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手抄本的搜尋結果,共10

  • 太珍貴!《永樂大典》手抄本拍賣成交價台幣2.7億元

    太珍貴!《永樂大典》手抄本拍賣成交價台幣2.7億元

    明朝皇帝明成祖朱棣下令編纂的《永樂大典》,被譽為中國古代史上最大的百科全書。法國巴黎一個拍賣會周二(7日)拍賣2冊《永樂大典》罕見手抄本,結果以連佣金812.8萬歐元(約台幣2.7億元)成交。 \n 據《東網》報導,此次拍賣的2冊明代嘉靖年間手抄本,賣家為一名法國收藏家,其家族成員在19世紀下半葉被派往中國任職,期間與清朝官員相交頗深,獲贈包括該2冊手抄本等禮物。2冊手抄本分別為卷2268與2269,「模」字韻「湖」字冊;及卷7391與7392「陽」字韻「喪」字冊。 \n拍賣行原估價為5000至8000歐元,最終由一名匿名華人女士投得,有消息指她受中國浙江收藏家金亮委托前來競投。 \n \n 《永樂大典》編撰於明永樂年間,全書正文22877卷、目錄60卷,11,095冊,約3.7億字。永樂年間修訂的《永樂大典》原書只有一部,現今存世的皆為嘉靖年間的抄本。正本不知去向,副本今僅存418冊823卷,散藏於9個國家和地區的34個公私收藏機構,約為原書的4%。

  • JK羅琳故事集手抄本 1490萬台幣落槌

    作家JK羅琳(J.K. Rowling)手寫送給她「哈利波特」(Harry Potter)小說出版商的「吟遊詩人皮陀故事集」,今天在英國一場拍賣會以將近37萬英鎊(約新台幣1490萬元)拍出。 \n 法新社報導,「吟遊詩人皮陀故事集」(The Tales of Beedle the Bard)手抄本在倫敦蘇富比拍賣會的落槌價高達36萬8750英鎊。 \n 「吟遊詩人皮陀故事集」從「哈利波特」系列小說衍生而出,協助年輕巫師哈利波特與他朋友擊敗死對頭佛地魔。 \n JK羅琳2007年曾將這份手抄本送給出版商巴瑞康寧漢(Barry Cunningham),因為他相中首集的「哈利波特」,「哈利波特」才因此成為席捲全球的文學熱潮。 \n JK羅琳在手抄本的第一頁寫下:「獻給巴瑞,這位男人相信一本關於戴著眼鏡的巫師男孩的超長小說將大賣…謝謝你。」 \n 這本書封面鑲有數顆半寶石,還有顆純銀的骷髏頭固定在中央。 \n JK羅琳親自寫了6本手抄本,它們被送給與「哈利波特」系列小說問世最有關連的人。 \n 英國「衛報」(Guardian)報導,另有第7本在2007年的蘇富比拍賣會以195萬英鎊(約新台幣7840萬元)拍出,來替她的慈善機構Lumos募款。(譯者:中央社周莉芳)1051214 \n

  • 吟遊詩人皮陀故事集手抄本 料拍出2千萬

    人氣奇幻小說「哈利波特」作者JK羅琳手寫及繪圖的「吟遊詩人皮陀故事集」(The Tales of Beedle the Bard)下週將在倫敦蘇富比拍賣,哈利波特迷將有機會競標入手。 \n 路透社及「達卡論壇報」(Dhaka Tribune)報導,這是JK羅琳親自製作的7本「吟遊詩人皮陀故事集」手抄本之一,當中6本送給讓哈利波特得以問世的人,此書預估能在13日的拍賣拍出30萬到50萬英鎊(約台幣2000萬)。 \n 第7本在2007年拍賣,為羅琳的慈善機構Lumos募得195萬英鎊。 \n 「吟遊詩人皮陀故事集」涵蓋5個魔法童話,是哈利波特中的校長鄧不利多(Albus Dumbledore)在哈利波特最後一集「死神的聖物」(Harry Potter and theDeathly Hallows)中留給妙麗(Hermione Granger)的遺物。 \n 根據蘇富比(Sotheby's),這本書以褐色摩洛哥皮革裝訂,封面正中央有顆骷髏頭,以及7個突起的菱錳礦石。(譯者:中央社蔡佳伶)1051209 \n

  • 上海:「宣紙色粉」中西融合

    著名藝術家黃勇的「手抄本第三回」藝術展日前在上海新美術館開幕,為觀眾帶來一場奇特的視覺盛宴。 \n上海是黃勇「手抄本」藝術展今年年初啟動巡展以來,繼紐約、北京後的第三站,展出了和前兩回個展中完全不同的繪畫作品36幅。 \n在他的作品中,觀眾能夠強烈感受到中西方文化的交融和碰撞。在媒材的選擇上,繪畫用紙是藝術家自己漿制而成的,材質與中國畫的傳統材料宣紙相似,顏色泛黃。這種紙改變了西方色粉畫多層疊加的繪畫方式,實現了色粉的融合變化,成為一種獨特的藝術表達方式。

  • 中興大學 展出珍貴古籍與手稿

    中興大學 展出珍貴古籍與手稿

     用一本書見證百年歷史!國立中興大學圖書館5月份起舉辦「聚焦‧特藏」展,展出臺灣日治時期珍貴古籍與畢業論文手抄本,以及已故詩人陳千武的創作手稿。其中,1898年出版的《臺灣紀要》距今已有115年歷史,為日治初期日本政府了解臺灣總體情況的重要書籍,至今仍保存完好,首度開放參觀。 \n 興大圖書館指出,1895年日本接收臺灣,當時日本政府指派村上玉吉隨軍駐台3年(1895-1898),實際踏足全島勘查記錄並收集各地方志史料,撰寫出《臺灣紀要》,時間橫跨荷據、明鄭、清領到日治初期,為日治時期對臺最完整的調查報告書,也是興大圖書館內歷史最悠久的一本書,1932年(昭和8年)3月25日入館收藏至今。 \n 中興大學創立於1919年,前身為日治時代的農林專門學校、台北帝國大學附屬農林部,是日治時期相當重要的學術機構,當時許多日本人以台灣的農業資源為研究根基,越洋到興大就讀,二次大戰後,日本人撤退臺灣時留下大批的珍貴資料,包括學術圖書、期刊、教科書及手抄本的畢業論文「卒業報文」,這些資料以往都被保存在恆溫恆濕的特藏室內,鮮少人能夠一睹真跡。 \n 此次除展出《臺灣紀要》外,另展出11本日治時期興大畢業生的手寫論文,以及673冊的論文複製本供翻閱。這批90年前的論文,包含鋼筆撰寫出的文字與畫藝精湛、觀察入微的手繪圖,全文無塗改刪修之處,可見當年學生研究的用心與師生治學嚴謹的態度。 \n 有鑑於手稿的珍貴性,以及手稿紙質脆化的情況日益嚴重,近年來,興大積極推動「日治時期臺灣農業史料數位典藏計畫」,已陸續將這批文稿數位化,並製作資料庫、設立專屬網站提供搜尋及瀏覽。「日本遊戲機之父」久夛良木健即是在網路上搜尋到父親手稿的資訊,因而展開此趟跨海尋根之旅。興大「聚焦‧特藏」展,每週二、四上午10點至下午4點開放參觀,展出地點興大圖書館5樓。

  • 喇嘛、伊斯蘭教徒和諧共處 齊聚循化

     距青海省會西寧市東南一六三公里的循化縣,是大陸唯一少數民族撒拉族自治縣,縣內每到固定時間,清真寺的擴音器便不時傳來伊斯蘭教膜拜真主阿拉的呼喚聲,過了另一村,卻是藏傳佛教喇嘛們的誦經聲,同被佛教和伊斯蘭教奉為聖地的循化,勾勒青海民族宗教和諧共處的一面。 \n 撒拉族著名詩人、少數民族文化研究者韓占祥,來到十世班禪確吉堅贊的麻日村故居,並不因本身篤信伊斯蘭教而對佛教不敬,反而幫不懂中文的喇嘛們,講解起十世班禪被認證的過往點滴。 \n 韓占祥說,九世班禪曲吉尼瑪在一九三七年圓寂後,轉世靈童尋訪與認定歷時十二年之久。有天,尋訪人員到麻日村時,聽到原名貢保才丹的十世班禪故居門前菩提樹,傳來清脆悅耳的布谷鳥叫聲,天空升起一道彩虹又落在後院,數年後,僧俗隨從持著九世班禪生前慣用法器混雜其他用品,讓小小年紀的貢保才丹逐一辨識無誤後,才由前中華民國代總統李宗仁認證並冊封。 \n 循化除了是藏族人精神寄託所在,也是撒拉族先民七百年前東遷時,帶來一部手抄本《可蘭經》的存放處,這部距今一千三百多年歷史的《可蘭經》如今是循化鎮縣之寶,並完整保存在街子清真寺博物館內供人瞻仰。 \n 博物館解說員韓玉紅表示,一千多年前,來自中亞撒馬爾罕小部落的二兄弟尕勒莽與阿和莽,因受不了當地統治者迫害,帶領十八名族人和一隻馱運手抄本《可蘭經》的白駱駝,繞過河西走廊來到循化境內,天黑中,白駱駝竟意外走失,最後發現駱駝倒臥街子東面的沙坡地且化為白石雕像,而倒臥處卻湧出清泉,族人從此便定居於此繁衍生息,至今撒拉族僅十萬人。

  • 海國記 近一千五百萬人民幣拍出

     大陸國寶級釣魚台歷史文獻《浮生六記》佚失的《海國記》錢梅溪手抄本原件昨在北京公開拍賣,經過多輪競價,以1325萬元人民幣落槌,再加10%的佣金,總價達1457.5萬元人民幣,所得將用於大陸扶貧事業。 \n 香港《文匯報》報導,因該古籍涉及領土主權,主辦方事前已宣布謝絕國外人士參與競標。手稿也因其獨特的文獻價值和藝術價值被譽為「當代和氏璧」。10日結束的美日聯合軍演,將釣魚台定為「奪回」目標,使釣魚台主權問題再次成為媒體焦點。 \n 《浮生六記》是沈復著,被文學界稱為「小紅樓夢」。山西收藏家彭令2005年在南京古玩市場,偶然購得清人錢梅溪的雜稿本手記《記事珠》。權威專家認定書中記錄清代使者出使琉球途中見聞,6200多字出自《浮生六記》第5記初稿《海國記》。 \n 錢梅溪手抄本記載,《海國記》佚文內容顯示,1808年沈復經釣魚台赴琉球途中,對其周邊情形及方位皆有詳細目擊記載。較日本宣稱古賀辰四郎「發現」「尖閣諸島」(即釣魚台及其附屬島嶼)早了76年。

  • 連戰贈蔡武台灣通史手抄本

     繼去年在北京相會,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昨日再與大陸文化部長蔡武相會,並宴請兩岸文化界代表。餐會前,連戰數次引用其祖父連雅堂所著《台灣通史》,表明台灣400年歷史,並強調荷蘭、日本二次殖民對台灣文化產生的影響。隨後,致贈蔡武手抄版《台灣通史》複印本及連雅堂全集等禮品。據聞這是連戰首次以其祖作品為禮物贈人。 \n 「台灣之人,中國之人也。」連戰首先引《台灣通史》此句為開頭,表明兩岸同源同種的文化,再以「台灣之人,山中之人也」說明台灣移民史,以及荷蘭、日本殖民對台灣文化、思想和價值觀的影響,「即使日本殖民台灣50年,改名換姓、以日語為母語的台灣人不到千分之二十。」連戰表示,儘管兩岸歷史際遇不同,但文化仍是牢不可破的紐帶,彼此都要承受歷史共同的命運。他並強調,過去已是過去,將來要加強文化交流。 \n 蔡武則大力推崇兩岸互動能有今天這般順利,歸功當年連戰的北京之行。他也表示這些天的台灣行毫無「異鄉之感」,這都源於所見所聞所食都有共同的文化根基。 \n 受邀參加的來賓除了國民黨副主席曾永權、林豐正等黨政要員外,重量級文教界代表如兩任教育部長郭為藩、吳清基,故宮博物院院長周功鑫、建築學者漢寶德,表演藝術工作者趙自強、劉家昌、朱宗慶、魏海敏、陳勝福、許博允、簡文秀,畫家吳炫三,文化人吳清友,甚至演藝界人士張小燕、徐乃麟等人皆出席晚宴。值得注意的是,沈慶京和嚴凱泰等商界人士也在名單之列。

  • 釣魚島主權 古書證應屬中國

     釣魚台主權問題,中國、日本爭吵不休,不過,釣魚台是中國固有領土,近日又添一鐵證,大陸收藏家提供的手抄本顯示,發現釣魚台時間,中國比日本還早76年,據國際法「先占原則」,釣魚台為中國管轄。 \n 據《揚子晚報》報導,前日本首相鳩山由紀夫日前才針對釣魚台主權問題發表言論,日本外相岡田克也甚至放言釣魚台是日本的領土,不需與中國討論。不過,近日中國發現清代學者錢泳的手寫筆記《記事珠》中的《海國記》卻證明,釣魚台(島)在中國領域內,不屬於琉球(即日本)。《海國記》是清代名著《浮生六記》遺失的卷五《中山記曆》佚文,當中詳細記述大清使團途經釣魚台的見聞。對此,台灣師範大學國文研究所蔡根祥教授曾上書溫家寶總理,要求得到權威機構檢查並認可,以國家名義保護珍貴藏物,以防他國想以高價收購此手稿。 \n 日本出千萬欲購古書 \n 發現這一佚文墨寶的大陸收藏家、研究者彭令,為釣魚台主權應歸中國提供的有力證據,震驚兩岸四地及日本學界。彭令認定此書是《浮生六記》的佚文,得到江蘇省社科院文學所前所長蕭相愷,以及台灣的《浮生六記》研究學者蔡根祥教授認同。此佚文公布後,日本、台灣學界電詢要求研讀、收藏意願絡繹不絕,讓彭令應接不暇,他說,日本有人願開價1000萬元(人民幣,下同)收購此書,遭他拒絕,「我是華夏子孫,日本人就算出1億也別想拿走,《記事珠》手抄本必須留在中國。」 \n 日教授稱釣島不屬日本 \n 但蔡根祥教授卻非常擔心佚文無法被完善保護,他5月初推薦《浮生六記》卷五手抄本申報大陸「國家珍貴古籍名錄」,雖然至今鑒定結果尚未公布,不過卻提出限制手抄本出境的法令;大陸新聞出版總署國家版權局也對該文進行登記,今年4月人民文學出版社推出的新版《浮生六記》第五卷,就是彭令發現的《海國記》中的內容。 \n 另外,日本沖繩大學教授劉剛也表示,此手抄本面世是證明釣魚台不屬於日本的歷史事實,「釣魚台屬於琉球,琉球屬於日本,日本對釣魚台擁有『主權』,是偽造的歷史謊言。」他又指出,沈復《浮生六記》中所記的冊封禮儀,「國王設香案,率其為官,行三跪九叩首接詔禮」、「王與眾官各就拜位,行三跪九叩首拜詔禮」等,實錄的冊封禮儀明顯反映出,琉球國王視清廷(中國)皇帝為君父,意義上明示琉球是當時清朝的藩屬國。 \n 據悉,1808年(嘉慶十三年),朝廷下旨冊封琉球國王,派遣齊鯤為正使、費錫章為副使,沈復作為太史的「司筆硯」也一同前往,後來,沈復在《浮生六記》中記述大清使團此行中途經釣魚台的見聞,比日本宣稱在1884年發現該島的時間早了76年。 \n 200年前作文寫出真相 \n 據《海國記》佚文內容,沈復經釣魚台赴琉球途中,對釣魚台周邊情形及方位都有詳細、確切的記載,其中,「十三日辰刻,見釣魚台,形如筆架。遙祭黑水溝,遂叩禱於天後。忽見白燕大如鷗,繞檣而飛,是日即轉風。十四日早,隱隱見姑米山,入琉球界矣。」手抄本上寫的釣魚台就是指中國人所稱的釣魚島,日本人稱為尖閣列島。因此,琉球國西部領域是從姑米山(即現在沖繩的久米島)開始,以黑水溝為中國(清廷)與琉球國的分界線符合歷史事實,釣魚台(島)明顯在中國的領域內,不屬於琉球。 \n 《浮生六記》本是沈復當時的作文自娛,卻無意間反映200年前國家疆界的真相。蔡根祥教授認為,這段文字出自有名有姓的大文人之手,不受任何政治因素的影響,在不經意間顯現出的結論,比正式的官方文獻更有可信度,更有說服力。 \n 小靈通 \n 浮生六記 \n 清代文學家沈復的自傳作品,全書分《閨房記樂》、《閑情記趣》、《坎坷記愁》、《浪遊記快》等六卷,目前已知的僅有其中四卷,不包括《中山記曆》、《養生記道》兩卷。發行以來,得到民眾歡迎、文人推崇,有「小紅樓夢」之稱。

  • 《海國記》 明載釣魚台屬中國

    釣魚台領土主權歸屬,長年以來始終是中日台三方爭議敏感話題。近年發現的清代錢泳手抄本《浮生六記》卷五《海國記》,因記有沈三白在嘉慶十三年,作為隨員出使琉球國時的旅行見聞,與見證琉球國王接受清廷皇帝冊封禮儀實錄,部分歷史學者專家即認為,《海國記》內容表明釣魚台是屬於中國固有領土。 \n號稱海內外現存記載釣魚台唯一的古代墨寶:清人錢泳手抄本《浮生六記》卷五《海國記》在沉寂百餘年後面世。擁有這一佚文墨寶的收藏者彭令接受《文匯報》訪問時強調,這項佚文應是錢泳在一八四○年以前所抄寫,為古代書法作品。他說,有日本藏家獲悉消息後,表達願出六百萬元人民幣高價收購該書。 \n沈三白《浮生六記》是中國文學名著,在海內外廣為傳誦;自清光緒四年(一八七八年)刊印前四卷至今,文化界都在搜尋卷五、卷六佚文。卷五《海國記》是沈三白隨使訪問釣魚台琉球的見聞。兩百年後,終於在收藏界浮出檯面。收藏者彭令曾撰寫《〈浮生六記〉卷五佚文的發現及初步研究》,廣受矚目。 \n彭令說,《海國記》是清代著名學者錢泳手抄本,全文六千兩百多字。其中「冊封琉球國記略」頁,沈三白記有「十三日辰刻,見釣魚台,形如筆架。遙祭黑水溝,遂叩禱於天後。忽見白燕大如鷗,繞檣而飛,是日即轉風。十四日早,隱隱見姑米山,入琉球界矣。」 \n他說,這段文字,明確記述有「隱隱見姑米山,入琉球界矣」。顯然,琉球國西部領域是從姑米山(即現在沖繩久米島)開始,以黑水溝為中國與琉球國的分界線符合歷史事實,釣魚台明顯在中國的領域內,不屬於琉球。 \n他說,日本主張對釣島擁有主權的理由是:日人古賀辰四郎在一八八四年發現該島,聲稱日本人為釣魚台列嶼的發現者。但嘉慶十三年(公元一八○八年)閏五月,沈三白對釣魚台周邊情形及方位即有詳細目擊記載,就比日人古賀辰四郎「發現」的年代早了七十六年。 \n同時,經查考,錢泳手跡原件抄錄時間為清道光三年(公元一八二三年),其存世時間也比日本人發現「尖閣諸島」(即釣魚台列嶼)早六十一年。根據國際法「先占原則」,中國早於日本發現釣魚台,該島理應屬中國,這又增加一件法律鐵證。 \n日本沖繩大學教授劉剛接受《文匯報》訪問時說,《海國記》是記錄琉球歷史罕見的史料,其中所記的冊封禮儀實錄,反映琉球國王視清廷皇帝為君父,某種意義上明示,琉球是當時清朝的藩屬國。 \n高雄師大教授蔡根祥向《文匯報》說,該書證實釣魚台是中國固有領土。他已上書中國總理溫家寶,倡議將新發現的《海國記》列入國家珍貴圖書名錄。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