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lane的搜尋結果,共03

  • 兒被雙鱷咬走 父母不告佛州迪士尼

    兒被雙鱷咬走 父母不告佛州迪士尼

    上個月兒子在佛羅里達州的迪士尼遊樂園、遭兩隻鱷魚咬走致死的父母表示,他們寧願將精力放在從這起悲劇中恢復上、而不是在控告迪士尼這方面。 \n \n根據新聞雜誌Inside Edition,上個月14號兩歲的Lane Graves在和家人一起造訪佛州奧蘭多的華特迪士尼世界度假區(Walt Disney World)時,在人工湖水深只到腳踝處的地區玩耍,接者就被兩隻鱷魚拖走,陳屍於距離他被拖走地點不到14公尺的人工湖湖底。這起事件後,外界都在關注Graves夫婦會不會因為人工湖邊未設置警告鱷魚標誌,而控告迪士尼。 \n \n但Matt Graves和Melissa Graves夫婦多不願接受媒體訪問,直到周三他們打破沉默、表示他們寧願將精力放在自我恢復上,因此不願意提告。他們的聲明說,事件後夫婦倆都感到沉痛和不解為何這樣的事情會發生,他們真誠感謝各界湧入的關心和愛心。他們知道不管如何都無法讓Lane起死回生,因此將以Lane Thomas基金會來紀念他,請各界持續維護他們的隱私。 \n \n迪士尼在這次事件後,在園區內其他類似的人工湖邊設立圍欄,並加裝警語標誌。當地消防隊在調查時發現,當時攻擊Lane的鱷魚總共有兩隻,但是當時爸爸Matt仍衝上前試圖救他的兒子。 \n \nGraves夫婦的朋友Jon Kneifl說,他對Matt英勇的行徑不感到意外。雖然Matt現在是內布拉斯加州(Nebraska)一家軟體公司的總裁,但過去他曾是州立摔角冠軍、本人就如同釘子一樣強壯,朋友說他相信當時Matt一定竭盡全力想要救兒子,這對夫婦都是好人,這起悲劇不應該發生在他們身上。

  • 《Toy Show》Fast Lane卡車收藏箱玩具告訴你帥氣登場的密技!

    叭叭~~Fast Lane卡車收藏箱來啦!擁有這台車就像擁有 全 世 界 !!!!除了可以收藏各種超酷炫的車車外,車身還有很神奇的秘密哦! \nMedia Camp粉絲專頁► https://goo.gl/D3d5gXMedia Camp親子營地► https://goo.gl/4yqxaJ \n

  • 三少四壯集-LANE 86

     86巷結束營業的那天,失散的客人湧回店裡,狂喝爛醉,我們那段延遲的青春真正宣告結束。 \n 颱風夜大風大雨我們卻怎樣都不想回家,掛在吧台上,吧台客眼前一人攤開一張紙,拿起筆玩接龍。 \n 一元復始。屎尿橫流。流金歲月。月滿西樓。樓下無人(打混)。人盡可夫。夫復何求。求生不得(還是打混)。德高望重。縱虎歸山(什麼東西啊)。姍姍來遲。大家趴在吧台咬著筆。 \n 昏黃的小酒吧86巷,我們在這裡偶遇,我們是外面世界容不下的廢材,我們是一群被提著脖子送進社會但還沒準備好長大的人。像城市裡一群無主遊魂,每晚在這笑鬧賭氣喝醉惡作劇,在這邊過一個長假。 \n 我人生正盛的七八年在這邊。那個時候,如果有天晚上,我們不能來這裡打發時間,看不到熟悉的屁股,多麼恐慌。 \n 我們不在乎大家白天做什麼,不曾真心要了解彼此,這種距離與漫不經心反而珍貴,沒有什麼深刻的連結,各自處理自己的迷惘,不需要直視痛苦也不需觸碰血肉模糊,這種距離反而適合作伴。 \n 昏黃燈光與酒精,滿出來清乾淨又滿出來的菸灰缸。 \n 多麼寂寞,多麼輝煌。 \n 耶誕節、情人節與跨年夜,我們從四面八方游來。女孩們一排佔領吧台,節慶儀式,先來一排tequila shot,手背抹鹽舔著咬檸檬,一口乾掉。乾掉之後再一輪shot,再一排tequila boom,雪碧加龍舌蘭,杯墊蓋住杯口往桌上大力一放,碰聲四起氣泡上竄,精光之後繼續喝平常的威士忌啤酒,這種排場擺明著求死過節。 \n 我從廁所搖晃出來時大家剛好喊新年快樂,德國人漢斯應景地說,新年快樂,我對他吼,你騙人,新年根本不會快樂,明年根本不會比今年快樂。 \n 元旦晚上,我們還是來報到,沒事一樣。 \n 幽靈一樣夜半才現身,開車快到在大安區乘客就暈車的老闆,冷冷又幽幽地說,你們這群女生昨天喝醉了。 \n 我賣乖地說,就算喝醉我也是乖乖上廁所回位子睡覺。 \n 老闆說,你是廁所出來就乖乖趴著睡,問題是,你每上一次廁所,出來就跑到不同桌睡,這裡每一桌你昨天睡遍了。 \n 我記得拍電影女孩,她拿拖鞋放耳邊當手機打。 \n 我記得兩個瘦扁的台大高材生,喝醉了爬上吧台唱德國國歌。 \n 我記得中年楊大叔,噴女性香水,聖誕老人那樣請喝酒,他喝的不多勸酒一流,把所有年輕人灌吐。 \n 一匹狼彪哥,指揮大家唱老歌。 \n 陌生女孩吃了鋰鹽口乾,喧嘩中沒人發現異狀,漢斯默默地一直添足她的水杯要她喝下。女孩恢復後,想解釋道謝又尷尬。漢斯說,沒關係,我有經驗。 \n 一家情緒化的店。 \n 一種彼此輕慢卻像互助會的權宜義氣。 \n 我與新交的男友有天約會,晚上到淡水散步,風吹來的恍惚中,我極度想回到店裡,癮頭似的。 \n 分開的時候,他親我的額頭,說要去實驗室拿資料然後回家。我確認他走,然後伸手招計程車飛到店裡。我看著熟屁股,傻笑並覺得安全。 \n 正當我聽笨蛋與女孩互鬧,吧台傳來熟悉的聲音,一瓶啤酒。我猛地回頭看見出現的是剛道別的男友,一口酒噴了出來。我們瞪著對方,心虛又羞惱,作賊與捉賊的心情交替。 \n 你不是說要回家嗎?他的單眼皮看起來好兇。 \n 你不是說要去實驗室嗎?我回他。 \n 這家店有隻大狗,叫Kevin,牠是母狗。 \n 牠會走到巷口,穿過新生南路,走到台大操場大便,又自己過馬路回來。 \n 這些年,有人來有人先走,我也曾離開又回來。 \n 86巷結束營業的那天,失散的客人湧回店裡,狂喝爛醉,我們那段延遲的青春真正宣告結束。 \n Kevin常對著無人街道狂吠,店裡的人以為發生了什麼事,衝出去,但那暗夜街頭前方什麼也沒有。 \n 也許跟我們一樣,我們總對著暗夜空曠、什麼也沒有的明天狂吠。 \n 人說青春美好,我卻覺得現在好,拿什麼交換我都不願回到以往的脆弱狂亂。 \n 然而,那個昏黃酒吧,那段透過萬花筒破碎鏡面看世界的時光,我每次想起,總是鄭重而溫柔。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