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fabella的搜尋結果,共01

  • 在菲律賓的「嬰兒工廠」裡 4個女人擠在一張床上...

    在菲律賓馬尼拉Fabella醫院的產房裡,每天都會誕生上百個新媽媽。由於床位不夠,她們每4個或5個人擠在一張床上。她們的孩子有些被裹在毯子裡躺在床中央,年輕的媽媽們則穿著帶有血絲的、薄的白色醫院病服蜷縮在孩子們的旁邊。每半個小時就有更多的媽媽們和新生兒們出現。這裡實在太忙了,因此菲律賓人稱這家醫院為「嬰兒工廠」。在產房裡,沒有人能熟睡。20歲的Jaisel Anne Osmena已經是一名母親了,她說:「我們選擇應付這種情況是因為這裡便宜。」 大部分來Fabella生產的人來自馬尼拉的貧窮地區,在這裡她們只需要為她們負擔得起的東西付錢就行了。Osmena說:「分享一張床很好,和別人分享沒什麼不好。不過這也很困難,要是萬一你旁邊的人生病了怎麼辦?萬一她們把病傳染給了你和你的孩子呢?」 Fabella醫院是菲律賓人口過剩危機的發源地。這個國家收入最低的家庭對生育幾乎不加控制,畢竟控制生育要錢。政府缺乏控制人口的措施導致這個國家的出生率居高不下。前國會議員Risa Hontiveros在談到這個問題時說:「如果你每天就那麼一點工資,你是願意拿它來買一瓶藥丸或避孕套,還是願意拿它來買一公斤大米?當然是大米。因此我們如何才能讓貧窮的夫妻自己選擇節育呢?」她在菲律賓節育法案中提議公共衛生機構應提供免費的節育方法。 在這個天主教占主導地位的國家,幾年來這個提議都遭到了激烈的反對。但在2014年,在經過了10多年的激烈討論後,菲律賓通過了法案。新法律實施後,任何人都能走進衛生診所選擇節育。菲律賓衛生部主任Eric Tayag說:「政府的角色就是確保每個菲律賓婦女都能無障礙地享受這些服務。我們希望女性能更健康,如果女性每年都要生育,那麼她們的健康狀況就會受到影響。」 由於沒有節育措施,女性通常會去非法診所墮胎。在Fabella醫院的墮胎後護理室,婦女們孤獨地躺著,安靜地待在床上。Maribeth Endoso墮胎後出血來了這裡。她的眼裡噙著淚水,坐在房間裡刺眼的日光燈下。「我決定流掉我的孩子。我為我的行為感到抱歉。我為我的行為感到後悔,」她邊說邊輕輕地啜泣。 Endoso已經產下了3個孩子,她沒能力再養一個了。她去找了當地一名女子,該女子替她胃部按了摩,並讓她吃下了終止妊娠的藥。「那種感覺非常痛苦,真的,真的非常痛苦,」Endoso說。「就算到了現在,我也能感覺到那種痛苦。我覺得這是因為按摩的原因。4天後,我開始發抖、發熱並嘔吐了起來。」 Vanessa Diano是正在值班的內科住院醫師,她說她希望能有更多的家庭節育措施提供給這些貧窮的女性,以免她們再去黑診所墮胎。「如果你幫助她們控制她們的家庭規模,她們就不會墮胎了,」她說。「首先,她們想墮胎是因為她們沒錢或者她們養不起多出來的孩子。」 在樓上的產房裡,已經到了探訪時間了。婦女們的家人來的時候,護士們會在麥克風裡大聲地喊她們分配到的號碼,刺耳的聲音會在產房裡迴盪。這些婦女們的家人不許進入產房。因此產後這是許多男士們第一次看到他們的妻子或者女朋友。婦女們會走出來,在熙熙攘攘的走道上與他們見面。這裡連坐的地方都不夠。 Mark Jason Dagdagan是名理髮師,在會客室裡,他抱著他的妻子Carina。他們談論著他們的第二個孩子。「我只想要兩個孩子,因為生活太艱難了,如果孩子太多,我有點害怕那種事。」 雖然這裡很擁擠,但許多病人希望在Fabella醫院生孩子。因為馬尼拉的婦女們在生產後可免費在這裡避孕。Jenelyn Ranga在這裡生下了她的第三個孩子。比起第一次來這家醫院的人,她看上去要放鬆得多。她回到這裡生產是因為她能免費在這裡上子宮環。該子宮環能保證她在7年內不懷孕。「對我而言,避孕非常重要,如果我們生了太多孩子,我們就沒有足夠的資源來養育他們。孩子們該怎麼辦呢?」 如果一切順利,那麼Jenelyn Ranga將不會很快回到這個「嬰兒工廠」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