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突擊艇的搜尋結果,共33

  • 明年非機密國防預算 10案逾百億

    明年非機密國防預算 10案逾百億

     立法院預算中心昨公布110年度國防預算,非機密部分有10大超過百億元的軍事投資建案,其中,軍售案有4案,6案為國造。包括陸軍M1A2T新型戰車、海軍潛艦國造原型艦、空軍F-16A/B型戰機性能提升等,預算最大的是F-16性能提升案,高達1400餘億元,分11個年度編列。

  • 陸軍海龍蛙兵突擊艇採購涉弊 2軍官勾結業者貪1.1億遭起訴

    陸軍海龍蛙兵突擊艇採購涉弊 2軍官勾結業者貪1.1億遭起訴

    陸軍在2007年提出20艘高性能快艇採購案,要給海龍蛙兵使用。胡姓業者與賴姓情參官、蔡姓採購官卻涉嫌勾結,以不實載重量在驗收時放水,根本不合作戰需求。檢方查出3人共舞弊1億1千多萬,依貪汙罪嫌起訴。

  • 微型飛彈突擊艇建案 喊停

    微型飛彈突擊艇建案 喊停

     海軍編列361億餘元的「微型飛彈突擊艇」案,連2年預算都是象徵性編列,今年僅104萬餘元,下年度1122萬餘元,建案一再延宕,形同停擺。軍方官員透露,在美方同意售我岸置魚叉飛彈後,海軍已決定取消建案,全案終止,會再向立法院進行專案報告。

  • 岸防連線快打 勝過海上游擊戰

    岸防連線快打 勝過海上游擊戰

     台美岸置魚叉飛彈軍售案之所以能插隊成功,除了美方態度,海軍不想做微型飛彈突擊艇也有關係,岸置魚叉地面機動性強,比突擊艇只能在漁港間找掩護更有效果,突擊艇全部預算361億元省下來,用來多買魚叉飛彈,可彌補雄風彈量產不足問題,因此,海軍與美方才會對這筆交易,一拍即合。

  • 釐清翻船關鍵 操艇中士救治中

    釐清翻船關鍵 操艇中士救治中

     漢光演習預演發生海軍陸戰隊突擊艇翻覆意外,造成2死1重傷,橋頭地檢署簽分「他字案」調查,近日已陸續傳喚相關人員,但因關鍵人物、負責操艇的阿瑪勒.道卡度中士仍在加護病房救治,檢方擬等他病情穩定後進行訊問,以釐清究竟是人為或天候因素造成此次意外。 \n 海軍陸戰隊99旅步二營3日在高雄左營桃子園外海進行漢光演習預演時,疑因海象突變,打翻一艘膠艇,造成上士陳志榮、上兵蔡博宇身亡,中士阿瑪勒.道卡度一度安裝葉克膜搶救,日前已移除葉克膜,仍在加護病房救治中。 \n 軍方初步排除人為及機械因素,強調絕無膠艇間相互碰撞問題,而7人在膠艇上的位置也不是造成膠舟翻覆主因,疑因海象突變造成,但對操演兵力、艇上人員分工等細節則不願透露。 \n 對此,橋檢表示不排除任何可能性,已自17日演習結束後,持續傳喚包括海軍陸戰隊營長、旅長等軍方人士說明,並調閱相關影像及當日天氣資訊,比對釐清事發原因,若證據顯示牽涉到人為因素,會依法偵辦,但若查無人為過失,全案就會簽結。 \n 不過,由於當天負責操艇的阿瑪勒.道卡度中士目前仍在加護病房,尚無法製作筆錄,檢方不排除等阿瑪勒.道卡度身體狀況許可下,請他說明事發經過,進一步釐清意外原因。

  • 聯興操演移師屏東加祿堂海灘  取消突擊艇項目

    聯興操演移師屏東加祿堂海灘 取消突擊艇項目

    高雄左營桃子園海灘3日進行漢光演習預演「聯興操演」時,不幸發生突擊艇翻覆意外,釀成2死1重傷,但並不影響海軍9日在屏東加祿堂海灘的首次現地預演,但有取消突擊艇項目,而其他項目照原定計畫完成預演。 \n \n國軍今天清晨6點在枋山鄉加祿堂繼續聯興操演,預演過程以攻擊軍與防衛軍的攻防態勢,進行聯合兩棲作戰操演,動員AAV7兩棲突擊車搶灘,並由戰機及直升機等進行掩護。

  • 影》漢光預演取消突擊艇!AAV7兩棲突擊車搶灘登陸

    影》漢光預演取消突擊艇!AAV7兩棲突擊車搶灘登陸

    漢光演習將在13日登場,但3日卻發生突擊艇翻覆意外,釀成2死1重傷後,今(9)日早上要再度進行預演,國軍宣示仍是將以最堅強的實力,和高昂的士氣勇往直前。 \n \n今天的預演,取消兩突擊艇登陸,改由AAV7兩其突擊載具進行2舟波搶灘登陸。 \n \n漢光36號演習將於7月13日至17日進行實兵演習,9月14至18日進行電腦兵棋對抗演練,軍民聯合防空萬安43號演習則訂於7月14日。

  • 悲傷過度忘了兒生日 蔡父痛哭

    悲傷過度忘了兒生日 蔡父痛哭

     海軍上兵蔡博宇參加陸戰隊聯興演習預演不幸殉職,雲林縣長張麗善赴蔡家探視其父蔡健生,蔡父經旁人提醒7日是蔡博宇生日,自責又不捨哭喊「我頭昏昏,忘記今天是博宇生日…」。而海軍昨也澄清,2艘突擊艇因湧浪翻覆,絕無碰撞。 \n 26歲蔡博宇住二崙鄉大庄村,是家中么兒,家裡務農,經濟並不好,母親去年過世,他扛起家計重擔,與罹重病父親最親密。 \n 蔡健生哽咽說,兒子放假就回家,原本下個月可期滿退伍,但他又續約4年。胞兄說,弟弟以從軍為榮,回家就幫忙農務,很少談軍中的事,也沒交女友。 \n 縣長張麗善、縣議員李明哲昨天探視蔡父,他穿著破洞T恤、眼球布滿血絲,說心中有一塊大陰影。張麗善提及蔡博宇生日,蔡父一開始喃喃說「是7月7日」,驚覺是昨天,突然暴哭自責說「今天7月7日,我頭昏昏,忘記今天就是博宇生日…。」張麗善、李明哲也鼻酸掉淚。 \n 張麗善說,非常遺憾不捨,蔡家家境辛苦,蔡博宇為國捐軀,盼國防部從優撫卹,別讓年輕生命犧牲不值得,國軍也要檢討,別再有類似意外。蔡家親戚呼籲國防部別扣喪葬費,專案處理,讓有重大傷病的蔡父生活無虞。 \n 外界質疑當天2艘突擊艇翻覆、14人落水,是否碰撞覆舟?海軍官員昨指出,突擊艇沒有碰撞,先後差1分鐘,都有錄影,已交給檢方。海軍參謀長敖以智也說,絕對沒有碰撞。 \n 外傳小艇放下水8分鐘,到8點48分湧浪就變大,卻繼續演訓。敖以智表示,突擊艇7時47分就放到水裡編隊,原訂8點準備搶灘,但8點48分湧浪變大,這時已進行任務1小時了。 \n 海軍說,覆舟後官兵都以自救為主,受海浪、湧流影響,往岸邊或被海流帶走,很難判讀,檢方會一一訊問,還原現場。 \n 至於輕生的楊姓少校電腦是否開著,生前正在打精進報告?教準部官員說,現場是封鎖的,等家屬會同檢警進入,寢室內沒電腦,也找不到遺書。

  • 演很真變演很大的演習

    演很真變演很大的演習

     7月3日陸戰隊99旅在左營桃子園海灘實施「109年聯合登陸作戰訓練」,在8點40分由99旅步2營步6連所編成突擊連搭乘8艘突擊艇,依計畫於桃子園海灘實施「向岸突擊登陸」訓練課目,結果發生兩艘突擊艇於岸邊激浪區翻覆,很遺憾2戰士殉職,謹表哀思。 \n 個人幹過海軍所有的兩棲艦,包括當年專門幹「無遠弗屆,有運必達」任務的天山軍艦,也是登陸時近灘海域的所有舟艇活動專門主控制艦。首先,我要說的是,這種激浪過大是可以避免的,在登陸前應該連續做3次激浪報告,這是由前一夜潛伏在灘頭的水中爆破隊資深士官擔任,主控制艦於清晨收到第3次報告後,提出照計畫執行或是中止執行改為備用計畫。 \n 近灘處水下的礙航障礙、礁石都已在先遣作戰時由爆破隊爆破清除,不及清除的亦應設置標誌。爆破隊還要在艦岸運動時擔任隨護的救難任務,顯然這一部分遭到省略,但這不能怪海軍,因為爆破隊已不存在了。在一次次的精簡中,海軍因專業單位太多,各有不可替代性,幾乎是哀鳴地請求「以功能為導向」,卻屢遭悍拒,遂採等比例剁手指方式裁減。 \n 海軍被迫把所有需要游泳、潛水的編在一塊,一個標準的現代「雞兔同籠」於是誕生。爆破隊被編進陸戰隊的兩棲偵搜連,於是打破了爆破隊負責高潮線以下的水下任務,與偵搜連負責高潮線以上的陸地防衛設施的分野。通常他們在執行任務時,爆破隊幾乎是冒著敵人炮火而明著幹,因此要用快速的偵爆艇拖著膠舟快進、快出,並快速地放下拾回,但是偵查連只能暗著幹,用潛艦乾溼放,或用水下無人載具載運,或是以跳傘潛入,絕對沒有明著幹的。 \n 那麼我要問,這一次裝滿武裝步兵的7艘膠舟排成隊,堂而皇之地向灘岸接近,有這種明目張膽的突擊嗎?有人質疑國軍首要任務是防衛台灣,為什麼陸戰隊在操演「聯合登陸作戰」,要登陸去哪裡?真是大哉問。在作戰上純守勢的防禦絕對是時間長短而已的必敗。正確的做法應該是「積極防禦」,也就是防禦裡蘊藏著攻勢。二戰期間英軍對德據的歐陸發起大小數十次突擊作戰,迫使德軍疲於奔命。只要我們有此準備,敵人就要處處設防。 \n 有人稱,「我們軍隊的訓練長期以來大多是為了表演需求」,這是不懂軍事的外行看法,任何兵力能否執行作戰任務完全要看他的戰備訓練等級,因此部隊長必須盡全力提前完成個人基礎、組合,再進一步到與其他兵力的協同訓練,都合格之後才能執行任務,跟表演沒有任何關係。 \n 但是「每年最大場表演就是漢光演習」是沒錯,這是因為總統要親校,所以漢光演習變成了大秀場。各軍種為了減少演習次數,就乾脆將應該1年作4次訓練的統統合併為1次,這嚴重影響了訓練的效果,有很高比例的軍官對作戰完全陌生,不夠格拔擢,其原因也在此。就整個國軍而言,這種作大秀的做法絕對值得檢討。(作者為海軍退役中將)

  • 漢光登陸照操演 取消突擊艇科目

    漢光登陸照操演 取消突擊艇科目

     海軍政戰主任孫常德中將昨天指出,漢光演習的聯合登陸作戰操演仍按計畫照常執行,但「突擊艇舟波向岸科目」取消,換言之,國軍漢光演習不變,陸戰隊聯興演習也做,但不做突擊艇向岸科目。 \n 海軍陸戰隊3日實施聯興操演預演,於左營桃子園外海發生CRRC戰鬥突擊艇覆舟意外,蔡博宇上兵、陳志榮上士不幸殉職。 \n 孫常德表示,軍方作戰的登陸方式有很多種,不論平時、戰時,只要不符合天候因素就不會以戰鬥突擊艇登陸。 \n 此外,國防部長嚴德發昨表示,國軍不會因風險而放棄訓練,或是降低訓練標準。嚴德發昨在博愛營區對國軍幹部發表談話,除為海軍陸戰隊殉職英雄默哀致敬,並期許國軍官兵悼念殉職人員外,下周是漢光36號演習正式操演,更應全力以赴,完成殉職官兵生前達成演習任務的遺志。 \n 嚴德發說,針對這次的事件,重點不在於究責,而是必須找出發生的主要原因,加以防範,避免再次讓官兵在訓練中受到傷害,這才是負責任的態度。 \n 嚴德發致詞時,提及英勇殉職的陳志榮與蔡博宇時,一度哽咽。他說,「國軍從來不會因為要承擔風險,而放棄訓練或是降低訓練標準。」嚴德發強調,軍人因為肩負的責任重大,在平時訓練中,必須以貼近實際戰場的景況,從嚴從難、反覆演練,以累積戰力;因此存在一定程度的風險,也唯有嚴格的訓練,才能在未來可能發生的戰爭中,克敵制勝。

  • 海軍指突擊艇覆舟沒有碰撞  這樣回應吳怡農批評

    海軍指突擊艇覆舟沒有碰撞 這樣回應吳怡農批評

    有關3日陸戰隊聯興演習預演覆舟意外,海軍官員指出,突擊艇沒有碰撞,先後差1分鐘,都有錄影,交給檢方。 \n \n此外,海軍參諜長敖以智今在國防部例行記者會表示,突擊艇是7時47分就由LUC兩艘任務艇開始放到水裡,不是8點40分才放。他說,7點47分已經做編隊,8點準備搶灘登陸,8點48分湧浪變大,這時突擊艇已進行任務1小時了。外傳小艇剛放下水後,8點48分湧浪變大,8分鐘就有湧,為什麼還繼續。 \n \n海軍官員說,翻覆後每個成員都以自救為主,受到海浪、湧流影響會把他們往岸邊或按照海流帶領,很難去判讀,後續檢方會一一訊問還原現場。 \n \n至於輕生楊生少校校電腦是否開著,打精進報告,教準部官員說,現場是封鎖的,等到家屬會同檢警進入肇事地點,勘查結果沒有媒體所報導寢室內的電腦,但找不到遺書,所以家屬提出質疑,到了辦公室打開電腦,裡面檢察官會同家屬一同勘驗,沒有遺書資料、也沒有媒體報導進進方案,電腦也沒被扣押。 \n \n另針對吳怡農昨日在臉書批評國軍的首要任務是防衛台灣,為什麼陸戰隊在操演「聯合登陸作戰」?敖以智7日也在例行記者會上回應,海軍陸戰隊特性與任務不同,他尊重吳怡農見解,在本島防衛作戰方面,兩棲戰力不能廢,國軍也必須持續進行這項訓練。 \n

  • 調查報告出爐 水深150公分 嗆傷致死

    調查報告出爐 水深150公分 嗆傷致死

     海軍陸戰隊操舟演訓翻覆事件,調查報告出爐!陸戰隊副指揮官馬群超少將昨天表示,覆舟當時,「距離岸邊160公尺,水深150公分。」海軍表示,事故主因是環境因素,沒有人為與機械因素,因面朝海落水,研判反應不及嗆傷,肺部進水致死。 \n 距岸邊160公尺 瞬間湧大浪 \n 陸戰隊99旅步二營六連3日在左營桃子園海灘實施「109年聯合登陸作戰訓練」,搭乘8艘突擊艇,依計畫於桃子園海灘實施「向岸突擊登陸」訓練科目。在8點48分,2號及6號突擊艇,距離岸邊約160公尺,因「海象驟變,瞬間湧浪過大」遭後方激浪推擠而翻扣。 \n 蔡英文總統昨天專程前往高雄,慰勉陸戰隊九九旅步二營官兵。她說,政府會給予受傷或殉職同袍最好的照顧,期盼陸戰隊士官兵傳承堅強鬥志,擦乾眼淚,堅定勇敢的為陸戰隊、國軍及國家,一起繼續流汗打拚,「在關鍵的時刻,一定要穩住士氣、堅守崗位」。 \n 揹裝備10多公斤 落水難站起 \n 海軍昨就操演意外提出調查報告。媒體對覆舟落水區的水深僅150公分,紛表不敢置信。馬群超表示,雖是150公分,但因官兵揹有裝備,加上救生衣充氣後,在水中飄浮,水中又有砂,人不易站起。海軍人員表示,依據海灘探勘,桃子園海域水深最淺150公分,但最深達10公尺。 \n 海軍說,當天2號與6號突擊艇翻覆,14人落水,第6艇的7人,全自行游上岸;第2艇的7人,4人自行上岸,救回3人,2人已殉職。 \n 海軍官員說,第2與6號艇官兵有著裝游上岸,每人揹的裝備約13至17公斤,防護背心可自力漂浮,官兵在登艇前將救生衣吹氣二分之一,確定救生衣及氣瓶都正常,且防護背心2個抗彈板具有一定浮力,即使海象再惡劣也不會影響逃生動作。 \n 海軍司令部政戰主任孫常德表示,肇事原因為環境因素,因後湧浪推擠翻覆所致。海軍官員說,覆舟後已排除遭外力撞擊的可能,應是在落水剎那間嗆水,沒有被撞頭;由於事發突然,可能落水反應不及,研判受傷原因為「吸入性嗆傷」。 \n 排除遭外力撞擊 剎那間嗆水 \n 海軍說,參演官兵都已完成「游泳訓練」、「武裝泅渡訓練」、「駐地專精管道訓練」、「操舟訓練」及「全員全裝舟波訓練」等合格簽證,在桃子園海域曾經執行過2次「自主任務訓練」及2次「組合訓練」。

  • 前陸戰隊副參謀長 推斷膠舟翻覆情況…殉職兵恐遭覆蓋重砸

    前陸戰隊副參謀長 推斷膠舟翻覆情況…殉職兵恐遭覆蓋重砸

    海軍陸戰隊操舟翻覆,造成2死意外,前陸戰隊副參謀長劉泰煌上校從新聞畫面推斷,較嚴重的3人可能坐在翻覆的那一側,遭突擊艇覆蓋、裝備重砸,導致瞬間嗆水失去意識,而因操演小艇航道淨空,救難人員抵達現場也需要時間。 \n \n服役28年的劉泰煌,在政論節目《新台灣加油》中表示,曾在兩棲訓練中心當兩年主任教官,對兩棲訓練相當熟悉,對於意外發生感到相當難過,認為是不可逆的天候因素造成,強調操舟訓練不是作秀,必須經過游泳訓練、合格簽證,陸上操舟基本訓練,在海灘經過兩到三次的演練後,才會請司令來看最後一次預演,預演完就正式操演了。 \n \n劉泰煌指出,因已完成合格簽證,海軍氣象台也報告氣象沒有問題,海中爆破大隊也表示水面跟水下的水文都沒有問題,也符合激浪不可超過4尺條件,且小艇航道兩邊都有救難人員,人為因素幾乎可以排除,不過桃子園海灘容易形成沙壩,潛水都會被海流流走,何況湧浪大,應是湧浪突然增起天候異常,造成膠舟翻覆才會發生意外。 \n \n劉泰煌表示,突擊膠舟是平底的,耐波性本來就不強,如果突然有湧浪湧起,可能就會向兩側翻覆,推測小艇應是向右側翻覆,4個人坐在左側被拋出,另外3個人應是坐在翻覆的那一側,膠舟翻覆後蓋上去,艇上還有81炮及其他裝備,可能瞬間被裝備砸到,加上被膠舟蓋到後瞬間嗆水失去意識。至於有人員漂到外海,被發現時已無生命跡象,對此劉泰煌說,因為穿救生衣無法著地,自然就順著海流漂到外海。 \n \n是否因裝備厚重或來不及救援,延誤搶救時間?劉泰煌進一步解釋,兩棲作戰有分五個周波:表定周波、待命周波、非表定單位、登陸補給品、浮游堆積棧,所以小艇航道一定要淨空,讓表定周波可以上來,因此救難人員一定是在小艇航道兩側待命救援,但救難人員要進到事故現場也需要時間,且人員被突擊膠舟蓋住,第一時間要馬上找到人也有困難性。

  • 陸戰隊膠舟翻覆有影像 海軍:絕無碰撞已交檢方調查

    陸戰隊膠舟翻覆有影像 海軍:絕無碰撞已交檢方調查

    海軍司令部今(7日)上午召開記者會,再度針對陸戰隊膠舟翻覆造成2死1傷意外進行說明,陸戰隊副指揮官馬超群少將證實,陸戰隊操舟預演時,均有全程錄影,但強調膠舟翻覆原因與碰撞無關,目前影像已交由橋頭地檢署檢察官偵辦。根據海軍昨天公布調查結果,事發主要原因是因當時海上風速達13節(約4級風),導致後方湧浪推擠而翻覆。 \n \n陸戰隊99旅在漢光36號預演時突擊膠州翻覆意外調查結果出爐後,外界仍質疑膠舟翻覆過程仍有疑點,海軍參謀長郝以智特別再度還原現場解釋,當天7點47分兩艘LCU合字號抵達泊地,將突擊舟放入水中展開編隊,接著9艘突擊舟立刻展開編隊,預計8點發起搶灘登陸。但8點40分時,中平艦曾預警氣象變化,8點48分湧浪突然變大,才造成突擊舟翻覆。 \n \n但是馬超群強調,造成翻覆的湧浪是從右後側打來,官兵身上穿的救生衣與防彈背心全都正常,兩艇位置並沒有碰撞。而所有在海上的搜救兵力第一時間就過去搜救。 \n \n根據海軍調查,陸戰99旅2營6連官兵是在當日上午8點40分,以8艘突擊艇實施向岸突擊科目,在8點48分,大約距離岸邊160公尺處時,卻因為海象驟變、湧浪過大導致2艇翻覆,排除人為和機械因素。 \n \n根據調查,阿瑪勒.道卡度中士和陳志榮上士在9點10分左右,離岸20公尺處被岸上人員拖救上岸。至於上兵蔡博宇則是由S-70直升機搜索後,直到上午11點19分才在海面發現後,引導戒護艇在11點30分救援上岸。 \n \n孫常德表示,此次意外事故排除人為和機械因素,而環境部分,在事發時,海上風速達13節(約4級風),導致後方湧浪推擠而翻覆。 \n

  • 蘭寧利》演很真變演很大的演習

    蘭寧利》演很真變演很大的演習

    7月3日陸戰隊99旅在左營桃子園海灘實施「109年聯合登陸作戰訓練」,在8點40分由99旅步2營步6連所編成突擊連搭乘8艘突擊艇,依計畫於桃子園海灘實施「向岸突擊登陸」訓練課目,結果發生兩艘突擊艇於岸邊激浪區翻覆,很遺憾2戰士殉職,謹表哀思。 \n 個人幹過海軍所有的兩棲艦,包括當年專門幹「無遠弗屆,有運必達」任務的天山軍艦,也是登陸時近灘海域的所有舟艇活動專門主控制艦。首先,我要說的是,這種激浪過大是可以避免的,在登陸前應該連續做3次激浪報告,這是由前一夜潛伏在灘頭的水中爆破隊資深士官擔任,主控制艦於清晨收到第3次報告後,提出照計畫執行或是中止執行改為備用計畫。 \n 近灘處水下的礙航障礙、礁石都已在先遣作戰時由爆破隊爆破清除,不及清除的亦應設置標誌。爆破隊還要在艦岸運動時擔任隨護的救難任務,顯然這一部分遭到省略,但這不能怪海軍,因為爆破隊已不存在了。在一次次的精簡中,海軍因專業單位太多,各有不可替代性,幾乎是哀鳴地請求「以功能為導向」,卻屢遭悍拒,遂採等比例剁手指方式裁減。 \n 海軍被迫把所有需要游泳、潛水的編在一塊,一個標準的現代「雞兔同籠」於是誕生。爆破隊被編進陸戰隊的兩棲偵搜連,於是打破了爆破隊負責高潮線以下的水下任務,與偵搜連負責高潮線以上的陸地防衛設施的分野。通常他們在執行任務時,爆破隊幾乎是冒著敵人炮火而明著幹,因此要用快速的偵爆艇拖著膠舟快進、快出,並快速地放下拾回,但是偵查連只能暗著幹,用潛艦乾溼放,或用水下無人載具載運,或是以跳傘潛入,絕對沒有明著幹的。 \n 那麼我要問,這一次裝滿武裝步兵的7艘膠舟排成隊,堂而皇之地向灘岸接近,有這種明目張膽的突擊嗎? \n 有人質疑國軍首要任務是防衛台灣,為什麼陸戰隊在操演「聯合登陸作戰」,要登陸去哪裡?真是大哉問。在作戰上純守勢的防禦絕對是時間長短而已的必敗。正確的做法應該是「積極防禦」,也就是防禦裡蘊藏著攻勢。二戰期間英軍對德據的歐陸發起大小數十次突擊作戰,迫使德軍疲於奔命。只要我們有此準備,敵人就要處處設防。 \n 有人稱,「我們軍隊的訓練長期以來大多是為了表演需求」,這是不懂軍事的外行看法,任何兵力能否執行作戰任務完全要看他的戰備訓練等級,因此部隊長必須盡全力提前完成個人基礎、組合,再進一步到與其他兵力的協同訓練,都合格之後才能執行任務,跟表演沒有任何關係。 \n 但是「每年最大場表演就是漢光演習」是沒錯,這是因為總統要親校,所以漢光演習變成了大秀場。各軍種為了減少演習次數,就乾脆將應該1年作4次訓練的統統合併為1次,這嚴重影響了訓練的效果,有很高比例的軍官對作戰完全陌生,不夠格拔擢,其原因也在此。就整個國軍而言,這種作大秀的做法絕對值得檢討。 \n(作者為海軍退役中將) \n \n \n \n

  • 還原落海現場》瞬間湧浪成殺手 陸戰隊演訓細節曝光

    還原落海現場》瞬間湧浪成殺手 陸戰隊演訓細節曝光

    海軍司令部今(6日)下午針對海軍陸戰隊突擊艇翻覆造成2死1傷意外公布調查報告,海軍強調,所有演訓人員均完成四項專業合格簽證且進行過多次組合訓練,沒有任何一項訓練、機械以及人為因素有疏失,突然的「瞬間湧浪」才是造成意外主因。 \n \n海軍司令部調查,這次參加演訓的人員都已經完成「游泳訓練」、「武裝泅渡訓練」、「駐地專精管道訓練」、「操舟訓練」及「全員全裝舟波訓練」等合格簽證。操演部隊採「循序漸進的方式」訓練,在桃子園海域曾經執行過2次「自主任務訓練」及2次「組合訓練」,7月3日這次是99旅步2營步6連第3次的「組合訓練」。 \n \n另外,在操演前7月1日由操演指揮官召開「航前會」,提示各項突發狀況處置作為。 另外,操演當天(7月3日)早上6點40分的時候,由連長實施「勤前教育」並下達「安全規定」。 \n \n至於在機械因素上,海軍表示,在操演前所有8艘「突擊艇」及「操舟機」都已經由「兩棲偵搜大隊」完成檢驗鑑定 ,狀況均正常。 可排除「機械因素」。 \n \n海軍也強調,依據「海軍陸戰隊-特戰訓練手冊」及「兩棲-偵巡艇-運用手冊」律定,突擊艇日間執行海上訓練時, 海象限制為4級(含)以下,浪高1.5公尺(含)以下,才符合操演限制規定。 \n \n根據水文及氣象報告,當日上午8點的時候,「登陸操演-灘頭作業組」回報,操演區激浪最大浪高3呎(約0.9公尺),平均浪高2呎(約0.6公尺)、流向北流 、風向南風、海象3級(風速10節),操演地區海象符合突擊艇海象操作標準。 \n \n8點40分左營海域操演地區海象逐漸增強,瞬間湧浪變大,查證當日操演「主控艦」- 「中平軍艦」實測操演海域海上風速為13節。8點48分2號,6號突擊艇因受到後方湧浪推擠,導致翻覆。 綜合研判,「環境因素」是本次肇事的主要原因。

  • 覆舟水深僅150公分 當天2艇14人落海 11人自行游上岸

    覆舟水深僅150公分 當天2艇14人落海 11人自行游上岸

    海軍陸戰隊副指揮官馬群超少將表示,覆舟當天,距離岸邊160公尺,唯水深僅150公分。媒體聽到僅水深150公分,以為聽錯,問了好多遍,水深僅150公分就算落水都可以直接站起了。馬群超表示,是150公分深,但因揹了裝備,加上防護衣充氣後就是用飄的,水中又是砂,站不起來。 \n \n海軍說,當天有兩艘艇翻舟,共14人落水,每艇有7人,其中6艇的7人,全自行游上岸,而2艇的7人,有3人救回。其中兩人已殉職。 \n \n另海軍政戰主任孫常德中將說,聯興演習正常做,但突擊艇向岸科目,即這次覆舟科目則取消。 \n \n以下是海軍政戰主任孫常德中將報告內容。 \n \n一、「陸戰隊突擊艇翻覆,人員落海事件」的經過情形: \n(一)7月3日陸戰隊99旅在左營桃子園海灘實施「109年聯合登陸作戰訓練」※在8 點40分的時候突擊連(這是由99旅步2營步6連所編成)搭乘8艘突擊艇,依計畫於桃子園海灘實施「向岸突擊登陸」訓練課目。 \n※在8點48分的時候2號及6號突擊艇,距離岸邊約160公尺,因「海象驟變,瞬間湧浪過大」遭後方激浪推擠,導致這2艘突擊艇翻覆,艇上各有7個人,所以當時共有14個人落海。 \n \n(二)其中6號艇的7個人全部自行游泳登上岸邊。 \n※另外2號艇的7個人當中,有4個人是自行游泳登上岸邊,其中只有陳若盈中士因為輕傷,當即送醫治療。 \n※2號艇的另外3個人傷勢比較嚴重 \n1.在9點10分的時候陳志榮上士及阿瑪勒中士(離岸約20公尺)由岸上的作業人員「救上岸」隨即由醫護人員 「邊急救,邊送國軍高雄總醫院左營分院急救治療」 \n2.在11點19分的時候,支援搜救的S-70C反潛直升機發現蔡博宇上兵,立刻引導戒護艇前往救援。 \n在11點30分的時候,將蔡博宇上兵救起,隨即送往國軍左營醫院急救治療。 \n \n(三)這次「突擊艇翻覆,人員落海」現場搜救的兵力計有: \n1. S-70C反潛直升機1架。 \n2.戒護艇8艘(CRRC突擊艇X2,M96艇X4,LCMX2)。 \n3.水上摩托車2輛。 \n4.岸上觀測人員81員。 \n \n(四)我們非常不捨,有2位同袍弟兄,在演訓當中,不幸「因公殉職」,我們同感哀傷。 但是我們還有一位「阿瑪勒中士」他是「部落的勇士」,也是「我們陸戰隊的勇士」,他正在加護病房「為生命而奮門」,在此要特別呼籲我們社會大眾能與我們國軍官兵弟兄姐妹們一起,為「阿瑪勒中士」集氣加油! \n \n(五)有關殉職的「陳志榮上士」與「蔡博宇上兵」的善後事宜,我們會全力協助家屬辦理追晉、因公撫卹及隆重喪禮。 \n二、「陸戰隊突擊艇翻覆,人員落海事件」從「人為」、「機械」及「環境」三個因素分析: \n※在「人為因素」方面: \n(一)這次參加演訓的人員都已經完成「游泳訓練」、「武裝泅渡訓練」、「駐地專精管道訓練」、「操舟訓練」及「全員全裝舟波訓練」等合格簽證。 \n(二)操演部隊採「循序漸進的方式」訓練,在桃子園海域曾經執行過2次「自主任務訓練」及2次「組合訓練」,7月3日這次是99旅步2營步6連第3次的「組合訓練」。 \n(三)在操演前7月1日由操演指揮官召開「航前會」,提示各項突發狀況處置作為。 另外,操演當天(7月3日)早上6點40分的時候,由連長實施「勤前教育」並下達「安全規定」。 \n(四)綜合以上三項說明,可排除「人為因素」。 \n※在機械因素方面:在操演前所有8艘「突擊艇」及「操舟機」都已經由「兩棲偵搜大隊」完成檢驗鑑定 ,狀況均正常。 可排除「機械因素」。 \n在環境因素方面: \n(一)依據「海軍陸戰隊-特戰訓練手冊」及「兩棲-偵巡艇-運用手冊」律定,突擊艇日間執行海上訓練時, 海象限制為4級(含)以下,浪高1.5公尺(含)以下,才符合操演限制規定。 \n(二)當日上午8點的時候,「登陸操演-灘頭作業組」回報,操演區激浪最大浪高3呎(約0.9公尺),平均浪高2呎(約0.6公尺)、流向北流 、風向南風、海象3級(風速10節),操演地區海象符合突擊艇海象操作標準。 \n(三)8點40分左營海域操演地區海象逐漸增強,瞬間湧浪變大,查證當日操演「主控艦」- 「中平軍艦」實測操演海域海上風速為13節。 \n(四)8點48分2號,6號突擊艇因受到後方湧浪推擠,導致翻覆。 綜合研判,「環境因素」是本次肇事的主要原因。 \n※受傷原因說明: \n本次落海受傷送醫急救的3位同袍弟兄,經國軍高雄總醫院左營分院醫師診斷,研判受傷原因為「吸入性嗆傷」,這是因為肺部進水,導致肺泡無法提供充足氧氣,供應到各個器官,使腦部缺氧,造成昏迷。 \n \n接續我要向大家報告有關本軍「教準部-戰技訓練中心心楊少校疑似自我傷害案」的相關資訊: \n一、全案於昨天(7月5日)由檢調單位實施調查,有關楊少校死亡確切原因將由檢察官向家屬說明。 \n二、本部會全力配合檢調單位偵查本案,家屬所提出的所有問題,本部都會全力配合檢調單位釐清。 \n三、本部昨天也完成了「行政調查」,經訪談楊少校的同事及部屬,對他的「專業能力」及「工作態度」都表示肯定,認為他是一位優秀的教官。 對於這件不幸憾事,我們所有同袍同感「哀傷」與「不捨」! 呼籲大家要珍惜生命。 \n四,部長上午表示,「這次事件重點不在於究責,而是必須找出發生的主要原因,加以防範,避免再次讓官兵在訓練中受到傷害,才是負責的態度。」 \n五、以上是我對於「人員落海事件」及「疑似自我傷害案」的說明。 \n \n海軍登陸作戰訓練意外事件調查說明記者會 \n主持人:海軍司令部政戰主任孫中將 \n出席人員: \n司令部督察室副督察長簡士淵上校 \n司令部軍紀監察組組長林欽熙上校 \n司令部人軍處人勤組組長柯德昇上校 \n陸指部副指揮官馬群超少將 \n陸指部作戰處訓練科長許呈安中校 \n教準部政戰主任張存義上校 \n教準部陸戰副參謀長方柏棟上校

  • 還原落海現場》陸戰隊2艇遇湧浪翻覆 14人落海2死1傷

    還原落海現場》陸戰隊2艇遇湧浪翻覆 14人落海2死1傷

    海軍司令部今(6日)下午召開記者會,公布陸戰隊99旅在漢光36號預演時突擊膠州翻覆意外調查結果。海軍司令部政戰主任孫常德表示,實際上在操演當時有8艘艇,以一艇7人小組向海灘突擊,其中2艇在距離海岸160公尺處翻覆,有11人自行游上岸,另外3人落海傷勢嚴重。 \n \n孫常德表示,陸戰99旅2營6連官兵是在當日上午8點40分,以8艘突擊艇實施向岸突擊科目,在8點48分,大約距離岸邊160公尺處時,卻因為海象驟變、湧浪過大導致2艇翻覆,排除人為和機械因素。 \n \n根據調查,阿瑪勒.道卡度中士和陳志榮上士在9點10分左右,離岸20公尺處被岸上人員拖救上岸。至於上兵蔡博宇則是由S-70直升機搜索後,直到上午11點19分才在海面發現後,引導戒護艇在11點30分救援上岸。 \n \n孫常德表示,此次意外事故排除人為和機械因素,而環境部分,在事發時,海上風速達13節(約4級風),導致後方湧浪推擠而翻覆。

  • 驚險!直擊陸戰隊頂浪全武裝海上突擊搶灘全紀錄

    驚險!直擊陸戰隊頂浪全武裝海上突擊搶灘全紀錄

    海軍陸戰隊昨(3日)在漢光36號演習預演時,發生突擊膠舟遭受湧浪襲擊翻覆,3名士官兵落水的意外。本報透過唯一次曝光的漢光33號演習陸戰隊聯興操演,官兵從登陸艇上,搭乘突擊膠舟自外海搶灘影片,全程以第一視角,讓讀者直擊了解驚險過程,就可以知道海軍陸戰隊官兵在操演過程中所必須面對的惡劣海象環境,視死達成作戰任務的艱苦面。 \n \n從畫面中可看見,當指揮官下達突擊任務時,停泊在外海的海軍LCC登陸艦後艙門迅速打開,全副武裝的陸戰突擊隊員,立刻以7人一艇,出動8個突擊膠舟小隊,迅速從登陸艦後方迅速下水,排成2個縱隊,快速向海灘進行突擊。 \n \n膠舟上的突擊分隊由7位士官兵組成,每個人都有特殊專長任務,在畫面中也可以很明顯的看到,突擊膠舟利用舷外機以極快速度從外海挺進,突擊隊員每人背負的裝備都重達10餘公斤以上,以戰鬥姿勢對外瞄準射擊,同還有隊員必須揹著重達20餘公斤重的反坦克火箭彈。 \n \n當隊員冒著大浪衝上灘頭後,立刻跳下膠舟,對外進行射擊警戒,同時迅速拉起偽裝網覆蓋,接著將膠舟拉上灘岸隱藏於地形地物中,這時全體隊員才開始進行灘頭突擊任務,肅清灘岸敵軍及陣地,為後續支援弟兄艦立灘頭堡,保障安全搶灘任務。 \n \n這支影片全程以突擊隊員第一視角呈現,可以讓國人清楚了解,海軍陸戰隊在漢光演習中的搶灘任務不但相當艱難,且具高度危險性。國防部也表示,即使發生意外,陸戰隊視官兵仍士氣高昂,也將堅持繼續完成此次演習任務。 \n

  • 空搜救回1人 嚴德發稱海象突變

    空搜救回1人 嚴德發稱海象突變

     漢光演習預演發生膠筏翻覆,3人命危。事發當下,一度有1人失蹤,軍方派遣直升機空搜,才尋獲載浮載沉的蔡姓上兵。國防部長嚴德發3日強調是海象問題,將請海軍檢討、調查,確保日後演訓安全,對於海陸平常訓練有素,為何會發生意外,他表示,這已是第3次預演了。 \n 海軍陸戰隊昨執行聯合登陸作戰操演時,原本預計第1波要上岸的操演用突擊橡皮艇,疑因海象突變,在離桃子園海灘岸邊的270公尺處翻覆,艇上7員全落水,場面相當驚險。 \n 落海7名官兵全穿救生衣,陸續被救上岸,但其中1人失蹤不明,最後軍方調派反潛直升機大隊的S-70(M)趕赴空搜,發現失蹤的弟兄趴在海面上,立即送醫急救。 \n 軍方強調,絕無膠艇間相互碰撞問題,而7人在膠艇上位置也不是造成膠舟翻覆主因,疑因海象突變造成;對於操演兵力、艇上人員分工等細節,軍方則不願透露。 \n 嚴德發表示會動員所有資源全力搶救,並已請海軍全盤檢討並查明原因,他強調,這起事件沒有發生碰撞,而是海象問題。 \n 不過,有退伍人士表示,海軍陸戰隊99旅步二營駐紮在林園清水巖靶場,是陸戰隊中的步兵營,不是真正兩棲蛙人,「如果是蛙人,這就不太可能發生」。 \n 知情人士表示,因應少子化現象,陸戰隊年年縮編。兵源不足下,3、4年前開始,陸戰隊要求所有人都要學會操舟、操艇等技巧,甚至連義務役都要加入練習,但這些戰技不太派得上用場,只是應付演習。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