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筆劃三千,日月光輝照天地,雷電交加風雲變色升直上,急急如律令。” 在普陀區看守所的提審室裡,戴著手銬的馮某,正在演示自己怎樣“請神”。

儘管身在看守所,但馮某仍然聲稱,自己能用這樣類似電影橋段的“念咒畫符”,來給人治病消災。

82歲的馮某說:“符”要用朱砂畫到病人的臉上;“咒”他修煉三十多年的。

馮某說,他生在高雄,47歲那年才開始自學“法術”,拜的老師是諸葛亮。馮某說,他花了三年時間,學會了給人算命、看風水、還能“請神”。

馮某說,開始的時候他請來“神”之後,只能用筆寫字來表達意思。到了2008年,他和朋友去陝西旅遊,在王母娘娘廟裡打坐兩小時後,就把“王母娘娘”請上了身。

請神”治癌沒治好 “神仙”進了看守所。
請神”治癌沒治好 “神仙”進了看守所。

“那時我口說詩句,身邊十幾個朋友都聽到了。我沒那個文化水準,不可能開口都是詩。所以是王母娘娘在說話。”馮某說,講了些什麼詩句,他完全不記得了,但事後朋友們告訴他,朋友們聽到“王母娘娘”說,他是“王母娘娘”的二公子。

馮某說,80年代末他先到了江蘇,然後在各地給人看風水。“看風水之前先要給人算‘流年’,‘流年’算的准,人家才會信。”馮某還說,儘管他很少“請神”治病,但他治好過晚期子宮癌。

馮某說,他在老家有6個太太,6個兒子,20多個孫子,做這些事並不是為錢。儘管已經82歲,但他覺得,自己的身體是5、60歲的身體,每天打坐6個小時,“從小得的糖尿病和高血壓都好了。”

這樣一位“老神仙”怎麼就進了看守所戴上了手銬呢?

去年8月,家住普陀白玉路的吉女士,丈夫被診斷出末期肺癌,一家人頓時沒了方向,經人介紹,認識了“老師”馮某。

當得知馮某曾經治好過癌症,一家人立刻把他奉若神明轉帳4萬塊錢,請“老師”上門來看了一次病。

吉女士說,看病那天“老師”和他第六位太太帶著一堆香燭、法器到了家裡。病人躺在自己床上,“老師”先到屋外點了個香“拜天”。

“他說天上的神仙:王母娘娘,我跟她說過了,她會來給你們治病,會看得好的。”

然後“老師”就到小房間裡去作法了,外人是不能在旁邊看的,等做完法,吉女士看到丈夫臉上已經用朱砂畫上了“符”。治療完成,家裡又拿出2萬元現金,感謝“老師”。

根據“老師”的要求,病人放棄了胸科醫院的一項臨床試驗治療。“老師”還承諾,他回家之後,會通過供奉王母娘娘,來繼續病人的療程。吉女士說:“病急亂投醫,當時非常相信他。”

結果三個月後,病人的病情惡化了,脖子上的淋巴,腫得比網球還大,有一次病人還在家裡昏倒了。

吉女士說:“我馬上打電話跟他說,你再給我們看看。他說我不是醫生,你快去送醫院。當時氣得我說,你不是醫生救不了他,你為什麼說能救他,而且還收了我們的錢。”

感覺自己受騙上當,吉女士向自己家所在的白玉路派出所報了案,民警很快將馮某抓獲。

請神”治癌沒治好 “神仙”進了看守所。
請神”治癌沒治好 “神仙”進了看守所。

直到現在馮某還表示,病人的病情惡化與自己無關,而是病人自己再去醫院接受治療引起的。“我說不能化療,他要去化療,那我能怎麼辦法。他去化療這不是我的責任啦,他說要去看,我說可以啊。”

吉女士說,現在醫院已經拒絕再給她丈夫做放化療,目前,病人在服用一種靶向藥物。“醫院說,不能收治了,已經錯過治療時間了。”

而馮某和他的六太太陳某,因涉嫌詐騙罪,已被普陀警方刑拘。

癌症是世紀難題,“病急亂投醫”的心情可以理解,但不管迷信“神醫神藥”,還是迷信“神仙”,都會給不法分子留下可乘之機。

(看看新聞Knews記者:毛鴻仁 編輯:范燕菲)

版權聲明:本文系看看新聞Knews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中時電子報)

#病人 #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