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一连串的决策错误与政府失能,包括美猪争议、藻礁危机、空污恶化、火车灾变、乃至军机失事等不幸事件,导致近期蔡英文与苏贞昌两人的民调数据和民间声望急遽滑落,目前已跌至去年连任以来的最低点!但这却是2001年台湾政党轮替以来最特殊的一段执政经验,也就是:完全执政,五权尽揽,阁揆卸责,总统无能。

究竟何以致之?过去23年来,由于修宪实施「半总统制」,造成「总统掌权,阁揆负责」,形成权责不符现象;前后已连续更替了17位行政院长,每位平均执政期间还不满1年半。其结果却是,短命的内阁、无能的政府、可怜的民眾、残缺的民主。

但现在最新的局面却变成是,「责任内阁」不必再为执政失败而负责,阁揆也不必道歉下台了。立法院多数党全力护航政府,并且共同卸责。至于监察院也不再究责和纠正行政机关,主要用心却是人权案件和弹劾不听话的法官与检察官。至于主流媒体和自媒体,全心全意监督在野党。而总统本人努力将政府失能的现象归咎于宪政体制下的「不正常国家」,以及对岸中共政权的打压。总之,一切都是别人的错,执政者不应、也不必为自己的失职而负责。

这真是谦卑又谦卑的政府!但这却是台湾民主转型的现实。荷兰学者弗里斯(Peer Vries)曾指出,西方人和中国人对国家角色有着截然不同的观点。在中国,国家首先扮演的是「道德秩序维护者的角色」。这也就是孙中山先生强调的「有道德始有国家,有道德始有世界」,「社会国家者,互助之体也,道德仁义者,互助之用也。」换言之,国家有义务为人民施行仁政,维持道德秩序,并实践社会正义。

但是,现在的执政者却排斥传统道德理念和德治理想,也反对「大有为政府」和「施行德政」,他们不再为民请命,也拒绝替底层的民眾谋福利。他们只有一种想法、一个目标、一项使命,那就是:打击反对党,清算前朝,否定中国传统人伦与道德,并且占尽一切好处,分封给家臣、徒眾与朋党!最后则是大权在握,吃乾抹净,并且永续执政。

但是,这样的作法却将造成自由民主的终结。1990年代初,美国学者福山提出了「歷史终结」的说法,他指出自由民主终将取代其他意识形态,取得全面胜利。但在20多年后,他却提出了修正看法,并指出一个政治秩序良好的社会需要三项构成要素,那就是「强而有力的国家」、「法治」和「民主问责」;三者缺一不可。重要的是把三者的顺序摆对,强而有力的国家和有效率的政府,显然更为重要。

福山强调,强而有力的政府不一定是大政府。稳定的社会可以在一个精简的福利体系(如新加坡)中运行,也可以在一个规模较大的体系(如荷兰)之下运作。但是,当今的台湾却显然与此背道而驰。我们看到的是:政府执政能力快速下颓、法治不彰,以及民主问责能力严重不足。究其因,这是民进党一党独大、五权在握、政府失能所造成的苦果!

(作者为中国文化大学教授)

#国家 #道德 #执政 #一个 #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