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政府4月13日宣布将于两年后开始排放福岛核电厂的废水,时程将超过30年,引发我国、南韩以及中国各方关注,也激起日本的渔民与环保团体抗议。福岛核电厂10年前发生事故,为了冷却炉心已累积了超过100万吨的废水,在厂区灌满了1000多座废水储槽,眼看即将满载,也无余地再建新槽,日本首相菅义伟眼看既无转圜余地,乃不计毁誉,毅然宣布这个排放废水入海的决定。若他能平安克服国际与国内压力,成为解救日本困境的英雄,置之死地而后生,在此一举!

眼前我们国内议论的焦点多放在排放水中含有氢的放射性同位素氚,争辩能不能喝,谁来先喝。氚的衰变只会放出高速移动的电子,不会穿透人体,因此只有大量吸入氚才会对人体有害。而日本东京电力宣称将稀释40倍,将氚的浓度降到日本政府规定的排放水浓度1/7以下。毒理学名言:「万物是否有毒,关键在剂量」,稀释就是减低剂量的方法,何况海洋广大,稀释效果更大,氚的物理半衰期12年,而北太平洋环流绕行一圈的时程需数十年甚或百年,氚的危害实不足为虑。

理论推导与实地测定都表明福岛核事故中泄漏在围阻体内的放射性核种主要有铯-134、铯-137与碘-131,化学活性较高,是我们特别要关注的。铯-137半衰期30年,是我们必须观测的核种,要知道它在海洋中的化学行为与生物摄取及食物链累积的状态,以指导渔民作业区域。根据「日本原子能源机构」科学家近年发表的文献显示,10年来日本在铯粒子移除方面很有进展,这也正是我国值得取经之处。

这就好比说,所有的生物体中都含有碳,也就必然含有碳-14;碳-14的半衰期是5730年。1945年两颗核弹在日本引爆,随后的20年间,美、俄、法等国更有无数空中核弹试爆,迄今我们的森林、土壤、海洋都还留有核弹试爆产生的碳-14残留,害得碳-14定年的起始年代要设定为1950年,但还没有哪个国家把含有碳-14的蔬果鱼肉当作「核食」管制的。

如果我们只将目光集中在氚,而口水战,而朝野吵成一团,那就中了日本「声东击西」之计。我认为关键要害之处在于:一、须监测东电处理其他放射性核种的程序与成果;二、须长期多点监测,注意海洋食物链的累积;三、须由国际核能安全组织加上周边国家原子能管制机关机构共同监理;四、须由日本东电与政府成立「后端监测基金」,提供给国际监理团队运作之用。

此时此刻,行政院似宜责成海委会(政策统合机关)召集原委会、渔业署、农委会、外交部等单位组成应对小组,从速完成相关备案,进入国际讨论。(作者为台湾社会责任公益减害研究发展协会执行长)

#时论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