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blind的搜尋結果,共03

  • 「Blind for Love 執迷於愛」GUCCI《策展米開理》台北壓軸展出

    「Blind for Love 執迷於愛」GUCCI《策展米開理》台北壓軸展出

    《策展米開理》是 GUCCI 創意總監 Alessandro Michele 亞力山卓‧米開理與知名獨立雜誌《A Magazine Curated By》合作,以「Blind for Love 執迷於愛」為主題,呈現米開理不拘一格的自我表達。《A Magazine Curated By》總編輯兼本次展覽策展人Dan Thawley、台北展客座藝術家 Gia Coppola 、以及參與創作的好萊塢新生代女星 Rowan Blanchard 也特地來台出席盛會。 \n \n \n \n \n \n展場共分為三個不同主題的藝術空間:Cabinet of Curiosities 百寶箱、Dream Within A Dream - Gia Coppola 的夢中夢、最後為 #BlindForLove 影像展廳。 \n \n \n► 百寶箱展廳 \n \n百寶箱展廳展出啟發米開理創作的珍貴藏品與私人物件,參觀者和設計追隨者得以進入他的創意世界,透過創新和個性化的內容瞭解他的思路、嚮往和迷戀,完美解析其獨特的美學理念和文化價值。 \n \n \n \n► Dream Within A Dream 展廳 \n \nDream Within A Dream 展廳展出的是米開理邀請美國導演暨藝術家 Gia Coppola 所創作的概念性攝影作品,Gia 並找來15歲女演員 Rowan Blanchard 書寫一首情懷短詩為敘事旁白,傾訴閨蜜間晶純而雋永的青春物語。 \n \n \n \n► #BlindForLove 影像展廳 \n \n最後一個是 #BlindForLove 影像展廳,不同於前面兩個空間所傳遞的畫面與沉靜,透過ㄇ型屏幕將許多未能在這次展覽中呈現的畫面以影音的方式呈現,就如同一本電影版的《A Magazine Curated By Alessandro Michele》雜誌。這逾 280 頁的紙質平面作品,被獨立解構、重新組合後,再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呈現出來,完成對「Blind for Love 執迷於愛」影像故事的再敘事。 \n \n \n \n#BlindForLove影像展廳的所有影像中,也有一個值得你特別駐足等待的畫面。在所有的藝術家、攝影師、時尚精英所表達的精彩影片裡,你可能會突然看到一個使用簡單白色背景,全部都是各種現代人像的畫面,這些人其實是整個 GUCCI 的創意團隊,而米開理也將自己隱身在其中,調皮的跟參觀者大玩「米開理在哪裡?」的趣味遊戲,你找得到他嗎? \n \n \n \n \n▌策展米開理 – 台北展 ▌ \n \n展期:2017/05/13(六)- 2017/05/24(三) \n時間:11:00 - 19:00(18:00最後入場) \n地點:華山1914文化創意產業園區中4B館(台北市中正區八德路一段1號) \n \n參展藝術家:Petra Collins, Coco Capitan, Gia Coppola \n策展人:Dan Thawley \n助理策展人:Blake Abbie \n音樂總監:Steve Macley

  • Blind Date! 高市圖邀民眾跟好書不期而遇

    高市圖將於今年11月11日至106年2月,舉辦一項有趣的 與書本的BLIND DATE活動,也就是將書本包覆,讓讀者借書的時候 ,不會受到封面設計的外在因素影響,只透過看過這本書的人短短的介紹文字,決定是否借閱這個BLIND DATE WITH A BOOK針對兒童,在國際繪本中心也有同步舉辦這將會是閱讀的另一種風貌,也是高市圖希望能將閱讀回歸到最源頭的文字。 \n \n你會如何挑選一本書? 是挑精心設計過的書封、依循喜愛的類別,還是反覆回味喜愛作家的作品?高雄市立圖書館希望透過「與書本的Blind Date」活動,讓讀者藉由單純的文字跟好書不期而遇。活動將從11月11日起,在高市圖總館「與書本的Blind Date」專區展開,引領讀者體驗有別於以往的閱讀新滋味。 \n \n「與書本的Blind Date」(Blind Date with A Book,可直譯為「與書本的盲目約會」)意圖去除名作家光環、書封等外在因素,摒除對閱讀先入為主的引導,將閱讀的誘因回歸到書的源頭「文字」,讓文字成為閱讀的主角。 \n \n高市圖將以牛皮紙袋當書籍封套,把書冊完整包覆,在不透露書名和作者的前提下,提供書籍介紹、推薦與閱讀心得,讓讀者以「盲選」方式選擇自己想要閱讀的書籍。此舉不但回歸閱讀的原始初衷,也期望藉由他人的閱讀經驗、簡短文字的感染力,讓讀者進入閱讀的新領域。 \n \n此類活動在許多國家的書店、圖書館都曾發生,除了回到以文字為本的閱讀源頭,也著重人與人、人與閱讀的交流。 \n \n11月11日起至明年2月28日,在高市圖總館3樓以及B1國際繪本中心「Blind Date」主題書桌借閱該專區圖書,讀完後還可以寫下自己的推薦語或書介,以自己的文字與下一位讀者交流。如果想推薦其他圖書,也可以向總館閱覽櫃台索取高市圖特別設計的書介小卡,讓前後閱讀同一本書籍的讀者,透過文字交流閱讀經驗軌跡,如同播撒閱讀的種子,藉著人與人的文字互動,開出新的書香花苗。 \n \n高雄市立圖書館總館自開館以來人潮眾多,借閱讀者的年齡多分布於青、壯年族群中,正是人生最重要的年齡。而今社會科技進步、育樂方式更迭快速,高市圖致力於提供更有不同閱讀風貌,與讀者一同在智識軟實力上進步,也希望藉由一本本書籍、一場場活動投注的心力與市民讀者的參與,促進城市中每一棵閱讀新芽的萌發。

  • 我 的 世 界 觀-有誰不愛珊卓布拉克?

    我 的 世 界 觀-有誰不愛珊卓布拉克?

    “Who doesn't love Sandra Bullock,” Martin asked rhetorically, to which Baldwin answered archly, “Well tonight, we may find out.” \n免費訂閱世界公民Weekly電子報,請上網: \nwww.core-corner.com. \n奧斯卡頒獎,宣布每位winner之前,主持人老牌喜劇明星史提夫馬丁(Steve Martin)及亞歷鮑德溫(Alec Baldwin),都會對入圍者無傷大雅冷嘲熱諷一番,介紹珊卓布拉克(Sandra Bullock)出場前,史提夫馬丁問,有誰不愛珊卓布拉克?鮑德溫狡黠地回答,今天可能就會發現。 \n她讓人感受到「美國」,不是「好萊塢」 \n誰不愛珊卓布拉克?美國人超愛珊卓布拉克,她是頭號“American Sweetheart”,她不得獎,不知會傷了多少美國middle class的心。 \n儘管很多人覺得今年角逐最佳女主角的梅莉史翠普【美味關係】維妙維肖的歐巴桑造型配上法國腔,更能詮釋角色的深度;又或者【An Education】裡的凱莉墨里根(Carey Mulligan)簡直是「新一代的奧黛莉赫本」。儘管如此,如果影后不是珊卓布拉克,多數美國人會很失望?為什麼美國人這麼愛她? \n〈Big Hollywood〉有一篇文章“Why middle America cheers for Sandra”,為什麼美國中產階級都幫珊卓布拉克加油?文章說,好萊塢是另一個世界,它離真實的美國世界,很遠。真實的美國,歷劫歸來的戰士被擁在大街上,視為英雄;而好萊塢電影,打仗的是殺人凶手。好萊塢呈現出的自由世界,在真實的美國找不到。 \nAmerican military men and women are celebrated as heroes on Main Street, but they are overwhelmingly portrayed as killers in the movies that Hollywood produces. And while Hollywood is tremendously liberal, the rest of America is not. \n老美覺得,珊卓布拉克是美國明星,不是好萊塢明星。他們喜歡她「別有一番韻味的正常」(refreshingly normal)。這很有意思吧! \nSandra Bullock is America's star, not Hollywood's. We have responded to her performances over the years because she is inspiring and talented. America loves Bullock's real humility, fun personality and true generosity. Bullock gives generously to crisis' like her $1 million dollar gift to the Tsunami Relief effort in Indonesia, more to Hurricane Katrina relief and recently the Haiti earthquake fund - all without seeking media attention for it. She is funny, beautiful and refreshingly normal. Bullock is not from a Hollywood dynasty or family, she is someone from your family. \n他們喜歡她本身流露出來人性的真實感,慷慨大方。印尼海嘯、卡崔娜颶風、海地大地震,她捐了款從不是為了吸引媒體注意。她搞笑、美麗,而且很正常。她不是好萊塢王朝的一員,而是你家庭裡的一份子。 \n珊卓布拉克的【攻其不備】(the Blind Side)很溫馨,她演一個外冷內熱的設計師,不經意地當起徘徊在人生十字路口的黑人少年Michael Oher生命中的貴人,拉了他一把,也在無意間,拉了自己一把,改變了Michael,也改變了一家人的生活。有人說,這部片散發著美國人對民族道德的自信,老美近年來已經倦於戰爭,對於自己民族的道德地位有所懷疑,這部電影來得正是時候,一股天真的善良與正義感,時時呼召疲累的美國靈魂。 \nBlind Side 在橄欖球賽,指選手視線以外的地方。意思是「盲點」或「弱點」,例如,習慣以右手傳球的四分衛,左手邊就是他的blind side,如果四分衛是左撇子,那blind side就是右手邊。在【攻其不備】裡,布拉克講了很多很人性化的台詞,她的表情和搭配出來的口氣,田納西州的南方口音,與她過去搞笑的喜劇形象不同,但喜劇效果依然討好。 \nYou can thank me later. It's later. \n珊卓布拉克在【攻其不備】一片中的口頭禪是「那就這樣吧」口頭禪(All right then.),她似笑非笑的神態讓人感受到這位「恰查某」的內在韌勁,和教練嗆聲、在觀眾席上以手機遙控球員踢球策略,單槍匹馬開車進入治安高風險區,必要時刻也得放下身段低聲下氣溝通,這位媽媽強悍、勇敢與可愛的性格,搭配看似設計卻又不做作的對白,類似“ You can thank me later. It's later.”(我說你等一下會感激我,現在就是等一下),我去看的那一場【攻其不備】,電影院裡一片哄堂大笑。 \nDid I really earn this or did I just wear you all down? \n上台領獎時,布拉克的致詞第一句話是: \n“Did I really earn this or did I just wear you all down?”(我究竟是真得獎了,還是大家都被我累垮了?)很幽默,配合“the Blind Side”劇情,一語雙關。 \n“Wear down”是在比賽當中,讓對方疲於奔命,磨損或削弱別人力量的意思。“Wear you down”是美國網球名將阿格希 (Andre Agassi) 的絕招。他接發球和底線抽擊快、精準及強勁,步步進逼,令對手左追右撲、疲於奔命,最後舉手投降。與之相反的策略是“Hang in there”,就是用鬥志、耐力、永不言敗和永不放棄的精神跟對手周旋。 \n在得金像獎前一天,珊卓布拉克領了金莓獎,最爛女主角獎。金莓獎英文叫“razzie award”;razzie字典上查不到,如果是razz這個字,意思是「嘲笑」。舉辦這個獎的單位叫raspberry基金會,可見它和“raspberry”這個英文字有關,這個字除了是覆盆莓,也引申為人在失望,嘲弄時嘴裡發出的聲音。布拉克說此時此刻得這金莓獎真好,像個平衡器,讓她懂得謙虛,不自滿。 \n“I had the best time at the Razzie,” she said backstage. “It's the great equalizer. No one lets me get too full of myself.”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