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usia的搜尋結果,共01

  • 華府看天下-龍應台行銷軟實力

    華府看天下-龍應台行銷軟實力

     台灣首任文化部長龍應台二十八日在華府的喬治華盛頓大學做了一場英文演講,題目是「從文化的軟實力看兩岸關係」,龍女士的中英文表達能力俱佳,只是她在大庭廣眾演說可能遠不及在文藝沙龍裡座談,所以效果並非很理想,這只是我個人的看法。現場我對聽眾做了一個小小的調查,發現他們認為龍部長傳達的message(訊息)相當清楚,聽眾反應熱烈,事後發問踴躍,應該說是一場成功的演講。 \n 尤其難得的是喬治華盛頓大學提供的場地不錯,一座中型禮堂可容納三百人。龍應台的號召力不小,整個禮堂擠得滿滿的,座無虛席,後來者只能向壁而立或另外闢室觀看閉路電視,台灣的高官在華府能有這種場面,近年來可算是空前的。介紹兼主持演講的是美國在台協會前理事主席卜睿哲(現任布魯金斯研究院東北亞研究中心主任),他在介紹中特別提到最近訪問台灣的大陸作家韓寒,感謝台灣保存了中國文化優良的傳統,這樣的介紹讓龍得以順勢切入大陸近年在世界各地所設立的孔子學院。 \n 中共從文革時的批孔一變而為尊孔,以孔子在全球各地做為號召,固然反映中共體認到儒家的傳統價值是沒法抹煞的,在龍應台看來,卻也有利用孔子在國際上進行宣傳的意味,至於台灣有意成立的台灣書院,並非要和孔子學院打對台,龍應台如是說。她把大陸比做航空母艦,而台灣不過一隻小舟,兩者太懸殊了,如何對抗?可是她認為台灣已經形成的公民社會和民主價值,則可做為中國未來發展的借鏡,這也是她所標榜軟實力的精神所在。她強調軟實力的重心在「軟」而非「實力」,越軟也就越能包容,容忍異見,龍應台把高行健的作品能在台灣出版,但在大陸卻遭到封殺,精緻的誠品書店成為台灣的驕傲,都列為台灣軟實力的軟中之軟。 \n 當龍應台說起孔子學院有宣傳作用,自是含有貶意,可是當她談到美國的新聞總署(USIA,現已併入美國國務院),儘管USIA是美國在海外的宣傳機構,她卻對USIA發揮的宣傳功能予以肯定,甚至表示像她那一代的台灣人,幾乎是在USIA的文化氛圍中長大的。恰好現場有兩位USIA的前官員,其中一位和我很熟,很自然的在演講過後的午餐招待會上談起龍的演說,這位美國官員看過龍應台寫的《野火集》,頗為欣賞,她對龍應台演說沒有觸及台灣的身分和歸屬(identity)感到悵然,若有所失,對台灣而言,這也是很悲哀的事。她指出,這個問題已存在六十餘年始終不得其解,這位曾在中國大陸服務的USIA前官員深信,台灣一天不能落實自己的identity,有再多、再好的軟實力,包括孔子的溫良恭儉讓美德、西方的公民社會和民主,都只是漂浮的、游離的,無法生根,台灣也將「國不國」。 \n 說得甚是,我無言以對。個人認為,前述問題在兩蔣時代幾乎不存在,因為那時台灣的identity非常明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台灣人就是中國人,而且都要做堂堂正正的中國人;等到黨外勢力興起,台灣意識抬頭,台灣identity逐漸取代中國認同,甚至於中國或中國人變成骯髒的字眼(Chinese has become a dirty word.),那就使台灣沉淪到萬劫不復。近日來自台北的友人說,台灣中學的教科書連「秦始皇統一中國」的字眼都避用,唯恐給學生灌輸「統一」和「中國」的觀念,這真是掩耳盜鈴,自欺欺人。 \n 龍應台雖貴為部長,恐怕也是「孤臣無力可回天」,因一朝被貼上統派的標籤,她就非得掛冠不可。龍應台認同台灣是不容置疑的,但這認同中有多少中國成份,就值得研究了。我們無法期待她像張榮發那樣斬釘截鐵的說:「台灣人就是中國人」。做為文化部長和台灣形象的首席推銷員,她是沒有什麼灰色地帶可以隱身的。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