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r彈道導彈的搜尋結果,共06

  • 撒旦接班人 俄將於2021量產薩爾馬特洲際導彈

    撒旦接班人 俄將於2021量產薩爾馬特洲際導彈

    俄羅斯國防工業聯合體的一名消息人士稱,普丁總統於3月公布的新一代洲際彈道導彈薩爾馬特(Sarmat)將於2021年開始進行系列生產,並在同年稍晚就在首個戰略火箭軍薩爾馬特導彈團開始服役。這種號稱無法防禦的導彈,將成為取代SS-18「撒旦」洲際彈道導彈的最新式戰略核武器。 \n \n塔斯社報導引述消息人士的話說,薩爾馬特完成測試與列裝的最後期限是2021年,隨後就進行量產。首個薩爾馬特導彈團將設置兩個發射器與一個指揮中心。 \n \n2018年3月1日,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在致聯邦議會的致辭中宣布,薩爾馬特洲際彈道導彈已開始測試。俄國防部也在7月份表示,導彈將在預期的最後階段才投入使用。 \n \n薩爾馬特洲際彈道導彈是由馬奇雅夫(Makeyev)火箭設計局所開發,將取代上世紀90年代所生產的R-36M2(北約代號SS-18,撒旦)洲際彈道導彈,首批薩爾馬特將列裝於俄羅斯西部的克拉斯諾亞爾斯克( Krasnoyarsk)地區的烏茹爾(Uzhur)為導彈部隊。 \n \n報導指出,前蘇聯曾經擁有308枚SS-18撒旦洲際彈道導彈。它的部署促成了第一階段美蘇戰略武器削減條約(START-1)的簽署,因為SS-18可以攜帶10個獨立設定目標的核彈頭,每個彈頭當量為7萬5千噸。蘇聯解體後停止了SS-18撒旦導彈的生產,此後根據戰略核武條約銷毀了154枚SS-18。 \n \n與薩爾馬特比較,SS-18射程為11,000公里,薩爾馬特的射程則遠達17,000公里,可以用穿越南極大陸的路線向敵方進攻,裝置的核彈頭數目為10-15個,每個彈頭核當量在15萬至30萬噸之間。 \n

  • 俄最大軍演罕見測試隱形導彈與戰術核武

    俄最大軍演罕見測試隱形導彈與戰術核武

    俄羅斯邀請中國與蒙古共同參與的史上最大規模軍事演習「東方-2018」(Vostok-2018)中,俄首次公開對外展示了受到北約組織矚目的先進導彈技術。其中包括號稱超越外國同類產品的隱形導彈,以及能搭載戰術核子彈頭的伊斯坎德爾短程彈道導彈。 \n \n衛星通訊報導,俄羅斯第76防空師負責人吉洪諾夫上校接受紅星網採訪時表示,俄軍官兵在布里亞特共和國(Buryatiya)的捷連巴(Telemba)軍事訓練場舉行的「東方-2018」軍演中,首次公開使用性能超越外國同類產品的隱形導彈。 \n \n吉洪諾夫上校說,指揮部決定在演習中加大任務難度,並未限制使用常規導彈。在假想大規模打擊中,俄軍需要擊落能夠繞過地形的訓練特製巡航導彈、彈道導彈彈頭模擬器以及隱形技術導彈的目標模擬器。但先前俄軍對於是否能完成此一任務尚有疑慮,最後在環境條件相當複雜的情況下,俄軍班組依然擊落了所有導彈,其中部份導彈還是在飛行途中被擊落。 \n \n報導說,「東方-2018」演習中展示的先進導彈還包括最近部署在加里寧格勒(Kaliningrad)的「伊斯坎德爾-M」(9K720 Iskander,北約代號SS-X-26岩石)導彈系統,它配備超音速短程彈道導彈和R-500巡航導彈。 \n \n其中的短程彈道射程雖短,但具備突破反導攔截系統的能力,俄國軍方號稱目前世界上沒有能攔截伊斯坎德爾的方法,而且國際上同類產品在2025年之前還不會出現。此一系統使用的彈道導彈與巡航導彈都能常規彈頭,西方軍事分析家認為,此種短程彈道導彈可以擔任「航母殺手」的任務,而最受北約組織擔憂的是它可以搭載當量達500千噸的戰術核彈頭。 \n \n「東方-2018」戰略演習是自1981年前蘇聯「西方-81」演習以來俄羅斯規模最大的軍事演習。今年俄軍參演人員超過30萬人,參演裝備3.6萬台、各種飛機1000餘架、艦船近80艘。本次演習於9月11日至17日在俄外貝加爾邊疆區展開,俄軍隊與中國、蒙古軍隊共同組織聯合戰役行動演練。 \n

  • 日艦將裝備超遠程導彈 搭配F-35A戰機反導兼反艦

    日艦將裝備超遠程導彈 搭配F-35A戰機反導兼反艦

    日本防衛省決定為海上自衛隊兩艘改進型「愛宕」級神盾驅逐艦裝備超遠程導彈,目前選中美國雷神公司製造的「標準-6」超遠程防空導彈,可在搭配F-35A超音速隱形戰機的情況下,反制戰機、彈道導彈、巡航導彈,甚至可直接攻擊導彈驅逐艦。 \n \n據《外交家》(The Diplomat)期刊報導,上周日本防衛省公布2019年國防預算中列出採購9990萬美元的標準-6型導彈,數量未公開。 \n \n報導說,垂直發射的標準-6最初設計用於防空作戰和反艦作戰,2015年新版標準-6導彈再升級為海基終端彈道導彈防禦系統,可攔截穿越大氣層而來的高速彈道導彈。此外,它在2016年的測試中也擊沉一艘美製派里級導彈護衛艦。 \n \n搭載該導彈的8200噸「愛宕」級驅逐艦計劃建造二艘,首艦「摩耶」號已於7月在橫濱下水,預計2021年進行作戰部署。 \n \n報導指出,這是日本第7艘配備神盾作戰系統的導彈驅逐艦。今年2月美日共同測試了一枚標準-3型導彈,成功摧毀了進入大氣層的彈道導彈。去年8月在另一次測試中,標準-6導彈也攔截下一枚中程彈道導彈。 \n \n另據《簡氏防務周刊》指出,新型的愛宕級神盾驅逐艦可以由空中戰機提供遠程搜索,然後將目標信息傳送給海面的神盾艦,由神盾艦發射防空導彈,再由戰機或其他空中電子作戰平台進行中繼導引,直至最後完成超遠程打擊任務。具備此種分段導引功能,正是標準-6導彈的主要特色。 \n \n報導說,標準-6導彈最高速度3.5馬赫,最大射程370公里。日本引進的F-35A戰鬥機可以與愛宕驅逐艦搭配,引導標準-6導彈進行超遠程打擊任務 \n

  • 政治壓力的災難 俄國內德林飛彈事故

    政治壓力的災難 俄國內德林飛彈事故

    在冷戰期間,美國與蘇聯相繼開發長程核子飛彈,也就是日後的洲際彈道飛彈(ICBM)。在開發的過程中,美蘇兩國都慘重的爆炸與失敗,其中最慘重的事故當屬發生在1960年10月24日俄國的R-16飛彈事故,此事件造成內德林火箭元帥與百多名工程專家的死亡,因此該事件也稱為「內德林事故」。諷刺的是,內德林元帥就是該事故的核心原因。 \n \n \n太空安全雜誌(Space Safety Magazine)介紹,世界第一種巨型飛彈是二戰期間納粹德國所開發的V-2火箭(或稱飛彈),此型火箭在二戰後期經常被用於攻擊英國,在當時英國完全束手無策。蘇軍在二戰後期成功的佔領德國許多V-2飛彈基地,取得相當多的火箭研究資料、機具,與未發射的V-2火箭。這些也成為蘇聯的火箭科技研究基礎。 \n \n很快的蘇聯就在1959年研製出了R-7液態火箭,這就是日後的東方號太空火箭(Vostok Rocket)。不過R-7的氧化劑是易揮發的液態氧,液氧必須以低溫貯存,並不適合作為戰略飛彈之用,蘇聯需要部署較方便的新式火箭,因此展開了8K64計畫,也就是R-16(北約稱為為SS-7)。 \n \nR-16洲際彈道導彈(ICBM)是由蘇聯火箭專家米哈伊爾.楊格(Mikhail Yangel)所設計,他廢止了低溫液態氧,改用73%硝酸、27%四氧化四氮的混合物做為新式氧化劑,最大的好處是這種配方可以在常溫下保存,但是它也被稱為「惡魔的毒液」,原因是它有毒性和腐蝕性,在燃燒時也會產生有毒氣體。不過只要處理得宜,這樣的配方沒關係。 \n \n當時R-16計畫的頂頭上司是蘇聯戰略火箭部隊司令米特羅凡.內德林空軍元帥(Mitrofan Nedelin)空軍元帥,內德林是蘇聯革命時期就極為活躍的將領,參加過蘇聯內戰、西班牙戰爭、蘇芬戰爭與對德戰爭,在二戰結束後被賦與元帥之位,可說是位高權重的角色,可惜他對火箭知識並不瞭解。 \n \n內德林很希望R-16能趕在蘇聯國慶日(11月7日)之前完成研發,從而獲得足夠的政治分數,因此楊格被迫縮短,甚至省略許多必要安全試驗,這就註定了內德林的悲劇。 \n \n由於蘇聯的工業基礎不穩,特別是電氣設備經常故障,因此楊格希望火箭發射場的電氣系統必須反覆檢查,內德林也同意了,但是他為了趕時間,強迫工程師們進行超時工作,據稱在10月24日悲劇那一天,工程師們一直工作了72個小時,過勞可能造成電氣檢查並不確實,僅是為了在表單上打勾而已。 \n \n除此之外,由於燃料有毒又具有腐蝕性,因此管線也需要仔細檢查才能確知安全,這部份也被省略,不過幸運的是火箭成功完成裝填燃料,並沒有出問題。楊格決定測試點火系統,這個決定就犯下了大錯。 \n \n當時蘇聯火箭的點火系統一直都不完善,因此進行相關測試時,不能夠裝那麼多的燃料,結果為了趕時間,蘇聯的工程師在裝滿燃料的火前底下檢查點火系統,糟糕的是,他們檢查的方式非常不專業,是用耳朵去聽有點火裝置有沒有合理的喀噠聲,更令人難以致信的是,為了聽清楚喀噠聲,這些工程師不能戴防毒面具,以免遮住耳朵。這使得萬一有燃料洩漏,他們可能當場被毒死。 \n \n就在檢查的過程中,技術人員找到了故障點,一個燃料泵有些許的燃料洩漏,電路也有一些短路。因此他們趕緊拆除故障的故份,當他們搞定之後,他們卻已經沒有時間重新檢查,因為內德林元帥已經到了。 \n \n知道內情的首席總參謀長阿爾.索科洛夫(AI Sokolov)坦率地向內德林提出建議,主張飛彈應該暫緩發射,結果內德林叱責他是懦夫。索科洛夫一怒之下,乾脆直接離開火箭基地,此舉注定了兩人的生死命運。 \n \n到了10月24日晚上,技術人員認為電氣設備已經全部修好,開始進行發射步驟,結果電路設備卻出現致命的錯誤,它先點燃了了第2節火箭,火焰很快就把第1節火箭也引燃,造成了一場巨大的爆炸,火箭燃料的爆炸溫度可高達攝氏3000度,內德林當場燒成灰,只剩幾枚燒熔的勳章被保留。除內德林以外,160多名工程與與150名觀眾也受到波及,多數人都死於當場。 \n \n火箭事故之後,消息被蘇聯長期隱瞞,官方僅告訴家屬罹難者是死於空難,直到1963年,才送還一些平民的遺體,不過相關事件仍然保密。最終蘇聯解體之後,與事件相關的部份檔案才得以公開,不過多數的資料早在蘇聯時代已經銷毀。 \n \n內德林事故告訴我們,急就章縮短測試時間,不顧安全程序有多麼的危險,而且也是政治誤事的慘痛教訓,不信任專業的決定,必然會遭到嚴重的報應,這是所有計畫都必須牢記的。 \n

  • 美確認北韓新型洲際導彈 射程可能更遠

    美確認北韓新型洲際導彈 射程可能更遠

    美國防部確認北韓有新型洲際導彈KN-14,該導彈是KN-08的增程型。軍事專家判斷,若KN-14搭配中國野戰發射車,射程可能到達美國本土。 \n \n華盛頓自由燈塔報報導,美國軍方已證實北韓擁有新型洲際飛彈,此新型武器是在2015年北韓閱兵時亮相,特徵較舊型飛彈更短,彈頭為鈍圓。美方認為它是舊型KN-08的增程型,命名代號KN-14。 \n \n美方稱KN-08與KN-14雖尚未試射,但已經過做過其他測試,目前美國官方報告也未提及對KN-14的性能估計或可能裝備數量。 \n \n國際評估與戰略中心專家費舍分析,這兩種飛彈都搭配中國野戰發射車。若引用俄國的估計,射程可達八千至一萬公里,也就是射程涵蓋芝加哥與多倫多。北韓快速研發新武器的表現,說明有能力製造更大型的其他導彈。費舍進一步說,美方不譴責中國領導人放任北韓、巴基斯坦的核威懾,是深刻矛盾的態度。 \n \n韓國導彈專家則持不同看法,稱KN-14導彈類型相似俄羅斯SS-N-18(R-29)潛射彈道導彈,大約只有六千公里左右的射程。 \n

  • 大陸4周內3次試射洲際飛彈

     據美國官方報導,8月20日,中國大陸繼續進行戰略導彈發射系列試驗,中國人民解放軍二砲部隊,在四周內第3次試射洲際導彈。 \n 美國判斷最近這一次採用的是發射井方式的「東風─5A型」(北約代號CSS─4 Mod 2),中國大陸在如此短的時間,這麼密集試射飛彈包括東風─41、巨浪二型和東風5三型導彈,想要展現的應該不只是拳頭而己。 \n 三次試射 任務成功 \n 根據美國情報分析家認為,中國將裝備多彈頭導彈,主要原因是應對美國導彈防禦系統對單彈頭導彈的有效防禦。雖然沒有確認這三次試射是否成功,但是根據感測器顯示,導彈飛行沒有失敗。 \n 中國大陸本周的導彈試射,正值中國人民解放軍副總參謀長蔡英挺中將和其他4名將軍訪問美國五角大廈,沒人知道蔡是否被美方高官問及導彈試射一事。 \n 美國原子能科學家聯合會主任克里森(Hans M. Kristensen)認為CSS─4試射表明中國計畫用固體燃料導彈,替代陳舊的液體燃料導彈,CSS─4是中國未來多彈頭導彈的候選型號;美國情報機構已經關注中國的多彈頭發展近10年,如果中國願意,CSS─4就是多彈頭的運載工具。 \n 東風5型算是中國大陸各式核子導彈中,屬於比較早期發展的一款洲際飛彈。按照國際間對於洲際彈道導彈的定義,射程要達到8000公里以上,才可以稱為洲際導彈,前蘇聯、美國和中國各自的第一款洲際彈道導彈分別是R─7/SS─6、SM─65C和東風5。 \n 東風5 性能略顯落後 \n 東風5在發展之初大部分性能上都明顯超過另外兩種導彈。R─7/SS─6所採用的是液態氧推進劑。液態氧需低溫下保存,臨近發射才能加注進入彈體貯箱。對於需要快速反應的彈道導彈而言是非常不利的。 \n 而東風5採用的屬於可貯存固體燃料,常溫下就能方便地貯存和運輸,並且無需高溫點火,燃燒劑與氧化劑接觸即自動點火,不會存在中途熄火的問題。 \n 東風5於1986年設計時候,美國最後一款液體燃料洲際導彈早已退出現役,全部更新為固體燃料洲際導彈;前蘇聯也已經更新了洲際導彈產品。 \n 當東風5投入服役時,對手早已不是需要120分鐘以上準備時間的老舊導彈。晚出現20年的東風5在絕大部分性能上都明顯落後。不過隨著巨浪2型和東風41部署或即將服役,東風5型只是大陸二砲部隊中,眾多核子嚇阻力量中的一種而己。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