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決絕的搜尋結果,共08

  • 北韓此時不是喜悅…炸毀兩韓聯辦 曝「大悲、決絕與傷透了心」

    北韓此時不是喜悅…炸毀兩韓聯辦 曝「大悲、決絕與傷透了心」

    北韓炸毀兩韓聯絡處辦公大樓,引發國際關注,美國總統川普今(17)日以北韓政權持續造成「不尋常且非凡的」威脅為由,把針對北韓的既有制裁延長一年。事件爆發後,不少專家都出面評論此事,但臉書「朝鮮經貿文化情報 DPRK」指出,北韓此實並非感到喜悅,而是被傷透了心,認為應該還給北韓公道。 \n \n朝鮮經貿文化情報表示,北韓的原罪不過是製作核子武器與發展長程彈道投射技術,這本就是一個國家自立自強的手段,這樣的武器也並非北韓獨有,美、俄、英、法、中、印、巴都持有,但為何北韓擁有與發展,就必須受到美國主導下的不公不義制裁?美國這樣無理的行徑,已是干涉北韓主權的行為。 \n \n2018年金正恩與世界各主要國家的領袖多次會面,希望可以找到一個平衡點,且言出必行,有意退讓並願意保留轉圜空間,也恪守2018年新加坡會談的結論準則,但這兩年來,美國又做了什麼有益於北韓的事?北韓主動廢棄豐溪里核子試驗場,請問美國有無相應的舉措? \n \n文中也提到,北韓與南朝鮮當局領導人更多次會談,並簽署多份有益於北南和解、北南合作的宣言,其中2018年的板門店宣言提到,雙方應停止在停戰線一帶的任何敵對行為。兩年時間過去了,北韓毀棄於38度線的要塞,並主動撤出軍隊,停止在這一帶的軍事演習,飛彈試射也以自己範圍內的海域為主。 \n \n反關南韓,在這段時間又做了什麼?積極作為受制於其宗主國、殖民者、軍事佔領者的態度做不到,美國曾經赤裸的說過,北南關係不得超過於美國與南韓的關係,悍然阻絕民族同胞血親,連消極的制止脫北者違反板門店宣言的作為也做不到,甚至還說那是言論自由行為無法控制,請問共和國還有需要對南韓傀儡當局期待什麼? \n \n朝鮮經貿文化情報指出,北韓人民軍行為至今尚屬克制,純屬在主權範圍內的國防行動,開城工業區與其內部建物,本屬停戰線以北的範疇,恢復崗哨與要塞,也是人民軍對敵的防禦行為,恢復停戰線的軍事演練,也是份內之事。「以爆破的方式處理了北南共同聯絡辦事處,北韓此時不是喜悅,而是大悲、決絕與傷透了心。」

  • 短評/蘇貞昌的決絕

    短評/蘇貞昌的決絕

     今年春節因為新型冠狀病毒的疫情升溫,引發兩岸各地口罩搶購狂潮。行政院長蘇貞昌早在除夕當天,即宣布口罩禁止出口1個月;而後,又加碼限制國人帶口罩出國的數量。 \n 蘇內閣是全球最早且截至目前為止,唯一一個禁止口罩出口的政府。儘管未言明禁止對象,不過,路人皆知蔡政府是在防台灣的口罩輸往大陸。 \n 在日本和菲律賓等鄰近國家先後捐贈大批口罩至大陸後,蔡政府的禁令引起關注。有藝人和網紅在網路上貼文,引發反對者和贊成者的大亂鬥,至今未休。 \n 老實說,實務上,大陸確實不缺台灣的物資捐助,但疫情爆發至今,台灣官方甚至連丁點善意都沒有,而且以蘇內閣表現出來的態度,只能用「其器小哉」來形容。如果上位者的心態是如此,一般社會輿論的風向會是如何,不言可喻。令人擔心的是,台灣民間對大陸的惡意螺旋正不斷上升,甚至已到了超越人性、超越生命的可怕程度了。 \n 沒有人否認「口罩」已近乎成了戰略物資,未來台灣可能也會有更大的需要,也有人認為蘇貞昌的禁令是務實之舉;但是蘇貞昌的話說得太決絕。如果當時蘇貞昌第一時間說,在確定台灣各種口罩的庫存和生產可以供應全國防疫所需的情況下,中華民國願意負起國際責任,對大陸民眾進行援助。這樣是不是比冷冰冰的「不准出口」聽起來要給人的觀感更好些呢? \n 每一次的苦難都是展現善意與美好人性的時刻,這次,蘇內閣錯過了公開向世人展示台灣人善良、大度、文明的機會,更錯失了向大陸遞出橄欖枝的機會。真的太可惜了!

  • 快評》蘇貞昌的決絕

    快評》蘇貞昌的決絕

    今年春節因為新型冠狀病毒的疫情升溫,引發兩岸各地口罩搶購狂潮。行政院長蘇貞昌早在除夕當天,即宣布口罩禁止出口1個月;而後,又加碼限制國人帶口罩出國的數量。 \n 蘇內閣是全球最早且截至目前為止,唯一一個禁止口罩出口的政府。儘管未言明禁止對象,不過,路人皆知蔡政府是在防台灣的口罩輸往大陸。 \n 在日本和菲律賓等鄰近國家先後捐贈大批口罩至大陸後,蔡政府的禁令引起關注。有藝人和網紅在網路上貼文,引發反對者和贊成者的大亂鬥,至今未休。 \n 老實說,實務上,大陸確實不缺台灣的物資捐助,但疫情爆發至今,台灣官方甚至連丁點善意都沒有,而且以蘇內閣表現出來的態度,只能用「其器小哉」來形容。如果上位者的心態是如此,一般社會輿論的風向會是如何,不言可喻。令人擔心的是,台灣民間對大陸的惡意螺旋正不斷上升,甚至已到了超越人性、超越生命的可怕程度了。 \n 沒有人否認「口罩」已近乎成了戰略物資,未來台灣可能也會有更大的需要,也有人認為蘇貞昌的禁令是務實之舉;但是蘇貞昌的話說得太決絕。如果當時蘇貞昌第一時間說,在確定台灣各種口罩的庫存和生產可以供應全國防疫所需的情況下,中華民國願意負起國際責任,對大陸民眾進行援助。這樣是不是比冷冰冰的「不准出口」聽起來要給人的觀感更好些呢?    \n 每一次的苦難都是展現善意與美好人性的時刻,這次,蘇內閣錯過了公開向世人展示台灣人善良、大度、文明的機會,更錯失了向大陸遞出橄欖枝的機會。真的太可惜了! \n

  • 棟樑喋血不歸路情義決絕上闋終

     死亡之海,無奈之決,徹底鱗化的先人玄裳,行止背離正道,天扇子縱有恩義在心,亦不再勉強求全,道鋒周天,行天征地、正心一念,最無奈的報答,唯有讓玄裳徹底安息,而玄裳口中潛藏於天宇之上、深海之中的莫大危機,才是天扇子今後必須面對的最大課題。改變,從來不嫌太晚。 \n 俠途豈畏鋒芒險,江湖何處不容身,天山絕頂,凌霜傲雪,不可侵犯的決戰之地,一對刀劍,一個人,問劍蒼穹,奈何異端嗜血化的劍子仙跡,挾帶塵世的風濤,席捲而來,避無可避的一戰,在萬朵飛白中,倏然展開,而虎視眈眈的幽玄剋天守,強勢促成幽空大陣。丕變,只在一夕之間。 \n 明河染沙,清濁難分,內心沉重不已的琴狐,只盼能網開一面,讓明河影以餘生贖罪,未料明河影心意堅決,將局面推向不可收拾的地步,致使北冥風舉生機盡絕,占雲巾忍無可忍,為親妹、為摯友、為同儕,果斷與琴狐一決情義,按劍求戰。變故,總發生於計畫之外。欲知一連串精彩結果,請不可錯過黃文擇布袋戲,《霹靂靖玄錄》第19章:海天琴絕;《霹靂靖玄錄》最終章:變卦。

  • 陸央視:香港暴徒正走向與愛港民意決絕的懸崖

    陸央視:香港暴徒正走向與愛港民意決絕的懸崖

    近2個月來,香港持續發生示威抗議和流血衝突。大陸央視今天發出評論:這些天的香港,暴徒肆意侵犯國家尊嚴、破壞「一國兩制」。從汙損國徽,到將國旗扔入海中,行為越來越猖獗狂妄。 \n \n央視評論,與此同時,香港社會各界對此堅決反對、絕不容忍的聲音也越來越強。被塗汙的國徽再次亮起來,被摘掉的國旗重新升起來,這就是愛國愛港愛家的態度。梁振英譴責暴行、懸賞緝拿、倡建懸賞基金堪稱民意「三連發」。暴徒們正走向與愛國愛港愛家之民意決絕的懸崖。

  • 每天被這招相待 阿緯對「前世情人」決絕烙狠話

    [email protected]」成員阿緯(劉峻緯)去年7月樂娶中菲行國際物流創辦人千金錢文儀(豆豆),同年底寶貝千金「錢錢」來報到,同時他經營的副業「點點心」餐廳也開始展店,讓他過著邊忙工作邊當新手爸的忙碌生活,他也常在臉書曬女兒萌照,看得出來相當疼愛錢錢,今天他也照慣例分享奶爸生活,沒想到卻是跟「前世情人」鬧翻?! \n數算一下日子,阿緯的寶貝女兒「錢錢」已經4個月大,正是要開始活動手腳的時期,而阿緯深刻感受到女兒的活潑,他今天po文,開玩笑以不爽的語氣說:「小姐,大家熟歸熟,該有的尊重還是要有喔...」,照片中錢錢的小腳貼在爸爸臉頰上,阿緯無奈表示「每天早上都被踹醒」,雖然老爸頗為無奈,但星友小蠻卻留言道:「這不科學~好可愛~」,邰智源也附和。 \n

  • 躊躇與決絕 廖俊凱夜奔兩樣情

    躊躇與決絕 廖俊凱夜奔兩樣情

     狂想劇場導演廖俊凱出身現代劇場,這次首度跨足傳統,以傳統戲曲中林沖與紅拂女各有過的夜奔故事為題,與國光劇團的旦角朱安麗和演員韋以丞合作《夜奔》。 \n 廖俊凱對傳統戲曲好奇,卻始終沒機會親炙了解,因國光「小劇場‧大夢想」策展人王友輝的邀約,他第一時間以紅拂女的義無反顧加入創作,卻在年初發想主題時又陷入了林沖左顧右盼的躊躇,從戲裡到真實人生,無不為夜奔互文。 \n 「1月,我跟妻子在北京的刺骨冷風大街上狼狽,因為攔不到計程車,一度決絕爭吵,然後我深刻想起林沖的《夜奔》,那樣為環境逼迫而無奈夜奔的生命狀態,回到住宿的地方後,就決定以夜奔為題創作,並找來編劇姜富琴共同發響。」廖俊凱說。 \n 在廖俊凱眼裡,林沖與紅拂女的夜奔動機一被動、一主動,「前者被大環境所逼迫,雖然躊躇懷疑,但無奈下只能夜奔梁山,後者以一見鐘情的義無反顧夜奔會李靖,為了成全愛情也成全自己的理想。仔細推想,這兩人的關係是可以相互對比的。」 \n 在創作過程中,廖俊凱與姜富琴也設想,「不斷忍耐著的林沖難道沒有衝動過?紅拂女的決絕與不顧一切難道不曾有懷疑?尤其她又是懷有理想抱負的女子,只是身為一官府歌妓,這樣的背景,也讓她夜奔的理由多了一層。」 \n 在廖俊凱的《夜奔》中,以一對精神狀態、現實處境與林沖和紅拂女類似的現代男女為主角,他們互有牽絆、各有生命中的難題,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亟欲做出選擇,演出也運用一桌二椅、戲曲身段等傳統元素。 \n 第一次碰觸傳統,廖俊凱顯得緊張,「我沒有想要改革什麼或創新什麼,比較是從現代角度向傳統取材,希望豐富一部作品。」《夜奔》8月21日至23日在台北國光劇場演出。

  • 三少四壯集-我眼中的美麗的女子

     三毛逝世廿周年,內地湧現「三毛熱」,她的著作新版本,賣得火。 \n 坦白說,我到今天仍然未能搞清楚哪個是真實的三毛;仍然未能肯定,她筆下的荷西,她筆下的情愛,她筆下的沙漠,她筆下的彩虹,是否確切地像她所描述的浪漫與美麗。 \n 坊間流傳著多個關於三毛的故事版本,每個版本都有一套說詞與佐證,每個版本都勾勒了不太一樣的遭遇景況,我只是普羅讀者,並非偵探或文學史家,故也就只能繼續在傳說迷陣裡感受三毛。其實,傳說愈多的女人愈吸引,愈有謎題的女人愈有魅力,尤其當她於我而言只是紙上的女人而不是身邊的女人,不管是蜚短流長或死亡悲劇,都是加分而非減分。 \n 對於三毛,我唯一能夠確認的是,沒錯,別笑我,十五六歲時,我確曾被三毛深深吸引,吸引到,唉,怎麼說呢,吸引到幾乎讓我也愛上了荷西。 \n 想起三毛的名字便想起舊居的小房間。我跟舅舅同住,房內有個小小的書架,其中一排擺放著三毛的七八本書,薄薄的,台灣「皇冠」版的,封面顏色不是淡黃便是棕紅,我經常蹲坐於書架與衣櫃之間的空隙處讀書,窄窄的,但很有安全感。那是我的遼闊天地,早上,晚上,我都愛在這個地方翻書抱書摸書閱書,阿根廷作家曼古埃爾在「閱讀地圖」書內有一段童年自述,我猜所有愛書人皆有共鳴:「我最喜愛的閱讀場所是房間的地板,趴在地上,雙腳鉤在一張椅子之下。之後,半夜三更時,在半夢半醒的朦朧狀態中,我的床變成最安全、最幽靜的閱讀場所。我不記得曾經感覺孤獨,事實上,在寥寥幾次和其他小孩碰面的場合中,我發覺他們的遊戲及談話不及我所讀之書中的冒險和對白有趣」。 \n 三毛作品那陣子帶給我的正是浪漫的冒險想像,一把長髮,一位女子,遠方的黃沙,沙上的情愛,以致情人的死亡,所有該有的浪漫元素都有了,而且是活生生的現實情節,並非瓊瑤嚴沁亦舒等等的想像故事,那更有助我為自己投射出關乎未來的一組幻想,如果她可以,為什麼我不能?為什麼我不能亦遠走非洲,離開香港,離開灣仔,在異鄉尋找所有的溫暖與依託?在異鄉尋找屬於我的荷西?聽來這些修辭皆甚「女性化」,不太符合我這有妻有女的中年男人身分,但這又確是事實,是我不想迴避的事實,在成長過程裡的某個時段,我是個「怪胎」,讀「西遊記」小說,男同學們認同的都是孫悟空或唐僧,而我呢,總想像自己是白骨精蜘蛛精,要吃男子的肉和血。多少年了,很奇怪我為什麼沒有變成同志,或許,我仍在櫃裡,總有一天會走出來。 \n 三毛用她的浪漫方式塑造了她的浪漫荷西,也用她的哀傷方式決定了她的死亡離去,取捨之間,全屬self-made,儘管我同意李敖先生說她「偽善」,可我仍然佩服她的勇氣與決絕。有勇氣的女子,決絕的女子,在我眼中,另有一番超越皮相的美態。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