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lauren+chopek的搜尋結果,共01

  • 她們是「完美受害者」 被殺成性奴警方卻不管?

    大多數人對加拿大原住民的印象,定義在愛斯基摩人在冰天雪地中詩情畫意的生活。鮮為人知的是,原住民婦女和女孩的地位低下,更是遭受嚴重歧視,成為人口販子的獵物,或是暴力犯罪的攻擊目標。CNN近日報導,原住民人口只佔加拿大總人口的4%,卻佔據了非法性交易受害者的50%以上。 位於加拿大中南部曼尼托巴省(Manitoba)的溫尼伯(Winnipeg)是加拿大針對原住民女性犯罪行為最為嚴重的地方。Lauren Chopek痛苦卻勇敢地說出不幸遭遇,再次將世人的目光引向了黑暗的現實。現年19歲的Chopek,14歲時就遭受性侵害,在她的家鄉溫尼伯被迫從事非法性交易。 「我以前把一切都歸咎於自己。但是,我會說我讓他們那樣做了。我很髒,這是我的錯」,Chopek 在接受CNN採訪時含淚說道,「現在,我明白當時我只是個孩子」。5年來的經歷讓她深受傷害,「在遭到性虐待時,你會非常困惑。你永遠不知道這是你的錯還是他們的錯」。 Chopek的遭遇在原住民少女中並不少見,同樣在溫尼伯,另一位少女Tanay Little的遭遇更為悲慘。Little11歲時就在家附近的街道被性侵犯。一個大一點兒的女孩,假裝成她的朋友,以毒品引誘她,然後逼她從事性交易。「我記得一次她把我帶到一個房間,然後兩個男孩,先後進房與我發生性關係」,Little說道。 如果Little拒絕任何人,「不是被暴打,就是立即被他們一群人輪暴」。「這就是一個債奴,這些女孩每天必須賺到1000到2000加元(約2.4萬到4.9萬)交給皮條客或其他人」,Diane Redsky說道,目前她在運營一個名為Ma Mawi Wi Chi Itata 中心(印第安語,意為我們都共同努力互相幫助),為當地的原住民婦女和兒童,特別是非法性交易的受害者,提供安全住所、康復治療及預防方案。 原住民婦女和兒童是加拿大最弱勢的群體之一。貧困、住房不足、經濟和社會歧視以及其他因素都導致了她們更易遭受暴力。今年2月,BBC曾報導,1980年以來,在加拿大境內失蹤或遇害的原住民女性可能高達4,000人,聯合國專家莉蘭妮·法哈(Leilani Farha)認為,「在加拿大社會當中,對原住民婦女和女孩的歧視根深蒂固,並被正常化。其原因深植於加拿大殖民化的歷史當中。」 「這一殖民過程同時也是一個充滿歧視和試圖消滅一個群體的過程。現在,殖民主義仍然存在。而且伴隨殖民主義的是經濟社會的不平等,加拿大原住民婦女和女孩在經濟社會上極端弱勢的狀況毫無疑問與此相關。」莉蘭妮·法哈說。2013年,殺害2名原住民女性的兇手Shawn Lamb,稱她們為「完美受害者」,因為不會有人在乎她們失蹤了。 2002年,警方逮捕嫌犯Robert Pickton時, 在他的農場檢驗出了33位女性的DNA,有些女性只是搭了便車,有些是妓女或吸毒者。而在溫尼伯,有許多女性是在街頭從事性交易時失蹤或遇害。像Redsky一樣,曼尼托巴省政府、執法機構和其他公益組織也加入到了打擊針對原住民女性的非法性交易行動中。 曼尼托巴省政府已經承諾一年拿出超過1000萬加元以資助這些行動,相對於100萬的原住民人口,這筆資金數額不小。此次行動的不同之處在於,不僅有定向的資金,而且還將打擊行動真正落到實處。行動之一就是在執法人員的幫助下,將對原住民女性的救助延伸到街頭巷尾。 每天, 溫尼伯格警方派出精銳警力加強巡邏,以打擊發生在街面上的性侵犯和人口販賣。溫尼伯的警察承認,過去存在的偏見與歧視阻礙了他們真正理解原住民女性的真實境遇。正如聯合國專家所想,如果在官員的頭腦當中,在警察的頭腦中都有意識要保護原住民婦女和女孩的權利,她們的處境就會得改善。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