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rpi的搜尋結果,共03

  • 中市綠柳川整治成功 汙染指標RPI大幅下降

    中市綠柳川整治成功 汙染指標RPI大幅下降

    台中市議會28日進行施政總質詢!議員江肇國表示,綠柳川整治成果深獲民眾肯定,獲廣大民眾大力肯定,而市府在推動水利整治過程中,也優先推動水質改善,將9成經費運用在水質治理部分;有民眾質疑,在景觀工程布置上的規劃不夠天然,是否過於水泥地化。 \n \n 水利局長周廷彰表示,綠柳川經過截流、淨水設施改善,綜合河川汙染指標(RPI)從 7.5嚴重汙染下降到3.5中輕度等級,而綠川RPI從10嚴重汙染下降到2.75輕度等級,成功跳一整級。不只數字上的呈現,中興大學環工系教授也都發現綠川下游水質從黑、臭變清澈,並在他的臉書上肯定水質改善成果。 \n \n 周廷彰指出,水利工程是系統性規劃,綠柳川的整治,市府爭取前瞻計畫分年補助到110年,未來將投入60億元在綠柳川沿岸進行污水接管,預計接管9萬3000戶,水質也將能大幅改善。 \n \n 針對民眾質疑景觀工程過於水泥化部分!周廷彰說,每條河川都有其特性,整治工程須依據不同水文、都市特性,而有不同處理方式,例如食水嵙溪屬野溪,河川整治會考量當地生態並進行白魚保育,而綠柳川屬都市的排水道,在有限的空間條件下,會以防洪、水質改善為主要考量,未來綠柳川延續整治我們也會導入低衝擊開發概念,新增綠化覆蓋及透水面積,並加入以人為本的綠色空間。 \n \n 市議員張芬郁、陳淑華、翁美春、邱素貞、蕭隆澤、謝明源等人聯合質詢時,議員張芬郁關心位於筏子溪以西公園綠帶的「溪西圖書館」今年啟用,並後續進一步籌畫將協和圖書館搬遷合併至溪西分館,提供西屯區民眾更優質的閱讀環境。不過,希望原本的協和分館空間結合長照據點納入政策規劃。 \n \n市長林佳龍表示,溪西圖書館館內空間採分齡分眾設計,導入許多活動設計,深獲民眾喜愛;至於,協和圖書館原空間如何運用,將進一步與教育部協調,還有取得建造等,為了儘快推動場館規劃,打造共學共餐、學習據點場域,將考量動用市長第二預備金,期盼可以快速推動計畫,滿足地方民眾需求。

  • 我有話說-廢RPI制 陳院士應出面說明

     政大周祝瑛教授投書質問「10年高教評鑑究竟誰受益?」,同時呼籲立法院、教育部、國科會以及各大學,出面解決SSCI(社會科學引文索引)論文指標化問題。不過,SCI(科學引文索引)論文指標化其實出世更早,自從十幾年前陳建仁院士掌管國科會生物處,引入「研究表現指標」(Research Performance Index, RPI)公式,量化評估研究計畫和研究獎勵費申請者之「近五年研究成果」以來,生物醫農學界無論何門何派,從此不僅獨尊RPI,更廣泛沿用於所有教師人事之相關法規,作為新聘、升等、評鑑與延長服務之關鍵審查標準,嚴重扭曲人事取材制度,荼毒危害學術發展,至今仍以各種變形或分身,陰魂不散地糾纏著高等教育界。 \n RPI計分制度複雜,效應氾濫學術界,嚴重腐蝕學者之價值觀與成就感,無論資歷深淺,教學、服務和輔導等職責皆可拋,因為名利之成敗得失盡皆取決於研究表現,而研究表現則獨尊RPI。 \n 始作俑者陳建仁院士1999年發表《國科會生物處學術審查作業之革新》專文,捍衛RPI制度並強烈反駁學界前輩之質疑。陳院士認定RPI制度可「強化學術審查之公正客觀」,殊不知,十數年來台灣學術評鑑不僅獨尊、更僅剩唯一標準,而這項指標不過是「美國科學資訊研究所」販賣的期刊文獻檢索工具而已,我們卻在學術政治領袖的個人意志下,全然依循。被牽著鼻子走了十幾年,直到去年底申請今年計畫時,國科會終於放棄RPI計分制度。 \n 遊戲規則瞬間修改,申請人多年努力累積的分數頓成泡沫,而長期倚賴這項分數以致喪失實質審查能力的評審們如何維持「公正客觀」呢?陳院士當年願以雄文陳述辯護施政理念,如今更應該出面評論這項長期影響台灣學術界制度之興廢與功過。

  • 國科會審論文 捨棄量化指標

     國科會過去以僵化的RPI加權指標,評鑑研究計畫補助經費,這種方式經常被各大學延用為校內升等或評獎依據,學界早有詬病。 \n 國科會大動作,即日起全面捨棄「科研指標加權點數」的量化評審方式,改以研究成果的實際價值,做為審查研究計畫補助經費的主要依據!過去國內學者一味追求在SCI(科學引文指標)、SSCI(社會科學引文指標)較高的期刊發表論文,使學界某些領域產生一元化、規格化的流弊,這股歪風未來可望改善。 \n 評鑑判準影響學術走向 \n 國科會主委朱敬一等人25日撰文〈我們該如何看待「科研指標」〉,表示近年來國內學術界各種個人獎項或大學排名的評比,幾乎都與SCI、SSCI等科研指標脫不了干係,國科會還有公式將所有發表論文算出RPI(Research Performance Index)加權平均值,成為研究計畫補助經費的評鑑判準。 \n 朱敬一表示,由於國科會的評鑑標準經常被各大學延用為校內升等或評獎,若是評鑑方式不當,可能影響大學學術走向,對此,國科會「要負起部分的責任」。 \n 他表示,科研指標只是工具,不是目的;學術研究不能倒果為因,把追逐科研指標當成學術研究的目的。過去學界有相當比例的人經常發表重量不重質的劣質文章,此時有一個期刊或論文指標來區分品質、匡正時弊,是合理的做法;但現在多數人都已經有能力去發表優質文章,科研指標已經完成階段性功能,就不宜再使用RPI這麼機械化的加權指標。 \n 科研指標完成階段功能 \n 朱敬一補充4點:第一,取消RPI加權指標,未來國科會將繼續尋找「夠格的評審」判斷期刊、文章的好壞;第二,未來國科會審查重要獎項,學術處長會附一份清單向評審員說明期待的評審準則;第三,各學術處會強化複審會議的功能,用討論取代以往用呆板指標簡化學術判斷的流弊;第四,學術處長如果認為某個領域的某個學研指標非常具有參考價值,還是可以向評審提出來。 \n 朱敬一另強調人文社會研究有地域性,發表形式也不限於期刊論文,國科會將「尊重人文社會研究的學術邏輯」,也會注意到學門領域的差異性。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