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civilized的搜尋結果,共02

  • 世.界.之‧窗-尼爾弗格森:當全世界都繞著中國轉…

     閱讀暖身 尼爾弗格森是一個有趣的歷史學家、金融學家;這個大西洋兩岸炙手可熱的教授同時執教於哈佛大學歷史系與商學院,穿著卻像個娛樂明星;一個現代商業金融研究大師,兼任英美電視台歷史講座明星,脫口而出創造一個詞Chimerica(中美國)。美語常合成造新詞,China的前半段Chi加上America後半段merica,一個全新的含意中美已走入經濟共生時代的詞。他最近出版的新書《Civilization:The West and the Rest》強調西方文明的優勢,其他文明正因學習西方精髓而崛起。成為媒體焦點的這本新書,也為他個人招來各方批評,甚至還為此引發訴訟。進入本文前,請想想以下單字:(A)故意的(B)巧妙手法(C)野蠻 \n Niall Ferguson arrives at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breathless with apologies for being 30 minutes late. He's going to use the museum's exhibits to illustrate the arguments he presents in his new book, Civilization: The West and the Rest, which describes how Western culture came to dominate over the past 500 years. \n 尼爾弗格森氣喘如牛地到達了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並為遲到30分鐘表示歉意。他將使用館內展示品來解說新書《Civilization: The West and the Rest》,這本書闡述為何西方文化可以稱霸超過500年的時間。 \n "Civilization is as much about good plumbing as it is about art," the debonairly dressed Harvard professor says, emerging fresh-faced from the bathroom under the museum's grand staircase. "Which is why I went to the (1)loo first. It was quite (A)deliberate." \n 這位穿著高雅的哈佛大學教授從廁所出現在展館樓梯間,弗格森說:「文明就像一個好的水道系統,如同藝術一般。這也是為什麼我要先去廁所一趟,其實我是故意的。」 \n Despite his fearsome vitae─a chair at Harvard, fellowships at Oxford and the Hoover Institution─there's something of the rogue about Ferguson, who's said to have inspired a character in Alan Bennett's The History Boys who was more style than substance. He loves a (B)gimmick─the West used "six killer apps" to rise to prominence, he asserts in Civilization, "apps" developing countries are now "downloading." \n 雖然弗格森擁有令人望而生畏的資歷─哈佛大學教授、牛津大學及胡佛研究所研究員,他的性格卻帶有一點不羈的味道,甚至也啟發電影編劇 Alan Bennett,成為《不羈吧!男孩》的角色樣板。弗格森喜歡巧妙的暗喻手法,比如他提到西方文明使用「6種殺手程式」得以崛起,也認為發展中國家正在「下載」那些「殺手程式」。 \n Civilization, his eleventh book, is a typically contentious one. "The West is (2)in grave danger of losing its competitive edge," he warns. "The principal reason that unskilled workers in the West have seen no gain and some loss in their standard of living is that they're now in competition with China, with 20 percent of humanity who were (3)out of the picture until the late 1970s. The days when an unschooled person in the West could expect to live and be twenty times richer than someone in China are over. You can't blame it all on Wall Street; it's at least 50 percent the result of globalization." \n 他的新書是一本備受爭議的著作。弗格森在書中警告:「西方正面臨喪失競爭優勢的危機,未受訓練的西方勞工人數並沒有增進或是失去部分生活水準,最大原因是受到中國的競爭。在1970年晚期,雖然有20%的人不會受到影響,可是未受教育的現代西方人想謀生,或是要比中國人還富有20倍,這已經不可能發生了。不能都怪華爾街,至少有一半是因為全球化所造成的結果。」 \n Ferguson has got himself into an intellectual spat of some (C)savagery, so far the brawl is largely confined to the refined pages of London Review of Books, one of Britain's most respected literary magazines. Now it seems that a court will have to adjudicate between Ferguson and writer Pankaj Mishra over Ferguson's claim that he had been accused of being a "racist." \n 弗格森最近也陷入一場有點野蠻的高水準口舌之爭,起因是弗格森認為作家Pankaj Mishra在《倫敦書評》上誣指他是種族主義者。而他與 Mishra的爭鋒相對似乎也將鬧上法院。

  • 倫敦傳真-重返和睦有禮的社會

     鐵達尼號沈沒後,研究顯示,船上的乘客存活率最高的是美國人、其次是愛爾蘭人,然後才是英國人,因為英國人在逃生中仍維持禮貌的紳士風度,告訴他人:「您先請!」 \n 傳統印象中,英國是有禮貌的國度。但是,這些固有印象,都在逐漸消逝中。現在倫敦地鐵,多半爭先恐後,不要說顛峰時段充滿怨氣無奈和疲憊不堪的人與氣氛,就連不怎麼繁忙的時刻,許多人早已遺棄先讓乘客下車再上車的基本搭車規則,搶著上車。 \n 英國首相卡麥隆對這種衰退中的公眾禮儀傳統,在二○○七年剛接任英國保守黨黨魁時,有著十分傳神的描述。他說,「我們的和睦有禮的社會傳統,都裝在一輛手推車中,一起被推往地獄中了。」。 \n 這個星期英國的一個基金會Young Foundation發表了關於重建和睦有禮英國社會的新報告,引發了廣泛回響。這個報告的抬頭為:「魅力攻勢─在廿一世紀英國培養端正禮儀」。 \n 根據這個報告,英國高度講求公共禮儀的「黃金時代」雖已不在,但整體而言,仍然是個擁有高容忍度和公共禮貌的國家。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度也比預期的高,一九九一年時,百分之五十一的英國人認為週邊大部分的人是值得信任的;二○一一年,這個比例提昇到了百分之六十五。報告結論因此認為,英國的社會禮儀雖然衰退了,但現代英國人不是一般想像的那麼粗魯無禮。 \n 英國社會的公共禮儀是否比其他國家好?視個人經驗而定。但我覺得這個報告的名稱「魅力攻勢」十分耐人尋味;「Civility」這個字和它的定義也很值得推敲。 \n 在希臘文中,「Civilis」指的是「與一個公民利益相關的公共生活」;而在拉丁文中,「Civilitas」指的是「行為舉止如同平凡人,謙遜平易」。如果再看一下現代闡釋,耶魯大學教授Stephen Carter在他的著作《Civility》中則認為它含蓋了「民主社會中的行為舉止、道德和禮儀」;我們常用的「維基百科」則有所謂的「Civility政策」,下面列了一堆有關維基百科的編輯準則,諸如不得進行人身攻擊、粗魯、不尊敬他人的評論等。 \n 綜合這些,我們對所謂的「civility」大概有個輪廓,它包括了禮貌、尊重不同、設身處地為他人設想等。我認為,拉丁文中的「舉止如凡人、謙遜平易」,特別吸引人,因為仔細想一下自己和週邊的人與事,會發現,如今當個「凡人」可能也不太容易呢! \n 這些個人行為跟社會有什麼關係呢?據Young基金會報告,日常生活中對他人的尊重和禮儀,往往是社區融和和向心力的主軸,很多的看似微不足道的芝麻小事,像是說,「請」、「謝謝」、「早安」,禮讓坐位和在公共場所節制使用行動電話、注意隨身聽的音量等,都足以成為建立一個和睦有禮,體諒和互尊的社會要素。報告建議,生活在一個粗魯無禮的社會中,一般人的壓力和沮喪度,往往也隨之提昇。 \n 報告發現,貧窮與和睦有禮無直接關聯。最講求公共禮儀的地方竟然是倫敦東區貧困的Newham區,市場小販說:「因為我們窮,我們更要自重、懂禮貌。」。這話讓我想起印度裔諾貝爾經濟獎得主沈恩(Amartya Sen)的觀察,他說,他的家鄉加爾各答雖極度貧窮,暴力比率卻非常的低。 \n Young基金會的報告,雖以英國社會為目標,但或多或少再次提醒我們,好的行為舉止,不止是老式傳統而已。在經濟暗淡不明、罷工示威抗議、佔領攻擊聲浪持續不斷中,培養和睦有禮的社會,此刻可能比任何時候都急迫。([email protected]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