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树龙为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政治学(国际关系)博士,曾在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从事研究工作11年,是大陆国际关系学界美国问题、台湾问题研究领域着名学者。现职为北京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国家发展与全球治理研究所所长。

楚树龙近日在北京师范大学举行题为「当前国际形势及中国外交」,谈及中国当前的外交战略及外交形势,他认为,现在和今后一、二十年如何应对美国对中国的打压、制约、威胁是中国最大的外交问题和外部挑战。而应对这一问题根本的依靠是保持大陆经济、科技、教育发展态势,扩大国内消费和市场,提升中国科技和教育水平。

中国外交将主要依靠俄罗斯和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发展中国家,国际环境、对外关系长期会存在问题、困难和风险,但在台湾、南海、东海出现重大危机的可能性不大。

在中美关系方面,楚树龙指出,自1971年以来的50年,美国对华战略是接触和防范中国;但自去年3月美国疫情严重以来,美国对华战略出现了根本性变化,由接触转向遏制,反华、遏华。拜登政府对华战略具有多数领域对抗遏制中国、局部接触、有限合作;将在多方面与中国竞争,甚至对抗,但不拒绝在气候变化、军控裁军、地区问题等少数领域与中国进行有限的接触与合作。

楚树龙认为,拜登执政后中国会尽力维持中美基本关系,今后一、二十年中美将在科技、军事、教育等领域竞争,在香港、新疆、台湾、南海问题等方面则以斗争为主。但由于中国军事实力提升,双方发生大规模衝突的概率较低。

在全球化、全球产业链、价值链发展变化趋势方面,现在美国、欧洲、日本、印度、中国都在试图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世界生产链、产业链、价值链现状,打造有利于自己的较为独立自主的链条。因此,在国防、高科技等方面脱鉤、重组是必然趋势;但在一般技术、劳动密集型等一般生产方面美国及西方没有条件、没有能力改变世界产业链。

#美国 #中国 #华战略 #产业链 #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