,它也是更大的指揮和控制基礎設施的一部分,旨在確保美國政府無論在何種情況下,都可以發動大規模的核報復性打擊,即使美國本土發生意外襲擊仍然可以反擊。(當然屆時也就世界末日了) 在許多層面上,海軍選用C-130J-30,做為新一代的TACAMO飛機並不奇怪。自從1954年C-130首次飛行以來,「力士系列」運輸機一次又一次地被證明,它是一個適應性極強的平台。可以適應大多數的機場與跑道,並且運量與航程都表現極好,後勤維護也相當方便。 事實上,美國海軍的第一種TACAMO飛機,就是於1963年開始服役的EC-130G,之後改裝為EC-130Q,也是同樣的角色,數量有8架。 到了1989年,美國海軍開始選用E-6A水星,代替多數的EC-130Q。隨後E-6A又經過升級,成為E-6B。 值得指出的是,E-6B是波音707架噴射機改裝而成,從性能上來看,它比EC-130Q飛機更大,速度更快,飛行高度也更高,這是當初選用E-6B的原因,飛的更高,能夠克服低空的惡劣天氣,建立更好的通信系統。 但是,E-6B所需要的機場跑道更長,沒有C-130J-30那樣,使用簡易跑道就可起飛,這在應急情況下非常有用,因為要是發生大規模戰爭,對手可能摧毀了許多重要基地,以及大型商業機場,這時候E-6B很可能就會無處可去。相對的C-130J-30仍有很多可選擇的機場可以應變。 無論如何,看到EC-130Q僅僅退役30年後,又看到C-130家族成員,又擔任TACAMO平台的角色,這當然很有趣,也是再一次對C-130這款經典運輸機的肯定。

  • 友達L6B廠受花蓮強震影響 已調配產能出貨

    18日花蓮發生6.1級強震,友達廠區測到最高震度4級。19日友達公告,龍潭L6B廠部分機台設備受影響,已調配產能以維持正常出貨進度為目標。公司有相關之保險,財物損失對本公司之財務無重大影響。 友達表示,龍潭廠於18日地震發生第一時間,以確保人員安全為首要,待確認廠內安全無虞後進行設備檢測,發現部分機台受到影響。公司已調配產能以維持正常出貨進度為目標,營運不受影響。

  • EA-6B徘徊者 史上最成功的電子作戰機

    EA-6B徘徊者 史上最成功的電子作戰機

    該發生的一天還是來了,美國海軍陸戰隊最後一個EA-6B徘徊者(Prowler)飛行中隊於2019年3月8日解編,正式宣告EA-6B退出現役。在此之前,美國海軍於 2015年7月就將徘徊者退役,所以陸戰隊這3年多的最後役期就是日落前的餘暉了,這也標誌著格魯曼公司(Grumman)的A-6入侵者飛機系列(Intruder )的7大成員(A-6A、A-6B、A-6C、A-6E、KA-6D、EA-6A、EA-6B)完全走入歷史,它真的成功的一款飛機。 The Drive報導,這一切都始於1950年代的YA2F-1計畫,源自於韓國戰場的作戰經驗,航空母艦需要一架全天候、無懼天氣環境、大載彈量的艦載攻擊機,並且有先進電腦導航系統,可以長程精準攻擊,甚至可以搭載核武器。首架原型機YA2F-1的原型機於1960年4月19日出廠,結果記者都被外形給笑倒了,由於採用並列雙座設計,加上雷達罩出奇的大,使得它成為有著圓胖大頭的古怪飛機,被戲稱為「蝌蚪」,雖然外型可笑(或者可愛),但是性能確實出眾,通過美國海軍審核,並稍做更改後,它的官方編號是A-6,名叫「入侵者」。 A-6A於1963年服役,量產了480架,很快就投入越南戰場,隨後專門攻擊雷達站與飛彈陣地的電波獵殺型A-6B「鐵手」改裝型登場,有19架A-6A改裝成A-6B。A-6C是航電改裝型,有12架,更全面的性能提升則是A-6E,1970年全新量產,總數445架,參與過1985~1986年的美軍對利比亞作戰、1991年的和伊拉克戰爭以及其他的軍事行動。 除攻擊型的入侵者外,格魯曼又應美國海軍的委託,造出艦載電子作戰機EA-6A,這是雙座型的電子戰機,用於干擾敵方的防空雷達。第一架EA-6A於1963年完成,不過龐雜的電子訊號在當時由1位電子官負責還是頗吃力,所以EA-6A只造了28架,但是它已證明入侵者的機體是可以加裝電子戰系統的。 隨後重新設計的EA-6B徘徊者終於登場,為分擔電子作戰官的工作,一舉改裝成4人座,1名駕駛與3名電子官,可以有效的分工合作,同時補捉雷達訊號,同時啟動干擾系統,以及監控空中狀態,EA-6B於1968年首飛,並於1971年投入服役。 沒人想過EA-6B會那麼重要,在海軍和陸戰隊的48年職業生涯中,它都是美軍武力介入前的關鍵角色,尤其在1991年的伊拉克戰爭表現的淋漓盡致,之所以美軍戰機能夠如入無人之境,是因為伊拉克的雷達站在EA-6B的ALQ-99干擾艙干擾下而「失明」了,甚至堵塞它的無線電通訊而「又啞又聾」,還能直接射擊AGM-88高速反輻射導彈(HARM),壓制伊拉克防空系統。 1998年,美國空軍的電戰機EF-111 渡鴉(Raven)退役,EA-6B幾乎成為美國海空軍唯一的電子戰機,它變得更加不可或缺,只有空軍的EC-130H電偵機可提供有限的能力來補強。 所以,儘管此時的徘徊者,機體已經非常過時,但它在其職業生涯的黃昏中,也成為了一個真正的多角色平台。 儘管如此,誰都會走入歷史。新的接班人EA-18G咆哮者(Growler )於2006年登場,並且在2009年服役,這意味著EA-6B可以退休了,所以美國海軍在2015年將其退役,而陸戰隊最後一個EA-6B中隊VMAQ-2「死亡射手」,也終於在2019年3月8日,於北卡羅萊納州櫻桃點陸戰隊航空基地(Corps Air Station Cherry Point)辦理除役儀式。 美國海軍陸戰隊尚未決定購買EA-18G咆哮者或其他任何類型的專用電子戰機,可能以後也不會有。他們的電子作戰將將給安裝「無畏虎」((Intrepid Tiger)電子艙的MQ-21無人機來擔任。

  • 服役47年 美EA-6B「徘徊者」電戰機年底將除役

    據美國陸戰隊時報(Marine Times)報導,與空軍A-10「雷霆二式」攻擊機(A-10 Thunderbolt II)一樣,服役47年的EA-6「徘徊者」電戰機(EA-6B Prowler),是美軍陸戰隊一款耐操好用的老牌電子作戰機,曾在敘利亞和伊拉克戰場立下汗馬功勞。 但隨著系統、零件快速老舊,海軍也選定EA-18G「咆哮者」(EA-18G Growler)作為接班人,美軍陸戰隊日前宣布,裁撤徘徊者的機隊至一中隊,而最後一個中隊VMAQ-2,也將於今年10月起,逐步進行除役。陸戰隊發言人伯恩斯上尉(Capt. Sarah Burns)表示,「2019年度,將是這款傳奇電戰機(徘徊者)在陸戰隊服役的最後一個年頭。」而陸戰隊也將和海軍同步,改用EA-18G「咆哮者」作為新一代電子作戰機。 由諾普前身、格魯門公司(Grumman)研發製造,沿用A-6闖入者式攻擊機(A-6 Intruder)機型,替美國海軍專門設計的EA-6B「徘徊者」電戰機,於1968年首次試飛、1971年正式編隊服役,長時間屬於美軍艦艇的艦載機之一,直到2009年咆哮者出現為止。可搭載4名機組員(一名飛行員),最大航程可達3,861 公里,擁有5個掛彈點,可掛載AGM-88 高速反輻射飛彈(High-speed Anti-Radiation Missile)或 ALQ-99 戰術干擾系統莢艙(Tactical Jamming System)。 老當益壯的徘徊者,在生涯尾聲之際,仍隨隊於2014年遠赴卡達駐防、更於前年(2016)前往伊拉克和敘利亞前線,聯手打擊伊斯蘭國(IS)的恐怖份子,負責協助干擾伊斯蘭國的通訊設備、遙控炸彈裝置和對抗其空防武裝,並協同B-1轟炸機()在4月份對大馬士革(Damascus)進行空襲任務,是美國陸戰隊不可或缺的空中戰力之一。

  • 波灣經典電偵機EA-6B 退役前最後訓練任務

    波灣經典電偵機EA-6B 退役前最後訓練任務

    美國海軍EA-6B徘徊者(prowler)電子作戰飛機將在亞利桑那州的陸戰隊航空基地(MCAS Yuma)進行服役生涯的最後一次武器和戰術教練課程(WTI)。 美國《作戰飛機雜誌》(combataircraft)網站介紹,EA-6B徘徊者是由A-6入侵者攻擊機改裝而來的電子作戰飛機,為了執行複雜的電子偵查和干擾等工作,EA-6B在外觀上有了很多改變,比如乘員從2名變成4名,也在垂尾上加裝巨大的電波接受器,EA-6B在1971年正式服役,歷經越戰、巴拿馬行動、波斯灣戰爭等戰役。 他的前輩A-6E攻擊機早在1995年就全部退役了,但是徘徊者卻一直服役之今,直到由超級大黃蜂戰機改裝的EA-18G咆哮者(Growler)服役之後才會被取代。目前美國海軍戰術電子中隊還有3個中隊、18架EA-6B在運作,其中駐地在北卡羅來納州的VMAQ-2「死亡小丑中隊」 (Death Jesters)就是參與此次戰術教練課程的中隊。 電子作戰飛機的功能是收集敵方的無線電、雷達訊號來源,並且可以干擾、攻擊敵方雷達,常用的手段有灑布金屬箔、釋放干擾訊號,使敵方的雷達呈現一片雜訊,此時再以反輻射飛彈攻擊雷達站和飛彈發射基地,就可以為之後的攻擊行動打出一片安全空域,因此現代作戰當中,電子干擾機是相當重要的。新一代美國海軍航空兵的電子干擾機EA-18G,拜現代化電子技術之賜,外觀上與F/A-18並沒有明顯差異,不過它掛吊的不是飛彈與炸彈,而是電子作戰筴艙。 EA-18G在服役初期時,曾經與F-22進行模擬空戰期間,就利用自身強大干擾能力,成功的避過F-22的鎖定,並且反殺F-22成功。

  • 美電戰機加入反恐 實為防俄

    美電戰機加入反恐 實為防俄

    美國在週四時派出原本在航空母艦上的EA-6B「徘徊者」(Prowler)電子作戰機進駐土耳其因吉爾利克空軍基地( Incirlik Air Base),以對付伊拉克、敘利亞邊境的IS伊斯蘭國恐怖團體。 這一批EA-6B徘徊者中隊原來屬於美國海軍陸戰隊戰術第4電子戰中隊,原先駐地是在北卡羅來納州,由於美國航艦上的電子作戰機逐漸由EA-18咆哮者接替,因為多數的EA-6B都回到美國本土。 EA-6B是由A-6入侵者式(Intruder)攻擊機改裝而來,由一名飛行員和3名電子管制員來操縱,主要功能是干擾敵方雷達、廣播,以及收集敵方的電子訊號參數。 眾所周知,現在恐怖團體的戰爭中,非常善用手機、網路、廣播與無線傳輸設備,以散布消息、相互聯絡,甚至遙控引爆炸彈,因此電子訊號的攔截、干擾,就顯得至關重要。美國華盛頓戰略及預算評估中心的馬克.高斯格(Mark.Gunzinger)說:「在IS集團逐步撤退的過程中,我們不知道他們會在原佔領區裡留下了多少地雷、陷阱或是恐怖分子躲藏其中,這是個現實的問題,所以破壞IS的通信系管、擾亂他們的指揮能力,顯得相當重要。」 也有其他分析師指出EA-6B的其他目的。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托德•哈里森(Todd Harrison)說:「IS並沒有防空武器,沒有雷達,沒有地對空飛彈,所以電戰機的作用其實不大。真正的用意應該是阻止俄羅斯、敘利亞這種可能威脅美國及北約盟軍的空軍,電戰機要收集他們飛機的資訊,以及阻止他們對美軍造成威脅。」 哈里森點破了敘利亞戰爭的真相。美國與反阿賽德的敘利亞反抗軍,以及俄羅斯和敘利亞政府軍其實是水火不容的敵對關係,由於IS的掘起,使得美國與敘利亞暫時放下敵對,共同討伐IS。但是在反IS戰爭逐步收尾之際,是不是意味著敘利亞戰爭即將戰端重啟?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