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adhd的搜尋結果,共16

  • 照護者成治療者 合作模式助ADHD孩子找到亮點

    照護者成治療者 合作模式助ADHD孩子找到亮點

    熱愛畫畫的阿弘,因罹患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與爸爸常起衝突。心力交瘁的爸爸原想帶著他自殺,但在與專業人員的合作下,阿弘的情況改善,繪畫天份也成為他人生的亮點。嘉義長庚醫院推動共同合作模式,讓照護者成為孩子的治療者,助孩子找到人生亮點。 \n \n嘉義長庚醫院陳錦宏醫師表示,ADHD的成因在於生物因素,孩子的大腦比一般孩子慢了三年,因此在執行力、專注力、努力、情緒管理、記憶力與行動力上都受到影響。他表示,「礙眼」的症狀並非孩子的本質,若揭開症狀的封印,就能發現孩子的亮點。就像透過畫畫改善脾氣、思想的阿弘。父子關係在治療過程中得到改善,爸爸也獲得台南市政府頒發模範父親表揚。 \n \n然而需要被關心的,並不只有患者本身,在與患者互動的過程中,父母、師長也會面臨很多的困難。根據陳錦宏醫師的研究,ADHD患者的媽媽生活品質較差,也較為沮喪。其中一位患者的家長,陳女士提到,照顧小孩一整天後,又得面對婆婆和老公。當下陳女士在其他家長的群組中求助,重新得到了能量。 \n \n陳錦宏醫師表示,自己在10年前走出診間,成立了病友團體,後又成立協會,透過共同合作模式,家長、老師、專業人員得以結合。合作的過程也帶有團體治療、家族治療的意義。他也提到,不要小看家長的能力,他們能做的比我們想象中多。家長、老師等照護者之間彼此協助,甚至成為可以幫助其他患者的人。

  • 瑞儀光電 辦公益捐血活動

    瑞儀光電 辦公益捐血活動

     瑞儀光電及瑞儀教育基金會於日前在高雄加工出口區舉辦「捐一袋血,捐一份愛」公益捐血活動,除號召公司同仁挽袖捐熱血外,經濟部加工出口區管理處高雄分處與台灣亞細亞興業也一同加入公益行列。 \n 瑞儀光電自2011年起迄今,已連續舉辦8年,累計募集超過50萬cc熱血。本次捐血活動,瑞儀為響應政府減塑政策,凡捐血2袋或參加「減塑愛地球」拍照打卡活動,就可獲得減塑禮品,讓更多人共同參與減塑行動,一同推廣環保理念。 \n 另外,為支持社會公益照顧弱勢,凡參與捐血同仁或民眾,皆可獲得人安基金會愛心媽媽製作的冰心地瓜,以行動力挺人安基金會「給魚給竿,拉人一把」方案,藉由公益型消費方式為社會盡一份心力。 \n 2016年瑞儀光電為善盡企業社會責任,有感於社會公益的重要性,於20周年隔年成立瑞儀教育基金會,期望能以系統性與全面性的長期投入公益活動,發揮企業公民的影響力,善盡企業社會責任。 \n 瑞儀教育基金會接著將於8月18日(周六)舉辦今年第三場ADHD(注意力不足過動症)議題公益講座,將邀請心動家族兒童青少年關懷協會同時也是嘉義長庚醫師陳錦宏理事長演講,希望將最新的ADHD相關議題與協會成功模式帶給南部地區家長、教師及相關專業人員,報名網址請搜尋臉書「瑞儀教育基金會」。

  • ADHD小孩父母多憂鬱 奇美開設正念親職團體

    據統計,台灣孩童罹患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盛行率超過5%,奇美醫學中心精神科門診曾遇有傳統家庭公婆責難媳婦基因差、不會管教,有人落得有家不敢回,還有一位年輕母親遭婆婆嫌基因不良,命令結紮不許再生。 \n \n奇美醫學中心精神科臨床心理師徐溫嬬指出,ADHD影響的不只是孩童本身,尤其,觀察到很多家長出現憂鬱、焦慮症狀,她們普遍反映,每天只要面對孩子回家聯絡簿被寫紅字、婆婆指責等,壓力就會大到受不了,有人以加班逃避面對管教課題、有的天天以淚洗面,回家陪小孩成為一個壓力。 \n \n有鑑於此,奇美醫學中心精神科從4月初發展正念親職教育團體,針對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父母所受到的身心壓力,設計正念課程,協助父母將注意力放在自我覺察,探詢、理解、選擇正確回應解決問題。 \n \n徐溫嬬表示,ADHD孩童的家長往往會採取「否認」心理機轉,告訴自己「沒關係,這只是皮了點,將來懂事就好了」,鴕鳥心態躲避面對孩子的壓力,這項課程就是為了幫助家長,在面對孩子時,不需要有這麼大的辛苦。 \n \n她強調,當小孩正經歷人生混亂期時,家長可透過正念的練習或團體交流,重新學到因應技巧,面對孩子出狀況時,不需懊惱、捨棄比較,給予孩童穩定陪伴。 \n  \n精神科主任林健禾表示,正念家長親職教育團體將重點放在父母身上,唯有父母穩定下來,好好照顧自己,才有機會看見小孩的需要,關照小孩。

  • 小時沒治療 成人ADHD影響更大

    38歲李小姐常分心,一下子洗衣服,中途又去洗碗、也會突然跑去買洗碗精,最後一事無成。醫師說,成人注意力不足過動症可能跟兒童時期沒得到適當治療有關。 \n 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ADHD)是一種容易合併情緒障礙或網路成癮問題的神經發展疾病。根據美國精神醫學會統計數據顯示,兒童青少年ADHD盛行率約為5%。台灣盛行率和國外差不多。 \n 台灣專注力研究學會下午舉行「從兒童青少年ADHD到成人ADHD治療方針共識研討會」,學會理事長、馬偕兒童醫院兒童心智科主治醫師臧汝芬表示,對過動兒的「認知不足、誤解及污名化」是台灣目前最大的隱憂。 \n 臧汝芬說,若ADHD孩子無法及早得到適當的治療,等到逐漸長大,大概有50%至60%的人會持續出現成人過動症問題,造成另一種層次的家庭與社會問題。 \n 成人ADHD並不是長大後才出現過動症,臧汝芬表示,他們可能是從小就沒被診斷或治療,長大後一直出現或經歷過動症相關的問題。成人注意力不足過動症者常有自卑感、情緒不穩定、脾氣暴躁、時間管理不佳、愛打斷他人說話、職場表現不如意、婚姻或親子關係不穩定,甚至有吸毒或酒精濫用等後遺症出現。 \n 臺安醫院精神科主任許正典受訪時表示,曾收治一名38歲患者,本來是帶小孩看診,但也自訴有注意力不集中問題,包含洗衣服洗到一半會突然想到要洗碗、又發現沒有沒洗碗精而跑出去買,結果花一堆時間卻一事無成。 \n 許正典說,成人有ADHD,增加其他共病可能性,如憂鬱症、焦慮等,因生活、家庭、工作都可能受注意力不集中影響,情緒也容易低潮。甚至有人以為注意力不好是「睡不夠」,忽略症狀帶來的警訊。 \n 兒童時期若有ADHD,沒有處理,可能影響學習;但症狀持續到成年,會引起更多層面的困擾。許正典表示,這類型成人也比較容易有藥物成癮問題,當他們嘗試毒品後發現,「竟然讓注意力變好了」,可能就此沈淪。國外統計數據也顯示,成人ADHD患者的藥物成癮比例比一般人高5倍。 \n 台大醫院精神部主治醫師高淑芬表示,當孩子出現自制力差、寫功課寫很久、在學校常闖禍、不想上學,或家長帶小孩「一點快樂的感覺都沒有」、怕接到老師電話等,可能都是警訊,應及早就診尋求專業建議。1060326 \n

  • 家有ADHD兒別怕 精神科醫分享育兒經

    衛福部心口司長諶立中的3個小孩都有注意力不集中問題,他今天說,家長有正確觀念很重要,「別給孩子貼上壞、頑皮的標籤」,也別怕帶孩子看精神科接受評估、治療。 \n 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ADHD)是一種容易合併情緒障礙或網路成癮問題的神經發展疾病。根據美國精神醫學會統計數據顯示,兒童青少年ADHD盛行率約為5%。台灣盛行率和國外差不多。 \n 諶立中是精神科專科醫師,也曾任國軍桃園總醫院精神病科主任,但外界可能不知道,他的3個孩子都有注意力不集中問題,其中一個兒子有接受藥物輔助。 \n 「說來慚愧,自己當精神科主任,卻沒有及早發現孩子的狀況」,諶立中說,他大兒子唸幼兒園時,老師曾經提醒「孩子可能有過動」,他當時還心想,「怎麼可能,只是比較調皮阿」,沒有特別處理。 \n 諶立中說,大兒子常調皮搗蛋,有時候亂接話、在車上亂放屁等,「常被我狠K」,但他都以「調皮」解釋孩子的行為。直到兒子高中大考,光是檢查准考證和考場座位編號,「一堂考試就檢查了30幾次」,才讓他驚覺兒子的狀況不妙,已經合併強迫症。 \n 另一個兒子也是從小頑皮,在小學5年級時,換了一個比較嚴格的老師,結果孩子屢跟老師衝突,諶立中說,「我當時常跑學校,去跟老師鞠躬道歉」。當時他問兒子,要不要用藥物幫忙提升專注力,控制衝動;兒子不願意,一直到國中,因課業壓力愈來愈高,才使用藥物輔助。 \n 諶立中不認為ADHD是一種疾病,只是一種「慢性現象」,腦部有一部分發展遲緩、功能不足,不能自我控制、注意力不集中。「這些孩子很可憐,他們拚了命想要專心,但就是沒辦法」,還會被貼上「不聽話」、「壞孩子」的標籤。 \n 「家長的心態也很重要」,諶立中說,有些爸媽會有迷思,擔心小孩注意力不集中要吃藥、傷身體,但並不是所有ADHD患者都需要吃藥,只有重度、有干擾行為者,才會用藥治療。 \n 諶立中表示,有些家長也很排斥帶小孩看精神科,「家長反而給自己貼上了標籤」,否認孩子的狀況,一味用「沒事」來掩飾,反而沒辦法幫到孩子。 \n 諶立中的女兒有注意力缺失症(ADD),他說,女兒小時候吃飯一餐得吃4小時、吃東西老是東張西望,好像在想事情,學業成績也一直不好。但也因狀況輕微,一直到了女兒唸研究所,因上統計課注意力一直無法集中才確診。 \n 「孩子就算有ADHD也沒什麼」,諶立中說,他3個孩子僅小兒子曾長期服藥輔助,但到高中畢業就停藥。只要家長有正確的觀念,「孩子就算有ADHD也沒什麼」、「成績差一點」也沒關係,家長、老師只要知道怎麼帶ADHD孩子,幫他們度過階段難關,這群孩子的率直活潑,未來都有正向發展的可能性。1060326 \n

  • 過動兒標籤別亂貼 研究:ADHD是腦問題

    根據今天刊登的最新研究,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患者有數處腦區略小於一般人,研究人員堅持認為這是一種生理疾患,不只是行為不良問題。 \n 法新社報導,研究人員報告說,這項目前為止最大規模的ADHD患者腦部分析發現「結構差異」,以及與非患者相比發展遲緩的證據。 \n 研究主筆、荷蘭奈美恩大學醫學中心(Radboud University Nijmegen Medical Centre)的霍格曼(Martine Hoogman)說:「我們研究結果證實,ADHD患者大腦結構有差異,因此顯示ADHD是一種腦部疾患。」 \n 她在聲明中說:「我們希望這將有助於減少汙名,認為ADHD『就是個標籤』,視為難養型小孩或不良教養導致。」 \n 研究人員分析1713名ADHD患者與1529名非患者的核磁共振(MRI)掃描狀況,美聯社報導,來自9國的受試者年齡介於4到63歲。他們發現,患有ADHD孩童腦部有5區略小,包括掌控情緒、自主運動與理解的腦區。 \n 霍格曼表示,若是能知道ADHD涉及的腦區,可能有助對症下藥。研究結果刊登在「刺胳針精神病學」(The Lancet Psychiatry)。 \n 其他專家認為研究結果耐人尋味,但也表示ADHD患者腦部差異和行為問題之間的關連性相關資訊不足。劍橋大學(Cambridge University)精神病學講師莫瑞(Graham Murray)說:「腦非常善於適應。只因腦容量較小,不代表孩子無法有良好機能。」(譯者:中央社盧映孜)1060216 \n

  • 藥物治療  可減少ADHD患者自我傷害

    藥物治療 可減少ADHD患者自我傷害

    (中央社記者張榮祥台南 19 日電)小智是小三男生,聰明好動,有時會過火而受傷,父母認為過動不是病,直到頭部受創癲癇;成大醫院表示,注意力不足過動症若接受適當藥物治療,可減少自我傷害的可能性。 \n 成大醫院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醫師謝依婷今天指出,小智上課喜歡說話,即使換到前面座位,還是難以專心上課,父母帶他出門抓寶可夢,更會不顧安全衝到馬路上或爬到高處。 \n 有天小智盪鞦韆,盪到最高點時往下跳,結果頭部著地,落下癲癇的後遺症,得長期在神經科服藥控制;醫師也評估確診小智是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開始藥物治療。 \n 在藥物協助下,小智上課開始專心,成績進步,衝動性也下降,小智的父母常後悔,若早點治療小智,或許就不會發生頭部受傷及癲癇發作。 \n 謝依婷表示,ADHD 不罕見,學齡兒童發生率約3%至9%,平均 1 個班級可能有 2 人至 3 人;但許多家長受網路言論或親朋好友影響,認為 ADHD 不需就醫,更排斥服藥,延誤黃金治療時間。 \n 科學證據顯示,ADHD 主要和大腦神經傳導物質多巴胺調控不良有關,讓患者無法專心,靜不下來,衝動控制不佳,容易嘗試危險刺激的行為。用藥是在調整大腦多巴胺的濃度,讓孩子回到可以專心的狀態,思考眼前要做的事,不再衝動行事。 \n 2015 年德國研究文獻顯示,確診為 ADHD 的兒童和青少年,若未接受藥物治療,頭部受傷的危險比接受適當藥物治療的高出34%。2015 年丹麥研究也提到,適當的藥物治療,可降低 ADHD 孩子意外傷害43%的危險性。 \n 其他研究證實,適當的藥物治療,可讓ADHD 患者減少自我傷害、憂鬱及物質濫用的可能性。 \n 謝依婷說,藥物自然有它的副作用,部分孩子會出現腸胃不適、食慾不振等,但也有孩子未出現任何副作用。受益於藥物的幫忙,可讓 ADHD 患者找回專心及自信。1051019 \n

  • 孩子易恍神 注意力不足過動症 家長莫輕忽 應及早就醫

     一名學生就讀國中時成績表現優秀,但上高中後,成績卻大幅退步,且因為情緒愈來愈焦慮,常有冒汗、頭痛、莫名緊張等症狀,經檢查確診為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合併焦慮症,以藥物合併心理治療後症狀已緩解。 \n 收治病例的北市聯醫松德院區兒童青少年精神科醫師蔣立德表示,回顧該學生過去生活與學習歷程發現,學生有恍神、注意力差、做事缺乏系統、丟三落四等問題,不過因該學生天資優異,國中時期成績不差,造成家人長期忽略,直到上高中後,問題才逐漸凸顯出來。 \n 經過幾次門診,詳細分析病史與資訊蒐集,蔣立德說,加上心理鑑定,結果確認是容易受刺激源分心特質,才被確診為ADHD合併焦慮症,以低劑量藥物治療合併心理治療,才逐漸將生活與學習步調拉回正軌。 \n 他指出,ADHD盛行率約5至7%,但台灣ADHD個案中僅20%獲得正確衛教與治療,ADHD治療黃金期在國小中低年級階段,但許多家長不願孩子到精神科就醫,或誤信網路錯誤資訊,錯失及早就醫的機會。 \n 若患者延誤就醫,ADHD患者在青少年時期容易合併焦慮、憂鬱等症狀,蔣立德說,這個時候才開始治療,難度恐會提高,建議家長如果發現孩子有出現容易恍神、注意力差等,應盡快就醫檢查。

  • 順其自然,慢慢調整:談注意力缺失過動症(ADHD)

    順其自然,慢慢調整:談注意力缺失過動症(ADHD)

    在英文裡面關於「生病」大致有以下三個表述方式:illness(不適)、disease(疾病)和disorder(失調),三者定義不同但仍有相關連或重疊。一個人可以單純自覺「不適」或「不舒服」,但是找不到感染病原或是器官系統實質病變證據,所以診斷不出他罹患的「疾病」,但他的狀況也許不見容於所處的社會情境,所以仍被當作一種「失調」。相反的,全身上下有多處現代醫學科學數據下「罪證確鑿」的「疾病」,但他泰然自若,沒有任何「不適」。當臨床醫師面臨「到底誰才是病人?」這個議題時,上述的討論無疑是需要更多細心和耐心去考慮的。 \n現代我們所遇到的各種疾病當中,幾乎99%以上,都可以在中醫古典文獻中找到記載,常常是名稱不同,但描述的症狀雷同。但是,注意力缺失過動症(ADHD)是極少數的例外。 \n正如康乃爾醫學院的理查.費德曼(Richard A. Friedman) 教授2014年底在《紐約時報》發表的一篇文章「ADHD的自然治癒」(A Narture Fix for ADHD)所述,在以狩獵與採集為主要營生模式的原始人類社會,這樣「活動力強、眼觀四面耳聽八方,隨時對四周環境刺激給予強烈反應」的人,比較能把自己和家人餵飽,也就是,適應力比較好。但這樣特質的人,被放進現代都會的學校教室情境中,以「專注在一項工作」和「端坐不亂動至少40分鐘」為基本要求時,就顯現出極度的不適應,干擾他人,以及自身的成就感低落。 \n簡單來說,古時候不把這些孩子當作「異常」,所以古時候不認為這樣的狀況需要治療。然而,以今日的條件而言,事情卻沒有這麼簡單。如果僅僅只是讓這些孩子回到「叢林」生活,那麼我們所做的努力是否又太微小,而不足以讓家長和老師的「內疚感」(如果有的話)獲得釋放? \n實際在臨床觀察起來,有注意力缺陷或過動特質的孩子,多數會有「精神體力不濟」的現象。也許是一大早,承接著太過晚睡的疲勞,或者是午後,反映出大半天在課堂裡竭心盡力的結果。最直接的觀察,就是在課堂裡頻頻呵欠,然後打瞌睡,然後晃神,然後開始搗亂。 \n我們從大腦神經機制的角度來說,當大腦的「系統監控中心」發現「主機」運作效能愈來差,或者「快沒電了」,就會啟動另外一種方式來「刺激自己」,而這種方式往往就是去「尋求新奇事物」,注意力就會轉移,或是讓肢體動作變得很活躍,於是心跳加速,血流增加,「電力」稍微回升,但往往控制不好就變成所謂「過動」。 \n以上是短短幾分鐘之內,在孩子身體裡發生的故事,看似合理,而廣泛使用的利他能系列藥物的本質,也確實是一種「中樞興奮劑」,但我們不禁反思,只有這個方式去幫助他們嗎? \n也許您知道,利他能系列藥物有個副作用是干擾孩子的生長發育。從中醫生理的角度而言,等於是為了刺激大腦產生更多「能量」,而「榨取」了原本儲藏在身體裡面負責生長發育的「先天元氣」(或者稱為腎氣),於是這些儲藏的能量變少了,或是運作較差,於是某些孩子就比較長不高,或者比較瘦小。從藥性的角度來說,這樣的藥物屬於比較「霸道」的藥物,偶而用之可以,但長期使用便容易對於身體有負面影響。 \n回過頭來,家長、老師、醫療人員三方面可以做的事情還是很多。舉例來說,維持良好的作息,避免燥熱油膩的食物,有助於孩子體質的平衡;而親師之間良好的溝通,有助於找到課堂秩序的因應之道,或是升學與生涯規劃的「適性與彈性」;然後醫療這邊,是否能夠用比較緩和的藥物(例如經過千年歷史考驗的平和中藥材),從特殊體質的源頭,去協助孩子。如果我們都可以時時記得”Nature Fix”的那個「順其自然、慢慢調整」的原則,這群孩子一定會成長的更健康,更快樂。(作者:全德中醫診所劉宗翰醫師)

  • 小二生篩檢ADHD 市府買單

     國內學童ADHD盛行率達8%,許多學童未經診斷而被貼上「調皮」標籤,甚至影響其發展。新北市衛生局於4月底推出「免費ADHD篩檢計畫」,全市國小二年級學童只要憑「兒童行為量表」就診,首次掛號費及健保部分負擔都由市府買單,獲許多家長好評。 \n 衛生局長林雪蓉說,自上月底推出「免費ADHD篩檢計畫」後,已接到許多家長來電,更有位母親來電表示,孩子因在校行為不被理解,被同學霸凌,長達1周沒有午餐吃,講到激動處更難過地在電話中大哭,她也感謝市府政策,透過篩檢計畫主動關心孩子。 \n 林雪蓉說,ADHD的黃金治療期間是小學一至三年級,但僅2%的童接受治療,許多孩子因未被發現,遭旁人誤解「不聽話」、「故意唱反調」,若能早期評量、治療,就可減少誤解,讓孩子適性發展。 \n 台大醫師高淑芬表示,ADHD成因目前尚無定論,僅15%是與腦部功能異常相關。但她強調,雖藥物治療扮演一定角色,但更重要的是父母與老師怎麼協助孩子,「才能讓他們的人生從黑白變彩色。」 \n 衛生局「免費ADHD篩檢計畫」,除讓家長憑行為量表到11家特約醫院進一步鑑定,可省首次掛號費及健保負擔外,也舉辦多場ADHD講座,讓更多家長、老師了解並協助孩子發展。

  • 了解自己幫助別人 過動兒研究過動症

    了解自己幫助別人 過動兒研究過動症

     「小時候高阿姨替我治療,現在我希望跟她一起更了解ADHD。」就讀陽明大學生醫資訊所的鄭中遠,從小精力旺盛,讓父母很頭痛,經診斷為「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他決定發揮所長,與醫師高淑芬共同研究ADHD與基因關係,除了解自己,也盼幫助更多孩子。 \n 鄭中遠7日與主治醫生高淑芬一同至新北市政府分享治療ADHD心路歷程。鄭中遠回憶,從小就精力旺盛停不下來,平日參加學校桌球隊,假日則去劇團唱歌跳舞,但回家仍無法好好作業,父母還特別為他開安親班,每天都跟媽媽上演「你追我跑」戲碼,才能完成作業,他也無奈地說:「每次都寫不完,但我都覺得自己很認真啊!」 \n 進入國中後,鄭中遠「調皮」狀況愈發嚴重,不僅無法專心上課,更出現帶頭欺負同學、用刀片割黑板等行為,家人只能不斷到學校處理。直到國二就診才發現他是因為ADHD才「調皮」,並非故意搗蛋。 \n 確診後,老師與同學不但未歧視他,更齊心幫助他治療,提醒他應吃藥、上課要專心等,加上門診治療,慢慢能控制情緒及行為。學業方面,也從原本需要媽媽緊盯,到可以用安排時間的方式強迫自己念書,甚至考上建國中學、陽明大學。 \n 鄭中遠至今已痊癒,不需服藥也能獨立完成工作。他說,很感謝家人、老師、同學及醫師陪伴,才能讓他順利走到今天,他也希望以過來人經驗發揮所長,與一路協助他的醫師高淑芬合作,共同研究ADHD與基因關聯,讓自己與大眾更了解ADHD,為這些孩子盡份心力。高淑芬表示,台灣約有7至8%的孩子患有ADHD,卻因未經診斷而被誤解成愛搗蛋、不乖的孩子,造成從小自卑、學習無成就感,更可能影響未來發展。她說,這些孩子需家庭與社會支持才能痊癒,鄭中遠就是成功個案,也樂見與其合作研究。

  • 過動兒鄭中遠 研究基因發揮所長

    過動兒鄭中遠 研究基因發揮所長

    就讀陽明大學生醫資訊所的鄭中遠,從小精力旺盛,讓父母很頭痛,後才發現患有「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現他決定發揮所長,與醫師共同研究ADHD與基因關係,除了解自己,也盼幫助更多孩子。 \n \n鄭中遠7日與主治醫生高淑芬一同至新北市政府分享治療ADHD心路歷程。鄭中遠回憶,從小就精力旺盛停不下來,每天都跟媽媽上演「你追我跑」戲碼,才能完成作業。進國中後,「調皮」狀況愈發嚴重,就診才發現他有ADHD,並非故意搗蛋。 \n \n鄭中遠至今已痊癒,很感謝家人、老師、同學及醫師陪伴,他也希望以過來人經驗發揮所長,與一路協助他的醫師高淑芬合作,共同研究ADHD與基因關聯,讓自己與大眾更了解ADHD,為這些孩子盡份心力。 \n \n新北市衛生局自4月底推出「免費ADHD篩檢計畫」,除讓家長憑行為量表到11家特約醫院進一步鑑定,可省首次掛號費及健保負擔外,也舉辦多場ADHD講座,讓更多家長、老師了解並協助孩子發展。

  • 地方掃描-ADHD免費篩檢 3.6萬小二生受惠

    新北:「活到62歲才發現自己有ADHD!」全台「注意力不足過動症(俗稱過動症,ADHD)」盛行率高達8%,但過去篩檢機制不足,導致許多學童被貼上「不乖、調皮」標籤,未及早治療。新北市衛生局23日起,推出「ADHD篩檢計畫」,免費幫全市小二學生篩檢,預計有逾3萬6000名學童受惠。

  • 及早治療  新北推過動症免費篩檢計畫

    及早治療 新北推過動症免費篩檢計畫

    根據台大醫院研究調查目前全台「注意力不足過動症(俗稱過動症), ADHD」盛行率高達8%,平均每班就有1-3人。新北市衛生局長林雪蓉表示,新北市自23日起,將對全市國小2年級學童進行免費篩檢,更將舉辦講座,讓更多家長、老師能一同認識ADHD,協助孩子發展。 \n \n林雪蓉說,8%當中卻只有2%接受治療,許多有ADHD的孩子未被發現,遭旁人誤解,以為是「不聽話的壞小孩」,希望透過篩檢及講座,讓社會了解有ADHD孩子的行為,並接納、幫助他們。 \n \n已65歲的教育部體育屬副署長彭臺臨也現身說法,說自己從小忘東忘西、常與同學打架,直到3年前才發現自己也有ADHD,盼藉此計畫,讓更多學童受惠。

  • 過動症童表現 也會影響親手足

     台大醫院研究注意力不足過動症者的兄弟姊妹,出現執行功能、視覺記憶及持續專注意、時間估算、反應時間變異缺損是比一般孩童3、4倍。 \n 台大醫院今天發表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及自閉症研究成果,將ADHD家族和自閉症家族(包括父母、手足)進行研究追蹤,建立國際少見的基因、臨床、環境、行為、神經心理及腦影像的資料庫。 \n 由台大醫院精神醫學部主任高淑芬領導的研究團隊,運用自建資料庫近5年內已發表56篇ADHD和21篇自閉症論文在國際期刊與國際學界分享研究發現及成果。 \n 高淑芬說,資料庫內含500多個ADHD家庭及600多個自閉症家庭。ADHD及自閉症都屬於早發型兒童神經精神發展疾患,ADHD盛行率5-8%,自閉症是1%。 \n 她說,ADHD兒童表現是不專心、過動或衝動,常坐不住、忘東忘西、情緒及動作控制失調、組織計畫能力不佳等;自閉症患童在1歲時,開始出現如互動和語言溝通障礙、明顯特定興趣、重複刻板行為,長期影響社會功能。 \n 高淑芬指出,在ADHD神經心理學研究發現,ADHD孩童的親手足與一般孩童相比,雖然ADHD的兄弟姊妹沒有被確診為ADHD,但是也容易出現執行功能(如空間工作記憶)、視覺記憶及持續專注力、時間估算、反應時間變異的缺損,稱為ADHD認知內表現型。 \n 高淑芬說,ADHD患者的兄弟姊妹出現上述缺損問題的機率約20%,是一般正常孩子的3、4倍。 \n 高淑芬指出,透過藥物能改善ADHD患症狀,提高表現,此外良好家庭功能與親子關係、學校老師與同儕支持,能改善ADHD患者成人期的社會功能障礙及生活品質。 \n 她指出,未來將透過分析藥物基因學和腦部功能界常間的關係,建立ADHD的病理生理機轉與有效的治療方式。

  • 健康快遞-ADHD注意力不足過動症 科博館開講

    9月17日周六下午1:30於台中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第三演講廳(台中市北區館前路1號)舉辦「注意力不足過動症」免費講座,邀請台中榮民總醫院精神醫學部侯伯勳醫師、中山醫學大學精神學科陳錦宏主任主講。歡迎一般民眾報名參加,報名請於周一至周五上午10:00至晚間7:00電洽02-27171986健康小組。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