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architecture的搜尋結果,共04

  • 文創平台-在焦土中建立紙的建築

    文創平台-在焦土中建立紙的建築

     日本建築師坂茂,2014年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世界評價他具有大膽思想和行動。在他不斷跨界30年的建築作品中,我們來看看他是如何運用59根橢圓形紙管在大地震的焦土上矗立起創意設計教會建築的!  作為建築師能派上什麼用場  阪神淡路大地震中發生大火,就在1995年10月當時建築物很少的神戶市長田區鷹取。這個作為鷹取的災害救援活動據點的天主教鷹取教會,在9月17日,一棟以紙管作為柱子的集會所完工了。  那是使用了建築家坂茂(坂茂建築設計代表)到目前為止所開發的「紙建築」的技術,由300位以上的志工、教會的信徒、神父合力興建出來的成果。  在有教會聖堂的場所蓋這棟建築物,雖然只是作為集會所而蓋出來的臨時性建築,但在端正的內部空間卻漂浮著一股神祕的氛圍。那到底是怎麼辦到的呢?  「就像律師與醫師對社會做出貢獻的那樣,我一直都在思考建築師應該也能對社會做出某些貢獻」,設計者坂茂是這麼說的。據說他是在聽到因震災使得神戶受到毀滅性的打擊,以及天主教鷹取教會將成為其中一個復興據點,變得坐立不安而即刻前往神戶。坂茂從以前就利用紙管來研究建築的創作。為了據傳有著悲慘狀況的盧安達難民們,做出了使用紙管的帳篷來向聯合國難民高等辦務官事務所提案,並朝著其具體化而持續奔走。  坂茂表示,「當受災地衣食充足之後,住的充實就顯得重要。因此想說或許盧安達難民紙帳篷上的經驗可以在神戶這派上用場」。因此建造產生了紙的集會所的這個點子。  最初根本不被當成一回事  天主教鷹取教會的主任神田裕神父,是在震災的混亂中碰到面的。坂茂提到,「一開始提案時,想蓋一個使用紙管做的臨時集會所時,對方根本不理我。」然而,那是有理由的。「明明城市全體都還沒有復興,而教會的信徒也都還生活在帳篷裡,因此再怎麼樣也不能蓋個看起來很體面的教會。」神田神父敘述了當時的想法。  「每個月前往教會兩次,在參加彌撒之後和神父談談我的想法。並不是教會,而是想為住在鷹取周邊的人們蓋一棟能夠成為社區中心的建築物。2個月後,終於理解了我的想法。因為在震災之後總是有各式各樣的建議進來,因此要得到對方的信用,花些時間是理所當然的」坂茂如是說。  紙與帳篷所製造出的神祕空間  興建臨時集會所的企畫終於得到啟動的指令是4月之後的事。  坂茂表示,「希望務必只用志工的手來蓋。不想使用重機。」於是只能在容易召集學生的暑假來施工。由於沒有時間思考新的結構來進行設計,因此以曾經做過的某個構造為基礎來發展。成為建築物主要結構體的紙管是直徑寬達33 cm的粗管,使用59根這樣的紙管排列成橢圓形。最初是以長方形平面的短邊作為正面般的設計,但是因著大家希望能夠圍繞著同一個地方的緣故,長邊反而成了正面。  關於紙管排列,在裡面的部分排得比較緊密,而外頭的地方則排得疏一些,讓人可以通過,考慮和外部空間能夠做一體化的使用。關於地板材部分則是有來自於建設工地現場所剩下之連鎖磚的免費提供。  許多志工的聲援  使用嵌上了透明碳酸聚酯(Polycarbonate, PC)樹脂浪板之鋼製框架所形成的面材來圍塑這些紙管。「這個集會所是作為彌撒之用。在紙管所圍塑的空間外側再做出別的空間,創造出和外部空間之間的緩衝地帶」。  光線會透過作為屋頂的白色膜構造帳篷而射進來,白天很明亮。夜間也會有光從這個帳篷流瀉出去。施工期間是從7月底到9月上旬,在這段時間聚集了300位以上的志工來參與。由於終究是臨時性的,因此並沒有做申請建築執照的手續。  坂茂指出,「首先,比較留意的是安全對策。」原本是由事務所的一位成員常駐在現場,進行施工監造的體制,但是因為人手不足,因此包括同時進行的紙管屋監造也進來參與,而有了3位常駐的人員。  由於志工們幾乎全都是第一次參與建築工程的大學生與高中生,因此對於安全帽的配戴,以及在鷹架上的高所作業都請他們特別小心。  由於「如果有了事故,極有可能因而使得整個案子遭遇挫折。除此之外這對於教會也會造成很大的困擾」,因此據說平安順利地蓋起來的時候真是讓人鬆了一口氣。  完成的日子是9月10日。這一天,參與整個建設的志工們辦了一個小小的宴會,並將這棟建築物命名為「Paper Dome Takatori(紙圓頂鷹取)」。首次使用這棟建築物則是在9月17日,已是震災8個月後的事。(本文摘自《坂茂》,謝宗哲譯,五南出版)

  • 〈創意建築〉-屋頂上植栽 另類綠建築

    〈創意建築〉-屋頂上植栽 另類綠建築

     在東京町田市,有一所住宅被稱為「韭菜之家」。這並不是有什麼特殊的比喻,而是在房子的屋頂上真的種植韭菜。在三角牆的屋頂上整齊地種植著一排排的韭菜盆栽,總共有一百盆。因為道路位於斜坡的關係,所以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巨大的韭菜培植裝置。  採用對環境變化適應力  比較強的「韭菜」  這間住宅的設計師就是建築史學家藤森照信先生(當時還是東京大學生產技術研究所的教授)。他在1995年興建完工的自宅,屋頂和外牆上種植蒲公英,讓四周鄰居感到驚訝。這間房子的業主是畫家兼文學家的赤瀨川原平先生。他和藤森兩人是熟識的夥伴,兩人還曾經合寫過《路上觀察入門》等等的著作。除了兩人之外,還加上在藤森研究室OB擔任設計助理的大嶋信道先生(大嶋工作室的負責人),三人共同完成這間獨一無二的住宅。  當我們問起為什麼會想到在屋頂上種植韭菜呢?藤森先生回答說:「我們當初只有想要在屋頂上種些植物而已,並不是一開始就想到要種韭菜的。」他們是在還沒有想到要種什麼植物的情況下進行設計的,最後一直等到接近施工的階段時,才決定使要用韭菜。因為它適應環境的能力很強,又不會整個浮貼在屋頂上,價格便宜,又不會很做作等等的原因,所以他們選擇了韭菜。  同時,他們也一改過去植栽的方法,一般屋頂綠化的做法是在防水層上面直接鋪泥土,再把植物種在上面。而他們是採用一個個盆栽種植的方式。而且為了提高盆栽下面的保水性,所以底下有接一個塑膠杯。澆水則使用可以噴到整面屋頂的塑膠水管。在盆栽底下的屋頂木板則是採用美松板,下面有一層鋼板當作防水層。所以不用擔心下雨時會漏水。  這間住宅還有另一個特徵就是業主和設計師都有全面參與施工的作業。當然真正的工程還是由專業的建設公司負責施工的。但是,玄關或陽台的圓柱、茶室的圓頂天井、工作室的書桌和椅子、晒衣服的地方等等,都是由赤瀨川先生、藤森先生,以及他的朋友們自己拿著工具做出來的。因為這些東西都是用手工做出來的關係,所以粗曠的感覺和整體採用美松素材的建築物非常協調。  赤瀨川先生實際開始在這裡住了半年左右,形容說這間房子就像是一個「龐大的電子雞」。除了梅雨季節之外,幾乎每天都必需要澆水才行。而且因為現成的家具跟房子不搭調,所以必要的家具都得自己動手做才行。「雖然每天要澆水照顧這些植物很辛苦,但這反而是一種樂趣。」這也是他深愛這個電子雞的原因。  在洞窟裡面生活的「燒杉屋」  雖然我們談了很多關於都市住宅的問題,但我們似乎比較少提到〈鄉下住宅〉,也就是有關地方住宅方面的事。興建地方住宅有很多優惠的條件,但因為問題很分散,所以很難看出端倪。  但是,對於那些在地方生活的居民來說,那些土地都是歷代祖先們居住過的地方,從過去住宅曾是生產場所的時代,一直延續到現代,一度讓他們感到煩惱。換句話說,他們所煩惱的是該如何處理老房子呢?尤其是如果那間祖屋還曾經是村長的房子,那可就更令人煩惱。  藤森先生所設計的「燒杉屋」就是位於長野市內傳承了十三代的老房子所改建而成的全新住宅。  在灰泥上面鋪上「燒杉」,並以黑白相間的直條紋外牆,加上以懸樑的工法所搭建出來的茶室。人字形、寬長的木造建築,被大片樹林所環繞的宅院。  當初原本委託設計師,希望能保留一半的現有住宅,然後在旁邊搭建一棟可以用來終老的房子。一開始藤森先生似乎就想到了「宛如洞窟般的房子」。  一提到洞窟,給人的印象是在圓形的洞穴裡面生活的情景。但是,「一到真正的洞穴裡面一看,那種牆壁上有壁畫的洞穴,通常都是在不見天日非常深的洞穴深處。而人所居住的地方,是在靠近入口處的地方。換句話說,基本上是把水桶橫著放的形式。(藤森)」我想把這個概念應用在這棟住宅的計畫裡面。  在這種情況下,於是業主改變興建計畫,決定進行全面的改建。也因為這樣,藤森先生「木造住宅最適合採用人字形的屋頂」的想法,才能和洞窟結合,成為基本的計畫。  心情就宛如重獲新生一般  這棟興建於明治時代,同時一再經過改建或增建的大宅院和庭院。要如何變成即將迎接退休生活的夫妻倆人的住家呢?業主夫婦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但實在因為想得太多了,而感到精疲力盡。  這時朋友建議他們去參觀「神長官守矢史料館」,就在他們參觀過後也改變了他們的命運。他們開始對藤森的建築著迷,最後終於決定要委託藤森先生來幫他們設計房子。藤森先生一開始來視察他們的建地時,他們還被藤森的好腳力給嚇了一大跳。房子開始動工之後,他們夫婦也和工人們一起參加藤森先生所指導的施工過程。而且聽說似乎還感到樂趣無窮呢!  寬敞的佛堂被「祈禱的空間」取而代之,位於宅院內的墳墓也被整齊地規畫成園林。讓歷代先人居住過的大宅院,不會因為改建而讓人感到悲傷,而是為了活在當下而讓它回歸到原點。這棟房子擁有如此明快的簡潔。  這次來支援藤森先生,和他一起設計的川上惠一先生(川上建築設計室、長野縣松本市)說:「這棟房子教導我,光靠所謂傳統的老套樣式是無法前進的。不單單是前進而已,還要不斷地向過去尋求靈感。」  業主夫婦也異口同聲地說:「藤森先生幫我們打氣,讓我們有重獲新生的感覺。」  (本文摘自《建築家藤森照信》,蕭照芳譯,五南出版)

  • 〈建築文創〉-設計融入環境 建築新思潮

     「平常製作建築時,都會意識到如何減緩建築存在的異物感。」談到有關建築與周邊環境的關聯性時,日本知名建築家內藤廣如此表示了他的想法。興建建築時,或多或少都會讓人有「搭了個異物在這邊」的感覺,所以內藤廣總是思考著要如何讓建築融入於環境之中。  就算建築消失也無所謂  內藤廣表示,他並不希望將建築物做得像一個裝置藝術。他擅長於打造一個讓人意識到原有風景的空間,而不是以強調型態的建築來創造新的風景。「我認為建築可以強化這個空間內的潛在能力,引導出大家發現以往沒有注意到的美。」  而這棟古河綜合公園管理棟也希望成為一個眺望的景點,讓每個通過主要通道來訪的民眾停下腳步,看一看眼前的風景。朝著管理棟走去時,穿過中庭裡的成排木柱之後,可以看見寬廣的水池。中庭為半開放空間,坐在中庭露臺的長椅上,抬頭便可看見屋頂的藍天。由於空間的存在,而誕生了可以欣賞風景這樣的行為。  內藤廣說明:「我認為所謂的景觀就是空間化。創造一個空氣可以從內部流出,也可以從外部流入這樣的空間關係是很重要的。」也就是說,創造出一個能讓觀賞者意識到與周圍關聯性的建築是很重要的。說得極端一點,就算這個建築的型態消失不見也無所謂。  「事實上,建築也使用可循環材料是最好的。如果可以從附近的自然環境中取得,建築就可以和環境之間有更強的連結。」內藤廣並表示,以前的日本風景中,人們居住的土地周圍就是田地。  遠一點的地方有山林,更後方有山峰相連,在這之間有些部分被稱為「里山」(意指和居民生活息息相關的山林)。居民在里山裡採山菜、砍伐用來蓋房子的木材,這裡就像一個生產綠地。這樣的風景並非遠景,而是中景,在這裡所看見的風景和人們的生活有直接的關聯。而現在的日本卻已經失去里山這樣的中景了。即使住家周圍就有設計良好的公園,卻不是和生活緊密結合的。  如何整頓生產地  舉個例子來說,如果附近的樹林就可以取得使用於建築之中的木材,那麼這棟建築就不只在視覺上和周圍的環境有所連結,而是有著緊密結合的關係,也會讓人對這樣的風景很有共鳴。最早的時候人們為了蓋房子而砍掉樹木,之後再植林。房子要重蓋時,這些樹苗已經長大了。內藤廣說:「建築進行更新的時候,與自然之間的關係也在循環。我開始思考所謂真正的景觀,應該在於如何整頓生產地。如果不這麼做的話,在真正的意義上就永遠無法強化與環境之間的關聯性了。」  雖然過去並沒有徹底實行這種手法的案例,不過內藤廣認為這件事並不是那麼難。例如清水模混凝土的建築物,只要使用附近取得的杉木餘木來做模板,就和周圍環境產生了關聯性。內藤廣就是在思考這樣的可能性的同時,積極打造一個建築與環境之間的關係。  (本書摘錄自《建築家 內藤廣》,龔婉如譯,五南出版)

  • 2014綠圈圈 生活藝術祭 開鑼

    2014綠圈圈 生活藝術祭 開鑼

     2014「綠圈圈 生活藝術祭」由勤美璞真文化藝術基金會發起,以草悟道為主軸,周遭街區為腹地,高度整合產官學企藝五大界共同參與的無疆界美學運動。2014綠圈圈 生活藝術祭於7月3日開始到8月31日為止,讓藝術與生活結合,透過民眾彼此互動討論、分享體驗生活化的藝術,真正落實美好藝文生活的目標。為期60天不間斷的藝文大小事,國內外百組的創作團隊與千名在地居民夥伴參與,草悟道街區今夏就是你我的創意實驗場!  勤美璞真文化藝術基金會董事長何明憲表示,「臺中是我的故鄉,我一直有個夢想:希望在臺中創造一個有特色的藝術大道,以人文藝術作為社區營造的養分,發展具文化創意的特色商店,支持並提供年輕藝術家一個發展的舞台。」去年的「綠圈圈藝術祭」以「跨界、親民、原創」為出發點,成功吸引了近百萬人次的參觀人潮,今年基金會再接再厲,從國際接軌、在地參與、人才養成三主軸切入,串聯勤美集團的企業夥伴、街區商店、居民、藝文團體、教育單位等資源,邀請國內外超過100組創作團隊、30間特色商店、3,000多位街區民眾共同參與。包含世界頂尖AA英國建築聯盟學院(Architectural Association School of Architecture)的微建築作品、風行全球的毛線轟炸計畫等。勤美璞真文化藝術基金會邀請大家一起加入綠圈圈的行列!網址:www.cmppj-org.tw。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