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立委吳思瑤批評民眾黨大剌剌「寄生國會」,形同黨主席柯文哲赤裸裸示範了「以黨領政」,引發爭論。民眾黨副秘書長昨(27日)則搬出吳思瑤在立院養狗狗ZAZA,才是「寄生國會」反擊。對此,媒體人張禹宣驚訝地說,「對照柯文哲在立法院也做一樣事情,寄生立法院慢慢長大,沒事情會闖一點禍」,認為許甫難道是把「主席和狗」同等比較,開酸「許甫我從來沒有這麼認同你!」

許甫27日在《民眾之聲》中提到,柯文哲主席其實從市長卸任後,就已經會去開晨會,只是那時候大家沒有特別去關注,過去每周二和五要開府院黨會議,現在沒有市府,黨跟立法院有溝通平台,既然黨團7:30開會就去旁聽,結束後和黨團直接面對面溝通、省時,卻被說是蹭、大尾寄生蟲。他也翻出一事批,「吳思瑤本人就在寄生國會」,也就是2022年被爆出的「狗狗事件」,怎有臉去說民眾黨或柯文哲?

政論節目《關鍵時刻》昨討論此話題,主持人劉寶傑說「我真的看不懂,許甫到底是要臭吳思瑤還是柯文哲?人家講你的黨主席寄生國會,你說吳思瑤的狗也寄生國會,那不是講你家的黨主跟吳思瑤的狗一樣嗎?」節目來賓、媒體人張禹宣回應「如出一轍」,表示,把這案件(狗狗事件)拋出來,不禁好奇一問題「許甫你到底在講什麼?對照柯文哲在立法院也做一樣事情,寄生立法院慢慢長大,沒事情會闖一點禍,許甫我從來沒有這麼認同你!」

張禹宣進一步指出,柯文哲已經進無路、退無路,除了寄生立法院,還可以去哪裡?黨中央沒有記者會去,大家要找他討論什麼問題?「只有跑到立法院指手畫腳才會有存在價值」、「寄生立法院不是一個物理動作,是一個政治動作」。

有關吳思瑤在立院養狗一事,是《菱傳媒》2022年時曾報導,某助理投訴吳思瑤的狗狗ZAZA吠叫聲等問題,已影響到立院公共空間的使用,包含會長期登記使用會議室,就是因吳思瑤辦公室中有一名助理怕狗。不過,吳思瑤當時回應,會議室的租借都符合程序,凸顯國會空間不足的問題,而當立委推動友善動物、動保相關的法律,場域卻無法對動物友善,立再多法都是有問題的。

#吳思瑤 #柯文哲 #寄生國會 #許甫 #立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