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homeworks的搜尋結果,共01

  • 華府看天下-外交官的課外作業

    華府看天下-外交官的課外作業

     上周本欄寫到季辛吉一九七一年七月密訪北京與周恩來會談,歸來後在白宮接見沈劍虹(見圖,本報資料照片/黃子明攝),沈希望尼克森總統重申對台灣的保證,季表示保證是不值錢的。會談中沈劍虹也以中國專家的姿態對老季大談周恩來和黃華的出身背景,只是根據美方外交文獻的記載,沈劍虹說的多與事實不符,令人感到意外和不解。譬如說,沈告訴季,周恩來是安徽人,這就與事實大相逕庭了。周實際上是江蘇淮安人,原籍浙江紹興,這是稍微留心中國近代政治人物背景都知道的常識,而沈劍虹錯得如此離譜,不可思議。 \n 又沈劍虹說周恩來是南開(大學)畢業生,這也與事實有出入,因為周在南開只是肄業並未畢業。記得曾任教南開的段茂瀾(一八九九─一九八○)大使多年前和我說起周恩來時,特別指出周在南開念過書,但未畢業,周在校時擅演話劇,常扮女角。季辛吉對沈強調周聰明過人,沈表同意,因為他在抗戰時於漢口和重慶見過周。 \n 沈劍虹出身燕京大學,當老季提到也念過燕大的黃華時,沈表示知道其人,但說黃比自己高四、五班,沈在燕京就讀時,黃早已離校,這恐怕更與事實不符了,因為從年齡上看,沈比黃大四歲(沈生於一九○九,黃一九一三),正常的情形是沈在燕京要比黃高四、五班,在此沈顯然把事情顛倒了。當然不能排除美方的記錄有誤,不過這一可能性甚小。 \n 我看了美國外交文件上述記載,頗有所感,覺得沈劍虹homework (課外作業)做得不夠,事到臨頭,信口開河,以致在此一重要歷史文獻裡,留下重大錯誤,現在要改也難,只好讓其謬傳下去,這對沈劍虹個人、乃至於中華民國外交官的聲譽,都是憾事一樁。現在年輕一代外交人員的homework做得如何,不便妄斷,但如連蔣廷黻為何許人都不清楚的話,只怕比沈劍虹更糟,不會更好。 \n 現在反過來看看美國人是如何做homework的。一九七二年尼克森對中國做歷史性的訪問之前,為了深入了解毛澤東其人,特別把戴高樂時代的法國文化部長馬侯(Andre Malraux,一九○一─一九七六)請到白宮,當面討教。尼克森所以看重馬侯,是由於此人在上世紀二十及三十年代以冒險家的身分到過中國,和孫中山、蔣介石、毛澤東等都打過交道,寫過《人的命運》(La Condition Humaine)一書,以小說的形式回顧蔣介石清黨在上海對共產黨大開殺戒的歷史,兼談革命對人性的扭曲,此書可與美國托派史學家伊羅生 (Harold Isaacs, 一九一○─一九八六)寫的《中國革命的悲劇》(The Tragedy of the Chinese Revolution) 比美。 \n 尼克森求賢若渴,以美國總統之尊,對馬侯執禮極恭,除與其長談外,還共進晚餐,臨別親送馬侯上車,直至其離去為止。馬英九總統執政以來,飽受外界批評,詬病之一即是他聽不進別人的話,而總是心中自有定見,如他真能像尼克森那樣虛心求教,察納雅言,他的聲望應會大有改善的。 \n 馬總統是位追求完美的人,他的homework我從不會擔心,可是他身為一國元首,日理萬機,homework這等小事,他無須躬親,應有能幹的幕僚為他分擔,至於外交官的homework,必須自己用功,不能假手於人。課外作業的不二法門是多讀書,別無他途。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