彰化县一名60岁陈姓气功师傅前往竹塘乡访友时,得知友人妻子长期偏头痛、肩颈酸痛,当场表示要帮忙以气功治疗,并藉此教友人如何帮妻子按摩,事后却遭人妻提告妨害性自主罪之利用权势猥亵罪,因陈男否认有猥亵意图,且法官根据监视器画面及当天在场其他人证词,眾人皆说当下并无异状,在无明确证据下,判处陈男无罪。全案可上诉。

根据判决书,去年8月26日下午近2时,陈男在友人夫妻的办公室内,先以手按压人妻后颈,接着指示人妻从椅子上站起,背对陈男站着,陈男以手隔着裤裙按压人妻臀部,在趁机深入裤裙内,揉捏、按压臀部,更变本加厉拨开内裤,按压其肛门、阴部等,同时说是因骨盆移位、尾椎歪掉才会有酸痛问题。

陈男不断强调气功治疗必须要触碰皮肤才有用,表示已经帮她都处理好了;接着又说要教友人如何替太太胸部按摩,随即站到人妻身旁,将衣领下拉、翻开内衣,徒手触摸人妻的胸部、乳头,过程持续20分钟,才说运气完要休息一下,人妻随即回到办公桌继续办公。

陈男遭提告后,坦承有进行如监视器画面的按摩行为,但坚决否认利用权势猥亵;辩称当时对方老公、也就是他的朋友也都在场观摩学习,自己专注找对方身体的问题,没有时间、想法去猥亵对方。

法官勘验监视器画面,虽看见陈男将手伸进人妻裤子内,却无法看出有伸进内裤、也没看出陈男刻意停留在胸部乳头;人妻的丈夫也出庭证称,当时在场并没有看到,也没发现太太有什么异状。

法官审酌,按摩当下除了陈男、人妻之外,还有陪陈男前来拜访的另名友人与,人夫更是从头到尾都在场,两人都没觉得有问题;一开始陈男是先帮人夫按摩腰部,在其要求下才帮对方太太按摩。仅凭人妻一人之词,证据不够充分,因此判决无罪。

(中时 )

#陈男 #人妻 #按摩 #按压 #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