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燈泡事件4年過去 燈泡媽媽失去女兒的母親節

一件襯衫出品之對談節目《山料聊聊》本次邀請了小燈泡媽媽王婉瑜作為節目第二集的來賓,主持人黃山料希望透過訪談能將「人生總有些傷口無法痊癒,但傷口也可以變成你在世界上的使命。」的信念傳達給世界。

節目發布兩天內就創造了一百萬的流量,讓觀眾深受小燈泡媽媽的愛與勇氣所感動,然而影片卻也遭受部分網友無情地撻伐。

生命中有些遺憾,不能被時間撫平

小燈泡媽媽,曾經有好幾次想過就這樣隨著小燈泡離開,但回頭看看其他三個孩子,她又重新振作,她想起她的夢想:「一個美滿的家庭」雖然這個夢想被突如其來地劃上一刀,但她不能讓這道傷口,劃破她的家庭。所以她下定決心,走進人群,不能讓小燈泡的離去毫無意義。

小燈泡事件4年過去 燈泡媽媽失去女兒的母親節
小燈泡事件4年過去 燈泡媽媽失去女兒的母親節

事件過去四年,這道傷口並沒有康復,只是結痂,隨著季節變換搔癢、疼痛,但這樣的痛提醒著她,牽緊身旁的人,再苦難中仍然去愛、在黑暗中依然發光,再往前走一點點,小燈泡就在那,為我們照亮。

未經思索的謾罵抨擊,只會將正義推得更遠

小燈泡過世4年了,節目製作單位與山料都和小燈泡媽媽一樣的遺憾與傷心,看到她的寬容與勇氣,更希望能將這樣的力量傳達給世界。然而卻遭受網友謾罵與批評,對小燈泡媽媽二次傷害,令人心寒。

我們都帶著傷痕在生活,真正的勇氣是把傷痛化作改變社會的力量

小燈泡事件4年過去 燈泡媽媽失去女兒的母親節
小燈泡事件4年過去 燈泡媽媽失去女兒的母親節

(以下轉貼自黃山料的facebook)

起初節目製作人提案時,我們很糾結是否要做這則採訪,因為每說一次故事,就攤開一次傷口。

去年冬天,正逢立法委員選舉期間,燈泡媽媽也參選。我們同仁提案時,第一次,我否決了這項專訪提案。原因:

1. 不希望政治口水沾在自己身上

2. 她攤開傷口會很辛苦

3. 山料與燈泡媽媽彼此不認識

三個月後,我讀了燈泡媽媽的文章,是她當選立法委員後的感言,這次我告訴製作人:「我知道你為什麼喜歡燈泡媽媽了!」

製作人是燈泡媽媽的高忠誠度支持者

他又提案了一次。

這次我點頭了,經過製作人幾次溝通往來,最後我們彼此信任了,山料信任了燈泡媽從政的信念,燈泡媽團隊也信任了我們企劃團隊。

每份稿子讓雙方確認過、剪接的片段讓雙方過濾、每張照片、每個鏡頭、每句話,都在製作人的嚴格監督下,逐一討論過。

訪談中間休息了3次,每一次中場休息,我們都悄悄在鏡頭外詢問燈泡媽:「還好嗎?如果不想說,可以不要。」就怕二度傷害當事人。

但二度傷害算什麼?

有些傷痛是永久的,她根本活在傷害中。

你關心的新聞事件,會成為歷史,群眾的激憤只有一時,而媽媽的遺憾卻是一輩子。命案過後 4 年了,媒體沒興趣了、觀眾淡忘了、大眾無感了,卻是她逃避不了的人生。

最終我們剪出「最誠實的版本」。

有眼淚、有事件還原、有母親的夢想、有夢想破滅的殘酷、有難堪的事實、有面對傷痛的勇氣、有遺憾、有尊重、有初衷。但更重要的,是小燈炮媽媽重新站起來以後,有下一個夢想。

原先的全職媽媽夢想,希望家庭美滿;如今已昇華成更大的使命:「希望我們生活的社會更好」。

老實說我今天過得很不美好

收到許多負面訊息:

「連你也被她騙了」

「又來了,只會消費死者」

「你缺乏同理心」

「沒良心的主持人」

「年輕人自以為是、講話沒禮貌」

「黃山料口條差又缺德」

「你只是政客的宣傳工具」

社會有許多不同聲音,大多數的人,花幾分鐘留言謾罵、抨擊,就認為對得起自己的「道德、正義」,但我一點也不屑這樣的人。你們很吵,很靠夭。

「希望世界多一點美好」這句話很多人都會說,做到的卻沒幾個,而我做了,即使永遠不夠,但我為自己感到驕傲,我也特別喜歡這樣的自己。

這則訪問要分享的啟發是:「人生總有些傷口無法痊癒,但傷口也可以變成你在世界上的使命。」

受傷後

或許有100次念頭想報仇⋯

或許問了100次為什麼是我?

或許每一天看著女兒的照片痛哭。

她卻從未真正透過暴力來報復自己的傷害。

他真正期望的⋯

是從根本上解決這些傷害。

暴力或嚴峻的刑罰,或許能換得一時的爽快,卻換不回一個完整的家。她更在意的,是不希望世界上再有一個媽媽,和她經歷類似情況;比起死刑或嚴刑拷打,她更重視的,是好好探究,為什麼殺人事件會發生?才能有機會真正從根本來預防。

我們都帶著傷痕在生活,燈泡媽媽的信念,是她把失去女兒的痛,轉化成改變社會的力量,所以從政,看見自己此生的使命。

原先年輕時的夢想,已經碎了,碎到拼不起來,於是他帶著碎片,想拼湊一個更完整的世界。至少,不再讓其他的家庭破碎。

這則專訪意義深重,責任也重。

在畫面的右側,有一個大字報,我會照著我們最初與燈泡媽媽團隊幕僚一起設定好的題目,一字不漏的照稿訪談。或許我太擔憂,不敢脫稿,深怕問了稿子之外的問題,會傷害到對方,焦慮的心情也反映在肢體,剪接師成品出來後,我才發現自己的手因為焦慮而不斷搓揉。

很多地方我不夠成熟,未來會繼續加油。

看不起我的,趕快走,喜歡我的,請繼續看我,因為我們的作品誠意很夠,每一集都不只是工作,是犧牲家庭、友誼、飯局、週末,才誕生的。我總是要求同事們,要全心全意去做,才對得起觀眾。

那些很吵的⋯

你記住喔,你在網路上酸人的時候,我們默默辛苦熬夜在做影片呢!

(有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