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wada的搜尋結果,共53

  • 東奧》國旗國歌全被禁 俄羅斯隊名變成「ROC」

    東奧》國旗國歌全被禁 俄羅斯隊名變成「ROC」

    俄羅斯代表隊在本屆東京奧運的備戰一波三折,現在他們將以「ROC」的名號參加東京奧運了。因為世界反禁藥組織(WADA)對俄羅斯下達國際賽禁令,導致選手無法以國家隊名義參賽,必須變著法子進去。首先是不得使用國名,「ROC」就是俄羅斯奧會(Russian Olympic Committee)的縮寫,並且只能使用縮寫,因為隊名不得包含Russia這個字。 其次是國旗不能出現,選手將以俄羅斯奧會的會旗來代替國旗,就是五個圈圈加上白、藍、紅的國旗色。俄羅斯國歌亦不得出現,原先他們提出替代歌曲「喀秋莎(Katyusha)」,這是二次大戰時流行的俄羅斯民謠,但是俄國味太重而遭到駁回。最後國際奧會認可他們使用柴可夫斯基的第1鋼琴協奏曲,摘出其中一段做為代替歌曲。 2019年12月,因為俄羅斯代表隊作弊事件頻傳,穢跡昭彰,WADA下令禁賽4年,剝奪他們參與國際賽事的權利。但是2020年12月出現變化,俄羅斯上訴國際體育仲裁庭取得成果,禁賽期間被降為兩年,最快2022年12月解禁。俄羅斯失去了東京奧運與2022年世足賽,損失已經降到很小。 其實歐美各國作弊都很嚴重,俄羅斯被禁賽的背後牽扯到國際政治角力,美國試圖以撤走金援來威脅WADA,要他們把俄羅斯趕盡殺絕,但是沒有成功。俄羅斯在2018年平昌冬奧使用的名號是「俄羅斯奧運選手團(OAR, Olympic Athlete from Russia)」,這次是連全名都不能用,只能看到縮寫ROC。

  • 瑞士最高院:孫楊案確實存在種族偏見

    瑞士最高院:孫楊案確實存在種族偏見

    大陸金牌泳將孫楊的禁賽8年處分獲得撤銷重審,瑞士聯邦最高法院前幾日公開解釋去年12月發布的新聞稿,他們認為仲裁主席、義大利前外長弗拉蒂尼(Franco Frattini)帶有排華立場,違反公平原則。即使弗拉蒂尼只是透過社群媒體表達自己的政治言論,仍被最高法院認定失去審判公正性。 孫楊自從案發後不斷訴諸輿論,塑造被西方體壇打壓的受害者形象,本來他鎖定的是另一個仲裁官,沒想到是主席弗拉蒂尼被孫楊的團隊找出破綻。種族歧視是當然的天條,孫楊一出手直接打在仲裁庭的要害,他的運動員身分可以維持到下一次審判,最快也是4月之後。 瑞士聯邦法官解釋,弗拉蒂尼2018年曾推文譴責大陸人屠殺犬隻,「攻擊中國某地區吃狗肉的節慶,並使用膚色相關的字眼攻擊特定區域的中國人,即使他被任命為該案的仲裁主席之後也未停止。仲裁官的詞句斟酌與反覆出現的偏激字眼甚為不妥,他們允許在網路辯護自己的判決,但應保持合理的界限。」 此案必須另選仲裁庭進行重審,國際體育仲裁庭(CAS)原先的8年禁賽判決自然無效。這是基於保護人權而做出的重審,並不代表最高院對原判決的意見。前一次3位仲裁官的表決是3比0裁定禁賽,就算找另一批人重審,翻盤希望也不大。不過這證明一部份西方體壇的排華意識真實存在,並不是孫楊單方面「紮草人」。

  • 瑞士最高法院撤銷CAS禁賽孫楊8年處分令

    瑞士最高法院撤銷CAS禁賽孫楊8年處分令

    爭議已久的大陸奧運游泳金牌名將孫楊拒絕世界反禁藥組織檢驗禁藥而遭到國際體育仲裁法庭(CAS)禁賽8年一事,孫楊團隊狀告CAS所在的瑞士最高法院,外界原本以為孫楊翻盤機率渺茫,沒想到今日驚傳瑞士最高法院撤銷CAS判決,理由是CAS主席先前疑似種族歧視言論,這個撤銷判決讓孫楊重新看到明年東京奧運參賽希望。 孫楊這起事件本來就存在這很大的爭議,起由是孫楊不願讓WADA人員進行採檢採檢禁藥,進而引發衝突,世界游泳總會先祭出處分,孫楊告上CAS,然而CAS的世紀法庭辯論反而讓孫楊更加不利,最終CAS開罰禁賽8年,這個禁賽令等同宣告終結孫楊運動員生涯。 因此孫楊的律師團決定走最後一步,就是告上CAS所在地的瑞士最高法院,企圖翻盤扭轉頹勢,可惜外界都不看好,因為任何一方面都對孫楊不利。 沒想到擔任CAS仲裁小組主席的意大利人弗拉蒂尼在今年早些時候發表過對大陸虐待動物行為不滿的言論,孫楊律師指出此人的種族歧視言論,導致整個事件有了180度翻轉局面,最終瑞士最高法院作出撤銷CAS針對孫楊禁賽8年的處分令,這意味著孫楊參加東京奧運會迎來了轉機。 不過,雖然瑞士最高法院已經撤裁,但是CAS是否認可或者需要重審,再者就是國際泳總如何表態,這都仍是需要等待一段時間,孫楊想要重返奧運賽場還有一段長遠的路要走。

  • WADA公布年度禁藥案 歐美國家最多

    WADA公布年度禁藥案 歐美國家最多

    世界反禁藥組織(WADA)本周公布2018年的違規統計數據,該年總共有1923起違反禁藥政策的事件,橫跨117個國家與92個體育項目。違規最多的依序是俄羅斯(144)、義大利(132)、法國(114)、印度(107)、烏克蘭(78)、美國(73)。 此外中國大陸有63次違規,台灣8次。除了俄羅斯正在打禁賽官司,義大利原本就是榜上有名的,根據WADA去年12月提出的2017年違規報告,義大利當時以171宗居首,其次為法國(128)、美國(103)、巴西(84)、俄羅斯(82)。 以運動項目的違規來區分,健身、自行車、田徑、舉重、健力佔的比重最大。特別是印度相較前年翻了一倍。 WADA去年開會決定將俄羅斯踢出2021東京奧運、2022世足賽、2022北京冬奧,以及其他國際大型賽事,禁賽期間4年。雖然俄羅斯的違規人數沒有特別多,但他們動用國家機器長期幫助運動員作弊,甚至派出特工盜換尿液樣本,與其他國家有本質上的區別,遭到最大力度的懲罰。 俄羅斯今年11月在瑞士的國際體育仲裁庭尋求最後一搏,如果他們無法參加奧運,地主日本被看好大量摘金,成為金牌數僅次於美國、中國大陸的世界前3雄。

  • WADA槓上美國政府 副主席楊揚緩頰

    WADA槓上美國政府 副主席楊揚緩頰

    世界反禁藥組織(WADA)與美國槓上之後,副主席楊揚7日出面緩頰,她澄清WADA「沒有說要把美國踢出奧運」,她強調「我個人反對由於組織或機構犯的錯誤,結果卻讓無辜運動員承擔。支持乾淨的運動員是我們的責任,無論他們來自哪裡。」 WADA主席班卡(Witold Banka)幾日前表態拒絕美國的「政治勒索」,他提到美國如果撤資,最嚴重的後果是導致運動員無法參賽。大型國際賽事例如東京奧運,參賽選手必須經過WADA認可,美國政府大鬧一場當然就會影響到自家運動員權益。《路透》獨家報導就指出美國犧牲奧運參賽權搞政治鬥爭。 前次俄羅斯選手大規模遭禁賽事件,外界認為WADA偏袒美國,沒想到美國仍很不滿。WADA去年新選出的副主席楊揚是中國大陸首位冬奧金牌女將(滑冰),亦是大陸在WADA組織的首位高層官員,她的態度比班卡溫和。 美國覺得自己影響力太低,與他們每年繳納的270萬美元不成比例,一方面要求WADA「保持自主」,卻威脅著要干涉他們運作,讓班卡很不高興。班卡說:「我不否認WADA過往犯下的錯誤,但我絕不允許WADA遭到勒索。」 班卡說:「有些成員國認為規則有漏洞,可以允許某國撤資並且不用承擔後果。他們擔心美國政府正在成為壞榜樣,搗亂全球的反禁藥系統。」至於在《新華社》的報導,班卡沒有那麼強硬,他補充說絕不會犧牲乾淨的運動員,將與美國政府持續溝通。

  • 美國威脅對WADA撤資 恐被踢出奧運

    美國威脅對WADA撤資 恐被踢出奧運

    世界反禁藥組織(WADA)不滿美國政府的霸道,白宮6月時曾以停止金援來威脅WADA,要求他們重組並提供更大的決策權給美國官員。美國政府每年貢獻270萬美元給WADA是世界最多,他們覺得自己沒有得到相對應的權柄。「美國納稅人出了這麼多錢,他們理應獲得一個乾淨透明的體育環境。」 《路透》報導,WADA主席班卡(Witold Banka)反過來嗆聲美國,表示撤資的後果可能會「重傷」美國運動員。班卡說:「一些國家對美國的威脅感到吃驚,並要求我們修正規定,假使一個國家不肯出資,我們就不會認可他們自國的反禁藥組織,這將讓他們的運動員無法參與國際賽事。」 美國的反禁藥組織是USADA,主席塔格特(Travis Tygart)嗆聲:「WADA自己沒能力管理,還反過來威脅我們的運動員,令人失望且不齒。我們這種遵守規矩的重要成員遭到攻擊,同時他們卻放任俄羅斯政府私下讓選手使用禁藥。」 換言之,美國反禁藥組織全力支持白宮「勒索」WADA,此舉也是為了要打擊俄國的勢力。《路透》引述幾位反禁藥官員的意見,他們擔心雙方再這樣鬥下去,美國運動員可能會被踢出奧運和其他的大型國際賽事。 WADA今年預算3740萬美元,國際奧會匹配每個國家的資金,所以美國拿出270萬美元,國際奧會也會拿出270萬美元給WADA。若美國撤資,WADA將損失540萬美元,相當於他們一年14.5%的經費。然而WADA態度始終強硬,看來不打算吃美國這一套。

  • 美國田徑女將躲避藥檢遭禁賽 無緣明年東奧

    美國田徑女將躲避藥檢遭禁賽 無緣明年東奧

    根據《BBC》報導指出,美國女子田徑運動員史蒂文絲(Deajah Stevens)因多次未能接受反禁藥組織(WADA)的檢測,因而遭到世界田徑總會禁賽18個月,這也就意味著史蒂文絲將無緣參加明年東京奧運會。 世界田徑總會認定史蒂文絲分別在2019年2月、8月以及11月的時候總計三次躲避WADA的飛行藥檢,而且沒有交代個人行蹤。史蒂文絲表示,第二次是因為自己沒有發現手機沒電,才會沒有接到執行官的來電。至於11月的第三次檢測,她有依規定待在住處,但因為害怕遭到陌生人騷擾,所以更改了電話號碼。 史蒂文絲是2017年美國女子200公尺全國冠軍,也曾參加里約奧運,2019年美國田徑室外錦標賽取得東京奧運入場券。但因為禁賽懲處扣除已經執行部分,預計她需要等到東京奧運結束8天後才能重返田徑場。

  • 《孫楊傳》電影將籌拍 陸網友酸:誰敢演?

    《孫楊傳》電影將籌拍 陸網友酸:誰敢演?

    大陸金牌泳將孫楊的職業生涯面臨報銷,他還沒開拍的傳記電影《孫楊傳》也成為一大爭議。《中國電影報導》微博上周宣布孫楊的故事正籌畫搬上大銀幕,內容包含他的童年、少年、泳壇上的成就與汙點,預計明年開拍。外界質疑的問題是:「誰要看啊?」 孫楊的禁賽8年案件還在上訴瑞士法院,目前尚無回音,即使先前仲裁庭的審判程序有瑕疵,那也只是發還重審,孫楊拒檢的事實沒有改變,情況對他仍很不利。在此之前,大陸網球女將李娜、女排隊主將郎平的故事都已拍成傳記電影,顯然她們的形象比孫楊好太多了。光是孫楊電影籌拍的消息傳出,就被許多大陸網友猛噓,認為沒人敢去演這種爭議人物。 另一方面,《孫楊傳》的優勢也在於他的爭議,例如孫楊母親的教育方式、長期對他過度保護,養成他的狂妄自大。甚至連國際仲裁庭都感受到孫楊的我行我素、不尊重他人,冒險拒檢的事件被仲裁官認證為「巨大且愚蠢的賭博」。這場泳壇「世紀大審」本身就是紀錄片的好題材,端看電影要往什麼方向拍攝。

  • 前舉總主席被控貪腐 掩蓋禁藥醜聞

    前舉總主席被控貪腐 掩蓋禁藥醜聞

    舉重是近年禁藥最氾濫的運動之一,多位名將被追查出禁藥並拔除奧運金牌,根據一個獨立小組最新調查結果,世界舉重總會(IWF)涉嫌掩蓋40件藥檢呈陽性反應的個案,且有1040萬美元(逾3億新台幣)的資金流向不明,貪腐首腦就是前IWF主席阿揚(Tamas Ajan)。 「我們在IWF的最高層發現貪腐與系統性的管理失靈,」領導調查小組的麥克拉倫(Richard McLaren)指出,最大一筆問題資金是來自亞塞拜然的50萬美元,目前還不清楚這筆錢是怎麼來的。 麥克拉倫指控阿揚是個獨裁的領導者,蒙蔽了董事會,行政人員也因害怕報復而封口。阿揚將各國協會支付的禁藥違規罰款中飽私囊,報告指出,阿揚有一次到泰國出席一項賽事及會議,就收了18筆現金款項,總金額超過44萬美元。 麥克拉倫是加拿大著名的法學教授,曾在2015年參與世界反禁藥組織(WADA)的獨立小組,查出俄羅斯嚴重濫用禁藥的證據,該份讓俄羅斯遭到禁賽的報告也被稱為「麥克拉倫報告」,非常具有公信力。 由於醜聞爆發,81歲的阿揚今年3月辭去國際奧會(IOC)榮譽委員職務,並再次月下台一鞠躬,結束擔任IWF主席20年的生涯。對於麥克拉倫的指控,阿揚表示調查小組沒有給他足夠資訊來回應,聲稱所有指控都沒有根據,並強調自己奉公守法。 然而,IWF代理主席帕潘崔雅(Ursula Garza Papandrea)呼應了麥克拉倫的指控,「這些被揭露出來的行動,還有這幾年所發生的可能涉及犯罪的舉動,是絕對無法被接受的。」該調查案將被呈上WADA,除了持續追查阿揚,可能還有更多涉入禁藥的舉重選手或相關人士被揪出。

  • 游泳》孫楊上訴最後一搏 翻盤機率微乎其微

    游泳》孫楊上訴最後一搏 翻盤機率微乎其微

    遭到國際仲裁法庭(CAS)宣布禁賽8年的大陸游泳奧運金牌名將孫楊,決定上訴瑞士最高法庭,進行最後一搏,但以目前來看翻盤機率微乎其微,一旦上訴失敗之後,他的運動員生涯也將隨即畫上句點。 孫楊是一位拒絕世界反禁藥組織(WADA)的檢驗導致引發了一連串爭議,當初WADA已做出懲處,孫楊不服WADA判決而向CAS提出抗告,然而CAS在經過孫楊與WADA的雙方辯詞之後不但沒有取消孫楊的禁賽令,反而加重處分,8年禁賽令等同宣判了孫楊的運動員死刑。 孫楊的團隊在討論後決定向瑞士最高法院提出終極上訴,這是孫楊的最後機會,但外界認為孫楊想要重獲清白之身的機率不高,因為過往經驗僅有7%的翻盤機率。 瑞士最高法院接受孫楊的上訴,不過瑞士最高法院只會針對五種情況來考量孫楊的案子,CAS仲裁法庭的成員是否違反原則、CAS的管轄權是否有誤、CAS的裁罰是否超過或是漏判、是否違反程序原則以及是否違反瑞士公共政策。 因為CAS的大本營位於瑞士,因此瑞士最高法院有權推翻CAS的裁定,但以孫楊的現有證據來看幾乎沒有翻盤的希望,除非孫楊團隊屆時能夠拿出更有利的證據,否則孫楊是不可能參加明年東京奧運了。

  • 孫楊遭追殺!澳媒嗆「刑期翻倍」

    孫楊遭追殺!澳媒嗆「刑期翻倍」

    大陸泳將孫楊被禁賽8年之後,他的名字居然還出現在東京奧運的國家集訓名單?國際反禁藥組織(WADA)暴跳如雷,英國泳將蓋伊(James Guy)對《游泳世界》說:「怎會有這種事,我無言了。」 大陸泳協隨後於24日發布聲明,宣稱「該名單已作廢」,但是WADA前日又透過《美聯社》表示要「追究到底」。WADA好不容易打了一場大勝仗,他們無法接受孫楊居然有辦法溜進國家隊的訓練。 孫楊還有最後一次上訴到瑞士法庭的機會,但依據前次仲裁庭的判決,等待上訴期間仍視同禁賽,孫楊不可以參加集訓。澳洲運動媒體《WWOS》認為大陸泳協若拿不出合理解釋,這筆帳要算在孫楊頭上,可能讓他的禁賽刑期翻倍,從8年變成16年! 其實就算只禁賽8年,今年28歲的孫楊也等於提前退出泳壇了,WADA現在繼續追殺大陸泳協和孫楊除了洩恨並沒多大意義。蓋伊說:「孫被禁賽8年,他已經玩完了,一切都結束了。」

  • 南非泳將抱怨:孫楊強得離譜

    南非泳將抱怨:孫楊強得離譜

    國際泳壇仍圍著孫楊狂打,除了他拒檢被定罪,也是因為他太厲害了。南非泳將克洛斯(Chad le Clos)是曾經打敗美國「飛魚」的高手,連他都敵不過孫楊,加上孫楊狂妄自大的性格,缺乏東方人的謙虛美德,被禁賽之前早就被大家討厭了。 克洛斯在2016年里約奧運200公尺自由式「銀恨」,他告訴南非媒體Eye Witness News說: 「我當時只剩50公尺,但是孫楊居然從後面追過我,他是唯一能做到這種事的人,那就很明顯了吧(吃藥)。我刷新了非洲紀錄耶(1分45秒20),孫楊卻能在最後25公尺超車,他速度快到像是我原地不動一樣,有夠離譜。」 克洛斯說:「那面金牌理當屬於我的,現在我只想要回我的紀錄,可惜我無法討回奪牌那一刻的光榮時刻。」 不過孫楊拒檢事件發生於2018年9月,里約奧運時他應該是乾淨的,最後大逆轉是他自己的實力。孫楊決賽游出1分44秒65,其實跟他準決賽一樣(1分44秒63),也沒打破奧運紀錄,況且克洛斯跟銅牌的差距僅有0.03秒,難道贏過他的都是吃藥?

  • 孫楊如何搞砸了世紀大審?

    孫楊如何搞砸了世紀大審?

    孫楊2月底遭到國際仲裁庭宣判禁賽8年,現在上訴又被新冠疫情拖延。其實此案或許不會這麼嚴重,根據美國資深仲裁員兼律師賓茲(Jeffrey Benz)的說法,孫楊自己弄砸了世紀大審,「滿分10分,他只得1分。」 本周《新京報》對賓茲的視訊訪談,賓茲指出孫楊的第一個錯誤是不該把事情搞大。「聽證會是很醜陋的,好比灌香腸。」幾乎都是閉門舉行,孫楊這麼大張旗鼓很難會有好下場。 其次是孫楊選人不當,賓茲說WADA(國際反禁藥組織)派出的律師Richard Young是高手中的高手,孫楊的律師卻是名不見經傳的米金(Ian Meakin),而且請來的翻譯也很不稱職。 賓茲表示:「兼通兩國語言的人才肯定很多,他們居然選這種人。」孫楊還在結案陳詞時未經同意就擅自更換翻譯,當庭呼來喝去的。「這種脫序的行為甚至被寫入判決書,顯示他這個人完全不懂得尊重規定。」   孫楊在仲裁庭主打的是他重視自身安全,所以質疑藥檢人員的合法身分。「但是他在法庭上隨便找個人坐在旁邊當翻譯,真奇怪,這時候他又不在乎身分了。」 結果判決書就特別強調「儘管你是非常傑出的運動員,也不能凌駕於規則之上。」這場被孫楊自己搞出的世紀大審,成為仲裁庭扔給所有運動員的震撼彈:要乖乖配合藥檢,不要質疑你的藥檢官。 大陸記者王勤伯認為孫楊個性率直,表現出自我本色,給予7.5分的評價,但賓茲說:「這應該是低於零分的,我就給他打個1分吧。」

  • 澳媒評孫楊:史上最愚蠢運動員

    澳媒評孫楊:史上最愚蠢運動員

    孫楊被國際仲裁庭禁賽8年,震撼國際泳壇,其中最得意的大概是澳洲媒體,《澳洲人報》大肆嘲笑孫楊:「這位驕傲自大、盛氣凌人的史上最強自由式泳將從此多了一個新稱號,那就是史上最愚蠢的運動員。」 該報分析,拒絕檢測絕對是最愚蠢的行為,比被驗出禁藥還嚴重。從孫楊公布的檢驗影片,可看出孫楊起初配合檢驗(所以才會有血液樣本),但孫的團隊建議他不要交出樣本,檢測官多次警告孫楊「拒檢將有嚴重後果」,孫還是堅持取回血樣瓶,讓檢測官空手而返。 國際仲裁庭援引判例指出:「運動員只要身體、衛生、道德條件允許,就不可以拒絕檢測。」好比在台灣駕車拒絕酒測,結果就是直接加倍重罰。 WADA(國際反禁藥組織)飛行檢測多半透過委託處理,即使授權上有瑕疵,輪不到孫楊來質疑檢測官資格。孫楊的律師想透過「程序正義」來打這仗也有其道理,當時的做法應該是先交出樣本,之後再打官司讓樣本無效,而不是一開始就拒絕交出。

  • 沒戲了 陸泳一哥孫楊禁賽8年

    沒戲了 陸泳一哥孫楊禁賽8年

     國際仲裁法庭(CAS)昨日公布世界反禁藥組織(WADA)申訴大陸游泳奧運金牌名將孫楊的案件,最終祭出禁賽8年的嚴厲處分,不但宣判了孫楊無緣東京奧運,幾乎也將結束他的運動員生涯。  裁決出爐後,孫楊在晚間6點半左右,透過個人微博表達心情:「震驚,憤怒,不能理解!我一直堅信自己的清白…我明明按照興奮劑檢查的各項規定,積極配合,只是因為檢查人員不具備資格,他們當時自己也承認了這一點,所以同意不帶走血樣,怎麼就成了我的錯誤?!」  孫楊也強調已經委託律師向瑞士聯邦最高法院上訴,讓更多的人知道事實真相。「我堅信自己的清白!堅信事實必定戰勝謊言…我要為捍衛自己的合法權益奮戰到底!」  孫楊曾在2014年大陸全國游泳冠軍賽上藥檢呈陽性反應,當時曾被禁賽3個月,成為他的運動員生涯第一個汙點。2018年9月4日,孫楊在杭州接受WADA的境外檢測,由於孫楊質疑檢查人員的資格,發生衝突,導致最終沒能完成檢測。2019年1月國際游泳總會不認為孫楊違反世界反禁藥組織的規定,但WADA不滿國際游泳總會的裁決,而向國際仲裁法庭提出申訴。  2019年11月15日孫楊出席在瑞士舉行的聽證會,這場聽證會長達10小時,孫楊團隊舉證,捍衛自己的清白,然而CAS最終依舊判定WADA勝訴,判定孫楊8年禁賽處分。  CAS判決書中指出,最終裁定孫楊暫時被禁賽8年,理由是沒有完成藥檢,他沒有證據證明自己為什麼要砸壞尿檢樣本及拒絕配合的理由,但他在之前取得的成績依然有效。這次裁決的結果可以再次進行上訴,但想要翻盤的機會微乎其微了。  現年28歲的孫楊,2012年倫敦奧運奪下2金,創下首位大陸男子游泳選手在奧運摘金紀錄,生涯在奧運殿堂共計奪得3金2銀1銅,世錦賽累積11金2銀3銅,是世界泳壇歷史上唯一一位男子200公尺自由式、400公尺自由式、1500公尺自由式的奧運會、世錦賽、大滿貫冠軍得主,也是史上唯一在男子800公尺自由式世錦賽3連霸得主。

  • 孫楊樂極生悲 國際泳壇歡欣鼓舞

    孫楊樂極生悲 國際泳壇歡欣鼓舞

    大陸泳將孫楊「世紀藥檢案」結果重判8年,他必須被禁賽到2028年2月,屆時孫楊36歲了,換言之他的泳壇生涯已結束。不僅西方泳壇歡欣鼓舞,即使大陸網民也有一些討厭孫楊的聲音出來叫好。 去年在游泳世錦賽挺身抵制孫楊的澳洲泳將霍頓(Mack Horton)一下子成為英雄,他表示在審判結果出爐後,馬上就被網路支持者的留言給淹沒。霍頓對記者說:「無論結果如何,我只是要告訴世界我永遠支持乾淨的運動。」 英國泳將史考特(Duncan Scott)也曾抵制孫楊,然後被孫楊當面嗆聲:「你是輸家,我是贏家。」孫楊當時那副得意的模樣,讓他現在更難以獲得同情,美媒CNN也挑選這一段影片來追打孫楊。事實上有些大陸網民已經厭倦孫楊刻意訴諸輿論、操弄民族愛國情緒的手法。 雖然游泳生涯告終,不過孫楊可以保留他得到的獎牌。南非泳將克洛斯(Chad Le Clos)有點失望拿不回獎牌,他是里約奧運200公尺自由式銀牌,結果金牌仍在孫楊手中。 這個案件發生於2018年9月,起初由國際泳總裁決,孫楊獲勝,繼續比賽奪牌,粉絲也繼續幫著他大罵歐美人輸不起。然而國際反禁藥組織(WADA)再向國際仲裁庭上訴,大逆轉終結了孫楊生涯。孫楊打算到瑞士聯邦最高法院再打第三回合,但是翻盤的機率很小。

  • 大陸游泳奧運金牌孫楊 禁藥事件遭禁賽8年

    大陸游泳奧運金牌孫楊 禁藥事件遭禁賽8年

    國際仲裁法庭(CAS)公布世界反禁藥組織(WADA)與大陸游泳奧運金牌名將孫楊的申訴案件,最終孫楊遭到禁賽8年的嚴厲處分,即刻生效,等同孫楊無緣東京奧運了。 這個案件起源於2018年9月4日,孫楊在杭州接受WADA的境外檢測,由於孫楊與檢查人員起了衝突,導致最終沒能完成檢測,2019年1月國際游泳總會不認為孫楊違反了世界反禁藥組織的規定,但WADA不滿國際游泳總會的裁決而向國際仲裁法庭申訴。 2019年11月15日孫楊出席在瑞士舉行的聽證會,這場聽證會長達10小時,孫楊團隊舉證,捍衛自己的清白,然而CAS最終依舊判定WADA勝訴,判定孫楊8年禁賽處分。 孫楊現年28歲,2012年倫敦奧運奪下2金,成為大陸第一位男子游泳選手在奧運摘金的紀錄,生涯在奧運殿堂共計奪得3金2銀1銅,而且在世錦賽共累積11金2銀3銅,倘若8年禁賽確定,他的運動員生涯也將到此為止了。

  • WADA禁止俄羅斯運動員未來四年參賽權

    WADA禁止俄羅斯運動員未來四年參賽權

    根據俄羅斯外電報導指出,世界反禁藥組織(WADA)召開執委會,通過禁止俄羅斯在未來四年參加國際大型賽會,包含了明年東京奧運以及各單項世界錦標賽。 由於俄羅斯違反WADA規定屬實,因此WADA的執委會一致通過禁止俄羅斯運動在接下來參加任何國際賽會,甚至還剝奪了主辦與申辦比賽的權利。 WADA副主席琳達在受訪時表示,對於俄羅斯的制裁還遠遠不構,我們必須強烈指責和懲處,還給那些清白的運動員一個交代。 俄羅斯在2014年索契冬奧時爆發禁藥醜聞而遭到禁賽,168位運動員在2018年平昌冬奧以獨立運動員身分參賽。

  • 洗刷冤屈 世界最速男衝向奧運

    洗刷冤屈 世界最速男衝向奧運

    世界最速男洗刷汙名了,美國短跑名將柯曼(Christian Coleman)上月被美國反禁藥組織(USADA)控訴三度逃避藥檢,不過本月初他們又撤回案件,解除一切禁令。柯曼可以自由參與杜哈世錦賽與明年東京奧運,他是100公尺短跑的金牌大熱門。 依照USADA規定,選手12個月內失聯3次就會被處以兩年禁賽,柯曼於2018年6月6日、2019年1月16日、2019年4月26日都沒有正確回報行蹤,被認定「三振出局」。 然而依據國際反禁藥組織(WADA)規定,柯曼6月6日那次的紀錄是遲交行蹤報告而非失聯,他原始的應回報日期是4月1日,所以他的違規日期應修正為2018年4月1日。如此柯曼只在12個月內失聯兩次,所謂「三振」就不成立。 USADA同意撤回案件,其實柯曼最近1年來已經完成20次藥檢,沒理由故意逃避。此案害柯曼錯過了8月幾場賽事,損失可能15萬美元獎金,而且媒體報導也傷害了他的形象。 柯曼表示:「USADA理當要保護選手而不是刁難選手。他們有私下跟我道歉,但我認為他們應該要公開致歉。」柯曼是今年短跑最快的選手,100公尺個人紀錄9.79秒,史上第7快。

  • 曾為配合藥檢 戴資穎搭高鐵衝台北

    曾為配合藥檢 戴資穎搭高鐵衝台北

    戴資穎今早被國際反運動禁藥組織(WADA)的飛行藥檢人員叫醒,笑說檢驗完趕緊吃兩份早餐「壓壓驚」。其實小戴多年來由父親戴楠凱親上「運動禁藥管制行政管理系統」(ADAMS)提報行蹤資料,今年行程已經登錄到6月底。也有過藥檢人員到台北找她,二話不說就搭高鐵北上配合。 「殺上去只為了拉一泡尿。」戴爸笑說,儘管確實提報行蹤資料,但有一年台北公開賽,小戴稍後才要北上跟中華隊會合,飛行藥檢人員卻直接殺到台北,找列管中的中華隊選手。不過理解杜絕運動禁藥的重要性,小戴團隊都清楚「全力配合」飛行藥檢,是運動員必須的義務。 「女單世界排名前10內就開始被WADA列管,從小資穎就被藥檢,我認為這個事情很重要,怕萬一疏忽沒去填寫或其他因素會影響很大。所以就自己去學登錄。」戴楠凱說。 戴爸表示,自己已替女兒登錄多年,印象中最早是從中華羽協拿到WADA的登錄帳號、密碼,相關行程必須登錄的非常詳細。檢測人員一到台灣,就直接聯絡當事人進行取樣。除了尿檢,有時也會抽取血液樣本。 其實,國內運動員一般以單項協會為窗口,很少直接接觸國際總會或WADA人員,但飛行藥檢屬突襲性質,檢測人員不會事先通知國內單項協會。戴爸說,對方一來就要驗尿或抽血,沒有羽協國際組協助確認身分,一開始接觸真會覺得怪怪的,幾年下來倒也習慣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