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簡文彬的搜尋結果,共37

  • 簡文彬與老東家NSO展現默契 德奧經典觀眾聽得過癮

    簡文彬與老東家NSO展現默契 德奧經典觀眾聽得過癮

    指揮家簡文彬連續兩周,與老東家NSO國家交響樂團同台演出3場音樂會,從上週兩場貝多芬合唱幻想曲、第九號交響曲《合唱》,到12日晚間的貝多芬第六號交響曲《田園》,並與小提琴家曾宇謙同台演奏的布拉姆斯小提琴協奏曲,同時加碼演奏巴哈無伴奏作為安可曲,一個晚上出現德奧3B曲目,包括貝多芬、布拉姆斯、巴哈皆到齊,展現默契,讓觀眾聽得過癮。

  • 從合唱幻想曲唱到交響曲 台美歌手以歌聲撫慰人心

    從合唱幻想曲唱到交響曲 台美歌手以歌聲撫慰人心

    來自華盛頓國家歌劇院的男低音所羅門.霍華,4日晚間與指揮家簡文彬、NSO國家交響樂團與實驗合唱團,一起在台北國家音樂廳彩排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以下簡稱貝九),百人陣容,在疫情下,表現歌詞裡「四海皆兄弟、世界一家」的精神。

  • 簡文彬攜手曾宇謙 演奏布拉姆斯小提琴協奏曲

    簡文彬攜手曾宇謙 演奏布拉姆斯小提琴協奏曲

    柴可夫斯基大賽銀獎得主曾宇謙,將在9月與指揮家簡文彬、NSO國家交響樂團合作,挑戰演出布拉姆斯小提琴協奏曲。

  • 男低音所羅門 訪台再唱貝九

    男低音所羅門 訪台再唱貝九

     活躍於大都會歌劇院、維也納黃金廳,頂尖指揮家杜達美欽點合作的男低音所羅門.霍華,9月將再度來台,演唱招牌曲目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合唱》(以下簡稱貝九),和指揮家簡文彬、國家交響樂團、國立實驗合唱團同台演出。

  • 杜蘭朵 不只是愛情故事

    杜蘭朵 不只是愛情故事

     西方歌劇史上,首部以中國為題材又廣受歡迎的歌劇《杜蘭朵》,古今中外都有不少演出版本,由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與德國萊茵歌劇院共同製作的版本,8月將在台演出。導演黎煥雄表示,「杜蘭朵不單是一個愛情故事,而是在談論中國和世界的關係。」 \n 愛是一切的解答 \n 2015年,應德國萊茵歌劇院邀請,黎煥雄赴德國執導《杜蘭朵》,在歐洲演了26場,2019年在台首演。故事描述杜蘭朵公主,以3道謎題招親,回答不出問題的人,就會被處死。 \n 黎煥雄表示,「中國對於世界而言,確實是一個令人神經緊繃的存在。就像杜蘭朵公主,我們到底要不要愛她?」在劇情結尾,一名答出問題的王子,用真心融化杜蘭朵,讓她願意說愛,黎煥雄表示,「這裡的愛,代表的是互相尊重,這是一切的解答。」 \n 指揮簡文彬表示,黎煥雄讓劇中的皇帝角色,化身為普契尼,身穿西服,站在城牆上,保持距離和杜蘭朵、王子、群眾對話,「這是一個巧妙的點,皇帝問王子:我的女兒很殘酷,你真的要追我女兒嗎?展現了普契尼浪漫又幽默的性格。」 \n 公主歌聲情緒轉折 \n 簡文彬表示,《杜蘭朵》雖受到觀眾歡迎,但因為製作龐大,幕前幕後動輒需要約300人,能唱杜蘭朵的女高音,更是難尋,「這個角色的聲音,必須要有氣勢,一個人要能同時和交響樂團、合唱團拚搏,聲音要有穿透力,身兼抒情、花腔女高音,十分不容易。」 \n 此外,簡文彬提及,在演唱功力之外,杜蘭朵的聲音性格轉換同樣很難,「這個公主一開始非常冷豔,和誰都保持距離,最後和王子相遇,被王子融化,又要抒情地演唱,情緒轉折很大,是一大挑戰。」 \n 舞台設計走簡約風 \n 《杜蘭朵》的舞台設計為梁若珊,服裝設計為賴宣吾,黎煥雄表示,在服裝設計上,是考究元朝時蒙古人、漢人穿著為基礎作發揮,舞台設計則是簡約風格,「可看見潑墨、紙張的剪影,很簡約,沒有華麗機關,但是大器,展現安靜的東方美學。」演出將於8月28日、30日,在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登場。

  • 衛武營玩真的 累積參觀人次超過380萬人

    衛武營玩真的 累積參觀人次超過380萬人

     開幕滿一周年,衛武營國家表演藝術中心累積參觀人次超過380萬人,總票房突破29萬張,可望達到30萬張,今(13日)天舉行成果發表記者會,國表藝董事長朱宗慶表示,「衛武營成為大眾生活的一部分、藝術家的家,感到非常榮耀、感動與感謝。」 \n \n 朱宗慶表示,去年他給自己和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藝術總監簡文彬一個目標,買票入場的觀眾票房要達到25萬,否則就要請辭,「政府花了很多經費,把這個場館交給我們,我們就要玩真的,把好節目推出去,吸引觀眾進來,和藝術家們一起努力,才是我們需要做的事。」 \n \n 朱宗慶表示,目前國表藝北中南三大場館可說是百花齊放,「現在一檔節目的首演,不再只是從台北開始,像昨(12日)天雲門舞集的首演,就是從高雄開始。」 \n \n 近日一連4天,衛武營舉辦「慶生」活動,天天活動滿檔,參觀民眾絡繹不絕,很接地氣。簡文彬表示,從籌備、開館到營運一週年,衛武營承載各界的期待與想望,「這一年來,對營運團隊來說是一個挑戰,但對高雄來說,何嘗不是挑戰,我們思考的是,如何面對這麼大的一個藝文場館,又怎麼讓這個場館連結到市民的日常生活中?」 \n \n 簡文彬表示,衛武營想盡辦法要翻轉大眾對藝術的刻板印象,「對許多人來說,衛武營很多舉動很『叛逆』,這叛逆的背後是『勇氣』的基因,要勇於去做,才會成就不同視野跟格局,雖然還有很多不足,但也因此有機會走到現在,成為大家眼前的『眾人的藝術中心』。」 \n \n 衛武營目前累計節目為409場、參觀人次超過380萬人,票房在年底可望突破30萬,過去一年,曾登上美國《時代雜誌》,被評為2019年世界100最佳景點之一。

  • 從彈琴到指揮 簡文彬人生轉個彎

    從彈琴到指揮 簡文彬人生轉個彎

     人生轉個彎,反而闖出一片天。衛武營國家表演藝術中心總監簡文彬,在成為享譽國際的指揮家前,也曾有過鋼琴夢,他本來主修鋼琴,號稱彈得不錯,卻一直不上不下,直到被恩師魏樂富點破,把學鋼琴轉為學音樂,進而學指揮,在1995年拿到伯恩斯坦指揮大賽特別獎,從此開啟他的指揮之路。簡文彬表示,當時魏樂富告訴他,他彈琴彈得好,卻沒有層次,「老師以水墨畫為例,要我觀察畫裡的湖、船、人、山和垂柳,還有幾隻鳥,全部放在同一張紙上的遠近效果,這就是層次。」 \n 此外,魏樂富直指他的盲點,「如果想成為職業鋼琴家,必須有三個要件,一是肯花時間練琴,第二是要有把握,每次上台都能彈得一樣好,雖然情感無法每次都相同,但對於音樂的處理規模,每次都要能穩定且準確地呈現;第三就是15歲前,要有20首已練過的鋼琴協奏曲。」 \n 簡文彬表示,他從小到大,每天只練琴一小時,已經來不及,「這些都是我做不到的事。」正當簡文彬感到迷惘之際,魏樂富又為他指出一條明路。「當時老師說,鋼琴鍵盤有限,但可變化的效果無窮,就像樂團一樣,有不同的樂器組成,大家能一起奏出交響樂。」 \n 簡文彬像被電到一般,在那堂課後直奔樂譜店,買了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總譜,開始對總譜產生興趣,後來遇上指揮家陳秋盛提攜,自此走上指揮的路。「我很愛面子,知道鋼琴有些技巧我做不到,也許老天很早就告訴我不適合鋼琴。我在總譜上找到我想發展的事,就是指揮,可透過眾人協助,一起調配音樂色彩,我不是一個人,可以大家一起完成。」

  • 別把表演廳當殿堂 國際指揮家籲學子親近藝術

    別把表演廳當殿堂 國際指揮家籲學子親近藝術

     享譽國際的指揮家簡文彬,日前到政治大學舉行分享講座,他鼓勵學子自在親近藝術,別把表演廳視為遙遠的「殿堂」,他以衛武營國家表演藝術中心的公眾鋼琴為例,原本是台要報廢的鋼琴,但放在公開場合供民眾彈,音樂賦予老琴新生命,國外音樂家來表演,都覺得新奇,每每小試身手,吸引觀眾圍觀。 \n \n 自在親近藝術,簡文彬也有親身經歷,曾任德國萊茵歌劇院指揮、現為衛武營國家表演藝術中心藝術總監,簡文彬說,他之所以對歌劇、人聲著迷,可追溯到童年時期,他的保母阿花,「我的父母親都需要工作,沒時間照顧我,他們找了一位原住民女孩阿花,作我的保母,我印象中她總是在唱歌,雖然在3歲之後,再也沒見過她,但她的歌聲讓我印象深刻,是我對人聲著迷的原因。」 \n \n 簡文彬在1995年拿下伯恩斯坦指揮大賽特別獎,以指揮專業揚名國際,他從小主修鋼琴,雖「號稱彈得不錯」,但練得不是特別認真,一天練一小時,他自認也曾有過鋼琴夢,是在鋼琴家魏樂富的啟發下,人生才轉了彎,開始學指揮。 \n \n 簡文彬表示,當時魏樂富直指盲點,「如果想成為職業鋼琴家,必須有三個要件,一是肯花時間練琴,但從小一天只練琴一小時,已錯過許多;第二是要有把握,每次上台都能彈得一樣好,雖然情感無法每次都相同,但對於音樂的處理規模,每次都要能穩定且準確地呈現;第三就是15歲前,要有20首已練過的鋼琴協奏曲,這些都是我做不到的事。」 \n \n 簡文彬說,魏樂富老師告訴那時的他,彈琴彈得好,但沒有層次,「老師以水墨畫為例,告訴我,這只是一張紙,上頭有湖、船、人、山和垂柳,還有幾隻鳥,放在同一張紙上,卻有遠近的效果,這就是層次。」 \n \n 此外,魏樂富進一步提點簡文彬,鋼琴鍵盤有限,但效果無限,如同交響樂,為此,簡文彬在課後買了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總譜,開始對總譜產生興趣,後來遇到指揮家陳秋盛提攜,自此走上指揮的路。 \n \n 「我很愛面子,知道鋼琴有些技巧我做不到,也許老天很早就告訴我不適合鋼琴。我在總譜上找到我想發展的事,就是指揮,可透過眾人協助,一起調配音樂色彩,我不是一個人,可以大家一起完成。」

  • 衛武營公共鋼琴 簡文彬露一手

    衛武營公共鋼琴 簡文彬露一手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自詡為「眾人的藝術中心」,希望讓更多人直接接觸音樂,3月31日將1架12年前就在衛武營的鋼琴擺在公共空間,讓來來往往的民眾自由即興演奏,藝術總監簡文彬更親自將鋼琴推至定點,並率先上場露一手。 \n 「公共鋼琴在歐美公共場合相當常見,讓空間裡到處充滿藝術!」簡文彬表示,這架鋼琴2007年就在衛武營籌備處,見證衛武營從無到有,至今音色還是很不錯,今後放在榕樹廣場開放空間,不論大小朋友都能自由使用。 \n 衛武營昨舉辦公共鋼琴啟用快閃活動,簡文彬先親自調音後,再與工作人員一起將鋼琴推出、擺設定位,隨後他上場小試身手,博得圍觀民眾滿堂彩;不過,簡文彬坦言,鋼琴還能固定,琴椅就比較容易移動,希望民眾一起愛惜。 \n 簡文彬說,衛武營作為眾人的藝術中心,希望民眾不只進廳院看表演,而是在衛武營隨時都充滿藝術,人人都是觀眾,也可以是演出者;話沒說完,就有年輕人自告奮勇上場演奏,也有人彈奏簡單的兒歌《小蜜蜂》,同樣贏得歡呼。 \n 充當公共鋼琴的這架平台鋼琴,放置在榕樹廣場靠近歌劇院東側入口處,開放時間早上8點至晚上11點,歡迎一時技癢者自由上座,完全不必登記,為了確保演奏品質,館方每日還會定時巡檢鋼琴。

  • 簡文彬讓衛武營飛翔

    簡文彬讓衛武營飛翔

     從一個視譜飛快的鋼琴家到享譽國際的指揮家,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藝術總監簡文彬受台灣完整的古典音樂教育出發,在國際上走出自己的指揮之路。簡文彬打響衛武營的策略是從在地出發,在國際受肯定,接下來他將為衛武營與台灣藝術環境開啟嶄新的一頁。 \n 《紐約時報》2019年1月30日以整版篇幅報導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是「亞洲最大單一屋頂劇院」,是高雄的「文化客廳」,一舉打響了衛武營在國際劇場的知名度。緊接著英國《衛報》評選出「2019度假勝地熱門榜」,台灣因衛武營是世界最大單一屋頂劇院而獲選為全球40個值得一遊的地區,與印度聖雄甘地故鄉古吉拉特邦、德國包浩斯設計學校等知名文化、歷史與自然景點一同獲選。 \n 簡文彬30歲在德國萊茵歌劇院擔任駐院指揮,34歲當上國家交響樂團音樂總監,成為台灣最年輕的音樂總監,以下是簡文彬接受《中國時報》獨家專訪摘要: \n 問:您認為一座場館如何改變一座城市? \n 答:我不認為一座場館可以改變一座城市,但可以改變外面的人對於這座城市的看法。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是集結眾人智慧與力量的結晶,我希望將衛武營打造成眾人的藝術中心,眾人能輕鬆地走進來,也讓表演藝術走進眾人的生活,進而使衛武營融入眾人生活的日常。 \n 就像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說的,不要去做百分之十的文青要的節目,要把心力花在一般大眾都可以欣賞的節目。衛武營的外型就像是一個人張開雙臂擁抱大家,希望大家也能從衛武營裡感受藝術帶來的樂趣。 \n 抓住機會 要勇於表現 \n 問:對於人才培養的看法? \n 答:我34歲當上國家交響樂團音樂總監,很感激當年願意給我機會的人,但我也感謝自己很「敢」,我敢接下來的勇氣。我想說的是,我34歲已經在萊茵歌劇院工作5年,指揮歌劇超過50齣;我也已經在日本太平洋音樂節擔任3年的駐節指揮了,我的歷練,讓我可以有能力抓住機會。 \n 我常跟台灣年輕指揮新秀分享,如果你都是擔任客席指揮,你就是累積客席指揮的經驗;但你如果是在劇院或是樂團固定工作,你就會累積在一個組織工作的經驗,兩者都有助於你未來音樂事業的發展。 \n 我希望下一任藝術總監就是40歲以下,也許是導演,也許是編舞家,但在此之前,衛武營的制度要健全,運作機制要順暢,這樣才能夠成為年輕世代藝術總監的後盾,讓他的藝術創意可以帶領衛武營繼續更多的嘗試。 \n 旅居海外 能力最重要 \n 問:旅居國外多年,有感受過種族歧視嗎? \n 答:我在台北居住到21歲,然後出國念書工作,現在我在國外居住的時間已經都比台灣久得多。在國外首先注重的就是能力,能力是必備的條件。就我的經驗來看,至今我還是萊茵歌劇院唯一台灣人,這跟我是不是台灣人一點關係都沒有。在這裡誰管你是哪裡人,你聲音漂亮大家愛都來不及,劇院有伊朗來的女高音,厄瓜多籍的音樂家。至於台灣跟大陸不一樣,這大家都知道。 \n 問:出國發展20餘年,台灣對你的意義是甚麼? \n 答:年紀漸長,有機會回到家鄉服繼續貢獻,想為台灣做點事,這是很自然的事情。我記得我在參加伯恩斯坦指揮大賽時,大陸跟大會祕書處說要把我的國旗撤下來,我還記得我當時已經得了特別獎,這表示我一定會上台領獎,但大陸最後沒得獎,我就跟大會祕書處說,我上台領獎時,也會把他們的國旗拿掉。最後,兩個國旗都在。這就是我的態度。

  • 總統府音樂會4月6日登場 蔡英文、柯文哲將同台

    2019總統府音樂會4月6日於府前凱道登場,蔡英文總統與台北市長柯文哲將同台,備受外界矚目。 \n \n總統府發言人張文蘭今天表示,今年剛好是總統府落成100周年,把音樂會拉回到總統府前舉辦,並由文總策劃;三大主軸,包括:藝術性、多元性、公益性,因此今年由台北市政府協助邀請社福團體、社福機構院生、特殊學校師生一起參與,並為其設置座位區;另外也開放民眾自由入場。 \n \n台北市政府為協辦單位,當天也將邀請柯文哲參加。換言之,蔡英文、柯文哲當天將同台。 \n  \n文總副秘書長李厚慶說,這次邀請衛武營國家藝術中心總監簡文彬來擔任音樂會總監、台北流行音樂中心籌辦主任丁度嵐擔任製作人,是一個很難得的結合,包括傳統與現代、古典與流行的融合。 \n  \n此外,音樂會主視覺今天也搶先曝光,是由單獨的音符組合成一朵花朵,李說,「春天是花朵盛開的時候,多元的色彩象徵音樂會是多元、跨界的組合。」

  • 衛武營明年挑戰25萬人次購票 想納入愛情產業鏈

    衛武營明年挑戰25萬人次購票 想納入愛情產業鏈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10月13日開幕至今,已有87萬人次入館、售票率80%,藝術總監簡文彬24日宣布開幕季成果,並表示將延續與現任市府局處的互動模式,接下來與新市長韓國瑜加強合作,更希望納入「愛情產業鏈」,推展藝術套裝行程,讓情侶來高雄除了遊愛河之外,也能到衛武營看經典愛情歌劇《杜蘭朵》。 \n \n簡文彬表示,衛武營長期與高雄市政府協力合作,尤其明年衛武營立下25萬售票人次目標,更需要吸引南部鄰近縣市,得仰賴交通、觀光局處甚至中央相關單位協力,不排除促成規畫藝文產業鏈套裝行程。 \n \n「藝文節目裡有滿滿的愛情!」簡文彬舉例說,衛武營與德國萊茵歌劇院攜手共製的普契尼經典歌劇《杜蘭朵》,男主角寧冒被砍頭的風險也要追愛、暗戀王子的女僕犧牲成全而自殺,皆是可歌可泣的愛情,類似情節不勝枚舉,希望未來觀光局規畫愛情遊程時,也能協助行銷衛武營各項與愛情有關的節目。 \n \n衛武營10月中旬開幕至今2個多月,累計入館超過87萬人次,衛武營會員超過5000多位,臉書打卡超過9萬9000次、觸及846萬人次,且伴隨捷運運量推升,開幕以來單月運量突破15萬人次,國際媒體也有近80篇報導,更重要的是票房相當亮眼,41檔開幕季演出共完售27場次,售票率高達80%。 \n \n簡文彬展望來年,2019上半年將推動「當代音樂平台」、台德共製經典歌劇《杜蘭朵》、雲門接班人鄭宗龍與雲門2新作《毛月亮》、明華園創團90年代表作《龍城爭霸》、以及6月的「聚焦荷蘭」系列節目,值得粉絲期待。 \n \n此外,營運團隊設定每年元月為場館進行定期機具設備檢測保養,2月4日除夕至6日初三也會暫停對外開放,且為了讓更多觀眾輕鬆走進戲院,明年部分場次將規畫「體驗票」,某些視野受到限制的特定座位票,只要100元就能購買。

  • 衛武營如何一年25萬人次達標?總監簡文彬只說六個字

    衛武營如何一年25萬人次達標?總監簡文彬只說六個字

    耗時10餘年,興建總經費達107.5億元,衛武營國家藝術中心今天成功開幕,場內外湧入兩萬餘位民眾,達到「眾人的衛武營」目標。被問到開幕後要如何完成國家表演藝術中董事會要求的25萬上座人次達標?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藝術總監簡文彬只說了六個字:「賣票!賣票!賣票!」 \n \n簡文彬表示,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是集結眾人智慧與力量的結晶,希望將衛武營打造成眾人的藝術中心,眾人能輕鬆地走進來,也讓表演藝術走進眾人的生活,進而使衛武營融入眾人生活的日常。簡文彬說,衛武營的外型就像是一個人張開雙臂擁抱大家,希望大家也能從衛武營裡感受藝術帶來的樂趣。 \n \n簡文彬說,從現在到年底算是開幕期間,票價從三百元起,平均票價約在一千元左右;明年平均票價將會調至七百元,回到正常市場營運機制。 \n \n簡文彬說,他認為最重要的除了節目之外就是行銷,每一種售票的方式可以決定哪一個受眾會有興趣,他希望衛武營可以找到各種階層都會喜歡的節目,與大家一起分享表演藝術。 \n \n簡文彬說,這幾天裡面的駐店跟黃昏市集都非常興奮,總收入破百萬以上;他也希望衛武營公共空間各個角落都可以有各種藝術相關的事情會發生,比如說他會置放鋼琴,任何人都可以來彈琴給大家聽。 \n \n國表藝董事長朱宗慶說,他非常感動,衛武營團隊做得很好,「我們不可能一次到位,但這個起步已經讓人驚艷。」朱宗慶說,他自己這幾天都待在高雄,很感動,「每天都有在這裡練習、跳舞、演戲,外面有民眾在這裡吃飯、散步、跑步,逛街,非常生活化,這不正是我們期待的藝術中心的面貌嗎?」朱宗慶說對於衛武營的未來充滿信心。

  • 喊出衛武營年入場25萬人次 國表藝董座朱宗慶:作不到就下台

    高雄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今(5)日正式納入行政法人國家表演藝術中心,10月正式開幕,國表藝董事長朱宗慶日前與藝術總監簡文彬討論,喊出開幕起一年室內觀眾應達25萬人次的目標,朱宗慶表示,這個數字管理有挑戰性,「但我們願意破釜沉舟。」朱宗慶也要求藝術總監簡文彬「做不到就下台」,「我也會與藝術總監共進退。」 \n \n朱宗慶同樣也對其他國表藝轄下的台北國家兩廳院與台中國家歌劇院兩位總監劉怡汝與邱瑗有所要求,設定不同的數字管理目標,同樣也喊出沒做到就下台的口號。 \n \n衛武營藝術總監簡文彬則表示,衛武營不但會順利開館,也會風光開館,所有一切籌備工作都已經在緊鑼密鼓進行當中。簡文彬說,很感謝國表藝這個大家庭上下的叮嚀與協助,提點細節,「我自己也很期待。」對於數字管理,簡文彬則表示,他已經辭去德國杜賽朵夫歌劇院22年的終身駐院指揮職務,未來只受邀客席指揮,「這也代表我將全力以赴,希望為台灣表演藝術環境奉獻。」 \n \n2018衛武營開幕季演出節目音樂類包括柏林愛樂將由杜達美領軍,將在衛武營展開巡演。兩年前來訪的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由楊頌斯帶團,也將在衛武營演出。 \n \n其他節目還包括管風琴天后伊維塔・艾普卡娜獨奏會、獨幕裝置歌劇《驚園》、紀念美國大指揮家伯恩斯坦百歲誕辰的輕歌劇《憨第德》。戲劇節目包括加拿大導演羅伯.勒帕吉所創立的機器神劇團(Ex Machina)帶來的《887》等。舞蹈節目包括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的雲門45 週年「林懷民舞作精選」,澳洲雪梨舞團帶來《光與暗》╳《大明》等舞作。不少票券由於票價便宜,再加上嘗鮮心態,許多場次都已售罄。

  • 衛武營藝文中心10月13日正式啟用 開幕季將長達2個月

    衛武營藝文中心10月13日正式啟用 開幕季將長達2個月

    位於高雄的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興建8年,慢工出細活,目前正在進行最後細部收尾,準藝術總監簡文彬4日正式宣告將於10月13日啟用,屆時將有長達2個月開幕季,由171個團隊、藝術家輪番上陣,以「眾人的派對」為主題,讓每個人在此找到屬於自己的衛武營。 \n \n這場「歡迎光臨衛武營」記者會由簡文彬主持、國家表演藝術中心董事劉富美、陳啟川先生文教基金會董事長陳田圃、中華文化總會諮議委員柯珀汝、歐美建設董事長卓永富、興勤電子董事長陳淑愛、台灣福興文教基金會執行長林宜錚等人均受邀出席。 \n \n記者會選在新場館1樓榕樹廣場舉行,由庶民街舞表演開場,豫劇團接力演出《抬花轎》,象徵衛武營兼容並蓄的多元定位;同時宣布榕樹廣場即起正式開幕,民眾24小時皆可前往使用,事實上,這幾天已有晨運的歐巴桑、歐吉桑入內練拍手功。 \n \n簡文彬表示,衛武營原是軍用營區,最初爭取設置時即以「眾人的藝術場館」為目標,希望涵蓋多元藝術,荷蘭設計師法蘭馨·侯班更特別與四周地景融合,四面八方都能通達無礙進入場館,開幕活動策畫自然是延續這個軸線。 \n \n他說,10月13日起至12月23日止將安排超過70場節目,邀171個國內外團隊、藝術家參與,開幕日傍晚將有《揭幕─璀璨閃耀》音樂會,戶外劇場則規畫《眾人的派對 Arts for the People》,邀民眾見證衛武營的新時代到來,「我自己也非常期待」。 \n \n衛武營3月起提供預約導覽服務,至今以1102人次前往參觀,簡文彬說,其中有些人不只來了1次,每次都會看到不同角度,等10月開幕後,從室內也有很多可往外眺望的景點,希望讓每個造訪者都能找到屬於自己的天地。

  • 發掘呂紹嘉、簡文彬 名指揮家陳秋盛辭世

    發掘呂紹嘉、簡文彬 名指揮家陳秋盛辭世

     台灣名指揮家陳秋盛昨(9)日睡夢中辭世,享壽76歲,樂壇聞訊都感到悲痛不捨。陳秋盛擔任台北市立交響樂團團長將近20年期間,不但帶來國際一流樂團,開啟台灣古典音樂視野,更發掘國家交響樂團音樂總監呂紹嘉、衛武營準藝術總監簡文彬、中提琴家黃心芸及鋼琴家劉孟捷等,這些台灣中生代優秀音樂家,都是他的得意門生。 \n 8日才剛舉行完父親的告別式,呂紹嘉收到噩耗,內心非常難過,「陳老師是我音樂上的父親。」呂紹嘉說,陳秋盛對他的信任,讓他可以在音樂這條路上持續前進,「當學生時,他常常讓我幫他的小提琴學生伴奏,我們也一起排練歌劇,他其實一開始沒看過我指揮,但他讓我知道我的潛力。」 \n 輔大音樂系系主任孫樹文表示,陳老師早上被看護發現沒了氣息,送醫急救無效。家屬非常低調,希望後事安靜進行。台北市立交響樂團表示希望可以為老團長舉行紀念音樂會,但要徵詢家屬意願,目前計畫在4月12日音樂會前默哀,感念陳團長對於北市交及台灣樂壇的貢獻。 \n 陳秋盛早年負笈德國慕尼黑音樂院學習小提琴演奏,1969年學成歸國,1971年為了學習指揮再次赴歐洲深造,在維也納音樂大學向斯瓦羅夫斯基學習,1973年回到台灣,先在國臺交前身台灣省立交響樂團工作,最後在台北市立交響樂團擔任團長並退休。 \n 陳秋盛在北市交工作期間,極力推廣歌劇與交響樂作品,在當時沒有太多民間藝術經紀公司舉辦節目的時代,北市交的音樂會擔任了領頭羊的角色。他數度率領北市交到美、日、俄、法等國巡演,把台灣的音樂帶到國際。 \n 從北市交退休之後,陳秋盛將音樂重心從樂團轉移到教學,除了在師大、北藝大、南藝大任教以外,他也是輔大音樂系客座教授,並應邀客席國家交響樂團與國立台灣交響樂團。

  • 客席老東家國家交響樂團   簡文彬展現「柴五」原譜精神

    客席老東家國家交響樂團 簡文彬展現「柴五」原譜精神

    應邀客席老東家國家交響樂團,衛武營準藝術總監簡文彬週六將首度在台灣演出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簡文彬表示,他先忠於原譜,再加入自己的速度,希望可以更貼近這首經典作品的精神。 \n \n簡文彬說,過去擔任國家交響樂團音樂總監時,都是先讓客席指揮選曲子,「林克昌、巴夏等大指揮家都曾經指揮過NSO演出這首作品,我反而沒有機會,這次總算可以如願以償。」 \n \n柴科夫斯基最後三首交響曲素有「命運」交響曲之稱,其中創作《第五號交響曲》時,柴科夫斯基正面臨親人生離死別的悲痛、失敗的婚姻帶來的無奈,還有嚴酷的政治所帶來的惶恐。面對無常的人生,他沒讓命運成為宿命,相信最終定能掙脫出命運的束縛。簡文彬說,他知道樂團非常擅長這首作品,「但我的習慣就是先回到柴可夫斯基當初音樂裡想要呈現的記號,然後再重新加以整理,捏塑成我要的音樂線條。」簡文彬說,這首樂曲有很多的快板,考量國家音樂廳的音響,他會讓樂迷在廳內都可以聽見顆顆分明的音樂。 \n \n簡文彬在台灣的指揮生涯與柴科夫斯基最後三首交響曲也有著有趣的緣分,簡簡文彬說,2001年上任NSO音樂總監的首場音樂會,他演出柴氏《第四號交響曲》;2007年卸任NSO音樂總監後,以客席指揮身分與NSO合作的第一場音樂會則演出了《第六號交響曲》。經過十年,簡文彬終於與NSO共同演出柴氏這首由晦暗走向光明歷程的《第五號交響曲》。 \n \n「很多團員都已經是新面孔,覺得很新鮮。」簡文彬說,樂團已經跟他當年在的時候很不一樣,再一次合作也非常開心,「雖然這首柴科夫斯基的《第五號交響曲》是樂團拿手曲目,但我還是請他們這次就照著我的指揮去演出,也希望樂迷會喜歡。」 \n \n音樂會將於3月3日舉行,地點在台北國家音樂廳。除了柴科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之外,其他曲目還包括世界首演台灣作曲家顏名秀以卡那卡那富族代表性歌謠《祭歌:母親、父親》為題創作的同名作品;此外,留聲機雜誌評選為「最受矚目」小提琴家馬克‧布許柯夫(Marc Bouchkov)也將首度與國家交響樂團(NSO)合作,演出斯特拉汶斯基「新古典時期」的《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

  • 指揮馬勒《第九號交響曲》 簡文彬獻處女秀

    指揮馬勒《第九號交響曲》 簡文彬獻處女秀

     與作曲家馬勒創作《第九號交響曲》的年紀相仿,也與馬勒一般有著豐富的歌劇演出背景,德國萊茵歌劇院終身駐院指揮、衛武營營運推動小組召集人暨準藝術總監簡文彬,將指揮國台交,演出馬勒《第九號交響曲》,「在舞台上指揮馬勒《第九號D大調交響曲》,這是我的第一次。」 \n 沒有指揮家不想挑戰馬勒,簡文彬說,過去擔任國家交響樂團音樂總監之際,也策畫過「發現馬勒」的系列音樂會,「但我是主人,不能挑交響曲,要讓客席的指揮先挑,我也與馬勒《第九號交響曲》失之交臂。」 \n 簡文彬說,國台交原本有指揮,但因為臨時無法出席,必須找人代打,後來問他是否可以演出,他看了時間可以就答應了,「演完了這一首,馬勒九首交響曲我就只剩下《第五號交響曲》還沒演出過。」 \n 簡文彬表示,馬勒在寫《第九號交響曲》時,正值50歲的壯年,這也是一位指揮家的黃金時期,但這首作品卻常被認為是馬勒暮年之作,「但我認為這是他創作的巔峰,不應該看成是夕陽無限好的人生眷戀與告別。」簡文彬認為,「馬勒進一步將歌劇院中的戲劇性加入交響曲當中,把心情寫進樂譜,很多速度的標註,純粹就只是為了要有戲劇性的效果,讓這首交響曲更生動。」 \n 年過50,簡文彬活在當下,他回想過去無論是擔任國家交響樂團音樂總監或是國台交藝術顧問,中間有空檔的輕鬆時光,到現在身兼衛武營準藝術總監的重責大任,簡文彬說,「每一個階段我都很開心。」 \n 簡文彬說,就他的情況而言,「換了位置就應該換腦袋,在擔任音樂總監之時,就要把音樂做好帶好;做一個場館的營運者,就是要把每一個文化層面都顧好,不僅僅只是音樂的品味,整體節目的內容與觀眾服務的內容都要兼顧,現在這個職務,就是為國家社會做事情,再困難也要用力克服。」 \n 國台交音樂會將於6月24日舉行,地點在台中中興堂;6月25日在台南文化中心演藝廳。

  • 馬勒最後交響曲 衛武營準藝術總監簡文彬揮棒詮釋

    與作曲家馬勒創作《第九號交響曲》的年紀相仿,也與馬勒一般有著豐富的歌劇演出背景,德國萊茵歌劇院終身駐院指揮、衛武營營運推動小組召集人暨準藝術總監簡文彬將指揮國台交,帶來馬勒《第九號交響曲》,「在舞台上指揮馬勒《第九號D大調交響曲》,這是我的第一次。」 \n \n沒有指揮家不想挑戰馬勒,簡文彬說,過去擔任國家交響樂團音樂總監之際,也策劃過「發現馬勒」的系列音樂會,「但我是主人,不能挑交響曲,要讓客席的指揮先挑,我也與馬勒《第九號交響曲》失之交臂。」簡文彬說,國台交原本有指揮,但因為臨時無法出席,必須找人代打,後來問他是否可以演出,他看了時間可以就答應了,「演完了這一首,馬勒九首交響曲我就只剩下《第五號交響曲》還沒演出過。」 \n \n為了演出馬勒《第九號交響曲》,國台交已經排練過兩次,簡文彬說助理指揮也已經排練過,樂團也做了分部練習,表現很好。簡文彬表示,馬勒在寫《第九號交響曲》時,正值50歲的壯年,這也是一位指揮家的黃金時期,但這首作品卻常被認為是馬勒暮年之作,「但我認為這是他創作的巔峰,不應該看成是夕陽無限好的人生眷戀與告別。」簡文彬認為,「馬勒進一步將歌劇院中的戲劇性加入交響曲當中,把心情寫進樂譜,很多速度的標註,純純粹就只是為了要有戲劇性的效果,這些都讓這首交響曲更加生動。」 \n \n年過50,簡文彬活在當下,他回想過去無論是擔任國家交響樂團音樂總監或是國台交藝術顧問,中間有空檔的輕鬆時光,到現在身兼衛武營準藝術總監的重責大任,簡文彬說,「每一個階段我都很開心。」 \n \n簡文彬說,就他的情況而言,「換了位置就應該換腦袋,在擔任音樂總監之時,就要把音樂做好帶好;做一個場館的營運者,就是要把每一個文化層面都顧好,不僅僅只是音樂的品味,整體節目的內容與觀眾服務的內容都要兼顧,現在這個職務,就是為國家社會做事情,再困難也要用力克服。」 \n \n國台交音樂會將於6月24日舉行,地點在台中中興堂;6月25日在台南文化中心演藝廳。

  • 簡文彬生病取消演出 吳曜宇、范楷西年輕雙指揮上場代打

    原定於國1月13日在台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舉行的國立台灣交響樂團「海神家族與馬勒巨人」音樂會因指揮簡文彬生病臨時取消演出,國臺交決定由正在維也納的台灣新銳指揮吳曜宇及國台交助理指揮范楷西兩位代為披掛上陣。 \n \n指揮家簡文彬日前依原訂行程,自德返台與國台交進行「海神家族與馬勒巨人」音樂會排練,卻因身體不適,無法繼續排練演出。 \n \n國台交團長劉玄詠表示,對簡文彬無法親自參與這場演出感到遺憾,但也感佩他抱病回臺進行排練的敬業,並希望他能早日康復。國臺交也緊急尋找替代人選,最後決定緊急邀約台灣年輕新銳指揮家吳曜宇代打,讓具有無限可能的年輕世代與國台交共同完成這樣一場不一樣的演出。 \n \n音樂會上半場是賴德和《海神家族》交響曲的世界首演,將由現任國台交助理指揮范楷西擔綱指揮;下半場馬勒《第一號交響曲》演出則將由2013年法國貝桑松國際指揮大賽首獎得主吳曜宇擔任指揮。 \n \n國台交表示,除了向樂迷鄭重致歉之外,也誠摯歡迎已購票樂迷前往支持,國台交也全面接受退票,「還是很希望樂迷來給台灣年輕新世代音樂家更多鼓勵。」若需退票,請親至兩廳院台北、台中、台南、高雄服務處辦理,或電洽國台交04-23330153。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