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aids的搜尋結果,共10

  • 北市聯醫洩個資 3千筆AIDS資料全上網

    北市聯醫洩個資 3千筆AIDS資料全上網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昆明防治中心遭爆料,將3千筆AIDS患者資料通通上網,包含姓名、身分證字號、出生年月日等個資,甚至連疫調單編號、以及通報電腦編號等也全都公布,患者隱私蕩然無存,無意間被網友發現下載,全案才曝光。 \n \n根據媒體爆料內容,該份名單是來自名為「毒品病患愛滋減害試辦計畫清潔針具計畫」中的報告附件,由北市立聯合醫院昆明防治中心於2007年時所做的研究,在報告中有位署名莊姓研究員,目前為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昆明防治中心公衛護理組主任。 \n \n據了解,莊姓研究員坦承當年因對資料連結知識不清,在處裡衛福部相關的統計資料時未加以留意,而該份資料是2016年3月被人放上國際簡報下載平台,造成中央單位的負擔、以及對愛滋病感染者的曝光風險深感抱歉。

  • 新希望! 科學家發現能防感染HIV新基因

    新希望! 科學家發現能防感染HIV新基因

    治療與防禦愛滋病(AIDS)再次迎來新希望,來自美國三所頂尖實驗室的科學家藉由最新的CRISPR/Cas9基因編碼技術,從該病的主因- 人類免疫缺乏病毒(HIV)中發現5組新基因,能夠有效預防和阻止愛滋病,同時不影響其他人體細胞運作,未來有望成為治癒愛滋病的最新希望。 \n \n據英國國際商業時報(IB Times)報導,一篇由美國白頭生物醫學研究所(Whitehead Institute for Biomedical Research)、麻省理工-哈佛博德研究所(Broad Institute of MIT and Harvard)和拉根實驗室(Ragon Institute)最新在《自然》期刊(Nature)登出的研究報告,從導致愛滋病的人類免疫缺乏病毒身上找到5種新的基因,能讓人體細胞對愛滋病感染免疫,並且不會擴及或傷害其他細胞。此項研究透過新的基因編輯技術CRISPR/Cas9,利用人體的T細胞(俗稱白血球)和人類免疫缺乏病毒進行交叉感染,從中找出能對病毒感染免疫的基因組合。 \n \n愛滋病,又稱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acquired immune deficiency syndrome),人體因染上人類免疫缺乏病毒造成全身免疫系統遭到破壞殆盡,導致引發各類併發症的「世紀絕症」之一。1981年由美國首次通報後,即成為全球致死率最高的病症之一,更因為至今仍無「治癒」的藥劑,讓眾人聞愛滋而色變。直到1995年台裔科學家、中研院院士何大一博士發明「雞尾酒療法」,才讓愛滋病能開始被有效控制與治療,各國科研機構無不砸下龐大的經費進行研究,但如今愛滋病仍無法有效被預防和治癒。 \n \n研究團隊表示將會把發現的5種新基因,分別是CD4、CCR5、ALCAM、TPST2 和SCL35B2,但由於缺乏活體實驗,團隊執行長沃克博士(Bruce Walker)表示,「我們還無法確定這在人體內活耀的細胞是否也能有如此效果,投入未來新式標靶疾病治療中進行試驗,希望本次的發現能為抗愛滋長期研究有更新的突破。」 \n

  • AIDS不是他帶進美國 零號病患被妖魔化

    今天公布的科學和歷史調查顯示,「零號病患」根本不是美國首名愛滋病帶原者,1980年代科學家標記錯誤加上媒體馬虎不察,才會讓這名同性戀空服員長期背負不公平的污名。 \n 法新社引述「自然」(Nature)期刊報導,過去40年間奪走65萬多條人命的致命愛滋病毒,約在1970年左右從加勒比海抵達紐約市。 \n 33歲的「零號病患」(Patient Zero)杜嘉思(Gaetan Dugas)死後被冠上美國HIV帶原中心的標籤,但現在科學家分析血液樣本,證實他只是眾多愛滋病患之一而已。 \n 杜嘉思1984年病逝前透露數十名性伴侶的名字,幫忙科學家追蹤了愛滋病在美國的散布狀況。 \n 公共衛生史學家、此份研究的兩位主要執筆人之一馬凱(Richard McKay)表示:「杜嘉思是史上最被妖魔化的病患之一。」 \n 「零號病患」的故事始於1982年,當時美國疾病管制暨預防中心(CDC)調查發現,南加州多名男性罹患和性關係有關、罕見又致命的肺部感染。 \n 科學家訪談病患、重建他們的社交網並追蹤感染源,發現1名男性重複出現--那就是杜嘉思。 \n 因為杜嘉思來自紐約、而非當局展開調查的洛杉磯,科學家在筆記裡為杜嘉思冠上英文字母「O」,表示此人「來自加州以外地區」(Outside-of-California)。 \n 但馬凱說,沒多久,研究人員「開始把這個橢圓型符號寫成數字,『病患O』於是變成了『病患0』」。 \n 當時洛杉磯地區的男同志中,超過6成5通報有過1000多名性伴侶,超過7成5在調查前1年間和50人發生過性關係。 \n 杜嘉思在調查前3年間和大約750人有過性關係,其中他能說出姓名的多達72人,比多數男同志還多,馬凱猜測,或許就因為如此,加上「杜嘉思」這個名字特別又好記,才會讓杜嘉思後來這麼聲名狼藉。 \n 1984年根據調查所做的科學研究公布時,「病患0」的圖表特別突出,顯示他是這種疾病在東西岸之間蔓延的關鍵人物。(譯者:中央社鄭詩韻)1051027 \n

  • 為阻止愛滋蔓延!它竟然這麼做…

    為阻止愛滋蔓延!它竟然這麼做…

    南非衛生部近日實施了一項阻止愛滋病蔓延的政策,他們要讓年輕女性斷絕認乾爹的念頭。南非衛生部長Aaron Motsoaledi說,這項計畫耗資1億8千萬美元,將用在那些15歲到24歲的年輕女性和那些不斷「傳染她們和使她們懷孕」的年長男性。 \n這個專案有五大目標,包括減少性別暴力,保證女孩接受教育和增加年輕女性收入來源等。該計畫由PEPFAR資助,白宮的AIDS Relief、德國的GIZ和其他南非政府組織也將會參與其中。Motsoaledi說,自從2009年,南非就建立了全球最大的HIV/AIDS治療和諮詢部門,它幫忙降低了這種疾病的致死率,但是年輕女性仍然沒有得到應有的保護。「我們意識到我們取得的成功都是生物醫學方面的。在行為干涉方面,我們面臨著艱苦的挑戰,」Motsoaledi 說。 \n南非衛生部門更說,15到24歲的女性讓衛生部「很是頭疼」。這個年齡層的女生成為HIV陽性的機率是其餘年齡群體的8倍。在14個南部和東部非洲國家,這個年齡層平均每週要新增5000例感染,其中半數都在南非。 \n讓年輕女性遠離危險的乾爹包括了一系列措施,在HIV「重災區」開展計劃生育工作和讓診所「對年輕人更友好」。他們還要跟吃嫩草的年長男性持續溝通,鼓勵他們檢查AIDS情況,並且去約年齡稍長的女性。 \nMotsoaledi說:「在絕大多數情況下,找乾爹都是因為性別不平衡和經濟不平衡。」但是這兩方面的因素不僅會出現在貧窮的年輕女性和年長男子之間。這種尋求「祝福者」的現象說明,接受過教育的年輕女性也會難以養活自己和家庭,她們會以性交易的方式求助於任何年齡層的男性。

  • 牽手中國藥企 GSK產低價抗AIDS藥

    牽手中國藥企 GSK產低價抗AIDS藥

     全球知名製藥商GSK在中國大陸歷經賄賂、裁員等風波後,近期傳出簽署了一份協議,將與陸企合作生產低價抗愛滋病藥物,力圖在中國市場捲土重來。 \n 據英國金融時報報導,GSK旗下愛滋病藥業務部門與總部位於上海的迪賽諾製藥(Desano Pharmaceuticals)在日前達成協議,由迪賽諾生產GSK抗愛滋病藥物Tivicay的活性成分,預期該合作案可讓中國及其他發展中國家以更具競爭力的價格獲得抗愛滋病藥物。 \n Tivicay是GSK愛滋病藥物部門的核心產品,於2013年8月12日獲FDA批准,預計到2020年,年銷售額可達174億元人民幣(下同)。 \n GSK在中國自2013年歷經一系列動盪與重整。2013年6月,GSK大陸分公司因涉嫌行賄、受賄,遭大陸公安分別在上海、長沙、鄭州等地逮捕超過20名涉案人員,包括4名高階主管。 \n 2014年10月,湖南法院判決罰款GSK中國分公司30億元人民幣,判決稱,該公司為擴大銷量對多家機構行賄,數額巨大。GSK隨後發表聲明,向中國政府和人民致歉。 \n 在行賄事件曝光後,GSK在中國二線城市市場幾乎失守。於此同時,GSK今年3月在中國因裁員引發抗議,GSK宣布多達110人的大規模裁員計劃,而遭解聘員工90%以上都是地區經理以上級別。 \n 目前GSK還未完全從震盪中恢復元氣。數據顯示,今年第1季,GSK在中國的藥物和疫苗銷售額為15.46億元,較兩年前下滑近20%。

  • GSK牽手大陸藥企 合作生產低價抗AIDS藥物

    全球知名製藥商GSK在中國大陸歷經賄賂、裁員等風波後,近期傳出簽署了一份協議,將生產低價抗愛滋病藥物;此外,在今年稍早舉行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上,GSK的CEO曾表示,預計未來幾個月、甚至未來幾年,會把大量的疫苗技術轉讓到中國大陸,在大陸市場捲土重來意味明顯。 \n \n據英國金融時報報導,GSK旗下愛滋病藥業務部門與總部位於上海的迪賽諾製藥(Desano Pharmaceuticals)日前達成協議,由迪賽諾生產GSK抗愛滋病藥物Tivicay的活性成分,預期該合作案可讓大陸及其他發展中國家以更具有競爭力的價格獲得抗愛滋病藥物。

  • 菲染AIDS與HIV者 年底恐破3萬

     菲律賓衛生部警告,如果情況未獲控制,菲律賓感染免疫不全病毒(HIV,愛滋病毒)的帶原者及罹患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AIDS,愛滋病)病患,年底可能突破3萬大關。 \n 衛生部HIV監控中心官員在防HIV會議上表示,從2006年起,HIV與AIDS病例即以令人擔憂的速度增加。 \n 官員說,「就過去20年來,HIV的狀況從隱藏、逐漸變成緩增,再惡化為激增。」 \n 衛生部資料顯示,在2000年,菲國平均每3天出現1宗新病例,到了2007年,平均每天出現1宗新病例;2009年,平均每天增加2宗新病例;2013年,平均每天增14例。 \n 今年前6個月,平均每天增16例,相當於每2小時添1例,其中66例不治死亡。 \n 官員說,照這樣的速度計算,HIV與AIDS病例到今年底有可能達到3萬650例,年齡層多介於15歲至24歲。 \n 1984年,菲律賓出現首宗HIV病例,截至2014年8月,累計達到2萬424例,其中性行為是最普偏的傳染方式,佔93%,包括男對男性行為,而低保險套使用率是主要因素。 \n 衛生部引據2013年調查數據指出,高風險族群當中,只有36.8%使用保險套,據政府設定的80%目標還有很大的差距。1031026 \n

  • 警告!伊波拉可能成為下一個AIDS

    美國廣播公司新聞網(ABC News)報導,隨伊波拉疫情擴散迅速,包括美國、西班牙也傳出病例,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官員預警,伊波拉將可能成為下一個愛滋病。 \nCDC主管佛利登(Tom Frieden)周三於世界銀行(World Bank)會議中指出,伊波拉散播速度極快,如果現在再不採取措施,將可能如同愛滋病一般蔓延全球。該場會議與會者也包括西非疫區各國領導人。 \n佛利登補充道,從事公共醫療工作長達30年,看過唯一能與伊波拉病毒相提並論的只有愛滋病。

  • 廣東允許AIDS患者擔任教職

     南方都市報報導,中國大陸廣東省近日公布教職資格體檢標準的2013年修訂版,除了廢止身障者的歧視性條款,也允許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AIDS)進入校園、執掌教鞭。 \n 報導稱,新版「廣東省教師資格申請人員體格檢查標準」刪除AIDS條款後,意味著今年9月開始,AIDS感染者將不再被拒於校門之外。 \n 這篇報導指出,與2011年舊版相比,新版可謂「大瘦身」,各種排除條款由22條減為15條。特別是廢止對肢體、視力及聽力等身心障礙族群的限制性條款,備受身障人士稱許,讚為「零殘疾歧視」。 \n 報導強調,目前沒有全大陸統一的教職體檢標準,其他省份的體檢標準或多或少都會排斥身障及顏面傷殘者。 \n 大陸國家疾病預防控制中心AIDS首席專家邵一鳴受訪表示,廣東的做法「是科學的」,因為病毒主要通過血液、性接觸、母嬰3種途徑傳播,日常生活、社交活動、家庭成員密切接觸,都不會傳染。 \n 邵一鳴認為,大陸公務員與餐飲業也應該解除歧視。 \n 來自江西的AIDS患者小齊,就曾因此病被學校拒之門外。小齊的律師張祥勇表示,如果AIDS感染者擔任老師可能在學校造成恐慌,「出於對隱私權的保護,學校可以選擇不公開這一信息」。1020527 \n

  • 咱的社會-同志不等於AIDS

     台大醫院發生誤植愛滋患者器官的重大醫療疏失後,這一陣子,社會歧視同性戀、愛滋病患的強化效應,讓人擔心,這也難怪事發之後,同志圈噤聲不語,愛滋家庭暗夜哭泣。事實上,汙名化同志,不但無助於問題的解決,很可能把這些人,永遠逼在牆角,更沒有接受愛滋病防治的勇氣,也讓台灣愛滋防治功虧一簣。 \n 同性戀者未必是愛滋病患,但同性戀的確是愛滋病的高危險群。這個事件,除了愛滋患者母親沒有警覺,或許是是台灣衛教要再加強之處。但這也可以看出整個社會至今一直歧視同性戀、愛滋病患,讓他們只能獨自承受壓力,不敢把真相告訴家人。而這也是為什麼,部分愛滋同志,最後選擇自殺一途。事實上,專家指出,目前愛滋病只要配合投藥治療,已經是慢性疾病,可以有效控制。就像NBA傳奇巨星魔術強森,感染愛滋病後,二十年來健康狀況良好,絲毫不見病容,還經常參加公益活動。 \n 不幸事件發生了,去責怪誰都無濟於事,現在除了尋求補救措施外,政府和民間單位,一定要利用這次機會大力宣導,讓大眾知道,愛滋不再是世紀黑死病,鼓勵更多患者接受治療,更多愛滋家庭應該要相互扶持,更多像亞洲第一位愛滋媽媽這樣勇敢的人站出來。 \n 最重要的,還需要同志團體自己的努力。同志的焦慮或者噤聲不語都無濟於事,期待你們除了主張同性戀的人權、婚姻等法律權,應該要積極自清自律,宣導安全性愛,要站出來告訴所有人,只要有適當保護,同性戀不是洪水猛獸,也可以有安全的性愛,同性戀不等於AIDS。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