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外債的搜尋結果,共84

  • 房地產外債通知 發改委:非收緊發債 是規範管理

    大陸國家發改委發言人孟瑋16日表示,大陸今年7月初印發「關於對房地產企業發行外債申請備案登記有關要求的通知」,不能簡單地認為是收緊發債,而是一種規範管理的舉措。

  • 外商投資法 及外債額度管理模式

    外商投資法 及外債額度管理模式

     中國大陸《外商投資法》將於2020年1月1日開始實施,表示現行外資三法(《外商獨資企業法》、《中外合資經營企業法》及《中外合作經營企業法》,下稱「外資三法」)即將予以廢止(雖仍有豁免期間,近期的一些修法活動顯示已著手清理部分與《外商投資法》有衝突的內容)。

  • 陸發改委:重大風險總體可控

    大陸人大十三屆二次會議於5日進行工作報告,大陸國家發改委在報告中指出,宏觀槓桿率過快增長勢頭得到有效遏制,金融市場總體平穩,人民幣匯率保持合理穩定,市場約束逐步增強,金融監管制度進一步完善,金融亂象整治取得階段性成效,穩步推進外債登記制管理改革,有效防範外債風險。重點城市新建商品住宅銷售價格上漲態勢基本得到控制,因地制宜調整完善棚戶區改造的貨幣化安置政策。

  • 陸9月底全口徑外債餘額19,132億美元

    大陸國家外匯管理局28日公告數據,截至9月底大陸全口徑外債餘額等值19,132億美元,中長期外債餘額等值7,059億美元占37%,短期外債餘額等值12073億美元占63%。短期外債比例保持穩定。短期外債餘額中,與貿易有關的信貸占39%。 \n \n大陸國家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總經濟師王春英28日表示,今年Q3大陸外債規模繼續保持增長,截至9月底全口徑外債餘額較6月底時增長427億美元,增幅2.3%,主要源於貿易信貸與預付款和債務證券餘額增長。 \n \n王春英表示,Q3進口貿易較去年同期上升19%,是外債餘額增長主因,同時大陸債券市場逐步加快對外開放,境外投資者持續增持大陸債券,截至9月底債務證券在我國全口徑外債中的比重穩步上升至22.4%。

  • 《店頭市場》櫃買放寬外國人發行外債資格

    為配合政府發展綠能產業政策,並協助我國綠能產業、新創產業及政府重大建設取得穩定之中長期新台幣資金來源,櫃檯買賣中心於107年11月30日公告放寬外國發行人來台發行新台幣計價外國債券之資格條件,並建立新台幣計價外國債券之分級管理制度,將有利於離岸風電等綠能產業的投資與發展。 \n \n 此次開放措施係參採外幣計價國際債券分級管理制度,建立專業板新台幣計價外國債券之發行與掛牌機制,包含豁免發行人向主管機關辦理申報生效、公開說明書得依國際金融市場慣例編製及簡化發行程序等,而外國發行人的範圍、資格條件及專業投資人定義亦準用專業板外幣計價國際債券之規定。此外,為促進外國發行人將所募資金實質投資於我國境內,並協助我國綠能科技產業發展,所以募集之新台幣資金不得轉換為外幣使用,且資金用途限於我國重大公共建設、離岸風電建設及其它綠能產業建設。 \n 櫃買中心指出,發展再生能源是我國重大的能源政策及能源轉型方向,本次法規開放後,將能提供離岸風力發電開發商等綠能產業更多元的新台幣資金籌資管道,而有利於我國綠色能源產業發展與茁壯。此外,亦提供我國專業投資人更多的投資選擇及資金去化管道,有助於擴大新台幣債券市場及綠色債券市場的深度與廣度。 \n \n

  • 新興市場危機 下個骨牌是印尼?

    土耳其和阿根廷近來陷入危機,加上貿易戰和強勢美元的衝擊,使新興市場貨幣重挫,投資人擔憂,貿易赤字與外債沈重的印尼,可能是新興市場下一個倒下的骨牌。 \n \n印尼貿易赤字不斷上升且外債沈重。印尼政府今夏已致力採取措施穩定市場,包括調升利率、削減支出以及提高進口稅。 \n \n不過投資人未就此寬心。今年印尼盾兌美元重貶10%,跌至1990年代末期金融危機時的水準。 \n \n印尼高度仰賴國營企業投資,但這些企業目前財務狀況不佳。此外,印尼為煤出口大國,同時又是石油淨進口國,前者受到中國需求趨緩影響,煤價重跌,但石油價格卻居高不下,這使7月印尼貿易赤字寫下2013年以來最高,就是因為進口能源成本昂貴。 \n \n不過,印尼情勢比阿根廷等國穩健許多。根據野村資料,截至7月的1年期間,印尼短期外債約達出口額的27%,反觀阿根廷與土耳其該比例高達141%、76%。

  • 英媒:巴基斯坦新政府考慮暫停中巴經濟走廊建設

    繼馬來西亞重新審視在中國「一帶一路」倡議下達成的多個基建協議後,英國金融時報引述巴基斯坦部長級官員及多個顧問表示,該國新政府將重新審視「一帶一路」投資項目,並重新談判2006年中巴貿易協定。據稱有關項目是屬於620億美元中巴經濟走廊(CPEC)計劃的一部分,包括瓜達爾港的大規模擴建工程、公路鐵路建設,還有一家價值300億美元的發電廠。 \n \n大陸透過「一帶一路」倡議在諸多國家開展基礎建設,但龐大的工程項目卻讓這些國家債台高築,導致財政進一步惡化,也讓市場對「一帶一路」出現不少負面評價。 \n \n香港信報報導,大陸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近日在巴基斯坦訪問期間,面對外界此疑慮,他表示,中巴經濟走廊是應巴基斯坦需求而展開的重大經濟合作項目,其成果實實在在,沒有加重巴基斯坦債務負擔。 \n \n王毅指出,走廊架構下共有22個合作項目,其中9個已完工,13個正在興建,總投資190億美元,帶動巴基斯坦每年經濟增長1至2個百分點,創造了7萬個就業機會,這些成果有目共睹。 \n \n關於債務問題,王毅強調通過國際融資實施重大項目,是各國的通行做法。目前巴基斯坦所持外債中,47%來自多邊金融機構。而中巴經濟走廊的22個項目中,18個由中方直接投資或提供援助,只有4個使用中方的優惠貸款,走廊項目沒有加重巴方的債務負擔。相反將釋放應有經濟效益,為巴基斯坦帶來可觀經濟回報。

  • GPIF減日債 加碼外債

     日本公債收益仍舊低迷之下,全球最大年金基金-年金積立金管理運用獨立行政法人(GPIF),第2季繼續加碼海外資產並減持日債,該季淨買入69億美元外國資產。 \n 而得益於股市上漲及日圓走貶,GPIF在Q2轉虧為盈,繳出1.7%投報率。 \n 路透根據GPIF周五公布的數據估算,GPIF第2季(4-6月)淨買入7,700億日圓(69億美元)海外資產,6,600億日圓收購外國債券,1,100億日圓投入外國股票。 \n 而在上一財政年度(迄至3月底),GPIF共計買進3.5兆日圓外國債券、2,200億日圓外國股票,但減持3.7兆日圓日本債券。 \n GPIF減碼日債轉而大買海外資產的投資舉動,凸顯出日本央行與歐美央行在貨幣政策上的分歧,影響金融市場。熟悉內情人士向路透透露,鑑於日本的低利環境,待持有的日債到期後,GPIF不願再投資,將把收益轉投進外國資產。 \n 日銀本周二聲明為刺激通膨,仍將維持寬鬆貨幣路線。反觀美國聯準會本周三政策聲明強調經濟「強勁」擴張,9月升息機率大增;英國央行周四宣布升息1碼,利率水位推升至9年高點。 \n GPIF周五報告指出,第2季投資收益2.6兆日圓,投報率1.7%,擺脫上季虧損3.5%的難堪。 \n 截至6月底,GPIF的總資產規模達159兆日圓(1.4兆美元),係受惠於企業獲利強勁推升日股及海外股市。此外拜日圓貶值所賜,外幣計價資產得以增值。 \n 迄至6月底為止,GPIF投資組合中本國股票與外國股票持有比例,分別為26%、25%;本國債券與外國債券的占比,各自為27%、15%;其餘的短期資產則占7%。

  • 跨境融資高 陸外債增1.3兆人幣

    跨境融資高 陸外債增1.3兆人幣

     大陸國家外匯管理局日前公布的2017年底外債(含本外幣)餘額為11兆1776億元(人民幣,下同),較2016年底上升1兆3225億元。外管局發言人王春英19日表示,從外債風險指標來看,2017年底,大陸的負債率、債務率和償債率等指標都在國際公認的安全線之內,外債風險整體可控。 \n 從機構部門看,銀行債務餘額是大陸外債的主要構成部分,為5兆5249億元,占比49%。接下來則依次為其他部門債務、公司間貸款債務、廣義政府債務和中央銀行債務。 \n 對比來看,除中央銀行債務下降外,銀行債務、廣義政府債務、其他部門債務和公司間貸款債務較2016年均有所上升。 \n 王春英表示,從外債構成結構看,2017年大陸外債增長主要由兩個方面推動:第一,貨幣與存款比2016年末增長比較多,增長了1246億美元,占全年外債總規模增長的42%,主要是銀行的跨境融資大幅提高。第二,債務證券比2016年末增長1079億美元,占全年外債總規模增長的37%,反映了銀行間債券市場對外開放程度不斷提升的影響。 \n 一位外匯分析師表示,公司間外債餘額的增加還與2017年起大陸緊縮的流動性有關,一些企業,尤其是房地產企業在國內融資受限,紛紛轉戰境外融資,也是拉動公司間貸款債務餘額上升的原因。 \n 王春英表示,2017年底,大陸負債率(外債餘額與當年國內生產總值的比率)、債務率(外債餘額與當年國內生產總值的比率)和償債率(償債率是外債的本金和利息償還金額與當年貨物與服務貿易出口收入的比率)均有所上升,分別為為14%、71%和7%,短期外債與外匯儲備的比例(剩餘期限短期外債餘額與中央銀行掌握外匯儲備存量)為35%。上述指標均在國際公認的安全線以內,外債風險總體可控。

  • 陸外債餘額1.71兆美元 大增2948億美元

    大陸國家外匯管理局29日表示,截至2017年12月末,大陸全口徑外債餘額1兆7106億美元,較2016年末大幅增加2948億美元,增幅高達20.8%。 \n \n不過外管局解讀指出,上述指標均在國際公認的安全線以內,大陸外債風險總體可控。

  • 《大陸金融》陸Q2外債餘額平穩增長,季增8.7%

    中國證券網報導,外匯局公布,截至2017年6月末(2017年二季度),中國全口徑外債餘額為105870億元人民幣(等值15628億美元),較2017年3月末增加1250億美元,增長8.7%。 \n 從期限結構看,中長期外債餘額為37589億元人民幣(等值5549億美元),占36%;短期外債餘額為68281億元人民幣(等值10079億美元),占64%,短期外債比例保持穩定。短期外債餘額中,與貿易有關的信貸占39%。 \n 外匯局表示,總體來看,當前中國外債增長有著堅實的經濟基礎,預計未來將繼續平穩增長。外匯局將持續關注外債情況變動,在繼續促進跨境投融資便利化的同時,有效防範外債風險,維護國家經濟金融安全。 \n \n

  • 顧立雄愛台第一招 活絡外債

     為鼓勵資金回流台灣、活絡我國外債市場,金管會銀行局19日宣布放寬銀行辦理外國債券自營業務的附條件交易限額,這也是金管會主委顧立雄上任後第一項愛台業務放寬。銀行局副局長莊琇媛表示,未來銀行承作外國債券業務時「附賣回條件買入」的交易金額不計入限額,而「附買回條件賣出」的限額也大幅鬆綁。 \n 莊琇媛指出,現行制度下,銀行承作外國債券自營的「附賣回條件」交易額度及「附買回條件」交易額度,皆為銀行兼營證券業務的指撥營運資金1倍。不過,法國巴黎銀行及花旗銀行透過歐洲商會、美國商會表達,企業及機構法人因短期資金調度有買賣外國債券需求,希望放寬額度。 \n 莊琇媛說明,放寬後,銀行辦理外國債券自營的「附買回條件賣出」交易餘額放寬為不得超過前一年度淨值的30%,至於「附賣回條件買入」交易餘額則不計入限額。 \n 銀行局統計,整體銀行兼營證券業務的指撥營運資金為新台幣324.9億元(約10.7億美元),而銀行前一年度淨值約新台幣3.1兆元,放寬後,銀行辦理外國債券自營的附買回交易額度從324.9億元放寬至約9,000億元;附賣回則不計入限額計算,各銀行可依據自己的風險控管承受力自行運用。 \n 莊琇媛表示,放寬後預期可讓過去在境外辦理的外國債券附條件交易移回來台灣辦理,活絡我國外國債券市場發展及便利專業機構投資人外幣資金運用等效益。 \n 金管會證期局昨日也核准路博邁投信合併路博邁投顧,證期局副局長張振山表示,這是近年來第9家投信合併投顧案,目前市場上只剩安本有投信、投顧,其他的投信投顧都已合併。 \n 張振山表示,路博邁投信去年3月成立,資本額達4.17億元,員工20多人,路博邁投顧主要是境外基金總代理,代理6檔基金,規模近新台幣530億元。證期局統計,去年整體投顧稅前盈餘達1.65億元。

  • 好壞概括承受 俄羅斯終於還清蘇聯所欠外債

    一般來講,國際上儘管新國家成立了,但選擇繼承了原有國家財產的話,就也必須承受原本國家欠外國的債務。前蘇聯瓦解後,分成了15個國家,俄羅斯繼承了前蘇聯的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席次,但也必須接受蘇聯欠的外債,如今終於還完最後一筆外債了。 \n \n俄羅斯通訊衛星社22日報導指出,俄聯邦財政部將歸還蘇聯欠波士尼亞和赫塞哥維那的一筆債款,並對此進行了公布和清算。這筆債款是蘇聯所欠的最後一筆外債。 \n \n消息中表示,「蘇聯欠波士尼亞和赫塞哥維那的債款為1.252億美元,這筆債款是根據俄羅斯聯邦政府和波士尼亞和赫塞哥維那部長會議之間協定調節達成的」。這筆債款已經在8月8日全部償還完畢,但俄聯邦財政部直到8月21日才公佈。 \n \n俄羅斯所欠波士尼亞和赫塞哥維那的債款,是由於此前南斯拉夫(波士尼亞和赫塞哥維那持有其中的一部分份額)對蘇聯進行了貨物供應而產生的。 \n \n蘇聯雖然地廣物博,但因為集中發展軍工業和重工業,導致民生用品和糧食短缺,依賴進口。

  • 陸外匯存底充裕 外債風險可控

    陸外匯存底充裕 外債風險可控

     大陸國家外匯管理局日前公布了2016年外債資料,根據統計,截至2016年末,大陸外債餘額為1兆4207億美元,較2015年增加377億美元,增幅2.7%,大陸國家外匯管理局官員指出,儘管大陸的外匯存底規模有所回落,但從支付能力及償還債務能力來看,仍然十分充裕。 \n 根據大陸國家外匯管理的數據,截至2016年底,大陸外債餘額為1兆4207億美元,不僅較2015年增加2.7%,儘管其外債總規模也是連續3個季度以來穩步增長,但仍較2014年底的歷史高點下降3593億美元。 \n 另外,依照上述外債數據,至2016年底,大陸的負債率(外債餘額/GDP)為13%,債務率(外債餘額/貨物與服務貿易出口收入)為65%,償債率(中長期外債還本付息與短期外債付息額之和/貨物與服務貿易出口收入)為6%,短期外債和外匯儲備比為29%,以上各項外債風險指標均在國際公認的安全線以內,外債風險總體可控。 \n 大陸外匯管理局並強調,截至2016年底,大陸的外匯存底為3兆105億美元,按照傳統衡量的標準,進口支出方面,外匯存底最少需要滿足3個月所需,即約4000億美元左右。而償債方面要覆蓋100%短期外債,則大約8000億至9000億美元。兩者相加之後,大陸的外匯存底仍然足夠負擔有餘。

  • 中國大陸外債43兆元 負債率13%

    中國大陸外管局今天公布,截至2016年底,大陸外債餘額為人民幣9.85兆元(約新台幣43.47兆元),負債率僅13%。中國大陸外匯局指出,各項外債指標都在國際公認安全線內,風險總體可控。 \n 根據中國大陸國家外匯管理局網站公布的資料,截至去年年底,中國大陸外債餘額為9.85兆元。其中,中長期外債餘額為3.81兆元,占39%;短期外債餘額為6.04兆元,占61%。短期外債餘額中,與貿易有關的信貸占47.5%。 \n 2016年底,中國大陸負債率,亦即外債占國內生產毛額(GDP)比重為13%,債務率為65%,償債率為6%,短期外債和外匯儲備比為29%。各項外債風險指標都在國際公認安全線內。 \n 從幣種結構來看,美元債務仍是最大宗,占比高達82%,其次為歐元債務占7%,日元債務為3%。 \n 外管局有關負責人表示,去年中國大陸外債餘額呈現穩步回升狀態,風險總體可以控制。此外,他也表示,中國大陸外債去槓桿化進程基本完成,累積的風險也逐步釋放。 \n 至於今年形勢,證券時報引述這名負責人的話指出,在中國大陸國家經濟結構轉型、產能調整、產業升級等政策措施推動下,大陸經濟仍會保持中高速成長。適度規模的借債是企業日常經營的必要手段,企業會依據國內外形勢變化,自主決定借用外債時間、規模與幣種結構,外債整體應能呈現穩步回升態勢。1060331 \n

  • 丹麥創零外債紀錄 至少183年首見

     丹麥中央政府周一清償1筆15億美元的外債後,帳上將再也沒有任何外幣貸款,此為丹麥至少183年來首見零外債紀錄。 \n 丹麥國家銀行(央行)周一透過聲明稿表示:「丹麥中央政府預計在3月20日清償最後一筆外幣貸款,總金額為15億美元,這將是丹麥中央政府至少183年來首次零外債紀錄。」 \n 據丹麥央行數據顯示,丹麥政府前一次幾乎債付所有外債約發生於1894年,當時的外債金額降至1.68億丹麥克朗,占國內生產毛額(GDP)比重還不到1%。 \n 丹麥政府先前舉借外債是為了讓外匯存底維持在適當水準,不過丹麥的外匯存底近年來大幅下降,意味著政府不再增加外幣貸款。 \n 丹麥央行致力維持丹麥克朗緊盯歐元政策,近幾年央行大動作干預貨幣,導致外匯存底自2015年來大幅萎縮。丹麥央行指出:「中央政府舉借外債的主要原因是確保外匯存底充足。近幾年來中央政府不再需要向外舉債,而且逐步償付外債。」 \n 儘管如此,丹麥清債最後一筆外債並不代表中央政府零負債,丹麥政府仍有丹麥克朗計價的債務。 \n 據歐盟執委會(EC)數據顯示,丹麥的債務占GDP比重為歐洲主要國家最低,目前約在38%,2018年估計降至36%。 \n 丹麥首次舉借外債是在1757年,當時向德國和荷蘭借款約50萬美元。丹麥外債首次激增是為了因應19世紀的戰爭所需,以及1980年代政府舉債支應支出,不過自2007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政府負債逐漸減少。 \n 丹麥鄰國瑞典也曾表示,明年擬將外匯存底降低2,500億瑞典克朗。北歐銀行(Nordea)分析師海登(Mats Hyden)指出:「此舉代表未來幾年瑞典將大幅減少發行外幣計價的政府公債。」

  • 丹麥創下零外債紀錄 至少183年來首見

    丹麥中央政府周一清償1筆15億美元的外債後,帳上將再也沒有任何外幣貸款,此為丹麥至少183年來首見零外債紀錄。 \n \n 丹麥國家銀行(央行)周一透過聲明稿表示:「丹麥中央政府預計在3月20日清償最後一筆外幣貸款,總金額為15億美元,這將是丹麥中央政府至少183年來首次零外債紀錄。」 \n \n 據丹麥央行數據顯示,丹麥政府前一次幾乎債付所有外債約發生於1894年,當時的外債金額降至1.68億丹麥克朗,占國內生產毛額(GDP)比重還不到1%。

  • 重塑匯市信心 須提高政策可信度

    重塑匯市信心 須提高政策可信度

     國家外匯管理局國際收支司前司長管濤指出,去年底市場對人民幣看空情緒比較強烈,認為跨年後人民幣匯率可能會破7,事實上,不論離岸還是在岸市場,人民幣匯率都出現一定幅度的升值,同時使得境外做空人民幣成本大幅提高。 \n 管濤表示,當前資本外流既有內外部基本面問題,也有市場情緒原因,使得短期資本流動可能偏離基本面變化。在貿易仍是順差、經濟成長還不錯的情況下,資本可能出現外流,導致人民幣貶值。 \n 管濤認為,經歷今年1月匯市調整,讓市場上對人民幣看空情緒有所改善,有助於重塑政府市場信用;提高政策可信度是匯率維穩的關鍵,不僅要靠市場溝通,還要靠市場操作。 \n 談外匯問題,管濤覺得信心非常重要。他說,在「811」匯改前,大陸已出現資本外流,少量外匯存底下降,當時沒造成市場恐慌。最關鍵的影響是前年第3季後,6、7月股市異動,極大程度影響市場對大陸經濟的信心。 \n 管濤說,過去1年多的時間,大陸金融資本市場的核心,是如何修復市場信心,現在股市情況逐漸穩定下來,回到自己運行的規律,但匯市怎樣重塑信心,還需大家思考。 \n 此外,大陸正面臨資本外流、外匯存底下降匯率貶值壓力,並非來自境外做空人民幣,主要在於境內資產多元化配置。從資料來看,狹義的外債,在去年第1季前是下降的,但從2季開始,外債重新上升。 \n 對於外債,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受訪時表示,還債不是沒限制,在國家政策的調整及預期改變下,企業會重新對外融資,現在大陸資本外流的壓力,負債端的壓力基本上已釋放完,主要壓力源於資產端,包括企業出走、家庭與企業增加外匯存款等。

  • 外債多匯損大 航空、房地產成重災戶

     2016年來人民幣大幅走貶,眾多分析人士預估人民幣於2017年有極大機率將跌破「7」字大關,甚至到7.3。受此波及,持有外債多的中國大陸企業損失不小,其中,航空業以及房地產被點名為兩大重災戶。 \n 北京晨報引述數據稱,2016上半年東方航空和南方航空的匯兌損失分別為13.6億人民幣(下同)、15.1億元。此外,2015年A股上市公司匯兌損失高達487億元,其中擁有外幣債務較多的航空業和房地產業分別損失高達179億元、119億元。 \n 處於人民幣匯率的貶值壓力,外債較多的企業紛紛加速還債。報導稱,2016年11月,大陸地產業者景瑞控股以2,190萬美元的總代價購買本金總額為2,050萬美元的2018年票據。 \n 對此,民生銀行宏觀研究員劉傑表示,有許多身懷美元債務的企業,在2016上半年便開始增加還債速度。他表示,這些企業在調整自身資產負債配置,從外幣貸款、國內資產轉為外幣資產、國內負債。 \n 人行數據顯示,2016年來,外幣貸款呈現遞減的狀態。截至11月底,外幣貸款餘額8,024億美元,較去年同期下降4.6%。 \n 華爾街日報也報導,中資航空公司2016年一直努力消除過去累積的高額美元債,中國國航在2016上半年已有約2.4億美元的匯兌損失。 \n 除了航空、房地產兩大重災戶以外,因人民幣貶值對進口產生不利影響,諸如電力、焦炭、燃氣、石油等進口成本高的行業也受到負面衝擊。 \n 但劉傑表示,相較於美債較多的行業,進口企業可透過套期保值將降低影響,有些產業也可將成本轉嫁消費者,或減少進口,故受創程度沒有航空等產業嚴重。 \n 雖然企業想逐漸將資產由人民幣配置成外幣、加速償還美債,但為防止資金外流,中國管控態度已趨嚴。 \n 消息指出,對企業,中國政府將重啟強制結匯政策;對個人,則嚴加檢查、加大罰則,極力封堵資金流出缺口。

  • 吸引資本流入 陸增外資銀外債借用规模

    在人民幣貶值的壓力下,緩解資本外流的另一種對策就是吸引國際資本流入。據《北京商報》4日報導,大陸國家發改委所發佈通知指出,在2017年底前,大陸外資銀行可申請調增中長期外債借用規模,這是近2年來大陸監管層所公布吸引外資流入的新招。 \n \n 發改委表示,在核定2017年中長期外債借用規模時,將主要考慮申請銀行近3年外債實際使用情況,以及2017年度固定資産投資專案貸款和中長期流動資金貸款的外匯資金需求。對此項政策目的,發改委表示是爲了「促進跨境融資便利化」。 \n \n大陸中央財經大學中國銀行業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解釋,這其實就是放開境外機構的進入規模,以吸引更多外匯,讓國際資本流入大陸境內。一家外資銀行分行行長也認爲,擴大外資銀行融資借用外債規模,與目前控制資本流出、鼓勵資本流入的大陸資本形勢有密切關係。 \n \n黃金錢包首席研究員肖磊認為,發改委其實也有推動銀行貸款透明化的意思,要求各外資銀行按季回報外債執行情況,了解資金是否真正用於實體,而不是轉移到國外或者流入股市市場。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