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wef的搜尋結果,共102

  • WEF競爭力排名 台灣第12

     世界經濟論壇(WEF)公布年度「全球競爭力報告」,台灣較去年進步1名,排第12;若以亞洲地區來說,則在新加坡、香港、日本之後,居第4。南韓第24,中國大陸29。 \n WEF調查148個經濟體,今天發布2013-2014年全球競爭力報告。前10名依序為瑞士、新加坡、芬蘭、德國、美國、瑞典、香港、荷蘭、日本、英國。 \n 台灣較去年進步一名,為第12名,排在挪威之後、卡達之前。在發展程度上,WEF將台灣列為先進的「創新驅動」階段。 \n 與區域經濟體相較,中國大陸排名第29,馬來西亞第24,南韓第25。 \n 全球競爭力報告的排名依據是全球競爭力指數(GCI),競爭力指的是決定一國生產力水準的制度、政策及因素的集合。指數評比項目包括基本條件、效率提升、創新及精緻因素3大項,台灣分別排名第16、第15及第9。 \n 每大項下又分成細項,根據資料,台灣在貨品市場效能排名第7,創新排名第8,高等教育及訓練第11,健康及初級教育第11,是表現佳的部分。 \n 從細節分析,台灣在許多單項指標名列第1,例如每百人市內電話線普及率、通貨膨脹率低、瘧疾對商業衝擊、每10萬人罹患瘧疾病例數、群聚發展狀況。 \n 此外,在高等教育入學率、學校網路普及率、市場效能項下的地方競爭強度、市場支配廣度、創業程序、客戶導向程度、買主成熟度、勞力市場效能項下的薪資及生產、透過國內股票市場融資、創投資金取得、國內供應商數量及品質、政府採購先進技術產品等項,排名也都在前10名。 \n 另一方面,與去年相同,WEF指出,台灣的政府預算平衡表現較差,赤字占國內生產毛額(GDP)約3.6%,排名第91;女性相較於男性的勞動比例僅0.75,排名第87;財務市場發展項下的法律權利指數排名第89。 \n 至於在台灣從事商業往來較有問題的因素,最多受訪者回答的依序是政策不穩定、缺乏效率的政府官僚體系、創新能力不足、限制的勞工法規、稅務法規、稅率、外匯法規等。 \n WEF報告指出,台灣過去5年表現非常穩定,也一直很強勁,台灣企業創新的能力、貨品市場高效能及世界級的初級教育和高等教育,表現都很突出。 \n 報告建議,台灣若要進一步提升競爭力,需加強組織架構。政府內部效率低落及不同形式的貪腐,會逐漸損害組織架構的品質;此外,台灣也需處理勞力市場效率低落及僵化的問題。1020904 \n

  • 競爭力 WEF:台表現強勁

     世界經濟論壇(WEF)公布年度全球競爭力報告指出,台灣過去5年表現非常穩定且強勁,台灣企業創新能力、貨品市場高效能及世界級的初級和高等教育,表現都很突出。 \n 在世界經濟論壇今天發布的2013-2014年全球競爭力報告,台灣在一些單項指標中名列前茅。例如每百人市內電話線普及率、通貨膨脹率低、每10萬人罹患瘧疾病例數、群聚發展狀況等。 \n 根據資料,台灣在貨品市場效能排名第7,創新排第8,高等教育及訓練第11,健康及初級教育第11,都屬表現較佳的部分。 \n 此外,在高等教育入學率、學校網路普及率、市場效能項下的地方競爭強度、市場支配廣度、創業程序、客戶導向程度、買主成熟度、勞力市場效能項下的薪資及生產、透過國內股票市場融資、創投資金取得、國內供應商數量及品質、政府採購先進技術產品等項,排名也都在前10名。 \n 但另一方面,WEF也指出,台灣的政府預算平衡表現較差,赤字占國內生產毛額(GDP)約3.6%,排名第91;女性相較於男性的勞動比例僅0.75,排名第87;財務市場發展項下的法律權利指數排名第89。 \n 至於在台灣從事商業往來較有問題的因素,最多受訪者回答的依序是政策不穩定、缺乏效率的政府官僚體系、創新能力不足、限制的勞工法規、稅務法規、稅率、外匯法規等。 \n 報告建議,台灣若要進一步提升競爭力,需加強組織架構。政府內部效率低落及不同形式的貪腐,會逐漸損害組織架構的品質;此外,台灣也需處理勞力市場效率低落及僵化的問題。 \n 在WEF今天公布的報告中,台灣較去年進步1名,排名第12。1020904 \n

  • WEF競爭力 台超韓趕日

     WEF今天公布全球競爭力排名,台灣進步1名,來到第12。經建會分析,亞洲國家中,台灣遙遙領先第25名的韓國,與位居第9的日本,差距也在縮小中。 \n 世界經濟論壇(WEF)公布最新的「全球競爭力報告」,台灣較去年進步1名,排第12;以亞洲地區來說,在新加坡、香港、日本之後,居第4。南韓第25,中國大陸29。 \n 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經濟研究處副處長朱麗慧今天受訪時表示,最近幾年全球經濟情勢較不佳,但台灣過去幾年在競爭力排名表現平穩,獲WEF肯定。 \n 朱麗慧分析,其中表現較好的細項是「創新能力」進步6名,到第8名;健康與初等教育表現佳,進步4名,到第11名。 \n 不過,「總體經濟環境」因受過去一年經濟未明顯復甦等因素,略退4名,到第32名。勞動市場效率不足,退步11名,到第33名。 \n 朱麗慧補充,勞動市場效率有些是針對企業經理人調查,非統計數據,偏向企業家想法,但如從勞方角度來看,這部分評比不優,顯示對勞工比較照顧。 \n 朱麗慧表示,台灣在WEF的評比一向不錯,經建會希望維持強項部分;針對較弱指標檢討與研擬因應對策,並請各部會進一步檢討,經建會明天將赴行政院報告有關國際競爭力評比。 \n 整體排名,經建會分析,台灣排名已連續5年超越韓國,今年擴大領先13名,3大項指標包括基本需要、效率增強、創新及成數因素等排名皆明顯較優。 \n 至於與日本排名差距,已由2008年落後8名縮減為近2年的落後3名,其中在總體經濟環境、高等教育與訓練,商品市場效率、金融市場發展等方面的排名,皆優於日本。 \n WEF調查148個經濟體,今天發布2013-2014年全球競爭力報告。前10名依序為瑞士、新加坡、芬蘭、德國、美國、瑞典、香港、荷蘭、日本、英國。1020904 \n

  • WEF競爭力南韓下滑至第25

     世界經濟論壇(WEF)今天公布的2013年全球競爭力報告顯示,南韓國家競爭力在全球148個經濟體中排名第25位,比去年下降6位,創下2004年以來新低。 \n 南韓聯合新聞通訊社指出,資料顯示,由3大評估項目來看,基本條件由去年的第18位下降至第20位,提高效率方面由第20位下降至第23位,企業創新和成熟度從第17位下降至第20位。 \n 具體而言,除了宏觀經濟之外,南韓在制度因素、基礎設施、衛生及初級教育、高等教育與培訓、貨物市場效率、勞動市場效率、金融市場健全程度、技術水準、市場規模、企業成熟度和企業創新等,大部分領域的排行均下滑。 \n 南韓企劃財政部分析指出,北韓核風險增加是今年南韓國家競爭力大幅下降的主要原因。另外,南韓經濟連續8個季出現「零成長」,可能給調查結果帶來不利影響。 \n 瑞士繼去年之後,再次榮登全球競爭力榜首,其後依次為新加坡、芬蘭、德國、美國、瑞典、香港、荷蘭、日本和英國。1020904 \n

  • 相信人民感受 不必重視排名

     排名無法代表一切,過度重視量化數據,不僅容易陷入排名迷思,也易忽略質的感受,而有顧此失彼之虞。 \n 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及世界經濟論壇(WEF)是國際上相當具公信力的競爭力評比機構,但因比較基礎不同,常出現南轅北轍現象,有些指標內容也不盡合理。台灣物價表現尚稱平穩,但分數反而不佳。再者是,之前競爭力評比名列前茅的國家,如愛爾蘭及冰島,金融海嘯後卻頻臨破產的邊緣。這現象也出現在信評,標準普爾、穆迪、惠譽等三大全球著名信評公司,次貸風暴時許多原本評等極佳的投資銀行雷曼兄弟、貝爾思登等倒閉,信評公司的評比品質備受質疑。 \n 平情而論,台灣歷年來,無論是IMD或WEF的國際競爭力排名都還不錯,但近幾年卻因國內外種種因素所致,經濟成長遲緩、薪資成長倒退十多年、民間消費及投資信心不足,更讓排名有失真的感覺。換言之,徒空有其名,叫好不叫座。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大學排名,國內有數所大學擠進全球百大,但高學歷、高失業、學歷貶值的情況卻日益嚴重。 \n 適當參酌有其必要,但若大費周章,耗費資源於競爭力的追逐,恐是枉然;猶記得幾年前,政府為提升競爭力排名,認為外來的和尚會念經,重金邀請國際競爭力大師麥可波特演講,還開了70頁的經濟處方,結果隔年競爭力並沒有提升;該大師所經營公司還於去年發生危機、申請破產,聽來有點諷刺。 \n 政府施政除了量的資訊外,也要注意質的變化,尤其是人民的感受,也就是「有感經濟」。(作者為淡江大學財務金融學系教授)

  • WEF:全球經濟信心顯著提升

     「世界經濟論壇」(WEF)調查全球304名專家意見發現,全球經濟信心在過去3個月間顯著提升。 \n WEF表示,今年前3個月,歐元區危機趨緩,且一般相信全球經濟可能已避開雙重衰退,經濟信心指數在0到1的尺度上,從0.43提升到0.48。 \n WEF表示,這是指數自去年第3季掉到「低度信心」區域後,首度回到中性區域,雖正在回升,但仍未突破到正面區域的0.5指數。 \n WEF全球議題理事會資深總監葛莫(Martina Gmur)說,看來似乎最糟的情況已經結束,專家不太擔心整體全球經濟雙重衰退。 \n 但他也說,就算經濟指數連3季改善,回到1年前的高峰,還是要謹記當時歐元區危機如火如荼,且現在指數也還沒跨過樂觀的區域。 \n 根據WEF,31%接受調查的專家認為自己對全球經濟展望「有信心」或「很有信心」,上季則僅有23%。 \n 其他專家則「不持定見」或「沒信心或很沒信心」,兩種意見人數相當,各佔34.5%;上季則有34%的專家「不持定見」,43%的專家「沒信心或很沒信心」。1020416 \n

  • 資訊科技評比高 歸功人力建設

     世界經濟論壇(WEF)發表最新全球資訊科技報告,台灣網路整備度指標排名第10。WEF認為,包括台灣在內的幾個亞洲國家和北歐表現優秀,應歸功於對企業友善、高技能人力及基礎建設。 \n WEF於瑞士日內瓦時間10日下午發表2013年全球資訊科技報告,網路整備度指標(Networked Readiness Index)評比前10名依序為芬蘭、新加坡、瑞典、荷蘭、挪威、瑞士、英國、丹麥、美國、台灣。 \n 報告指出,北歐國家及所謂的「亞洲之虎」,包括新加坡、台灣、南韓及香港,在指數上都有傲人表現,應歸功於這些國家對企業友善的態度、高技能人力及基礎建設投資等。 \n 網路整備度指標包括環境指數、整備度指數、應用度指數與影響力指數。 \n 在個別國家檔案中,台灣的環境指數(environment subindex)排名為24,其中商業及創新環境表現尤佳,排名第4,政治及法規環境表現則為第33名。 \n 在整備度指數(readiness subindex)方面,台灣整體排名17;應用度指數(usage subindex)排名第15名;影響力指數(impact subindex)為第6名。 \n WEF表示,「金磚5國」經濟體(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大陸及南非,BRICS),尤其是中國大陸,在排行榜上仍然落後;這些國家若在資通訊產業、技術及創新上沒有正確的投資,可能無法延續過去數年經濟快速成長的情況。 \n 報告指出,網路整備度在歐洲出現很大落差,排名居前的北歐國家,與南歐、中歐及東歐之間的分歧相當大,是個警訊。 \n 報告也指出,智慧解讀大量資料,可讓企業精確預測不同結果,不須仰賴「失敗再修正」的傳統方式,以活化經濟,改善商業表現。 \n 報告表示,單是2011年在網路上製造的資料,就相當於地球上每個人每分鐘寫3則推文(tweets)且持續1210年這麼多;使用這麼大量的資料及解析來為人們與職缺配對,可協助政府更有效率地處理失業問題。 \n 其他表現優秀的亞洲國家或地區還有南韓(第11名)、香港(第14名)、日本(第21名)。中國大陸則為第58名,退步7名。1020411 \n

  • 全球最友善國家 WEF:冰島

     討厭到國外旅遊時遇上1張張不歡迎旅客的撲克臉嗎?不妨試試到冰島一遊!根據世界經濟論壇發表的最新報告,這個位於挪威海上、被冰河覆蓋的小國,以擁有全球最友善的國民自豪。 \n 英國「每日郵報」(Daily Mail)報導,這份報告也建議想要出國度假的旅客,千萬別到玻利維亞,原因是這個國家的人民對待外國遊客的友善程度,排名墊底。 \n 根據報告,美國對待外國旅客的態度也不友善,在140個國家中排名第102;相較之下,沉著冷靜的英國人態度就好得多,名列第55。 \n 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在這份名為「旅遊及觀光競爭力報告」(Travel and Tourism Competitiveness Report)中,以當地人讓外國觀光客感到「非常不受歡迎」的1分到「非常受歡迎」的7分,對各國友善程度進行評比。 \n 愛爾蘭在全球最友善國家排行中,以6.8分名列第9;以友善聞名的加拿大也以6.6分排名第12;台灣則以6.2分位居第78。 \n 不過冰島這個人口31萬9000、目前氣溫徘徊在零度上下的寒冷國度,則一定能使觀光客享受到最熱情的歡迎。 \n 報告顯示,全球最友善國家前10名依序為冰島、紐西蘭、摩洛哥、馬其頓、奧地利、塞內加爾、葡萄牙、波士尼亞和赫塞哥維納、愛爾蘭以及布吉納法索。 \n 全球最不友善國家前10名依序為玻利維亞、委內瑞拉、俄羅斯、科威特、拉脫維亞、伊朗、巴基斯坦、斯洛伐克、保加利亞和蒙古。1020411 \n

  • 熱門話題-公務員止謗 莫如拚績效

     景氣衰退大環境之下,讓退休軍公教如過街老鼠,如今領取年終慰問金以及十八趴,在在引發各界強烈的批評。如果社會繼續醜化軍公教造成對立,會讓未來文官系統發生反淘汰的現象。 \n 當然,軍公教之所以淪落今日局面,政治人物的挑起社會對立,固然有以致之,但是相對於勞工,後者面對勞保基金瀕臨破產,軍公教不啻「天之驕子」,不被遭到外界嫉妒才怪! \n 為了證明自己取之有道,軍公教更應該全力以赴,拿出實際的工作績效來,據以表白俯仰無愧,並非尸位素餐。國際間就各國競爭力之評比,無論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的國家競爭力評估指標,抑或以世界經濟論壇(WEF)所為的競爭力評估指標為準,主要的項目之一,就是公務員之服務水準,具備品評公部門客觀性指標。 \n 此時此刻,公務員若想要止謗,更須沉得住氣,以實際的行動,在IMD及WEF報告中展現出亮麗的成績來。

  • 社論-政府面對競爭力排名應有的正確態度

     世界經濟論壇(WEF)日前發布「2012年全球競爭力評比」,台灣在144個受評比的國家裡排名第13。由於排名原地踏步,陳內閣低調以對,與昔日排名躍升,府、院、部會競相開記者會的熱鬧情景,真有天壤之別,令人不勝唏噓。 \n 我們認為不論哪一份競爭力評比,皆有其參考性,但由於統計上的限制,實無需在排名這件事上錙銖必較,否則除了徒增困擾,於施政上也無益處。以今年五月IMD公布的競爭力報告與日前這份WEF競爭力報告相互對照,即可發現其間存有不小差異。被WEF評為第3的芬蘭,在IMD被評為第17;被WEF評為第10的日本,在IMD卻被評為第27。到底芬蘭、日本競爭力是強是弱?讓人愈看愈糊塗。 \n 金融海嘯前,冰島、愛爾蘭一直是各類競爭力評比的優等生,2006年IMD競爭力評比,冰島高居第4,愛爾蘭名列第11。但競爭力評比終究未能預知其經濟發展的潛在風險,如此優等生反而在金融海嘯受重創,如今排名一落千丈。這些例子說明排名有時只是鏡花水月,政府是可以參考報告中所指陳的缺失加以改進,但實無需把名次看的太過重要。 \n 這份甫公布的WEF競爭力報告,台灣排名雖原地踏步,但其中卻有三個問題值得重視。第一,台灣在財政赤字此項的排名跌至第100名,而政府債務也跌至75名。我國官員雖偶爾會為財政說幾句憂心的話,不過潛意識裡,總認為台灣的財政狀況比其他國家好。惟從這份評比台灣財政赤字掉到第100名可知,我國如今財政雖還不至淪落到美、歐那般處境,但恐怕只是百步與五十步之遙。 \n 值得注意的是,台灣的公債定義並未與國際接軌,以致關起門來看自己債務占GDP比率僅40%,遠低於美國100%、歐元區90%、日本200%。但實際的情況並沒有表面樂觀,這一點主計總處與財政部的官員應該知之甚詳。再者,參與評比的國家僅144個,台灣財政指標的排名居然淪落至第100名,除了應深入檢討,舉凡公債的定義、特別預算的制度、潛藏負債的透明化,皆應好好反省。 \n 第二,台灣以往在WEF競爭力評比的創新這一項總是名列前茅,今年名次退至第14。主因在於過去WEF是以在美國取得專利權數進行評比,今年改為已應用的專利權數,經此一修正立即暴露台灣的產業困境。這些年台灣在美國取得發明專利是不少,但大多屬製程專利,創新性較高的原創專利不多,這也是近年來台灣在國際專利權的戰爭中,經常居於劣勢的原因。WEF創新指標的修正為大勢所趨,這一修正恰恰可以打破主政官員長期沾沾自喜於創新排名的迷思。 \n 其實,數年前經濟部早有研究警告台灣發明專利的「科學關聯度」僅0.2,這項數據只有美國的二十分之一,南韓的三分之一。該研究結果率先道出台灣創新不足、技術進步率下滑的困境,若決策者在當時能及早調整政策,何需等到如今WEF修正評比才幡然醒悟? \n 第三,本次台灣在WEF評比細項中也有一些進步的項目,如開辦新事業的程序、企業取得貸款的容易度、政府決策的中立性等;這些進步的背後看得到政府官員們的努力,惟「解僱成本」一項排名大幅躍升17名卻頗堪玩味。台灣此項排名能提升,係因企業發放的平均資遣費,由前次評比的91週降至本次的23週。解僱成本降低是好事還是壞事,這要看站在哪一方而定。站在企業的角度,這自然是好事;但站在勞工的角度,這自然是壞事。 \n 不論是競爭力評比或經商環境調查,多數會把「聘僱勞工」納入評估,然而這也是一項最具爭議的評比項目。過去的評比總是以解僱勞工的難易、開除成本的多寡來評分,這全是站在企業經營者的立場,失之偏頗。而且從長期經濟發展來看,愈是漠視勞工權益,其所衍生的社會成本必定愈高,最後到底是有益於一國的競爭力或有害於競爭力,誰都說不準。事實上,世銀2010年的經商環境評比已率先排除「聘僱勞工」此項,這正是人本思想的實踐,是評比哲學思想的一大進步。政府施政本來就應以人為本,絕不可以為追求競爭力排名,而置勞工權益於不顧。 \n 綜觀台灣在各類的國際評比裡的表現都不算太差,甚至都贏我們的對手韓國,但實際的情況卻是他們的經濟實力日強,在各國市場的占有率急增。這意味著我們看這份評比時宜聞過則改,聞喜則思,絕不可陶然於那些名列前茅的評比項目,如此才是看待這份評比的正確態度。至於前述三項我們所提的財政、創新與勞工的困境,實乃國家競爭力能否提升的根本,盼決策當局務必加以重視。

  • 冬季達沃斯論壇 明年改期

    冬季達沃斯論壇 明年改期

     今年達沃斯冬季論壇堅持如期舉行,卻碰到中國農曆春節,大陸也打破30年慣例,首度不派高層與會,讓這次世界經濟論壇(WEF)因全球第2大經濟體的缺席,光環盡失。WEF已決定,明年冬季會期將會配合中國農曆春節,提前規畫在2013年1月23日舉行,方便中國高層出席這項經濟論壇的盛會。 \n 被解讀中成國際要角 \n 這項作法,外界解讀是因為中國大陸經濟地位在全球經濟舞台已舉足輕重,已成為國際重要論壇少不了的要角。 \n 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編輯張力奮透露,瑞士達沃斯冬季論壇決定,從明年起世界經濟論壇將提前一周,錯開中國春節,方便中國高層和各界領袖共同出席。WEF表示,2013年中國春節是2月10日,會期將安排在1月23日召開,27日閉幕。 \n 中曾提調整會期遭拒 \n 中國北京方面去年初曾向達沃斯論壇提議,希望能考慮到中國過春節的關係,提前調整會期,不料卻未被接受。結果造成今年達沃斯冬季論壇,中國決定不派高層參加,使得維持30年的出席慣例,首度破功。 \n 這次中方出席達沃斯論壇的代表包括曾多次參加達沃斯的大陸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張曉強,以及香港特首曾蔭權等人。過去出席的層級至少是國務院委員或是部長級以上的高層。 \n 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在2008年爆發金融海嘯後隔年出席了這項論壇,並發表演講,不久後,大陸就啟動了4兆人民幣擴大內需的計畫,為大陸經濟復甦注入一股活水。 \n 大陸是在1979年,當時鄧小平已宣布全面啟動改革開放,隨後就正式加入世界經濟論壇。 \n 這次中國高層無法出席達沃斯冬季論壇,立刻引起全球的關注,中國身為全球第2大經濟體,無法在這項論壇發聲,使得在達沃斯召開的WEF光環相形失色,也凸顯出缺中國高層參加的達沃斯,今年論壇更顯得十分尷尬。 \n 大陸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李稻葵在微博上證實,達沃斯論壇創始人施瓦布已言明,未來論壇時間要調整,以避開中國春節,而今年因已經與瑞士警方簽約,日期無法改動。 \n 施瓦布表示,今年論壇上中國的聲音不多讓人感覺到有點遺憾,所幸這次論壇有「天津之夜」的活動,向全球介紹夏季達沃斯,介紹天津及其巨大的發展機遇,或許稍可彌補中國高層因故不能出席的遺撼。 \n 作為論壇的創始人,施瓦布對中國一直情有獨鍾。他不僅將夏季達沃斯交給中國的大連和天津來主辦,同時還把自己的兒子施力偉派到中國來擔任論壇駐北京代表處首席代表。

  • 他山之石-瑞士 台灣下一個學習典範

     瑞士不只是阿爾卑斯山少女小蓮的故鄉,或是全球富豪的財富避風港,還有全球密度最高的諾貝爾獎得主,在世界經濟論壇(WEF)全球競爭力報告裡,更已連續三年奪得第一。 \n WEF 2011-2012年報告顯示,排名前五的國家中,除了名列第5的美國,其他均是人口規模不及台灣的「小國」,依序是瑞士、新加坡、瑞典和芬蘭。其中,新加坡近年在區域經濟與人才布局令人注目,瑞典、芬蘭的創新能耐也在國內掀起一股「北歐熱」,相比下,國內對瑞士的討論有限。 \n 在許多發展條件上,瑞士與台灣存在極高的相似性:國土面積在4萬平方公里左右、境內以山地為主、自然資源貧瘠、強國之鄰,不過瑞士人口規模僅台灣的三分之一,人均GDP卻是台灣的3倍以上。 \n 據WEF競爭力報告,本文將聚焦瑞士排名居全球前三位、且領先台灣10名以上之指標項目,探討瑞士有哪些深藏不露的成功條件? \n 理想的投資環境 \n 為啟動台灣產業黃金十年的發展契機,亞太經貿樞紐、台商全球營運總部及外商區域營運中心已成為馬政府發展目標;為此,理想投資環境的營造已成當務之急。 \n 瑞士在整體基礎建設、人才吸引力、金融服務可及性,皆獲得第1名,反觀台灣分別位居25、22、24名,均不及整體排名表現水準。 \n 除了低稅賦,基礎建設是否完備、法令制度程序是否健全有效率、勞動市場是否能提供企業所需的人才,都是企業評估理想投資環境的要素;瑞士雖未加入歐盟,卻有最活絡的出口經濟,孕育出Swatch、雀巢等運籌全球的瑞士公司,境內各邦、各市更是紛紛成立投資促進協會,招攬全球跨國企業前往投資並設立總部,最經典例子是蘇黎世南方、人口不及3萬人的小城Zug,成功吸引2萬8千家企業在此登記營運。 \n 優質的人才與科研實力,更是瑞士吸引各國投資者近悅遠來的關鍵。 \n 教育奠基的科研創新實力 \n 近來新加坡、中國、韓國發起一波波跨國人才大戰,國內不少產業界、研究單位專業人才因而被挖角,府院高層不得不正視此一現象,並將人才外流問題定位為國安問題。 \n 為此,教育部為延攬及留住大專校院特殊優秀人才,實施彈性薪資方案;國科會明年科技預算將較今年增加4.92%,然而人才議題,牽涉的不只是「留」,「育」的工作更不能馬虎,尤其在少子化趨勢下,未來人力資源規模勢必萎縮,如何培育優質新世代,需要投入更多關注。 \n WEF這次評比結果,瑞士在教育系統品質、員工訓練、創新能耐、科研機構水準、產學研發合作等指標,均獲得數一數二評價,恰恰反映兩國養成科研創新能耐上的幾個差異。 \n 瑞士是全球諾貝爾獎得主密度最高的國家,英國高等教育調查機構QS公司最新公布之2011年世界大學排行榜,瑞士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更是唯一擠進前20名的歐陸大學。 \n 瑞士對於技職教育與產學合作的重視,也使得科研體系能與實務應用無縫接軌,成就數一數二的製造業實力。 \n 追求唯一的高端製造業 \n 製造業轉型升級,是亟欲擺脫「毛三道四」代工宿命的台灣製造業,致力尋求解答的經典課題。這次WEF評比結果,反映台瑞兩國幾個關鍵差異,更說明瑞士製造業何以稱雄的關鍵:奠基於教育與訓練的高科技水準,以及優質的生產供應鏈。 \n 除銀行、觀光等服務業,瑞士製造業也不遑多讓,不僅在鐘錶工藝享譽全球,醫藥、金屬機電等領域表現同樣領先。 \n 相較其他歐洲國家,瑞士工業化腳步晚,19世紀末、20世紀初以紡織業啟動第一波經濟快速成長期,而後雖然沒落,卻也從紡織機、布染的基礎啟動機械、化學產業的崛起契機,奠定今日瑞士製造業的發展基礎。 \n 在全球化經濟浪潮下,當其他國家苦尋下一個世界工廠以降低生產成本的同時,瑞士廠商選擇持續差異化、高質化,以量少質精區隔市場,並持續提高國內製造的比例。這股追求品質第一、價值唯一的製造精神,值得借鏡。 \n 瑞士近來為瑞郎升值所苦,這似乎是歐洲經濟優等生的宿命;不過在歷經08年全球金融風暴,瑞士仍得以維持優勢國家競爭力。對於台灣而言,在美債難解、日本深陷失落的20年時,過去的典範已顯疲態,現在也許該是好好認識瑞士的時候了。(本文作者為資策會產業情報研究所MIC大陸市場研究中心主任、產業分析師)

  • 社論-不要自陷於競爭力排名的迷思

     今年5月瑞士國際管理學院(IMD)競爭力報告公布時,行政院相關部會立刻迫不及待地召開記者會宣布台灣排名升至歷年最佳的好消息;最近世界經濟論壇(WEF)公布台灣競爭力排名原地踏步維持於第13名時,內閣僅低調發布這項消息。 \n 全世界很少有國家像台灣這麼重視評比,這些評比真能測出各國經濟優勢、發展潛能與競爭實力嗎?恐怕不然。因為每家評比的立論基礎不同,評比項目不同,問卷設計不同,加以各國指標定義也未必一致,因此各家評比出來的結果經常南轅北轍。就以今年的競爭力評比而言,日本在IMD名列第26,但在WEF仍居第9,而在IMD排名第1的香港,在WEF排名居然落至10名之外。落差如此之大,到底誰說得準? \n 除此以外,金融海嘯前一向在競爭力評比名列前茅的愛爾蘭及冰島,如今安在哉?愛爾蘭隨著房市泡沫破滅後,如今失業率已升逾14%;冰島的失業率也由金融海嘯前的3%,升至目前的8.5%。兩國競爭力滑落至此,非朝夕所成,其風險早已潛藏於經濟體系之中。但何以這些問題沒有被競爭力報告預為評估出來?競爭力評比不就在於協助人們洞悉隱於經濟表象下的幽微之處,以讓各國能在瞭解自身的病灶後,致力改善體質以提升競爭力?但是如今看來,這些評比顯然無法發揮預警的作用。這說明直到如今,國家競爭力的興衰起落,仍難以被歸納出明確的法則,仍是世人所未知的奧秘。 \n 三年前中國以鉅資製作的「大國崛起」風行一時,大家都想知道數百年來歐、美各國是如何在全球競爭中脫穎而出。事實上,保羅甘迺迪所著的《大國的興衰》、歐森《國家興衰探源》、史賓格勒《西方的沒落》等書,也都在尋找國家競爭力興衰起落的原因,但迄今依然眾說紛紜,難有法則與標準。 \n 例如,有人認為商業環境愈自由就愈有競爭力,有人則認為好的法制才能提升競爭力,還有人認為文化才是勝負的關鍵,但也有人認為要適當抑制行會、卡特爾等分利集團才能提升競爭力。這些說法各有依據,在歷史中也可以找到典範,但適用於彼,未必適用於此,適用於古,未必適用於今。我們必須承認,直到今天仍無一套放諸四海皆準的成功法則。 \n 既是如此,執政者看待一切的國際評比,自無需過度反應。我們看到今年5月當IMD排名發布時馬英九總統難掩喜悅地表示:「去年排名第8,心裡有點七上八下,覺得再往前走真的是不容易,沒有想到還能再前進兩名。」總統對國家競爭力的憂心,夙夜匪懈之情溢於言表,但如此在乎排名到七上八下,則大可不必。 \n 如果我們以平常心看待這些國際評比,自然無需因5月IMD排名提升而興奮,如今也就不必因為9月的WEF排名停滯而洩氣,理應以相同的模式召開記者會發布訊息。但從行政院5月、9月發布競爭力報告兩種全然不同的態度看來,府院決策官員已然深陷於排名的迷思之中。 \n 這些年全球經濟情勢的消長告訴我們,以人們今日智力所及的各類評比,仍難以週延地反映出各國真實的競爭力。與其耗費氣力於逾百項評比細項以求提升排名,倒不如反躬自省。全世界沒有人比我們更瞭解台灣的財政,也沒有人比我們更瞭解台灣的勞動市場問題,當然也沒有人比我們更瞭解自家的商業環境。果真有改善的決心,即令沒有評比排名,又有何妨? \n 試想,台灣在專利權申請及取得數、高等教育就學率、製造業單位產出勞動成本等評比項目名列前茅,就代表台灣有強的競爭力嗎?當然不是。大家都知道台灣在美國所取得的專利雖多,但具原創性者並不多,而高等教育就學率雖高,但大學生素質參差不齊日趨嚴重,而製造業單位產出勞動成本驟降雖有利企業,卻代表勞工就業與薪資水準日趨下降。簡而言之,競爭力存在於「質」,而評比著重於「量」,如此評比難以反映競爭力的真相,實屬必然。 \n 然而,執政當局迄今仍難忘情於評比,去年夏天還成立「國際評比改善專案小組」,詳列IMD、BERI、WEF、聯合國的外人投資潛力指數、世銀的經商環境等二十多項評比,定期管考以期提升台灣的排名。我們認為適度參考國際評比有其必要,也有助於積極推動政策,但最重要的是,內閣必須質量兼顧,建立自己的競爭力施政哲學,千萬不能再陷於排名的迷思之中。

  • 全球競爭力 開發中國家向上衝

     世界經濟論壇」(WEF)昨日公布年度全球競爭力排名,在全球經濟形勢動盪不安環境下,開發中國家比已開發國家展現出更優異的競爭力。台灣今年維持和去年相同的排名,在全球排第13、亞洲第4,惟總得分創5年新高。大陸則比去年進步一名至26名,在「金磚五國」中遙遙領先。 \n 世界經濟論壇創辦人暨執行主席史瓦布(Klasu Schwab)總結今年報告指出,歷經艱困的金融風暴後,全球經濟稍微顯露出自經濟危機中復甦的跡象,但分布並不平均。 \n 先進國家復甦力道弱 \n 他說,多數開發中國家復甦力道強,甚至有過熱情況;工業先進國家仍處於財政脆弱、失業率居高不下的困境,無明顯改善。 \n 今年競爭力排名變動也多呈現發展中國家進步較多;尤其是遭債務問題蹂躪的歐元區國家,競爭力明顯退步。擠入WEF競爭力排名前10名的國家與去年大同小異,仍以西歐與北歐國家居多,其中瑞士蟬聯第1、新加坡晉升至第2。前10名中進步最多的是芬蘭,進步3名至第4名;退步最多的是經歷震災海嘯的日本,由第6名退步至第9名。 \n 亞洲地區方面,台灣的主要競爭對手,除新加坡、日本、香港(第11名)外,南韓、大陸的競爭力排名落後台灣甚多,其中南韓居第24,比去年再掉2個名次,大陸居第26,則比去年進步1名。 \n WEF的全球競爭力指標,是由基本需要、效率增強及創新因素等3大類組成,下再分成12個中項及110個細項指標。台灣在創新實力表現最獲WEF肯定,在142國中排名第9。 \n 美連續3年排名退步 \n 經建會表示,台灣排名保持在全球前10%之內,顯示我國競爭力在全球經濟復甦趨緩下仍然堅實。 \n 大陸全球競爭力排名持續進步,遙遙領先其他「金磚五國」,如南非第50、巴西第53、印度第56、俄羅斯第66,都與大陸有相當差距。 \n 此外,美國連續第3年競爭力排名退步,WEF表示,除仍待修整的不健全總體環境,許多企業主更擔憂美國機構環境,特別是對政治人物失去公信力以及關切政府缺乏效率。 \n 但今年的全球競爭力報告對美國有一項正面訊息,WEF指出,自金融危機爆發迄今,美國的銀行與金融機構正出現由谷底反彈跡象。至於歐元區國家競爭力排名則差強人意,包括歐盟經濟火車頭的德國跌出前5名至第6、法國退步3名至第18;希臘則繼續落至第90名。

  • 資訊櫥窗-國際觀光競爭力 台灣排名上升6名

    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 WEF)於2011年3月7日發表2011年全球觀光競爭力指數,評比對象包括全球139國家,台灣從上次2009年評比的第43名進步到第37名。WEF發表觀光競爭力指數報告之目的是要「衡量各國在發展觀光旅遊產業上的吸引力因素」,評比項目範圍涵蓋國家政策、環境保護、治安、衛生、基礎建設及設施(航空、陸運、觀光、資通訊等)、人力資源、自然及文化資源等共3大綜合指標、14類別、75項社經指標,觀光局表示,來台旅客人數在去年突破556萬,政府並已將觀光產業列為六大新興產業,實施觀光拔尖領航方案,改善觀光軟硬體品質,營造友善旅遊環境,期下次排名再往上爬升。

  • 世界經濟論壇 建構全球風險網

     「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WEF)年會今天起舉行,卅多國領導人、一千多位企業領袖及八國中央銀行總裁與會。年會聚焦四大議題:因應全球新形勢而研修新國際規範,釐訂包容性經濟成長政策,為「廿國集團行動計劃」提供奧援,建構全球風險應對機制。 \n WEF歷來都在瑞士達沃斯舉行年會,這次出席的元首包括俄羅斯總統梅德維捷夫、德國總理梅克爾、法國總統薩科奇、英國首相卡麥隆、南非總統朱瑪、墨西哥總統卡德隆等。 \n 本屆年會將推出全球風險應對機制。WEF計畫今年啟用一個全球網絡,使各國決策當局與企業主管能就潛在風險分享資訊。 \n 論壇將研商「廿國集團」如何在建構全球治理新模式中扮演重要角色,德法領導人也將共商如何推動旨在捍衛歐元區的「歐洲金融穩定基金」。 \n 鑒於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十年後外貿迅猛發展,已成為世界第一大出口國和第二大進口國,論壇也將舉辦「中國對世界貿易和經濟成長的影響」、「中國在非洲」等中國主題研討會。 \n 要躋身冠蓋雲集的達沃斯年會代價不菲,首先須取得WEF會員資格,以最高等級的「策略夥伴會員」來說,可以組一個五人團同行,年費加上進場門票共六十二萬二千美元(約台幣一千八百萬餘元);即使是最基本的會員,年費加門票也要七萬一千美元(約台幣二百餘萬元),還不包括機票、住宿及租車等費用。

  • 復旦:國際競爭力指數 大陸第2 台灣17

     復旦大學發表《世界競爭力報告二○○九─二○一○》,由美、中、日包辦前三名,台灣則是第十七名。由於大陸名次遠高於同年度WEF(世界經濟論壇)和IMD(國際管理學院)公布的排名,專家指出,這是因國際現有評價體系「未客觀評價大陸競爭力」。 \n 中新社報導,由復旦大學經濟學院中國國際競爭力研究基地發表的報告,先依GDP大於六百億美元、人口逾兩千萬或○七年WEF國際競爭力排名前五十等指標為條件,篩選出七十五個國家和地區為調查對象,再以內在動力、條件、環境和經濟表現等項目為指標進行總指數排名,並對相關情況加以分析。 \n 報告顯示,美國以總指數五.三一分居榜首,大陸以四.五八分居次,第三至第五名依序是日、德、英,至於台灣則以三.九一分排名十七,韓國排二十。 \n 針對大陸位居第二,報告主編謝識予說明指出,大陸在經濟表現和條件項目上得分最高,且「世界競爭力」此概念無法以某標準代替,需要運用充分界定解釋,「更科學地評價世界各國和地區的國際競爭地位」。 \n 他表示,這份報告更多在於「強調中國學者的參與度」,爭取大陸在國際競爭力評價排名上的主動權,避免受到不利誤導。

  • 超韓趕港 我力拚前10名

     針對世界經濟論壇(WEF)公布的全球競爭力排名,經建會主委劉憶如表示,台灣已連續三年超越南韓,下個目標是追過香港,擠進前十名。她說,台灣在就業彈性、解僱成本及資本流動限制三項都落在百名以外,未來會召開跨部會議改進。 \n WEF排名出來後,經建會特別關切南韓表現,劉憶如指出,二○○七年南韓排名十一名、台灣十四名,○八年開始南韓被台灣超越,今年南韓更掉到二十二名。 \n 相對的,台灣離第三名的新加坡很遠,卻逼近十一名的香港,因此下個目標是超越香港,擠進前十。以台灣市場規模大於香港及新加坡來看,台灣非常有競爭力。 \n 不過,雖然台灣金融服務業收費便宜及產業群聚深化排名前三名、企業在國內股市籌資容易度排名第四、整體金融市場發展排名,更由五十四名,跳升到三十五名,但台灣在資金進出的限制上,卻由去年的八十多名,跌到一○一名。 \n 劉憶如說,去年有特別向WEF解釋個人資金出入沒太大限制,但企業仍認為法人資金進出不易,排名才會往下掉,這可能要央行、金管會及經濟部共同改善。 \n 至於就業不夠彈性及解僱成本落到一一四名,劉憶如認為,原因主要是企業覺得在台灣僱用困難,解僱也難,長短期僱用也都不容易。未來除了本勞,連外勞政策要有多少彈性,都應全面檢討。 \n 勞委會副主委潘世偉則強調,WEF「勞動市場效率」調查是訪問企業經理人,較不考慮勞工保障問題。潘世偉說,要讓勞動市場彈性化很簡單,但企業應思考的是如何吸引更多人才,透過研發、創新等提升企業獲利,再由獲利分擔雇用成本。

  • 社論-卻顧所來徑,蒼蒼橫翠微

    李白「下終南山遇斛斯山人宿置酒」詩:「暮從碧山下,山月隨人歸。卻顧所來徑,蒼蒼橫翠微。相攜及田家,童稚開荊扉。綠竹入幽徑,青蘿拂行衣。歡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揮。長歌吟松風,曲盡河星稀。我醉君復樂,陶然共忘機」,其中「卻顧所來徑,蒼蒼橫翠微」,讓人聯想到1971年創立的「世界經濟論壇」( WEF),最近回顧其40來所作的23項貢獻,其中包括在1979年成為中國的第一個非政府機構夥伴,協助促進中國經濟改革。然而,WEF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應是它推動世界經濟「全球化」的成果。 \nWEF每年的年會都在瑞士的滑雪勝地「達沃斯」(Davos)舉行,因此WEF年會也被稱為達沃斯年會,而參加達沃斯會議的各界菁英,也有自稱「達沃斯人」者,以標榜其為推動全球化的功臣。然而2008年金融海嘯之所以蔓延得又快又猛,「全球化」似乎也是其中重要原因之一。 \n歷年來WEF年會的論壇主題均包含甚廣,以今年而言,論及金融危機、氣候變遷、高齡社會、全球非核化…等,甚至還討論「宗教信仰宣稱的真理是否導致暴力」,內容豐富,令人目不暇給。然而,儘管主題甚多,與全球化相關的金融危機與氣候變遷仍是最重要的主軸,其中又以金融相關議題最受熱烈討論。 \n此次會議的總主題是「改善世界現狀:再思考、再設計、再建造」,在會議正式上場前一天,大會提供一份「2010全球危機」報告,列舉由於金融危機和全球經濟衰退導致的各種危機,包括財政危機、失業、基礎建設投資不足,甚至包括持續性的疾病蔓延、跨國犯罪、生物多樣化的減少等,強調金融危機導致的經濟衰退,使全球經濟環境更加脆弱,以致目前尚未受關切的某些危機,都可能成為未來的重要危機。 \n飽受各界圍剿的金融業者與支持金融業之學者,在會議開幕當天全力辯護,強調幾個論點:首先,他們認為各國政府對金融機構已經過度管制,勢將提高金融機構的經營成本;其次,政府不應該只防範「太大不能倒(too big to fail)」,卻忽略了「太多不能倒(too many to fail)」的問題;所以,政府的金融監理應注意的是金融機構的透明度與風險管理能力,而不是去限制業者的規模與業務範圍。 \n然而,法國總統薩科奇在開幕當天對全球化及資本主義展開嚴厲的批判,要求重新檢驗全球化及資本主義的本質,強調「這不是全球化裡面的一個危機,而是一個全球化的危機」,認為「金融、自由貿易和競爭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資本主義不該被取代但必須被改變」。此外,對於現有的全球貨幣體制,薩科奇也頗為不滿,認為需要重建一個新的「布列敦森林(new Bretton Woods)」體制,以維持全球匯率的穩定,並且避免某些國家以偏低匯率從事不公平競爭。 \n平心而論,「全球化」在實質經濟方面確實曾經發揮了國際貿易「比較利益」理論的精髓,使得各國之間透過自由貿易使資源得到更有效的利用。然而,許多新興國家仍然存有重商主義思想,刻意使其幣值低估,因而累積長期鉅額貿易順差;若在「布列敦森林體制」下,這種長期貿易失衡,必將使該國貨幣升值。然而,自從1971年布列敦森林體制崩潰之後,這種匯率自動調節的功能就已失效,各國央行或多或少都會干預、操控匯率,即使是標榜自由匯率的歐美各國央行,也曾多次因美元大幅貶值而聯合干預。至於亞洲新興國家的央行,不但以捍衛匯率的動態均衡為己任,甚至藉著偏低的幣值,促使出口產業擴張,進而提升經濟成長。「全球化」對許多亞洲新興國家而言,是擴展全球貿易的代名詞,也是經濟成長的重要動力。 \n「全球化」在金融面的發展,則有不同的故事:由於歐美各國原本就有較大規模的金融機構,這些金融機構利用全球各地租稅、監理的差異,在世界各地設立盤根錯節的子公司、分公司,使「全球化」成為進行租稅套利、監理套利的藉口。近十多年來,更由於財務工程的進步,金融機構從事各種金融創新,把原本單純的金融服務業,變成金融「製造」業,設計製造各種金融商品,其中許多是高槓桿、高風險產品,透明度更嫌不足,然而由於獲利高,成為富豪階層與機構投資人的最愛,不但使社會貧富差距更加懸殊,也成為2008年金融風暴的主要源頭之一,「全球化」也成為系統風險蔓延的管道。因此,薩科奇的痛下針砭,倒也博得許多共鳴。 \n要言之,全球化原本有助於人類福祉的提升,但要達此目標,無論在實質面或金融面,都應該回到其基本面:在實質面上,回到當初「比較利益」理論的初衷,不要有人為的操控匯率;在金融面上,讓金融服務業回到服務業本質,把金融創新用在服務品質、風險控管等方面,而不再以高風險、高報酬商品,加重貧富差距、提高金融系統風險。如此,未來WEF年會標榜其對全球化的貢獻時,才能心安理得地以「卻顧所來徑,蒼蒼橫翠微…我醉君復樂,陶然共忘機」自況。

  • 世界經濟論壇 金融監管角力

    第四十屆「世界經濟論壇」(WEF)年會廿七日在瑞士達沃斯揭幕,來自各國的政治、財經、企業和其他領域菁英約二千五百人,聚集在這個阿爾卑斯山的滑雪勝地,討論全球面臨的諸多議題,而銀行家和政界領袖對於如何規範金融體系的爭辯,將成為最受矚目的課題。 \n今年主題是「改善世界狀況:重思、重設和重建」,與會者包括卅多位國家領袖、逾六十名部長級官員、一千四百多位知名企業主管、一百多位國際組織或非政府組織領袖,與學界、藝術界等多位人士。研討議題包括:金融危機後的世界經濟情勢、氣候變化談判、改進全球合作機制及海地災後重建等。 \n美國總統歐巴馬不參加本屆會議,但他上周宣布將嚴加限制大型金融機構的規模和業務,歐洲各國也準備跟進,金融監管遂成為年會最熱門議題。 \n各大銀行主管擔心遭到過度監管,決定在達沃斯開闢戰場。年會一揭幕,便迫不及待跳出來喊冤。巴克萊銀行總裁戴蒙聲稱,強迫銀行縮小規模,不僅不能避免重蹈金融危機的覆轍,反而會對就業和經濟,特別是全球貿易,造成非常負面的影響。 \n企業領袖也聲援說,對金融業進行民粹式的打壓,可能妨礙目前仍相當脆弱的復甦。 \n另一個備受矚目的議題是:全球復甦不均衡的風險。中國經濟仍呈高速發展,美國和其它富國的復甦則被高失業率拖累,政府被迫撤回金額龐大的紓困措施,縮小經濟振興方案規模。 \n紐約大學經濟學教授盧比尼預言,「(今年)上半年,人們可以見到金融振興方案的成效…下半年,將見到美國、歐洲和日本倒下。」 \n年會召開之際,當地發生一件意外插曲:負責會議期間保安工作的警方負責人馬庫斯.萊恩哈特廿六日被人發現死在飯店裡,警方研判他是自殺。 \nWEF年會每年都會出現示威人潮,保安工作非常重要。今年除了格州警方外,瑞士當局還加派五萬名軍人進駐達沃斯。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