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渡文章總覽

  • 奔騰思潮》台灣錯失的《繁花》機遇(楊渡)

    奔騰思潮》台灣錯失的《繁花》機遇(楊渡)

    《繁花》紅火,炒出許多話題。其中最不必要的是:它並不「如實」呈現1990年代的上海。因為要如實,就去看記錄片,不要看劇。劇之本質即是虛構,《教父》難道是美國黑幫的寫照?香港難道天天警匪大戰無間道? 不過,《繁花》確實讓我想起1990年代的上海。 還記得初次到上海是1990年四月初,當時去北京採訪兩會,因為四月五

  • 當年的革命青年 如今已成新老賊

    當年的革命青年 如今已成新老賊

     講歷史,會讓我們看清現實。而且也不需很遠,3、40年內,歷史就輪迴了一次。  1988年,我初次採訪立法院,尚未改選的萬年國會裡,有許多代表大陸各省的老立委。我很好奇他們從何而來,如何生活,到底腦袋裡在想什麼。利用午休時間,我進入委員休息室,有人在簡易午睡床上安眠,有人寫書法,有人喝茶看報,有人看書。像是退休公務員

  • 時論廣場》當年的革命青年 如今已成新老賊(楊渡)

    時論廣場》當年的革命青年 如今已成新老賊(楊渡)

    講歷史,會讓我們看清現實。而且也不需很遠,3、40年內,歷史就輪迴了一次。  1988年,我初次採訪立法院,尚未改選的萬年國會裡,有許多代表大陸各省的老立委。我很好奇他們從何而來,如何生活,到底腦袋裡在想什麼。利用中午休息的時間,我進入委員休息室。午休對老委員很重要,有人刷刷牙、洗洗睡,在簡易的午睡床上安眠。有人

  • 日本的楊貴妃美麗傳說

    日本的楊貴妃美麗傳說

     日本朋友傳來今年日本高考有一題杜牧的詩〈過華清宮〉。原詩如下:「長安回望繡成堆,山頂千門次第開。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此詩之妙,在電影感特別強。站在長安回望華清宮,如一片錦繡的畫卷。深重華麗的宮門,一重一重的打開來。你正訝異著為什麼打開呢?這時,只見一騎快馬,飛奔而來。紅塵滾滾之中,沒有人知道為何如此之急

  • 時論廣場》日本的楊貴妃美麗傳說(楊渡)

    時論廣場》日本的楊貴妃美麗傳說(楊渡)

    日本朋友傳來今年日本高考有一題杜牧的詩〈過華清宮〉。原詩如下:「長安回望繡成堆,山頂千門次第開。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此詩之妙,在整首詩電影感特別強。站在長安回望華清宮,如一片錦繡的畫卷。深重華麗的宮門,一重一重的打開來。你正訝異著為什麼打開呢?這時,只見一騎快馬,飛奔而來。紅塵滾滾之中,沒有人知道為何如此

  • 卡管案操盤手 賴清德別躲

    卡管案操盤手 賴清德別躲

     2018年卡管案,在總統候選人的辯論會中成為焦點。焦點核心是當年的行政院長賴清德做了什麼事,是不是操盤手。  賴清德雖然一直閃躲,聲稱開始反對管中閔上任校長的是台大校友。但歷史事實俱在,清楚寫在《大學的脊梁》一書中。首先卡管的是民進黨立院黨團,威脅教育部不得發聘書讓管上任。隨後教育部不斷以公文要求台大說明,無非要讓

  • 時論廣場》卡管案操盤手 賴清德別躲(楊渡)

    時論廣場》卡管案操盤手 賴清德別躲(楊渡)

    2018年卡管案,在總統候選人的辯論會中成為焦點。焦點核心是當年的行政院長賴清德做了什麼事,是不是操盤手。 賴清德雖然一直閃躲,聲稱開始反對管中閔上任校長的是台大校友。但歷史事實俱在,清清楚楚寫在《大學的脊梁》一書中。首先卡管的是民進黨立院黨團,威脅教育部不得發聘書讓管上任。隨後教育部不斷以公文要求台大說明,

  • 流亡的心,不必安放

    流亡的心,不必安放

     流亡的心,不必安放  飛機沿著花東海岸線  向南航行  天氣晴,雲白淨  更高的天空  除了宇宙  一無遮蔽  最初的旅程像流亡  為了逃避痛苦的記憶  為了悲傷的心無處安放  為了讓眼淚釋放  在陌生的城市  沒有人會為你回望  在流放的時空中  一個人,歡喜與悲傷  一朵花,自己含苞

  • 給權力的傲慢一次教訓

    給權力的傲慢一次教訓

     即使是3月出版與管中閔合著的《大學的脊梁》一書,至今我心中有個疑問:為什麼2018年管中閔當選校長的時候,民進黨會引起這麼大的反彈?台大校長也不過就是一個職務,一個大學校長能夠改變什麼?何況台大歷史悠久,從遴選校長到校園管理都有制度性規範,校長的選舉過程幾乎是非常嚴格而難以被操控的。  可是一宣告管中閔當選後,攻擊

  • 時論廣場》給權力的傲慢一次教訓(楊渡)

    時論廣場》給權力的傲慢一次教訓(楊渡)

    即使是今年3月出版與管中閔合著的《大學的脊梁》一書,至今我心中有一個疑問:為什麼2018年管中閔當選校長的時候,民進黨會引起這麼大的反彈?台大校長也不過就是一個職務,一個大學校長能夠改變什麼呢?何況台大歷史悠久,從遴選校長到校園管理,都有制度性規範,校長的選舉過程幾乎是非常嚴格而難以被操控的。  可是一宣告管中閔當選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