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mdg的搜尋結果,共01

  • 陸以正專欄-聯合國的「千禧」發展夢

    陸以正專欄-聯合國的「千禧」發展夢

     上周一到周三,在我國雖是中秋佳節,聯合國祕書長潘基文(見圖右,美聯社)卻在紐約召開所謂「千禧發展目標(Millenium Development Goals,簡稱MDG)大會」。為要吸引世人注意,聯合國還邀請了一批演藝界閃亮的大牌明星,包括Antonio Banderas、Angelique Kidjo、Zmedine Zodame、Maria Sjarapova、和Annie Lennox等人,以「和平使節」名義,分赴各國訪問,宣揚千禧發展的意義。 \n 讀者千萬不要誤會,這個「千禧」與公元二○○○的「千禧年」毫無干係,根本是兩回事。為何仍用「千禧」為名?是因為一再推延所致。縱然晚了十年,客觀地看他提出的主張,確實有眼光、有見地,因為他切中時弊,點出了國際組織早就該做,卻從未做過的事。 \n 每年九月下旬,本是聯合國大會開議時所謂「總辯論(general debate)」時間。潘基文想出這個點子,一面可取代各國元首或總理站在大會廳講台上,對著打瞌睡的各國代表團大吹牛皮,只為供他本國媒體向國內報導,表現他在國際論壇場合,也能侃侃而談。另一方面,則可讓各國領袖集中話題,只談「千禧發展」的目標,以期推動MDG。 \n 為使這三天的全體會議,能交出一張像樣的成績單,聯合國祕書處準備了一篇報告,題作「關鍵時刻世界發展的協力合作(Global Partnership for Development at a Critical Juncture)」,作為正式文件,分發給出、列席的全體代表與民間團體觀察員。 \n 所謂「發展目標」共分八項。五年前制訂目標時,原指望在二○○五年開始執行,現在延遲到二○一○年才正式推行。八項目標如下: \n 甲:消滅極度貧困與飢餓;其下又分三項:﹝一﹞將世人每天生活費用平均不滿一美元的人數,減掉一半;﹝二﹞使女、男、和年輕人都能有工作;﹝三﹞使世上忍受飢餓的人口數,減掉一半。 \n 乙:達成舉世所有兒童不論性別,都能接受完整的小學教育。原定二○○五為目標,現推遲到二○一五年。 \n 丙:推動女、男平等,使各國所有婦女都能完成中等教育。這項原希望在二○○五年達成,現亦改為二○一五。 \n 丁:降低嬰兒與兒童死亡率;自一九九○至二○一五年間,將五歲以下嬰兒及兒童死亡率,減少三分之二。 \n 戊:改進產婦健康;其下分為兩項:﹝一﹞在一九九○至二○一五年間,將產婦死亡率減少四分之三;﹝二﹞推動產婦保健,到二○一五年,使全世界產婦都能享受生育保健措施。 \n 己:掃除愛滋病、瘧疾、與其它疾病。分三階段進行:﹝一﹞自二○一○年起,所有感染愛滋病的人,均可獲得醫療服務;﹝二﹞期望到二○一五年,能防阻愛滋病在世界各地蔓延;﹝三﹞在抑制愛滋病後,用同樣方法展開對瘧疾與其它傳染病的治療。 \n 庚:保護地球環境;其下分為四項:﹝一﹞促使各國將環境保護列為國家重點政策與施政綱要,防阻環境資源流失;﹝二﹞減少生物多元化(biodiversity)的損失,二○一○年就該大體做到;﹝三﹞到二○一五年時,將全球無法享受潔淨飲水的人數減少一半;﹝四﹞到二○二○年時,大幅改善仍居住在貧民窟中至少一億人的生活水準。 \n 辛:訂出一套全球共同參與的計畫;其下亦分六項:﹝一﹞採行一套公開、有秩序、可預測、且無歧視的貿易與金融制度;﹝二﹞特別照顧低度開發國家(Least Developed Countries)的需要;﹝三﹞顧及發展中國家,尤其缺少出海口(landlocked)國家與島嶼小國的處境;﹝四﹞對開發中國家的債務問題,透過國內與國際方法求取解決,使能最終獲得兩全之道。﹝五﹞與製藥廠商合作,對開發中國家供應其人民力能購買之必需藥品;﹝六﹞與民間企業合作,對開發中國家提供新技術、新智識,尤其資訊與通訊方面的最新發展。 \n 上列八項目標,陳義雖高,對已開發國家或可謂老生常談。但對黑非洲國家,以及部分中東、近東、或中南美國家,卻可說對症下藥。歸根究底,MDG成敗的樞紐仍在國際貨幣基金(IMF)、世界銀行(WB)、和非洲開發銀行(African Development Bank)等手中。 \n MDG能否推動,關鍵在錢從哪裡來?首先、這些國際金融機構必須取消貧困國家積欠它們的債務,估計約在四百億至五百五十億美元之間。聯合國所提的八項「千禧發展目標」,儘管言之成理,能夠實現嗎?恐怕不容易。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