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台大學生會的搜尋結果,共182

  • 丁允恭綽號情色海牛 台大派閥縱橫政壇

    丁允恭綽號情色海牛 台大派閥縱橫政壇

     丁允恭從學生時代就是風雲人物,在台大成立政治派閥,被稱「派閥長」,派閥成員在政壇嶄露頭角;學生時代就有「情色海牛」綽號,與他獨特的私生活及愛開黃色笑話有關。

  • 台大學生會指校方打壓學生記者 台大:已邀訪8次

    台大學生會指校方打壓學生記者 台大:已邀訪8次

    台大學生會指稱台大校方打壓學生記者的採訪自由,並擬在6日舉行記者會,台大校方5日罕見以嚴肅口吻在臉書上表示,台大學生會提案禁止校外媒體進入校務會議,然後學生媒體卻仍能進場參與校務會議,台大之後還8次主動將採訪通知寄給學生媒體社團,台大已經做到主動邀請,何來箝制?已經是扶持發展,何來打壓?

  • 社論/沒有世代和解就沒有明天

    社論/沒有世代和解就沒有明天

     台大學生代表日前在校務會議提案,建議成立「校園轉型正義小組」,更改、廢除、重建紀念「威權協作者」的校園空間,如傅鐘、傅園、振興草皮、思亮館等,引起社會爭議,校友會尤其反彈,提案最後雖被壓倒性否決,但台大學生會不放棄,學生會大會將討論下一步行動。 \n 其中爭議最大的,在於青年世代對傅斯年歷史定位的歧見。學生會轉型正義小組發表〈轉型正義要快做、要徹底做〉文件,指傅斯年校長與特務機關人員有信件往來,證明他在監視校內學生。後人不只要指出傅的邪惡,更要去除有關他的虛假記憶,不要讓他的形象繼續籠罩在台大校園。 \n 傅斯年擔任校長是在台灣兵荒馬亂年代,學生會對傅的指控,上綱到對其人格與地位全盤否定的程度,不只沒有考慮到當時的時空背景與政治脈絡,更沒有保留任何討論餘地,逕用善惡二元方式,達成我好你壞的詮釋目的。因此,無論是在社會或台大校園,學生會的主張都受到許多非議。 \n 年輕族群主導政治走向 \n 深究來看,台大學生會發動「去傅」,反映的是太陽花學運世代的民粹現象,用華麗浮誇的用詞包裝去脈絡化的仇恨言論,進行文革式的鬥爭。一旦被認定意見不同、政治立場不同,便發動出征,用吹毛求疵的方式,毫不考量背景脈絡,就將異議者打成十惡不赦的罪人。不需要事實論證、不需要證據攻防,只要接受單一標準的驗證。宛如中古時代綁在木樁上的罪人,拿著火把的教士就有資格認定他有罪。 \n 這不僅發生在台大校園,也不只針對藍營政治人物,青年世代的長臂鬥爭更伸向民間。以台語歌手江蕙,只是在臉書悼念往生的高雄市議長許崑源,就遭到覺青出征,被逼得關閉了帳號。自由、民主與人權在綠衛兵眼中,只是工具利益性的口號。 \n 雖然說,台大學生會的主張最終並未受到採納,然而青年世代的聲音卻遠比票數的呈現來得宏亮。更進一步來說,無論是在校園還是社會,甚至是政壇,近年青年世代積極參與政治、社會活動,影響力早已不是昔日吳下阿蒙。從過去幾次大選來看,年輕世代已成為關鍵族群,主導台灣政治的走向。然而與青年世代所擁有莫大的影響力對應的,卻是不相稱的責任義務。台灣年輕人主導的台灣社會,會朝向更美好、光明的未來走去?或反而走向停滯與分裂?青年世代可曾停下腳步認真思考? \n 面對青年世代的崛起,及對社會的負面影響,朝野各黨都沒有拿出妥適的方法遏止民粹怪獸繼續肆虐台灣。完全執政的民進黨是青年民粹化的最大受益者,甚至還是推波助瀾者,自然沒有動機去忤逆極端主義的浪潮,但民進黨擁有太多權力,將漸漸走向保守化,遲早會遭到民粹青年世代的反噬;最大在野國民黨則是青年民粹的主要針對對象,沒有阻止民粹氾濫的話語權。所以說,無論是藍綠哪方,都只是配角,沒有太多積極角色。 \n 然而青年世代民粹化的趨勢,將把台灣帶向險境,任何政黨、族群都不應坐視極端主義孳生。不同的世代、不同的政治立場需要的是更多的對話與包容,求同存異,而非對立衝突、趕盡殺絕。以轉型正義的議題來說,歷史並非不能討論,然而在討論之前,就先設定誰是罪人、誰是教士的話,這就不是轉型正義,而是精心包裝的報復。 \n 各黨都須面對世代矛盾 \n 90年代,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看出族群對立分裂的問題嚴重,拋出大和解主張,認為和解是台灣唯一出路,和解必須寬恕,因而率先踏出寬恕的步伐,呼籲誠懇對待歷史真相。去年美麗島事件40周年,他更是語重心長表示,今天的國民黨已非當年的壓迫者,當前的民進黨也少是當年的奮鬥者,但仇恨仍繼續燃燒。當年起訴施明德的檢察官日前過世,他參加其告別式,伸出和解的手。 \n 世代矛盾已超出了想像,台灣社會若想走回正軌,世代之間也需要「大和解」。各政黨都必須面對世代矛盾所帶來的問題,唯有進行世代和解,才能化解分裂與衝突,才能擺脫當前台灣社會最沉重的枷鎖,蔡英文總統在推動藍綠和解之餘,不要忘了世代和解的問題也很重要。

  • 中時社論》沒有世代和解就沒有明天

    中時社論》沒有世代和解就沒有明天

    台大學生代表日前在校務會議提案,建議成立「校園轉型正義小組」,更改、廢除、重建紀念「威權協作者」的校園空間,如傅鐘、傅園、振興草皮、思亮館等,引起社會爭議,校友會尤其反彈,提案最後雖被壓倒性否決,但台大學生會不放棄,學生會大會將討論下一步行動。 \n 其中爭議最大的,在於青年世代對傅斯年歷史定位的歧見。學生會轉型正義小組發表〈轉型正義要快做、要徹底做〉文件,指傅斯年校長與特務機關人員有信件往來,證明他在監視校內學生。後人不只要指出傅的邪惡,更要去除有關他的虛假記憶,不要讓他的形象繼續籠罩在台大校園。 \n 傅斯年擔任校長是在台灣兵荒馬亂年代,學生會對傅的指控,上綱到對其人格與地位全盤否定的程度,不只沒有考慮到當時的時空背景與政治脈絡,更沒有保留任何討論餘地,逕用善惡二元方式,達成我好你壞的詮釋目的。因此,無論是在社會或台大校園,學生會的主張都受到許多非議。 \n \n \n \n 深究來看,台大學生會發動「去傅」,反映的是太陽花學運世代的民粹現象,用華麗浮誇的用詞包裝去脈絡化的仇恨言論,進行文革式的鬥爭。一旦被認定意見不同、政治立場不同,便發動出征,用吹毛求疵的方式,毫不考量背景脈絡,就將異議者打成十惡不赦的罪人。不需要事實論證、不需要證據攻防,只要接受單一標準的驗證。宛如中古時代綁在木樁上的罪人,拿著火把的教士就有資格認定他有罪。 \n 這不僅發生在台大校園,也不只針對藍營政治人物,青年世代的長臂鬥爭更伸向民間。以台語歌手江蕙,只是在臉書悼念往生的高雄市議長許崑源,就遭到覺青出征,被逼得關閉了帳號。自由、民主與人權在綠衛兵眼中,只是工具利益性的口號。 \n 雖然說,台大學生會的主張最終並未受到採納,然而青年世代的聲音卻遠比票數的呈現來得宏亮。更進一步來說,無論是在校園還是社會,甚至是政壇,近年青年世代積極參與政治、社會活動,影響力早已不是昔日吳下阿蒙。從過去幾次大選來看,年輕世代已成為關鍵族群,主導台灣政治的走向。然而與青年世代所擁有莫大的影響力對應的,卻是不相稱的責任義務。台灣年輕人主導的台灣社會,會朝向更美好、光明的未來走去?或反而走向停滯與分裂?青年世代可曾停下腳步認真思考? \n 面對青年世代的崛起,及對社會的負面影響,朝野各黨都沒有拿出妥適的方法遏止民粹怪獸繼續肆虐台灣。完全執政的民進黨是青年民粹化的最大受益者,甚至還是推波助瀾者,自然沒有動機去忤逆極端主義的浪潮,但民進黨擁有太多權力,將漸漸走向保守化,遲早會遭到民粹青年世代的反噬;最大在野國民黨則是青年民粹的主要針對對象,沒有阻止民粹氾濫的話語權。所以說,無論是藍綠哪方,都只是配角,沒有太多積極角色。 \n 然而青年世代民粹化的趨勢,將把台灣帶向險境,任何政黨、族群都不應坐視極端主義孳生。不同的世代、不同的政治立場需要的是更多的對話與包容,求同存異,而非對立衝突、趕盡殺絕。以轉型正義的議題來說,歷史並非不能討論,然而在討論之前,就先設定誰是罪人、誰是教士的話,這就不是轉型正義,而是精心包裝的報復。 \n \n \n 90年代,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看出族群對立分裂的問題嚴重,拋出大和解主張,認為和解是台灣唯一出路,和解必須寬恕,因而率先踏出寬恕的步伐,呼籲誠懇對待歷史真相。去年美麗島事件40周年,他更是語重心長表示,今天的國民黨已非當年的壓迫者,當前的民進黨也少是當年的奮鬥者,但仇恨仍繼續燃燒。當年起訴施明德的檢察官日前過世,他參加其告別式,伸出和解的手。 \n 世代矛盾已超出了想像,台灣社會若想走回正軌,世代之間也需要「大和解」。各政黨都必須面對世代矛盾所帶來的問題,唯有進行世代和解,才能化解分裂與衝突,才能擺脫當前台灣社會最沉重的枷鎖,蔡英文總統在推動藍綠和解之餘,不要忘了世代和解的問題也很重要。

  • 如果學生運動變成哈巴狗

    如果學生運動變成哈巴狗

     當台大學生會提案要成立「校園轉型正義小組」,一些台大畢業的校友認為這是搞政治,等於要拆除傅鐘,雙方在媒體對戰。我原本以為會有關於傅斯年的論戰,等著看史論。想不到,台大學生會如此不濟,竟只學舌民進黨說「校園也要轉型正義」,然後,更有趣的是,還學共產黨,說要成立一個「轉型正義小組」,想用小組來搞權力鬥爭。 \n 作為1980年代就開始採訪學生運動的老記者,我實在不得不說:太丟學生運動的臉了。 \n 早年學生運動是對戒嚴體制、威權體制的反抗。「李一麟」、輔大、文化的學運等,至少辦讀書會、參與黨外刊物,做一點向權力挑戰的遊戲。雖然現在他們都已經是孩子出頭天了,但當年還算個叛逆者。 \n 後來的〈自由之愛〉從校園刊物的內容被審查開始反抗,我建議他們去鹿港參加反杜邦運動,他們的鹿港調查,坦白說,離學術應有的水平還有一大段距離,只是一種熱血青年的「參與式調查」。但至少,〈自由之愛〉有過反威權的社會實踐。 \n 後來的〈野百合〉學運,則是解嚴後的學生運動了。他們在形式上,踵繼前一年天安門廣場的型式,學「民主女神」的榜樣,做了一個野百合大雕塑。而占據廣場、做帳篷,也沒超出六四的典範。然而,台灣畢竟大不同。李登輝本身就有意藉此外力搞政治改革,學運與李登輝彼此借力使力,一個進行國會全面改選 ,一個順勢完美落幕。 \n 這幾波下來,台灣的學生運動已不再是反抗的危險志業,反而像是邁向政治場域的職業。到了太陽花,那就是明明白白的,一種配合政黨利益、上層政治鬥爭的行動了。等到這一次台大學生會的「校園轉型正義小組」之議,那就真的只能搖頭嘆息。 \n 按以往學生運動的應有規格,至少該有一點論述才能提出建議。想不到,台大學生會完全不用思考,沒有論述,竟然照套執政黨的「轉型正義」,再學共產黨要成立小組。這麼便宜,就要在台大搞一個「轉型正義小組」。 \n 說真的,學生運動沒有對抗權力者,對抗執政當局,已經是很墮落、很丟臉的事了,你可以拿去問任何一個國家的學生,例如韓國好了,說台灣大學的學生運動是在扛執政黨的旗,幫執政黨搖旗吶喊,一定會被笑死了。 \n 從1980年代的台灣,到1989年的六四事件,我都是社會運動的現場採訪記者。但看到台大現在這個樣子,我真不知道該說台灣的學生運動墮落了,還是整個已經「歪樓」到快倒塌的地步。 \n 一如胡適說的,大學要做「獨立之思考,自由之思想」的園地。或至少,你站在權力的對立面,做一個獨立思考的人總可以吧。如此學舌,甘為鷹犬,有何顏面?但願,台大一如傅斯年的性格,可以「留一分風骨,做百年學府」。而學生運動,至少是為了風骨,而不是為了向當權者求骨頭的哈巴狗。(作者為作家)

  • 奔騰思潮:楊渡》如果學生運動變成哈巴狗

    奔騰思潮:楊渡》如果學生運動變成哈巴狗

    當台大學生會提案要成立「校園轉型正義小組」,一些台大畢業的校友認為這是搞政治,等於要拆除傅鐘,雙方在媒體對戰。我原本以為會有關於傅斯年的論戰,等著看史論。想不到,台大學生會如此不濟,竟只學舌民進黨說「校園也要轉型正義」,然後,更有趣的是,還學共產黨,說要成立一個「轉型正義小組」,想用小組來搞權力鬥爭。 \n \n作為1980年代就開始採訪學生運動的老記者,我實在不得不說:太丟學生運動的臉了。 \n \n早年學生運動是對戒嚴體制、威權體制的反抗。「李一麟」、輔大、文化的學運等,至少辦讀書會、參與黨外刊物,做一點向權力挑戰的遊戲。雖然現在他們都已經是孩子出頭天了,但當年還算個叛逆者。 \n \n後來的〈自由之愛〉從校園刊物的內容被審查開始反抗,但校園刊物的對抗實在沒什麼意思,跑來問我。我建議他們去鹿港參加反杜邦運動,我和李棟樑是結拜的兄弟,於是連絡了鹿港的接待者,安排住處等事宜。他們的鹿港調查,坦白說,離學術應有的水平,還有一大段距離,只是一種熱血青年的「參與式調查」。說白了,就是幫鹿港反杜邦運動加溫造勢,把學運跟環境運動串連。這對於參與反杜邦運動的人,乃至於鹿港鄉親來說,都是非常明白的往事。但至少,〈自由之愛〉有過反威權的社會實踐。 \n \n後來的〈野百合〉學運,則是解嚴後的學生運動了。他們在形式上,踵繼前一年天安門廣場的型式,學「民主女神」的榜樣,做了一個野百合大雕塑。而占據廣場、做帳篷,也沒超出六四的典範。但也因此很容易受關注,民間都深怕變成學運的鎮壓。然而,台灣畢竟大不同。李登輝本身就有意藉此外力搞政治改革,學運與李登輝彼此借力使力,一個進行國會全面改選 ,一個順勢完美落幕。 \n \n這幾波下來,台灣的學生運動其實已經不再是與權勢對抗,反而互相為用。學生運動已不再是反抗的危險志業,反而像是邁向政治場域的職業。到了太陽花,那就是明明白白的,一種配合政黨利益、上層政治鬥爭的行動了。等到這一次台大學生會的「校園轉型正義小組」之議,那就真的只能搖頭嘆息。 \n \n按以往學生運動的應有規格,至少該有一點論述,才能提出建議。例如,把台大的歷史、過去學校的不公不義、校園如何受到壓迫等,做一些功課。然後,寫寫文章,先發動起來,論戰一番,再向學校提出抗爭。最後會因為有爭議,建議成立一個研究小組。 \n \n想不到,台大學生會完全不用思考,沒有論述,竟然照套執政黨的「轉型正義」,再學共產黨要成立小組。這麼便宜,就要在台大搞一個「轉型正義小組」。 \n \n說真的,學生運動沒有對抗權力者,對抗執政當局,已經是很墮落、很丟臉的事了,你可以拿去問任何一個國家的學生,例如韓國好了,說台灣大學的學生運動是在扛執政黨的旗,幫執政黨搖旗吶喊,一定會被笑死了。 \n \n從1980年代的台灣,到1989年的六四事件,我都是社會運動的現場採訪記者。但看到台大現在這個樣子,我真不知道該說台灣的學生運動墮落了,還是整個已經「歪樓」到快倒塌的地步。 \n \n一如胡適說的,大學要做「獨立之思考,自由之思想」的園地。或至少,你站在權力的對立面,做一個獨立思考的人總可以吧。如此學舌,甘為鷹犬,有何顏面?但願,台大一如傅斯年的性格,可以「留一分風骨,做百年學府」。而學生運動,至少是為了風骨,而不是為了向當權者求骨頭的哈巴狗。 \n(作者為作家)

  • 促轉會聲援台大學生會

    促轉會聲援台大學生會

     台大學生會提案成立「校園轉型正義小組」,在校務會議被否決!促轉會昨表示,樂見各機關、學校自主開啟轉型正義的討論,促轉會也會釋出研究成果,盼帶動討論,也願積極提供協助。 \n 促轉會指出,轉型正義是民主化後,對於威權時期國家侵害人權的反省與善後工作。從政府機關到公私部門,固然會因掌握的資源、權力與性質不同,而各有其職,在這個歷史工程中,促轉會固然依《促轉條例》,肩負規劃與推動開放政治檔案、清除威權象徵、平復司法不法之責,但《促轉條例》也指出官方各級機構與民間協力,不同部門一起努力促進轉型正義、深化民主的方向。雖然政府須投入資源與公權力以執行促轉相關業務,更重要的是帶動社會對此複雜議題的討論與省思。對此,承載未來的年輕學子從未缺席。 \n 促轉會舉例,去年2月,前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黃爾璇過世,黃於1983年遭無預警解聘,黃的家屬與學生懷疑解聘是政治迫害。促轉會收到東吳政治系及學生會來函陳情。立案調查後,找出證據顯示,當時教育部偕同情治體系與國民黨嚴密監控大學校園,將「解聘黃爾璇」列為重要工作成果,釐清此重要歷史真相。此外,東吳、政大等校近來也持續討論如何處置蔣介石銅像。

  • 台大學生會搞促轉 趙少康拍桌怒飆

    台大學生會搞促轉 趙少康拍桌怒飆

    台大學生會日前要求校方成立促轉小組,清除校內「不義遺址」,而以傅斯年命名的傅鐘和傅園恐被列為首要目標。對此,有校友在網路串連,連署友持台大保留文物地景,並希望校園和解共生。 \n \n對此,資深媒體人趙少康在政論節目中怒拍桌,痛批台大學生會,表示如果這些學生要清算台大校長傅斯年,那為什麼不清算日本人?過去台大叫做「台北帝國大學」,很多建築物都是日據時代蓋的,難道台大學生碰到日本人就「懶了」嗎? \n \n趙少康怒批,現在台大學生附和民進黨、中央的轉型正義,作為權力的呼應者,完全沒有過去戰上街頭對抗權威、反抗政府的影子,到底從甚麼時候開始,「台大學生變成這個樣子?」

  • 黨政軍退出校園 看顏色啦

    黨政軍退出校園 看顏色啦

     台大學生會提案成立「校園轉型正義小組」,未獲校務會議通過,未料促轉會發新聞稿力挺,表示願對學校討論轉型正義,提供協助。民進黨過去高唱黨政軍退出校園,如今促轉會公然要與學生裡應外合,推動綠營定義的轉型正義。民進黨所謂的「黨政軍退出校園」,就如他們要求黨政軍退出媒體,結果國民黨退出了,民進黨卻取而代之。 \n 馬英九當總統時,台大學生會與研究生協會都支持反旺中運動,儘管他們強調是反媒體壟斷,但隨後擁有多家媒體的練台生買下壹電視時,這些學生組織卻坐視不理,很難不讓人懷疑,一切抗議都是看顏色決定。 \n 2014年,台大研究生協會也曾以「黑箱簽署服貿協議犧牲台灣產業及工作」為由,要求馬英九與行政院長江宜樺下台,之後太陽花運動爆發,台大學生會甚至呼籲學生罷課響應。可是民進黨執政後,面對蔡英文政府20萬戶社會住宅的承諾跳票、實價登錄2.0也搞成閹割版,事關居住正義,台大學生組織卻靜默不語。 \n 有趣的是,台大學生會與研協會會長20多年來,從高嘉瑜、王威中、高閔琳、林飛帆等,多半「剛好」都投身民進黨來看,不禁讓人高度懷疑,民進黨是否早已進入校園了? \n 台大學生會不是民進黨台大分會,會費來自全體的台大學生,民進黨想要在校內推動宣傳,該做的是自己另外成立社團,而不是口口聲聲譴責國民黨當年利用學生會控制校園濫用公器,如今自己做的卻是一模一樣的事情。

  • 快評》民進黨說好的黨政軍退出校園呢?

    快評》民進黨說好的黨政軍退出校園呢?

    台大學生會提案成立「校園轉型正義小組」,未獲校務會議通過,未料促轉會發新聞稿力挺,表示願對學校討論轉型正義,提供協助。民進黨過去高唱黨政軍退出校園,如今促轉會公然要與學生裡應外合,推動綠營定義的轉型正義。民進黨所謂的「黨政軍退出校園」,就如他們要求黨政軍退出媒體,結果國民黨退出了,民進黨卻取而代之。 \n \n 馬英九當總統時,台大學生會與研究生協會都以組織名義支持反旺中運動,儘管他們強調是反媒體壟斷,但隨後擁有多家媒體的練台生買下壹電視時,這些學生組織卻坐視不理,很難不讓人懷疑,一切抗議都是看顏色決定。 \n \n 2014年,台大研究生協會也曾以「黑箱簽署服貿協議犧牲台灣產業及工作」為由,要求馬英九與行政院長江宜樺下台,之後太陽花運動爆發,台大學生會甚至呼籲學生罷課響應。可是民進黨執政後,面對蔡英文政府20萬戶社會住宅的承諾跳票、實價登錄2.0也搞成閹割版,事關居住正義,台大學生組織卻靜默不語。 \n \n 有趣的是,台大學生會與研協會會長20多年來,從高嘉瑜、王威中、高閔琳、林飛帆等,多半「剛好」都投身民進黨來看,不禁讓人高度懷疑,民進黨是否早已進入校園了? \n \n 台大學生會不是民進黨台大分會,會費來自全體繳費的台大學生,民進黨想要在校內推動宣傳,該做的是自己另外成立社團,而不是口口聲聲譴責國民黨當年利用學生會控制校園濫用公器,如今自己做的卻是一模一樣的事情。

  • 台大學生會提案成立校園轉型正義小組遭否決 促轉會:社會對轉型正義仍有誤解

    台大學生會提案成立校園轉型正義小組遭否決 促轉會:社會對轉型正義仍有誤解

    \n \n上週台大學生會於校務會議提案成立「校園轉型正義小組」一事,然而事前消息傳出後,因為學生會長受訪談到校內地景重新命名的可能時,舉了台大的地標傅鐘為例,引發校友反彈連署抗議,會議上表決結果支持成立小組的一方也居少數,提案未通過。對此促轉會發出新聞稿表示,表決後媒體與社會輿論在討論相關議題的過程中,對於轉型正義的認識與理解仍有所誤解,該會樂見各界討論轉型正義。 \n \n 促轉會指出,轉型正義是民主化後,對於威權時期國家侵害人權的反省與善後工作。從政府機關到公私部門,固然會因掌握的資源、權力與性質不同,而各有其職,在這個歷史工程中,促轉會固然依促轉條例,肩負規劃與推動開放政治檔案、清除威權象徵、平復司法不法之責;但促轉條例也指出官方各級機構與民間協力,不同部門一起努力促進轉型正義、深化民主的方向。 \n \n促轉會表示,然而,徒法不足以自行,雖然政府須投入資源與公權力以執行促轉相關業務,更重要的是帶動社會對此複雜議題的討論與省思。對此,承載未來的年輕學子從未缺席。 \n \n促轉會舉例,去(108)年2月,前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黃爾璇過世,黃教授於1983年遭校方無預警解聘,黃教授的家屬與學生長期懷疑解聘原因是政治迫害,但並無證據。該會收到東吳政治系學生會及系方正式來函陳情。立案調查後,經由訪談與政治檔案的清查,找出當時黃爾璇教授在校內受到監控的證據,調查結果顯示,當時教育部偕同情治體系與國民黨系統,嚴密監控大學校園,將「協調東吳大學解聘黃爾璇」列為重要工作成果,至此釐清這個重要的歷史真相。此外,例如東吳大學、政治大學等學校的蔣介石銅像,近年來也持續成為校園師生討論如何處置的焦點。 \n \n促轉會表示樂見各機關、學校自主開啟轉型正義的討論,無論是就歷史真相的追求、威權象徵空間的轉型等,該會也將持續透過相關基礎資料的開放與研究成果的釋出,帶動討論,也願積極提供需要者相關協助。

  • 「戰功彪炳」的台大學生會

    「戰功彪炳」的台大學生會

     台大學生會日前在校務會議提案,建議成立「校園轉型正義小組」,進行調查並去除校園內「具威權意象」及「不義遺址」等行動,引發外界高度關切,由於事涉傅斯年及傅鐘,台大校友會也緊急發起連署反對。最終此項提案未在校務會議通過。 \n 面對此一結果,第32屆台大學生會長凃峻清會後受訪時委屈表示,他們的提案並沒有要除去傅鐘等,卻遭到校方惡意誤導及打壓,由此可見「台大確實非常需要轉型正義。」其實,在校務會議前,台大學生會就已主動告知媒體,「傅斯年校長任內的角色複雜,傅鐘應有更多標示」云云。學生會有沒有打算拿傅斯年和傅鐘開刀,他們自己心知肚明,外界當然也不是傻子。 \n 學生會要進行鬥爭前,先是氣勢洶洶地對外放話,一旦發現情勢不對,就說是別人造假、污衊、打壓!這個套路,跟邪惡的政客有什麼兩樣?而他們甚至還可以仗著「學生」的身分裝無辜喊冤,如此奸巧詭辯、心術不正,實在令人憂心。 \n 眾所周知,台大學生會長投票率向來極低,10%左右即可當選,近年來甚至低至6%,完全沒有代表性且極易為有心人操控。由於「台大學生會長」的身分有助於參與社會及政治議題的發言權,並可提高聲量,近年來更已成為有心人從政的終南捷徑。 \n 根據調查,台大學生會從1988年改為直選後,至少有17任以上的會長與綠營相關,直接從政者更不在少數,知名者如第1任會長羅文嘉,以及高嘉瑜、范雲、黃國昌、王威中、高閔琳等多人。在二次執政的民進黨有心經營下,近幾屆會長更是戰鬥力十足且「戰功彪炳」,如第30屆會長投入拔管、第31屆會長發起拒看中天、現任會長清算傅斯年,他們都這麼拚,看來終有一日可成為綠營的政治明星、前途無量。 \n 不知台大學生會知不知道,他們一心想要鬥爭的傅斯年,曾多次炮轟執政當局,甚至把當年的財政部長、行政院長等人趕下台。傅斯年敢於對抗當權者的勇氣,豈是年紀輕輕就會攀附權貴、涎著臉充當執政者打手的凃峻清之流能夠想像? \n 放眼今日世局,台大學生會能做的其實可以更多,例如為境外生爭取早日解禁,為台灣高教危機提出解方,甚至尋思如何振興台大的學術地位等。世界很大,期許作為台灣最受關注、最受期待的這群優秀學子,對社會的關心可以不必只集中在政治事務,更別局限自己成為特定政黨的工具。 \n (作者為台大校友)

  • 台大還有特工

    台大還有特工

     台大學生會提案推動的校園轉型正義在校務會議沒通過,但是這項提案引起台大校友廣泛的關注,之所以關注就是因為轉型正義是民進黨在主導推動的政治運動,經過4年來的執行,整肅救國團、婦聯會的過程已被普遍視為對國民黨的清算鬥爭。如果把這項政治工程搬到校園會是什麼情況? \n 促轉會在這4年除了張天欽的東廠事件之外,的確也平復了一些歷史事件,撤銷了政治受難者的罪名,但是因為制定的法律溯及既往,任用的人事意識形態強烈,清算鬥爭的意味太濃厚,老實說沒有引起社會太多共鳴。 \n 以這樣具有爭議性的名義搬到校園去,難怪會引發校友的關注。校園最怕的其實就是政治,民進黨當年全力推動的民主政治工程之一就是黨政軍退出校園,也因此受到學界的支持。但是執政之後卻盡全力想要操控校園,「拔管」事件就是最典型也最惡劣的例子,不但把手伸進校園,而且不准經過正當程序選出來的校長就任,這是連北洋軍閥都做不出來的事,至少當年他們對學術和讀書人都還心存敬畏。 \n 單純就校園環境而言,校園當然不應有政治力量的介入。當年台大發生許多事件,就是因為政治介入,例如哲學系事件,以反共之名將自由派學者全解聘,當時是由國民黨特工發動;現在民進黨卻變本加厲地玩起他們過去所深惡痛絕的政治遊戲。不可否認,校園內的許多團體已經成為民進黨的特工,學生會在拔管事件中不就是扮演最重要的側翼角色嗎? \n 台大校園裡當然有過不正義的事件,也有象徵威權的空間,而且校史怎麼編都會有爭論,不過總可自己面對並解決這些歷史問題。引進外力的結果必然受制於外力,校園最不該的就是引進外力,尤其是政治勢力。在校園中成立轉型正義小組就是典型的引進外力,正是校園災難的開始。 \n 傅斯年當年建立的校風就是學術自由,他不但為文趕下了當時的行政院長孔祥熙和宋子文,樹立了五四學人的典範。他在延安見過毛澤東之後,也私議不過是宋江之流。從他在台大校長期間曾經因為聘用自由主義學者被批評是任用共黨分子,就知道他堅持學術自由的作風。他也被認為是唯一敢在蔣介石面前要經費,還抽菸斗、翹二郎腿的人。四六事件時,政府要抓人,他告訴陳誠的唯一條件是「不能流血」。 \n 台大校園內提出轉型正義之議,不能說學生沒道理,但也不能說沒有受到政治的影響。傅斯年說過「台灣大學應以尋求真理為目的,以人類尊嚴為人格」,而且要有「貢獻這個大學於宇宙的精神」,台大的校風從來就不是小鼻子小眼睛,也從來不趨炎附勢。在民主化已經快半世紀之後,台大還出現一些屈從政治勢力的特工,說明了政治的髒手從來沒離開過校園。

  • 彭蕙仙》「戰功彪炳」的台大學生會

    彭蕙仙》「戰功彪炳」的台大學生會

    台大學生會日前在校務會議提案,建議成立「校園轉型正義小組」,進行調查並去除校園內「具威權意象」及「不義遺址」等行動,引發外界高度關切,由於事涉傅斯年及傅鐘,台大校友會也緊急發起連署反對。最終此項提案未在校務會議通過。 \n 面對此一結果,第32屆台大學生會長凃峻清會後受訪時委屈表示,他們的提案並沒有要除去傅鐘等,卻遭到校方惡意誤導及打壓,由此可見「台大確實非常需要轉型正義。」 \n \n根據《國立臺灣大學學生會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的第二章、第五條、第2款:「針對以威權協作者為名的校園空間得更名、廢除、重建之校園空間包含辦不限於傅鐘、傅園、振興草皮、思亮館等。」學生會沒有打算拿傅鐘等開刀嗎?凃峻清明顯是公然說謊! \n \n 學生會要進行鬥爭前,先是氣勢洶洶地對外放話,一旦發現情勢不對,就說是別人造假、污衊、打壓!這個套路,跟邪惡的政客有什麼兩樣?而他們甚至還可以仗著「學生」的身分裝無辜喊冤,如此奸巧詭辯、心術不正,實在令人憂心。 \n 眾所周知,台大學生會長投票率向來極低,10%左右即可當選,近年來甚至低至6%,完全沒有代表性且極易為有心人操控。由於「台大學生會長」的身分有助於參與社會及政治議題的發言權,並可提高聲量,近年來更已成為有心人從政的終南捷徑。 \n 根據調查,台大學生會從1988年改為直選後,至少有17任以上的會長與綠營相關,直接從政者更不在少數,知名者如第1任會長羅文嘉,以及高嘉瑜、范雲、黃國昌、王威中、高閔琳等多人。在二次執政的民進黨有心經營下,近幾屆會長更是戰鬥力十足且「戰功彪炳」,如第30屆會長投入拔管、第31屆會長發起拒看中天、現任會長清算傅斯年,他們都這麼拚,看來終有一日可成為綠營的政治明星、前途無量。 \n 不知台大學生會知不知道,他們一心想要鬥爭的傅斯年,曾多次炮轟執政當局,甚至把當年的財政部長、行政院長等人趕下台。傅斯年敢於對抗當權者的勇氣,豈是年紀輕輕就會攀附權貴、涎著臉充當執政者打手的凃峻清之流能夠想像? \n 放眼今日世局,台大學生會能做的其實可以更多,例如為境外生爭取早日解禁,為台灣高教危機提出解方,甚至尋思如何振興台大的學術地位等。世界很大,期許作為台灣最受關注、最受期待的這群優秀學子,對社會的關心可以不必只集中在政治事務,更別局限自己成為特定政黨的工具。 \n(作者為台大校友) \n \n \n \n \n

  • 校友轟學生會 敢嗆聲卻不認帳

    校友轟學生會 敢嗆聲卻不認帳

     台大學生會「校園轉型正義」提案近日引發熱議,有校友發起「台大校友支持保留文物地景連署」,捍衛傅鐘。由於台大學生會代表在昨日校務會議結束後仍對媒體表示「提案中並未提到要拆除傅鐘,媒體和許多謠言都錯誤引導」,不過校友們質疑學生代表們在上周三接受媒體採訪時大談傅鐘及「傅斯年沒有大家想像的好」,現在又不認帳,是公然說謊。 \n 「台大校友支持保留文物地景連署」分網路連署和Line接龍連署兩部分,其中網路連署從6月11日晚上10時至13日午夜12時。根據主辦單位資料,最後共計1萬3720人次參與。 \n 昨日台大學生會在校務會議結束後重申「提案中並未提到要拆除傅鐘」,台大土木系畢業的校友陳立誠表示,提案裡確實沒有,但是前兩天報紙做得那麼大,台大學生會長、台大研究生協會會長都有受訪,當時學生就舉傅斯年為例,提到當年傅斯年與已故前副總統陳誠的對話,以證明「傅斯年沒有大家想的那麼好」。台大校友也有幾十萬人,「校園文物地景不該是學生會說了算!」當年大家上下課都聽著傅鐘鐘聲,對傅斯年校長和傅鐘都很有感情。 \n 台大歷史系畢業校友石文傑表示,新聞上周三見報時學生大談傅鐘、傅斯年與轉型正義,接著周四新聞引發熱議時也不見學生們澄清或更正,周五再來說「校務會議提案裡又沒寫」,公然說謊。 \n 台大商學院畢業的校友王鎮東表示,傅斯年民國1948年就出任台大校長,這不在蔡英文總統框架的「中華民國台灣」裡,因為「中華民國台灣」是1949年才開始。傅斯年當年抗拒軍警入校園,還寫文章〈這樣的宋子文非走開不可〉批評當時的行政院長,這樣的人維護學術自由、挑戰當權,卻被綠營鷹犬學生糟蹋,身為校友怎能不站出來?

  • 批判傅斯年的覺青 對他知多少

    批判傅斯年的覺青 對他知多少

     昨日台大校務會議上,學生代表們「提案建立校園轉型正義小組」鬧劇暫時落幕,但揮之不去的荒謬感仍在。這些「覺醒青年」們,想檢討前校長傅斯年的一生功過,反而讓許多文史工作者開始追想、書寫傅斯年。試問覺青們,對傅斯年其人認識多少?傅斯年成就過的事物,覺青們又能做到多少? \n 除了眾所周知的傅斯年是五四運動學生領袖,以及他拒絕軍警進入台大之外,當年傅斯年寫文章〈這樣的宋子文非走開不可〉,最近也常被提及。當時他痛罵宋子文的黃金政策、工業政策、對外信用,還批宋子文為人「見人傲慢而無話,似乎奴隸之外全是他的敵人」,表示不只在民國的「民主」不容如此,就算帝國專制也不行,除非中國是他的私產才可以如此。 \n 宋子文是當時行政院長,蔣介石的姻親,今日覺青們有這樣的膽識和眼界,敢針砭蔡政府的紓困案、能源政策、3年斷交7國?敢批評民進黨的酬庸文化、黨政軍入媒體? \n 另傅斯年主政台大短短兩年,厲行入學考試試卷「彌封」制,避絕人情,影響台灣考試制度至今,但他事後檢討,表示其實不是很贊同這套制度,也不自認得意,甚至對學生充滿「防賊」心態感到不安,為了公平也是沒有辦法,在這裡看到傅斯年的人性。 \n 傅斯年不是神,不是不能檢討,但要有意義。 \n 台大學生會內部會議5月起就心心念念要處置的「校內威權建築或場所」,學生版《國立台灣大學學生會促進轉型正義條例》明明就寫著「針對以威權協作者為名的校園空間得更名、廢除、重建之校園空間包含但不限於傅鐘、傅園、振興草皮、思亮館等」,學代們接受媒體採訪時也沒少談過傅鐘、傅園;但因為消息曝光之後,社會輿論反對聲浪過大,學生會竟稱「提案裡面沒寫『傅鐘』兩字」,連自己3天前的言行都不敢、不肯認帳,請問批判傅斯年的覺青們,能有傅斯年一半風骨?

  • 國法已有規範 台大不須促轉會

    國法已有規範 台大不須促轉會

     台大校務會議昨日登場,台大學生會建議成立「校園轉型正義小組」提案,最後以24票贊成、109票不贊成,提案未獲通過。台大校長管中閔表示,會中有代表指台大不是中華民國的化外之地,必須接受中華民國法律的管轄,而轉型正義已經有法律規範,所以與會者根本沒有資格在校內成立「這樣一個單位,做這樣的調查或認定」。 \n 校友挺身護傅鐘 與學生會對峙 \n 台大學生會擬提案成立「校園轉型正義小組」消息曝光後,引發「是否要拆傅鐘」等爭議。昨日上午8點多,由台大校友組成的「捍衛校園自主聯盟」,即前往開會地點門口拉布條表達立場,與一旁舉贊成校園正義轉型標語的學生對峙,學生甚至趨前言語挑釁,雙方一度口角。 \n 由於校務會議未對外開放,台大副校長周家蓓會後向媒體表示,建議成立「校園轉型正義小組」這個提案,先讓學生會長不限時間完整說明,之後有非常多位代表舉手表達觀點,直到第7位發言者建議停止討論,經表決才停止討論,接著進入議案投票,最後以24票贊成、109票不贊成,提案不通過。 \n 台大主祕孫效智說,前台大校長陳維昭在卸任前編撰1928到2004年校史,李嗣涔校長則擴編到2012年,台大一定會用最嚴謹的學術精神,從歷史學研究方法,排除政治立場,追求客觀歷史真相。 \n 要排除政治立場 才有歷史真相 \n 管中閔說,過去台大也致力探討四六事件、台大哲學系事件,但歷史事件往往因為時日久遠、資料散佚,不容易呈現真相,甚至不同角度看事情也會有不同面貌;他引用前校長傅斯年之語說,應該「上窮碧落下黃泉,動手動腳找東西」,多方探索、深入挖掘,做歷史研究,但即使如此,能發現的歷史也是片段、局部,而不是全貌,歷史也不是靠開會或投票就可以認定。他更表示,鼓勵校史學術研究,更期待這些研究能排除成見,讓校史更真實呈現。 \n 台大學生會會長凃峻清、準研究生協會會長吳依潔對於提案未能通過表示遺憾。凃峻清表示,美國很多知名大學在邁向卓越之前,也要面對自己的歷史;吳依潔則重申提案中並未提到要拆除傅鐘。

  • 我見我思:陳琴富》台大還有特工

    我見我思:陳琴富》台大還有特工

    台大學生會提案推動的校園轉型正義在校務會議沒通過,但是這項提案引起台大校友廣泛的關注,之所以關注就是因為轉型正義是民進黨在主導推動的政治運動,經過4年來的執行,整肅救國團、婦聯會的過程已被普遍視為對國民黨的清算鬥爭。如果把這項政治工程搬到校園會是什麼情況? \n 促轉會在這4年除了張天欽的東廠事件之外,的確也平復了一些歷史事件,撤銷了政治受難者的罪名,但是因為制定的法律溯及既往,任用的人事意識形態強烈,清算鬥爭的意味太濃厚,老實說沒有引起社會太多共鳴。 \n 以這樣具有爭議性的名義搬到校園去,難怪會引發校友的關注。校園最怕的其實就是政治,民進黨當年全力推動的民主政治工程之一就是黨政軍退出校園,也因此受到學界的支持。但是執政之後卻盡全力想要操控校園,「拔管」事件就是最典型也最惡劣的例子,不但把手伸進校園,而且不准經過正當程序選出來的校長就任,這是連北洋軍閥都做不出來的事,至少當年他們對學術和讀書人都還心存敬畏。 \n 單純就校園環境而言,校園當然不應有政治力量的介入。當年台大發生許多事件,就是因為政治介入,例如哲學系事件,以反共之名將自由派學者全解聘,當時是由國民黨特工發動;現在民進黨卻變本加厲地玩起他們過去所深惡痛絕的政治遊戲。不可否認,校園內的許多團體已經成為民進黨的特工,學生會在拔管事件中不就是扮演最重要的側翼角色嗎? \n 台大校園裡當然有過不正義的事件,也有象徵威權的空間,而且校史怎麼編都會有爭論,不過總可自己面對並解決這些歷史問題。引進外力的結果必然受制於外力,校園最不該的就是引進外力,尤其是政治勢力。在校園中成立轉型正義小組就是典型的引進外力,正是校園災難的開始。 \n 傅斯年當年建立的校風就是學術自由,他不但為文趕下了當時的行政院長孔祥熙和宋子文,樹立了五四學人的典範。他在延安見過毛澤東之後,也私議不過是宋江之流。從他在台大校長期間曾經因為聘用自由主義學者被批評是任用共黨分子,就知道他堅持學術自由的作風。他也被認為是唯一敢在蔣介石面前要經費,還抽菸斗、翹二郎腿的人。四六事件時,政府要抓人,他告訴陳誠的唯一條件是「不能流血」。 \n 台大校園內提出轉型正義之議,不能說學生沒道理,但也不能說沒有受到政治的影響。傅斯年說過「台灣大學應以尋求真理為目的,以人類尊嚴為人格」,而且要有「貢獻這個大學於宇宙的精神」,台大的校風從來就不是小鼻子小眼睛,也從來不趨炎附勢。在民主化已經快半世紀之後,台大還出現一些屈從政治勢力的特工,說明了政治的髒手從來沒離開過校園。 \n \n \n \n \n

  • 學生會提案成立「校園轉型正義小組」 台大校務會議投票不通過

    學生會提案成立「校園轉型正義小組」 台大校務會議投票不通過

    台大校務會議周六(13日)登場,但因為台大學生會打算提案建立「校園轉型正義小組」的消息提前曝光,引發「是否要拆傅鐘」等爭議。據學生代表歐孟哲轉述,剛完成轉型正義案表決,以24票贊成比109票不贊成,不通過。

  • 台大「校園轉型正義小組」投票不通過 學生代表:遺憾

    台大「校園轉型正義小組」投票不通過 學生代表:遺憾

    台大校務會議周六(13日)登場,但因為台大學生會打算提案建立「校園轉型正義小組」的消息提前曝光,引發「是否要拆傅鐘」等爭議。據學生代表歐孟哲轉述,剛完成轉型正義案表決,以24票贊成比109票不贊成,不通過。 \n \n台大學生會會長凃峻清、準研究生協會會長吳依潔會後受訪表示遺憾。凃峻清表示,此次會議更彰顯台大需要轉型正義,他並表示美國很多知名大學在邁向卓越之前,也要面對自己的歷史。吳依潔重申提案中並未提到要拆除傅鐘,但是媒體和許多謠言都錯誤引導。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