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jpmorgan的搜尋結果,共06

  • 《美股》業績兩樣情,花旗、小摩收漲,富國銀大跌

    美股: 1.花旗集團(Citigroup)周二股價收漲1.56%,為81.91美元。在信用卡業務和交易收入成長帶動下,花旗集團2019年第四季營收年增7.32%,為183.78億美元,優於市場預期的179億美元,並創下2015年來新高。淨利年增15.44%,為49.79億美元,每股盈餘為2.15美元。經調整後每股盈餘為1.9美元,亦優於市場預期。 2.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周二收漲1.17%,為138.80美元。受惠於投資銀行和個人銀行業務成長,小摩第四季淨營收年增8.98%,為292.11億美元,優於市場預估的279億美元。淨利年增20.58%,為85.2億美元,每股盈餘為2.57美元,優於市場預期的2.36美元。 3.富國銀行(Wells Fargo)股價大跌5.39%,收在49.30美元。該銀行去年第四季營收年減5.34%,為198.6億美元,不如市場預期。受低利環境影響,以及提列巨額罰款,其第四季淨利年減52.62%,為28.73億美元,每股盈餘為0.6美元,不如市場預期的1.12美元。全年淨利為195.49億美元,較前一年減少12.7%。全年每股盈餘為4.05美元。

  • 2020年iPhone絕招?再傳搭贈AirPods無線耳機

    2020年iPhone絕招?再傳搭贈AirPods無線耳機

    自 2016 年的 iPhone 7 系列開始,蘋果(Apple In.)大刀闊斧的在手機上移除了 3.5mm 耳機孔,並且在包裝盒內搭送採用 Lightning 接頭的 EarPods 耳機。而如此的情景,很可能在 2020 年將不再重現。因為繼先前《Digitimes》預測 2020 年 iPhone 將會搭送 AirPods 無線耳機後,又有外資分析師給出同樣預測,看來是成真機率更高了。 JP Morgan(摩根大通)分析師 David Lyon 近日指出,2020 年下半年推出的新一代 iPhone 中,將會搭送 AirPods 無線耳機,連帶讓 AirPods 年度出貨量從 2019 年的 5500 萬個左右,在 2020 年推升到 1.2 億個。以整體價格來說,購買 2020 年新一代 iPhone 附上 AirPods 耳機的方法,將會比(買手機再)額外買 AirPods 更為便宜。 蘋果在 2016 年發表 iPhone 7 系列之際,因為在 iPhone 7 當中取消耳機孔,連帶發表了第一代 AirPods。AirPods 在 2019 年 3 月份更新,推出可支援無線充電、支援 Hey, Siri 語音命令的第二代。2019 年 10 月分則發表了支援降噪、防水的入耳式 AirPods Pro。自推出以來,AirPods 年年的銷售表現都非常強勁,在 2018 年預計出貨 2800 萬個,2019 年預計則攀升到 5500 萬個。 以使用上來情景來說,iPhone 7 (含)以後的 iPhone 因為沒有 3.5 mm 耳機孔,若使用盒內贈送的 Lightning EarPods 耳機,則在聽音樂時無法同時充電。Lightning EarPods 也不適用於電腦,若有在電腦、手機間切換聆聽音訊的需求,嚴格來說不是非常實用。事實上,使用 AirPods 這一類無線耳機,更能夠與時俱進,且在電腦、iPhone 中順利切換。只是,如果蘋果若要在 2020 年的 iPhone 中搭送 AirPods,排除目前還不確定會搭送哪一個款式這一點,無論是那一款,對於蘋果來說可能解決 AirPods 的供貨問題才是更迫在眉睫的挑戰。

  • JPMorgan 調降歐元區10月通膨預測

    JPMorgan銀行週四下修歐元區10月通膨年率預估,目前該銀行預測歐元區10月通膨率為0.3%,低於前估值的0.4%。這將對歐洲央行繼續施加壓力,迫使該央行祭出更多刺激措施以拉抬低迷不振的通膨率。

  • 歐元區經濟展望 花旗、JPMorgan下修

    花旗和JPMorgan雙雙下修歐元區經濟成長展望。花旗將歐元區今年國內生產毛額(GDP)下調0.3個百分點,至成長0.8%,將2015年GDP下修0.2個百分點,至擴張1.5%,此為2012年1月以來最大降幅,同時寫下4個月來第3度下修展望。 JPMorgan基於8月份採購經理人指數(PMI)不如市場預期,預估第3季GDP年率僅成長1%,第4季將成長1.5%,2季皆較前次預估降了0.5個百分點。

  • 企業獲利強 助漲高收益債

     ■摩根富林明環球高收益債基金經理人羅伯‧庫克 (Robert Cook):  過去6個月和1年,美國高收益債與SP 500指數分別呈現0.78及0.80的高度正相關,受惠景氣復甦及企業獲利回升,加上美國仍未啟動升息,聯準會今年可望維持較寬鬆的貨幣政策,增添美國高收益債的吸引力。  近年景氣好轉,企業財務體質改善,根據JPMorgan證券統計,企業信評獲調升與調降的比例約2.3倍,達1980年來高點(2011/4/15)。而高收益債的最大風險就是違約,當此風險明顯降低,便創造了高收益債的多頭格局。  然而,高收益債發行量連2年創新高,以美國為例,今年來至4月中發行金額已達1,597億美元,也超越去年同期,引發市場擔憂泡沫疑慮,但仔細檢視,其中約7成用來償還舊債,實際新發債量的年成長率僅有5%,遠低於海嘯前的20%(RBS,2011/5/20),因此並沒有發行浮濫的泡沫問題。  至於違約風險,目前JPMorgan高收益債指數相對於美國庫券之信用利差已收歛至520個基本點,約當反應3.8%違約率,但今年實際違約率僅0.79%(截至2011/5/20)。JPMorgan證券更預估2011~2013年高收益債違約率都將低於2%,亦低於自1989年以來的長期平均的4.3%。(2011/5/20)  正因景氣回升、違約風險下降,高收益債甚至吸引向來強調穩健的機構型共同基金開始加碼,去年第4季投資比重從15.4%提高至18.4%(JPMorgan證券,2011/2/11)。今年來淨流入高收益債基金的資金達76.9億美元,達去年全年淨流入8成(Lipper,2011/5/20)。高盛評估股市每漲1%,高收益債約可吸引1.5億美元資金淨流入(2011/3/15)。  6月底QE2將落幕,高收益債市場是否會受到影響?我認為該預期早已提早反應,越接近落幕反而影響有限。  不過,別以為高收益債穩賺不賠,2008年雷曼兄弟倒閉後3個月內,全球高收益債基金平均跌幅達3成,不亞於全球型股票基金(Lipper,2008/9/8~12/16),只是也不必將高收益債視為洪水猛獸,投資前認清風險,將能在資產配置中發揮作用。

  • 《債券新視野》雙利多 新興本地債躍主流

     摩根富林明新興市場債券基金經理人皮耶(Pierre-Yves Bareau):  全球經濟復甦趨勢確立,資金搶進風險性債券不手軟,新興市場債券已連續第8週呈現資金淨流入,其中,超過5成資金加碼在新興市場本地債券,除了展現新興市場強勁復甦力道,也突顯新興國家債信調升及貨幣升值雙重利多,新興市場本地債券已成投資主流。  新興市場本地債券最大的優勢就是貨幣升值潛力。金融海嘯以來,美元匯價指數下跌14%,JPMorgan新興貨幣指數反而上漲24%,連帶JPMorgan新興市場本地債指數漲幅高達65%(2009/2/27~2011/5/24)。近看今年迄今,JPMorgan新興市場本地債指數上漲4.7%(彭博,2011/5/24),不僅一度攀上歷史高峰,更勝過JPMorgan新興市場美元債指數的3.8%,究其原因,正是新興貨幣升值貢獻。  今年新興貨幣兌美元升值最多的前5強貨幣,有集中在東歐貨幣的現象,包括羅馬尼亞列伊、匈牙利福林、俄羅斯盧布兌美元皆有超過9%的升幅,儘管近一個月多有回檔,但過去2年平均升值幅度26%,也同步反映在新興本地債券的亮眼表現。  過去市場最擔心的違約風險,現在看來已不是問題,相對成熟國家債信備受質疑,去年新興市場債券不但沒有違約,且新興市場本地債券的平均信評已來到投資等級,就連最重視安全的各國退休基金及機構法人,都陸續提高投資比重。  相較於經濟成長強勁的新興國家,美元偏弱趨勢沒有改變,新興貨幣依然大有可為。不過,個別新興國家利率政策與經濟狀況不同,影響貨幣走升原因也大不相同,舉例來說,亞洲央行對通膨敏感度高,除了升息,也放手讓貨幣升值來對抗輸入性通膨;新興歐洲貨幣升勢則相對落後,具有補漲空間;拉丁美洲相對看好智利及哥倫比亞等今年升幅落後的貨幣。  當然,美元也不是沒有轉強的可能。關於美國經濟的不利因素,幾乎已反映在美元匯價上;再者,美國不可能在QE2結束後,馬上進入升息循環,因此,我認為美元走勢可望在下半年回穩,最快明年第一季才可能因升息而轉強。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