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811匯改的搜尋結果,共08

  • 人民幣在岸價盤中升破6.3關口 接近811匯改前價格

    人民幣兌美元在岸價今(31)日下午盤中突然快速升值,並一舉升破6.3元整數關卡,最高飆升至6.2890元,單日升值525個基點,已接近2015年811匯改的價格,正式迎接「6.2時代」。儘管盤中一度重回6.3元,但隨即又再升破,回到6.2之上。 \n \n離岸價也受到影響,今日午盤同步升破6.3元,來到6.2938元,單日升值逾300多個基點。 \n \n2015年8月11日,人行宣布將中間價大幅下調1,136個基點,報在6.2298元,單日貶值幅度高達1.86%。受到中間價大跌影響,當天人民幣在岸價下跌1,134個基點,由8月10日的6.2097元貶至11日的6.3231元。 \n \n由於今天美元指數仍維持在相對低點,未出現大幅貶值,因此對今天盤中在岸價的飆升市場眾多解讀。 \n \n新浪財經報導,日前中國銀行研究員范若瀅表示,人民幣匯率上漲背後有三個因素:一是美元下跌,二是國內經濟基本面的支撐,三是市場預期樂觀。其他分析人士也指出,在美元弱勢下行、大陸經濟增長韌性較強的背景下,未來人民幣匯率繼續企穩運行是大概率事件;需警惕人民幣有效匯率升值超調,中國人民銀行釋放不希望升值過快信號;倘若突破震蕩區間後延續漲勢,或意味著有效匯率波動區間擴大。

  • 人幣由熊轉牛 將回811匯改前水位

    人幣由熊轉牛 將回811匯改前水位

     2018年初人民幣隨即強勢走俏,5日中間價再升128個基點開出6.4915,來到20個月以來新高,而在岸即期匯價開盤更一度升破6.48關卡,最終震盪回檔收在6.4851,走升117點,再創近4月新高價位。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報告更指出,基於大陸經濟表現穩定、跨境資本流動基本平衡等5大助力,看好人民幣或可逐漸回升到2015年「811匯改」前水位。 \n 觀察5日匯市,中資交易員指出,在歐元強勢支撐下,人民幣做多情緒也持續上升,但在6.48元附近仍有購匯需求,如果美國非農數據不如預期的話,預料會再進一步加劇近期美元指數的弱勢。 \n 市場仍預期美元弱勢 \n 至於5日境外人民幣即期匯價同樣呈現升值走勢,到晚間6點為止開出6.4806價位,較前日同時間升值達160點。交易員說,也有部分機構傾向觀望,由於近日普遍預期美元弱、人民幣將轉強,如果市場預期過於一致之下,也容易導致市場過分擁擠而導致走勢逆轉的風險。 \n 而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最新報告指出,看好基於大陸經濟表現穩定,跨境資本流動基本平衡,美元指數下行,中美利差維持較大及管理層匯率管理更趨主動等,這5大因素將形成助力,推升人民幣匯率「由熊轉牛」。 \n 該報告指出,這5大因素形成大陸匯改前後的匯率周期轉換基礎,認為2018年人民幣將繼續走強,甚至或可逐漸回升到2015年「811匯改」之前的水位。 \n 瑞穗證券亞洲公司董事總經理、首席經濟學家沈建光則認為,美元今年難有起色將維持弱勢,預料人民幣年底將升至6.4。 \n 國內外匯市供需平衡 \n 觀察2018年走勢,招商宏觀團隊則認為,受到大陸的逆周期因子加大人民幣匯率的雙向波動;國內外匯市場供求更趨平衡,加上2018年美元走強,恐使人民幣外部貶值壓力升溫等3點,人民幣匯率全年將在6.45至6.95的區間內波動。

  • 陸專家:811匯改選擇時機錯誤

    根據澎湃新聞網引述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姚洋所說,認為大陸金融領域改革推進的很快,但在2015年的「811匯改」的時機選擇上有所錯誤。他說,匯改本身沒有錯,確實應該讓匯率更加靈活,但選擇的時機是錯的,在人民幣貶值壓力最大的時候搞匯改,造成金融對外開放的反覆。 \n \n他說,先前外匯存底大量减少,其中顯然有很大一部分是熱錢,是資本外逃,而不是正常的對外投資,導致後續不得不進行外匯管制。 \n \n姚洋也認為應該讓大陸經濟再往上走一點,至少應該讓匯率回升到6.3左右再開始考慮進一步匯改,現在還在人民幣匯率還在6.5至6.6之間波動,覺得還不是太穩。

  • 社論-人民幣811匯改兩周年回顧與前瞻

     人民幣匯率在2015年8月11日突然大貶,一時震撼海內外,並有了「811匯率改革」之名;其至今即將屆滿兩周年。然而從這兩年來人民幣貶多升少、持續疲軟的表現看來,其實「811」並非市場化的匯率改革,而更像是大陸政府刻意促貶人民幣政策的起手式,目的在救出口貿易、撐經濟。而今年大陸出口形勢已轉好,人民幣匯率也已止貶回升;該匯率應該從此走上正常升貶的市場化路徑才對。 \n 回顧兩年前的811當天,人民銀行公布的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突然開步大貶,而且連續大貶3天,合計貶了約4%之多,即該中間價3天內從6.1162元(對1美元)遽貶到6.4010元,才告稍歇。當時大陸官方有透露說,這是為了矯正人民幣匯價異常偏高的權宜之計,之後就會隨行就市、正常波動。 \n 但811這波接連3天大貶後,人民幣匯率卻持續疲軟,其每日中間價(及市場價)一直是貶多升少,以致匯價水平逐步趨低,至2015年底貶至6.4936元,到2016年6月底貶至6.6312元,乃至此年底進一步貶至6.9370元,已然靠近7元整數大關;而此時海內外普遍預期,人民幣貶破7元是遲早之事。 \n 但如此預期,顯然超過人民銀行忍受範圍了,因而進入今年之後,人行卯勁力守7元防線,不讓人民幣貶破這個大關。惟今年前5個月,人民幣匯率雖未貶破7元大關,但也是徘迴在6.8元至6.9元的偏低價位區間。 \n 直到5月末,在美元國際行情盛極而衰當頭,人民銀行順勢修改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新增添「逆周期因子」之匯率定價基準,擺明要和美元「對作」;即美元若疲軟下來,人民幣就要相應升值,不再一味示弱。 \n 這項基準推出後,因美元行情滑落,所以人民幣在今年6月間正式止貶回升,在該月底前已升過6.8元關卡;到7月底、8月初,則進一步升到靠近6.7元的水平,且後勢仍看升;除非美元行情重新飆漲,人民幣才會相應回貶。即便如此,去年底出現的「人民幣貶破7元大關」之說,亦是很難兌現了。 \n 由此看來,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逆周期因子」之於5月末推出,等於同時向全世界宣告,以往延續近兩年的「弱勢人民幣」匯率政策,已經走到「滿足點」了。直白地說,過去那段人民幣持續走貶過程,如今已明顯收到提振大陸出口貿易、撐持整體經濟增長率的效果。 \n 大陸海關總署發布統計顯示,今年上半年,大陸出口貿易終於擺脫衰退格局;這半年出口值有1.05兆美元,年增率達8.5%,實是此半年大陸GDP(國內生產總值)年增率,達到超乎市場預期的6.9%之重要助力。如無人民幣匯率貶值救出口,則今年上半年經濟增長率勢必不太好看。 \n 無可否認地,近兩年來的弱勢人民幣政策,確有利於大陸整體經濟「穩增長」;不過,那期間為了維持人民幣匯率的弱勢,大陸政府也付出了不少代價。其中最引人議論的,是大陸政府對資本外流的管理沒配合好,起先是任令企業去境外隨意購併飯店、樂團、足球隊、博物館、豪宅等無關國計民生的標的,致大陸外匯存底嚴重流失;直到去年下半年,大陸政府才下重手嚴管企業買匯匯出,連台外資企業合法、必要的匯出也受阻。如此先放縱後嚴管的做法,過猶不及,實扭曲了大陸外匯市場供需格局,並非穩健作風,也讓人以為,起先的放縱,是刻意要藉資金外流來「助貶」人民幣的。 \n 無論如何,大陸政府應讓人民幣匯率早日走上正常波動的市場化正軌,以免耽擱人民幣國際化目標的達成。 \n 日前外電報導說,今秋「中共十九大」後,人民銀行將把人民幣對美元市場價波動幅度,從目前的「當天中間價上下2%」,擴大為3%。一旦如此,則人民幣匯率彈性將顯著提升,更能及時因應國內外金融變局,而人民銀行人為調控匯率的空間,則會縮小。人民幣匯率的真正市場化,可由此展開。 \n 另方面,大陸政府對於企業資金進出的管理規範,亦宜趁此作總整理,並訂定出明確化和透明化的新規範,包括細部的審批流程和時程安排,使全體中外資企業都有規可循,避免再遭遇「突然收緊」的情況。這樣也能客觀反映出外匯市場的真正供需,是人民幣匯率市場化的重要條件。

  • 重塑匯市信心 須提高政策可信度

    重塑匯市信心 須提高政策可信度

     國家外匯管理局國際收支司前司長管濤指出,去年底市場對人民幣看空情緒比較強烈,認為跨年後人民幣匯率可能會破7,事實上,不論離岸還是在岸市場,人民幣匯率都出現一定幅度的升值,同時使得境外做空人民幣成本大幅提高。 \n 管濤表示,當前資本外流既有內外部基本面問題,也有市場情緒原因,使得短期資本流動可能偏離基本面變化。在貿易仍是順差、經濟成長還不錯的情況下,資本可能出現外流,導致人民幣貶值。 \n 管濤認為,經歷今年1月匯市調整,讓市場上對人民幣看空情緒有所改善,有助於重塑政府市場信用;提高政策可信度是匯率維穩的關鍵,不僅要靠市場溝通,還要靠市場操作。 \n 談外匯問題,管濤覺得信心非常重要。他說,在「811」匯改前,大陸已出現資本外流,少量外匯存底下降,當時沒造成市場恐慌。最關鍵的影響是前年第3季後,6、7月股市異動,極大程度影響市場對大陸經濟的信心。 \n 管濤說,過去1年多的時間,大陸金融資本市場的核心,是如何修復市場信心,現在股市情況逐漸穩定下來,回到自己運行的規律,但匯市怎樣重塑信心,還需大家思考。 \n 此外,大陸正面臨資本外流、外匯存底下降匯率貶值壓力,並非來自境外做空人民幣,主要在於境內資產多元化配置。從資料來看,狹義的外債,在去年第1季前是下降的,但從2季開始,外債重新上升。 \n 對於外債,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受訪時表示,還債不是沒限制,在國家政策的調整及預期改變下,企業會重新對外融資,現在大陸資本外流的壓力,負債端的壓力基本上已釋放完,主要壓力源於資產端,包括企業出走、家庭與企業增加外匯存款等。

  • 811匯改周年 人民幣大漲致敬

    811匯改周年 人民幣大漲致敬

     昨天是大陸「811匯改」一周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及離岸人民幣匯率雙雙大漲,被市場視為是大陸匯改周年的「大禮」。其中人民幣中間價以大漲275點出現連3漲,還創下近7周以來最大漲幅,對此,匯銀人士認為,儘管人民幣匯率的新定價機制日趨成熟,但只要未來美元走強,人民幣仍會面臨更大的貶值壓力,顯示大陸的匯改之路依然充滿挑戰。 \n 根據人行的資料,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在11日以6.6255大漲275個基點,為6月23日以來的最大單日漲幅,此外,離岸人民幣11日也是表現強勁,盤中一度升至6.6328,漲幅約3%,亦創下近兩周最大漲幅。但受到匯改的影響,人民幣近1年來仍相對趨貶,總計去年8月11日至昨日,人民幣中間價及離岸人民幣各貶值約8.8%及7%。 \n 1年來 匯率相對趨貶 \n 由於昨天是大陸「811匯改」一周年,人民幣中間價及離岸價格同步勁揚格外受到市場注意。相較於1年前匯改初期人民幣狂跌的景況,市場人士指出,現今新的人民幣匯率定價機制更為彈性,成功引導市場對匯率波動由恐慌轉為理性,大陸「811匯改」功不可沒。 \n 不過,由於目前人民幣中間價每日上下波動幅度已因匯改而擴大為2%,市場人士指出,這項改革雖然增加人民幣匯價的彈性,但一旦美元走強,人民幣將面臨更大的貶值壓力,如何避免人民幣非理性貶值的歷史重演,已成大陸監管層未來最重要的課題。 \n 值得注意的是,在「811匯改」之後,大陸的資本外流情況也隨之出現,累積近1年來大陸的外匯存底已減少了4503億美元。不過,分析人士指出,考慮到人民幣今年以來明顯的貶值態勢,現階段大陸外匯存底降幅已開始縮減,這顯示人行仍然有節制地在管制匯率,其保護外匯存底的用意不言可喻。 \n 至於人民幣未來的動向,從最近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走勢來看,6.7元應該會是人行堅守的最後防線。 \n 6.7元 人行最後防線 \n 國泰君安證券指出,當前匯率的驅動因素在外部,尤其全球「再寬鬆」背景下,美國聯準會將難以「獨闢蹊徑」讓美元獨強,因此,預料6.7元關口的支撐仍在,其次,G20峰會等重大國際事件也即將到來,人民幣短期仍會以維穩為主。 \n 小 靈 通 \n 811匯改 \n 2015年8月11日,人行授權中國外匯交易中心報出的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突然下調1136個基點至6.2298元,市場一片嘩然,同日,人行發布聲明,稱將完善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報價機制,這次大貶不僅是匯率走勢變化,也是2005年7月21日匯改以來,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最重要的里程碑,後稱「811匯改」。(梁世煌)

  • 社論-人民幣811匯改周年的回顧與展望

    社論-人民幣811匯改周年的回顧與展望

     去年8月11日,人民幣突然對美元大幅貶值,以矯正價位偏差,及重建合理的匯率變動機制,是最近一次的匯率改革。如今1年過去,這次匯改的績效究竟如何?中國人民銀行未來在匯率方面還需做哪些功課?這些問題,實頗值得海內外高度關注。 \n 回顧去年811上午,人民銀行公布的當天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出乎尋常地大貶至6.2298元(兌1美元,下同),計比前一天貶值了1角1分多。接下來兩天的中間價又依序大貶1角、7分,才告稍歇,第3天的中間價已到6.401元;總計3天貶了將近3角,幅度超過4%,相當驚人。 \n 人民銀行該次大幅貶低人民幣匯率,目的之一,是矯正人民幣匯價水平的偏差。因2005年以來的人民幣匯率,受大陸外貿順差及熱錢流入影響,一路走升,到2014年年初差一點升破6元大關,此後即重新釘住美元,即在6.1元左右的偏高水平浮動。至去年,大陸經濟增長率明顯走疲,出口外貿也相當不振,終使偏高的匯價水平於811受到了打壓。 \n 目的之二,則是實行人民幣匯率變動機制的結構性改革。簡單解讀,就是使人民幣匯率從近兩年的「釘住美元」,改為「釘住一籃子貨幣」。這個「籃子」裡的貨幣,是中國外匯交易中心掛牌的14種外幣,其幣值分別按不同權重綜合併計後,化約成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是人民幣匯率變動的重要依據。 \n 關於上述的外幣權重,根據人民銀行於去年12月中首次公布資料,係為美元26%、歐元21%、日圓15%、港幣7%、澳洲幣6%、馬來西亞林吉特5%、俄國盧布4%、其他16%。 \n 有了CFETS作準據後,人民幣匯率變動理當是活潑的「多空交戰」樣態才對,不料去年811後到目前為止,其實際變動模式,基本上是「一路走貶」。 \n 具體而言之,到去年12月31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已貶至6.4936元,比811那波貶值低點6.401元,又貶了將近1角。再到今年6月30日,該中間價更貶至6.6312元,等於今年上半年內,又貶了2角3分,幅度甚為可觀。 \n 其中,英國確定脫歐時,人民幣匯率特別疲軟的表現,著實讓國際市場人士感到驚訝。英國公投係在6月24日周五近中午時分(北京時間)確定脫歐,當天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已於稍早公布,未及反應。 \n 但次一營業日(27日)上午,中國人民銀行就急著讓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大貶,計從前一日的6.5776元,一舉貶破6.6元關卡,達到6.6375元,即貶了近6分之多。這種表現頗令人感覺,人民銀行是「一抓到機會就要讓人民幣貶值」。直到近日,人民幣匯價水平仍處在低位,未能向6.6元關卡回升;像8月8日的中間價為6.6615元,仍比去年811的幣值低了一截。 \n 儘管這一年來人民幣貶了很多,但並未給大陸外貿帶來什麼好處。大陸海關總署剛公布,今年1至7月合計,大陸出進口金額年減8.7%,其中出口年減7.4%,進口年減10.5%。理論上貨幣貶值會提升出口及打壓進口,但近來的人民幣貶值,卻造成出口和進口「雙降」。由此看來,人民幣一路貶值,並不是好事情。 \n 更何況,人民幣之納入國際貨幣基金SDR(特別提款權)貨幣籃,今年10月1日就要生效;人民幣即將成為國際準備貨幣,實不宜對外「示弱」,而讓人一路看貶,最好能有「升貶難測」的神秘感,以引起海內外投資人購入及持有的興趣。 \n 於今之計,人民銀行宜修改CFETS貨幣籃內容,主要是合理調整各幣別的權重。像美元權重只有26%,與其在國際支付體系佔比約60%的情況甚不相稱,未來似可將美元權重適度調高,若調高到40%左右,則CFETS貨幣籃的美元與非美元兩陣營,份量約略相當,彼此可以平衡;在這樣的基礎上,人民幣匯率走勢也許會相對平穩,不會一路貶值或一路升值。 \n 另外,我們建議人民銀行,把新台幣納入CFETS貨幣籃之內,因兩岸貿易金額佔大陸整體外貿比重,超過4%,兩岸貨幣匯率的交互影響實相當顯著;人民銀行既已把港幣納入該貨幣籃,當然也可以把新台幣納入。果能如此,將彰顯兩岸特殊關係,且能促進雙方經濟融合發展,具有高度的正面意義。

  • 811匯改帶動 9月渣打人幣環球指數漲3.26%

    渣打銀行10日公布最新渣打人民幣環球指數 (SCGRRGI) ,9月份指數由8月份修正的2,331點,上升3.26%至2,407點,其中8月匯率改革後帶動外匯交易量成長,連續兩個月成為指數上升的主要動力。 \n \n渣打銀行認為,中國主管機關無意再次干預人民幣貶值,在岸人民幣每日定價的改革已經完成,而人民幣亦已符合大部分納入SDR的條件,但若中國經濟持續疲弱,巿場仍然會預期人民幣貶值,作為指數參數之一的外匯交易量在第四季或會轉升為跌,即使跨境人民幣付款仍然平穩,渣打仍預期指數在第四季會下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