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水社柳的搜尋結果,共14

  • 頭社古日潭浮田 登錄文化景觀

    頭社古日潭浮田 登錄文化景觀

     南投縣魚池鄉頭社村以泥炭沼澤形成的「活盆地」聞名,因為下方是水和泥炭土,行走其間會大震動,先民種水社柳固定浮田,成為特殊農耕文化;南投縣有形文化資產審議會認為其有保存價值,將「頭社古日潭浮田」登錄為文化景觀。 \n 文化局長林榮森表示,根據文獻研究,頭社盆地屬日月潭傳說中的「日潭」, 後來逐漸形成深達數10公尺的頭社盆地草泥炭溼地,是目前台灣古氣候研究中涵蓋年代最長,也是資料最豐富的區域。 \n 頭社溼地泥炭土的堆積物多由苔類形成,屬於纖維泥炭,因下方仍是水澤溼地,農民在田埂及河岸種植台灣特有水社柳固岸護土,形成浮田、也呈現居民與自然環境互動的定著地景。 \n 興建於日治時期的「頭社圳」則利用不易腐爛的木頭,插入泥炭土底層成為水門的基底構造,水門在草泥炭溼地上不會沉下去的特殊工法,至今仍然相當特殊,民眾走訪頭社村可感受「會動」的土地,且有故事的「頭社古日潭浮田」文化景觀。

  • 魚池鄉「頭社古日潭浮田」登錄為文化景觀

    魚池鄉「頭社古日潭浮田」登錄為文化景觀

     魚池鄉頭社村以泥炭沼澤形成的「活盆地」聞名,因為下方是水和泥炭土,行走其間,大震動!先民種水社柳固定浮田,成為特殊農耕文化;南投縣有形文化資產審議會,將「頭社古日潭浮田」登錄為文化景觀。 \n \n 文化局長林榮森表示,根據文獻研究,頭社盆地屬日月潭百年傳說中的「日潭」,日潭在11萬年前的冰河期形成,在1700年前開始乾枯,逐漸形成草泥炭沼澤(Liew et al.,2006);深達數十公尺的頭社盆地草泥炭 溼地,是目前台灣古氣候研究中涵蓋年代最長,也是資料最豐富的區域。 \n \n 頭社濕地泥炭土的堆積物多由苔類形成,屬於纖維泥炭,先民的「浮田耕作」成為頭社農耕文化的開端,因浮田下方仍是水澤溼地,農民在田埂及河岸種植台灣特有種植水社柳固岸護土,呈現居民與自然環境互動的定著地景。 \n \n 興建於日治時期的「頭社圳」,利用不易腐爛的木頭,插入泥炭土底層成為水門的基底構造,水門在草泥炭溼地上不會沉下去的特殊工法,至今仍然相當特殊,民眾到頭社村,可以感受「會動」的土地,且有故事的「頭社古日潭浮田」文化景觀。

  • 消失日月潭畔數十年 水社柳重返水社海

    消失日月潭畔數十年 水社柳重返水社海

    1909年由日本學者在日月潭採集發現、並以舊地名命名的台灣特有稀有植物「水社柳」,因環境變遷曾被認為已在原發現地絕種;日管處因緣際會,獲悉有青農成功復育該植物,9日在水社地區栽種80棵樹齡8年的植株,期待營造水社自行車道,成為水社柳黃金意象! \n \n水社柳花序金黃,又名「金柳」;因由草野俊助採集發現,因此也稱「草野氏柳」,為台灣原生特有種。 \n \n水社柳之分布除了舊名「水社海」的日月潭之外,宜蘭神秘湖與雙連埤、屏東牡丹鄉東源村山區也有發現;但因其生育地狹隘且極度稀有,野外成熟個體漸少,曾被林務局評估為「瀕臨絕滅」等級。 \n \n日月潭畔的水社柳,歷水庫興築、水位上升等環境驟變已消失約30年,民眾回憶上次看到其冬季盛開的金黃花穗,大致都在1980年代;台灣生態學會理事長楊國禎、特生中心學者黃朝慶曾針對潭邊現存原生柳樹逐一檢視,發現全數都是水柳,沒找到任何1棵水社柳。 \n \n日管處9日所栽種的這批水社柳,來自頭社盆地。921震災後,特生中心學者進駐魚池鄉輔導農民環境觀念,在生態課程中,發現頭社大排岸邊有10幾棵「看起來很不一樣的柳樹」,經鑑定竟為台灣最古老,且與人們最親近的水社柳群落。 \n \n中生代知識分子王順瑜,不久後從外地回來,整合家鄉資源自創農業品牌,並於2007、2009年以無性繁殖方式復育水社柳苗木;日月潭國家風景區管理處埔里管理站主任施宗泓,日前與王順瑜接觸並洽談合作,玉成美事。 \n \n水社柳重返水社,日管處長洪維新、魚池鄉農會理事長劉啟行及總幹事王威文、特生植物專家黃朝慶都感欣慰且興奮!這批8年樹齡的植株目前都已含苞,有機會在2個月後,綻放金黃燦爛。

  • 日月潭水社柳沒絕跡 上游後山有祕密基地

    日月潭水社柳沒絕跡 上游後山有祕密基地

    水社柳雌雄異株。日管處9日在水社碼頭至九龍口間的自行車道,種了80棵8年植株,清一色都為雄株;原來,母樹在結果成熟後,會爆出柳絮,恐對碼頭周邊環境造成影響;未來將會補植1或2棵雌株,位置考慮在較隱密的涵碧步道。 \n \n水社柳在日月潭邊匿跡數十年,但它們真的消失了嗎?那倒也未必!至少頭社盆地灌溉大排的閘門邊,還保有10多棵老樹;專家黃朝慶甚至推測,不排除它們就是百年前被發現、登錄那個原始群落。 \n \n但讓人不解的是,這些老樹全數都是雄株,沒有雌株只能仰賴扦插育苗,無性繁殖需承擔基因衰退風險,絕非永續之計。 \n \n隨著民眾對於這種台灣特有種植物的逐漸認識,2012年在距離日月潭岸邊僅約1公里的魚池鄉中明村有水坑,有一大片總數超過200棵的水社柳純林突然被曝光!而且雄株、雌株都有,還開花結出果實,飄出柳絮、長出小苗。 \n \n遺憾的是,其中有70多棵或因地主急欲開發賣地,竟遭環剝!水社柳在日月潭周邊並未消失,有公有母、繁衍無虞,但真的需要更多的關注與重視! \n \n事實上早在多年前,台灣生態學會理事長楊國禎,已在距日月潭約16公里的仁愛鄉山區有重大發現,一片呈現原始生長狀態的水社柳,裡面有多棵阿公、阿嬤級的老樹,因地處某機構的管制區較不易受干擾,堪為該植物「保種林」。

  • 四重溪泡湯  牡丹鄉賞水社柳

    四重溪泡湯 牡丹鄉賞水社柳

    春節期間,屏東縣政府主辦的四重溪溫泉季已快到尾聲,趁著春節假期到四重溪泡湯,再往山上前往牡丹鄉賞水社柳美景,可以規劃1或2日遊。 \n 四重溪溫泉季即將在元月底結束,冬天南下墾丁,別忘了前往四重溪泡湯,日治時代曾經有日本皇親造訪的四重溪。 \n 四重溪溫泉公園近年在縣府致力打造下,以日式禪風配合在地溫泉小鎮的氛圍,設置藥師佛、鳥居、泡腳池、步道等設施。今年規劃花海,運用車城洋蔥及牡丹原住民元素,搭配琉璃珠及蔥寶裝置設計裁植花卉,呈現南國陽光子民風情。 \n 今年四重溪溫泉季以吉祥物「蔥寶、蔥娃」妝點,新添泡腳蔥寶、郵筒蔥寶、翻跟斗蔥寶、彈月琴蔥寶及3D藝術畫,每週六、日蔥寶、蔥娃在公園迎賓外,也推出蔥寶限定紀念品,還搭配山川琉璃吊橋全票,以及草衙道曼麗卡友特別紀念品。 \n 沿著199縣道從四重溪往山上走就是牡丹鄉,牡丹鄉的旭海村也有公共溫泉池供遊客泡湯,今年牡丹鄉公所特別再打造東源村的水社柳行程。 \n 東源村有「台灣最香部落」的美名,除了夏天美麗馨香的野薑花海外,還擁有全國最大的水社柳森林,約有1241株的水社柳,一到冬季開花的時節,水社柳樹梢就掛著金黃色的花絮隨風飄舞。 \n 水社柳花開的季節裡,走訪自然質樸的東源村,將遇見恰如細雪紛飛、美不勝收的黃金柳絮,飄舞在東源的每一處。 \n 來到牡丹鄉,不妨也前往佳德谷有機香草園一遊,這裡有著美麗的香草花園,還有幽靜的小森林,讓人心情娛悅,還有DIY香草保養品、品嚐原住民美食,前往之前,請先預訂。 \n 今年四重溪溫泉季以縣道199串聯四重溪溫泉與旭海溫泉,強調「幸福銘湯.相依久久」幸褔溫泉概念,規劃免費接駁車,遊客可以搭火車到枋寮火車站,再轉搭接駁車直達四重溪溫泉,平日2班次、假日8班次。 \n 縣府並推出四重溪-牡丹一日遊新台幣499元遊程,結合文化及生態概念,至四重溪溫泉公園享受泡腳樂趣、欣賞花海及向藥師佛祈福,還可欣賞牡丹鄉桃花心木、水社柳及水上草原生態體驗。1060114 \n

  • 東源稀有水社柳 帶動保育觀光

    東源稀有水社柳 帶動保育觀光

     屏東牡丹鄉東源村擁有「台灣最香部落」美名,夏季有美麗馨香的野薑花花海,近年田野調查又發現,全台半數瀕臨植物水社柳生長於此,每到冬天開花季,上千株掛著金黃色花絮,樹梢隨風飄舞的水社柳,不但帶動地方生態旅遊與保育,也正邀請著遊客來玩。 \n 牡丹東源村排灣語稱為「maljipa(麻里巴)」,是個充滿濕地、森林、花海等自然地景的排灣族原鄉部落,鄉公所配合國家中央溼地計畫,將東源村溼地發展為兼具保育與地方生態旅遊產業,在僅500人部落提供解說、餐飲、販售手工藝等,至少20個工作機會,甚至是全國唯一連續6年通過補助計畫地區。 \n 牡丹鄉公所農觀課表示,在營建署、原民會整合,近年發現1241株水社柳,佔全台數量二分之一,且公母樹數量恰巧1比1,晉升成全國最大水社柳森林,每年12至1月寒假期間到訪,將遇見恰如細雪紛飛、美不勝收的黃金柳絮,飄舞在東源的每處角落。

  • 屏東牡丹東源稀有水社柳森林 冬季超美!

    屏東牡丹東源稀有水社柳森林 冬季超美!

    屏東牡丹鄉東源村擁有「台灣最香部落」美名,夏季有美麗馨香的野薑花花海,近年田調又發現,全台半數的瀕臨植物水社柳生長於此,每到冬天開花季,上千株掛著金黃色花絮,樹梢隨風飄舞的水社柳,不但帶動地方生態旅遊與保育,也正邀請著遊客來玩。 \n \n牡丹東源村排灣語稱為「maljipa(麻里巴)」,是個充滿濕地、森林、花海等自然地景的排灣族原鄉部落,鄉公所配合國家中央溼地計畫,將東源村溼地發展為兼具保育與地方生態旅遊產業,在僅500人的部落提供解說、餐飲、販售手工藝等,至少20個工作機會,甚至是全國唯一連續6年都通過補助計畫的地區。 \n \n牡丹鄉公所農觀課表示,在營建署及原民會的跨域整合下,近年發現1241株水社柳,佔全台數量的2分之一,且公母樹數量恰巧1比1,晉升成全國最大水社柳森林,每年12至1月寒假期間到訪,將遇見恰如細雪紛飛、美不勝收的黃金柳絮,飄舞在東源的每處角落。 \n \n今日下午啟用「東源濕地水社柳保育暨東源部落遊客中心」,其中設有影視廳與部落介紹看板,讓遊客深入了解東源溼地保育狀況,也介紹台灣原生種稀有的水社柳與族人密切的生活關係。 \n \n而牡丹鄉不僅有夢幻的水社柳森林可以殺底片,Cacevakan石板屋遺址、高士歷史部落、牡丹灣與阿朗壹古道等10景,也等待遊客來「拾」景,返家前再到旭海溫泉,洗去一身的疲勞。

  • 王順瑜砸數千萬 復育瀕危植物

    王順瑜砸數千萬 復育瀕危植物

     「當植物回來的時候,動物也跟著回來了!」日本有花費10年種植有機蘋果成功的傻瓜木村爺爺,台灣也有棄醫從農的傻瓜農夫王順瑜,不僅開創「台灣農夫」品牌,用廢棄農地種出跳舞金針花,將有機農作行銷到美、日、新加坡等國,還花費數千萬元復育30多種台灣瀕危植物,讓這些特有植物不致滅絕。 \n 王順瑜在南投魚池打造無毒村,在會淹水而遭棄耕的頭社盆地成功種植金針花,又因土壤鬆軟,在田地上用力跳動,感覺得到土壤的律動,而有「曼波田」之稱,也造就金針花會跳舞的動感,每年到了金針花季,總是吸引來自各地的20萬人次遊客。 \n 棄獸醫當農夫,12年來,王順瑜從事有機、生態農作,卻因為復育瀕危植物,7、8年間砸下數千萬復育30多種植物,讓許多村民笑他做復育是「花錢種不能吃的」。 \n 400萬復育水社柳 \n 王順瑜說,有機農作離不開生態,而生態從植物做起,有人問他念獸醫為何不復育動物?他說「當植物回來時,動物就回來了。」第一次砸錢做復育,就花400萬在溼地樹木「水社柳」,他說那是他首次狠下心買毫無經濟價值的田地。 \n 2株贈官邸生態園 \n 全世界只有台灣有「水社柳」,這從基隆到屏東原本常見的溼地生物,卻在短短百年間幾乎消失殆盡,王順瑜說「人類破壞力真的厲害!」在他努力下,水社柳已從1千株復育到40餘萬株;南投縣政府感佩其努力,也將其私有地內10棵高齡元老水社柳申請登錄為珍貴樹木。昨日他到台北士林官邸生態園,捐贈「一雌一雄」水社柳,讓柳駐官邸。 \n 現在正好是水社柳花開時節,雄株開花時滿樹金黃,又稱黃金柳,王順瑜邀大家到南投魚池賞花,他笑說「門票收入也是復育的經費來源。」

  • 易地保育 搶救水社柳與水社擬茀蕨

    易地保育 搶救水社柳與水社擬茀蕨

    因人力開發破壞濕地而瀕危的濕地植物「水社柳」 「水社擬茀蕨」,今日在台灣農夫王順瑜與台灣蕨類教父郭城孟的捐贈下,移地復育於士林官邸生態園。 \n水社柳全世界僅台灣有,是少數可以在沼澤及溼地生長的樹木之一,而且是柳屬中唯一可以完全在水上生存的物種,因根系發達綿密,對水土保持也有很好作用,是少見優良的淡水固岸護土植物之一;台灣大學植物標本館館長郭城孟教授說,大家知道海邊紅樹林的重要性,水社柳就是淡水紅樹林,有很好的「淨化」作用。 \n水社柳在台灣被發現時間不到一百年,這原本從基隆到屏東都很常見的溼地作物 ,卻幾乎滅絕殆盡,王順瑜說「真的很厲害」人類的破壞力,他砸下400萬復育「水社柳」,原本僅存千株的水社柳,現在有40萬餘株。 \n「水社擬茀蕨」則是 1916年日本植物分類學家早田文藏博士,在水社湖(今日月潭)中的浮島上發現了一種奇特的蕨類植物。但隨著人類開發所造成環境的改變,1934年後日月潭地區就再也沒有這種蕨類植物的蹤跡。 \n郭城孟說,每當得到「水社擬茀蕨」的消息,就趕往查看,卻到了當地就發現已經被消滅了,前後去了花蓮、台東、蘭嶼等地,最後才在屏東縣牡丹村發現。昨日他捐贈數盆瀕危的「水社擬茀蕨」,希望在士林官邸生態園落「水」生根,生生不息。

  • 瀕絕水社柳 現身士林官邸生態池

    「柳駐官邸 水色蕨起―戀念昔日柳與蕨 生態池畔展風華」水社柳與水社擬茀蕨易地保育記者會11日在士林官邸生態園區舉行,由保復育水社柳多年的台灣農夫王順瑜(右)與台灣蕨類教父台大教授郭城孟(左)一同代表將兩種瀕絕植物種在生態池。

  • 瀕絕植物 士林官邸生態園區復育

    瀕絕植物 士林官邸生態園區復育

    水社柳與水社擬茀蕨易地保育記者會11日在士林官邸生態園區舉行,由保育水社柳多年的台灣農夫王順瑜與台灣蕨類教父台大教授郭城孟將兩種瀕絕植物捐贈給生態園區,讓其在台北復育生長。

  • 東源濕地 水社柳族群冠全台

    東源濕地 水社柳族群冠全台

     牡丹鄉東源濕地饒富盛名植物非油桐花莫屬,近來學者調查發現當地有超過1000株以上的台灣特有種植物水社柳,是目前全台最大水社柳群聚地,亟待保育。 \n 水社柳俗稱金柳,全世界僅台灣獨有,1909年日人草野俊助在日月潭採集發現,以舊地名命名「水社柳」,宜蘭神秘湖、雙連埤、草埤和屏東東源、南仁山等處也有其蹤跡,總族群量不超過2500株。 \n 水社柳分佈狹隘山區濕地,近幾年族群量愈來愈稀少,瀕臨滅種生態岌岌可危,儘管日月潭有環保人士積極復育,但成效有限。幸運地是,屏東縣府委託學者調查東源濕地水社柳捎來好消息,發現當地有1000多株野生水社柳族群,讓人驚豔。 \n 此外,水社柳也是台灣特有種「七彩蝴蝶」密源植物,若水社柳族群滅絕,七彩蝴蝶也將跟著消失,保育刻不容緩。縣府城鄉處表示,11月1日將邀集學者專家舉辦水社柳保育座談會,希望增進大家水社柳及濕地保育觀念。

  • 我見我思-正港的台灣農夫

     農委會主委陳保基日前發表「農民老了把田交出來…」一席話,讓老農聽了很心寒,儘管官員事後解釋會有配套措施,請大家放心,但老農們還是很恐慌,因為,除了政府之外,企業、財團不斷擴大工業、商業區,正是在逼老農交出土地,此外,農地還面臨各種汙染的入侵。在台灣,農民想要保有一塊安身立命的土地,愈來愈困難了。 \n 近年來在觀光旅遊熱潮帶動下,日月潭周遭飯店、民宿如雨後春筍冒出來,每日湧進數萬遊客,帶來龐大商機,也帶來更多的汙染。許多屬於保護區的林地、山坡地,根本不能蓋房舍,但企業、財團神通廣大,一棟棟觀光飯店和度假村出現了。飯店和民宿的汙水排入日月潭,對環境造成極大汙染,當地村民甚至連自來水都不敢喝了。 \n 眼見生態環境一天天惡化,從小在南投長大的王順瑜覺得該為家鄉做些事了。 \n 原本學獸醫的他,九二一大地震後回到魚池老家,接手父親的農場。四年前,他號召當地四十多位農友籌組「日月潭農產運銷合作社」,創立「台灣農夫」品牌,標榜自然農法,生產有履歷的健康無毒蔬果,並取得多項國際食品檢驗認證,所生產的杏鮑姑、香蕈、秋葵、四季豆等成功打入美、日與東南亞市場。 \n 國內投入有機農業的組織與團體很多,王順瑜更大的目標是做好生態復育。他首度引進社會企業的概念,將合作社盈餘全投入生態復育,以去年為例,合作社營收逾千萬,扣除人員與事務開銷,全數投入頭社村一處不毛之地的復育。 \n 頭社盆地原是日月潭中的「日潭」,由於泥沙淤積逐漸形成盆地,過去荒廢了二、三十年。農友們把原生種的水社柳、金針花、奇力魚等動植物統統找回來,重新在這塊荒地活起來。這項努力終於有了成果,頭社金針花海在一個半月間吸引二十萬人潮,目前每周更不定期有外國觀光客來此參觀生態復育成果,為村民帶來了新商機。 \n 當初要說服農友同意把合作社盈餘全數投入生態保育,曾遭遇很大阻力,大約有一半社員退出,後來逐漸做出了成績,社員們又紛紛回來。從頭社盆地的生態復育成果,農友們充分體認到,唯有無汙染的生態環境,可以養育出最健康的蔬果,才能創造永續的農業。 \n 台灣的農業正面臨企業、財團的步步進逼,還有各種汙染的威脅,我們需要有更多人像王順瑜一樣投入農業生產與生態復育,做正港的台灣農夫。

  • 瀕絕水社柳1/3遭環剝謀殺

    瀕絕水社柳1/3遭環剝謀殺

     百年前在日月潭發現、登錄的台灣特有植物水社柳,因環境變遷及溼地破壞而瀕絕,學術界好不容易於日前在其原生育地日月潭北側「有水巷」山區,找到一片純林,卻有三分之一,約六、七十棵遭環剝謀殺,成排光禿的死林,讓發現者高興不起來! \n 諷刺的是,發現純林前後幾天,日月潭地區生態工作者和農委會特生中心,才剛為當地頭社盆地僅存的八棵水社柳成樹,遠赴宜蘭迎親。 \n 原來,它們都是雄樹結不出種子,只能仰賴扦插育苗,但無性繁殖需承擔基因衰退風險。柳屬植物專家黃朝慶、台灣生態學會理事長楊國禎,以及日月潭水社柳復育工作者王順瑜兩周前充媒婆,「迎娶」七棵雌株,盼得龍子。 \n 另方面,他們也為該植物繁衍永續,長期跋涉各溼地山區尋找新族群。日前發現該純林,植株數約二百棵,性別有公有母,此刻正值結果期,一串串種子讓楊國禎等看得感動莫名。 \n 「日月潭水社柳傳嗣有望!」楊國禎說:「剛娶了宜蘭新娘,馬上又找到更多在地姑娘,真是雙喜臨門!」 \n 不過當他們發現人類惡搞造成的枯林,全都傻眼了,每一棵死欉,主幹上全是遭到環剝的鑿痕,有的是用鋸的,也有用斧頭砍,每一斧、每一鋸,全是要置它們於死地。 \n 「這一片是『保種林』、是『救命林』啊!」楊國禎說,目前全島殘存的水社柳總數在千棵以下。除了屏東縣東源山之外,當屬日月潭此新族群林相最自然、最完整,也最美麗。「更重要的,它們出現在百年前登錄發表的原生育地!」楊國禎說,日月潭歷經水庫興築、水位上升、原生溼地植物滅絕,能夠在百年後以天然林狀態原地重現,意義非凡。 \n 國寶植物遭大規模環剝謀殺,研判應與土地開發有關。楊國禎表示:「只能怪地主無知和短視!環境若遭破壞,其復育成本將高於原先獲利的千百倍。」 \n 水社柳遭摧殘訊息,學界已通報南投縣政府,魚池鄉公所昨天也派員用衛星定位座標,以調查地主身分;縣府訂九日會勘,討論是否補償徵收,及保護和復育相關議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