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十年前,機器人的發展非常有限,但現在的情況已經改變,電腦不只可以在西洋期中獲得勝利,還可以回答機智問答,AlphaGo更是所向披靡,可以在對弈中算出200多種可能的移動方式。而這一切的發展,有人認為發生的太快,一些人預測人類在未來無法找到工作,因為機器人無法勝任的工作會越來越少,這將是未來數十年人類面臨的最大挑戰之一,人類不只是失業,而是根本無法就業。

未來機器人將取代人類 「基本收入制」成唯一解方?
未來機器人將取代人類 「基本收入制」成唯一解方?

機器不僅可取代人力,甚至超越人類智慧,有人提出解的辦法是彷彿烏托邦的構想「基本收入」(Basic Income),或稱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是一種特定形式的最低收入機制,不論窮人或富人都可享有,也不要求工作能力或意願,因為它可能消除貧困陷阱重新分配收入,同時賦權個人簡化福利發放程序,無論左右翼都有支持者,包括科技業巨頭特斯拉執行長Elon Musk和臉書執行長Mark Zuckerberg都倡導全民基本收入。

瑞士曾經在2016年首次針對「全民基本收入」制公投,主張瑞士成年人無論有無工作都應享有2500瑞士法朗,相當於七萬五千元台幣的基本收入,結果有76.9%民眾反對,專精基本收入的比利時學者范帕雷斯認為,公投發起者規劃不夠謹慎,若公投通過,瑞士政府每年將支付2080億瑞士法郎,相當於超過6兆台幣,佔瑞士人均GDP的39%,龐大支出很難過關。在有完善社福制度的芬蘭,已從2017年1月1日開始進行為期兩年的「基本收入」社會實驗,在全國隨機挑選2千名25~58歲的「失業者」,每個月給予560歐元(約台幣2萬元),而這項實驗的背景是550萬人的芬蘭全國失業率約8.5%,青年失業率甚至超過20%。因現行失業補助申請系統複雜,對失業者欠缺就業鼓勵,社福體系負擔沉重,每年福利支出達661億歐元(約2兆億台幣)占GDP的30.8%,若是用「基本收入」取代繁瑣的社福申請,預估至少能節省百萬歐元的行政開支。

未來機器人將取代人類 「基本收入制」成唯一解方?
未來機器人將取代人類 「基本收入制」成唯一解方?

現代社會常見的社福措施,是發放低收入補助,讓民眾維持基本生活所需,但這類型補助也會降低找工作的動機,形成范帕雷斯(Philippe Van Parijs)說的「失業困境」(unemployment trap),因為領低收入補助的人找到的往往也是不穩定的工作,會讓他們寧可待在失業困境裡,或者雖然民眾有工作,但是職場環境惡劣超時加班,雇主無良顧客無理,卻沒有籌碼跟公司協商,因為沒有退路只能被迫繼續工作,陷入另一種范帕雷斯指出的「就業困境」(employment trap)。「無條件基本收入」可以一舉解決這兩個問題,不會把人綁在失業困境裡,因為它的發放不問你有無工作,它讓人有退路可以拒絕那些很差的工作。

未來機器人將取代人類 「基本收入制」成唯一解方?
未來機器人將取代人類 「基本收入制」成唯一解方?

事實上,無條件發放現金給民眾的想法,不論是基本收入或是保證收入都不是新鮮事,1962年20世紀最知名的自由經濟學家傅利曼就在著作中指出:「我們應該將雜亂無章特定的社福計畫,改以單一涵蓋廣泛地現金收入增加計畫取而代之。」直到現在基本收入制因為科技革命捲土重來,成為人類社會未來可能的解方,創新工場創辦人李開復認為工業革命灌輸錯誤的社會規範思想「努力工作就會得到報酬」,但隨著人工智能發展,從事重複性工作的職業在未來將會完全消失,職業倫理需重新定義,也必須創建更多的志工服務專案,為那些對高技能專業不感興趣或者失業者提供幫助。李開復認為「基本收入」制代表一個良好的開始,需要進一步認真探討,並且在短期內進行實驗,唯有如此人工智能革命才有機會帶領人類「實現創造性的文藝復興」。

(快點TV)

#機器人 #人類 #基本收入 #人類 #人工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