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蟾蜍山的搜尋結果,共08

  • 蟾蜍山殘破不堪 北市議員要求北市府盡速處理

    蟾蜍山為台北唯一的活眷村,保存大量文化資產,2016年獲全區保存為文化景觀,不過年久失修,內部殘破不堪,所有權人台科大校方上月表明願意釋出該區校地,交由市府規畫,不過北市議員王閔生發現,文化局至今未與校方討論,直言根本是擺爛!

  • 蟾蜍山農業試驗所官舍 列歷史建築

    蟾蜍山農業試驗所官舍 列歷史建築

     公館「蟾蜍山」是台北僅存的山城眷村,儘管有文化景觀身分,但文資保護力不足,近年建物毀損嚴重。經在地居民提報,北市文資會審議昨(25日)通過將2棟農業試驗所官舍登錄歷史建築,而原先被認定不具價值的蠶業改良場,因居民提出文史脈絡佐證,委員均認為可補充資料後再審議,後續也有望獲歷建身分。 \n 蟾蜍山2014年登錄為文化景觀,不過現行文資法針對文化景觀內的建物,無法強制要求所有權人修繕,就算「放到爛」也無罰則,引發居民擔憂。 \n 好蟾蜍工作室發起人林鼎傑說,台科大2年前修繕部分建物,但依法不必做調查研究,也不用送審文化局,修繕過程粗糙,導致百年建材毀損,居民有感於區內建物正迅速毀壞,因此提報年代較悠久的建築,希望透過不同文資身分搭配,讓保存機制更完整。 \n 文資委員去年現勘,認為羅斯福路四段74、76號和92、94號宿舍工法保存良好,為農業試驗所僅存的宿舍,見證台灣農業現代化發展歷史,建議登錄歷史建築;其餘建築則因外觀、格局多已改建,不具文資價值。 \n 不過,林鼎傑昨在文資會指出,62、64號建物為日據時期蠶業改良場,為全台碩果僅存的2棟,儘管被改建過,但有完整的文獻和圖資,修復沒問題。另外70號為洋菇之父胡開仁宿舍,他對農業貢獻很大,見證了台灣以農養工的時代,應將這些歷史記憶完整保存下來。 \n 在場文資委員多認為,之前現勘只看到建築外觀破敗,但沒有足夠資料,針對背後的文史價值做更深入考量,如今看來這些建物在農業發展史上確有重要意義,未來若搭配文史資料,有機會重建成原有樣貌,不宜現在就認定沒價值,應從長計議。 \n 最終文資會代理主席、文化局長鍾永豐總結,先登錄2處農試所宿舍為歷史建築,至於其他建物,待提報人提出更完整資料,日後再審議價值。

  • 高捷返《尼羅河女兒》拍攝地 籲響應數位修復續命經典

    高捷返《尼羅河女兒》拍攝地 籲響應數位修復續命經典

     侯孝賢1987年執導的《尼羅河女兒》數位修復後在台上映,男主角高捷日前重返當年取景地「蟾蜍山」拍攝宣傳影片,表示之前一直沒有機會回來,如今得靠導航才找得到路,然而一回到現場,29年前的往事便歷歷在目,「感覺都回來了。」侯孝賢2日也低調現身影廳,觀賞修復版的《尼羅河女兒》。 \n 高捷當年與楊林、陽帆合作,憶起當時大家一起玩,拍片的氣氛自然,「就像在一起生活,這就是侯導的功力。」高捷表示如今因為數位修復技術讓該片重登大螢幕,才能讓更多人一睹當年台灣電影的風采,但因所費不貲,呼籲企業大眾一同響應,延續經典電影的生命。 \n 蟾蜍山曾一度面臨拆除命運,所幸在侯孝賢等人奔走下,今年被台北市文化局列為重要文化景觀,該片攝影師陳懷恩重遊舊地時表示,蟾蜍山有階梯、蜿蜒小路,是富有故事性且立體的場景,因而才能拍出《尼羅河女兒》中,侯導想呈現的「真實」與「漫畫」世界間的對比。

  • 蟾蜍山蓋樓? 台科大:尚無計畫

    蟾蜍山蓋樓? 台科大:尚無計畫

     位於台北市大安區學府里的蟾蜍山,去年7月被台北市文化局指定為文化景觀,但因尚未清楚劃定範圍,引發文資團體抗議,要求地主之一的台灣科技大學,勿蓋樓破壞山城景觀。台科大則表示,目前並無編列興建校舍的預算,也會尊重文資審議結果。 \n 好蟾蜍工作室、學府里里長李淳琳和居民,昨天在蟾蜍山廣場表達維護在地景觀的訴求。 \n 好蟾蜍工作室發起人林鼎傑表示,蟾蜍山內的煥民新村為台北市現存年代最久遠的空軍眷村,且是台灣少有、沿等高線興建的山城眷村,蟾蜍山聚落還有日據時期的農試所宿舍群,具軍事地景、農業現代化發源地的意義,其獨特的聚落風貌,曾被導演侯孝賢相中,作為電影場景。 \n 林鼎傑指出,蟾蜍山地主之一的台科大今年5月,在文資大會上要求將聚落平坦處,包括日據農試所宿舍、廳舍和煥民新村所在地,排除在文化景觀範圍外,以便將來用以興建校舍。對此,台科大主任祕書黃慶東說,校方2、3年前的確有在該地興建學生宿舍的想法,但至今未提出實際計畫,也未編列預算。 \n 文化局文資科長林長杰說,目前僅確定蟾蜍山具文化景觀的身分,至於範圍則待專案討論,再交由文資委員會審議後才能劃定。黃慶東強調,台科大重視土地的歷史價值,願意重新評估土地利用方式,並尊重文資委員會審議結果。

  • 蟾蜍山 登錄文化景觀

    蟾蜍山 登錄文化景觀

     見證著當年中美協防歷史的蟾蜍山「煥民新村」,去年爆出拆除消息,後經導演侯孝賢聲援而緩拆,民間團體遂向北市府爭取將煥民新村列為歷史建築,避免持續毀壞,昨天北市文化局文化資產審議會通過,不只要保留煥民新村,應把蟾蜍山整體登錄為文化景觀。 \n 蟾蜍山聚落除了是公館的起源,亦是國共內戰、美軍協防台灣成立「聯合作戰中心」所在地,好蟾蜍工作室發起人林鼎傑說,可以說如果沒有當年的蟾蜍山,就沒有今日台灣的穩定與富庶。 \n 林鼎傑指出,這個台北市區獨特的山城,曾是藝人張菲、費玉清、伍佰和畫家鄭在東、林鉅、作家張萬康、須文蔚落腳所在,水墨畫家楊年耀更是選擇蟾蜍山作為安居創作地,因獨特的聚落風貌,蟾蜍山更成為侯孝賢《尼羅河女兒》、《好男好女》的拍攝場景。 \n 文化局長劉維公表示,接獲提報後啟動文資程序,在去年成立專案小組進行文資價值鑑定會勘,昨提報大委員會討論,決議將蟾蜍山登錄為文化景觀,後續保存規畫,在山坡安全考量下,以自然生態、集體生活記憶和學校後續活化運用為原則。 \n 他說,把蟾蜍山不僅是「煥民新村」需要被保護,文資委員拉高視野,納入文化景觀全面性的方式看待,未來地主台灣科技大學必須遵照《文資法》整建。

  • 透過鏡頭 讓聚落永遠活下來

     1987年曾在蟾蜍山拍攝《尼羅河女兒》的侯孝賢導演,今年特地把「金馬電影學院」移師到蟾蜍山,希望透過年輕導演的眼睛,用影像把蟾蜍山聚落特殊的景觀保留下來。 \n 電影創作聯盟理事長王耿瑜當年是《尼羅河女兒》的副導,在颱風過後的黃昏,她拉著當時的攝影助理,同時也是《戀戀風塵》男主角王晶文、美術指導林鉅,以及攝影師陳懷恩,一起舊地重遊。拿著26年前《尼羅河女兒》的劇照,覺得蟾蜍山當年情景依舊,有一種回到過去的感覺。 \n 王耿瑜還請電影資料館提供《尼羅河女兒》拷貝片,在聚落播映,引起居民很大的共鳴。因為這部電影片名是來自日本漫畫,片中飾演女主角的楊林,生在單親家庭,與哥哥(高捷飾)祖父(李天祿飾)相依為命,在物質追求精神空虛的荒蕪城市,藉漫畫《尼羅河女兒》逃進幻想世界,比喻80年代,城市即將崩毀前,年輕人不安定的狀態。 \n 今年金馬學院已在10月底開課,創立金馬電影學院的侯孝賢不只當校長,還下海當「導師」,親領來自兩岸三地的年輕導演學員一同拍片,地點就在蟾蜍山,但向台科大申請的過程並不順利。(目前已確定難產) \n 侯導在「蟾蜍行動」中曾說,國外許多地方像日本、阿姆斯特丹等的火車站,都是老館保留再蓋新館,因為,地方跟建築是有歷史根源的;此次再來到蟾蜍山,他覺得很多地方都可以用,台科大可以把它當做校園的延伸,他也想來這裡喝咖啡寫劇本。 \n 蟾蜍山的房子層層疊疊,依山而建,結構很有趣,王耿瑜說,侯導很有職業敏感度,笑說在這裡拍賭場警匪追逐戲,警察應該抓不到盜賊,「透過鏡頭,可以把它的美用藝術保存下來,至少讓它的生命再多延續一段時日,這是身為影像工作者能夠做的事。」

  • 清朝通商古道遷台後的「克難村」

     車水馬龍的公館捷運站,每天有數萬人在其間穿梭,大家可能不知道,「公館」這個地名的源起,是來自位台北南區的蟾蜍山,當地還有仙人呂洞賓收伏蟾蜍精等仙跡岩的傳說,更增添鄉野傳奇。 \n 住在煥民新村的林鼎傑特別研究了蟾蜍山聚落的歷史典故。清朝時期,在羅斯福路尚未開通前,當地是新店地區進出台北盆地的通商古道,清朝政府在古道上設置了官員辦公的「廨署」負責防守,並向往來的商人徵稅,「公館」地名也因此而來。 \n 日據時期,日本在此設立「農業試驗場」,搭建不少日式宿舍,裕仁皇太子也曾來台視察。民國政府搬遷來台後,興建空軍作戰指揮部,1953年落成的「克難村」後來更名為「煥民新村」。 \n 這個依山而建的眷村聚落,公圳從聚落前方流過,因擁有豐富的生態與老樹,被指定為台北市10大生態廊道示範區之一,迄今保有遺世獨立的生活況味。 \n 蟾蜍山與仙跡岩南北兩山有一傳說,據說,古時候公館地區有蟾蜍精作怪,常常吃人危害百姓,呂洞賓特地下凡和蟾蜍精鬥法,拿釣桿收伏時用力過猛,在岩石上留下一個腳印,因此被稱為「仙跡岩」,蟾蜍精被降伏後整整叫了3天3夜,後來變成岩石,就守在今天蟾蜍山的位置。

  • 新故鄉願景-搶救好蟾蜍 找回歷史記憶

    新故鄉願景-搶救好蟾蜍 找回歷史記憶

     從台北市羅斯福路4段119巷轉進去,距人車喧囂的公館捷運僅幾步之遙,恍如穿越時光隧道般,出現在眼前的,是個時間彷彿凍結在50、60年代的山城聚落。 \n 這個依偎在蟾蜍山腳下的「煥民新村」,是台北碩果僅存的山城眷村,依山而建的建築和人文氛圍,形成獨特的城市景觀,如今卻面臨拆除危機,一群關心的朋友發起「好蟾蜍」搶救行動,希望為城市留下歷史根源。 \n 好蟾蜍俱樂部發起人、紀錄片工作者林鼎傑,和電影創作聯盟理事長王耿瑜在本報與環宇電台合作的「新故鄉動員令」專題訪談中強調:「不要只想著經濟起飛,就一定要拆房子,那不是唯一的價值。」 \n 鬧區旁的時空膠囊 \n 林鼎傑目前就住在煥民新村,他發現這個地方有獨特的風貌,距離公館捷運走路不到10分鐘,進到裡面3分鐘路程,就像來到沒有遊客的九份,階梯狀的建物,生活步調緩慢,充滿魅力,像個座落台北鬧區旁的時空膠囊。 \n 當地特殊的山城景觀與空間氛圍,吸引侯孝賢等多位知名導演前來取景,《尼羅河女兒》、《好男好女》等多部電視、電影都在此取景、拍攝;張菲、費玉清、伍佰、畫家鄭在東、小說家張萬康等人都曾居住於此。 \n 蟾蜍山聚落最熱鬧時居民有1千多人,1990年代,蟾蜍山部分區域被畫為台科大預定校地並附帶「安置承諾」。校地內包含列管眷村「煥民新村」39戶、非列管眷村(俗稱違建)60戶、農試所日治宿舍群28戶。 \n 發起聚落保存行動 \n 煥民新村居民在2011年年底搬遷後,地上物所有權人國防部原訂今年8月16日拆除眷舍,蟾蜍山部分居民得知後,發起「好蟾蜍工作室」,號召藝文工作者、老師學生、咖啡店老闆等人,展開聚落保存行動,希望讓外界看見這裡獨特的空間氛圍與歷史縱深,並積極提出兼顧校方使用需求的再利用方案。 \n 林鼎傑找到當年擔任《尼羅河女兒》副導的王耿瑜,舊地重遊後,王耿瑜心想:除了剷除蓋大樓,有沒有其他的可能?「在它消失之前,我們來做點事吧!」 \n 為了保留這個古老建築群,林鼎傑這群好蟾蜍推動一波波行動,從「山城聚落-空間測繪營」為聚落丈量繪圖留下紀錄資料;「在蟾蜍山的日子-老公館空間故事展」,讓影像工作者透過鏡頭,帶領大家發現聚落的魅力;「蟾蜍行動-鄰里起哄」由藝術家現地創作,集結公民力量進行街區記憶清理、廢家具修復、廢墟變菜園等行動。 \n 可望與台科大共生 \n 「我們是很溫和軟性的社會運動,不希望抗爭抗議,要用文化性、體驗性、藝術性打開大家的五感,體會這裡的美好」,林鼎傑說,煥民新村的眷戶雖已搬離,但周遭由外省軍人自力營造的聚落,仍有許多人居住,鄰里關係緊密,它可以與台科大「共生」,例如參考國外結合社會服務合作模式的學生宿舍或社團,由學生協助幫老人送餐等等。 \n 5月奔走迄今,蟾蜍山聚落原本8月中將灰飛煙滅,因2棵老樹遷移必須補送樹保計畫而延後,房舍可保留到年底,林鼎傑說,「這個社會並不冷漠,我們感受到很多正面能量,只要民眾多關心周遭的事,它可以創造一種新的可能。」 \n 林鼎傑認為,保留並修繕煥民新村再利用,除了幫台北市保留唯一的山城眷村外,也是台科大在不用提出「安置計畫」便能直接使用這塊校地的契機。但歷經幾次立委的協調,台科大對煥民新村無再利用的意願,煥民新村將被迫於年底拆除。 \n 藉紀錄片正面行銷 \n 主持人李偉文表示,20年來他幾乎每天都會路過公館,卻從不知道有蟾蜍山聚落這樣一個遺世獨立的地方,他一定要找時間親自到當地探訪。他建議,台科大應保留此處豐富多元的文化,善用侯導在此拍片等時機,為學校正面行銷宣傳。 \n 除了今年金馬學院以蟾蜍山為場景,12月香港國際雙年展也選定蟾蜍山做國際外展場;王耿瑜說,紀錄片力量很大,透過鏡頭看到的不是破爛,而是美麗的時空,這裡有台灣2、30年前的成長記憶,千萬別把歷史割斷了。 \n 「歷史可以讓人安定,我們要把它找回來!」王耿瑜希望每個人回頭看看自己成長的地方,「用你的方式把它記錄下來,我們這個世代需要保留一些記憶,從歷史去學習!」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