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ofo的搜尋結果,共100

  • 小黃車ofo全無財產 光等押金退還程序要500年

    小黃車ofo全無財產 光等押金退還程序要500年

    最近大陸ofo小黃車上了熱搜,押金和退款進度再度受到關心。據和訊網報導,作為曾經資本寵兒,幾輪融資之下成功獲得150億元(人民幣,下同)。之後ofo為競爭市占率,加上管理不善增加過量成本,挪用資金爆雷,最後引發退押金大潮變成資金鏈斷裂。統計如今還有1600萬用戶待退押金,先不提已毫無財產,即便按ofo每天50人的退款進度來算,需要500年以上才能退還所有押金。 而ofo關聯公司—北京拜克洛克科技公司如今早已人去樓空,但無數「受害者」的押金卻還沒有到帳。ofo的官方微博也是從2018年底再也沒有更新過。沒被退押金的用戶們也只能在微博裡聲討。 現在ofo除了15億元待退押金以外,還有超過5億元的未執行標的,目前僅被法院執行1341萬6156元,相關案件也涉及與其他公司的合同糾紛。但統計如今還有1600萬用戶的押金等著退,按照ofo每天50人的退款進度來算,需要500年以上才能退還所有押金。 相對於普通用戶,供應商卻已經認命,甚至不少ofo的供應商表示已經放棄追繳貨款,直言等待遙遙無期,已經清楚這筆貨款是要不回來了,只能自認倒楣。這些供應商們的追繳貨款從10萬元到千萬元不等。

  • 共享單車欠85億「驚傳跑路」法院都找不到 退款要等572年

    共享單車欠85億「驚傳跑路」法院都找不到 退款要等572年

    共享商機無限,其中交通工具的共享模式更已深入民眾生活。創立於2014年的大陸共享自行車ofo傳出辦公室「人去樓空」,就這樣憑空消失、完全找不到人,但是ofo債台高築,若以應該要退給用戶的壓金來計算,債務總額上看人民幣20億元(約台幣85億元),有用戶無奈表示,想等退款須等上572年,根本不可能。 綜合《新浪財經》、《快科技》報導,被稱為「小黃車」的大陸知名共享自行車ofo,前(28日)辦公室被發現空無一人,官網、APP、微信公眾號中公開的地址,已經找不到這間公司了。至於ofo登記營業的地址,因為無法聯繫,已經被監督管理單位列為「經營異常名錄」,就連法院也找不到。 ofo據稱有1500萬名用戶,每位都有付人民幣99元的押金(約台幣423元),這筆鉅款都還沒退款,另外還得加上供應商也在等退款,ofo未履行金額恐怕高達台幣85億元。其實,2017年12月時,ofo就已傳出資金出現狀況。 當時ofo遭傳挪用用戶的押金來解決資金問題,但公司創辦人戴威表示一切都是謠言,澄清道:「ofo不會動用任何一筆押金。」之後ofo連續8個月都無法從銀行獲得融資,隔年開始出現APP無法提出押金的情況,甚至有人開始向odo討債;有用戶無奈表示,如果依照2天退款90人的速度計算,要足足等上572年才能輪到自己。 更多 CTWANT 報導

  • ofo一時風光 變一堆廢鐵

    ofo一時風光 變一堆廢鐵

     大陸共享單車曾經出現曇花一現的輝煌,但現在留下一堆破銅爛鐵,不少企業血本無歸,ofo共享單車就是其中之一,2015年6月,ofo共享計畫正式啟動,開始了瘋狂擴張,上線僅21個月,就完成數十億(人民幣,下同)融資,成為當時全球最大的共享單車平台。但2018年,ofo的輝煌戛然而止,究其原因,ofo以補貼、投放競賽的「燒錢模式」導致其走向衰落。  據大陸自媒體報導,2014年ofo創始人戴威在北京大學校園內徵集自行車並把這些車共享給學生使用,是ofo共享單車的雛形,不過,當時這件事並不起眼,直到2015年,大陸出現一股創業潮,ofo抓住了機會,2015年6月,ofo共享計畫正式啟動,至此,戴威開始了瘋狂擴張,ofo上線僅21個月,就完成了數十億融資,成為當時全球最大的共享單車平台,ofo覆蓋了全球一共40多個城市,其註冊用戶超過1500萬,到2017年胡潤研究院發布的《胡潤百富榜2017》顯示,戴威以35億元的財富、26歲的年齡成為了第一個上榜的白手起家90後。  供應鏈欠款 對手擠壓  然而,2018年ofo和戴威的輝煌戛然而止。ofo出現供應鏈欠款、用戶押金擠兌、資金鏈斷裂等危機,之後又曝出ofo挪用用戶超過30億押金用來支付供應鏈欠款的問題,一瞬間討債的用戶蜂擁而至,ofo的用戶押金總量在40億左右。  據了解,ofo有超過1600萬人在線排隊退押金,退款速度越來越慢,從一天1、2萬筆到一天幾百筆,按照如此龐大的用戶數量來看,這個速度退款退完需100多年。  融資困難 政策斷財路  此外,隨著競爭對手的不斷出現,如阿里巴巴旗下的哈羅單車以及美團的摩拜單車崛起,ofo的主導地位遭受嚴重動搖,ofo承受著一輪又一輪的攻擊,最終走向帝國的衰落。  ofo從興盛走向衰敗,顯示大陸共享單車企業的「燒錢搶市占」商業模式已經走向盡頭。據《法國國際廣播電台》指出,隨著資金的大量流入,大陸共享單車業在2016年就不再視「盈利」為競爭目標,而是進入了一味追求市占率,藉此逼死競爭對手的「燒錢模式」;之後,隨著融資困難,加上大陸各地政策不允許在單車身上投放廣告,讓共享單車漸漸走入絕境,也是ofo商業模式死亡的關鍵原因。

  • 陸共享單車 ofo轉電商 摩拜退場

    陸共享單車 ofo轉電商 摩拜退場

     大陸在肺炎疫情下,大眾運輸工具被冷落,共享單車重獲青睞。不過幾年前共享單車的戰場上,摩拜與ofo的「橙黃」大戰已成過去,現在美團、青桔、哈囉單車三強鼎立。美團去年收購摩拜後,摩拜的舊單車已近乎被美團的新單車取代;而ofo的APP則轉型為電商網站,以回饋金抵押金的方式,退給使用者,大街上已很難再看到ofo小黃單車,即便有,也是被丟在角落的報廢狀態。  北京市交通委2月下旬公布2019年下半年北京市共享單車行業的運營管理監督情況。去年下半年的日均騎行量與日均周轉率方面,美團單車、青桔單車、哈囉單車分列前三名。去年下半年,北京市繼續採取自行車的總量調控,將北京共享單車總量,維持在90萬輛左右。能訂出數字並做出總量調控,是歷經市場的一番廝殺。  ofo去年因營運不善,官司纏身,資產遭凍結,也一直深陷退還押金的泥沼,至今仍沒有完全解決;ofo的APP,近期悄悄轉型為電商網站,以回饋金抵押金的方式,退給使用者,大街上已很難再看到ofo小黃單車,即便有,也是被丟在角落的廢棄狀態。  至於摩拜單車,自從2018年美團收購摩拜,並順勢推出美團單車後,美團就對摩拜進行產品弱化,從一開始延續橙色車,讓美團和摩拜商標並列,到了2019年6月,進一步投放大量的黃色美團單車,一夜之間,街道變了顏色。美團單車僅在美團APP內可開啟,摩拜APP無法打開美團單車,可預見隨著摩拜舊車被消耗汰換,不久後摩拜將完全退場。  現在北京大街上,隨處可見阿里扶持的哈囉單車、滴滴旗下的青桔單車,以及美團外賣的美團單車,共享單車的戰場,也從兩強相爭,進入三國鼎立。

  • ofo談2.5億訴訟:尊重判決 全力退還押金

    大陸媒體報導,針對法院曝光ofo 2.5億元訴訟無可執行財產一事,ofo公關部相關負責人表示,尊重判決,全力退還押金,全力自我造血。 根據近日曝光的法院執行裁定書,ofo被供應商天津富士達追債2.5億元,但ofo運營實體東峽大通「名下無房產及土地使用權、無對外投資、無車輛,雖開設了銀行帳戶,但已被其他法院凍結或帳戶無餘額。」 報導指出,對於ofo是否已經資金枯竭,ofo公關部相關負責人僅表示,目前商城業務和城市代理業務均在有條不紊運行中,新的單車運營模式也在積極實驗。 中國政法大學智慧財產權中心特約研究員趙佔領指出,東峽大通無可執行的財產,看起來沒錢了,但東峽大通的關聯公司可能有錢,但是在法律訴訟上,東峽大通和關聯公司是獨立的主體。

  • 陸共享單車夢碎 昔日龍頭淪無財產

    陸共享單車夢碎 昔日龍頭淪無財產

    大陸過去興起一陣共享經濟熱潮,但作為其中一個主打焦點的共享單車卻頻頻觸礁,天津法院最新裁定,昔日大陸共享單車龍頭ofo已「無可執行財產」,因此沒有能力償還供應商高達3600萬美元(折合約11.3億元新台幣)的巨額債務。 俗稱「小黃車」的ofo在5年前創立,過去曾在2015年至2018年期間,短短3年就獲得超過22億美元的融資,但近期卻頻頻爆出經營問題,今年更遭供應商天津富士達提起訴訟,以追回ofo高達3600萬美元的欠款。 綜合陸媒報導,天津法院本周一裁定,ofo名下無房產及土地使用權、也沒有汽車或投資資產,雖開設銀行帳戶,但已被其他法院凍結或帳戶無餘額,沒有能力向供應商支付巨額債務。 值得關注的是,去年12月ofo也爆出資金鍊斷裂問題,該公司去年大漲押金,從99元漲至199元人民幣,價格調漲,但服務品質卻沒有漲,因此遭約1200萬ofo用戶,要求退還總額高達約19.9億元人民幣(折合約89.55億元台幣)的押金,而ofo恐怕也還不出這筆錢,其創辦人兼執行長戴威,已被法院列入違約者黑名單。 儘管ofo在大陸尚未正式宣布暫停業務,但有用戶透露,現在已很少在街上看到ofo小黃車,目前,ofo也已縮減或完全撤回在美國、日本和新加坡等國家的業務。 大陸越來越多的新創公司推出各種共享形式的服務,但解散倒閉亂象屢屢頻傳,繼悟空、3Vbike、 町町單車等公司倒閉後,曾號稱大陸第三大共享單車的「小藍單車」也不到1年就玩完。 新加坡國立大學教授Nitin Pangarkar曾分析,共享單車缺乏品牌忠誠度,加上對於監管法規的錯誤預測以及消費者的不良行為,導致利潤下降,也因此解散倒閉亂象頻傳。

  • 被撤銷營業執照 ofo無奈申請退出新加坡市場

    因無法遵守期限內移除所有車輛,大陸共用單車ofo的營業執照被新加坡陸路交通管理局撤銷,這意味著ofo無法在新加坡繼續提供腳踏車服務,此消息被陸路交通管理局證實,而ofo官方也回應,ofo無法按照原計畫進行經營活動,故無奈申請退出新加坡市場。 新加坡《聯合早報》報導,ofo的營業執照是於今年2月14日被陸路交通管理局暫時吊銷,當局當時下令其3月13日前移除所有停放在公共空間的腳踏車;4月初,陸路交通管理局又向ofo發出撤銷營業執照意向通知書,並提供兩周時間讓ofo提出書面陳情。 2017年3月,ofo在新加坡啟動試營運,這裡也是ofo出海的第一個城市,根據ofo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去年5月,ofo新加坡累計訂單量突破2500萬單,用戶約占總人口五分之一,平均周訂單約1百萬單。 去年6月,ofo宣布海外市場已完成開拓業務階段,將進入第二戰略階段,同時,創始人兼CEO戴威將直接掌管ofo國內外業務,加速推進海外業務,按照之前ofo的計畫,ofo要在去年年底服務全球超過2百座城市,進入20個國家和地區。 然而,去年下半年後,因為資金鏈壓力,ofo開始從海外市場撤退,先後從澳洲、德國、南韓、西班牙、以色列和美國部分城市退出。

  • 陸共享單車ofo再遭法院凍結145萬

    陸媒報導,因與供應商糾紛,大陸共享單車ofo再次被法院凍結資金。據天津科林與ofo關聯公司拜克洛克買賣合約糾紛一審民事裁定書顯示,法院凍結拜克洛克銀行存款人民幣(下同)145萬元或查封其他等額財產。 天津科林在2018年1月20日向天津市濱海新區人民法院申請財產保全,請求凍結拜克洛克的銀行存款145萬元或查封其他等額財產,法院裁定立即開始執行。 這已不是ofo首次被供應商起訴,亦非第一次被法院凍結資金。2018年12月28日,中國裁決文書網發布了順豐和ofo運輸合同糾紛案的執行裁定書,法院凍結ofo運營方東峽大通在招商銀行存款逾1,370萬元。

  • 滴滴岌岌可危 恐淪下一個ofo

    滴滴岌岌可危 恐淪下一個ofo

     2016年8月,滴滴收購Uber中國,正式宣布大陸網約車大戰落下帷幕。滴滴就此成為大陸網約車行業龍頭,雄踞網約車市場。當時網路行業一致認為,滴滴成為壟斷龍頭後,很快就可以開始賺錢時,卻沒人想到,到3年後的今天,滴滴依舊處於巨虧之中,虧的錢還不比當年補貼大戰的時候少,市場開始懷疑滴滴會不會是下一個小黃共享單車ofo。  一份滴滴出行內部流傳出來的財務資料刷爆網路,資料顯示,滴滴2018年持續巨額虧損,全年虧損高達109億元(人民幣,下同),而2017年虧損金額25億元。過去6年來,滴滴出行一共累計虧損約390億元。  大陸新創業者的一貫營運模式是籌募大筆資金,用高額補貼招攬用戶。但是大陸共享單車巨擘ofo的沒落,讓外界開始質疑不計成本、燒錢補貼的方式,是否真的可行。《經濟學人》、《金融時報》等報導,2015年ofo創立時被視為科技業明日之星,不料4年後,ofo就從天堂摔落地獄,創辦人戴威寄給員工的信件坦承考慮申請破產。  據天眼查的資料統計顯示,自滴滴2012年成立以來,截至目前已經完成20次融資,金額總量超過200億美元,是目前全世界範圍內融資額最大的未上市公司。  滴滴應該是看到ofo崩盤的全部過程,似曾相識的一幕正在重演,這兩者都經歷了:講故事──融資──擴張──繼續講故事──繼續融資──繼續擴張的多輪循環,兩者的區別是ofo率先到達洛希極限(Roche limit),被資本拋棄後瞬間垮塌,滴滴則在109億元巨虧的映射下,根基不牢的商業帝國岌岌可危。  滴滴當年苦戰2年,吃掉了快的,吞掉了Uber,終於爬到了老大的位置,但是讓滴滴萬萬沒想的是,燒了那麼多錢,才建立的龍頭地位,依然會有新的對手入場。首汽、曹操、美團、哈囉、滴答、神州,6大網約車圍攻滴滴,如同6大門派圍攻光明頂之勢。新對手出現,讓滴滴被迫再次進入到補貼大戰,這讓原本就虧損的滴滴雪上加霜。

  • ofo傳解散海外部門

    深陷財務危機的大陸共享單車企業ofo再傳裁員。中國企業家雜誌引述ofo海外事業部員工稱,8日上午海外事業部總經理陳鈺瑄宣布解散海外部門,要求員工轉職或離職。 該員工透露,海外事業部目前有50多名員工,陳鈺瑄口頭提出三個方案,包括調職至國內業務部門,直到今年4、5月只發放一半薪水,屆時將有賠償方案。 第二個方案是1月10日前離職,12月及1月薪水正常發放,沒有賠償;第三個方案是1月10日前不離職或轉職,12月薪水發一半,1月薪水不發。ofo相關部門未有置評。

  • ofo海外部門解散要求員工轉離職

    大陸共享單車企業ofo傳出解散海外事業部,據《中國企業家》報導引述海外事業部員工透露,8日海外事業部總經理陳鈺瑄來宣佈部門解散,表示12月中旬聽聞公司要進行一些策略調整,對解散早有預料。對此ofo官方回應則稱是正常業務調整。 據瞭解ofo海外事業部共50多名員工,該名員工透露公司給出3個方案。第一是調職到國內業務部門,直到今年4、5月只發放一半薪水,屆時將有賠償方案;第二是10日前離職,12月及1月薪水正常發放,沒有賠償;第三若在10日前不離職或調職,12月薪水發一半,1月薪水不發。

  • ofo遭爆拖欠物流公司款項 共計51.1萬美元

    陷入財政困境的小黃車ofo再度傳出不利消息,新加坡媒體報導,ofo遭兩間物流公司發信,要求其繳交合計超過51.1萬美元的款項,同時ofo新加坡官方臉書專業,也有超過170名用戶留言要求退款。 ofo因多次傳出破產、被收購等消息,且退款期不斷展延,衝擊用戶信心,最終引爆用戶登門要求退還押金,截至2018年20日為止,ofo網路排隊要求退還押金的人數已接近1,200萬人,預計要退還10億元押金。

  • ofo公司及戴威收限制消費令:不得坐飛機、軟臥

    ofo公司及戴威收限制消費令:不得坐飛機、軟臥

    據中國執行資訊公開網披露的資訊,12月4日,法院對東峽大通(北京)管理諮詢有限公司作出了“限制消費令”,該公司和戴威不得選擇飛機、列車軟臥、輪船二等以上艙位;不能在星級賓館等場合消費,不能買房買車旅遊等。 北京市海澱區人民法院限制消費令 (2018)京7101執294號 東峽大通(北京)管理諮詢有限公司 本院於2018年08月31日立案執行申請人杭州貨嘀物流有限公司申請執行你單位合同、無因管理、不當得利一案,因你單位未按執行通知書指定的期間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給付義務,本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五條和《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限制被執行人高消費及有關消費的若干規定》第一條、第三條的規定,對你單位採取限制消費措施,限制你單位及你單位(法定代表人、主要負責人、影響債務履行的直接責任人員、實際控制人)戴威不得實施以下高消費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費行為:(一)乘坐交通工具時,選擇飛機、列車軟臥、輪船二等以上艙位;(二)在星級以上賓館、酒店、夜總會、高爾夫球場等場所進行高消費;(三)購買不動產或者新建、擴建、高檔裝修房屋;(四)租賃高檔寫字樓、賓館、公寓等場所辦公;(五)購買非經營必需車輛;(六)旅遊、度假;(七)子女就讀高收費私立學校;(八)支付高額保費購買保險理財產品;(九)乘坐G字頭動車組列車全部座位、其他動車組列車一等以上座位等其他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費行為。如你單位(法定代表人、主要負責人、影響債務履行的直接責任人員、實際控制人)因私消費以個人財產實施前述行為的,可以向本院提出申請。如你單位因經營必需而進行前述禁止的消費活動的,應當向本院提出申請,獲批准後方可進行。 如違反限制消費令,經查證屬實的,本院將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一條的規定,予以罰款、拘留;情節嚴重,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此令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四日 版權聲明:本文系看看新聞Knews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 摩拜單車創始人胡瑋煒卸CEO:沒有「宮鬥」沒有不和

    大陸共享單車巨頭ofo日前陷入退款風波,逾千萬用戶要求退押金,這也讓共享單車現狀引起社會關注。今日,摩拜單車創始人胡瑋煒發給員工的內部信中宣布,「因個人原因」辭去摩拜單車CEO職位,由公司總裁劉禹接任CEO一職,並稱自己「完成了階段性的使命」。胡瑋煒卸任CEO後,摩拜原先的創始團隊已基本退出。她還特別說:「在這裡我必須說明,並沒有『宮鬥』,沒有不和,也沒有任何組織的糾葛(讓媒體失望了)。」 摩拜單車於2015年創立,今年4月,美團宣布全資收購摩拜,王興擔任董事長。隨後摩拜進行架構調整,王曉峰卸任CEO出任摩拜單車顧問,創始人胡瑋煒出任摩拜CEO,並任命劉禹為摩拜總裁,向CEO彙報。 香港01報導,胡瑋煒在內部信中表示:「摩拜的初心一直未變,一切才剛剛開始。每一位摩拜員工,需要長期有耐心,持續做好基本功,並且更好地融入到美團的大組織裡去。對於美團,摩拜正在積極擁抱,心懷感恩,這樣才能協同成一個更強的有機體,我相信摩拜將會越來越好。」 胡瑋煒卸任CEO之後,摩拜原先的創始團隊已基本退出。不過胡瑋煒也在內部信的末段中表示:「在這裡我必須說明,並沒有『宮鬥』,沒有不和,也沒有任何組織的糾葛(讓媒體失望了)。」 對於胡瑋煒卸任,美團點評CEO王興表示:「非常感謝胡瑋煒,不僅創立和塑造了摩拜這個優秀的品牌,也打造了一個優秀的團隊,優秀的業務基礎。祝福瑋煒再創佳績,也相信摩拜會越來越好。」

  • 陸交通部:正督促ofo加速線上退押進度

    大陸央視12月21日報導,大陸交通運輸部正督促ofo暢通退押管道,加速線上退押進度,切實保障使用者合法權益。

  • 《大陸產業》ofo小黃車退押問題,交通運輸部出手督促

    ofo小黃車公司出現退押金困難問題,引起關注。大陸交通運輸部新聞發言人吳春耕表示,交通部對此高度關注,督促其暢通退押金管道。 吳春耕指出,交通部會同交通運輸新業態協同監管部際聯席會議相關成員單位進行分析研判和磋商,也始終與相關企業保持溝通聯繫。一方面,支持ofo小黃車公司多方開源節流,增強企業可持續發展的能力;另一方面,也在督促其暢通退押金管道,優化退押金流程,加快線上退押金進度,切實保障用戶合法權益。 吳春耕說,共用單車是一種新業態,在發展初期會遇到問題;但總體來看,目前共用單車行業運行平穩,需求保持旺盛,根據初步統計,目前全大陸每天共用單車的使用量仍然在1000萬人次以上。

  • 陸共享單車龍頭驚爆破產 千萬用戶排隊追討押金

    陸共享單車龍頭驚爆破產 千萬用戶排隊追討押金

    大陸興起共享經濟熱潮,但作為其中一個主打焦點的共享單車卻頻頻觸礁,俗稱「小黃車」的ofo傳出破產消息,引爆用戶要求退押金潮,截至昨晚超過1000萬名用戶申請退款,以每人199人民幣(折合約900元台幣)計算,ofo總共要退約90億元台幣。 綜合陸媒報導,ofo近期爆出資金鏈斷裂問題,先前傳出積欠合作廠商6815.11萬元人民幣(折合約新台幣3億元)款項,並遭對方起訴,近期引爆用戶退還押金的恐慌潮,從本月17日開始,ofo北京總部開始排著長長的隊伍等待退款,從大樓的5樓一直排到大街上,而且人數不斷增加中。 報導指出,ofo去年大漲押金,從99元漲至199元,價格調漲,但服務品質卻沒有漲,近期接著傳出破產、重組等消息,更不斷有網民爆料,稱等了很久都拿不到退款,終於引爆退還押金的恐慌潮。 ofo財務問題連環爆出,陸媒先前報導,ofo累積債務高達65億人民幣(折合約290億元台幣)。

  • ofo創始人戴威發員工信:為欠每一分錢負責勇敢活下去

    近日身陷退還押金危機的大陸共用單車ofo小黃車,創始人戴威19日發布對全體員工信件中指出,希望每一位ofo人都能認同並堅定信念:不逃避,勇敢活下去,為我們欠著的每一分錢負責,為每一個支援過我們的用戶負責! 據騰訊財經引述戴威信中內容,他強調由於從去年底到今年初,沒能夠對外部環境的變化做出正確的判斷,公司今年一整年都背負著巨大的現金流壓力。退還用戶押金、支付供應商的欠款、維持公司的運營,1塊錢要掰成3塊錢花。 而ofo近期問題來自於傳出資金鏈斷裂,爆發用戶退還押金潮,截至18日晚間,已有超過1000萬名用戶申請退款,如以99元(人民幣,下同)與199元兩類押金計算,退款金額將在10到20億元之間。

  • ofo搬離總部、變賣辦公桌椅

     近期深陷破產傳聞的大陸共享單車巨頭ofo昨(4)日傳出,該公司員工自上周開始打包行李,並陸續搬離位於中關村廣場的北京總部,搬到該公司的另一個工作地點。雖然該公司強調,只是「租約到期」,但仍再度令市場聯想該公司破產危機,被迫搬遷的窘境。  財經網報導,ofo員工在上周五開始即陸續搬離位於中關村廣場理想國際大廈的辦公室,並搬往有15分鐘步行路程的互聯網金融中心。  在9月底時,市場便有「ofo北京總部人去樓空」的消息,當時ofo公關部回應指出,「我們只是租約到期,要搬到別的地方。」但有在場人士表示,很多員工都在公司裡打包行李,辦公室內紙箱隨處可見,ofo也在變賣辦公桌和電視機等辦公用品,不像只是搬遷辦公室。  此外,ofo先前也更改押金退還政策,將退押金延長周期從10個工作日變更延長至15個工作日,不僅引發消費者強烈不滿,更加深市場對其資金緊張的聯想。  ofo於2014年創立,並在2017年10月底時,一度最高達到日訂單3,200萬的記錄。但ofo隨後的處境急轉直下,根據界面報導,ofo從上周開始進行破產重組的程序。  該報導引述ofo一份半年前的財務表指出,ofo整體負債為64.96億元人民幣(下同),其中,用戶押金為36.5億元,供應鏈為10.2億元,在龐大的債務下,該公司將進行重組,但ofo當時對此消息予以否認。  值得注意的是,市場多次傳言大股東滴滴收購ofo,而阿里巴巴亦有意併購。去年7月阿里曾參與ofo的E輪逾7億美元的融資。此外,在今年3月時,ofo通過抵押的方式,先後兩次將其共享單車作為抵押,從阿里獲得17.7億元借款。但無論是阿里還是滴滴收購談判都沒有結果,造成ofo資金嚴重短缺。

  • 小黃車ofo員工將搬離北京總部

    根據華爾街見聞4日報導,有消息指出大陸小黃車ofo員工將陸續搬離北京總部,位於中關村廣場的理想國際大廈。ofo公關回應指出,該公司「只是租約到期要搬到別的地方。」 此前,ofo因與大股東滴滴、摩拜合併未果,新一輪融資遲遲未到,資金緊缺,甚至爆發裁員傳聞。據「界面」報導,ofo整體負債達64.96億元人民幣,並有大型券商中介機構為ofo做破產重組方案,但ofo官方都否認這些消息。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