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relationship的搜尋結果,共07

  • 蔡康永 X 徐熙娣,我們的完美關係 Our Perfect Relationship

    蔡康永 X 徐熙娣,我們的完美關係 Our Perfect Relationship

    蔡康永大概是唯一在半夜還能登堂入室進小S家的男子 \n《康熙》快結束的某一天,大概凌晨三點,那陣子小S為了一些事煩心,喝了點酒想找人聊聊,可以任性地陪她躲在淋浴間,安安靜靜,面對面聊天。她只能想到,也只想找蔡康永,傳了五、六通訊息後,她問:「你可以過來嗎?」以為蔡康永不會理她,畢竟時間已經凌晨四點多,但,蔡康永還是來了。 \n螢幕上極盡浮誇,天不怕地不怕的小S其實對自己沒自信也沒安全感,康永的存在很多方面都讓她安心。拍攝當天,小S全副武裝,踩著高跟鞋,一蹬一蹬地走進房間,康永已經在現場等她,穿著西裝,像個紳士,肩上站著隻烏鴉,帶了些黑色幽默。「所以我們今天的劇本是什麼,偷情的男女嗎?」小S問。「對啊,你要使出渾身解數勾引我,最後發現我是Gay,然後負氣離開。」康永機智地編出這個故事,雖非我們原本的故事設定,卻也貼切。 \n「我們像知己,也像這輩子無緣的夫妻。」 \n這是小S對與康永之間關係的詮釋,在她需要時,康永能給她最需要的依賴;而對康永來說,他們之間不只是工作夥伴,但也不像閨蜜那樣膩呼呼。他們之間永遠有個最舒服的距離,也有最立刻的默契。 \n在小S眼裡,康永是十足的王子,對她體貼入微讓她十分感動。《康熙》12年來,小S曾經因為生產、受傷、身體不適請假,卻從未看過小S在時康永缺席的景象。有段時間,康永顏面神經失調,原以為他會向節目告假休養,但他卻戴上面具,遮住那半邊臉,守著小S,「我對他一直有許多感謝。他顏面神經失調,可是他知道他不來的話,我無法一個人撐全場,所以他還是來了。」 \n他/她改變了我 \n康永眼裡,小S是個很勇敢的女人,很好的媽媽,家庭對她來說永遠在第一位,這也是為什麼小S總是希望能提早收工,即便只是短短兩小時。而家庭對於康永代表的是巨大的責任,是他從來不敢想的,不過最近他的想法似乎有些改變,這個改變也讓小S相當驚訝。 \n人的緣分就是這麼奇妙,遇上了某些人,某些事,能讓你發現自己都不認識的那面。讓人感覺高冷,不喜與人社交以及一切肉麻事的康永,在小S坐月子時,怕她無聊,便坐在床邊陪她聊了四小時,而如果沒遇見康永,小S說,她也可能還只是個只會耍寶的主持人,跟康永哥搭檔後,才有長輩觀眾來跟我說喜歡我的節目。因為他,我才有機會讓別人看到不一樣的我,也可以很認真聊天。」 \n最恨別人不懂她 \n為了小S ,蔡康永的筆桿能變成槍砲,溫文的口氣竟能吐出點火氣。做節目這幾年,小S做了很多爭議性的事,對男明星上下其手,或提出的問題直接到令人無法招架,說到這,說話和緩的康永突然有些激動,「別人越不珍惜她我就越火大,覺得真是暴殄天物。」康永說,小S是少數讓他打從心裡欣賞的女性朋友,演藝圈美女如雲,但好笑的美女就很罕見。 \n同進退的戰友 \n康永去年10月請辭《康熙》,原因很多,除了覺得時候到了,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這我都沒跟S說過,很重要原因是,我們的來賓聊太多家庭的事情,我真的受不了,我是不太喜歡聊家庭的人,家庭氣氛對我來講是很傷害腦子的,家裡的事、夫妻的事、孩子的事、爸媽公婆的事,對我來講是我從小想擺脫的。當《康熙》有越來越多明星成家、有孩子,開始聊公婆、懷孕,到了一個額度,就讓我覺得這個節目已經不是那個超脫,生活之外的樣子,已經被生活氣氛給淹沒。」 \n而第一時間收到消息的小S很能理解康永的決定,「康永哥決定不做時,那一刻我才真實感覺到這個節目要收了,如果《康熙》沒有康永哥,我一個人留著也沒有任何意思。」 \n為妳拍部電影 \n男人對女人表達欣賞,可以送鮮花,買禮物,而康永想做的,是為小S拍部電影。如果不辭去《康熙》,他就會受到很多紛擾影響,「我不希望因為這樣而分心。」康永說。 \n「這部電影幾乎是用她來打造的。如果能夠是為小S做的,而且是小S第一次展現她很多的面貌,是我們沒有在別的地方看到過的,那對她以及對我而言,都會是生活的一部分,而不是只是去參加一部電影而已。我覺得她是一個奇才,像一顆鑽石。我看過她演認真的戲,她超會演的,到時候證明給所有人看,包括演藝圈的人看,她不只有浮誇的演技。」 \n《康熙》拉上帷幕,也許可惜,也是必然。12年的時間,對他們兩人來說是段很美好的旅程,作為一個人生段落已經很足夠。節目的結束,代表了另一個開始,他們說,未來會以不同的方式讓大家繼續看見「康熙」,以及兩人間的美好合作,而電影,只是其中之一。

  • 肯亞軍隊救出大部份被挾持人質

    肯亞首都奈洛比商場挾持人質事件有進展,保安部隊攻入商場,控制大部份商場,被挾持的人質,大部份安全獲救。 \n事件發生超過一日,死亡人數增至68人,175人受傷。 \n有媒體稍早前報導,聽到商場傳來爆炸聲,有目擊者看到政府軍手持火箭炮,圍剿估計還在商場的約10至15名武裝份子。 \n事件在當地星期六發生,武裝份子衝入當地一個商場,亂槍掃射及投擲手榴彈,造成多人死傷。...

  • 南市又爆三例鼬獾染病

    台南市又驗出三例鼬獾感染狂犬病,分別是「大內區」環湖里、「南化區」東和里、及「楠西區」灣丘里送檢的鼬獾,累計至今共有七例,動保處持續進行山區疫苗注射,最早發現的「南化區」已經完成九成施打率,市府將於本週內完成第一輪注射後,再針對疫區進行第二輪全面施打。 \n目前台南市疫苗儲量,至8月4日為止,儲備疫苗約剩下2千劑,市府已緊急採購3萬劑,預定8月9日前會有5千劑先到貨,其餘則在8月底前陸續送達...

  • 冰島國會討論給予史諾登公民資格

    法國和義大利紛紛拒絕洩密者史諾登庇護申請,不過,冰島國會議員卻提案,建議給予史諾登公民身份。 \n這項由三個小黨國會議員共同提出的議案,已經交付司法委員會審議,多數議員反應冷淡。 \n史諾登據信還躲在莫斯科機場的過境區,他向十多個國家尋求政治庇護,他曾經跟英國衛報說,希望能到一個和他信念一致的國家棲身,他特別青睞冰島。 \n依據冰島法律,他必須先抵達冰島,才能提出庇護申請,不過公民資格就不受這項限制,多年前,冰島也曾用這種方式,庇護遭到美國通緝的西洋棋王(巴比費雪)。 \n給予史諾登公民資格提案,在63席的冰島國會,只得到六人支持,星期四是冰島國會上半年會期的最後一天,接下來國會就要放暑假了,就算假期結束繼續處理,恐怕也緩不濟急...

  • 歐巴馬致電亞利桑那州長 哀悼殉職消防員

    人在非洲訪問的美國總統歐巴馬今天致電亞利桑那州長(布魯爾),對19名殉職消防員的家屬,表達哀悼,也請布魯爾向因為森林火災生活受到影響的居民,轉達他的關切。 \n歐巴馬在電話中承諾,中央會提供必要支援,協助亞利桑那撲滅森林火災,他也對眾多仍堅守崗位的第一線先遣人員表達感謝。...

  • 時人時語

    “Many psychologists, many psychiatrists have demonstrated that there is no relationship between celibacy andpaedophilia but... thatthere is a relationship between homosexuality and paedophilia."--Tarcisio Bertone \n「許多心理學家與精神病學家已證實,戀童癖與獨身制沒關係,但是……與同性戀有關係。」 \n梵蒂岡重量級樞機主教博通12日在智利發表精妙見解,認為天主教會出了一大堆性侵害前科犯與現行犯教士,根本原因是這些教士搞同性戀,絕對不是天主教會奉行不逾的獨身制。

  • Debug專欄

    英文最快進步的方法是「debug」-除錯:錯誤的文法、錯誤的style、錯誤的發音……徹底移除!你以前英文說錯了,不會有人告訴你,你可能帶著這些bug一輩子! \n1. Parents don't make their children play video games. (家長不讓孩子打電玩) \n2. Almost all Chinese people tell their opinions at the end and give supporting evidence first. (中國人大都是先給證據,再陳述意見) \n3. I always felt like challenging as many areas as possible.(我總是希望挑戰更多不同領域) \n4. This book is consisted of five chapters.(這本書包含5個章節) \n5. The author mentioned that the parent-child relationship is becoming a relationship like that of friends.(作者提到親子關係已經變得像朋友關係) \n6. I always have much free time. (我一直有很多時間) \n7. This meal is too delicious.(這頓飯真得是太好了) \n8. This company discriminates women.(這家公司歧視女性) \n9. I was shocked to know that Taiwan is nearly last in the world in TOEFL scores.(我很訝異台灣的托福成績在全球幾乎敬陪末座) \n10. I learned German last year, but I can't speak it. (我去年學德文,但現在還不會說) \nDebugged: \n1. Parents don't let their children play video games. \nLet和make都是讓的意思,但含意不同。Let是允許某人做某事,make則是有強迫人做某事的意思。 \n2. Chinese people almost always tell their opinions at the end and give supporting evidence first. \nAlmost放在Chinese people之前,意思就變成了「幾乎是中國人」,不合句意。Almost放在always之前,強調這種習慣常常發生。 \n3. I always wanted to take on the challenge of many different areas. \n你不會希望challenge不同的領域,而是願意承擔不同領域挑戰,challenge轉成名詞較自然。 \n4. This book consists of five chapters.(這本書包含5個章節) \nConsist用主動句型即可。 \n5. The author described that the parent-child relationship is becoming a relationship like that of friends. \n後面的子句描述很詳細,不適合用mention,可以用describe或say。 \n6. I always have a lot of free time. \nMuch比較常用在否定語句中,例如,I don't have much time. \n7. This meal is delicious. \nToo形容程度,在英文裡經常是負面意思,delicious已經有很美味之意,不必再加強。 \n8. This company discriminates against women. \n歧視discriminate後要用介系詞against。 \n9. I was shocked to find out that/ I was shocked to learn that Taiwan is nearly last in the world in TOEFL scores. \nKnow講的是一種持續狀態,如果是first comes to know something(第一次得知某事,用find out或discover。 \n10. I studied German last year, but I can't speak it. \nStudy是一種學習,learn則是學到。例如:I studied very hard, but I didn't learn much. \n【世界公民Weekly】由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n本報訊 \n能把金融那麼複雜的專業學得那麼精,沒道理,你不會講流利的英文...... \n英文,是金融世界最殘酷的生存法則。它關係的不是升不升得上去,而是活不活得下來。對金融人來說,改變英文=改變一生! \n金融人的英文痛,我們真的懂。能把金融那樣複雜的專業搞到一流的人,無法講出流利的英文,真的沒道理。英文再難也難不過動輒得咎的金融操作。假如你的金融專業沒問題,英文卻始終是罩門,一定是哪裡錯得離譜了。02-27215033,這個電話,有可能改變你的一生,打電話,你就能免費體驗世界公民第金融一對一,一小時不會讓你英文突飛猛進;但足夠是當頭棒喝:哎!過去為什麼走那麼多冤枉路。 \nFor more information, 請上網www.core-corner.com。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