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calloway的搜尋結果,共01

  • 兩岸史話-虎躍鷹揚

    兩岸史話-虎躍鷹揚

     編者按陳納德將軍與中國抗戰這頁史詩般動人心弦的故事,在台灣已漸被淡忘;而其人傳奇性的一生,在兩岸交流頻密的今日,陳納德是少數在國共史觀交鋒激盪中,仍保有重要一席之地的美國人。《虎躍鷹揚-陳納德與中國抗戰》一片為國史館2012年度規劃製作的歷史紀錄片。旺旺中時媒體集團旗下長天傳播公司承製國史館此一委託案,遠赴美國訪問陳香梅、陳納德外孫女和史迪威外孫,以及2位飛虎隊員、1位駝峰航線飛行員和2位飛虎隊員後人,試圖呈現當年這頁浪瀾壯闊的史詩。 \n 因緣際會下,這位美國退役上尉陳納德與中國抗戰的歷史經緯,交織在一起。 \n 陳納德祖先來自於法國,曾經先後跟隨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山姆.休士頓(Sam Houston)與李將軍(Robert E.Lee)參加過獨立戰爭、德克薩斯獨立運動以及南北戰爭,並且自小成長於路易斯安那州農家。 \n 1937年初就在陳納德掙扎著游出生命渦流的同時,面臨強鄰日本威脅的中國,正努力建立一支強大的空軍。因緣際會下,這位美國退役上尉陳納德與中國抗戰的歷史經緯,交織在一起。 \n 在陳納德自傳《Way of a Fighter》中,他這樣描述自己的回憶:「我曾在密西西比河畔,目睹激流擊碎一艘輪船,使它化為木塊,還看過一棵大柏樹被河水拖曳著,在渦流中轉著圈下沉。這渦流已化為某種象徵,有好幾次,我覺得自己就像在生命的渦流裡打轉。」 \n 來華築夢.投身戰場 \n 長天製作團隊來到美國路易斯安那州門羅市,門羅是陳納德當年離華返美後,退休終老的地方。當地以陳納德為名的博物館是由他的外孫女Nell Calloway所經營。 \n Nell Calloway受訪時說,陳納德家族一直定居於路易斯安那,「當我的外曾祖母懷了我外公時,外曾祖父正好在德州找到一份臨時工作,因此我外公才會在德州出生。但他們在外公4個月大時就舉家遷回路易斯安那。」 \n 製作小組走訪路易斯安那的陳納德故居,重新帶領讀者認識克雷爾‧李‧陳納德。 \n 1893年出生的他,先祖是法國人,為參加美國獨立戰爭而來到新大陸,這股傳承自家族血脈的冒險精神,讓陳納德自年少起就喜愛在野外垂釣、狩獵終身不變。年輕時的陳納德倘佯在河湖林間的生活,養成他自信、自與自主的性格。他回憶道,「有次我瞥見一架原始的飛機在晴空中顛簸著行進,種下了我對飛行的渴望。」 \n 擔任教練.直言不諱 \n Calloway說,「我想他第一次看見飛機是在一次大戰以前,大戰開始後,他覺得機會來了,就向軍方申請加入飛行訓練,但沒被接受,直到大戰結束後,他還是持續申請參加訓練,終於在1919年4月9日成為正式飛行員。」 \n 在當時的美國空軍還不是獨立軍種,而是附屬於陸海軍之下,稱為「航空隊」,1923年陳納德被派往夏威夷指揮一個戰鬥機中隊,讓他有機會深入研究並演練各式航空戰術,返回美國本土後,1934年陳納德轉往阿拉巴馬的空軍戰術學校,擔任教官。 \n 1930年代,以轟炸機為主力的空戰理念席捲全球,但陳納德對此頗不以為然,他說,「夏威夷的經驗使我深信,一支良好的空軍是不能沒有戰鬥機的。在任何未來的戰爭中,戰鬥機將會跟轟炸機扮演同樣重要的角色。」 \n 美國喬治亞州立大學二戰歷史研究者Robert Anderson表示,當時空軍人士對「轟炸至上」的理念深信不疑,並且一心投入,而且他們擔心,如果再花錢在戰鬥機上,會與國會中多數議員的意見相左,這引發了陳納德與軍方間的爭執,事實上陳納德又是個直言不諱的人,從不會溫和地表達自己意見,而是不斷地強力訴求,「我認為這就是雙方爭執的原因。」 \n Calloway說,「他在夏威夷服役時,研發出好些空戰技術,他一直在各所軍校中教導這些戰術, 直到軍方告訴他『別再教了,該是你退役的時候了』,我覺得被要求退役這件事,真的傷了他的心。」(待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