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christophe+claret的搜尋結果,共01

  • 獨立製錶廠 時計魔幻秀

    獨立製錶廠 時計魔幻秀

    報導/黃唯淯 這幾年瑞士製錶業起了一陣不小的波動,獨立製錶品牌的崛起,影響整個製錶業甚深。而他們獨特且奇想式的設計風格,成為鐘錶業界現今的獨特現象。對很多買錶的人來說,獨立製錶跟他們的認知完全是另一回事。造型乖張、產量稀少--甚至稀少到只有個位數的產品。在過去的銷售模式中,量少是為了反映它的珍稀性,但獨立製錶量少,則是反映出它的製作難度,讓獨立製錶成為瑞士製錶業的一個新崛起神話。而今年SIHH破天荒為獨立製錶另闢一獨立展區,更被視為整個製錶業界大團結的開始,當然,後者可能多少是我們這些錶迷「美麗的幻想」,但獨立製錶成為顯學,早已是不爭的事實。 明心見性如果看過Angelus的U20腕錶,鐵定會印象深刻。過去幾年有許多高級品牌挑戰鏤空的製作,但都不及Angelus這款腕錶的精彩。Angelus思考如何讓腕錶更為清澈透明,於是將過去的固定橋板以藍寶石水晶玻璃取代,僅留下如發條盒、番車、擒縱系統等元件的位置,並重新規畫輪系動向,於是在U20中,可以看到被移至12點位置的發條盒,與6點鐘位置的飛行陀飛輪遙相呼應,加上透明且通透的橋板設計,讓消費者能直視最澄澈的時間樣貌。 挑戰不可能眾所皆知,機械腕錶最害怕磁力影響走時的精準度,但鐘錶界的鬼才Christophe Claret可不這麼想,X-Trem-1以磁力做為腕錶顯示時間的特殊媒介,化不可能為可能,這便是X-Trem-1給人的顛覆印象。首先,在腕錶旁設計兩根中空導管,並置入兩顆中空的精鋼小球,再於導管內放入兩條極細的導線做為磁石控制的磁場來源。導線是以數百條包裹在超強韌聚乙烯凝膠內的大力馬線(Dyneema)奈米纖維製成,導線非常纖細,直徑只有1/400公釐,約為頭髮的20分之一,營造出球體懸浮於空中的奇幻視覺。 當齒輪推動時間指針前進時,左右兩旁的圓球就會受到導管內磁石的磁場所驅動,藉由磁場的強弱,對應指出當下時間,是相當高明的一個設計;另外為了確保腕錶走時的精準度,下方還設有一個浮動式陀飛輪裝置,以平衡地心引力對腕錶走時的影響。 X-Trem-1除了這項驚人的技藝外,今年還為腕錶外殼加入了大馬士革鋼的選項。大馬士革鋼第一次出現在人類眼前是在西元前2500年,中間曾經一度消失於歷史中,拿破崙時代大馬士革鋼再度重現世人眼前,直到近代因鋼材開採稀缺,大馬士革鋼再度成為歷史名詞。而今年的新作則是模擬大馬士革鋼的特性,以316L與304L兩種不同級別的精鋼混合鍛造,再將黃金或陶瓷混入其中,打造出別於以往的大馬士革鋼材,在在顯示的工藝技術與挑戰創新的精神,也是Christophe Claret別於其他鐘錶品牌的獨特硬實力。 以液體寫詩雖然近代潛水腕錶的深潛與防水實力不容小覷,但講到腕錶與水,總還是讓人覺得水火不容,因為只要水氣一進去,錶就算是毀了。但有人反其道而行,偏要將液體帶入腕錶內,並將其做為顯示時間的惟一媒介。用液體來顯示時間,聽起來很瘋狂是吧?但HYT真的做到了。腕錶的機芯內部以導管裝載液體,一側為有色液體、另一側為透明液體,而導管連接至6點的兩個儲液槽,隨著時間推移,其中一側儲液槽會壓縮,另一側則會膨脹,藉由壓力的不同,讓液體能隨著導管前進。而導管裡的兩種液體也因為密度不同而形成互斥,彼此互不干擾,成就獨特的時間顯示方式。 除了手錶的本體的機械工藝外,錶面的設計意象更賦予腕錶深厚的人文意涵,骷髏頭意味著死亡,液態的時間顯示象徵著血液與生命,在活著與死亡間的寶貴人生,便在每個人的手上來回盪漾。 HYT 2016年新錶款依舊沿用了這項技術,但賦予它更壞更醒目的外表,新作Skull Bad Boy暗黑骷髏中央的骷髏頭是用大馬士革鋼打造而成,而顯示顏色的液體則是改為不透明的黑色,更顯腕錶霸氣十足。 鐘錶發明家說MBamp;F是鐘錶界頑童,多數人或許會默然點頭,但比起頑童說,其實發明家更適合他們。去年新推的版本Megawind,在設計上也做了些許改良,但都無法叫人忽視腕錶的獨特性。外觀看起來一點都不像腕錶的HM3,連設計師本人都笑說它的造型像隻宇宙飛船,但,這也是它的賣點之一。時、分均是分離設計,兩個凸面像極了駕駛艙,也是這隻腕錶的兩個焦點。而分離式的時間盤在設計難度上亦高出許多,首先動力輪系從發條盒輸出後,分送至分鐘輪系後,再另外計算送至小時顯示圈,在製作難度上高上許多。另外焦點還有採用鈦金屬混合22K白金加大的自動上鏈盤,搭配上深色系的錶殼設計,都是這隻腕錶引人注目之處。 專注細節中 如果說前頭的製錶師充滿怪異奇想,那Arnold amp; Son就是反其道而行的獨立製錶品牌。高調卻不張揚,並充滿品牌哲學式的複雜設計美學。今年新作UTTE Skeleton走的是超薄鏤空路線,但如果你以為它只是像大多數品牌做超薄和鏤空而已,那就大錯特錯。這顆機芯是由前一代自製機芯Aamp;S 8200演化而來的Aamp;S 8220,雖然機芯厚度略厚一些,但腕錶整體厚度沒變,但加上了鏤空機芯和飛行陀飛輪,其中飛行陀飛輪的鏤空設計相當驚人,鏤空到近乎透明,幾乎只看到擺輪和擒縱系統,也因為取消了陀飛輪框架,整顆腕錶的視覺效果更為通透,讓人不得不佩服Arnold amp; Son的製錶工藝。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