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hiv患者的搜尋結果,共16

  •  愛滋病根治有希望!細胞警報療法可揪出隱藏的HIV被毒

    愛滋病根治有希望!細胞警報療法可揪出隱藏的HIV被毒

    1980年代出現的愛滋病,曾經造成世界級的大恐慌,不過在經過近40年的研究之後,現在的抗病毒藥物已經壓制HIV病毒的擴張,但不幸的是,仍無法將病毒無法完全殺滅。不過現在研究人員發現了一種「觸發細胞警報」的藥物,可以呼叫人體的免疫系統揪出HIV病毒,說不定就是根治愛滋病的療法。 新阿特拉斯(New Atlas)報導,遭HIV感染已不再是死刑,因為「抗逆轉錄病毒療法」(ART)藥物已經可以阻止HIV病毒的複製和傳播,使得患者都能過上正常的生活。但是,HIV病毒相當狡猾,遇到情況不對,就會潛伏在被感染的細胞內,然後伺機而動。要是患者服藥中斷,病毒就會立即起作用。 HIV病毒的這種特性,著實令病毒學家苦惱了十幾年。但是,近年來的生物醫學技術有了質的飛躍,包括結合免疫療法、工程幹細胞、 基因編輯(CRISPR)和「抗逆轉錄病毒療法」(ART),將有可能把病毒從藏匿處抓出來清除的潛力。 聖路易華盛頓大學(WUSTL)的免疫療法研究團隊,發現人類免疫細胞中,具有一個稱為CARD8的「發炎警報系統」,這段基因的功能是感染的偵測器,要是檢測到留有病毒特徵的蛋白酶,就會發出警報,免疫細胞就會出動加以消滅。 問題是,HIV病毒知道如何避免被發現,當HIV附身在細胞時,不會露出自己的特徵,所以免疫細胞根本找不到HIV在哪裡。更糟的是HIV最愛感染稱為T細胞的免疫細胞,使得人體的免疫系統愈來愈衰弱。 於是研究人員找到了一種強化CARD8系統的方法,這可使病毒潛伏在細胞時,免疫細胞就能偵測到HIV的存在,然後先一步破壞被感染的細胞。更好的是,使HIV蛋白酶再次活躍的藥物之一,是一種名叫依非韋倫(efavirenz)的藥物,它本身就是愛滋病治療藥,因此可以省下了很多臨床實驗的時間, 資深研究員梁山(Liang Shan)說:「長期以來,我們一直使用依非韋倫這類藥物,來阻止HIV將其遺傳物質注入新細胞中。但是現在,我們才知道原來依非韋倫還有另一個用途,能夠活化受感染細胞內的HIV蛋白酶,早一步通知免疫細胞來消滅這個被感染的細胞。」 當然,目前研究仍處於初期培養皿階段,還不知道同樣的情況會不會發生在人體裡,未來在進行任何人體試驗之前,可能會先進行動物試驗,然後才能確定這是不是根治愛滋病的方法。

  • 手術遭愛滋患者血噴眼睛!醫得知後崩潰急自救

    手術遭愛滋患者血噴眼睛!醫得知後崩潰急自救

    愛滋病毒(HIV)讓許多人聞之色變,在醫療發達的現代,仍沒有找到能夠根治的解藥。若不幸暴露於HIV之中,許多人恐會頓時陷入絕望,但隨著醫學進步,發明出了一種24小時內的「阻斷藥」,能夠逆轉HIV病毒擴散,在暴露與服用的時間間隔越短,越有效。一位外科醫生在一次手術中沾染到愛滋病患者血液,在24內展開自救,經歷了最難熬的一個月。 根據微信號《丁香醫生》報導,一位大陸西部的急診外科醫師橙子(化名),某日急診室送來一位腦部嚴重外傷的中年男子,當下已陷入昏迷,需要立即進行手術。正常來說,手術前需要等待血液報告,是對醫生與患者的雙方保護,但由於患者腦部出血過多,已經壓迫到腦組織,橙子不得不立即進行手術。 然而在手術中,主刀的橙子學長眼睛卻不慎被患者血液噴到,兩人也都被手術針刺破手指,情況緊急下,只做了簡單清洗,換了一雙手套就繼續。整個手術進行了整整3小時後,患者生命跡象終於穩定。 沒想到,橙子在手術隔天卻收到護理師的噩耗,得知昨天的患者血液檢驗是「HIV陽性」!當下橙子大腦陷入整片空白,冷靜之後,他想到了防止愛滋病毒擴散的「阻斷藥」。 橙子醫生表示,這種阻斷藥在感染的24小時內服用最有效,且要連續服用28天。他和學長兩人馬上放下手邊工作去掛號、領藥、打針。醫院初期的血液檢驗結果顯示為「陰性」,但感染科醫生指出,暴露HIV病毒24時後要驗出陽性的機率並不高,最好要看分別是28天後、3個月、6個月的血液檢查結果才能夠排除。 在橙子醫生開始吃阻斷藥的那幾天,他陸續出現頭痛、暈眩、腹痛及腹痛症狀,雖然他深知是服藥後的不良反應,但他仍不自覺對自己的差勁的免疫力感到害怕。28天後抽血結果出爐,陰性。橙子和學長都暫時鬆了一口氣,雖然還是要等待3個月和6個月的檢查結果,但終於度過了最難熬的一個月。

  • 戰勝愛滋病的倫敦病人真實身份曝光

    全世界愛滋病患者的希望,不藥而戰勝愛滋病的倫敦病人真實身份曝光。他是卡斯蒂列霍(Adam Castillejo)。 現年40歲,身高180公分的卡斯蒂列霍表示,他之所以願意公佈身份。就是要鼓舞愛滋病患者,給予他們希望。永不放棄。他曾攜帶HIV(人類免疫缺陷病毒)但在接受了幹細胞移植後,他體內的HIV病毒已經「檢測不到」。 專家認為此病例具有潛在的重要意義。該名病人來自倫敦,他曾經接受癌症治療。被稱為“倫敦病人”。 他的HIV病毒得到控制,並停止繼續服用抗HIV的藥物。可謂戰勝了愛滋病。

  • 《未上市個股》聯生藥獲准在大陸執行UB-421多國多中心3期臨床試驗

    聯生藥治療愛滋病抗體新藥UB-421獲大陸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核准多國多中心臨床3期試驗。 聯生藥表示,本次3期臨床試驗是基於2期臨床試驗結果所設計,UB-421的臨床2期試驗乃以接受「抗反轉錄病毒療法(antiretroviral therapy, ART)」且體內HIV已被穩定控制在無法偵測到的病患為試驗對象,在中止ART治療8~16週期間改以施打單方UB-421。 臨床3期試驗將受試者分為兩組,一組繼續其原本的ART治療作為對照,另一組則暫時停止ART治療,改以雙週靜脈輸注25mg/kg的UB-421單一藥物,為期26週。治療期結束後,受試者將恢復ART治療,然後再進行22週觀察。此臨床方案目的在評估UB-421單藥作為替代ART治療的長期安全性和有效性。 聯生藥指出,目前對於HIV感染最主要的療法「抗反轉錄病毒療法(Antiretroviral Therapy, ART)」仍具有缺陷。ART藥物無法清除體內HIV,只能將其控制在檢測不到的低水平,患者必須終其一生每天服用ART藥物,以免潛伏的病毒伺機復發。美國國家過敏症與傳染病研究院(NIAID)院長的Anthony S. Fauci博士,強調了三個為何HIV感染患者想要遠離每日ART療法的潛在原因。首先,因為一些患者不想每天吃藥一輩子,而這通常與被貼上愛滋病患標籤的汙名化有關。其次,一些患者的病毒株對於他們的ART組合療法有抗藥性。第三,某些患者產生無法耐受的ART治療相關毒性反應。因此,對於HIV感染患者目前仍有未滿足的醫療需求,醫學界正期待著一個更佳的症狀緩解方案,UB-421的臨床3期試驗正是為滿足使HIV感染病患不再需要每日服藥而設計。

  • HIV患者免告知救護員 消防署批:以後誰敢救?

    HIV患者免告知救護員 消防署批:以後誰敢救?

    花蓮縣1名擁有救護技術員(EMT)證照的鳳凰志工,日前救護1名病患時,手上傷口疑似接觸患者血液,事後接獲醫院通知該患者為HIV感染者,花蓮縣消防局發函衛福部請教相關規範後,衛福部回函表示依法規,EMT不屬醫事人員,患者無告知病情的義務,消防署今表示不認同回函,表示將與衛福部討論修法,將救護人員納入醫事人員,保障救護人員安全。 批批踢實業坊昨晚有網友貼文表示,「衛福部說HIV患者不必告知救護人員」,並附上1張衛福部發函給消防署與花蓮縣消防局的公文,指「HIV感染者於醫療機構治療時,應有告知病情義務,但不含到院前緊急救護過程」,另引用醫療法條文表示醫事人員不包括救護技術員(EMT)。 消防署今天表示,第一線救護人員都是為了救人才趕赴現場,經常置身不確定的危險中,這名志工日前在救護過程中,傷口不慎接觸到HIV患者血液,但當時完全不知情,事後醫院抽血檢查後發現患者為HIV感染者,才趕緊通報消防局及志工,花蓮縣消防局才會發函請教衛福部疾管署相關規範,希望救護工作安全能獲得合理保障。 據了解,該志工已前往醫院抽血檢查,雖然為HIV陰性反應,但因HIV潛伏期長,仍必須長期追蹤觀察,已讓該志工及許多第一線救護人員相當恐懼和無奈。 不料衛福部疾管署本月13日回函解釋內容,竟是搬出醫療法認定患者不必告知救護人員患有HIV,消防署不滿表示,若志工因此染病,將導致求助無門,「這樣以後誰敢去救人?」 不少基層警、義消及救護志工質疑,因衛福部疾管署認定救護人員不屬醫療法內規定的醫事人員,不能從事醫療行為,是否以後救護人員到現場,即使患者生命垂危,也不能進行急救,必須通知並等候醫院醫師或護理師趕來,「大家只能眼睜睜看著患者生命流逝?」

  • 受刑人乖乖吃藥 C肝治癒率高出一般患者2倍

    受刑人乖乖吃藥 C肝治癒率高出一般患者2倍

    C肝患者若未經治療,易惡化成肝硬化、甚至肝癌,若不幸同時合併HIV病毒,更會縮短惡化時間。桃園醫院今公布近3年監獄受刑人的治療成果,在使用傳統干擾素療法情況下,C肝受刑人治癒率達高達8成,較一般社區C肝患者高出2倍,「受刑人會乖乖看病治療,不易因副作用放棄治療。」  桃園醫院近年來負責台北監獄、桃園監獄收容人的C肝篩檢和治療,根據近3年統計,當中共有300名C肝患者,其中高達8成、約250人合併HIV病毒。桃園醫院感染科主治醫師鄭健禹說,上述監所的受刑人多半是以藥癮為主,由於施打毒品時、常共用針頭注射,有超過8成患者、同時合併C肝及HIV病毒,容易讓肝壞得更快。  基隆長庚醫院副院長、台灣肝臟研究學會會長簡榮南說,C肝患者若未謹慎治療,有超過25%的患者,經20年會惡化成肝硬化、30年惡化成肝癌,若同時合併有HIV,甚至7~8年便可能出現肝硬化。他強調,雖然現今的醫術和藥物,同時治療C肝和HIV「沒問題」,但根據觀察,該類型患者的「遵囑性」不高,一旦出現不舒服的副作用,便不再吃藥、回診,進而影響治療成果。  不同於社區一般患者,一有不適就降低回診意願。鄭健禹強調,監獄屬於封閉環境,「醫師來的時候,患者就會乖乖接受治療」,而監獄內又為團體活動,很多獄友會互相打氣,加上獄中受刑人平均年齡約35~40歲,感染C肝時間短,惡化程度低,只要療程順利完成,幾乎就能讓C肝痊癒,不僅護自己的肝,還能避免未來病毒再次傳播。  鄭健禹說,C肝傳染途徑包括共用針頭、危險性行為等等,其中以共用針頭者相對難以治療,除了病毒量較多,受感染的類型也屬於相纏的第1、第6基因型。根據桃園醫院近3年統計,在社區接受治療者,治癒率約37%,在矯正機關接受治療者則高達80%。他曾經收治過1名45歲C肝受刑人,雖然治療未成功,但卻因此符合新藥的條件,鼓勵大家早期發現早期治療,避免惡化到後期,不僅賠上健康、還要負擔更多的治療費用。

  • 治癒愛滋病有望?英測試新療法初步成功

    治癒愛滋病有望?英測試新療法初步成功

    完全治癒愛滋病有希望了?英國研究學者近期以新的治療方式對愛滋病患進行測試,經過一段治療時間後,他們成功在一名男性愛滋病患者身上,沒發現任何HIV病毒。 來自5所英國大學組成的研究團隊,徵求了50名愛滋病患者,並進行最新的實驗性愛滋病治療方式。研究團隊採用一種被稱為「Kick and Kill」的治療方法,該方法共分為兩階段,第一階段先幫患者施打疫苗,免疫系統就能自動偵測被感染的細胞,第二階段用Vorinostat此藥物來激發潛藏在病患體內的T細胞(淋巴細胞的一種,在免疫反應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隨後這些T細胞就能自動將所有HIV病毒殺死。最後他們在一名44歲男性上竟沒發現任何HIV病毒。 雖然這個實驗獲得初步的成功,令科學家們相當興奮;不過研究團隊也表示,也有可能是因為此參與者長期以來就有接受愛滋病的治療,才會有如此好的成效,未來還要再進行長達5年的實驗,觀察HIV病毒是否會在該男子身上再度出現。

  • A肝合併HIV感染增 年底擬擴大公費疫苗

    A型肝炎疫情創歷年同期新高,一半患者合併感染HIV,疾管署長郭旭崧今天表示,擬開放1977年後出生、確診HIV感染、新確診梅毒、淋病者免費施打第1劑疫苗,預計年底前上路。 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長郭旭崧今天在疫情週報指出,今年截至5月15日,已有275例確診病例,創歷年同期新高,患者居住地以台中以北縣市為主,新北市33.8%、台北市28%、台中市12.3%、桃園市9.1%,且275名確定病例中,其中有50%合併HIV感染者。 郭旭崧表示,為因應疫情,預計於年底前擴大公費疫苗接種對象,凡確診HIV感染者或新確診梅毒、淋病者,且為1977年以後出生患者(現齡為40歲以下),提供第1劑公費A型肝炎疫苗,並要求個案自費施打第2劑,若免疫功能不足,經醫師評估,有需要者應自費接種第3劑,以建立長期免疫力。 此外,疾管署今年起也試辦為期1年的公費疫苗接種計畫,接種對象包括A肝病例接觸者,且於1971年前出生未具A肝抗體者,可由縣市衛生局安排免費接種1劑A肝疫苗、6個月後再自費接種第2劑,以獲長期免疫力。 郭旭崧說,兩項公費疫苗計畫預計將花費新台幣3000萬元,預計將有3萬人受惠。 為防感染A肝,郭旭崧也呼籲,民眾應注意飲食衛生,不可生飲、生食,尤其生蠔或水產貝類,保持良好衛生習慣,飯前、便後及處理食物前需正確洗手;避免多重性伴侶,並避免不安全性行為。1050517

  • HIV患者捐器官嘉惠HIV患者 英移植新頁

    英國器官移植寫新頁。英國移植專家日前將感染愛滋病毒(HIV)的患者器官成功移植到同樣感染HIV的患者身上。專家表示,如此一來有助減少器官短缺的問題。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BBC News)報導,總計有兩顆腎臟與兩副肝臟捐出,捐贈者為重病的HIV患者。 英國公醫系統-國家醫療保健服務(NHS)移植專家表示,這項突破有助減少器官短缺的問題,他們希望有更多HIV患者能加入器官捐贈登記。 每天約有3人因為苦等不到器官捐贈而死亡。 NHS器官捐贈與移植部門聯合主任佛塞斯(John Forsythe)表示:「英國有些HIV患者死後捐出器官利益其他HIV病患,這令人非常振奮。」 他說:「雖然HIV捐贈者的器官移植受限於HIV受贈者,但像這樣的創舉有助減少器官短缺的問題。」 目前罹患HIV患者的器官僅能捐給同樣罹患HIV的病患。(譯者:中央社陳怡君)1050506

  • 全球首例 愛滋肝臟移植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院3月30日宣布,已成功將一名愛滋病毒(HIV)陽性女死者捐贈的肝臟,移植到同樣是HIV陽性的病人身上,創下全球首例。  該大學醫學院外科教授塞吉夫在記者會上說:「幾周前,我們完成了世界第一宗HIV陽性病人間的肝臟移植,以及美國第一宗這類腎臟移植。」該名肝臟捐贈者也把腎臟捐給另一名HIV帶原者。先前南非已進行過HIV帶原者之間的腎臟移植手術。  院方表示,兩名受贈者復原良好,其中一人已出院,接受肝臟移植的病患再過幾天也可出院。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透露,換肝的患者在逾25年前診斷出感染HIV,因為併發C型肝炎,使用新藥物治療,造成肝臟衰竭,等待肝臟移植。塞吉夫說「這是令人非常振奮的一天。但這真的只是開始。這可能意味生命有了新的機會。」  在塞吉夫的推動下,美國在2013年通過《愛滋病毒器官政策公平法》(HIV Organ Policy Equity Act,又稱《希望法案》),實施了25年禁止HIV陽性病人捐贈器官的禁令宣告解除。今年2月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院才獲准進行愛滋器官移植手術。  塞吉夫估計美國每年大約會有500到600名愛滋器官捐贈者,可望拯救超過1000名HIV帶原者。未感染HIV的病人仍然不能接受HIV陽性病人的器官,但等待器官移植的時間可望縮短。

  • 美進行世界首次HIV陽性患者間肝臟移植

    法新社報導,美國醫生今天將一名愛滋病毒(HIV)陽性死者捐贈的肝臟移植到同樣是愛滋病毒陽性病人身上。3年前,美國才取消這項手術的禁令。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醫生說,這名接受移植的病患是20多年前因注射而感染愛滋病的病人。 同一名捐贈者也將她的腎臟捐給另1名病人移植。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外科教授塞吉夫(Dorry Segev)在記者會中說:「數週前,我們進行了世界第1個HIV陽性病人間的肝臟移植和美國第1個腎臟移植。」 南非已進行過HIV陽性病人間的腎臟移植。 塞吉夫說:「對我們而言,這是令人非常興奮的一天。但這真的只是開始。」 美聯社報導,塞吉夫說:「此舉可能意味著生命的新機會。」 但對沒有愛滋病毒的病人而言,雖然禁令改變,但他們仍然不能接受HIV陽性病人的器官。(譯者:中央社簡長盛)1050331

  • 西太平洋區 男同志HIV激增

     世界衛生組織西太平洋辦事處(WHO-WPRO)表示,區內男同志因性行為感染人類免疫不全病毒(HIV)的比率,正處於上升的趨勢。  設於馬尼拉的世衛西太平洋辦事處,在1份報告中指出,截至2011年,西太平洋地區有130萬人是HIV患者。  報告稱,雖然HIV病例的新增率已獲穩定控制,但男同志之間因性行為感染HIV的情況卻逐漸加劇。  以蒙古國首都烏蘭巴托為例,男對男性行為的HIV傳染率,已從2009年的1.8%升至2011年的10.6%。  男同志之間的HIV防治工作也面臨挑戰,在菲律賓及越南,相關防治計劃在男同志圈子當中的覆蓋率偏低,都只有25%。  雖然中國大陸HIV防治計劃覆蓋率號稱達到75%,而新加坡及越南男對男性行為者的保險套使用率也高達75%,但男同志之間的HIV感染率仍持續上升。  報告並稱,西太平洋地區的「可治癒性病」新增病例也高居全球之冠,已達1億2700萬例,其中以淋病最為常見,達4200萬例。  世衛西太平洋辦事處警告,性病是傳播HIV、骨盆腔炎、不孕症以及子宮頸癌的禍首之一,區內有可能突然爆發HIV疫情,各國政府應重新評估現有干預措施的效果。1021028

  • 熱門話題-健保卡註記 治絲益棼

     針對這次HIV病患器官移植事件,有人提出健保卡註記,我想提出一些看法。  首先,HIV不等於愛滋病,HIV是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人類免疫不全病毒),主要經由血液體液傳染,得到後主要攻擊免疫細胞,免疫細胞會緩慢下降,經由數年直到免疫下降到一定程度或「出現伺機性感染或癌症」才叫做AIDS。得到HIV後就有傳染力了,而非愛滋病發病才有傳染力,在未發病前如果沒做檢驗,大部分的人都不會有什麼症狀表現。  HIV病毒不易存活在一般環境中,對一般人只要是完整皮膚或黏膜接觸都沒什麼問題。如果在醫療院所可能會接觸體液血液,採標準防護措施(可能會接觸病人不完整皮膚黏膜,血液體液時須配戴手套口罩等完整防護),未戴手套不小心接觸後如無傷口,以酒精洗手即可,侵入性器械本來就採更高階消毒方式和流程,這些不只針對HIV,也對更多傳染風險更高的病源,本來就是醫院該做的。  一些人提倡健保卡註記,這不但會嚇跑感染者,也只會讓更多高風險族群不願意接受篩檢和衛教,到時如轉成隱性HIV感染者,不但較難治療,未被檢出的時間長,患者不知如何保護自己和別人,那健保卡註記的意義何在?

  • 30年了 愛滋病仍未能有效治癒

     一九八一年六月五日,美國疾病防治中心的「疾病與死亡周報」刊載了一則消息:加州洛杉磯有五名年輕男子先後罹患了相當罕見的肺囊蟲肺炎,其中兩名已經過世,其餘三名仍住院治療。這是頭一回有關愛滋病的報導,雖說愛滋病(「後天免疫不全症候群」英文縮寫AIDS譯音)這個名詞,還要一年多以後才出現。時光荏苒,愛滋病問世至今已滿三十年了。  引起愛滋病的罪魁「人類免疫缺陷病毒」(HIV)於一九八三年初由法國巴斯德研究院的研究人員分離純化。顧名思義,HIV會造成人體防禦外侮的免疫系統崩盤,導致患者因各種傳染惡疾或癌症而死。根據人類對抗傳染病的經驗,製作疫苗是最佳防範之道;一九八四年初,美國衛生部長即宣稱:愛滋疫苗將於兩年內問世;超過四分之一世紀後的今天,該承諾仍未實現。  愛滋病的可怕,除了潛伏期長及死亡率高之外,還無藥可治;經證實傳染上HIV者,就好似給宣判了死刑,只是不曉得刑期是哪一天。再者,HIV經由血液與精液的傳染方式,也引起許多恐慌,尤其是經由醫療之需的輸血感染,更是讓人難過。因此要求血庫強制檢驗HIV,很快就成為標準做法;同時安全性行為(主要是戴保險套)的宣傳,也深入人心。這些都是愛滋病造成的有形影響。  愛滋病治療一直要到十五年後,才露出一線曙光。華裔美籍的何大一醫師於一九九六年提出報告:以混合三種抗病毒藥物的雞尾酒療法,可以壓制患者體內HIV的活動力,而延後發病與死亡時間。何並宣稱,在二到三年內可能發明徹底清除體內HIV的方法。何因此獲選為《時代》雜誌的年度風雲人士。  自雞尾酒療法問市後十五年來,愛滋病已成為可受控制的慢性病(至少在已開發國家),患者只要定時服藥,就不致發病(平均壽命仍低於正常人);但其體內仍有HIV潛伏,離完全治癒還有一大段距離,所以何大一的預測也沒有實現。  然而在愛滋病問世三十周年前夕,卻傳出頭一位愛滋病患給完全治癒的消息,引起一些騷動。只不過一來那已是三年多以前發生的事,不算真正的新聞;再者該療法很難推廣到多數愛滋患者,故此沒有廣為人知。  事實上,這位愛滋病患是因為又罹患了血癌,而前後接受了兩次骨髓移植,等於是重建了體內的免疫系統。骨髓移植不單花費不貲,且風險極大,要不是為了治療癌症,一般人是不會選擇這種療法。更重要且幸運的是,該病患的主治醫師除了幫他找到相符的骨髓捐贈者外,還進一步挑到同時攜帶某種自然變異、而讓免疫細胞對HIV具有抵抗力的捐贈者。因此,該病患不只是換了新的血球細胞,同時還是對HIV有抵抗力的細胞。  雖說愛滋病的真正治癒之道仍未出現,有效的愛滋疫苗也還遙遙無期,但三十年來愛滋病已從人人聞之色變的絕症,變成可以防範、控制,甚至有望治癒的病症,不可謂進步不大。任何醫學進展背後都有許多人的努力,基礎與臨床研究不可或缺,愛滋病只是例證之一罷了。(作者為生理學教授,科普作家)

  • 拒愛滋婦入境 外交部挨批離譜

     一名在台感染愛滋的東南亞外配遭驅逐出境,十二年後,她想申請短期入境探望小孩,外交部卻拒絕核發簽證。立委黃淑英指出,依法律規定及衛生署的解釋,外籍愛滋患者可短期入境台灣,外交部太離譜!  外交部領務局長陳經銓表示,能否核准外籍HIV(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帶原者入境台灣,衛生署曾在民國九十六年間發函指出「依往例處理」,但九十七年又說「不反對」,不過外交部在立委關切後已去函衛生署,請衛生署明確表態,屆時會依衛生署的建議核發簽證。  黃淑英接受一位東南亞外配的陳情,該外配在八十七年間嫁來台灣時,曾作過健康檢查,但未驗出HIV,未料八十八年懷孕作產檢時,卻被發現感染,由於依規定要被遣返,這名外配在生下孩子三個月後,就被送回東南亞。  夫家在不懂法律及行政程序的情況下,訴請離婚,儘管如此,夫妻兩人在這十二年間仍持續通電話、寄相片,保持聯絡。  九十二年間,先生因生病導致多重肢障,如今下半身行動不便,家事由老父一肩挑起,老父除了要照顧生病的兒子,還要照顧年幼的孫子。人在東南亞的妻子,由於已和丈夫無婚姻關係,又身為HIV帶原者,要申請來台難如登天。  去年底,她鼓起勇氣,在友人的協助下申請來台,被打回票。依據黃淑英辦公室的交涉,外交部回覆拒絕該外配入境的理由,是依據九十六年間的一紙行政命令,為配合衛生署的防疫政策,受理HIV帶原者申請入境的案件時,務從嚴審查,以拒發簽證為原則。  黃淑英說,依照《人類免疫缺乏病毒傳染防治及感染者權益保障條例》規定,身為HIV帶原的外籍人士申請入境時,我政府可發給每季不超過一次、每次不超過十四天的短期簽證或居留許可;她也拿出九十七年間,衛生署對該條例的解釋:「本條例並無拒絕外籍感染者短期入境我國。」她說,不論是法律規定或衛生署的解釋,都不能拒絕HIV帶原者入境,外交部隔了四年,才在立委關切後致函衛生署,實在是離譜!

  • 大陸青年愛滋病比例上升

     北京市衛生局副局長毛羽25日表示,北京市感染愛滋病的人日漸上升,患者中,年齡在60歲以上的老年人以及高中、大學生的感染率上升最快。  中新社報導,在北京市多家醫院接受免費抗病毒(HIV)治療服務的患者中,近半數是長期在北京工作的外地人。毛羽表示,目前北京市愛滋病疫情仍處於低流行標準,部分高危險群呈集中流行態勢,但愛滋病的傳播有逐漸從高危險群向一般人群擴散的趨勢。  毛羽表示,截至9月,北京市已在16個區縣建立61家愛滋病免費咨詢檢測門診,並建立愛滋病監測檢測體系,今年1到9月,共監測各類人員HIV抗體3萬5953人份,共驗出愛滋病帶原者和愛滋病患者148人,陽性檢出率為0.41%。毛羽透露,在北京,性傳播已成愛滋病傳播的首要途徑,血液傳播和母嬰傳播也是主要途徑,尤其共用注射器吸毒,已成為傳播愛滋病的重要途徑。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