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f-35a的搜尋結果,共380

  • 2美F-35B不敵天打雷劈 下場慘了

    2美F-35B不敵天打雷劈 下場慘了

    兩架F-35B從美國駐日海軍陸戰隊岩國航空基地(Marine Corps Air Station Iwakuni)起飛後,因被閃電擊中,導致戰機嚴重受損。

  • 俄新5代將軍戰機售價超低 陸FC31或遇死棋局面

    俄新5代將軍戰機售價超低 陸FC31或遇死棋局面

    俄羅斯在最近舉行的2021莫斯科航展上推出了其全新的第五代戰鬥機「將軍」(Checkmate),受到不少好評。美媒分析稱,這款專供出口的輕型5代機在價格上極具競爭力,約僅3000萬美元。它與美國F-35的價格定位不同,在國際軍火市場遭遇「將死」局面的很可能是大陸的FC-31鶻鷹隱形戰機,因為它的價格只有FC-31的一半。

  • 殲-16扮要角 陸擾台狂練新戰術

    殲-16扮要角 陸擾台狂練新戰術

    中方空軍最近頻頻出動軍機,侵擾台灣防空識別區。分析家說,這顯示解放軍可能在訓練飛行員新戰術,而殲-16戰轟機在預警機和電子戰機的協助下,發揮了關鍵角色。

  • F-35驚人勝出 瑞士曝美採購F-15EX大問題

    F-35驚人勝出 瑞士曝美採購F-15EX大問題

    瑞士政府在歷經3年比較,審慎評估F35-A、F/A-18「超級大黃蜂」(Super Hornet)、「颱風」(Typhoon),還有「飆風」(Rafale)等4款戰機後,認為F-35A在性能、互通性,更令人訝異的是成本上,遠遠勝出其他對手,而選購了這款隱形戰機,以淘汰老舊的F/A-18。

  • F-35維護費飆升 美狂呼付不起

    F-35維護費飆升 美狂呼付不起

    F-35身價高昂,維護費用也令人咋舌,但據美國國會稽核處(GAO)的新研究報告指出,未來15年間,它的維護費用可能再膨脹。報告說,五角大廈在面對少買F-35,或是少飛它們的抉擇前,必須快快想出一套計畫。

  • 美F-35C航母艦載機搶頭香 已達能迎戰新里程碑

    美F-35C航母艦載機搶頭香 已達能迎戰新里程碑

    美國海軍陸戰隊的第一支F-35C航母艦載機中隊已達成新里程碑,成為裝備齊全,能在航母上執行全球與戰時作戰任務的機隊。

  • 荷蘭出售12架F-16給民間空戰假想敵部隊

    荷蘭出售12架F-16給民間空戰假想敵部隊

    荷蘭政府剛剛同意將 12 架 F-16A/B 戰鬥機,轉售給「德拉肯國際航太」(Draken International),充實該公司的戰機隊伍。德拉肯是世界上最大的私人戰術噴氣機空軍之一,目要任務是假想敵部隊,以「紅隊」的身分,擔任正規國家空軍的陪練者。

  • 意料之內 瑞士選擇F-35為下一代新戰機

    意料之內 瑞士選擇F-35為下一代新戰機

    瑞士聯邦委員會表示,經過綜合評估,包括價錢、性能與後續發展性,新一代戰機以F-35的評分最高,它能最低的價格,提供最高的性能。這個決定在意料之內,在幾星期前,就有傳出F-35評估分數最高好消息。 防衛新聞(Defense News)報導,早在4年前,瑞士空軍發覺F/A-18C大黃蜂戰機的機體出現結構劣化,已需要汰換。因此廣徵國際廠商來參與新戰機的競標,最終洛克希德馬丁(Lockheed Martin)的F-35提案,比第2名的競爭對手少 21.6 億美元,獲得了瑞士政府的青睞。 瑞士政府星期三宣布,計劃花費65 億美元購買 36 架 F-35A 常規起降型戰機,以更換老化的F/A-18C/D大黃蜂戰機。 同時,瑞士軍方也選擇美國雷神公司(Raytheon Company),購買5套愛國者防禦系統,擊敗了法國 Eurosam 公司的 SAMP/T 「阿斯特」防空系統(Aster,也稱紫菀飛彈)。 這是 F-35戰機銷售的大利多,顯示美國軍方雖然對F-35頗有怨言,但是仍然受到國際用戶的肯定,畢竟F-35的綜合科技性能,確實遠比其他同時代的戰機來的更優秀。 瑞士聯邦的新聞稿指出同時,F-35 在性能、後續發展的得分都優於法國飆風(Rafale)、F/A-18E超級大黃蜂(Super Hornet)和颱風戰機(Typhoon Fighter)。聯邦委員會特別指出, F-35A最優勢的是生存能力、環境感知能力,這對瑞士空軍的空中警務任務極為有利。 洛馬為了爭取瑞士這筆訂單同樣煞費苦心,為滿足工業參與要求,洛馬提出了一個補償措施,就是瑞士可以擔任生產 400 個 F-35 座艙蓋的工作,並在瑞士建立一個座艙蓋維護中心,只要是歐洲的 F-35 用戶,其座艙蓋都由瑞士負責維修。 與此同時,落敗的波音公司感到失望,他們原以為瑞士先前操作F/A-18C的經驗,可以使自己的F/A-18E較有優勢。然而性能的落差是難以彌補的,5代機必然優於4代半戰機。

  • F-22後繼者 美空軍參謀長曝NGAD功能

    F-22後繼者 美空軍參謀長曝NGAD功能

     《空軍雜誌》(Air Force Magazine)報導,美國空軍參謀長布朗(Charles Brown Jr.)上將16日對國會議員們表示,F-22匿蹤戰機的後繼者「下一代空中優勢」(Next-Generation Air Dominance, NGAD)系統將具備對地攻擊能力,讓其在孤身闖入敵陣時,能對地面的防空系統進行反擊。  布朗16日出席美國聯邦眾議院軍事委員會(House Armed Services Committee)關於2022財年國防預算需求的聽證會時,他表示,NGAD應成為一款多用途戰機,強調其主要任務雖是爭奪空中優勢,但也將擁有部分對地攻擊能力,不僅確保生存能力,也增加其任務彈性。暗示NGAD或將能被用於執行防空壓制(SEAD)任務。  布朗還表示,與F-22相比,NGAD將增加武器酬載和航程,以因應印太區域的長距離作戰需求。美國空軍空戰司令部(ACC)司令凱利(Mark D. Kelly)上將先前曾表示,NGAD可能擁有兩種構型,一種航程較長,主要用於印太區域;另一種航程較短,將擔負歐陸空防任務。  《空軍雜誌》指出,雖然NGAD計畫的核心是一款先進戰機,但其也包含其他額外項目,例如負責攜帶額外彈藥並執行其他任務的無人僚機等。  另外,美國空軍2022財年未如往年一般,將額外12架F-35A戰機加入希望清單,代表就算國會願意給更多經費,該軍種也希望將錢花到其他項目上。對此布朗承認,目前版本的F-35「不一定是我們想要的F-35」,希望等該型戰機的Block 4版本飛航作戰軟體完成後再增購,確保機隊有能力對抗中國大陸威脅。

  • 全球對F-35需求強勁 美搖擺也沒差

    全球對F-35需求強勁 美搖擺也沒差

    儘管美國空軍是否會信守承諾,採購1,783架F-35的問題揮之不去,但洛克希德馬丁(Lockheed Martin)副總裁兼F-35專案經理勞德黛(Bridget Lauderdale)預料,國際間對這款隱形戰機的需求將增加。 據《防務新聞》(Defense News)14日報導,勞德黛10日在視察德州沃斯堡(Fort Worth)F-35生產線時強調,「我們真的沒看到興趣有任何減少」。她強調,歐洲夥伴透過這平台,能夠一起行動,並看到平台戰力的能力和實力,而F-35不但盡了本分,也在自我推銷。 勞德黛說,目前F-35在加拿大,瑞士和芬蘭等國競標,預料會在2021年選出得標者,或是決標者。而她有自信,F-35會很難打敗。此外,勞德黛透露,還有其他國家也對F-35很感興趣,但她不願詳述,究竟哪些國家會在不久的將來成為顧客。 然而,洛馬的樂觀和排山倒海而來的批評形成鮮明對比。有人認為,它的造價和戰力不成正比。儘管按照最初的構想,F-35是款低成本戰機,但要是把所有的開發,採購和維護成本都算在內,專案的總成本可能高達約 1.7兆美元(約47兆台幣)。 洛馬在不斷努力下,降低F-35A單位成本已有進展,如今1架已降到8,000 萬美元(約22億台幣)以下,大約相當於1架第4代戰機的成本。不過,運作與維修費用依舊昂貴。美國國防部在2022會計年度中,要求以120億美元(近3,320億台幣)採購85架F-35,只有海軍在年度優先未編列預算項目清單(Unfunded Priorities List)中,額外要求採購F-35C。 雖然美國空軍參謀長布朗(Charles Q. Brown Jr.)說過,F-35會成為空軍戰鬥機隊的「基石」,但在成本壓力下,空軍可能無法徹底執行採購1,763 架F-35A的計畫,而可能被迫買較低價的4代戰機,以汰換部分F-16戰機。此外,眾議院軍事委員會主席史密斯(Adam Smith)3月也怒斥昂貴的F-35,說他想停止再把錢朝那特定的無底洞扔。 然而,F-35專案仍在國會獲得廣泛支持,但132位眾議員5月已連署,力促對相關專案繼續提供財務支援。而他們在國際機械師及航太工人工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Machinists and Aerospace Workers,IAM)裡找到了盟友。這工會代表超過25萬名直接或間接參與打造F-35的工人,而它已為專案加強遊說。工會的政治與立法主任索羅門(Hasan Solomon)說,他們將利用任何可動用的政治與立法工具,來保護F-35專案。

  • 韓國多個國產航母方案同時曝光 美媒:比想像中大多了

    韓國多個國產航母方案同時曝光 美媒:比想像中大多了

    近日於釜山舉辦的海事國防工業展覽會上,知名造船廠展出數個韓國國產航空母艦方案,其中有包括類似英國女王級的雙艦島與滑躍甲板設計,也有類中國與印度的滑躍甲板與攔阻回收設計。搭載的戰機則以F-35B與韓國國產KF-21為主,排水量在4.5萬噸以上,這些設計比外界原先想像的要大得多。 據《動力》(Drive)網站「戰區」(War Zone)專欄報導,這場在釜山舉辦的韓國國際海事國防工業展覽會(MADEX 2021)上,韓國造船企業展示了該國首艘航母的數個不同設計的模型。早先韓國傳出以搭載短場或垂直起降戰機為主的LPX-II兩棲攻擊艦,而這款由韓國現代重工集團設計設計代號為CVX的型號上,則以搭載F-35B隱形戰機為主,配合類似英國女王級的雙艦島與滑躍甲板。 據韓國現代重工集團介紹,這艘航母的長度為260公尺)、寬度為61公尺,滿載排水量約為4.5萬噸。相比之下,英國女王級航母長度為280公尺、寬度為73公尺,滿載排水量6.5萬噸。 報導說,現代重工的航母模型上擺放著F-35B戰鬥機、AH-1Z攻擊直升機與H-60系列艦載直升機。該集團表示,該航母將能搭載多達20架F-35B戰鬥機。在該航母的尾部還有兩個輔助甲板區域,用於操作小型的旋翼無人機和部署無人船、無人潛航器等。另外在艦島同側設計2具升降梯,用於甲板和機庫之間轉運艦載機。 韓國大宇造船廠(DSME)也展示了一款雙艦島的航母方案,但與現代重工的方案有些不同,它沒有滑躍甲板設計。大宇造船表示,這一航母長262公尺,寬45.7公尺,滿載排水量約4.5萬噸。大宇公司說,這款航母能夠搭載16架F-35B艦載機和6架中型直升機,機庫可以容納12架噴射戰機。大宇造船的這項航母方案比較接近改良型兩棲攻擊艦設計,與韓國海軍現役的獨島級兩棲攻擊艦相比,有更強的戰力。 報導稱,展覽會上不是只有現代重工的航母方案,在韓國海軍展區內,也展示了一艘航母模型,此航母模型在設計上與大宇造船的航母方案有很多相似之處。 報導說,也許多證據顯示,韓國正在考慮另一種航母設計,採用滑躍甲板加上攔阻回收艦載機的設計。這種方案是目前中國、印度和俄羅斯航母上使用的艦載機起降方式,可以讓航母搭載不具備場起降或垂直起降落能力的艦載戰機,這種設計意味著韓國國產的KF-21也將可以上艦部署。如此一來,這種設計的航母將會比外界預期的有更大的排水量。 而無論選擇哪種設計,CVX 都將配備與韓國新型KDDX驅逐艦配備同型的有源電子相控陣 (AESA) 雷達,並搭載Haegung (K-SAAM) 地對空導彈和近迫武器 (CIWS) 等防禦系統。 目前韓國除了空軍版的F-35A 之外,另將為其兩棲攻擊艦購入F-35B。目前空軍的F-35A已訂購40架,另外打算再爭取資金加訂20架,但有可能將這些換成 F-35B,後續訂單或許將包含2種型號。

  • 新冠疫情影響F-35生產 洛馬:比想像嚴重

    新冠疫情影響F-35生產 洛馬:比想像嚴重

     《空軍雜誌》(Air Force Magazine)10日報導,洛克希德馬丁公司(Lockheed Martin)承認,由於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對生產線造成的影響,該公司須耗費比預期更長的時間,才能恢復既定的F-35戰機交付時程。  洛馬公司的副總裁兼F-35計畫總經理勞德黛(Bridget Lauderdale),10日在參觀德州沃斯堡(Fort Worth)廠區的F-35戰機生產線時告訴《空軍雜誌》,洛馬2020年原預計生產144架F-35,但最終僅生產120架;2021年原預計生產155架,但目前估計只能交付133至139架。  雖然洛馬執行副總裁兼財務長波森瑞德(Kenneth Possenriede)先前曾表示,該公司有機會於2022年交付達169架F-35;但勞德黛指出,此數字是以2020年夏季進行的評估為基礎估計而來,並未設想到疫情至今仍在延燒。  而對於F-35生產線須耗費數年才能彌補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的傳聞,勞德黛強調實際時間表尚未確定,正根據生產效率、成本和交付品質等不同角度,與F-35聯合計畫辦公室及其他夥伴國家進行討論,承諾將於各方就生產速度達成協議時立即對外發表。  F-35計畫近2年來卡在進入全速量產階段的最後一步,因為用於補充該型戰機和其他美軍作戰平台進一步實際測試、對其「初始作戰測試與評估」(IOTE)至關重要的「聯合模擬環境」(JSE),在與F-35整合時遭遇作業延宕。  而在此同時,美國空軍雖仍要求在2022財年購買48架F-35A,卻未如往年將額外12架該型戰機加入希望清單,代表就算國會願意給更多經費,該軍種也希望將錢花到其他項目上;美空軍內部文件透露,其希望將2023財年至2026財年的F-35採購量減少10%,等Block 4版本飛航作戰軟體完成且後勤成本降低後再增購。

  • 拚了 F-35戰機要猛衝產量

    拚了 F-35戰機要猛衝產量

    儘管有關F-35隱形戰機的批評不斷,甚至傳出美國空軍打算大幅減少採購的消息,但洛克希德馬丁(Lockheed Martin)說,2022年將交付169架。 據路透與《航太製造雜誌》(Aerospace Manufacturing Magazine)報導,按照美國政府和夥伴國家的需求,預計2022年以後,F-35的產量最後每年更將達約175架的高峰。 由於新冠肺炎疫情衝擊飛機製造業者和供應鏈,洛馬決定全速生產F-35的時間因而延後,預料2021年交付的架數約在133—139之間。 美國政府是洛馬最大的客戶,占了去年銷售額的3/4。而F-35A,F-35B和F-35C正在汰換美國,還有包括英國、義大利、荷蘭,丹麥和挪威等其他10國的舊有戰機。至今洛馬已交付了超過645架F-35,讓它們在全球26個基地執行任務。

  •  防衛中俄 日本擬在小松基地部署F-35A戰機

    防衛中俄 日本擬在小松基地部署F-35A戰機

    日本政府相關人士2日透露稱,目前正計畫將F-35A匿蹤戰機部署到小松基地(石川縣小松市),最快在2025年進行。此舉是應對中國大陸與俄羅斯愈來愈強的空防壓力。 共同社報導,官房長官加藤勝信在2日的記者會上就F-35A的部署地表示:「正在以目前擁有戰機部隊的基地為中心進行探討。小松基地也是有力候選。」 小松基地位在日本海一側,也是日本海沿線唯一的航自基地,目前部署了約40架F-15J戰機,目前防衛省正在討論是否用F-35A替換F-15J,初期先部署4架,之後可能增至約20架。該計劃最快於3日通知石川縣和小松市。 F-35A是最暢銷的第5代戰機,擁有不易被雷達發現的隱身性能,以及多功能任務特性。日本計劃引進105架(包括A型與垂直起降的B型),現在航空自衛隊的F-35A是安排在本州東北部的三澤基地,主要是人員培訓的工作。

  • 中國阿聯加深軍事關係 美軍售計畫照常

    中國阿聯加深軍事關係 美軍售計畫照常

     美國《華爾街日報》25日報導,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與中國近期推進軍事關係,令美國感到憂慮,可能影響阿聯向美採購價值230億美元(約新台幣6384億元)武器的計畫,當中包括F-35匿蹤戰機。美國國防部發言人柯比對此表示,暫時不會停止或撤銷出售F-35第五代戰機予阿聯的計畫。  柯比25日在記者會上表示,「我們正與阿聯展開全面安全對話,期間我們能夠提出任何憂慮,我們也這麼做了。這是我們討論如何最好地保護國家安全利益的方式。」他補充說,「我們已經表示過,我們不會因此停止或撤銷出售F-35第五代戰機的計畫。」  為了激勵中東盟友阿聯與以色列關係正常化,美國前川普政府在卸任前批准對阿聯的這項軍售案,擬出售50架F-35A、18架MQ9「死神」無人偵察機和先進的武器彈藥。拜登政府今年1月上台後重新評估軍售案,並決定維持這項軍售。  據悉,拜登政府向阿聯提出3個要求,包括保持以色列軍事優勢;確保第三國不會獲得F-35及無人偵察機技術,特別是中國;限制在葉門及利比亞使用上述武器。但美國情報機構於數周前發現解放軍軍機降落在阿聯一座機場,並卸下不明物資。  一位美國官員指美方明確表示,如果阿聯允許中國在境內設立軍事基地,將令軍售案告吹,但也承認雙方對於基地的定義不同。  阿聯駐美國大使奧泰巴(Yousef Otaiba)說,長期以來,阿聯在保護美國軍事技術方面保持良好紀錄。按照計畫,向阿聯出售的F-35戰機將在2027年交貨。據信,拜登政府認為這將給予美方足夠時間,處理敏感軍事技術可能因這項軍售被洩漏的憂慮。

  • 想砍了F-16等421架舊戰機 美為啥猛下殺手

    想砍了F-16等421架舊戰機 美為啥猛下殺手

    美國空軍為了降低成本,以助採購新戰機,正考慮讓421架舊戰機退役。一份內部提案建議,砍了舊型F-15,F-16和A-10C,把省下資金灌注在秘密新戰機,還有將取代F-16的4.5代戰機上。 據《大眾機械》(Popular Mechanics)網18日報導,根據提案,美國空軍到2026年時,將讓421架舊戰機退役,而等著被砍的,有234架F-15C/D「鷹式」(Eagle)戰機,124架F-16 C/D「戰隼」(Fighting Falcon)和63架A-10C「雷霆」(Thunderbolt)攻擊機。 另一方面,美國空軍將有84架嶄新的F-15EX和220架F-35A服役。減去這些加入的新戰機,空軍機隊將減少117架戰機。而省下的經費將投入各方高度期待,並將取代F-22的神秘「下世代空優」(NGAD)戰機,還有將取代F-16,並與F-35A做高低搭配的多用途戰機(Multi-Role Fighter,MR-X)上。而這款多用途戰機很可能是非隱形戰機,不僅售價較便宜,1小時的操作費用也比F-35A低廉。 事實上,美國空軍正設法平衡一些競爭因素。首先,機隊的平均機齡為29.18年,而較老舊的戰機維修費較高。通常老舊和嶄新的戰機都需要花很多錢才能運作,而較新的戰機花費卻最少。 然而,如美國空軍戰機的平均機齡所示,都許多戰機都已老舊。而F-35雖相對新,但每小時仍須耗費3.3萬美元(近92萬台幣),遠比設定2025年要達到的1小時2.5萬美元(近70萬台幣)來得高。老實說,美國空軍對這目標似乎也沒抱太大的希望。 要是美國空軍想要2030年代有「下世代空優」和新型多用途戰機,就需要有資金進行適當研發。不過,問題在於,削減戰機數目可能使漫長漸進的「死亡螺旋」(death spiral)變本加厲。2010年代的戰機刪減,加上新一波的削減,在15年間,美國空軍就會少掉350架戰機。而當下一代武器的採購與運作成本超出最初估計時,就會迫使武裝部隊採購得愈來愈少,造成軍事專案的「死亡螺旋」。 或許美軍會自我安慰說,儘管武器變得較少,但效能卻提升了,所以戰力其實沒有損失。只不過,這些武器需要同時在更多地方出現,並承受戰損。而隨著一代一代過去,這些武器也變得愈來愈少。

  • 抗陸護台 美F-22前途黯淡 何時讓路要看它

    抗陸護台 美F-22前途黯淡 何時讓路要看它

    美國空軍高層如今認定,在未來10年繼續作為首選的空優戰機上,洛克希德馬丁(Lockheed Martin)的F-22「猛禽」(Raptor)戰機缺乏必要的戰力。 然而,據《防務新聞》(Defense News)和《戰區》(The War Zone)網報導,美國空軍戰略,整合與需求副參謀長海諾特(Clinton Hinote)說,它退役的確切時間,將取決於空軍多快能生產第6代戰機。 他指出,差不多到2030年時,F-22的機齡大概已達40年,不再是擔負這職責的適當工具。海諾特強調,尤其隨著北京的威脅與日俱增,要捍衛台,日和菲律賓等盟友,更是如此。他說,如今美國空軍視F-22為通向「下世代空優」(NGAD)戰力的橋梁。他們打算,要研製6代戰機來汰換F-22。 而美國空軍參謀長布朗(Charles Q. Brown Jr.)12日才披露,目前空軍有7款戰機機隊,他未來打算精簡為F-35、F-16,F-15EX和「下世代空優」(NGAD)戰機等4大主力,但F-22並不在其中。 雖然F-22目前是美國空軍第二新的戰機,也是首要的空優戰機,但卻前途黯淡。海諾特說,F-22的退役將隨「事件驅動」(event-driven),並與「下世代空優」戰機的研發環環相扣,可能比較接近2030年代,而不是即將來臨的2022會計年度預算週期。「我們今年不必做那決定,」他說,「我們想要等著瞧,甚麼時候我們會奮力把『下世代空優』從研發計畫,加緊轉為製造計畫?也就是達到有些人所謂的C里程碑。」 儘管「下世代空優」計畫屬於高度機密,鮮少有細節公開,但美國空軍官員似乎認為,那是一連串系統,而不只是一款由駕駛飛行的傳統戰機。美國空軍前採購、技術與後勤助理部長羅波(Will Roper)去年9月宣布,全尺寸「下世代空優」驗證機已首飛。 而海諾特表示,目前他們想到的選項是有人,無人和選擇性有人。但老實說,他認為,空軍會探究一切可能,看究竟甚麼最能發揮效用。 目前雖然還不清楚,「下世代空優」戰機離部署還有多遠,但海諾特說,進度已超出預期。他指出,部分一流飛行員和聯合夥伴對主要承包商,以及所有下包商的進度印象深刻。 要是「下世代空優」戰機無法如期服役,美國空軍就必須把F-22留得久些。海諾特說,F-22是款很棒的戰機。但隨著美國空軍邁入2030年代,敵方的技術將超越它。而空軍在去年舉行的作戰演習中,便模擬了解放軍2030年代中期攻台的狀況,結果美方靠「下世代空優」戰機,穿透到充滿中方威脅的地區。 海諾特強調,他們無法那樣用F-22。他說,F-22有種種限制,除了數量不多外,運作成本高昂,執行任務率也低。此外,它的航程相當短,在外掛兩個油箱的狀況下,只有1,850海里,同時它的彈艙很小,缺乏深度與射程。 他指出,隨著敵國部署戰力更強的防空系統,F-22的隱形優勢遞減,最後連生存都危在旦夕。此外,海諾特坦承,F-35也比F-22好不到哪裡去。F-22在從事空對空任務時,內置彈艙能搭載6枚AIM-120C先進中程空對空飛彈(AMRAAM),以及2枚AIM-9「響尾蛇」(Sidewinder)空對空飛彈。而F-35在維持隱形的狀態下,內置彈艙只能搭載4枚先進中程空對空飛彈。 不過,F-35較新、較具彈性,也比較容易維修。另外,它未來的服役壽命也比F-22長。在第4批次升級計畫中,裝設新武器就是其中的一部份。更重要的一點,就是美國空軍的F-35較多。據《軍事網》(Military.com)報導,到5月8日為止,空軍有283架F-35A,但只有186架F-22。而就現代化升級來說,F-35也比F-22容易。

  • 僅次F16戰機 F35成美空軍第二大機隊

    僅次F16戰機 F35成美空軍第二大機隊

    F-35A機隊如今已超越了F-15和A-10,成為繼F-16戰機之後,美國空軍第二大的機隊。 據《空軍雜誌》(Air Force Magazine)報導,如今美國空軍有283架F-35A、281架A-10,234架F-15C/D和218架F-15E。美國空軍參謀長布朗(Charles Q. Brown Jr.)7日告訴眾院撥款委員會(House Appropriations Committee)國防小組委員會,F-35已達到數量的新里程碑。 美國空軍打算採購1,763架F-35,而在美國大陸和阿拉斯加的基地內,這款戰機正不斷增加。布朗說,美國空軍仍在研究戰術飛機需求,以決定5代戰機和傳統戰機的適當搭配。他指出,空軍的用意是要檢視目前的7款戰機機隊組合,在迎向未來的同時,了解在甚麼組合下,最能發揮任務能力。布朗強調,美國空軍得要有能進行高低搭配的戰機。 其中F-35就是所謂的「高端」戰機,布朗說,在面對未來的威脅時,應該要研究一連串選擇,好挑出適當的組合。不過,他指出,答案不會只有1個,而是有一串,美國空軍在正視威脅時,要確保做了徹底分析。 最近F-35受到國會議員的密切檢視,眾議院軍事委員會主席史密斯(Adam Smith)3月怒斥這款昂貴的戰機,並痛批它是無底洞,他甚至建議五角大廈領導階層,考慮乾脆砍了整個專案。儘管如此,多年來美國國會撥款採購的F-35,要比五角大廈要求的還多。

  • F-35得救了 超過130美眾議員力挺加緊採購

    F-35得救了 超過130美眾議員力挺加緊採購

    儘管部分重量級美國眾議員痛批F-35專案,並威脅2022會計年度將減少採購,但132位眾議員已連署,力促對相關專案繼續提供財務支援。而這顯示,那些明年想要削減F-35採購的議員可能會面臨障礙。 據《防務新聞》(Defense News)6日報導,這封4月28日的連署信中要求,眾議院軍事委員會(House Armed Services Committee)和眾院撥款委員會(House Appropriations Committee)國防小組的領導階層在2022會計年度中,鼎力資助五角大廈對F-35的需求,還有任何列在需求清單中,但尚未提供資金的相關要求。 聯合打擊戰機核心小組在連署信中說,「我們擔心,任何2022年會計年度的削減,將導致空軍,海軍和海軍陸戰隊出現戰力缺口」。他們強調,這缺口可能是其他戰機所無法填補的。 幾星期前,美國眾議院軍事委員會就F-35專案進行了激辯,而兩個小組委員會主席警告,他們可能會削減2022年會計年度的F-35採購案。 眾院軍事委員會民主黨籍主席史密斯(Adam Smith)4月不斷表示,對F-35專案的花費憂心忡忡。而2021會計年度時,美國國會提供96億美元(約近2,700億台幣)資金,共採購了96架F-35。其中包括60架空軍用的F-35A,10架海軍陸戰隊的垂直/短場起降的F-35B,還有26架海軍用的F-35C。而有17架是在五角大廈的要求之外,由國會議員加碼採購的。 拜登政府尚未公布2022會計年度預算,目前還不清楚,五角大廈今年會不會尋求添購F-35。不過,空中與地面部隊戰術小組委員會(Tactical Air and Land Forces Subcommittee)主席諾可羅斯(Donald Norcross),以及戰備小組委員會(Readiness Subcommittee)主席加拉曼迪(John Garamendi)說,他們可能會更長久地在預算中支持添購F-35。

  • 美F-35戰機要對抗陸 還得多加油

    美F-35戰機要對抗陸 還得多加油

    以色列正打算將F-35隱形戰機的作戰半徑增加近一倍,而美國應該要注意。 據《富比士》(Forbes)雜誌網27日報導,多年來,以色列空軍一直致力為這款單引擎戰機研發特殊的外掛油箱,而增加的數千計磅燃油,很可能讓它的作戰半徑增加數百計英里。 分析指出,以色列為F-35I「全能王」(Adir)增加外掛油箱,可以讓它在不需要空中加油的情況下,打擊伊朗境內目標。目前負責執行這任務的,是有外掛油箱的F-15戰機。而美國面對中方這不同的威脅,也需要航程更遠的戰機來應對。然而,目前並不清楚,對美國空軍來說,為F-35研製外掛油箱是不是當務之急。 就目前的配置而言,包括以色列F-35I在內的傳統F-35A內部油箱容量約為18,500磅(近8,400公斤)。而在戰機內置彈艙搭載飛彈或炸彈的狀況下,F-35可以靠這些燃料飛行約650英里(近1,050公里)。 不過,分析指出,在許多狀況下,這航程都不夠。從特拉維夫(Tel Aviv)飛到德黑蘭約1,000英里(近1,610公里),而從日本北部的三澤空軍基地到台北,距離約1,400英里(約2253公里)。至於從美國在西太平洋的空中堡壘關島到台灣,距離則為1,700英里(近2,736公里)。 分析說,空中加油機雖能延長F-35的作戰半徑,但架數始終不足。以色列空中有超過250架戰機,但卻只有7架老舊的707加油機。而美國空軍,海軍和海軍陸戰隊加起來有2,700架戰機,但美國空軍的KC-10,KC-135和 KC-46空中加油機都加起來,卻不到500架。 別忘了,在最近一次演習中,美國空軍動用了4架KC-135,才讓4架F-16得以從三澤空軍基地飛到南海。而空中加油機既龐大,動作遲緩,又容易遭攻擊。要是把F-35因內置油箱容量不足,作戰半徑短的毛病,加上空中加油機的限制,那問題就來了。 例如,萬一美中因台灣爆發衝突,以目前的配置來看,F-35最後或許只能扮演微不足道的角色。美國空軍規劃員最近在軍演中,模擬了解放軍攻台的狀況,而F-35據說只能負責防禦任務。分析認為,要是F-35的航程是1000英里(近1,610公里),而不是650英里(近1,050公里),那或許能在太平洋戰役中發揮較大的作用。 事實上,原本洛克希德馬丁(Lockheed Martin)探索過在F-35的內置機翼站軸(Wing Station)裝設可拋式油箱的可能性,甚至繪製了藍圖,要專門打造460加侖的油箱。不過,據說可拋式油箱會妨礙到機翼掛載的武器,以致美國空軍很矛盾,於是洛馬就暫時放棄了這構想。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