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周夢蝶的搜尋結果,共69

  • 周夢蝶詩獎 月底揭曉獲獎名單

    周夢蝶詩獎 月底揭曉獲獎名單

     為紀念已故詩人周夢蝶而籌辦的「周夢蝶詩獎」,今年邁入第四屆,目前徵件已於2月底截止,總計有141件來自台灣、大陸、馬來西亞、新加坡及香港多地華文詩創作者一同共襄盛舉,通過審核的118件初稿,日前也展開複審作業,選出了21件入圍決審作品。 \n \n 周夢蝶詩獎學會理事長、高雄師範大學國文系教授曾進豐表示,經三位評審委員歷時一個半月費心審查,選出的21件入圍決審作品,將在四月底於高師大文學院召開決審會議後,公告完整決審記錄及獲獎者名單,預告「敬請期待」。

  • 第四屆周夢蝶詩獎即日起徵件

     為發揚已故詩人周夢蝶其人其詩之精神,鼓勵現代詩創作,第四屆周夢蝶詩獎即日起至2020年2月10日止(郵戳為憑)對全球華文現代詩創作者徵稿,徵文形式為結集尚未出版之現代詩作品40-80首,每首最多以50行為限,將取一至三名致贈每名新台幣10至15萬元整(確切名額及金額視徵件作品水準,經評審委員會討論決定之)。 \n 詳細徵件辦法請上「中華民國周夢蝶詩獎學會」:https://www.facebook.com/zhougong19201230/)。

  • 周夢蝶詩獎徵件 向孤獨國看齊

    周夢蝶詩獎徵件 向孤獨國看齊

     為紀念現代詩人周夢蝶而創辦的「周夢蝶詩獎」,第四屆徵文辦法出爐,向全球華文現代詩創作者徵稿,形式為結集尚未出版的現代詩作品40到80首,每首最多以50行為限,即日起開始收件至2月10日截止。中華民國周夢蝶詩獎學會理事長、高雄師範大學國文系教授曾進豐表示,期待今年作品有更深厚的內涵。 \n 曾進豐表示,周夢蝶詩獎之所以不像一般文學獎徵單篇詩作,是希望透過結集,更能看出一位創作者的潛力,「周夢蝶的第一本詩集《孤獨國》,雖然薄薄的總共47首,但內涵十分深厚。雖然寫詩可能很小眾,但我們期待來投稿的作品,都有相當的內涵。」 \n 曾進豐表示,希望來投稿詩獎的詩集能有其邏輯性,「更期待能有主題性,呈現出一個創作者在創作期間,某個時段對某個主題的關注,成為一部完整的創作集。」 \n 曾進豐表示,過去有許多投稿作品寫愛情,「很多年輕詩人也藉由詩反應社會議題,或探討存在、生死和生命意識。較年長的詩人,則有不少作品以自然山水和旅遊經驗為主題。」而從題材選擇和寫作技巧可以看出,有些詩呈現「與周公對話」的感覺,藉此向周夢蝶致意。 \n 曾進豐說,去年第三屆,來自世界各地華文詩人投稿就有125件,年齡也很平均,從30、40歲到60、70歲的都有,也有不少已有名氣詩人,「可見這個獎項是公平的。」不過獎金雖是10到15萬,過去三年來最高獎金15萬一直尚未發出,「很期待之後找到讓評審一致認同、驚豔的作品。」徵文辦法詳見「中華民國周夢蝶詩獎學會」Facebook公告。

  • 周夢蝶詩獎徵件 向《孤獨國》看齊

    周夢蝶詩獎徵件 向《孤獨國》看齊

    為紀念現代詩人周夢蝶而創辦的「周夢蝶詩獎」,第四屆徵文辦法出爐,向全球華文現代詩創作者徵稿,形式為結集尚未出版的現代詩作品40到80首,每首最多以50行為限,即日起開始收件至2月10日截止。中華民國周夢蝶詩獎學會理事長、高雄師範大學國文系教授曾進豐表示,期待今年作品有更深厚的內涵。 \n \n 曾進豐表示,周夢蝶詩獎之所以不像一般文學獎徵單篇詩作,是希望透過結集,更能看出一位創作者的潛力,「周夢蝶的第一本詩集《孤獨國》,雖然薄薄的總共47首,但內涵十分深厚。雖然寫詩可能很小眾,但我們期待來投稿的作品,都有相當的內涵。」 \n \n 曾進豐表示,希望來投稿詩獎的詩集能有其邏輯性,「更期待能有主題性,呈現出一個創作者在創作期間,某個時段對某個主題的關注,成為一部完整的創作集。」 \n \n 曾進豐表示,過去有許多投稿作品寫愛情,「很多年輕詩人也藉由詩反應社會議題,或探討存在、生死和生命意識。較年長的詩人,則有不少作品以自然山水和旅遊經驗為主題。」而從題材選擇和寫作技巧可以看出,有些詩呈現「與周公對話」的感覺,藉此向周夢蝶致意。 \n \n 曾進豐說,去年第三屆,來自世界各地的華文詩人投稿,來稿就有125件,年齡也很平均,從有30、40歲到60、70歲的詩人都有,也有不少已經有名氣的詩人,「可見這個獎項是公平的。」不過獎金雖然是10到15萬,過去三年來最高獎金15萬一直尚未發出,「很期待之後能找到任評審一致認同、驚艷的作品。」徵文辦法詳見「中華民國周夢蝶詩獎學會」Facebook專頁公告。

  • 大陸人看台灣》為台灣作家的聲音所傾倒

    最近,只要有空閒,就會打開手機循環播放《我們在島嶼朗讀》系列短片。此系列短片是由白先勇、余光中、周夢蝶、瘂弦、林文月、楊牧、王文興等當代台灣著名作家,親自參與錄製的。更為難得的是,作家們還親自朗讀其所著的經典作品中的精彩片段,令人驚喜不已。 \n \n我們在島嶼朗讀 \n最初迷上《我們在島嶼朗讀》,是因為裡面有白先勇先生。很多台灣作家我都非常喜歡,而白先勇先生是我最喜歡的台灣作家之一。我的床頭永遠都會放上一本白先勇先生的著作。 \n白先勇先生筆下的人物,各個生動,形象鮮活,讓人讀過一遍就會深深印在腦海裡,不會忘記。例如提起金大班,腦海中就會浮現出,她身襲一件黑紗金絲相間緊身旗袍,向客人嘴一咧,一隻鱷魚皮皮包在空中亂揮兩下的樣子;而對一隻手拈住麥克風,一隻手卻一徑滿不在乎地挑弄她一頭蓬得像隻大鳥窩似的頭髮,翹起下巴頦兒,唱著「東山哪,一把青……」的朱青,印象尤為深刻。 \n不得不說,很多中華傳統文化都是通過白先勇先生的著作,才有所了解並喜歡的。就像讀過《遊園驚夢》,立刻被崑曲的高雅所吸引。尤其,白先勇先生策畫的青春版《牡丹亭》,更是百看不厭。白先勇先生的散文一點也不遜色他的小說,例如〈樹猶如此〉、〈父親歸真〉、〈寫給阿青的一封信〉都非常精彩。 \n「春日負暄,我坐在園中靠椅上,品茗閱報,有百花相伴,暫且貪享人間瞬息繁華。」沒想到白先勇先生不僅文字優美,聲音也富有詩意。充滿真摯情感的聲音,唯美意境的畫面,使我深深陶醉其中。 \n周夢蝶先生被人稱為「孤獨國主」。林清玄先生還親切地稱他為「周公」。早年,林清玄路過周夢蝶的書攤時,都會小立一下,買兩本書,和他閒聊幾句。 \n周夢蝶先生吃飯很慢,有時一頓飯甚至會吃上兩個小時。一次,林清玄就好奇地問他,為什麼吃飯那麼慢?周夢蝶回答道:「如果我不這樣吃,怎麼知道這一粒米與下一粒米的滋味有什麼不同呢?」 \n周夢蝶先生這句富有禪意的回答,使我感觸頗深。是啊,很多事情若不慢下來細細品味,又怎麼能夠體會出其中真正的含義呢。或許,生活在如今這快節奏的時代裡,人們早已認不清「慢」的價值,才會一味貪求「快」。因而,疲憊不堪者有之,迷失方向者更是大有人在。 \n「花為誰設?這心香欲晞未晞的宿淚……」畫面中年邁清臞的老者,聲音卻鏗鏘有力,頓挫有序。一字一板,聲聲入耳,字字動心。原來,這就是鼎鼎大名的孤獨國主周夢蝶。 \n「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余光中先生的這篇《鄉愁》可說是再熟悉不過了。能夠欣賞到余光中先生親自朗讀的畫面,真是興奮不已。「就這麼,三十年的歲月成串了,一年還不到一寸,好貴的時光啊!」當余光中先生朗讀至此時,我的眼眶竟不自覺地濕潤起來。 \n「隨便選一種危險給上帝吧,要是碰巧你醒在錯誤的夜間,發現真理在傷口的那一邊……」不得不承認,的確被瘂弦先生那標準的播音式朗讀,以及優美的詩句所傾倒。 \n \n升華寶島台灣的美 \n影片雖說精彩,不過每段僅有幾分鐘而已,意猶未盡在所難免。只好跑去書店,將余光中先生的《左手的繆斯》、《白玉苦瓜》,周夢蝶先生的詩選《鳥道》和瘂弦先生的《瘂弦詩集》買回來,慢慢品讀。 \n美麗的台灣島嶼,山水秀麗,舉世聞名。其實,台灣的優秀作家們,更是寶島一道道靚麗的風景線。正因這些靚麗的風景線,才使得寶島台灣的美,為之升華,美的富有內涵。 \n(朱同慶/瀋陽市) \n

  • 關於周夢蝶二三事 5

     7 訪老友周夢蝶 \n 回到台灣,除掉了白內障,急忙去訪老友詩人周夢蝶。他與我同年,早我半年出生,本來身體很強,但在元月跌了一跤,住院換髖骨,最近才算恢復。 \n 我到他屋內時,他正躺在床上。照顧他的是個越南女孩子,名叫阿蝶(真有緣),對他說:「周爺爺,你的老朋友來看你了。」他立刻坐起來,看到是我,很高興的說:「我可等到你回來了。」 \n 老人與老友相見,那不是你們這些沒有老的人所能想像的,彼此的關心不是健康,不是兒女,更不是富貴名望…… \n 我說:「你的氣色不錯啊,最近寫詩沒有?拿來我看!」 \n 他說:「很久沒寫了,心情很蒼涼。」 \n 我說:「不管什麼情況,要永遠保持愉快高興的心情啊,丟掉蒼涼,丟掉鬱悶,多看美好的一面呀!」 \n 他笑了,我說:「我來接你到我家吃飯。」 \n 他訝異的看著我說:「現在嗎?好啊!」於是趕緊換衣服,準備跟我走。可是照顧他的阿蝶是奉命要通知周夢公的監護人曾教授的,曾教授是研究周詩的學者,弟子比子女還熱忱負責,周詩人多幸運啊! \n 曾教授匆忙趕來,談到周的病況,以及不久前舉行的國際周詩學術講壇(不久應有專輯出版)等等。 \n 當問到南師懷瑾先生仙去之事,周說,他已經聽說了,也聽說南老師是「自燃而死,是自己的三昧真火燒化自己的」。我連忙告訴他「不是」,可見社會上各隨己願的說法太多了。 \n 大家閒談了一陣,已經過了將近兩小時,周詩人說:「感覺有點倦,不想跟你去了。」 \n 這就是老人。我告訴他,過幾天聯絡到老朋友們,再來接你相聚吧。他連聲說:好!好!並問我找到南老師的外甥沒有,我說:「就是林曦啊,已通過電話了,待他從南部上來再邀你相聚。」 \n 林曦的母親是溫州南氏的女兒,在《點燈的人》一書中,也收集有林曦一篇紀念南老師的文章。(全文完)

  • 關於周夢蝶二三事4

     6. 另類的藝術人 \n 藝術人很多,有畫界的,有建築界的,有音樂界的,當然還有詩文界的…… \n 但在各類藝術人中,詩人是最特別的一類,尤其是新詩的詩人們。 \n 一般的藝術人,他們的藝術境界和成就,是與社會人群可以接軌的,例如畫家的作品可能受到大眾的欣賞,在資本主義社會中,還有經理人制度,畫家可以專心作畫,經理人則代為辦理一切外務及推廣宣傳,以達到名利雙收。 \n 建築藝術,有理論,有實體建築呈現,足以吸引社會各階層,也能名利雙收。 \n 至於畫家,也有窮苦一生的,像荷蘭的梵谷,畫了一輩子,每次畫展只賣掉兩張,那是他哥哥偷偷買的。最後,一生三千張畫捐給了公家,博物館收到他的畫只好開始研究,所以他是死後成名的。 \n 回來還是說詩人吧!從古到今,文人都會作詩,但沒有詩人是以作詩為生,詩人多以詩及文名滿天下,好像詩只是附屬於文而被讚美。中國古代文人,沒有不會作詩的。 \n 新詩的開始,大概是在五四運動之後。記得小時候唱的〈教我如何不想她〉,就是這位劉半農新詩人寫的詞,更是出類拔萃,趙元任譜曲,十分優美,無人不知。 \n 五○年代到了台灣,不知為什麼新詩蓬勃發展起來了,但是新詩的作者,當然仍是沒人能以新詩為生的,他們多半有其他工作,以維持生活,像余光中等……記得我還與徐進夫、周夢蝶一同去聽羅門講新詩呢。羅門的太太蓉子,也是詩人。 \n 但在這些新詩人之中,獨有一個,唯一的一個,生活在自己的隨緣天地,詩是他,他就是詩,那就是周夢蝶。他從來沒有為生活籌謀,只是將就著自然的過著生活,隨興寫著他的詩。 \n 有一天,為了他寫的一篇文字,置於《我是怎樣學起佛來》一書的首頁,我打電話問他,看到印出的樣本沒有。他在電話中回答我說:「已經寄給妳了。」意思是說,妳收到就知道了。 \n 但我性子急,又問他:「你先告訴我行不行啊?」 \n 但他仍說:「昨天已寄給妳了,見信就知道了。」他仍不肯說是行抑或不行。無奈,只好等他的信,果然不久就收到了,打開一看,令我又氣又笑,他信中寫的是: \n 「妳讀過《石頭記》否?妳覺得妳像書中的哪個人?」 \n 好你個周夢蝶,都是六十歲的人啦,還像小孩子打啞謎,我立刻打電話給他,我說:「你這是幹什麼啊!為什麼不回答我的問題?」他電話中不理我的話,仍堅持問我:「妳覺得妳像誰呀?」 \n 反正,他只說自己所關心的,其他一切不管。 \n 所以,他才能成為一個純粹的詩人,一個漫步天之外,逍遙的唱著的詩人,其實,他本身就是一首詩,一首無邊際、無窮盡的詩…… (待續)

  • 關於周夢蝶二三事3

     說到與周夢蝶四五十年來的交往,是友情,也是鄉情,也有詩情,更有道情……反正很複雜多樣就是了。 \n 說起道情,那就與南懷瑾老師有關係了,因為只要是南師講課,我們都是聽眾中的一分子,尤其周夢蝶永遠在聽眾席中坐第一排。記得那是八○年代,在復青大廈十一樓,周夢蝶的穿著簡單隨意,像是一件長大衣,腰上又扎了一條麻繩般的腰帶,他的座位離老師講台只有大約一米的距離。 \n 那一天,南師在講課時,因為提到一首七言律詩的內容,接著也就談起來舊詩詞的種種。因為南老師不但會作詩,還應該說是很會作詩的人,而且作品又多。南師曾說過,要研究他的學說、著述,以及一生的經歷種種,必須參閱他的詩才行。 \n 說到這裡不免想起了一樁事,大約三四年前的一天,宗性大和尚光臨,問到南師在一九四五年由峨嵋山下來,在樂山五通橋繼續閉關的地點。因為有張懷恕女兒秦敏初(秦明)寫的一篇〈五十年來的近事─懷師〉,說南師是在多寶寺閉關,而在年譜中記錄的,南師是在張懷恕五通橋家中閉關。 \n 於是,我們找出南師的詩集,有一首詩〈乙酉歲晚於五通橋張懷恕宅〉: \n 去國九秋外,錢塘潮汎懸, \n 荒村逢伏臘,倚枕聽歸船, \n 戍鼓驚殘夢,星河仍舊年, \n 人問復歲晚,明日是春先。 \n 證明南師自己所說是在張懷恕家閉關。 \n 所以,當不確定時,幸有南詩可作認定。 \n 言歸正傳,那天南師講課談到作詩,讚美中國傳統詩詞的美妙,因文史不分,文哲不分,常常在詩中表達一切。 \n 南師讚美一番舊詩詞之後,話鋒一轉,又批評起來新詩,說新詩言句奇怪,不通,不知說些什麼等等……說著說著是中場休息了。老師退到休息室,我連忙趕進去對老師說:老師啊!你不要再罵新詩了,下面第一排坐的那個周夢蝶,就是一個有名的新詩大家啊! \n 休息過後,再上講台,南師就說:新詩也有它的特殊之處,有許多人喜愛……說著說著,南師就對聽眾中的周夢蝶說:「對不起啊!」 \n 周夢蝶悄聲說了一句:「與我何干啊!」 \n 聽眾中大家都忍俊不住,會心一笑。(待續)

  • 關於周夢蝶二三事 2

     4  存款知多少 \n 大約是九○年代末的一段時間,有一天,周夢蝶到出版社來找我,我們就一同去吃晚飯。路上邊走邊談,我知道他一向生活簡單,收入不多,我對他說,今年過年南老師給了我一個紅包,我分些給你吧! \n 豈知他立刻堅決的說:「不要不要!我現在很有錢。」 \n 我大吃一驚,立刻問他: \n 「你有錢?你有多少錢?」 \n 「反正我很有錢就是了。」他很篤定的說著。 \n 「有多少錢啊?」我心想他可能把一萬兩萬當作有錢了。所以我再三問他,究竟有多少錢? \n 他好像不願說出來到底有多少錢,經不起我一再逼問,最後不得已說出來,他的銀行戶頭中有一百萬存款。 \n 天啊!周夢蝶有一百萬存款!(那時辦公室的小編輯們才有三千元月薪)我真是大大的吃驚了,立刻問。 \n 我:「是版稅收入嗎?」 \n 周:「不是。」 \n 我:「是中了獎券嗎?」 \n 周:「不是。」 \n 我:「那是怎麼來的?」 \n 周:「我也不知道。」 \n 這更奇怪了,自己戶頭的存款居然不知道來源,太不可思議了。對於此等怪事,我也不肯罷休,非要問個一清二楚不可,經不起我不停的質問,最後他才幽幽的說: \n 「猜想是大家知道我窮,要送錢給我我又不收,大概暗中查到我銀行戶頭,就把錢寄過去了。」 \n 原來如此啊! \n 關於友人贈款收與不收的問題,周老後來作法也有所改變,可能是體會到縱然自己不收,也會進入自己的戶頭,不如就接受朋友的好意吧。 \n 那一年,記得是2010年,我從大陸回到台灣,杜忠誥老師知道我要去看周夢蝶,他也約同一起前往。杜老師見到周老即奉上一個紅包(看起來很厚重),那是別人給他的「筆潤」。 \n 周老接到杜老師奉上的紅包,只說了一句話,也令我大吃一驚,他說: \n 「每次見面,你都向我繳糧完稅。」 \n 天啊!這是什麼意思啊? \n 他說這話時很自然,很安詳,好像這一切都理之當然!這就是周夢蝶,奇特,不可思議的「風之外,幡之外……」令人陷入無窮盡的太虛蒼穹……(待續)

  • 關於周夢蝶二三事 1

    關於周夢蝶二三事 1

     1 我說周夢蝶 \n 記得是一九七五年,因為想到周夢蝶是河南老鄉,就拜託徐進夫去邀周夢蝶來我家吃一頓河南人愛吃的綠豆丸子。他倆到我家後,聽我說到綠豆丸子,周夢蝶就說自己不知道什麼是綠豆丸子,他從未吃過。 \n 聽到他這樣說,我大吃一驚,你不是河南人嗎?原來他是河南南部淅川縣的人,生活習慣與北部黃河邊上開封、洛陽等地區的物產和生活習慣是不同的。後來才知道,河南中部的葉縣以南是楚國,葉縣以北就是魏國了,文化也很不同,《莊子》書中提到的葉公子高就是楚莊王的玄孫。 \n 這一年很特殊,好友陶蕾,也是喜讀新詩的人,這年也從美國回到台灣,於是我二人加上周夢蝶還有徐進夫,時常共約出遊。有一次到承天寺拜見廣欽老和尚,他是從福建來台灣的,聽說他在福建山中修行,有一次進一個洞穴打坐,原來是老虎的窩,老虎回來看到和尚坐在牠的地方,就在門口猶疑,老和尚也看到了老虎,但他說,自己心想如果欠老虎命,就被牠吃掉算是還債,老虎後來就走開了,大概和尚不欠牠命。 \n 說起周夢蝶,雖然說他自在瀟灑,但他的確是個不會照管自己生活的人,飲食不定時,又不注意營養問題,譬如喝咖啡,一杯要放六塊方糖,可能是身體的需要,不免產生碳水化合物過多,蛋白質比例不足的現象,胃發生潰瘍,記得是七零年代末,在榮民總醫院動手術切除一部分胃。 \n 醫院常常人滿為患,由於他胃出血,急症到醫院,在急診室被送到手術室開刀,我們趕到醫院去看他時,發現他手術過後,卻仍被送回急診室,因為外科病房沒有空位。 \n 那個急診室,人聲嘈雜,有車禍受傷的患者,血淋淋的,家屬哭哭啼啼,吵鬧喧嘩不堪……。 \n 見此情況,立刻回報南老師,當時陳行夫在辦公室,當即連絡他在醫院工作的友人,希望安排周夢蝶能進入病房休養。 \n 不久得到消息,周夢蝶已被安排進入病房了,據說是一個姓蔣的有力人士,是周的粉絲,特別安排借用非外科的病房。 \n 2 周夢蝶的詩 \n 不久前,看到台灣《聯合報》副刊上的一篇文章〈爺爺周夢蝶〉,當時我就想寫一篇〈老友周夢蝶〉。雖然如此想,但卻沒有時間寫。 \n 又過了一段時間──大約是二○一九年一月廿三日,有一個台灣的知名作家林清玄逝世了,網上刊登他一篇文章〈武昌街的小調已經唱完了〉,說的是周夢蝶和周的詩……於是記憶中周夢蝶這個老朋友的種種,就不斷在腦海中湧動,他這個人,他的詩……他的種種一切…… \n 林清玄這篇文章,說的是周老在武昌街擺地攤時所寫的幾篇詩。〈好雪!片片不落別處〉(節錄): \n 生於冷養於冷壯於冷而冷於冷的── \n 山有多高,月就有多小 \n 雲有多重,愁就有多深 \n 而夕陽,夕陽只有一寸! \n 有金色臂在你臂上扶持你 \n 有如意足在你足下導引你: \n 憔悴的行人啊! \n 合起盂與缽吧 \n 且向風之外,旛之外 \n 認取你的腳印吧 \n 這是周夢蝶的詩,這是詩嗎?是的,是白話詩,是詩人的詩,只是周老這個人的詩,詩中又有「盂」,又有「缽」、「如意足」之類佛門的語言器物,所以後來有人稱周老「詩僧」。 \n 看到周老的這首詩,會使人聯想到崑曲中一段唱詞,描寫建文帝因成祖篡位,他只得出逃的情境。 \n 收拾起大地山河一擔裝,四大皆空相。歷盡了渺渺程途,漠漠平林,壘壘高山,滾滾長江。但見那寒雲慘霧和愁織,受不盡苦雨淒風帶怨長。雄城壯,看江山無恙,誰識我一瓢一笠到襄陽? \n ──李玉《千忠戮》 \n 周老的詩似乎也有一種超然的韻味,在山河大地之間,背起行囊,一盂一缽走天涯的情狀,那個孑然一身,四大皆空……看到這裡,不免想到周與佛門的因緣、禪宗的關係…… \n 3 周夢蝶與南懷瑾 \n 最初知道周夢蝶,是因為看到他的詩,那是六○年代中,他正在武昌街擺地攤,當時有一個詩的月刊《藍星》曾刊登過他的詩。友人龐禕從美國回台找到周老,向他問幾個禪修的問題。為什麼問一個詩人有關禪宗的問題呢?但是周老對她說:「你還是去問南懷瑾老師吧。」 \n 原來在六○年代初,周老就曾參加過南懷瑾老師所主持的禪七,而且不止一次。 \n 說到這裡,就要說一說多年前的一件往事,記得是二○○一年的一天,杭紀東邀周夢蝶和我,中午在台北國際會議中心二樓凱撒餐廳聚會,與主人同來的還有陳小姐。 \n 我們四人邊吃邊聊,不知怎麼的,話鋒轉到了禪七。我忽然想到,周、杭二位都是四十多年前參加過南師懷瑾先生主持的禪七,一定有些不平凡的經歷;因為在那個年代,參禪學佛的人,多是真正誠心向道的人士,而且參加的人數不多,情況自然就不同了……。 \n 周夢蝶立刻說了他的一段往事: \n 那次是在基隆十方大覺寺(估算是一九五五~一九六○之間的某一年),參加的約有二十人左右。 \n 禪七開始不久,南師說了一個話頭叫大家參:「無夢無想時主人公何在?」 \n 又一天的上午,立法委員楊管北(也是復興航業公司董事長)首先說了他的答案;另有一位長者,也說了自己的心得。接著周夢蝶也說話了,那時他才三十多歲。南師聽了他的發言後,說:「古之再來人也!」 \n 晚上小參時,南師評論了大家,給楊管北委員的答案九十二分,另一位是八十四分。南師不再說了。周夢蝶站起來問:「老師,我得多少分?」 \n 豈知南師把兩眼一瞪,大聲喝道:「莫妄想!」 \n 這一喝「莫妄想」,雷電般震撼著。周夢蝶對我們說:大大的受用。(我猜,後來他的那些激盪心神的詩,都可能是這一喝的回響吧!) \n 周夢蝶在敘述這段往事時,模仿著南師的口氣,大喝一聲,當時震動了餐廳中的中外客人們,紛紛轉頭向我們張望。 \n 我太興奮了,立刻提議周夢蝶寫下來,這個故事多精彩啊……。 \n 杭紀東連忙打岔道:「把這些公案都收錄起來,編成一部《續續指月錄》才好。於是大家更興奮了,又一同轉移到杭紀東家中(後來又有一位高君也來了,他也是參加那次禪七的),繼續討論如何推動這件工作,直到晚上九點多鐘才散。 \n 可嘆的是,四五十年前的事了,許多人早已作古,有些人則散居海外,也有些人垂垂老矣,《續續指月錄》遂成夢幻泡影,好不洩氣!(待續)

  • 周夢蝶詩獎揭曉 三人並列首獎

    周夢蝶詩獎揭曉 三人並列首獎

     詩人周夢蝶離世5年,為紀念詩人而舉辦的第三屆「周夢蝶詩獎」,昨(27)日公布得獎名單。評審決議,《水裡的靈魂就要出來》、《諸天的眼淚》、《詩集》三件詩集在決選評分時同分,因此不分名次,同時獲獎。除此之外,由於此次參賽作品件數眾多且水準高,增設「評審推薦獎」,由分數僅次於前三名的《潔癖》獲獎。 \n 《諸天的眼淚》得到評審陳義芝的好評,「作者表現人生義理,能用流動的情韻,像穿行在山裡的風一樣,有整座山的畫面感,這部分很難。像是周公在這方面的表現就很獨特。年輕一代的詩人,能夠體大思精、遙相叩應,向周公致敬,難能可貴。」 \n 《水裡的靈魂就要出來》也得到評審讚賞。楊澤表示,「作者兼採古典詞和現代詞的許多長處,婉約纏綿,令人激賞。」 \n 對於《詩集》,楊澤認為雖然意象簡單,思考卻十分精要、精釆,「雖然交來的成品不多,且大都是短詩,相對於其他人一點也並不多產。風格有時候很乾,但又有完全不同於台灣時下的主流寫法、章法。幽默感又機警,堪稱老練。」 \n 評審委員陳育虹表示,評選時她要求結構完整性且質感一致,並且希望能如周夢蝶或其他前輩詩人的作品一樣看出「獨特性」,「《潔癖》用不一樣的說法描述同一個主題,以纖細的觀察與精準的表達能力寫切身感受,幾乎沒有任何一首失手,文字簡單且乾淨。」 \n 《水裡的靈魂就要出來》作者游善鈞、《諸天的眼淚》作者吳俊霖(筆名崎雲)、《詩集》作者周天派將各獲得10萬元獎金,獲「評審推薦獎」的《潔癖》作者林玠芷(筆名林夢媧)也將獲得10萬元獎金,頒獎典禮將在5月18日下午於明星咖啡館舉行。

  • 「周夢蝶詩獎」下周複審

     為紀念現代詩人周夢蝶而創辦的「周夢蝶詩獎」,今年舉辦第三屆,目前徵件已於1月底截止,總計有125件來自台灣、大陸、馬來西亞、新加坡、香港和加拿大的華文詩創作者共襄盛舉。中華民國周夢蝶詩獎學會理事長、高雄師範大學國文系教授曾進豐表示,目前已通過初審118件,預計下周交給複審評委進行評選作業。 \n 曾進豐表示,複選過後,預計最慢將於4月上旬公布入圍決選名單,在4月中旬於高師大文學院舉辦決選會議,4月下旬將公布得獎名單。由於適逢明星咖啡館70周年,曾進豐表示,本屆詩獎的頒獎活動將特別在明星咖啡館舉辦,預計5月會和明星咖啡館合作舉辦系列活動。 \n 曾進豐表示,今年選擇在明星咖啡館頒獎,就是希望能「重回文學現場」。

  • 諷韓國瑜政策比姚文智爛 人渣文本:別勉強我裝白痴

    韓國瑜在這次高雄市長選舉,掀起一股旋風,堪稱「韓流過境!」但也有許多人對此不以為然。筆名「人渣文本」的輔大哲學系助理教授周偉航在臉書上表示,有韓粉問他說為什麼不支持韓國瑜,他則回答「要教訓民進黨,所以力挺韓國瑜,我就真不知邏輯在哪」,最後還嗆聲說「請別勉強我裝白痴」。 \n周偉航說有韓粉問他為什麼不支持韓國瑜,這是一個給民進黨教訓的機會,他表示為了教訓民進黨所以挺韓國瑜,實在不知道邏輯在哪?周偉航說,韓國瑜是近年唯一有機會贏過民進黨的候選人,這的確沒錯,但這不代表大家就要投他。 \n周偉航批評,「韓的政策是有數據觀念的人一看就會噴飯的東西,這已經不是意識形態,是科學問題」。有人認為韓國瑜的政策成功率比民進黨高,周偉航不客氣地說「我還真要懷疑你的機率概念是怎麼學的」。如果辯說那只是比喻,周偉航也反駁道:「你怎麼能容忍這麼爛的比喻?」甚至還用「那為什麼不投璩美鳳?」反諷一直談勇敢作夢一說,原因是璩「她都敢出來再戰了,這不是勇敢什麼是勇敢?」 \n周偉航表示,現在高喊著要贏民進黨,說穿了,只是一堆「藍的」在頭上貼個標籤叫自己「敢夢」。周偉航認為韓國瑜主張的政策就全面比姚文智的零元月票還爛,不過他也順便酸了一下姚文智,反問「那你為什麼不來台北說姚文智是『敢夢』?姚文智的夢都大到蝶龍魔斯拉都快破蛋跑出來了!」周偉航最後還嗆聲說「我大腦還堪稱正常,請別勉強我裝白痴」。 \n

  • 周夢蝶絕版《孤獨國》活過來了

    周夢蝶絕版《孤獨國》活過來了

     一襲長袍,一頂毛線帽,民國六○年代,已故詩人周夢蝶在台北街頭擺攤賣書的身影,已經成為20世紀台灣動人的人文風景。他在1959年發行的首部詩集《孤獨國》已絕版多年,日前以電子書形式「經典再現」。 \n 由《文訊》雜誌籌畫多時的「文藝資料研究及服務中心」,昨日正式開放,現場《孤獨國》電子書與紙本書兩相對照,電子書逐頁翻閱,效果比紙本還要清晰,就連原本詩集中的空白頁也都如實掃描,讓讀者感受詩作的呼吸,電子化也讓年輕愛詩的新讀者有了接近經典的可能。 \n 這項計畫總共累積10萬餘冊圖書,700多種期刊,4萬餘張作家及文壇活動照片,《文訊》總編輯封德屏表示,這些看似過時的文化資產卻珍稀無比,應該有人賦予它們新的生命,讓它們散發出應有的光芒,「這也是《文訊》的責任。」 \n 首批「經典再現」系列其他電子書還包括余光中首部詩集《舟子的悲歌》,蓉子《青鳥集》、楊喚《風景》和洛夫首部詩集《靈河》,預計10月限量複刻紙本,讓作家珍稀的舊作重新面世。 \n 《文訊》雜誌1983年創立,原隸屬國民黨,2003年改由台灣文學發展基金會獨立經營,至今超過15年,在這裡作家文壇從無顏色之分,海納百川,一樣關注。 \n 「文藝資料研究及服務中心」包括文藝資料中心館藏查詢系統、《文訊》雜誌知識庫,也典藏包括報紙副刊、文學雜誌、作家手稿書信日記以及作家評論資料等等,開放會員查詢資料。

  • 周夢蝶詩奬 兩岸傳承周公精神

    周夢蝶詩奬 兩岸傳承周公精神

    「文學奬之偉大,在於挑出的作品偉大。」擔任第二屆周夢蝶詩獎決審評委的詩人羅智成認為,以周夢蝶為精神標竿的詩獎,在此不安靜的年代,代表了詩美學中安靜的一面。 \n \n歷時半年多,從入圍決審的8件作品中脫穎而出的3位詩獎得主,有來自大陸,現任職於河南師範大學,並任該校華語詩歌研究中心執行主任的王冬冬,以及兩位台灣創作者,現任文學編輯的蔡琳森,以及曾獲林榮三文學奬的徐珮芬。評審羅智成指出,自己擔任各大大小小文學獎評審不下500次,但周夢蝶詩獎今年是從53本作品中評選,「工作量是一般文學獎的300多倍」,即便如此,對於這些儼然成形的詩集作品,他表示「看完有為之凜然」。 \n \n王冬冬的《世紀》,在羅智成看來風格鮮明,節奏舒緩,從容自在的口語卻能建構出詩質濃密的作品,展現了一種高難度的書寫成就,且可看出他勤快地閱讀生活與歷史典籍,使作品中的思想和情感顯得更有憑據與說服力。王冬冬表示自己認為周夢蝶在漢語新詩中的地位,一如王維在唐詩中的位置,「是五四以來新詩詩人中最傑出者」,自己寫詩10多年,對於能夠獲周夢蝶詩獎,視之為崇高的榮譽。 \n \n以《局部與團圓》獲獎的蔡琳森,讀周公的詩,聞其人其事的感覺則是「萌」,如周夢蝶這樣上個大時代的人已不復見,他認為此獎也意味著「詩作的承接與被承接」。評審委員之一的陳義芝認為,蔡琳森的作品鑄造了一種古今交融、孤獨秀逸的語調,奇特的戲劇場景,超時空跳躍的意象,帶點悲傷又含蓄的感性,成就豐富的詩意。 \n \n不克出席頒獎典禮的徐珮芬,過去已陸續出過一些詩集,這次獲獎的《黑噪音》在評審楊澤看來是短小強悍的集子,語言意象乾淨俐落,作品雖多是廣義而言的情詩,主題相對集中,且在厭世風盛行的此刻,她的自我調侃、解嘲趣味,在賣萌與耍酷,愛情童話與「解托邦」間取得微妙平衡。

  • 詩人周夢蝶傳奇 閱樂書店重現

    詩人周夢蝶傳奇 閱樂書店重現

     詩人周夢蝶當年在武昌街擺舊書攤的場景,重現在松山文創園區的閱樂書店裡!適逢詩人周夢蝶逝世3周年,中華民國周夢蝶詩獎學會與目宿媒體、掃葉工房、閱樂書店等聯合舉辦「夢蝶特展」昨(15)日開展,邀和碩集團旗下的藝碩文創擔任策展夥伴,周夢蝶義子曾進豐、掃葉工房主持人沈雲驄、傅月庵及夢田文創執行長蘇麗媚擔任策展人,希望讓這位在台灣傾盡生命書寫詩的文化傳奇流傳下去。 \n 周夢蝶1948年跟著軍隊來台,1959年起在台北市武昌街明星咖啡廳門口擺書攤,1980年被美國Orientations雜誌以古希臘時期代神發布神諭的Oracle為喻,撰文者稱許他為「廈門街上的先知」,更來台專訪。2014年周夢蝶因病高齡辭世,逝世3周年後,昨日起在閱樂書店藉由辦展重現周公點滴。 \n 閱樂書店總經理蔡妃喬表示,2014年在周夢蝶過世出殯後一天,詩作〈行到水窮處〉剛好在戲劇「巷弄裡的那家書店」第三集由主角李威朗讀,閱樂書店正是該劇拍攝地。基於這樣的緣分,3年後決定在此舉辦周夢蝶紀念活動。 \n 閱樂書店也運用場域巧思,重現周夢蝶在武昌街擺舊書攤的場景,網羅周公出版品及當代作家的策展。514當天,絕版的周夢蝶三大傳世瑰寶之一的詩作精選《夢蝶草》推出平裝版,佛學家楊惠南的新著《有一天.禪》也選在這天出版,銷售所得全數捐贈中華民國周夢蝶詩獎學會,藉此發揚周夢蝶其人其詩精神,鼓勵現代詩創作與評論。

  • 周夢蝶詩獎 參賽者遍及海內外

    周夢蝶詩獎 參賽者遍及海內外

     在華人知名詩人周夢蝶身故告別式這一天,「第一屆周夢蝶詩獎」在台舉辦頒獎典禮,紀念在孤獨中創作的詩人。特別的是,此次參賽者除了來自台灣,亦有新加坡、馬來西亞、大陸、香港等地,而得獎者中也不乏大陸詩人及新加坡學者,中華民國周夢蝶詩獎學會理事長曾進豐指出:「這意味著周公精神遍及海內外華人世界。」 \n 第一屆周夢蝶詩獎分別創作獎與評論獎兩類,共收到創作類89件,評論類11件。創作類由詩人渡也、陳黎及羅智成組成評委會。渡也於頒獎典禮指出,此次創作詩集「水準之上的至少就有20冊!」礙於經費令他忍痛割愛了不少作品,最終脫穎而出的3冊詩集,渡也認為:「都是十分有系統化的書寫,」以台灣創作者詹佳鑫《無聲的催眠》為例,四輯分別寫人、寫物、抒發愛情與時事,「從小我到大我都涵蓋了。」 \n 創作獎中可見大陸女生,目前來台就讀清華大學中文所的吳丹鴻《海員手冊》,評委陳黎指出其詩可見相當好的語言魅力,翻新詞彙,別出心裁,且海員不單是具象的層面,亦指涉了人生,其寓嚴肅於機智、舉重若輕的能力,讓人想起周夢蝶生前喜愛且受其啟發的波蘭女詩人辛波絲卡。吳丹鴻表示,自己深受周公「人文其人」的啟發,但自己頂多做到在寫詩時不斷自我教育,「周公是我創作重要的導師」。 \n 評論類由台灣師範大學教授楊昌年、成功大學翁文嫻及中央大學李瑞騰擔任評委,由成大台文所林芳儀以及來自新加坡,目前為香港中文大學博士候選人的謝征達獲獎。 \n 翁文嫻於頒獎時指出,一般只知周公詩寫得好,事實上周公「擅於以精簡詩的語言勾勒出評論」,她也期許詩獎的舉辦,一如周公的詩:「一只蝴蝶正為我,預言一個石頭也會開花的世紀。」

  • 緬懷周夢蝶 書與字兩岸追捧

    緬懷周夢蝶 書與字兩岸追捧

     「不能沒有詩,否則,人間荒漠一片。不能沒有詩,否則,人生枯槁難說。」周夢蝶的多年好友,掃葉工房主持人傅月庵,在周夢蝶逝世3周年前夕分享:「詩人周夢蝶,用94歲的生命證實了這件事。」人稱「周公」的周夢蝶,被大陸視為台灣文化的一道風景;其人、其書、其字,在其身後仍持續受到兩岸關注。 \n 傅月庵指出,「周公在兩岸同受歡迎,很獨特,或許大家都厭倦繁華複雜,想親近簡單清淡吧。」去年周夢蝶的書跡作品在兩岸拍場上屢創新高,《蜂鳥》拍出150萬台幣、《漫錄管雲龍新體詩》立軸拍出320萬台幣;尺幅僅26公分乘60公分的手抄《心經》成交價創51萬7500元人民幣高價。安德昇藝術的總顧問賴致良就曾指出,周夢蝶作品的買家,半數以上來自大陸。 \n 兒時被迫與母分離 \n 傅月庵則分析:「大家那麼瘋魔他的字,或許因為他的字格外有股安定人心的力量,看它一筆一畫,心自然便靜下來了。詩也是。」他並指出,就書法而言,周公的字風格自成,「重點是沒煙火氣,跟弘一一樣,清。弘一清明,周公清淡。」傅月庵也感嘆:「不只字,詩,人,同樣清淡。很難再有了。」 \n 2014年5月13日周公出殯之日,5月14日被其詩迷嘆為「世界上開始沒有周夢蝶的第一天」,在其逝世3周年,上海私人圖書館「明室」安排播放台灣目宿媒體製作的紀錄片《化城再來人:周夢蝶》,時逢母親節前夕,周夢蝶談母親的一段影像:「那個時候我剛想,一畢業就可以去工作,可以讓我母親,晚年,享點福。」周夢蝶一字一句,述說自己作為遺腹子,孤兒寡母相依為命,逢國共內戰隨軍來台的點滴,尤令人對其孤獨的身影鼻酸。 \n 著作價格水漲船高 \n 除了書法作品兩岸瘋搶,周夢蝶早期的詩集《還魂草》,在大陸的孔夫子舊書網上,價格更是水漲船高,賣家開價從1200元至10萬元人民幣不等,周公文物乃至其書在大陸正夯,台灣則有閱樂書店、夢田文創、掃葉工房、目宿媒體等共同於14日起,在閱樂書店舉辦夢蝶特展,展示兩部他親筆圈點的書、隨寫筆跡,穿過的衣物及周公親筆遺言等,而已絕版的周公詩作精選《夢蝶草》,也將推出平裝版。

  • 珍本書拍賣 周夢蝶、三毛簽贈本引競標

    珍本書拍賣 周夢蝶、三毛簽贈本引競標

    台北國際書展與茉莉二手書店合作,除了二手書區首度進駐書展,昨(11)日下午也舉辦「珍本古籍公益拍賣會」,拍賣50種古籍珍本,約有60人實際參與競標。其中茉莉的「鎮店之寶」《史記纂》、周夢蝶用毛筆簽贈的再版《還魂草》、三毛親自簽贈友人的一套三冊「三毛組曲」等都引起多方競標。最後售出37件珍本,總金額達223萬2千5百元,扣除相關成本之後,盈餘將全數捐贈家扶基金會。 \n \n 這次拍賣中最引人注目的古籍珍本,是明代萬曆年間的套色本《史記纂》。這是中國版刻史上著名的「閔凌刻本」,印刷量推測數百本以內,現今存世數量不可考。這套書曾於2012年在上海博古齋拍賣會上拍出63萬2500元人民幣(約295萬元台幣)高價,立刻引起眾人競標,最後售出全拍賣會最高價85萬5000元。 \n \n 除了古籍,名作家的簽贈本也是拍賣會中的焦點。這次拍賣的周夢蝶第二本詩集《還魂草》,雖然是再版書,但周夢蝶在書前以毛筆寫下近百字談及近況,還加上「風耳樓」書摘印,署名「慈照」,具史料價值,短時間就拍出14萬的高價。另一部引起競標的是「三毛組曲」《傾城》、《談心》和《隨想》。三毛鮮少簽名贈書,簽贈版書最後也拍出6萬元。 \n \n 負責策畫的掃葉工房創辦人傅月庵表示,這次拍賣會除了做公益,也想凸顯紙本書的價值,活動算是很圓滿,但有一些珍本出乎意料地流標。「像是《印史拾遺》那套,我本來預估會超過100萬,沒想到卻流標。」負責擔任拍賣官的北京立體書博物館館長文自秀也指出,這次公益拍賣會的珍本的價格其實遠低於外界的價格,因此也有中國收藏家慕名特地前來參與。

  • 周夢蝶《洛神賦》周日開拍

     已故詩人周夢蝶書跡作品,近年在兩岸拍賣場上屢創新高,繼今年8月以來陸續在台灣拍出破新台幣100萬與300多萬元的價錢後,上月在廣州的拍賣會上,也創下52萬元人民幣(約240萬元台幣)高價。 \n 台灣安德昇藝術拍賣公司12月25日將在台北閱樂書店再次舉辦「周夢蝶洛神賦暨詩人文墨專場」拍賣,含周夢蝶9件作品,與其他文人楚戈、洛夫、蔣勳等書畫作品共29件,23、24日預展登場。其中周夢蝶寫於1996年的書法《洛神賦》長達120公分,為兩岸拍場至今所見最大幅作品。 \n 此次拍賣包括《洛神賦》在內多件周夢蝶書法、楚戈畫作等,都來自旅美詩人王渝所藏。王渝1939年生於四川,後來台畢業於中興大學,1960年代留美,後於紐約市立大學任教,曾創辦《兒童月刊》、擔任文學雜誌《今天》編輯。 \n 周夢蝶過世後,他致贈友人的書跡墨寶開始流出,今年8月安德昇藝術為周夢蝶友人黃月琴釋出的周夢蝶少量作品舉辦拍賣,其中書法《蜂鳥》首度拍出破百萬的150萬台幣(含佣金),之後《漫錄管雲龍新體詩》立軸在沐春堂拍賣以320萬元成交。 \n 11月25日剛結束的廣東小雅齋秋拍,周夢蝶手抄《心經》墨跡長26公分、寬60.5公分,成交價高達51萬7500元人民幣。安德昇總顧問賴致良表示,周夢蝶作品買家半數以上來自大陸,「因為他的年代,剛好補足了大陸現代詩的斷層,他們需要這批作品來補足華文詩史。」 \n 掃葉工房創辦人傅月庵表示,周夢蝶雖非書法家,「但他的毛筆字之好,在於那是用生命寫出來的,反映他的人格清高,有其獨到之處,加上他的人生傳奇,非常有故事。」他坦言依照世俗眼光,「價值還是要有價格來烘托」,樂見他的作品拍出高價。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