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樹幹的搜尋結果,共110

  • 清安豆腐街樹幹斷裂砸傷人!遊客父子顱內出血送醫救治

    清安豆腐街樹幹斷裂砸傷人!遊客父子顱內出血送醫救治

    苗栗縣泰安鄉清安豆腐街旁山坡老樹疑因蟲蛀腐朽,12日應聲斷裂砸傷柯姓父子,造成兩人顱內出血,由救護人員送醫急救,目前仍在加護病房觀察。

  • 高雄兄弟檔上山採虎頭蜂蛹 哥哥慘遭樹幹壓頸亡

    高雄兄弟檔上山採虎頭蜂蛹 哥哥慘遭樹幹壓頸亡

    高雄市桃源區吳姓兄弟與高姓友人3人,10日晚間穿著防護服到七坑溫泉山區寶來溪畔,想採集虎頭蜂蜂窩內的蜂蛹,吳姓哥哥不慎遭鋸斷倒下的樹幹壓住脖子,無法動彈,加上被虎頭蜂攻擊,雖身上有穿採蜂防護衣,但人被救出時已因頸脊骨折死亡。

  • 百年老雀榕穿屋生長 9旬婦淚憶:像有亡夫陪伴

    百年老雀榕穿屋生長 9旬婦淚憶:像有亡夫陪伴

    彰化市中華西路陸橋邊整排連棟的3層樓透天厝邊間,有棵百年老榕樹圍繞房屋生長,甚至穿牆而出,形成房屋與樹共生的特殊景觀;92歲屋主施黃宿說,老房子是老伴施壽容半世紀親手打造,去年94歲老伴離世,老榕樹彷彿代替亡夫,繼續守護著她與老房子,成為丈夫留給她此生最美好的回憶。

  • 百歲茄苳公 家鄉活教材

    百歲茄苳公 家鄉活教材

     台南市南化區北寮里有株100多歲茄苳樹,樹身寬5.1公尺,樹幹因腐朽中空,經救治後,生機盎然,相傳「茄苳公」有求必應,村民在旁建廟,每年農曆1月15日為「茄苳公」生日,村民會帶小孩做16歲,在衣服上蓋印,保佑孩子平安長大。

  • 52年前助攻紅葉少棒 傳奇輪胎被樹吞光

    52年前助攻紅葉少棒 傳奇輪胎被樹吞光

     台東紅葉少棒隊在1968年打敗日本明星球隊關西聯隊,將我國棒球推上國際舞台,寫下紅葉傳奇,但是當年小將練習臂力揮棒用的輪胎,在今年暑假過後,已整個被桃花心木吃光了(樹皮覆蓋輪胎)。

  • 玉井老翁晚上出門整理龍眼樹幹  疑失足摔落深溝身亡

    玉井老翁晚上出門整理龍眼樹幹 疑失足摔落深溝身亡

    台南玉井區斗六仔23日晚間一名老翁疑似整理龍眼樹幹時,失足摔落水溝,台南市消防局玉井分隊救護人員晚上8點多到現場時,發現老翁已氣絕身亡,警方表示,詳細原因待檢警進一步調查。

  • 保育類叢花百日青 樹幹蛀蝕中空

    保育類叢花百日青 樹幹蛀蝕中空

     埔里鎮國立中興大學演習林,種植許多珍貴樹木,還有1棟百年歷史的日式木造建築,兼具自然與人文風情,也是生態教育和民眾休憩、運動場所;園區有1株保育類植物叢花百日青,樹幹蛀蝕嚴重,讓人驚心!

  • 仰德大道強降雨大樹倒路中  網友讚警赤腳搬樹

    仰德大道強降雨大樹倒路中 網友讚警赤腳搬樹

    北市陽明山今上午因「哈格比」輕颱降下大雨,仰德大道1段路邊大樹吹倒,樹幹橫在雙向道中間,導致路過的車輛要跨越雙黃線,士林警分局芝山岩派出所巡佐吳志傑,赤腳、徒手搬走樹幹,引起路過車輛注意,拍照貼臉書社團,大讚「辛苦了!謝謝您」。

  • 7旬翁被芒果樹幹砸中胸部就醫 竟意外確診惡性腫瘤

    7旬翁被芒果樹幹砸中胸部就醫 竟意外確診惡性腫瘤

    苗栗縣70歲蔡姓老翁,上月在自家農忙時,不慎被芒果樹幹打到胸部,雖多次就醫,胸部悶痛始終未改善,因此轉往部立苗栗醫院求診,經醫師詳細檢查後竟發現蔡翁除了1根肋骨骨折外,右上肺葉還有1公分的小結節,經檢驗確診為惡性腫瘤,幸好發現得早,腫瘤切除後蔡翁恢復良好,幸運撿回一命。 \n \n苗栗醫院胸腔外科主任連允昌指出,蔡姓老翁因胸部被樹枝挫傷就醫,透過低劑量電腦斷層詳細檢查後,意外發現右肺葉上的小結節,初步研判屬惡性腫瘤的機率高,但考量結節貼近血管無法事先取樣,加上老翁年紀大,與家屬討論後才決定採行內視鏡手術,並於術中送冷凍切片進行病理檢驗,才確診為惡性腫瘤。 \n \n連允昌說,幸好蔡翁的惡性腫瘤發現地早,及早切除,患者術後恢復良好,順利康復出院,且不需要追加化學治療或放射線治療,未來將持續於門診接受追蹤。 \n \n連允昌說明,內視鏡手術與傳統手術的差異就是,內視鏡手術的傷口小(約4-5公分),相對地疼痛也較小,通常術後1周內就能出院;若傳統胸腔手術傷口則約30公分左右,住院也需2到3周才能出院。另外,胸腔外科手術在術後最擔心病人,因害怕疼痛不敢深呼吸、咳痰等動作,導致肺炎發生,而內視鏡手術有傷口小、疼痛減輕特點,可有效降低併發肺炎的風險。 \n \n苗栗醫院指出,鑑於肺癌是國人十大癌症死因之首,且肺癌早期症狀不明顯,確診時多已是無法手術的3、4期。連允昌進一步說明,由於肺內大部分是空氣,針對沒有症狀的腫瘤,可善用低劑量電腦斷層進行掃描,就能清楚發現。 \n \n他提醒,低劑量電腦斷層掃描可檢測0.2毫米以上的小腫瘤,民眾如有長期抽菸病史、肺癌家族史或者是暴露在石綿瓦環境(礦工、玻璃工、石綿瓦工人等)及45歲以上,建議應每年定期進行檢查,及早發現、及早治療,以免延誤病情。

  • 看一棵樹

    看一棵樹

     這個世界突然變得非常喧譁。語言成為辯論的工具,而且辯論的舞台,不熄燈,不謝幕,不關機。 \n 在這無止盡的喧譁中,我坐在水一樣的溶溶月光裡,納悶:語言,怎麼只有一種用途呢?生命明明不是只有辯論。 \n 月亮升到了山頂,夜露重了,草葉尖一顆露水滿盛月光的檸檬色,在微風裡搖搖欲墜。 \n 貓頭鷹的叫聲,穿透桃花心木的層層樹葉,傳到夜空裡。小獼猴蜷曲在母猴的懷裡,母猴窩在相思樹凹下的樹杈中。 \n 山豬用凸出的白牙撬開一塊長滿青苔的石頭,野兔驚慌一躍而起。 \n 村莊外面的墳場,一片喜悅的蛙鳴;地下的白骨,曾經是肉身,情慾飽滿、愛念纏綿,肉身化為白骨灰燼,跟大武山的泉水淙淙同一個節奏。 \n 小鎮住在廟旁的農人在半醒半夢時,看見自己死去的母親走進來,摘下包著花布的斗笠,在床角默默坐下。 \n 每一片樹葉,都有正面和背面,正面光滑美麗,可是實質的葉脈都在背面。語言,怎麼不用在生命安靜而深邃的背面呢? \n 辯論一千次樹是什麼、樹應該是什麼,不如走進山中一次,看一棵樹。 \n 人,直立起來走路,離開了大海,離開了森林,離開了獸群,也離開了星空。不再認識大海森林,不再理解蟲魚鳥獸,不再凝視星空以後,其實也離開了最初的自己。身體越走越遠,靈魂掉落在叢林裡。對細微如游絲的空、飄渺似銀河的光、沉浮於黎明邊界的空谷之音,不再有能力感應。 \n 如果我停止辯論了,那是因為,我發現,一片枯葉的顏色所給我的感動,超過那許多偉大的、喧譁的、激動的舞台。 \n 小說,不必辯論。 \n 將近三年的大武山下生活,原來僅只是為了失智的母親,陪伴她走「最後一哩路」,卻意外讓我回到大海和森林,重新和蟲魚鳥獸連結,在星空下辨識回家的路。北大武、南大武兩座山峰巨大如天,卻有著極為溫潤的稜線,陽光把溫潤的線條映在土地上,農人就在那片被磅礴大山柔軟覆蓋的土地上,深深彎著腰。 \n ● \n 書中所有的人物都是虛構的,唯一真實的是人物的精神,所以不必對號入座。只是下回走進任何一個鄉間小鎮,你知道,馬路上走著的、市場裡蹲著的、田裡頭跪著的,斗笠和包頭布蒙著的,皮膚黑到你分不出眉目的,每一個人,都有他生命的輕和重、痛和快,情感負荷的低迴和動盪。 \n 插圖也不是插圖,而是我寫作時邊查資料邊做的塗鴉筆記。譬如寫到食蟹獴──天哪,食蟹獴到底長什麼樣子?得仔細看,看了還不夠,得自己畫一遍,確切知道他的兩撇白鬍子長在臉上哪個部位,才算認識了。含羞草,人人都覺得太普通了,不值一顧,我卻要看個明白,才知道,四枝葉柄必須長在一起,仔細端詳,算算每一枝葉柄上的葉子是互生還是對生,總共有幾瓣葉片,含羞草的花,是哪一個濃度的粉紅?在想像一條狼狗身上有斑馬的黑白紋時,就隨手畫,手隨著想像走,畫出來了,我就認識了他。本來畫一條老狼狗,後來想想,小鬼小時候,家裡的張大頭應該還是個小貝比,所以改畫一隻貝比狼狗,斑馬紋。 \n 檳榔樹──到處都是,每天看見,但是,我真的看見了嗎?總以為他的樹幹就是挺直的一根柱子,仔細看了,才發現,檳榔樹幹的粗細、色澤、紋路,葉苞從樹幹抽出來的地方,有無數的細節。塗鴉,補足了文字的不足。我的筆記本,因此充滿了做功課的線索斑斑:撿起的枯葉、貓咪的腳印、翻倒的咖啡、偶落的花瓣,還有無數亂七八糟的塗鴉。 \n 手繪地圖,是因為在書寫時,左轉有天后宮、右轉有茄苳樹、東邊是毛豆田、西邊是香蕉園;員外住南邊、小鬼住北邊、製冰廠在前面、文具店在後面……轉來轉去自己都昏了頭。畫了地圖,小鎮就清晰而立體了。 \n 至於小鎮地圖是真是假?讀者不妨帶著小說去旅行,按圖索驥走一趟文學行腳。 \n 小說裡那麼多植物、動物? 動物植物原來是人類的叢林姐妹,我們把姐妹毒了、殺了、滅了、吃了,剩下少數的,我們連他們的名字都不屑於知道。我承認,是的,我是帶著匍匐在地的謙卑和感恩在書寫他們的;他們,不是它們。 \n ● \n 屏東在台灣的最南端。小鎮潮州孕育了這本書。 \n 一個閩、客、原住民混居的五萬人小鎮,還是那種辦紅白事或選舉動員時要用塑膠布把街道圍起來的鄉下,滿載著人的單純與溫潤。 \n 哥哥應達讓我無條件霸佔了他的家,感冒臥床時雅芬帶藥來探視。離鄉背井來自菲律賓的Emily每天早晨九點把美君帶到我書桌旁,留在我視線所及範圍內,我低頭工作,她餵美君喝牛奶。我的思緒進入了大武山的迷幻世界,但是一抬頭,看見媽媽坐在眼前,就覺得安心。 \n 郵差從騎樓裡來電話,「你的包裹。」傾盆暴雨中,電話裡的聲音,聽起來混沌。我下樓,帶一罐凍頂烏龍,希望這全身濕透的人回家能喝杯熱茶。 \n 劉日和夫婦帶了工具來,胼手胝足幫我建築了一個雞園。鐵絲網做成可以開關的籬笆門,好像五十年代家家清貧、戶戶養雞的時光,我開始每天有新鮮雞蛋可以當早點。 \n 肇崇非常慷慨地贈我以時間,帶我到深山裡沒有路的地方看滿林紫斑蝶,看溪水最清澈的山的倒影。 \n 在潮州常常接到包裹。米,是親自種稻的人碾的;鳳梨,是親自扎下「栽阿」 的人採的;蜜棗,是每天巡果園的人摘的,每次果園空了以後,他都「悵然若有所失」;芒果,是老是擔心炭疽病侵襲的那個人種的;蓮霧,是不斷在尋找新品種的人親手剪下來的;文心蘭,是一株一株花細細看的人精心培養的…… \n 走過潮州的街道,一路要打招呼。走過花店,花店的老闆跟你說,女兒進了山地門的舞蹈團。走過屋簷下的蛋餅攤子,要停下腳聊一會兒天;邊揉麵,他邊告訴你,當年是怎麼跟一個東北老兵學了做餅,沒想到現在成為謀生的絕技。 \n 買了六份蛋餅,帶去給按摩店的員工吃。要他們搶空檔趁熱吃,他們就在放了熱水、為客人浴足之前,到廚房裡把蛋餅給吃了。然後說,「是哪一家的,怎麼這麼好吃。」 \n 按摩店那細細白白的女老闆,拿出一片編織,說,「你看,圍巾已經幫你打了一半,只剩下一點點毛線了。」 \n 轉個彎經過飯湯店,愛讀書的老闆娘追出來說,「怎麼這麼久沒見到你,有新鮮竹筍,煮給你吃好不好?」 \n 人在山林,城市裡的情義網絡仍舊讓我依靠。一稿粗成,交老友楊澤審閱。他永遠有辦法在不徹底擊潰你的前提下把致命的缺點誠實說出來,而他提醒的每一件事,都像一條細線必須找到的針眼。 \n 稿成,開「第一讀者校對趴踢」,幾個資深文青、一疊厚厚稿紙、數杯淡淡甜酒,一頁一頁節次傳閱,這個閉門閱讀趴踢,一開就是好多個接力小時。啟蓓、文儀、齊湘、應平、逸群、信惠、筑鈞、如芳、狄沅、存柔、于瑤…… \n 塗鴉的信手拈來,往往畫得不倫不類,性格如春風的貞懿就會溫柔救援,三兩下指點,原來東歪西倒的隨筆,看起來竟然也有點像插圖了。 \n 臉書上的十幾萬讀者,更是神奇。生活在四面八方各自的國度城鄉,奔馳在情境相異各自的生命軌道,卻因為文字的牽引而心靈時時有約,蜂因蜜而翹首。書成,跟他們默默的、樸素的文學陪伴有關。 \n 鄉間旅次,雲煙歲月,接受這麼多的人間「寵愛」,無法不覺慚愧。唯一能夠回報的,也只有我親手耕種的文字。 \n (本文轉載自龍應台著《大武山下》小說,時報文化七月出版。七月一日全台開始預購,七月二十一日正式出版。)

  • 巨木橫躺 楔隘古道急闢便道

    巨木橫躺 楔隘古道急闢便道

     百年山徑楔隘(錫隘)古道中最富盛名的72階,有1棵樹齡逾200年的大葉楠,去年因梅雨倒塌,今年6月又因梅雨土石鬆動,剩餘樹幹滑落溪谷,再度壓毀石階與欄杆。礙於樹木支撐點不足暫時無法移除,苗栗社大與山城古道守護志工隊緊急在山溝旁開闢便道設置警示牌,呼籲山友小心通行。 \n 壓毀72段石階 難以移除 \n 苗栗社大主祕戴文祥指出,這棵大葉楠原生長於古道旁岩壁,有2根枝幹,其中1枝幹去年5月因梅雨侵襲倒塌,當時壓毀72階部分路段,緊急切除倒木尾段搶通古道,不過仍有1大節樹幹倒在山溝。 \n 今年6月的梅雨土石溼滑,整根樹幹滑落小溪谷,也把72段的石階及欄杆壓毀。 \n 大葉楠橫躺古道,許多遊客只能冒險從下方樹洞鑽過去,但由於樹幹缺乏足夠支撐點,難以施力切割移除,若突然崩落,恐怕20、30人也抬不起來。 \n 苗栗社大與山城古道志工隊只好邀集20多人合力搬運石塊、工具等,封閉危險樹洞,改沿山溝旁建置臨時便道、修復鐵欄杆,並在兩端出入口設置警示牌。 \n 直徑達2公尺 發包處理 \n 戴文祥表示,樹幹根部最粗直徑達2公尺,要完全移除需要時間,獅潭鄉公所已找到園藝工程包商願意處理,預計端午連假後現勘,目前呼籲遊客爬楔隘(錫隘)古道,到此路段建議折返,若非通過不可,請勿觸碰倒塌樹木,快步通過、提高警覺,若是團客則建議1人通過後再換1人,避免大家同時拉繩,以策安全。

  • 爬山驚遇樹幹緊壓腐爛腳趾 網見照片全嚇歪

    爬山驚遇樹幹緊壓腐爛腳趾 網見照片全嚇歪

    大自然充滿著許多奇妙的事物,有些物種長得和我們所熟悉的東西非常相像,讓人看到後都會大吃一驚。日前,泰國一名登山客前去爬山時,突然在不遠處看見一根樹幹下壓著腐爛的5根腳趾,讓他頓時嚇了一大跳,但再仔細觀察後才發現原來只是虛驚一場。 \n根據外媒報導,這名登山客前陣子前往森林時,無意間看見一隻已經發紫腐爛的腳被壓在樹幹底下,讓他頓時間飽受驚嚇,不過再幾經確認後,才發現這其實並不是人類的身體部位,而是一種叫作「多形炭角菌(Xylaria polymorpha)」的真菌,因為它的外型就像是死屍從地底下伸出的手指,因此又有「死人手指」之稱,這名登山客在得知真相後也終於鬆了一口氣。 \n不過不少網友看到照片後仍感到非常震驚,紛紛害怕地留言:「大自然也太神奇了!長得太像了吧」、「指甲都那麼像…」、「看完毛骨悚然很不舒服啊」、「這野外看到能嚇得暈過去吧」、「救命這太像了」、「野外看到肯定會被嚇哭」、「這個菌簡直是造物主的惡意」。

  • 爬山驚見樹縫中伸出「腐爛發黑腳趾」 網友:是殭屍!

    爬山驚見樹縫中伸出「腐爛發黑腳趾」 網友:是殭屍!

    \n許多民眾熱愛爬山,也常在山上看見各種顏色鮮艷長相奇怪的蘑菇,但這些蘑菇通常都含有毒素,切勿亂吃。而除了普通菇類外,山區也生長著一看就令人心裡發毛的「驚悚菌類」。 \n「泰國清邁象」粉絲專頁15日分享了一張令人看了便毛骨悚然的照片,PO主表示有一名泰國登山客在山路上,看到一顆倒臥的樹幹,樹幹縫隙中竟伸出一截像是人的「5隻腳趾」。透過照片可看到「5隻腳趾」呈灰紫色,末端還有深紫色的「指甲」,乍看還以為是有人在山上遇難。不過,仔細一瞧卻發現原來這是一種名為「多形炭角菌」(Xylaria polymorpha)的真菌。 \n \n根據了解,「多形炭角菌」主要生長於山林間的腐木和樹皮的裂縫中,一般約3-8公分高。此外,這種菌還有一個和外觀十分貼切的別名「死者手指(Dead man’s fingers)」。這種真菌「造型」皆十分奇特,外型大多都呈灰暗、彎曲狀,菌株的頂端形似指甲,色澤發黑、乾癟猶如「殭屍手指」,最明顯的特色就是細長直立,就像從土裡伸出的手指一樣,若是走在山間小路上,一時間還真難以辨認,恐會嚇壞不少人。 \n \n \n網友看到照片後紛紛留言驚呼,「最大根的,很像有一個人臉張嘴笑,超可怕」、「明明就是發黑的腳趾」、「我很努力的想聯想成香菇,但我完全覺得是死人的腳」、「小時候殭屍片看太多....直接聯想」「比較像殭屍的腳趾頭」。 \n \n

  • 女兒驚見樹上長「巨人級荔枝」爸一看嚇翻

    女兒驚見樹上長「巨人級荔枝」爸一看嚇翻

    台灣有「水果王國」之稱,其中夏天盛產的荔枝更是許多人的最愛。日前一名爸爸帶著女兒出遊,竟然在路邊的樹幹上發現一顆大如西瓜的荔枝,讓父母兩當場嚇呆,隨後也有專業網友出面解釋。 \n一名男網友在臉書社團「爆廢公社」發文,表示日前帶女兒出門散步的時候,女兒突然對他說:「把拔,這個荔枝好大顆」他仔細一看才發現路邊一棵樹的樹幹上竟長了一顆巨無霸荔枝,讓父女倆當場嚇傻,他隨後也附上照片並直呼「嚇死我.....格列佛荔枝?」。 \n文章曝光後掀起熱議,不少人紛紛留言表示「我剛剛也看成荔枝」「還真是大啊」、「明明是榴槤」、「我以為是路燈...」、「趕緊撥開給女兒吃」有專業網友也出面解答這顆巨無霸荔枝的真實身分其實是波羅蜜「波羅蜜,成熟後果肉很甜」、「新品種玉荷波羅包」、「記得撥開時戴手套...不然會癢到爆....」、「波羅蜜」、「波羅蜜,很好吃」。

  • 台南才壓死騎士 桃公所大榕樹倒塌壓2轎車

    台南才壓死騎士 桃公所大榕樹倒塌壓2轎車

    台南才發生樹倒壓死女騎士慘劇,桃園市桃園區公所停車場的大榕樹,20日下午樹幹也應聲折斷倒下,不偏不倚壓中2台轎車,所幸車內無人,且遭階梯減緩衝擊,2車「毫髮無傷」,車主不願追究,桃園區公所也將全面體檢和修剪公園路樹,避免憾事再發生。 \n \n桃園區公所停車場外的大榕樹,20日下午近3點突然斷裂,目擊民眾驚魂未定指出,只聽到樹幹發生響亮的「啪」一聲,就斷裂倒下,不偏不倚壓在2台轎車上,茂密的樹葉更把轎車幾乎遮掩。 \n \n桃園區長陳玉明獲悉到場關心,並立即調派機具將斷枝移除,2車主正好是桃園區公所的調解委員,也焦急等候,所幸樹幹倒下時有走道欄杆減緩衝擊力道,車體都沒有車損,車主見狀鬆了一口氣,不願追究,趕緊駕車離去。 \n \n陳玉明指出,倒下的樹木樹葉仍茂密,外表看不出已空心受損,隨著梅雨季和颱風季將來臨,已指示公燈課全面體檢轄內120座公園,並修剪過多的枝葉,避免再度發生類似事件。

  • 荒漠中的「大肚子樹」樹幹可儲2噸水

    荒漠中的「大肚子樹」樹幹可儲2噸水

    隨著時代進步,現代人生活水平也逐漸提高,家家戶戶都安裝了自來水,用水的便利性自然不言可喻。不過在非洲荒漠和南美高原上有著一種神奇的「大肚子樹」,每棵大樹甚至能儲存2噸水源,只要在樹上挖個小洞,就有源源不絕的水不斷流出,解決當地人們的缺水之急。 \n事實上,這種大肚子樹名叫「瓶子樹」,又稱佛肚樹、紡綞樹等,主要生長在乾旱的沙漠地區,它的特點是樹幹十分粗大,約有30公尺高,兩頭尖細、中間膨大,最膨的地方直徑可達5公尺。 \n它的根系相當發達,樹葉不多且蒸發能力小,能大幅減少水分喪失,猶如一座綠色水塔,可儲存2噸的水源在枝幹中,即便是在漫長的乾旱季節也不怕乾枯而死。 \n正因為它的儲水能力強,因此能為荒漠上的旅人或是當地居民提供水源,只要在樹幹上挖個孔洞,就有解渴的流水不斷溢出,也被稱為「沙漠水塔」,是當地熱帶疏林的優勢植物。

  • 貓熊家族果真是老饕!「轎篙筍」放高高 也願爬樹嘗美味

    貓熊家族果真是老饕!「轎篙筍」放高高 也願爬樹嘗美味

    美食當前,再懶也要往前衝!台北動物園大貓熊館近來有2個「新發現」,ㄧ是大貓熊家族正在專心大啖巨型「轎篙筍」,有時現場還聽得到喀滋喀滋的聲音,可見「轎篙筍」有多好吃。另室內活動場竟然出現了被保育員戲稱為「ㄧ柱擎天」的行為豐富化設施,貓熊家族面對這項新的設施,各自展現征服它的好方法。行豐設施加上「轎篙筍」,「團團」都願意使盡全力,爬上樹幹、攻頂「奪標」,看來「轎篙筍」無疑是具備超強吸引力的美食。 \n \n \n春季剛好是「轎篙筍」的盛產季節,「轎篙筍」肉質厚、纖維較軟、味道鮮美,人類會選擇食用較嫩芽的部分,但大貓熊卻懂得享受幾乎整枝「轎篙筍」。超大型的筍讓大貓熊愛不釋手,現場不僅會聽到他們大口咬筍的聲響,還可以觀察到他們品嚐極品美食滿足的表情,連掉在身上的屑屑都不放過。 \n最近室內的「ㄧ柱擎天」行豐設施也超級吸睛,保育員會把好吃的各類美食放在樹幹頂上,讓大貓熊們自己想辦法取得食物。保育員觀察三隻大貓熊寶貝們如何使用這項設施,發現他們的反應與技巧大不相同,過程頗令人莞爾。 \n最年輕且最軟Q的「圓仔」,看到最愛的食物在樹幹頂上,立刻嘗試各種方法想要往上爬,但剛開始經驗較不足,頻頻出現「手滑」的情形,轉眼就從樹幹上滑下來,但經過持續努力,現在想上頂早已駕輕就熟了。 \n媽媽「圓圓」則顯得距離感超強,看準相關距離後,「咚、咚、咚」三步「上籃」般,立刻就能攻頂,保育員對於「圓圓」精準的動作,都感到十分的佩服。爸爸「團團」剛看到這些被高高放的食物時,似乎礙於略微中廣的身材限制,想吃卻又不想「上樓」,常常只能望美食興嘆。 \n \n但「團團」最近可能是見到誘人的「轎篙筍」被放在樹幹頂上,引起他極大的興趣,終於,爸爸也願意爬樹幹了,保育員充滿愛意的鼓勵說:「團,你也是可以的!」在春暖花開的好季節,到動物園不妨觀察一下聰明的動物朋友們如何運用智慧,來破解保育員所準備的行豐設施。另外,民眾們可以學習大貓熊家族「愛運動」的好習慣,認真鍛鍊身體來增加免疫力喔> \n \n \n

  • 沒風沒雨車被樹幹砸傷 原是人幹的

    沒風沒雨車被樹幹砸傷 原是人幹的

    台中一52歲砂石車駕駛張男,日前操作拖車覆網時不甚勾到樹枝,並掉落砸傷路邊郭女的座車,但張男並未善後逕自離去,中市警局第四分局交通分隊員警蘇建銘,過濾附近監視器畫面,揪出張男,調查後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掣單舉發。 \n \n真是倒霉,台中市郭姓女車主,日前將愛車停放在中市南屯區向心南路與文心南五路口附近停車格內,經過4個小時後取車,發現愛車車頂與前車頭遭行道樹樹枝砸損,由於當天晴空萬里,無風無雨,想不透樹枝怎會斷裂而砸傷她的愛車。 \n \n中市警局第四分局交通分隊員警蘇建銘接獲報案後,展開地毯式搜查,發現附近有一民間的監視錄影器,可拍到事發現場,經調閱影帶後,發現一輛砂石車行經該處,抬昇拖車覆網時撞斷行道樹樹枝、樹枝掉落,因而砸損郭女之愛車,而砂石車駕駛52歲張男肇事後卻逕自駛離,立即通知他到案說明。 \n \n交通分隊長顏志明指出,現場雖無人受傷,但張男未依規定留在事故現場處置,違規事實明確,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62條第一項規定「汽車駕駛人駕駛汽車肇事無人受傷或死亡而未依規定處置(逃逸)處新台幣1000元以上3000元以下罰緩、吊扣駕駛執照一至三個月。」 \n \n

  • 廣原小熊返台東野訓 狂奔攀樹幹

    廣原小熊返台東野訓 狂奔攀樹幹

     在台中烏石坑特生中心低海拔試驗站照養的台東廣原小熊Mulas,情況恢復良好,體重已達到33.5公斤,12日終於回到剛建置完成的台東龍泉野訓場,將展開為期3個月的一系列適應野外環境訓練,預計5月中旬後就能回歸森林懷抱。 \n Mulas在12日早上7時許一進入台東龍泉野訓場後,就奮力朝著樹林內衝過去,一溜煙不見蹤影,整個過程大約只有2至3秒;接著身影出現在樹幹上調皮地攀爬,看起來似乎對新家相當滿意。 \n 台東林管處長劉瓊蓮表示,經過半年、多方專業及工作人員的努力下,Mulas終於回到最初被發現的台東縣海端鄉,也展開返回自然野地前的野外訓練,希望Mulas能順利學會各種野地求生技能,面對未來自然野地的各種挑戰。 \n 龍泉野訓場耗時3個月的時間建置完成,面積約0.32公頃,野訓場的圍籬長度達376公尺,以63片厚4.5公釐巨大的不鏽鋼鈑焊接而成;野訓場內部為天然的闊葉樹林,以楠木、櫧櫟類林木為主,為增加野訓棲地的豐富度,還特別整理了1個飲水池及2個小平緩區。

  • 染樹癌 卓蘭榕樹爺爺撐拐杖

    染樹癌 卓蘭榕樹爺爺撐拐杖

     苗栗縣卓蘭鎮上新里與內灣里交界處,山尾伯公廟前有棵200多歲的老榕樹,因染上樹癌「褐根病」隨時有倒塌危險,縣府1月中旬執行搶救工程,已架設大型支架支撐樹體,但因應工程需求,暫時封閉苗58鄉道內側車道,呼籲春節返鄉民眾行經該路段,務必減速並相互禮讓。 \n 山尾伯公廟旁的榕樹爺爺,是當地的精神象徵也是地方信仰,去年確診罹患樹癌「褐根病」,近期天氣漸暖,病原菌擴展迅速,不僅可以肉眼清楚看見地際根部包覆菌絲面,感染的樹組織也有褐色網紋,鄉親頻向縣府陳情,期望「原地搶救」,農業處考量樹體海綿化恐無預警傾倒,1月14日起進場搶救。 \n 目前大型支架已架設完成,給予樹體支撐力,並進行榕樹開根、導根作業,附近里民目睹工程,妙喻就像是「榕樹爺爺撐拐杖」,農業處指出,樹癌搶救時程十分緊迫,治療染上褐根病的樹木也非一蹴而成,苗58鄉道因應後續工程施作,內側混和車道暫時封閉,並設有紐澤西護欄和交通導標引導交通。 \n 自然生態保育科說明,第1階段「開根」,是先在樹幹上挖掘至木質部深度的小洞,在包覆沾有開根劑的水苔,最後將其釘附在樹幹上,促進新生健康根系,而新生根系未來可取代被切除染病的根部,延續老榕樹生命力。「榕樹爺爺搶救計畫」也考慮在樹下進行研習活動,除宣導褐根病防治外,也添加里民與老榕樹的共同記憶。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