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打架的社工大叔 教導孩子了解拳頭價值

「一件襯衫」採訪了一支聚集了許多「壞小孩」的偏鄉拳擊隊,陳哲宇教練帶著這群衝突少年們用「拳頭」找回自己,組成了「熱原拳擊隊」一路從三峽這個小地方,打進全國冠軍。

被體制拋棄的衝突少年,叛逆的反抗只為證明自己的價值。
被體制拋棄的衝突少年,叛逆的反抗只為證明自己的價值。

被體制拋棄的衝突少年

叛逆的反抗只為證明自己的價值

壞小孩有一種無奈,他們在這個世界格格不入,無法在人生的遊戲中取得好成績,所以他們叛逆的反抗,用拳頭證明自己,渴望被理解與認同。

陳哲宇是一個在都市長大的原住民,從小因為他的長相、身份備受霸凌,為了保護自己他學會逞兇鬥狠,用拳頭武裝自己的恐懼與自卑,直到在國中時加入拳擊隊,才找到自己的歸屬,把憤怒跟不滿轉移到擂台上,重新找到自己的價值,甚至成為拳擊國手。

在壞小孩身上看到過去自己的影子

辭掉工作成為全台灣最會打架的社工

離開體育圈後,陳哲宇到原住民國宅當管理員

在那裡他遇見童年的自己,那個被世界拋棄的壞小孩

這個國宅裡住著許多弱勢的都市原住民孩子,他們都有著令人鼻酸的過往,被家庭遺忘、被學校拋棄,這些孩子被迫選擇用憤怒、失序來面對現實的挫折,像是打架、輟學、吸毒。在這些孩子身上哲宇彷彿看見了小時候的自己。

他辭掉管理員的工作,成為全台灣最會打架的社工。

組了熱源拳擊隊,用拳頭向這個不公平的世界宣戰

教這些壞小孩不要打架最好的方式,就是教他們打架

開始練拳擊之後,這些孩子的憤怒有了出口,每一拳都是在向這個世界,證明自己的價值,每一次的怒吼,都是對這個不公世界的反抗。

十年下來,哲宇帶著這群衝突少年,拿下好幾座全國冠軍,然而他們沒有資源也沒有經費,只能在國宅旁的籃球場練習,但在幾年前籃球場被颱風吹垮了,所以哲宇帶著孩子們步行到七公里外的郊外練拳,他們踩著破舊的鞋、揮舞著簡便的拳套,每一拳都在向這個世界證明,我這個壞小孩也能打出一片未來。

打造一個衝突少年在迷途時永遠能回來的家

但是因為社區規劃的關係,原本孩子練拳的空間被撤除,這些孩子得走七公里到郊外的空地練習,拳擊隊的經費也漸漸透支,現在社工們正透過募資的方式為團隊爭取經費。

經過十年的努力,哲宇教練終於在今年募資到一個拳擊場地,希望這個地方不只是一間教室,而是這群衝突少年在迷失過後,仍然能回來的家。

(有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