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ihr的搜尋結果,共08

  • 台灣防疫會垮的原因

    台灣防疫會垮的原因

     本周又有6名菲籍移工因為回國,而被菲律賓入境驗出新冠病毒,並經由IHR窗口告知台灣。由於人數眾多,且都是在台灣長期居留後返國的移工,必須匡列的接觸者當然更多。這些都需要地方衛生局協助尋找隔離場所,衛生局人員負責行動管制,還要求被隔離者或雇主支付隔離場所費用。  保守估計一名接觸者在人力成本之外,最少還要支付5萬元的隔離及檢驗費用。所以我們就不難理解,為什麼IHR通知我們一個病例時,我們僅意思意思匡列幾十個病人居家隔離就好了,碰到像櫻花妹那樣較矚目的案子,能隔離到百來個人已經是很給面子了。因為隔離的社會成本是很高的。陳時中部長真應該算算,用一個陰性篩查的結果來換免除14天的居家隔離或居家檢疫有什麼不划算的。  這次6例境內移出病例,都在台灣已待了很長一段時間才回國的菲籍移工,在台灣一切安好。一回菲律賓就驗出陽性,這恐怕不能用台灣掩蓋疫情來解釋。如果我們綜合9月14日中國駐菲律賓參贊約見多家菲律賓檢測機構,探討如何提高遠端核酸檢測效率,就可知道問題可能出在菲律賓,中國大陸也已經在懷疑了,而且也有了外交動作。台灣應該是背了黑鍋,但經由IHR反饋回來的資料,也不能完全沒有動作,這就是為什麼中央疫情指揮中心被罵到臭頭,也不改有限匡列接觸者政策的原因。  台灣除了不得已之外,難道都沒有錯嗎?其實不然,指揮中心錯在不聽專家的建議,對高危族群進行更廣泛的篩查,檯面上的原因是怕篩多了醫療撐不下去。實際上是因為阮囊羞澀,口袋裡根本沒有篩查武器,花了人民9個月的時間,沒有發展,也沒有引進足堪大量篩查的工具。  如果防疫真的如同作戰,檢測就是戰時的情報系統,讓我們知道敵人在哪裡,敵人往哪裡去。如果作戰時把情報系統委外處理,那豈不是任人擺布,又被假情報瞎忙呼。台灣被菲律賓折騰的這6件病例,就是自己送出境的人不先篩查有沒有,反正有委外檢驗,一下就被瞎整了6個。如果當初出境就先驗了陰性,IHR反饋的這些病例就不須太過理會,也不用再多花財力人力匡列113名接觸者,省下的錢與省下的防疫戰力豈是多花一個快篩的錢所能比擬的。  發起任何戰爭之前都必須要有獨立作戰的準備,台灣新冠防疫作戰在一開始就沒出息到不積極發展檢驗,不積極研發疫苗。搞到現在出境檢驗外包給他國,疫苗外包給COVAX,這個仗的後半場會很難打。新冠肺炎是個以社區傳播為主的傳染病,公共衛生實力的保全非常重要。台灣會在出現社區感染爆發之前,被無快篩整垮觀光業,被假情報整垮整個公共衛生,這才是台灣會垮的原因,不在醫療。(作者為中華民國防疫學會理事長)

  • 王任賢》台灣防疫會垮的原因

    王任賢》台灣防疫會垮的原因

     本周又有6名菲籍移工因為回國,而被菲律賓入境驗出新冠,並經由IHR窗口告知台灣。由於人數眾多,且都是在台灣長期居留後返國的移工,必須匡列的接觸者當然更多。這些都需要地方衛生局協助尋找隔離場所,衛生局人員負責行動管制,還要求被隔離者或雇主支付隔離場所費用。  保守估計一名接觸者在人力成本之外,最少還要支付5萬元的隔離及檢驗費用。所以我們就不難理解,為什麼IHR通知我們一個病例時,我們僅意思意思匡列幾十個病人居家隔離就好了,碰到像櫻花妹那樣較矚目的案子,能隔離到百來個人已經是很給面子了。因為隔離的社會成本是很高的,陳時中部長真應該算算,用一個陰性篩查的結果來換免除14天的居家隔離或居家檢疫有什麼不划算的。  這次6例境內移出病例,都在台灣已經待了很長一段時間回國的菲籍移工,在台灣一切安好。一回菲律賓就驗出陽性,這恐怕不能用台灣掩蓋疫情來解釋。如果我們綜合9月14日中國駐菲律賓參贊約見多家菲律賓檢測機構,探討如何提高遠端核酸檢測效率,就可知道問題可能出在菲律賓,中國大陸也已經在懷疑了,而且也有了外交動作。台灣應該是背了黑鍋,但經由IHR反饋回來的資料,也不能完全沒有動作,這就是為什麼指揮中心被罵到臭頭,也不改有限匡列接觸者政策的原因。  台灣除了不得已之外,難道都沒有錯嗎?其實不然,指揮中心錯在不聽專家的建議,對高危族群進行更廣泛的篩查,檯面上的原因是怕篩多了醫療撐不下去。實際上是因為阮囊羞澀,口袋裡根本沒有篩查武器,花了人民9個月的時間,沒有發展,也沒有引進足堪大量篩查的工具。  如果防疫真的如同作戰,檢測就是戰時的情報系統,讓我們知道敵人在哪裡,敵人往哪裡去。如果作戰時把情報系統委外處理,那豈不是任人擺布,又被假情報瞎忙呼。台灣被菲律賓折騰的這6件病例,就是自己送出境的人不先篩查有沒有,反正有委外檢驗,一下就被瞎整了6個。如果當初出境就先驗了陰性,IHR反饋的這些病例就不須太過理會,也不用再多花財力人力匡列113名接觸者,省下的錢與省下的防疫戰力豈是多花一個快篩的錢所能比擬的。  發起任何戰爭之前都必須要有獨立作戰的準備,台灣新冠防疫作戰在一開始就沒出息到不積極發展檢驗,不積極研發疫苗。搞到現在出境檢驗外包給他國,疫苗外包給COVAX,這個仗的後半場會很難打。新冠肺炎是個以社區傳播為主的傳染病,公共衛生實力的保全非常重要。台灣會在出現社區感染爆發之前,被無快篩整垮觀光業,被假情報整垮整個公共衛生,這才是台灣會垮的原因,不在醫療。(作者為中華民國防疫學會理事長)

  • 陳建仁:若出現大量未知感染源 就必須做普篩

    陳建仁:若出現大量未知感染源 就必須做普篩

     台灣防疫成效受到各國重視,副總統陳建仁接受英國《每日電訊報》專訪指出,去年12月31日疾管署同仁在PTT發現來自武漢通告,隨即發送電子郵件給中國疾病控制中心和世衛組織「國際衛生條例」(IHR)聯繫窗口。台灣目前尚無普篩必要,但他也說,只要出現大量未知感染源的病患時,就必須做普篩。 陳建仁日前接受《每日電訊報》專訪,針對近期臺灣處理武漢肺炎疫情的經驗、防疫策略、臺灣被世界衛生組織(WHO)排除在外之影響、及全球合作抗疫等議題回答提問,總統府今天發布專訪全文。 對此次台灣能超前部署,陳建仁表示,臺灣在2003年爆發嚴重SARS疫情。在那次的疫情當中,我們學到三件事:審慎以對、迅速應變及超前部署。 他認為,對全世界所有新興傳染病的監測非常重要,特別是在這個區域。去年12月31日,我們疾病管制署的同仁在PTT(電子布告欄)上,發現一則來自武漢的通告,疾管署副署長隨即在署內群組中分享,疾管署就發送電子郵件給中國疾病控制中心、世界衛生組織「國際衛生條例」(IHR)聯繫窗口。 他說,這就是審慎以對,小心監測周遭所有可能的疾病。其次,在必要時迅速發布旅遊警示。第三是強化邊境檢疫,檢測出所有境外移入病例。 陳建仁舉例,這次我們發現中國有不明原因的非典型肺炎傳染病,而且病患被隔離治療,這表示有人傳人的可能,所以我們對武漢直航班機回來的所有乘客進行機上檢疫。強化邊境檢疫非常重要,對密切接觸者或從疫區來的乘客加強14天的居家檢疫也很重要。 各國也關切如何仿效臺灣的成功模式?陳建仁表示,任何國家對疫情的防堵,永遠不嫌晚。當然,各國都必須根據當前情況因時因地制宜,但是我認為,其他國家仍可採行臺灣的良好策略來抗疫。 他說,社交距離絕對是重要的,在家裡,最好有單獨的房間。我認為衛生習慣搭配社交距離,缺一不可。但他認為沒有必要為了保持社交距離而停止所有的活動。 其次是居家檢疫,陳建仁認為,這對所有國家來說,都非常重要,尤其與確診感染個案有密切接觸者,必須居家檢疫14天,在這段期間,我們必須密切注意健康情形變化。 第三個重點是提供第一線醫護足夠的個人防護設備,英國和美國都在勉力而為,「臺灣願意提供幫助」。另外一個重點是,我們必須相互幫助,分工合作,儘快研發快速篩檢、抗病毒藥物,甚至疫苗,透過這些努力,他認為我們可以遏制疫情。 至於是否建議普篩?陳建仁表示,在臺灣,我們未進行普篩,是因為我們可以清楚地追蹤到傳播鏈,所以不需要進行普篩。但是只要出現大量未知感染源的病患時,就必須做普篩。 但有時普篩缺乏效率,也不符成本效益。介於普篩和指定檢測之間,他建議密切接觸者必須優先採檢,再來是高風險群。所謂高風險群,是指醫護人員、超市收銀員、公車及計程車等大眾運輸的司機等。密切接觸者,絕對必須更謹慎地監測,否則花費很多時間,但效率卻很低,成效也不佳。

  • 打臉13點聲明 林靜儀Q版回擊WHO

    打臉13點聲明 林靜儀Q版回擊WHO

    《紐約時報》今刊登台灣民眾募資的廣告,文中為台灣被WHO拒於門外抱屈。WHO立即發表13點聲明,強調數十年來一直與台灣衛生部門保持技術交流。對WHO的13點聲明,林靜儀醫師在臉書一一註解打臉WHO。 林靜儀醫師表示,WHO提了13個例子回覆中央社,說他們「一直有跟台灣聯絡」,看完笑了。並一一註解打臉WHO的聲明: 1. 台灣成立2005年國際衛生條例(IHR, 2005)聯繫窗口,透過它接收IHR的通訊,向WHO總部直接提供IHR相關更新資訊,並可進入IHR活動資訊網站(EIS)系統。 12. 為支援IHR的工作,一位台灣的專家已被列入IHR專家名單。 林靜儀指出,我們2019年12月31日透過IHR提醒你們中國有奇怪疫情可能人傳人要注意哦,如果有資料拜託給我們喔,結果你們 已讀未回啊 2. WHO在2020年1月成立多個支援WHO在全球因應COVID-19工作的重要網路,台灣的衛生專家參加了其中兩個。 3. 兩位台灣的專家參與了WHO在2020年2月11日至12日主辦的全球研究與創新論壇 林靜儀指出,當時全球疫情已經延燒,讓我們參加討論不合理嗎?啊嗯丟金多謝哦 4. 台灣的衛生調查訓練班是流行病學與公共衛生防治訓練網(簡稱TEPHINET)的成員。WHO會與TEPHINET分享全球疫情警報與因應。 5. WHO透過技術領導單位曾向台灣衛生當局提供簡報。 林靜儀指出,「我有叫別人給你講義哦。」 6. 台灣的專家與當局可自由前往WHO官網及其他數位平台取得最新發展、指引及其他材料。他們也可以進入網站平台,那裡有提供給全球決策官員及疫情因應人員的公開線上課程。 林靜儀指出,我覺得這個最扯。「你們自己可以上網看啊。」 7. 對台灣駐日內瓦辦事處有指定的聯絡窗口。透過這個管道可處理一般性的問題, 林靜儀指出,大概是「我有給你客服電話號碼」的意思。 8. WHO透過歐洲疾病預防暨管制中心與台灣衛生當局互動。 林靜儀指出,「我有叫我朋友跟你一起玩啊。」 9. 在2019年全年,台灣專家獲得9場WHO技術會議的邀請。他們參加了其中8場 林靜儀指出,可是2009至2019年間我們申請參與187場技術性會議,最後只准出席57場誒。 10. 在流感方面,台灣的疫苗製造廠國光生技對WHO流感全球大流行因應準備架構(PIP Framework)做出貢獻。 林靜儀指出,呃,所以? 11. 在對抗癌症方面,台灣的專家曾供稿給WHO國際癌症研究署出版的重要刊物。 林靜儀指出,呃,不然咧? 13.在許多其他議題方面,從WHO藥廠產品檢驗合格之前的做法到瘧疾,我們在各種做法與技術問題上也有交流。 林靜儀指出,同學你已經在湊字數了吧。

  • IHRSA登場 健身器材廠同台競技

    IHRSA登場 健身器材廠同台競技

     備受矚目的美國國際健身器材貿易博覽會(IHRSA),13日至16日將在美國聖地牙哥登場,因美國是台灣運動用品(含健身器材)的最大市場,包括喬山、岱宇、明躍、力伽及清河等多家健身器材大廠都親自參展,將與美商Life及Precor等多家重量級健身器材廠同台競技。  台灣運動用品(含健身器材)2018年度出口值19.43億美元、年增6.73%,其中,台灣運動用品外銷美國,近三年出口值均持續成長。尤其,台灣2018年運動用品外銷美國出口值逾8.51億美元、年增12.82%,外銷占比43.84%,使美國成為台灣運動用品出口的最大市場,因而台灣健身器材大廠每年都相當重視美國IHRSA展。  如,喬山總經理羅光廷,親自赴美國IHRSA展督軍,結合旗下北美子公司的行銷團隊,在會場展示、推銷旗下Matrix品牌新型電動跑步機及重量訓練等器材,試圖爭取美國知名飯店及健身俱樂部訂單。  無獨有偶,岱宇董事長林英俊及執行長丁平頤,帶領公司全球商用銷售團隊參展,將在會場大力推銷全新UFC品牌系列健身(含重量訓練)器材產品、「Johnny G Spirit品牌Bike(健身車)」、Spirit品牌商用健身器材,及首次在IHRSA展出德國頂級重訓器材品牌gym80等產品。  岱宇指出,公司主推的綜合格鬥UFC品牌,已於2月參展期間,成功吸引多家代理商洽談經銷合作,3月的IHRSA展還會續推,公司有望2019年UFC品牌全球代理商家數,將朝突破30家目標邁進。  台灣體育用品公會總幹事溫麗雪表示,包括台灣健身器材優質聯盟(S-Team)籌組成北美團,由新任會長期美科技副總吳振華,親自帶領會員廠商,包括城紹科技及百洲等公司負責人或主管等12位,除赴美參訪外,也會赴IHRSA看展。

  • 《興櫃股》高鐵接軌國際,IHRA年會首度來台舉辦

    2016「國際高速鐵道協會」(IHRA)今(11)日在台北舉辦第五次年度會議,高鐵(2633)董事長劉維琪表示,這是IHRA會議首度來台舉辦,對未來台灣推動高速鐵路產業的國際合作,以及周邊的技術輸出,皆有重大意義。 高鐵表示,將充分運用這次各國專家齊聚一堂的機會,與各國鐵道同業分享台灣高鐵過去10多年來興建、系統安全、營運、維修以及財務規劃的成功經驗,並與有意規劃高鐵建設的國家共同合作。 今日會議由IHRA(International High-Speed Railway Association))理事長宿利正史主持,共有來自日本、澳洲、印度、美國、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和越南等國,50餘位國內外高速鐵路營運業者、專家以及政府相關部門共同參加。 與會專家首先針對高速鐵路的規劃、興建、維修以及財源籌措等領域舉辦三場閉門工作會議,下午14時起,則召開第五次年度會議,並邀請交通部政務次長曾大仁、高鐵局局長胡湘麟,分別向與會國際專家致歡迎詞及發表專題演說。 高鐵董事長劉維琪表示,台灣高鐵營運即將邁入十周年,不論就系統穩定度、旅客滿意度以及營運績效等各方面,都堪稱是日本新幹線系統輸出海外最成功的典範。 同時,高鐵公司去年在各方支持下已成功完成財務解決方案,確立公司永續經營的利基。 高鐵表示,當前許多國家都正積極規劃和籌建高鐵系統,同樣面臨台灣當初催生高鐵的各項艱鉅挑戰,因此,高鐵期盼藉由這次盛會,與各國鐵道同業分享如何「從無到有」打造一條世界級高速鐵路的經驗。 鄭光遠執行長表示,高鐵自2007年通車營運以來,旅運人次屢創新高,列車準點率以及服務品質不僅深受肯定,就連許多來台商務洽公或觀光的外籍旅客,也時常對於高鐵為台灣創造「一日生活圈」以及「一日旅遊圈」的便利性大感驚艷。 IHRA全體貴賓預計在明(12)日上午,參觀即將通車的高鐵南港站,下午則將搭乘高鐵列車,前往高鐵燕巢總機廠進行技術參訪。

  • 5港埠投入IHR核心能力建置

     行政院今天說,核定台北國際機場、高雄國際機場、台中清泉崗機場、基隆港、台中港為指定港埠,投入IHR核心能力建置。  行政院指出,世界衛生組織(WHO)2005年公布新版國際衛生條例(IHR),規範各國應建置指定港埠溝通協調、偵測及應變等核心能力。  行政院於2011年初核定「建置IHR指定港埠核心能力」第1期計畫,選定桃園國際機場及高雄港為台灣指定港埠,並透過「中央跨部會」與「港埠跨單位」雙向整合,循序漸進完成核心能力建置。  行政院說,103年核定第2期計畫,指定台北國際機場、高雄國際機場、台中清泉崗機場、基隆港以及台中港為第2期指定港埠,投入IHR核心能力建置。  行政院指出,未來將持續強化這些港埠溝通協調、例行監測及公共安全事件應變能力,提升台灣港埠整體水準,保障民眾生命財產安全。1030325

  • 參與國際組織的策略思考

     世界衛生組織(WHO)內部文件顯示,我國被列為所謂的「中國臺灣省」,再次引發社會高度關注。在野黨指責此乃馬政府政策失當而導致主權倒退的後果;執政團隊則強調因參與WHO而產生了與世界衛生體系接軌的成果與績效。除了這些表象的論辯外,值得思考的是,在我國目前以取得觀察員身分做為參與WHO等聯合國附屬機構的起點之際,有必要思考更為關鍵和實質的問題。  第一,成為聯合國附屬機構會員或締約方的正式名稱:現階段取得世界衛生大會(WHA)觀察員的身分當然不能滿足我們的需要,正式入會成為完整會員才是最終目標。之前曾出現擬以「衛生實體」(Health Entity)的身分申請入會,問題在於WHO屬於聯合國體系,係以主權國家為會員資格,它並未如我國目前已加入的部分國際組織,採取較為彈性的入會條件,例如世界貿易組織(WTO)允許「個別關稅領域」成為會員;國際區域漁業組織開放「捕魚實體」(Fishing Entity)加入等。因此,除非WHO同意修改其入會資格,否則將構成入會障礙。  當然在聯合國體系中,增修其會員資格並不乏前例,例如一些多邊條約,除主權國家外,亦允許區域經濟組織,如歐盟,成為締約方。而政府目前亦將加入《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及「民用航空組織」等,列為參與國際社會的優先目標,如再使用「環境實體」、「飛航實體」做為入會模式,仍然會面臨制度上的障礙及政治成本負擔的問題。究竟是個別突破為優,抑或國際社會(包括兩岸)共商我國加入聯合國體系的問題,而採取包裹式的處理,以提高效率及節省成本,值得討論。  第二,我國目前與WHO的法律關係究竟為何:這份去年九月所發的WHO內部文件,主要在告知其工作人員如何處理二○○五年《國際衛生條例》(IHR)適用於我國的技術與程序問題,在我國與國際衛生體系關係日益密切的情況下,其祕書處遲早必須面對該組織的規範如何在一中框架下拘束臺灣的議題。由於我國目前仍非正式會員,取得會員身分的確切日期仍不明確;而IHR具有法律上的拘束力,將對國家的國際衛生政策發生影響,亦即在享受權利的同時,亦須符合國際期待。但依條約法理,條約非經國家同意對該國不生效力,是以,在僅具觀察員身分之際,我國是否即須受IHR規制?若自願遵守IHR,其法律效果如何,值得評估;換言之,除了對該文件矮化我國之舉應表達抗議外,更重要的是應就該文件的實質法律意涵進行研究。  第三、我國是否做好成為WHO會員的萬全準備:能夠成為WHA的觀察員是舉國長期努力的結果,值得大家珍惜。但我們的官員除了宣揚衛生政績,表達願意協助開發中國家改善衛生條件外,我國應努力為扮演正式會員的角色做好準備,以致我們可以由有意義的參與進步到有意義的貢獻,其中的關鍵在於專業人員的能力建構。許多開發中國家雖為WHO會員,但由於專業能力的欠缺,無法在議事場上主導規則制訂而被邊緣化。我們不乏醫療衛生人才,但我們可能缺乏的是能整合衛生專業、熟悉談判技巧、通曉國際法律並具有優異外語能力的人才庫與團隊。這課題在我國亟思與國際環境體制接軌之際,同樣會面臨類似的考驗。  所謂的「主權退卻」是我們自一九七一年退出聯合國後的歷史共業,期待在野黨除批評外,還能夠提出開創國際空間的建設性論述;政府也必須告訴我們如何在實質上達到與各國並駕齊驅的具體做法。(作者為交通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教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