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mit+media+lab的搜尋結果,共09

  • 我喜歡自己,像一把泥土

    我喜歡自己,像一把泥土

     我喜歡自己像一把泥土,泥土自由地掉落在任何一片土地上,接受風吹來慷慨饋贈予的野草、小花,之後散發花香。  倘若我是一把泥土,躺在地上,我就不會經常錯過流動的白雲。每晚挑一顆星星,想像它的前世,想像它的今生,它真的在這裡嗎?或者所有的相遇,只是幻影,稍縱即逝。  罹癌,使我看待世界的角度變了。我們的生命如此偶然,比任何一顆星星的生命都短,為什麼浪費時間等待?何必活在框架?想追求什麼,就勇敢逐夢。失落了,笑一笑,掉一些眼淚,沒有什麼大不了。每一個夜晚都值得你相守同眠。  到了一個年齡,尤其生了病,一定要愛點什麼。或許學習新知識,或許愛上一條落日中的河水,或許是迷戀一片森林,或許僅僅是對光陰的鍾情。  手術後約六個月,身上帶著三個帶狀皰疹,還是喘,我只延後班機兩天,咬著牙,出發前往麻省理工學院當訪問學者。  出發前,貼心的醫師朋友問:有沒有什麼要我們幫忙的?除了幫妳準備藥物之外。  我俏皮地回應:有,請不斷稱讚我年輕、可愛、才女……。  人老了,不想再追根究柢聽太多實話:這個年齡啊,最大的實話就是:你快翹命了,趕快圓夢,不要拖延!  掛在時鐘上的指針,緩慢游移,屬於細碎日常的生活一分一秒過去。  半年了,我尚未完全恢復健康。  某個程度我也快耗盡了毅力。  生活確實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東西,它們攀附在時鐘的一移一動,即使你背影轉身,嘗試克服,假裝它不存在,它也不會停止。  我不再是以前的我,現在的我仍然喘,但喘歸喘,我決定與它共存。生病後我反而更強烈地感受到那些生命中漸漸消逝的美好,我要抓緊餘剩人生的可能性。  休管身上疼痛,有點驚慌太陽會毒侵我的血管,但我如願抵達了波士頓。飯店的窗簾永不打開,擋住陽光,我好似活在小洞穴中。傍晚太陽西下,才進麻省理工學院。第二天媒體實驗室(Media Lab)的同仁,在麻省理工學院專屬於Charles River的碼頭上,為我舉辦Welcome Party。  一個可愛的小朋友買了一隻大黃鴨,送我當禮物。我擺頭頂上,背後襯著落日,波士頓逐漸亮起來的夜景,訴說著這個城市曾經歷的一切。參加聚會者,有我經常閱讀的麻省理工科技評論(MIT Tech)主編,實驗室許多來自南非、以色列、埃及……各地的科技理想主義者。他們最好奇的居然是我這個東方女子,怎麼看川普及川普上位之後,美國的改變。  我和他們聊到小布希如何崛起,他的競選策略根本性地推翻民主政治的前提。自小布希時代開始,美國共和黨的策略就是提高堅定共和黨人的投票率,迎合基本教義派的價值,包括宗教,包括反同性戀,反墮胎,還有販賣愛國主義。共和黨的激進化不是從川普開始,而是持續二十年愈來愈激進化的過程,尤其歐巴馬趁著金融風暴當選,他的黑皮膚掀掉了美國共和黨白人種族優越感的蓋頭,白人恐慌他們即將失去自己的國家,他們害怕白人人口在全美只有60%,面對有色人種的入侵,他們緬懷過去,恐慌未來。  來自以色列的里奧,很快地提到總理納坦雅胡十五年來,如何操縱以色列國族主義;來自南非的卡森是電腦天才,遺憾這些年來歐洲、世界的改變。突然他們問我:Sisy,妳怎麼可以如此透徹深入地分析美國的政治演變?我們知道妳是佼佼者,但台灣大多數的人,都和妳一樣關心世界的變動嗎?  我莞薾一笑回答:「不,我在我的故鄉是一把寂寞的泥土,但和你們在一起,我卻接受來自四面八方的芳草。」  Charles River旁,聚集了世界多少頂尖人物,那天傍晚風很大,我們說話的聲音有一半飄到空中,如同我們對世界的無能為力。我們都憂心體制的瓦解後,沒有答案的答案是什麼……。  太陽快要沉至海面時,一位曾經寫出卓越社群媒體程式的工程師突然蹦出一句話:我認為當代社群媒體的出現,等同民主的終結。  Party裡參與的朋友眾多,一位來自台灣的MIT研究生,剛剛抵達,出門前他的母親特別叮嚀帶一份禮物送給我:微熱山丘鳳梨酥。研究生還展示了二○○一年我在大安森林公園為他母親簽書的照片。當時的他才剛剛上小學,和媽媽一起來,看到滿滿人潮,四處亮燈,「一個神采奕奕」的女人站在台上,母親興奮地尖叫。他沒有看過這樣的「特殊女人」,從此印象深刻。當時的我,不是耀眼,而是深信民主的價值可以超越國族認同或是部落主義的傻女人。  如今他長大了,不太明暸柏林圍牆倒塌後,另一個宣稱勝利的體制已搖搖欲墜。  光陰,豈止似箭啊。  麻省理工學院訪問學者之行,我得到最大的啟示之一:美國如何看待教育的內容,特別重視人格的養成。  過去隔海看著川普,我們逐漸忘記美國社會美好、最值得學習的一面,尤其如何教育及善待孩子。  MIT的重鎮Media Lab當然聚集各方項尖人物。我第一天走進,發現一個才十二歲的小朋友,叫做Chille。他來自明尼蘇達州,多數時刻穿著NASA美國太空總署夏令營的服裝。  我初起以為他是一個智力發展特殊的小天才,之後Media Lab的City Science主任Kent Larson告訴我,這個孩子經歷許多次的手術,但他始終保持好奇心,對未來充滿渴望及想像。事實上他隨時都可能走掉,沒有一個醫生認為他可以活超過二十歲。  Media Lab讓他可以每天來實驗室逛逛,參與課程,並不是基於同情。同樣地,之前美國太空總署接受他,也不是憐憫,他們都是佩服他驚人的意志力。  Media Lab希望由於Chille的加入,研究生或是教職人員不會因為計劃失敗,或是研究成果沒有得到稱許,即陷入憂鬱挫折。  一個人的生命態度以及面對挑戰時的勇氣,和他的智力創意,同等重要。  過去林書豪的室友曾經在《茜問》節目中談到為什麼哈佛大學各系總會特別接受一至二位傑出運動員成為哈佛大學學子。校方希望借由運動員的精神,告訴每一個哈佛學生,輸或贏,只是一時。每一個賽局都會歸零;上一局贏了,不必也不可以傲氣,一切從頭開始。上一局輸了,不要氣餒,振作起來,你在那裡跌倒,在那裡爬起來!  而所謂人生,就是由不同及不斷的賽局鋪陳的過程。它包含了事業、情感、家庭、健康。  在Media Lab我親眼看到多數人如何對待Chille。有一回我們一群人正在討論Norman Foster主持的貧民窟計劃(Slum Project),討論者分別來自南非、希臘、以色列、西班牙的科學家,結果City Science的主任祕書Maggie走進來,很客氣地表示抱歉,然後說:這裡有一個小危機。  什麼危機?Chille的手機壞了,他很沮喪。而我們討論組中的南非科學家被公認是手機天才,Apple店、各方人馬修不好的手機,他碰兩下,馬上OK。Maggie已經試圖關機,再開機,並且上網查詢如何處理,無效之後,才來請求支援。結果這位南非科學家,果然摸一摸,喬喬又拉拉,不到一分鐘,搞定。  我注意到這個手機殼有點損傷,螢幕已出現裂痕,而且可能是個有些過時的iPhone。但沒有一個人抱怨,為什麼我們要被一個小孩的破手機打斷討論,每個人都認為就該這麼做。  Chille有一回很沮喪,他急著和NASA連線,但始終失敗。最後幾位媒體實驗室的哥哥姊姊們,幫他連上了。另一端和他說話的是美國太空總署NASA幾位準備登陸火星或是正在進行火星探測的太空人,他們煞有其事地和Chille整整開了四十分鐘的會議。Chille還告訴他們,在MIT他碰到一個可愛的大姊姊叫Sisy(Chille的措辭),她也想登陸火星,可是她身體有病,從小就有太空夢,而且年紀不小,你們可以和她說話嗎?  他指的就是我。結果我在Chille協助下,和這些太空人聊了一會兒天,他們以為我才四十歲,而我完全不想拆穿謊言。  每一個人的態度都很自然,沒有誰流淚,也沒誰刻意看不起Chille。眾人皆欽佩他面對人生無望,卻仍積極向上的態度!  什麼叫天才?  那裡只是數據運算!那裡只是創意發明!  勇敢和善良,才是人最重要的本質。  離開波士頓的前一晚。我和麻省理工學院老朋友-人工智慧實驗室主任Daniela Rus及同學們吃涮涮鍋,特別邀請了Chille一起加入。Daniela一看到Chille,穿著NASA Commander的衣服立即說:哇,這是那來的大人物?接著鼓勵他好好努力,未來也可以申請人工智慧實驗室,成為正式學生。  我們彼此道別的時候,Chille知道我們此生再聚的機會不多,他抱著我說:「Sisy, I will miss you.」有點傷感。  MIT麻省理工學院CSAIL中心主任Daniela Rus最新發明的隨身行李自動機器人Gita已經上市,我趕緊告訴她,我太需要了,迫不急待。她感受女人去超市購物,許多東西未必扛得動,非常辛苦。到市場買菜,如果在城裡,對於女性如行軍訓練,於是有了Gita的誕生。  她向來喜歡產品要有設計品味。她曾經為Andrea Bocelli設計了一個皮帶,讓Bocelli一邊觸摸皮帶,盲眼也可以辨識週遭環境,於羅馬柱廊中,自己行走,不必拿著枴仗,也無需人攙扶著。  Andrea Bocelli享受了失去許久的自由,高興地如孩子般不想還她,但她堅持那不是最後完成品,找了Giorgio Armani和她合作,設計美麗的腰帶。  她教我Gita必須用義大利發音,t字發音d,而且ta要短。我問她這個行李箱會不會如義大利情人,見了美女帥哥,就跟著吹口哨,私奔了?她哈哈大笑:Maybe!  我希望她的機器Gita行李箱,可以沿路對我吹口哨,滿足更是安慰失去風情的女人心靈。最好還配上幾首情歌。  Daniela笑著回應:Sisy,明年再來,加入我們,到人工智慧中心當訪問學者,科學家需要有趣的想像力。  待在麻省理工學院期間的某個週末,受許金川醫師教授之託,哈佛大學醫學院進修的楊醫師夫婦特別照顧我,邀我一起前往緬因州最北端的國家公園。我的心裡當然有障礙,我不能曬太陽,我能旅行嗎?  想了二十四小時,吸一口氣,我告訴自己:人生太短,一定可以克服,去!  抵達旅館緬因州Bay View,湖面一片寧靜。檢查我的脖子,只有左方後端有點太陽曬傷剌痛。擦上類固醇,告訴自己,來得好。  湖很美,美到我不想言語。  其實大多數的湖,從遠處看都有它的美,但這回突破自己的心理障礙扺達了緬因湖泊,感受大不相同。湖水的另一端遠處,有著平緩的山丘,湖面靜安。飯店陽台前一棵樹孤佇湖畔,自成風景。  等到夕陽時分,再遠眺湖面,少了白天航行的小船,湖的色澤又因為陽光,有了疊影。水紋形成不同的繪彩,如林風眠的繪畫。  這樣才發現原來這裡的落日是粉紅色,而不是金黃色。  人永遠要懂得珍惜眼前的一景一物。年輕時不太明白這個道理:後來年長了,想起一生去了許多地方,逐漸明白你和許多景物的相逢,往往一生就那麼一次。而當下的你,並不知道。  我們總是不斷往前走,不斷地奔波往他處遠行:於是你以為簡單抵達的地點,應該還會有下一次。  其實多數時刻,人生都是處於「回不去」的狀態。不管是同行者或你自己,或僅僅是,那個地點。  一切都可能僅止於此刻。  我們的一生,都是回不去的進行式。  如果沒有這樣的認知和情感,窗外那一掠而過的夕陽,那獨特粉紅的湖水,就沒什麼特別了。你不只會忘記好好地觀看它,也不會因此而感動。  直到某一天,突然,你才意識到那個曾經的湖,但它已從你的生命中消失而去。  你再也尋不回湖水之夢。(本文摘自陳文茜《終於,還是愛了》一書,有鹿文化出版)

  • 全球首輛  PEV無人自行車 空總亮相

    全球首輛 PEV無人自行車 空總亮相

     經濟部促成創新研發首屈一指的麻省理工學院(MIT)與資策會合作研發推出無人自動自行車PEV(Persuasive Electric Vehicle),昨(10)首度在空總亮相,將台灣產業帶入未來世界,也是台灣邁向車聯網的一大步。  毛揆昨天出席「智造世代‧駕馭未來城市『無人智慧車』」發表會時,再度提出「毛式新解」,指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MIT Media Lab)無人智慧車「PEV」誕生,由台灣自行車產業協助打造原型車,是「MIT+MIT」,甚至是「MITxMIT」,見證台灣是全世界創新工作者,從0到1,把夢想實現為產品的最佳伙伴。  毛揆說,MIT將無人智慧車稱為PEV有兩層意義,一以「說服」方式倡議其理念,即交通工具要永續、對地球友善;二是「概念的平台」,而非特定產品,讓無人智慧車有各種可能性,不同國家或市場,可依其需要,發展出自己的版本。  MIT Media Lab前兩天在CES美國消費性電子展首次發表無人智慧車後,立即選定TAF空總創新總部舉辦第一次海外展示。MIT智慧城市計畫主持人Dr. Kent Larson說,台灣有很強設計與製造能量,空總可成為世界級生活實驗室。  工業局長吳明機指出,PEV是種概念車,它不只可作自行車,也可發展成摩托車,未來不只有產品本身,連服務營運模式要一併納入研發,例如需求者不需購買車子,僅由智慧車提供服務即可,但距離量產及供應鏈形成,仍有段距離。  由太平洋自行車利用車架協助打造的PEV智慧自行車是三輪加蓋的自動車,能載人、可載貨,交通離峰時還可運送郵件、小包裹,可成電子商務物流另一項新選擇,只要使用對應的AppSpike,就能把車叫到指定地點。  PEV是台灣邁向車聯網邁進的一大步,官員說,未來一年將行駛在空總基地,會實驗載運咖啡,與電子商務合作實驗運送包裹,不斷蒐集環境數據與使用者資訊上傳雲端,分析提供客製化精準服務。

  • 無人智慧車亮相 可取代人工送件

    無人智慧車亮相 可取代人工送件

     台美合作研發、9成車體都在台灣製造的「無人智慧車(PEV)」首度亮相!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媒體實驗室(Media Lab)和資策會合作研發的無人車,昨天在空總創基地展示,研發團隊中來自台灣、現在就讀MIT的林家樑表示,無人車未來可以沿著街廓行駛,用於物流,一旦量產並廣泛使用,台灣將不再需要人工送件。  「無人智慧車PEV(Persuasive Electric Vehicle)像個小朋友,會慢慢學習。」林家樑說,無人車是透過雷達、照相鏡頭、感測原件等關鍵零配件的模組,結合深度學習的人工智慧設計,可以記憶和辨識城市周遭的環境和特色。  林家樑進一步說,無人車透過影像處理,一層層地認識外在環境的各種物體,藉此提升無人駕駛功能的精準度。未來無人車可在台灣人行道和車道中間的街廓行進,時速約20公里,就算不小心撞到人,受撞者也只會感覺像被踢了一下,不致造成嚴重傷害;每日最多可行駛30~40公里,且可自由選擇載不載人。  值得一提的是,台美研發的無人車與世界他國設計的汽車款無人車不同,台灣是以自行車為概念出發,主因是台灣是自行車王國,相關資源豐富。主導無人車計畫的MIT智慧城市計畫主持人 Dr.Kent Larson就表示,台灣在地的產業很適合研發無人車,且他來台還可以順便享受美食,算是額外福利。  據了解,無人車以輕量化自行車體為基礎,全車9成車體研發製造,都是由台灣廠商參與,其中包括太平洋自行車公司。其他如底座、電控和控制系統則是從MIT帶過來。  太平洋自行車公司董事長林正義表示,今年底MIT媒體實驗室將可製造50台無人車,其中10台會在空總創新基地進行測試,其他則會放在新加坡、美國、德國漢堡等地,蒐集各城市的使用數據。台北市民最快今年底,就有機會到空總試乘、體驗無人智慧車。

  • 全球首輛 MIT無人三輪車 明台北亮相

    全球首輛 MIT無人三輪車 明台北亮相

     都市裡嚴重的空汙、交通阻塞與噪音,成為生活中的惡夢。由麻省理工學院(MIT)研發的全球首輛自動駕駛電動三輪車(PEV)10日將在台北空總創新基地亮相,這輛酷炫三輪車採共享模式,不僅節能減碳無噪音、降低空汙,節省大量停車空間,還能靠短程送貨增加營收,將為都市生活帶來革命性影響。  全球各大汽車廠積極開發自動駕駛的無人車,首輛結合自動駕駛、共享經濟的電動三輪車,近期由MIT媒體實驗室(Media Lab)研發成功,由台灣車廠生產,預計第三季生產50輛,今秋首度在台北測試,包括MIT所在的波士頓、新加坡、德國漢堡和歐洲小國安道爾(Andorra)也將同步進行。  全天無休 離峰期兼送快遞  未來市民只要透過手機APP呼叫這輛酷炫電動三輪車,可以在最近的自行車專用道定點取車,利用悠遊卡付款,到達目的地之後,這輛車會自動開往下一個定點,接送另一位民眾,24小時全年無休,不必設置大量停車場停放,也會自動分散各定點充電。換句話說,這是無人駕駛的輕型Uber系統。  這輛輕型電動三輪車在離峰時間,可以與鄰近超市或賣場合作,在2小時內把消費者訂購的貨品送到指定地點,提供貼心的快遞到府服務。由於三輪車體積小,可以穿梭大街小巷,避開塞車路段,大幅提高效率,同時減輕交通壅塞,已有啤酒公司看好這項無人車快遞到府服務。  空總路測 建大數據地圖庫  這輛酷炫電動三輪車的研發團隊,是由MIT媒體實驗室、資訊與決策系統實驗室、超級城市物流實驗室以及德國賓士集團、日本Denso公司的科學家組成黃金陣容,花費2年多的時間研發而成,同時獲美國國家科學發展基金會(NSF)贊助。  此外,日本豐田汽車集團看好這項研發前景,砸下2500萬美元提供MIT無人車計畫專案做為進一步研發經費。  在行政院支持下,這輛酷炫三輪車將在空總創新基地測試,首先透過光達系統蒐集周遭環境的資訊,建立大數據地圖資料庫,以後所有無人車都可以運用。Media Lab城市科學共同負責人藍森(Kent Larson)表示,「空總舊址是個地形平坦且方正的封閉場所,很適合做無人車的測試。」  透明外罩 設計跟著文化走  這輛未來車時速介於每小時10~30公里,外頭有一個透明罩子,不怕下雨,外型可由設計師結合各地風土民情設計,例如,歐洲國家可能喜愛放上畢卡索名畫,台灣可以採用特色材質如竹編,呈現不同文化風格。  酷炫三輪車適合上班族通勤、婦女或長者外出購物等,未來可優先行駛於機場、動物園、主題樂團或大學校園裡。  Media Lab博士候選人林家樑來自台灣,為自動駕駛三輪車主要研發者,他說,「這輛車在台灣生產,在台北測試,將是台灣的驕傲,也將顛覆人們對都市生活的想像。」  開放平台 帶動無人車產業  在節能減碳與健身等多項優點帶動下,公共自行車系統愈來愈普遍,全球有800多個城市提供類似YouBike的服務,規模最大的是大陸武漢,已擴展至9萬多輛,市區自行車停車站需要龐大空間,衍生新的停車問題。自動駕駛三輪車設計上不需要停放,可以解決停車場不足的問題,並透過電腦控制中心平衡車輛供需。  自動駕駛科技是各大車廠積極研發的祕密武器,林家樑說,「PEV提供一個開放平台,目前採三輪車形式,未來也可用在二輪、四輪的電動車,還有很多功能有待開發,這輛車提供台灣各大學相關科系學生很好的研發題材,也同時帶動無人車相關零組件產業升級。」

  • 綠能及智慧行動車工作坊 成果發表

    綠能及智慧行動車工作坊 成果發表

     為提升臺灣青年社會創新之國際能見度,教育部委託國立高雄第一科技大學及國立高雄師範大學,日前舉辦2015「MIT未來城市.未來綠能.智慧行動車工作坊」Demo Day暨頒獎典禮。行政院為提供全國各地不同年齡世代的交流互動空間,將過去的空總轉型為TAF空總創新基地,使其成為實現創新理念的聚落與基地。在教育部及經濟部的努力之下,邀請美國MIT Media Lab共同合作,自今年6月起規畫一系列創新工作坊活動在空總創新基地舉辦,希望透過系列活動,結合產業能量及國際交流互動,提升學生創新思維並落實具體實踐精神。  此活動參賽隊伍包含6月份舉辦「未來城市工作坊」及8月份「未來綠能及智慧行動車工作坊」脫穎而出的晉級隊伍、各大專院校等將近20隊菁英團隊進行決賽,針對未來綠能及智慧行動車領域之不同思維,發表團隊進行研究及提出之解決方案,將創新創意透過動手實作具體呈現,經由MIT專家群與臺灣產學界代表共同評選優勝的團隊,由行政院政務委員葉欣誠親自頒獎,最後勝出的團隊成員,除可獲得團隊獎金外,亦將由教育部補助,於105年至美國麻省理工學院 MIT Media Lab 進行短期進修與學術交流,拓展國際視野。

  • 獲10月MIT工作坊決賽資格

     由教育部與經濟部指導、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MIT Media Lab)與國立交通大學共同舉辦的「Beyond Future Mobility: Future Green and Intelligent Mobility 未來綠能及智慧行動車趨勢論壇.暑期工作坊」,日前落幕。歷經5天的專家論壇、產學研綜合座談會、工作坊實作、參賽團隊簡報及成果展示,共有13組隊伍成功晉級,獲得10月分MIT工作坊決賽資格。  此活動旨在帶動台灣綠能與智慧行動車等相關技術領域產業發展,並激發更多能與全球最新潮流趨勢相接軌的綠能與智慧創新技術與應用的開發實力與能量,同時選出能晉級10月分MIT工作坊決賽,以爭取前進MIT Media Lab短期進修與學術交流的優勝團隊。

  • 空總創新基地 MIT助陣

    空總創新基地 MIT助陣

     台美智慧財產權的合作將更進一步。美國助理國務卿芮福金(Charles H. Rivkin)昨(2)日在台北宣布,台美雙方將啟動「智慧財產暨創新共同工作計畫」,保護創意也保護智財權,雙方並將進行國際專利保護的經驗分享,盼保護青年創業家的創意,增加青年工作機會。  經濟部與教育部昨天在空總創新基地(TAF)舉辦未來城市工作坊,邀請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MIT Media Lab)來台與國內青年交流,行政院長毛治國與美國官方代表芮福金皆應邀出席開幕典禮。  毛揆表示,台灣經濟必須依靠創新驅動,進行轉型,未來城市生活是人類共同關切的問題,希望在MIT Media Lab指導下,所有參與者能收穫滿滿,讓台灣在發展創新的路途上能有好起點。  芮福金則宣布,啟動台美智慧財產暨創新共同工作計畫。他希望台美雙方未來進行的政策合作,不僅是用來保護創意,也可以產生收益,為創業者打造好的環境,保護好的原創構想,進而增加工作機會。  經濟部官員解釋,過去台美透過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TIFA)平台討論智財權議題,當前國際間有很多專利戰訴訟案,包括電腦軟體、生物技術的判決都引發爭論,為了協助我國了解國際智財權保護趨勢,今年8月我國會送4位專利審查官至美國專利局交流,10月在台灣舉辦著作權研討會,邀請國內外專家經驗分享。  芮福金致詞時提到,在「靠自己創造」的現代社會,不能單做一位創業家,大膽做夢的同時,也急需來自四面八方的支援。過去,MIT Media Lab的創業家計畫已協助產生130家以上公司,「相信在場的你們都會很興奮的想成為其中一份子」。

  • 未來理想城市 2020年成真

    未來理想城市 2020年成真

     在大都會住久了,許多人喜歡它的便利與多樣化,卻討厭惱人的交通堵塞和空氣汙染。試著發揮一點想像力,在不久的將來,馬路上的紅綠燈都不見了,路上奔馳的是無人駕駛的自動車,在電腦控制下,精準掌握街道地圖,遇到障礙物馬上自動停下來,自動車的反應比人還快,可以大量減少車禍和死傷。  這些自動車使用電池,不會造成空氣汙染,透過智慧型手機,隨叫隨到,使用完畢,自動歸位,還可以折疊起來,節省大量停車空間,有了這套自動化「小黃車隊」,年輕人再也不必為買車而煩惱。  在住宅方面,最新發明的多功能魔法屋,可以使窄小空間發揮兩倍大的使用效果;在糧食供應方面,未來的智慧型大樓裡有空中花園,培養無土種植的蔬果,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提供都市住民所需的食物。  以上所提及,從交通、住宅到糧食安全方面的革命,其實不遠了,目前正由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Media Lab)著手開發,包括自動駕駛的未來車、多功能魔法屋、室內無土種植,預料將帶動交通、住宅和糧食的「共享經濟」革命,可望在2020年實現理想的未來城市。  未來城市 舒適有效率  MIT媒體實驗室城市科學計畫共同主持人蘭森(Kent Larson)指出,「目前在中國、印度有許多大城市,人口密度非常高,空氣汙染、交通堵塞嚴重,很糟糕。」  10年後的未來城市是什麼光景?蘭森指出,「未來理想城市可能是多元、多樣化的發展,保存過去歷史的記憶,又具有創新能力,由創新科技提供整合服務,是一個適合人居住,舒適而有效率的生活環境。」  在規畫未來城市時,研究人員首先參考現存的古老城市,去蕪存菁。蘭森舉巴黎為例,儘管人口密度很高,但有許多小社區,到處是咖啡館、餐廳、音樂廳和博物館,人們步行20分鐘內可以滿足各種基本的生活需求,這是他心中的理想城市。  未來車 節能人性化  走進MIT媒體實驗室(Media Lab)嶄新的大樓,這是由普立茲克獎得主、日本建築師槙文彥所設計。一樓大廳裡擺設一系列未來車的模型,從可折疊的二輪電動車(Robo Scooter)、模組化電動輪(Green Wheel)、可自動駕駛的三輪車(PEV)到自動駕駛且可折疊的汽車(CityCar),這些酷炫未來車從人性化、節能環保與「共享經濟」等理念出發,經過不斷的測試,即將進行量產,可望掀起新的汽車革命。  美國夢已經碎了,未來的城市是一個共享經濟的社會。蘭森指出,所謂「共享經濟」,指的是租賃取代擁有,由於網路與智慧型手機的普及,消費者可以從網路上獲取各種資訊,從訂旅館、餐廳到車子、房子,還可查詢出租者與產品的歷史記錄,同時在線上付款。  「媒體實驗室關心的是人,一切從人開始。」研究人員不斷思索,「未來理想城市該有什麼樣的車?未來車一定要有方向盤嗎?」未來城市車的研究小組中,只有一人受過汽車設計訓練,其他人的背景分屬建築、都市設計、系統工程、企管等不同領域,最後他們設計出一部沒有方向盤的折疊電動車,體型袖珍,傳統車位一次可停3輛,目前西班牙的汽車廠已決定量產。  最新研發的未來車(PEV)是一輛有罩子的電動三輪車,就像捷運站附近的自行車系統,提供最後一哩的功能,可以隨時租用,自動開到目的地,並且自動歸位,還可折疊,適合年輕人運動與通勤之用,也適合老人使用。  發明這輛酷炫三輪車是來自台灣的林家樑,他說,「這輛車有透明罩子,不怕刮風下雨,使用電池很環保,時速可達40公里,目前已有台灣廠商打算生產,未來希望在台灣進行實地測試。」  未來公寓 科技換空間  許多大都會都面臨地價飆漲,年輕人買不起房子的難題。MIT媒體實驗室研發出多功能未來公寓,可依照使用者不同需求,將有限的空間變成兩倍大,例如,白天可以是舞蹈教室,下午變成會議室,晚上變成8至10人的宴會場所,深夜則轉變為臥房,有如科技魔法屋。  蘭森指出,「未來公寓主要透過科技來變換室內空間,使用者可以智慧型手機搖控室內的電動牆。」他表示,「紐約市長彭博與波士頓市長莫尼諾都非常支持這項計畫,曼哈頓已展開規畫建造一棟未來公寓,主要出租給年輕人,這也是一種共享經濟。」  未來糧食 無土種室內  未來的大都會將吸納全球90%的人口,創造80%的財富,消耗60%的能源,都市的糧安全是嚴肅的議題。MIT媒體實驗室發展出室內無土種植法(aeroponic farming),僅使用一般土耕種植用水的2%,可在室內培養出各種蔬果,不會產生蚊蟲,也沒有農藥汙染,目前已取得專利。  蘭森說,許多大樓裡都可以進行無土種植,每平方公尺無土種植的農產品可供一人食用,讓都市裡的人自給自足。從產業發展的角度,無土種植有龐大商機,發明這項種植法的學生已自行創業去了。  MIT媒體實驗室還有許多新奇的實驗,例如在室內設計收集陽光的反射裝置,可透過智慧型手機把陽光投射至指定的方位,增加室內照明,並且節省能源。  未來城市的規畫,希望保留大都會的優點,除去惱人的缺點。蘭森說,以上這些的發明,主要目的是讓都市更適合人居住,目前已在波士頓、阿姆斯特丹展開測試,也和中國的某些城市洽談合作案。  今年3月,蘭森曾來台灣拜訪行政院副院長毛治國,希望在台灣尋找合適的測試地點,把媒體實驗室的發明帶到台灣來。他說,「我們歡迎有創意、有前瞻性的市長提出合作案。」參與多項未來車計畫的林家樑說,「很希望自己的發明,有朝一日回饋自己的家鄉。」  小檔案  MIT媒體實驗室  MIT媒體實驗室成立於1985年,由知名建築系教授、「百元電腦」計畫發起人尼格洛龐帝(Nicholas Negroponte)與前MIT校長暨甘迺迪總統科顧問魏思納(Jerome Wiesner)共同創辦,附屬於MIT建築學院,為國際知名的跨領域實驗室,集合不同領域的人才,打破學門的界線,共同研究未來的科技、多媒體與設計,以改善人類的生活。  媒體實驗室有逾80個會員,主要是知名大企業包括Google、Panasonic、Toshiba、Shell、三星、LG、樂高等,該研究室每年3500萬美元經費主要來自企業贊助。  實驗室師生逾200人,正在進行26組研究,逾350項計畫,涵蓋範圍從城市科學、巨量資料、自閉症與溝通科技、公民媒體中心、數位學習中心到未來故事中心等。目前有6位台灣學生在此攻讀碩、博士並參與研究。

  • 伊藤穰一  在混亂中挖掘創意

    伊藤穰一 在混亂中挖掘創意

     甫於今年4月下旬出任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MIT Media Lab)所長的伊藤穰一(暱稱Joi)要在混亂中挖掘創意,讓實驗室裡各領域奇才經由聯手實際操作,獲業界青睞,成為現代貝爾實驗室。  僅有25年歷史的MIT媒體實驗室可說是科技人的涅盤(最高境界)。現年45歲的伊藤穰一表示,媒體實驗室吸收150名全世界最聰明的孩子,他們在這裡可盡情發揮。領導這樣奇特的學術機構需要奇特的領導力,由伊藤穰一出任所長可謂忠於該機構的精神,他大學沒畢業,卻在科技界有一長串優異表現。  伊藤穰一先後自兩所大學中輟後,迷上工業音樂,為此,他跑去當DJ。與此同時,他繼續精進電腦和虛擬社群的知識。爾後他開了家夜店,玩他在芝加哥挖掘的音樂。他想學電影,就去應徵布景工作。他愛玩多人連線電玩「魔獸世界」,還把這經驗轉化成關於合作與領導的簡報,大受歡迎。  1990年代,日本出現首批網路服務供應商,其中1家就是他創立和經營的,他自此成為日本和美國新興科技公司的天使投資人,對象包括推特、Flickr和Last.fm。目前他正在開發日本版本的LinkedIn(專業人士社交網站)。  他擔任非營利組織Creative Commons(旨在為網路分享建立適宜的商標與授權體制)執行長時,認為有必要多瞭解中東,於是搬到杜拜去住。  近來他愛上潛水,在MIT媒體實驗室的辦公室內,擺放的相關書籍比科技類書籍還要多,他研究潛水生理學、光學和物理學。他妹妹稱他是興趣驅策型學習者,喜歡從做中學。  伊藤穰一表示,他經由與別人合作來學習,這雖非每個人都適合的學習之道,但他發現,跨學科建構很重要也很有用,這過程不一定很理想,但關鍵在於源源不絕的前進動力和實務經驗,他認為,在過程中越開心,就代表越成功。  他指出,直覺是管理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直覺來自對任職領域的熟悉度,這在一個不斷變動的世界裡尤其重要,只是做一個專業經理人不再遊刃有餘,除非瞭解事業內容,否則不會成功。  對於MIT媒體實驗室,他想要加強其與業界的關係,盼使媒體實驗室取代貝爾實驗室、Xerox PARC(全錄的研究中心)等機構的地位,負責做基礎研究,不在意可否商業應用,然後獲頒諾貝爾獎。  他指出,如今即使是宣稱具有隨心所欲研究文化的公司,也對其所做的研究心存偏見,微軟再開放,也不會允許研究員鎮日研究鼠腦。  至於伊藤穰一版本的隨心所欲方式是能導向奔放又意想不到的創新。他希望吸引企業進到媒體實驗室,藉由探索與其產業相近的領域來做一些互動,大企業可選擇新聘一兩位普通的內部研究員,或者繳費成為媒體實驗室的會員,觸及實驗室所有研究和人員。  伊藤穰一指出,媒體實驗室最大的挑戰在於,如何讓擁有這麼多不同興趣的這麼多人,在未受指示的研究上進行合作。這演變成一團混亂的機率很高。他認為,實際的建構工作可免於分崩離析。  因此,媒體實驗室的桌台上到處可見操作中的工具和模型半成品,伊藤穰一表示,實驗室內各領域專家各用不同的學術語言發表想法,但難以精密準確,不過如果他們進行一起建造教育機器人等工作,創見就會成真。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