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海拉細胞的搜尋結果,共07

  • 她擁不死細胞 如何害死宿主卻拯救世界?

    她擁不死細胞 如何害死宿主卻拯救世界?

    不死傳奇「海拉細胞(Hela Cells)」,拯救了數百、甚至數千萬人的生命,也改變人類醫療史,海拉細胞原本的「宿主」已經死亡60多年,但其實她還「活著」,並且在全世界研究實驗室裡,至今繁殖約1萬8000代,總重量達到5000萬噸。

  • 4歲女兒瞳孔驚現詭異白點 一查竟是眼癌

    4歲女兒瞳孔驚現詭異白點 一查竟是眼癌

    澳洲布里斯本(Brisbane)一名母親日前與女兒聊天時,發現她左眼瞳孔內有奇怪的白色斑點漂浮,雖然女兒沒有表示不舒服,但不放心的她還是帶女兒去檢查,結果上周一(1日)確診罹患視網膜母細胞瘤(Retinoblastoma)。 \n \n綜合外媒報導,媽媽海恩(Melissa Hine)表示,女兒蘿拉(Lola)平時活潑好動非常健康,也沒聽她說眼睛不舒服,但她發現蘿拉左眼出現詭異白點,還是不放心地帶著女兒去醫院檢查。 \n \n豈料1日檢查報告出爐,蘿拉被確診罹患「視網膜母細胞瘤(Retinoblastoma)」,今天(8日)轉到昆士蘭兒童醫院接受治療,將在週五(12日)進行手術。 \n \n澳洲癌症委員會(Cancer Australia)指出,這種癌症通常發生在兒童身上,會影響一隻眼睛或雙眼。它在3歲以下兒童身上較常見,但也可能在任何年齡發病。 \n \n另兒童眼癌信託基金(Childhood Eye Cancer Trust)首席執行長菲爾蓋特(Joy Felgate)表示「視網膜母細胞瘤是治癒度高的癌症,但往往診斷得太晚,無法挽救孩子的眼睛,提醒家長要多注意可能的徵兆」。 \n \n海恩更分享醫生教她的檢查方法:平時為子女拍照時可開啟閃光燈功能,就能檢查他們的眼睛。她表示,「癌腫在蘿拉的左眼,所以那邊沒有紅眼現象,如果你看到紅眼現象有任何變化,直接去接受檢查。」 \n \n眾籌網站GoFundMe已有為蘿拉籌募醫療費的專頁,暫時還不知道蘿拉需要進行多長時間的化療,僅知她將需要接受冷凍療法及熱療法。 \n

  • 這個女人死了65年 細胞卻得到永生而活著

    這個女人死了65年 細胞卻得到永生而活著

    一名65年前就已經去世的女士她雖然死於癌症,並且去世前痛苦萬分,但她從未想過她的死亡對人類醫學有莫大的幫助!當年醫生從她身上提取的癌細胞如今被稱為「永生細胞」,能夠無限存活下去,直至今日她的細胞仍不斷被複製、銷售、購買,幫助科學家破解了一道道醫學難題,但她的真名卻鮮少有人知道。她的名字叫海瑞塔拉克斯(Henrietta Lacks),但大部分人把她叫做海拉細胞(hela cell),1951年2月的第一天,醫院接收了一名腹痛難熬且下體出血的女病人,當天她就被診斷出患有晚期子宮頸癌,當時對癌症沒有更好的治療方法,只能依靠鐳——當時的科學家發現放射性元素中的γ射線對細胞有殺傷力,就使用它來治療癌症,但他們治療的方式實際上加速了她的死亡。治療她的醫生,把裝了鐳的試管塞進她的子宮頸,並且取走了一部分她的癌變組織留作研究。 \n但最後儘管醫生多努力仍沒能治癒海瑞塔,相反她的皮膚被放射線燒焦了,癌症更加速她的死亡倒數,8個月後痛苦萬分的她死於併發的尿毒症。醫生這麼表示「棒球一樣大的腫瘤幾乎完全取代了海瑞塔的腎臟、膀胱、卵巢和子宮,其他器官也像塞了珍珠一樣,密密麻麻地長滿了白色的小腫瘤」,當時醫院裡的喬治蓋伊博士正在嘗試在試管中培養人類細胞,但始終不成功,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得到了海瑞塔的癌變組織切片,助手把這些組織丟到試管裡,很快他們就被震驚了。海瑞塔的癌細胞裡存在一種端粒酶,可以無限次把分裂損失的端粒重新加上去,這就導致了它們沒有分裂極限,能夠無休無止的增殖下去,只要有充足的養分,這些細胞就能瘋狂的生長,24小時它們的數目就不受分裂次數的限制一直培養。 \n這些細胞殺死了海瑞塔,卻讓科學家們欣喜若狂,他們把這些細胞叫做「海拉細胞(hela cell)」,取了海瑞塔姓和名的前兩個字母拼在一起海拉細胞的出現,為人類打開了病毒學和基因學的大門。海瑞塔去世的那個冬天,美國爆發了有史以來最嚴重的一次小兒麻痺症疫情,而他們想到了海拉細胞。海拉細胞比一般人體細胞還容易感染病毒。而且容易養活方便繁殖,借助這些細胞不久之後,小兒麻痺症終於被攻克,海拉細胞也開始為醫學界所知。雖然海瑞塔已經死了,可她的癌細胞還活著,並且遍佈世界上所有的醫學或生物實驗室,這些細胞裡都有她的DNA,因此從某種意義上,她得到了永生,有的科學家用它來試驗某種化學物質對人體細胞的作用,最終研製出了化療方法,也開發出了治療皰疹、白血病、流感、血友病和帕金森症的藥,現在科學家則依靠它們研究免疫控制和癌細胞擴散,探索癌症的原理和可能的治療方法。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新協議 使用海拉細胞需受規範

     科學家62年前在未告知美國非裔菸農海莉耶塔.拉克斯的情況下,以她的子宮頸癌切片,成功培育出第1個在實驗室可無限繁殖的人類細胞。不過未來取得「海拉細胞」的難度會提高。 \n 「海拉細胞」(HeLa)是科學史上最著名且最有價值的人類細胞,幫助研究者發展出小兒痲痺疫苗、複製技術、試管嬰兒與許多藥物,造就產值龐大的相關產業。 \n 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今天宣布,當局已和海莉耶塔.拉克斯(Henrietta Lacks)的後代達成協議。 \n 依據這項史無前例的協議,拉克斯的孫兒與曾孫女將參與決定,那一單位的生醫研究人員能取得拉克斯子宮頸癌細胞的基因體資料庫。 \n 2010年出版的暢銷書「海拉細胞的不死傳奇」(The Immortal Life of Henrietta Lacks),是作者和拉克斯後代多年交往訪談後,推出的一本書。 \n NIH院長柯林斯(Francis Collins)告訴記者:「這是具歷史性的新協議。」這項協議將「保護家屬權益,同時也加深他們對生醫研究的投入」。 \n 德國歐洲生物資訊研究所(European Molecular Biology Laboratory)今年3月公布海拉細胞的全基因序列,包括會暴露出拉克斯後代的某些特徵。 \n 這類資訊可能會透露疾病傾向,像是酗酒、阿茲海默症或是躁鬱症,並可能會使個人遭到保險公司拒保壽險或失能保險。在拉克斯家屬提出抗議後,這些資料已不再「公諸於世」。 \n 這起事件引發拉克斯家族與NIH對話,最後導致今天這項協議,亦即研究人員要使用海拉細胞做研究,必須向NIH申請,並且遵守兩名拉克斯家屬參與的小組規範條款,並將研究成果貢獻到資料庫。 \n 拉克斯孫女、家族發言人懷依(Jeri Lacks Whye)在電話會議中表示:「拉克斯家族過去都被蒙在鼓裡...60多年來,我們的家族被扯進科學研究,卻從未徵求過我們同意,研究人員從未停下來問過我們...或是讓我們在海拉細胞上有發言權。一直到現在我們才能置喙。」 \n 懷依說:「這是複雜的決定,必須試圖在研究需求與保護家人隱私間取得平衡。」 \n 儘管這項協議僅能約束由NIH贊助的研究,但NIH希望能鼓勵科學家遵守協議。(譯者:中央社陳怡君)1020808 \n

  • 美國癌症研究中的一起DNA爭議解決

    六十年前,一位美國醫生在為一個名叫(海拉雷克斯)的黑人女病患治療的時候,未經告知以及同意,移除了她身上的癌細胞,那批細胞後來被用在醫學研究上,發展出多種治療,並為商機無窮的生技業,奠定基礎。(夏明珠報導) \n2010年出版的暢銷書(海拉雷克斯細胞的不死傳奇),就是描寫這段真人真事,海拉的細胞彷彿是一把鑰匙,打開了一座藏寶山,生技業創造了龐大的財富,雷克斯家族什麼好處也沒撈到,現在,美國國家衛生院承諾,他們至少可以在部分得自海拉細胞的遺傳密碼使用上,享有發言權。 \nDNA是家族遺傳,透過它,可以預知家族後代可能罹患哪些病,海拉的子孫認為她的基因被公佈,侵犯到家族隱私,在(海拉雷克斯細胞的不死傳奇)這本書的作者居間斡旋下,美國衛生院特別針對海拉基因密碼,成立了一個管理委員會,六席委員中,雷克斯家族佔有兩席。 \n倡導醫學倫理的人士稱讚美國衛生院,做了對的事,依法,它們對雷克斯家族沒有任何義務。 \n海拉1951年因子宮頸癌死亡的時候,才31歲,約翰霍普金斯醫院在沒有取得當事人以及家屬同意下,把切除的癌症組織,交付研究,這批細胞成為第一批在實驗室中永久培養的細胞,對於子宮頸癌疫苗的研發以及癌症治療,有莫大的貢獻。

  • 不死的是生命,還是利益?

     海拉細胞指的是第一個體外培養成功而「長生不死」的人類細胞株,來自美國婦女海莉耶塔‧拉克斯子宮頸上的癌細胞。60年來,癌症與病毒研究、原子彈效應的奧祕、試管嬰兒、基因複製等醫學重要發展,都曾受益於海拉細胞,醫技產業更據此造就了數十億美元的產值。 \n 從16歲第一次聽到這名字,作者便開始追蹤海拉細胞背後的故事。這是一本非典型科普書,除了科學,還有背後的人文與道德議題。 \n 從科學觀點來看,體外培養的細胞,經過幾十次的有機分裂後,不朽的只剩下帶有遺傳訊息的DNA。作為兩面刃的海拉細胞,其實也汙染了實驗室其他的細胞。每月有三百多篇與海拉細胞相關的論文;每年也造成數百萬美元的損失。 \n 本書的另一重點,在於生物醫學背後的商業化過程。醫療研究中的藥物與檢驗,都是商業化後才有可能,而在研發過程中,都需要大眾的細胞或組織作為樣本。回想筆者父親在癌末時,醫師曾詢問是否能取得組織切片,用作研究。最後細胞去了何處?大概沒人知道。 \n 而作為「幾百年來最重要的醫學物質」,拉克斯的家人不僅完全沒有享受到海拉細胞帶來的利益,不死的海拉細胞對後代反而是一種折磨。拉克斯一家是典型美國南方黑人家庭,生長於受歧視的50年代;受過高中教育,不太懂「其非典型的組織可能與癌症的反常惡性表現有關」是什麼意思(你懂嗎?);生活貧困,但信仰虔誠。設身處地想:聽到母親細胞活了下來,拉克斯的子女會有什麼反應?作者貼近觀察拉克斯之女黛博拉,在面對真相的過程中,她唯一的依靠來自宗教;她努力閱讀科學文章,希望下一代能受更好的教育,好弄懂一切。這是人性的部份,不該是科學家口中的迷信。 \n 想像一下,如果你很窮,醫院願意免費治療,你是否願意將身上有害的細胞,無償供科學研究使用?現實上,沒人在當下就知道你的細胞值不值錢,沒人會因此付費。而在你「知情同意」的情況下,使用你所「捐贈」的細胞,這讓你的細胞(血液亦然)如同在網站輸入個資一樣,永遠都有洩漏個人機密的風險。醫技公司可能向醫院買賣病人組織的使用權,而我們永遠不知情。我們不能買賣自己的器官,但醫院與廠商之間,卻可以交易我們的細胞組織,即使不像《別讓我走》(商周)或《姊姊的守護者》(台灣商務)書中主角般無助,卻也沒太多的自主權。 \n 看完本書,讀者也許會發現,行內的科學家對於這類問題,常常跟你我想的不一樣──至少跟拉克斯家人想的不一樣*。舉例而言,科學家反而希望自己的細胞能替代海拉細胞,用於研究而不求回報。而霍普金斯醫院與從海拉細胞得到好處的科學家們,想從拉克斯的子女抽血,卻沒想過給其家人應有的對待。醫學研究的商業化無可避免,但如果研究員的白袍下,穿著企業家的西裝時,科學家還是我們想像的科學家嗎? \n 這本書是不是打著科學反科學?讀者可自行評斷。「科學不是社會的最高價值」。讀完本書之後,可以想想科學家說的做的,是否侵犯了你的身體?如果你的基因未經同意,被科學家拿去申請專利時,你會怎麼想?**「道德規範並不會妨礙科學進展……商業化才會。」書中提到的這點,耐人尋味。 \n *可參考生理學家潘震澤於本報「觀念平台」發表的〈真有不朽的生命?〉 \n ●http://bit.ly/hi4ian \n **今年4月國內爆發基因研究專利的爭議,讀者可由網路搜尋相關新聞。

  • 海拉細胞不死 再揭醫療倫理

     學過生物醫學的人都知道「海拉細胞」的不死傳奇。它是一九五一年取自罹患子宮頸癌的美國黑人女性海莉耶塔‧拉克斯身上的細胞。當初科學家意外發現她的細胞具罕見的增生能力,可輕易在人體外培養生長,從此她的細胞被廣泛繁殖。粗估至今在世界繁殖的總重量已超過五千萬公噸,甚至還被送上太空,測試人體在無重力狀態的變化。 \n 然而數十年來,當醫學界直接或間接靠海拉細胞研發出小兒麻痺疫苗、對各種病毒研究或試管嬰兒、基因複製等作出重大貢獻,她的家人卻毫不知情,更不用說當初完全沒被徵詢的拉克斯本人。 \n 美國科學報導作家芮貝卡‧史克魯特,為了追尋海拉細胞背後的故事,以十年時間採訪寫成《海拉細胞的不死傳奇》,訴說拉克斯的家族故事,並反思醫療研究倫理,二○○九年出版後引起話題討論,HBO買下改編版權,中文版近日出版。 \n 史克魯特直言,當她以「白人作家」身分首度接觸拉克斯的家人時,遭受到強烈敵意,拉克斯長子說:「這不公平!她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人,她的家人卻窮得要命。如果我們的母親對科學這麼重要,為什麼我們得不到健康保險?」 \n 史克魯特也遍訪相關律師、科學家等人,她表示:「我盡可能以海莉耶塔一生故事為主線,將科學、倫理、種族與階級等議題呈現出來。」書中她追溯拉克斯貧窮的童年,以及她的子女、孫子等後代生活的情況,從他們對「海拉細胞」事件所受的傷害,點出生技的爭議議題,與美國社會黑人與白人生活文化的隔閡與不平等。 \n 除了海拉細胞,史克魯特也報導其他類似的爭議案例,還原研發出海拉細胞的科學家蓋伊夫婦當時研究情況。她表示直到今日,美國法律對於這些身體組織的所有權,界定依然模糊,正反雙方爭論焦點,也在於若個人被賦予對體內組織的產權,雖顯示了對病人尊重,也可能變相鼓勵科學家將組織商品化,進而減緩研究進展。 \n 她在後記中感性寫道,雖然拉克斯家族曾在得知事實後憤恨難平,但他們並不想終止所有海拉細胞研究,也對母親對科學的貢獻感到驕傲,只希望當年取得海拉細胞的約翰霍普金斯醫院和其他從母親細胞得到好處的人,「能夠做點事紀念她,給她家人應有的對待。」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