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黑蝙蝠中隊的搜尋結果,共44

  • 揭密黑蝙蝠中隊──為獲情報 捨命飛越敵後3000浬(一)

    黃文騄軍中生活(1964-1968)。婚後六個多月,我從十大隊調至黑蝙蝠中隊。當時黑蝙蝠中隊需要增加飛行、領航、電子、偵查照相等空勤隊員,我知道十大隊幾位分隊長都十分照顧我,我的一位分隊長周以栗已先進入黑蝙蝠中隊,他特別向情報署推薦我,空軍總部就派人到屏東徵求我們的意願,問我們是否願到黑蝙蝠中隊工作,我當時也認為繼續待在十大隊發展不大,升遷遠比作戰部隊慢,和隊上比我高一期的好友劉鴻翌及芝靜商量後,劉鴻翌和我就都同意轉到黑蝙蝠中隊。 \n \n與空軍部隊脫節 \n \n但在我尚未進入黑蝙蝠中隊之前,周以栗中校就已於民國52年6月19日,以P2V型飛機深入大陸,被米格17在江西擊落殉職,但我進入黑蝙蝠中隊的意願並未改變。等通過英文考試、經過空軍總部情報署副署長面談後,就從屏東調到新竹。在調離十大隊之前,總計我的C-46飛行總時數為2881小時,作戰飛行時間累積為259小時5分;總飛行時數為3138小時15分。 \n調差令是民國53年1月18日(星期六)到六聯隊的,我在1月27日(星期一)先到空軍總部報到,再到新竹黑蝙蝠中隊報到,報到後暫住在隊上宿舍,新竹、屏東兩邊跑,直到民國62年黑蝙蝠中隊解散前,我才於民國61年11月6日(星期一)至專機中隊報到上班,結束了黑蝙蝠中隊特種部隊長達8年9個多月的飛行生涯。 \n民國53年初我調至黑蝙蝠中隊的時候,黑蝙蝠已不全然只執行對大陸的任務了。當時黑蝙蝠中隊分成A、B、C三個飛行分隊(Flight),我被分派到A分隊。黑蝙蝠中隊可以說是與空軍部隊完全脫節,尤其是A分隊,任務是由蔣經國先生直接下達命令給衣復恩將軍,再由衣將軍向總司令報告黑蝙蝠中隊的任務及結果。我們基地在新竹跑道的西邊,整個基地都用鐵絲網圍起來,新竹基地聯隊長都不能進來,更不用說是其他人,所以我們當然也與聯隊脫節。記得有一次空軍總司令徐煥昇帶著政戰部主任到新竹東大路我們的宿舍來(現在宿舍原址已成了「黑蝙蝠中隊文物陳列館」),總司令就叫政戰部主任留在宿舍看看環境,他要和隊長到機場看我們工作的地方,所以只有衣復恩將軍及總司令知道我們的工作內容,整個空軍都無從了解。 \nA分隊飛P2V,另外還有一架B-26。P2V共有三架、兩種機型,一架P2V-5(美軍編號128355)做訓練用,另兩架P2V-7U做任務用;B-26是輕轟炸機,除了訓練外,也裝上F-86D的射控雷達做為攻擊P2V的假想敵用。因為黑蝙蝠進大陸等於是電子戰,所以民國54年11月11日由李顯斌自杭州筧橋投誠飛來的伊留申28型輕轟炸機上的雷達就另有妙用,黑蝙蝠中隊把它上面的雷達拆下來,放在P2V-5上面,訓練隊員時做為假想敵來操作。除了這四架,還有一架C-47,不做任務,僅做為美國教官回台北的交通工具。 \nB分隊使用的飛機是C-123,先是執行「南星二號」,到了民國53年四、五月間,開始執行「南星三號」。這兩個計畫的差別是「南星二號」是美國中央情報局主持的,任務範圍包括北越、海南島等地;「南星三號」是由駐越南美軍的「研究觀察團(Studies and Observations Group;SOG)」主持的,執行的是特種任務,與戰地觀察毫無關係。 \nC分隊使用的飛機是C-54,執行大陸空投任務,也曾支援越戰工作。 \n \n初飛P2V低空夜航 \n \n我在黑蝙蝠中隊的前半年訓練是飛P2V,剛開始的兩個月先上地面學科,並未接受飛行訓練,到民國53年3月27日第一次熟習飛行,朱震教官是正駕駛,我是副駕駛,飛機是P2V-7U,機號是5080(中央情報局的假號碼),在新竹本場起落,時數是55分鐘,之後到4月17日又飛7趟熟習飛行,都是朱震教官帶飛5080號機。 \n4月20日起朱震教官改用P2V-5帶飛,機號是6021,其間偶爾有幾次是美國教官McHale帶飛,後來才知道,這是他在中央情報局工作時用的假名,真名是John McCaull,還有一位資深的美國海軍教官Jim Winn總司整個P2V飛行訓練。 \n起初的訓練在白天,4月30日那天第一次進行夜間飛行訓練,內容是做各種地形低空夜航飛行練習,夜航時用的是「最低安全高度(minimum safety altitude;MSA)」,所謂最低安全高度,很難說是幾百呎或幾千呎,要視地形而定,總是在地形容許的情形下,貼著地面上上下下飛行。通常訓練時是從新竹起飛後,沿著公路到三義,貼著地面飛行到台南再折返,到銅鑼之後再轉後龍出海回新竹。 \n到了4月底,我的P2V飛行總時數為28小時50分。 \n(待續) \n

  • 揭密黑蝙蝠中隊──損失慘重 解除對陸偵測任務(三)

    我記得我們是在9月5日(星期日)上午先由總司令召見,下午再搭乘日航Convair CV-880飛大阪轉東京,換乘泛美波音707飛舊金山,再乘聯合航空DC-8飛華府,抵達時已經是6日凌晨近6時,中情局派車接我們到馬利蘭州的Patuxent River海軍航空基地去受訓兩個月,美國海軍資深飛行教官Jim Winn也跟隨我們前往,因他對我們開始飛P2V的訓練情行都十分了解,因此仍舊負責整個訓練規畫,協助我們訓練的是美國海軍第30巡邏中隊(VP-30),10月29日(星期五)結束訓練,這段期間我們趁假日到馬利蘭州的Baltimore市及美國首都華盛頓觀光。訓練期間,我擔任正駕駛的飛行時數是36小時20分,副駕駛的時數是44小時30分。 \n \n干擾器無法修復 \n \n我們於11月7日踏上歸途,當晚自首都華盛頓搭乘西北航空班機經皮茲堡、克里夫蘭抵芝加哥,次日凌晨再換乘西北航空Boeing 320B自芝加哥飛西雅圖,再由西雅圖飛東京,然後從東京飛那霸,於11月9日(星期二)中午回到台灣。 \n我們回到新竹後,P-3A尚未抵達,所以我們仍然飛了一陣P2V。後來兩架P-3A先後由美軍飛到新竹交給黑蝙蝠中隊,我到民國55年7月7日才第一次在台灣飛P-3A,那天共飛了4小時10分,在新竹本場起落,練習了10次著陸飛行。接下來一直到民國56年1月,我大都是飛訓練任務,只有在民國55年10月13日出過一次「知更鳥任務」。 \nP-3A一直沒有深入中國大陸出任務,因為原來的P2V只有一種反制裝備干擾米格機的射控雷達及一種對薩姆二型(SA-2)飛彈的干擾系統,在裝備上已無法取勝中共武力,現在的P-3A雖然增加了對中共戰管雷達CRC的干擾,但這種裝備的干擾器有問題,一直無法修復,所以就無法出大陸內陸任務。因為中共的裝備改善的速度已超過我們的配備,黑夜攔截我機的技術也有進步,黑蝙蝠中隊對大陸偵測損失越來越慘重,所以台灣就不願再將優秀的黑蝙蝠隊員再送到中國大陸做無謂的犧牲,民國56年技術情報研究組宣布解除深入大陸的偵測任務。 \n到民國56年1月19日,我結束P-3A的訓練飛行時,P-3A共飛了212小時35分,P2V共飛了351小時45分,C-47共飛了5小時。 \n \n執行南星三號任務 \n \n隨著大陸偵測任務的解除,A分隊也解散了,我們這一分隊的幾位飛行官,就是上述到美國接受P-3A飛行訓練的劉鴻翌、庾傳文、王國璋及我幾個人,就調到「南星三號」去越南支援美軍執行特種作戰任務。 \n以中華航空公司名義前往越南、寮國。 \n我們之所以會到越南出任務自然又是美方的要求。因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法國在英國的支持下又重新回到越南,與宣布獨立的越共領導者胡志明的軍隊發生戰爭,最後法軍在奠邊府一役戰敗,法軍自越南全面撤退。日內瓦協議以北緯17度將越南分為南北兩方,北方由胡志明領導的越共控制,南方則成立吳廷琰總統管轄的越南共和國,其實,這個政府是由美國支持的。 \n越南並未因分為南北之後而安定,北方的越共不斷潛入南方進行宣傳及游擊戰,導致美國出兵干涉,並尋求其他國家的協助,黑蝙蝠中隊才會在美國中央情報局要求下,以中華航空公司名義掩護中華民國空軍身分,在越南、寮國從事特種任務。 \n中華航空公司是民國48年12月16日由當時的空軍情報署長衣復恩籌措二十萬元創辦的,華航草創初期,主要承接國防部馬祖軍中包機運輸業務。自1961年起,適逢中國和緬甸當局合作,對效忠我國的滇緬游擊隊展開清剿行動,緊接著寮國抗共戰爭及越戰爆發,而此時華航也相繼和寮國飛霞航空(Veha Akat)、越南航空及美軍後勤運輸單位簽約,承租C-47、C-46、C-54運輸機(包含飛機、駕駛與機組人員)給當地航空公司,進行「北辰」和「南星」運補計畫,華航的人員、資本也就是因這些任務才逐漸累積,實力才逐漸壯大。 \n黑蝙蝠中隊執行「南星三號」任務時,總共有六架C-123,其中四架經常在越南,兩架則飛回台北交由華航檢修,後來越南組員飛其中一架時撞山,只剩五架。 \n黑蝙蝠中隊在民國51年剛開始以C-123在越南出任務時,隊員是到美國受訓的,但後來都是美國教官到新竹來訓練隊員,當時美國教官住在台北陽明山宿舍,以C-47往返松山機場與新竹基地,等我到越南飛C-123時,也是在新竹基地接受美國教官訓練的。那時我們之所以會這樣密集接受C-123訓練,是越南戰況相當吃緊,亟待空中支援地面美軍作戰,這也是為何黑蝙蝠中隊要積極執行「南星三號」任務的原因。我們以中華航空公司的名義,駕駛C-123在越南幫美軍做空投、空降、運補的任務,新竹只是後勤補給單位及C-123訓練基地。(待續) \n

  • 揭密黑蝙蝠中隊──叢林學逃生 游擊隊員常變節(六)

    直升機隊員共12人,當時由美國教官到新竹基地來帶飛UH-1基本訓練,完成訓練後,由盧維恆、何祚明測試山區低空航線,然後才開始訓練全體組員。 \n \n對著林子亂放槍 \n \n訓練分成兩組,一組為陳逸民、林昭、安良、章經緯、楊蓉盛、徐金蓉等6位飛行官,負責飛S-58T直升機;另一組為謝鍚塘、楊德輝、馮曉東、何俊德、馮海林、湯水易等6位飛行官,負責飛Hughes 500直升機,軍方的型號是OH-6,因為任務需要,Hughes 500後來改裝為H-500P。我們的計畫是直升機隊從寮國運送特勤人員到胡志明小徑附近完成特種任務後,再由Twin Otter空投補給特勤人員回到寮國邊境,我們再用直升機去接他們回寮國。 \n出任務之前,Twin Otter及直升機全體組員因應任務當地環境需要,須再加熱帶叢林逃生訓練。訓練時,直升機將受訓人員投放於新竹縣竹東的五峰山頂,需在山頂自謀生活兩週,訓練隊員獨自謀生能力,我也和大家一起接受此項訓練。我們運氣也真差,一開始就遇上滂沱大雨,兩、三天後雨勢方停歇。 \n我們到寮國出任務時,都是自己駕駛Twin Otter從台北起飛,這種飛機還有一個性能就是相當省油,裝了283加侖的油,再裝了50加侖的副油箱,就可以從台北飛到寮國。 \n在寮國我們也沒有身分,上飛機就穿著台南亞航公司的工人制服,每個人手上拿著一個工具箱。黑蝙蝠基地在寮國百細(Pakse)以北五、六哩的湄公河畔的地形陡峭獨立山頂上,使寮共游擊隊員無法接近,該基地的代號為PS-44。我自己飛DHC-6,也和飛S-58T、Hughes 500P直升機的隊員一同住在百細基地。雖然隊員一同住在百細基地,但在基地內的運作就互不相涉。 \n基地正確位置是在寮國東部接近泰國邊界、洞河與湄公河交界處,標高約4000呎,基地內只有一條跑道,長1200呎,而且是彎曲的,一頭是河溝,都是大石頭,另一頭是大叢林及懸崖,還好Twin Otter的飛機性能非常好,滑行時可以倒車再滑回來。 \n原本百細基地的小山上有幾戶人家,美國中央情報局人員裝神弄鬼把人家給嚇跑了,我們去了以後,就蓋了幾間木頭房子在那裡生活,除了我們,還有五、六十個地面游擊隊人員也在住在那裡擔任警戒。沒事時我們就對著林子亂放槍,直升機隊員打過山豬、孔雀,據說曾經有豹子出現過,那裡幾乎是無人的叢林,我們吃的菜、喝的水都是直升機運來,一週運三、四次,一次可以運四大桶水,洗澡水雖然是湄公河的濁水,但只洗一次澡,運送成本可能就要花上好幾百美金。 \n後來,這個送寮國游擊隊人員到胡志明小徑的任務並沒有執行,原因是這些游擊隊組織都是美國中央情報局培養的,當時寮國政情十分複雜,有親共的、反共的、親美的、反美的,因此美國中央情報局培養的游擊隊員也常變節,士氣不高,而且游擊隊員一聽到越共就很害怕,又不團結,到了越南邊境,進去沒多久就往回跑。 \n我們在百細基地的時間是5月9日至5月24日,在當地也只做過各種飛行訓練,始終沒有出過正式任務。到民國61年1月8日,美國中央情報局以另一架機號N5562的DHC-6-300給我們進行訓練。我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新竹,幾乎都是做DHC-6訓練飛行。民國61年7月底,黑蝙蝠中隊終止「金鞭計畫」任務,在寮國所有人員回到新竹,我的DHC-6訓練則是在7月19日終止。 \n \n黑蝙蝠中隊解散 \n \n從民國60年2月開始到美國Delta基地接受DHC-6訓練,到61年7月訓練中止,我的DHC-6飛行總時數是160小時 20分,總飛行時數是5082小時50分,作戰飛行時間是792小時50分。 \n黑蝙蝠中隊在越南及寮國任務終止,和美軍自越南撤軍有很密切的關係,因越戰開始三、四年後,美軍傷亡慘重,而且美國也毫無勝利跡象,所以自民國57年前後,美國人民反戰情緒日漸高漲,迫使美國和北越進行和平談判,最後雙方在民國62年(1973)初簽訂停戰協定,美軍自越南撤軍。 \n民國62年2月,美軍自越南撤軍後,越南地區的任務也隨著越戰結束及政治因素介入而不再需要黑蝙蝠中隊的支援,民國62年3月1日,黑蝙蝠中隊亦宣告解散。解散前,空軍總部讓我們隊員自行選擇回到屏東六聯隊或調至台北專機中隊繼續飛行,我決定選擇調至台北專機中隊,民國61年11月2日(星期四)收到調職令,11月6日(星期一)到專機中隊報到上班,結束了黑蝙蝠中隊特種部隊長達8年9個月的飛行生涯。 \n(系列完) \n

  • 揭密黑蝙蝠中隊──赴中南半島 助美情報蒐集(五)

    在我於民國58年完成「奇龍計畫」之前,黑蝙蝠中隊飛行任務漸漸有了改變,不再以對中國大陸進行低空偵察為主,到了民國56年元月,全面停止對大陸的電子偵察任務,因越戰自1965年(民國54年)美軍增兵而情勢升高後,黑蝙蝠中隊的主要戰場已陸續轉移到中南半島,而改以協助執行美國中央情報局及美軍越南、寮國等地區情報蒐集、空投運補任務為主。在此也簡單敘述我執行奇龍計畫之後,赴美受訓及加入黑蝙蝠隊員在寮國執行「金鞭計畫」出任務的情形。 \n \n寮國任「金鞭計畫」 \n \n因空投偵測儀的任務已不需要再執行,所以到了59年5月中旬,我再度回到越南飛C-123,7月底回台後,繼續在新竹基地進行一般訓練及知更鳥任務訓練(即模擬貼近海岸飛行訓練),並未再去越南,民國59年12月我晉升中校。 \n因任務性質的改變,我和劉鴻翌在已升任副隊長的庾傳文帶領下,於民國60年2月13日早上8時從新竹到台北,總司令召見後,14日下午2時從台北機場搭乘World Airways的Boeing727(機號N692)4時抵達琉球Kadena空軍基地,在基地309大樓略事休息及晚餐,晚上8時又搭乘Trans World Airlines的Boeing707(機號N18707)於15日早上8時30分抵達檀香山國際機場,起飛後於下午4時40分到美國加州Travis軍用機場,下午6時從該機場轉搭美軍C-130(機號715)飛機於7時許又回到Delta基地(空軍Site51基地),接受DHC-6,也就是Twin Otter飛行訓練並洽商接機,以便與直升機隊搭配在寮國出「金鞭計畫」任務。 \n2月18日起中央情報局以一架機號為N38779的DHC-6-200來訓練劉鴻翌及我,一開始是熟習性能及操作,接著是短場起降及領航,2月26日到28日三天則是夜間短場起降訓練,這段時間我共飛了24小時5分,之後就結束訓練。 \n回程搭乘美軍C-130(機號715)運輸機,3月1日下午3時從Delta基地起飛,到Oakland國際機場後換乘灰狗巴士,於下午5時40分抵達舊金山,住進Maurice Hotel,我住902號房,我們被邀至Clift Hotel,與接待我們的Travis基地Dablim中校、Lary、舊金山基地的Edward共進晚餐,以後的幾天,我到舊金山灣區Fremont二哥家小住,到了3月5日,我與劉鴻翌會合,上午10點多,我們搭乘小客車於12時到Fair Field,住進Town House Inn Motel的265房,當晚與琉球美軍 Kadena空軍基地的George Mokulis上尉、Richard Sexton中校、Thomas Collier Jr.中尉會面,共商DHC-6(Twin Otter)接機事宜。 \n3月6日早上8時,我們就從Fair Field附近的Travis軍用機場搭乘Trans World Air的Boeing707(機號18709)於11時到夏威夷國際機場,中午12時30分飛機再度起飛,於3月7日下午5時抵達琉球美軍 Kadena空軍基地,又住進309大樓218室,聯絡好交機及培訓的事。民國60年3月9日下午4時,自該基地搭乘Airlift Northwest的Boeing727(機號N726)返回台北,當晚8時30分,乘坐隊上來接我們的車,於10時回到新竹。 \n民國60年3月15日開始,中央情報局從旗下的美航(Air America)調派一架機號N774M的DHC-6-300到新竹,由美國教官繼續訓練我們。這架飛機裝有雷達,可以在零能見度的狀態下從雷達幕上看到跑道。除了美國教官之外,庾傳文及王銅甲也參與訓練。訓練到5月27日結束,我們就把這一架飛機直接飛到寮國去執行任務了,另外還有一架機號555的C-123也一起飛過去。 \n \n直升機隊成立 \n \n這種Twin Otter飛機是加拿大de Havilland公司製造,裝了兩具渦輪螺旋槳,沒有增壓艙,不能飛高,可以搭乘二十人,但因具短場起降性能,適合在越南、寮國等小型機場起降,所以美國中央情報局才會選中這種飛機協助寮國特種情報人員之特種任務。Twin Otter組員有飛行官劉鴻翌、庾傳文,領航官何祚明、黃志模及我。 \n到了民國60年,直升機隊成立,等直升機隊的隊員到隊時,孫培震(已升任隊長)要我負責他們的生活管理,所以我跟這些隊員都非常熟悉。 \n(待續) \n

  • 揭密黑蝙蝠中隊——知更鳥任務 偵巡大陸近海(二)

    P2V的低空訓練結束後,我在民國53年5月26日首次出「知更鳥任務(Robin Mission)」,同機的飛行員還有李邦訓及葛光遼,任務機是P2V-7U,機號0540,任務代號為R-400,任務飛行時間9小時40分,其中夜間飛行時間為6小時40分。接著6月及7月都是訓練,到8月則是分別在11、13及25日執行知更鳥任務。到了8月底,我的P2V飛行總時數已達126小時45分。 \n \n出任務回家隻字不能提 \n \n我們每次執行任務都有一個代號,其中R就是代表知更鳥,至於後面接的數字不見得按順序或連續,例如我第一次的任務代號是R-400,民國54年2月8日的任務代號則是R-302,在2月19日那次任務的代號則是R-305。我除了P2V的訓練及作戰任務外,有時也飛B-26及C-47等其他飛機,到了民國54年7月我晉升少校時,我的P2V飛行總時數為342小時30分,B-26的飛行總時數為3小時,C-47飛行總時數為1小時5分,總飛行時數為3484小時50分。 \n知更鳥任務主要是做大陸近海偵巡,通常是在離海岸線40至60浬的低空蒐集電子情報,偵測大陸電台的位置、發射強度、使用頻率、脈波特性,聯繫指揮的有那些機場,飛得最近時離大陸海岸線只有20浬,因我們聽得到大陸戰機的通話,一聽到他們有飛機要起飛,就飛遠一點到60浬外。 \n知更鳥任務也是在夜間執行,經常執行的有兩條路線,一是向北,從新竹起飛到山東半島渤海灣口一帶折返;一是向南,飛到海南島再回新竹,無論向北或向南,一趟都是最少飛八個小時。 \n這兩條路線我都飛過,通常是出任務的前一天才會被通知,就住進營區,要花一整天的時間做計畫、對地圖,然後夜間執行任務,直到執行完畢才能回家。任務絕對保密,回家後對任務一個字也不能提。每次出任務之前就告訴芝靜今晚有夜航,回來會晚一點,每次出任務之後,就告訴芝靜因為前一晚隊上有事或有應酬,才會這麼晚回家,我的說詞有時會被芝靜接受,有時則否。 \n記得有一次我告訴芝靜晚上隊上有應酬,我會晚一點回來,要她早一點睡,不要等我,那時芝靜腹中正懷著老大,誰知她就大著肚子在家等我,一夜沒睡,我清晨回家芝靜對我大發脾氣,那時,我見芝靜對我發脾氣,我也感到滿腹委屈,因為剛出任務回來,疲累不堪的我,回到家中需要的是芝靜的歡喜迎接、溫柔對待。見到芝靜的臭臉,也不禁怒從中來,正也想要發脾氣,但看到芝靜坐在床邊,挺著快要臨盆的大肚皮,歉疚的感覺取代了我的怒氣,我就也坐到床邊,低聲下氣的向她道歉,還說下次一定會早早回來,但真正遲歸的原因卻隻字不提。 \n所幸早期在我執行「知更鳥任務」時,中共空軍的夜戰能力不夠,很多飛機本身沒有夜航設備,也缺乏返航的電子裝備,所以他們的飛機只在沿海監看,不常出海,只要我們低空飛行時不要因太貼近海平面而墜海,遭受敵機攻擊的可能性不高,大大的降低了我們A分隊出任務的危險。 \n \nP2V型飛機遭擊落 \n \n除了「知更鳥任務」之外,飛進大陸領空的任務則是稱為「老鷹任務」。 \n民國53年6月10日,孫以晨隊長率領十四位機組員,駕駛一架P2V型飛機進入山東境內偵測,遭米格15擊落。雖然後來公開報導是那次任務是因中共海軍用「照明攻擊法」,就是中共所謂的「夜間照明戰法」擊落,亦即由中共海軍用轟5型戰機在敵前上方投擲照明彈,然後由後方的米格15以目視發動攻擊,使我方P2V無所遁形,才遭米格15擊落,但事後黑蝙蝠中隊檢討研判的結論,那一架飛機遭擊落的主因是被中共的Tu-4逼到山裡出不來了,米格15才有機會擊落P2V。 \n中共空軍的Tu-4是四個引擎的轟炸機,速度比P2V的時速170浬快了20浬,雖然P2V的兩個噴射引擎全開可以到時速240浬,但是出任務時不能開噴射引擎,因為噴射引擎一開,尾管就好像點了兩個大燈籠,會暴露位置。 \nTu-4用的是戰管雷達CRC引導,那時我們對這種雷達沒辦法干擾,中共空軍就是先利用這種地面戰管雷達CRC帶領Tu-4接近目標後,Tu-4再用機槍攻擊P2V,而P2V上沒有一點武裝,速度又比Tu-4慢,自然比較吃虧。 \n因為P2V型飛機的性能已遜於中共的飛機,黑蝙蝠中隊就準備換P-3A,計畫名稱為「金鳥計畫」。前面提過,我是在民國54年7月11日(星期日)升了少校,到了9月,我們隊上就指派副隊長孫培震、劉鴻翌、庾傳文、王國璋、劉景熙及我六個人到美國受訓飛P-3A。(待續) \n

  • 揭密黑蝙蝠中隊──游擊隊叛變 險落入越共之手(四)

    我在新竹基地的C-123飛行訓練是民國56年1月20日至3月底先上地面學科訓練,4月開始在新竹基地接受美國教官的訓練,訓練包括著陸、日間及夜間目視及儀器飛行、老鷹任務訓練(即模擬進入敵區訓練)、知更鳥任務訓練(即模擬貼近海岸訓練)。至民國56年8月17日訓練結束,C-123共飛行99小時30分,飛行總時數累積為3812小時10分。訓練結束後,我就於民國56年8月18日開始赴越南執行特種任務。 \n \n在越南沒任何身分 \n \n我們的基地是在越南中部的海港芽莊(Nha Trang),該海港介於峴港與金蘭灣之間,因為很像中美洲加勒比海的風光,所以駐紮在金蘭灣的美軍,就有不少人選擇芽莊作為休假地點。現在的芽莊,已發展成富慶省省會、越南最大的漁港,也是越南著名的海濱度假勝地,但越戰期間作為黑蝙蝠中隊基地的時候,還僅僅是個民風純樸、設備簡陋的小漁港。 \n我們出任務的方式是白天作業、夜間執行,一架C-123組員的編制是正、副駕駛各一名、兩名領航官、一名通信官、一名電子官、兩名機械官及兩名空投士官。通常我們是從芽莊起飛,先到泰國北部的美軍基地載運空投補給品,然後飛到北越的奠邊府、河內或海防西北山區給美軍特戰部隊的前進基地運送物資,好在當時北越還沒有空中攔截機,但地面高射砲火力卻是相當強。我們也在南越的特戰部隊前進基地運送補給品,這些基地多在胡志明小徑的旁邊,都是很荒涼的地方,有很多基地就只是一條泥土跑道,沒有塔台,只有在快到目的地時,有直升機起飛指示從那裡降落,有時連直升機都沒有,但美軍對象關資料的提供卻是很充分,每個月會提供每個機場的照相圖,只要拿著圖對照地形,就可以安全降落。 \n我們的飛行是以目視飛行為主,飛低空時距離地面高度大約是200呎至500呎,以躲避越共的雷達;還有有一點要注意就是,在快接近基地時,必須從遠處就看清楚基地掛的是甚麼旗子,因為戰場變化很快,說不定前一天還是美軍基地,第二天就變成越共的基地,一不小心不是挨砲擊就被俘虜。我們做完任務後,會先到美軍峴港機場加油,再飛返芽莊基地,執行任務的每次飛行時間約為六至八小時。 \n我們在越南沒有任何身分,穿的是便服,沒有護照、沒有身分證明,萬一被俘擄也不懂越南話,那真是不知道要怎麼辦了,好在越南的任務,陣亡的有,俘擄的事倒是未曾發生。只是有一次,隊友李金鉞飛了一架C-123,到北越空投情報人員,也給游擊隊空投補給品,誰知游擊隊已經叛變,但是越共並未宣布,我們的飛機剛空投結束,就遭地面砲火猛烈攻擊,又遭北越空軍的T-28教練機攔截,飛機損毀得很厲害,飛行官李金鉞及領航官何世光兩人受了傷,勉強飛到泰國邊境的小機場落地,因為沒有任何身分證明,講也講不清楚,人員經過治療、包紮後就被看管起來,後來還是告訴美軍和芽莊的某個單位聯絡,知道是自己人才解除了窘境,這些人員要是落入越共之手就真的不堪設想了。 \n \n暫停「南星三號」 \n \n我們執行任務的情形大致是新竹、越南各輪流居住一個月多月,我自己執行任務的期間是56年8月18日(星期五)赴越南,同年10月14日(星期六)回新竹;回新竹基地後分別於10月24日及11月3日接受U-11(是 PA23飛機的軍用型號)飛行訓練4小時30分及2小時10分。民國56年12月1日(星期五)赴越南,57年1月27日(星期六)回新竹;民國57年3月30日(星期六)赴越南,同年5月27日(星期一)回新竹。第三次出任務後,6月14日我通過考核,晉升C-123型飛機的正駕駛,升正駕駛是要通過美國教官的上飛機測驗,簽字認可後才能擔任的。接著,民國57年6月18日(星期二)又第四次赴越南,同年8月9日(星期五)再回新竹。此時我C-123的飛行時數已累積為484小時25分,飛行總時數累積為4204小時25分。 \n還可附帶一提的是,只要有美軍基地的地方,美軍倉庫的物資沒有不失竊的,我在芽莊基地偶爾上街走走,街道兩旁堆滿了越南人從美軍倉庫竊取的物資,像汗衫、內衣褲、皮鞋、飛行靴、牙刷、牙膏、刮鬍膏、床單、枕頭、枕頭套、巧克力、還有其他美製糖果,吃的、穿的、用的,真是應有盡有,都是挖地道從美軍倉庫內搬出的,不僅是北越人會挖地道,南越人也一樣會挖,美軍真是防不勝防,我出差從越南帶回去給孩子的糖果及一些家用物品,都是從這些地攤買回去的。其實,這些從美軍倉庫流出的物資並非都是越南人偷的,美軍的軍紀差,流出市場的物資,也有不少是美軍自己及PX人員偷出在市場販售,美國在越戰期間,光在物資上的損失就難以計數。 \n經過民國56年8月至57年8月這四趟往返越南與新竹之後,我暫時停止「南星三號」的任務,因為到了57年9月底,我就奉命執行「奇龍計畫」,被派往美國受訓了。(待續) \n

  • 東大飛行公園啟用七大飛行意象吸睛

    東大飛行公園啟用七大飛行意象吸睛

    延續黑蝙蝠中隊逾一甲子的歷史回憶,新竹市在曾為該中隊營區的東大飛行公園,打造7大飛行意象的裝置藝術,結合一旁黑蝙蝠中隊文物館,保存雋永的歷史軌跡。 \n \n市長林智堅6日與9名黑蝙蝠老隊員們一起為飛行公園舉行啟用儀式,見證這塊土地從昔日的空軍營區,一路成為紀載歷史的模範公園,老教官李崇善憶起往日回憶,感慨萬千,期盼歷史記憶能夠永續流傳。 \n \n東大飛行公園處於總長約4公里的「新竹之森」核心區,沿著新竹綠園道、文化綠廊、護城河、三民公園、隆恩圳、中央公園等,7大裝置藝術包括入口意象、飛行記事、星空航道、夢想之翼、飛行廣場、聽見夢想與新月椅,皆從黑蝙蝠中隊執行任務的特點為設計主題。

  • 東大飛行公園 融合黑蝙蝠歷史串聯新竹之森

    東大飛行公園 融合黑蝙蝠歷史串聯新竹之森

    「東大飛行公園裝置設計與施設工程」28日開工,將原有場域加入飛行員元素,設置入口意象、飛行記事、星空航道、夢想之翼、飛行廣場、聽見夢想、新月椅等7大裝置藝術,並串聯「新竹之森」綠廊道,打造兼具歷史及美學概念的公園綠地,預計今年9月完工。 \n \n市長林智堅說,「東大飛行公園」坐落於過去的黑蝙蝠中隊營區,緊鄰黑蝙蝠中隊文物陳列館,不僅是外地遊客必經之處,也是居民使用率極高的休憩場所,未來將以簍空棚架,營造日夜光線灑落的光影、牆面以簡潔線條描繪飛行器圖稿,勾勒流暢拋物線如同機場航道的鋪面,讓「白天、夜晚各有風采」。 \n \n「東大飛行公園升級了!」文化局表示,「東大飛行公園裝置設計與施設工程」投入813萬經費,設置入口意象、飛行記事、星空航道、夢想之翼、飛行廣場、聽見夢想、新月椅等7大裝置,預計9月完工,屆時配合眷村文化相關活動辦理啟用。 \n \n林智堅說,「東大飛行公園」將與總長約4公里的「新竹之森」串聯,沿著經國綠園道、文化綠廊、護城河、三民公園、隆恩圳及中央公園,讓市中心有個宛如鑽石項鍊般的綠色廊帶,各公園也新增突破制式罐頭遊具的創新設施,讓孩子開心玩耍。

  • 黑蝙蝠中隊65週年 空軍英雄再聚首

    前空軍黑蝙蝠中隊65週年隊慶,今天在新竹市「黑蝙蝠中隊文物陳列館」舉行,逾百名昔日隊員及眷屬齊聚話當年;市府將把東大公園重新命名為「英雄廣場」,向黑蝙蝠英雄致敬。 \n 前空軍黑蝙蝠中隊今天舉行65週年隊慶,當年滿腔熱血,抱著視死如歸精神執行危險夜間偵蒐任務的隊員,如今都已年邁,包括昔日隊員、眷屬、遺眷等,齊聚新竹市營舍原址改建的「黑蝙蝠中隊文物陳列館」回憶當年。 \n 分散各地的老戰友舊地重逢,看著館中陳列文物,歷史記憶湧上心頭,談起當年保家衛國的光榮歲月,有老兵不禁熱淚盈眶。 \n 冷戰時期,國民政府為了保護家園,與美國合作派出空軍黑蝙蝠中隊偵察中國大陸軍情,從1952年成立至1972年任務解編,共執行特種任務達838架次,先後有10架飛機被擊落或意外墜毀,殉職人員達140餘人,在空軍史上留下不可抹滅的紀錄。 \n 新竹市政府於2009年在原黑蝙蝠中隊宿舍原址原貌重新建立,並設置「黑蝙蝠中隊文物陳列館」,除蒐集隊員當年史蹟、勳章、衣帽、文物等,更定期展出任務出勤英勇戰役事蹟,期盼保存文化資產,留下黑蝙蝠的驕傲與榮耀。 \n 新竹市副市長沈慧虹出席隊慶活動時指出,每每看到黑蝙蝠英雄們的英勇事蹟,心中充滿無限感動,空軍弟兄們的偉大胸襟及努力以赴精神,值得記錄傳承。 \n 新竹市文化局表示,此次隊慶特別規劃展出「黑蝙蝠中隊飛官-戴樹清人物特展」。戴樹清在黑蝙蝠中隊任職5年間,共執行78次特種任務,是空軍穿越鐵幕次數最多的人之一,生前曾駕駛無武裝的P2V偵察機,極佳的飛行技術與巧妙利用地形與夜色協助,誘騙中共戰機撞山爆炸,創下偵察機「擊落」戰鬥機的罕見紀錄。 \n 文化局說,為讓民眾深入了解黑蝙蝠中隊的歷史與故事,將規劃以黑蝙蝠歷史、藝術、人文角度切入,製作成裝置藝術融入文物陳列館前的公園場域,東大公園亦將重新命名為「英雄廣場」,向歷史英雄致敬,重現在那動盪不安年代的血淚事蹟。1050816 \n

  • 「我機墜毀」黑蝙蝠中隊最後任務

    「我機墜毀」黑蝙蝠中隊最後任務

     為推廣黑蝙蝠中隊的精神,新竹市文化局特別策畫「RB-17G機之最後任務」主題特展,即日起至10月30日止,在黑蝙蝠中隊文物陳列館展出,透過相關文史資料,讓各世代了解當年他們的英勇史蹟。 \n 「RB-17G機之最後任務」特展,包括黑蝙蝠中隊大事紀、當年時代背景、中隊歷史沿革、隊員日常生活情形照片及隊員提供的各項文物等展區。文化局表示,黑蝙蝠中隊文物陳列館,開館時間是每周二至周日上午9時到下午5時,盼民眾藉展覽對神祕的黑蝙蝠有更多認識。 \n 文化局指出,1959年黑蝙蝠中隊「RB-17G機之最後任務」,由隊長徐銀桂率14名組員,深入中國大陸執行電子偵察任務,過程十分驚險,尤其當時機上組員受敵方砲火攻擊,卻放棄跳傘的存活機會,依舊努力搶救其他受傷組員,通信官陳駿聲,更發出「我機墜毀」最後電訊密碼,是為軍人之典範。 \n 市長林智堅表示,1952年黑蝙蝠中隊應時勢在新竹成立,主要執行電子偵測及情報蒐集等危險任務,長達21年之久,共出勤838架次,利用生命換取台灣當時的政治、經濟及軍事穩定,卻也犧牲147位烈士,他們的堅持值得現代人用心體會。

  • 陸816核工程世界第一 台灣軍方掌握低

    陸816核工程世界第一 台灣軍方掌握低

    中國解放軍「816地下核工程」近日遭到陸媒披露,可以承受100萬噸當量氫彈爆炸衝擊和1000磅炸彈直接命中的廠房,更有「世界第一核軍工掩體」之稱。不過台灣對此掌握卻甚少。 \n \n根據聯合報報導,五、六零年代時,我國就派出黑蝙蝠中隊、黑貓中隊對中國建造核彈與飛彈的能力進行偵蒐,偵查機曾攜帶空氣採樣器到中國核子設施上空採集樣本,分析中共的核子戰力。 \n \n不過當時的偵查結果卻鮮少提及816核工程,報導分析其原因可能是中國官方保密得當,其他如816工程起步較晚、整個工程至始自終都未正式投入生產等(1966年始動工,至1984年停工),都是可能的原因。

  • 新黨黨慶 力挺洪秀柱

    新黨黨慶 力挺洪秀柱

    國民黨總統參選人洪秀柱今天晚間參加新黨22周年黨慶,現場傳來此起彼落的「凍蒜」聲,新黨全力替洪秀柱輔選,洪秀柱表示,洪秀柱表示,每天政論節目對她的言語攻擊讓她渾身是傷,即使如此還是堅持參選,她拜託新黨,能夠與她同行。 \n \n洪秀柱今天稍早到新竹拜訪了一名前黑蝙蝠中隊的退役軍人,洪秀柱拿他的故事做例子,她說,黑蝙蝠中隊冒著生命危險保衛國家,「心中只有國沒有家,洪秀柱通過全代會提名後,心中只有國沒有我!」 \n \n媒體詢問國民黨大老有沒有支持她,洪秀柱說,「大老當然有支持我,只要你們不要說成老國民黨回來就好。」

  • 腕表新品-黑蝙蝠中隊紀念表 喚起心中飛行魂

    腕表新品-黑蝙蝠中隊紀念表 喚起心中飛行魂

     飛行新表新上市比話題,百年靈昨攜手台灣特種部隊發表黑蝙蝠中隊60周年腕表,話題十足。Zenith與Bell&Ross推青銅飛行表、BR 01十周年限量表,讓飛行員翱翔英姿透過飛行表帥氣呈現。 \n 過去執行特種偵察勤務的黑蝙蝠中隊今年邁入一甲子,主動在兩年多前就找上百年靈想推專屬飛行表,終於在昨日亮相,黑藍紅隊徽與北斗七星巧妙點綴在百年靈Chronomat 44 GMT黑蝙蝠中隊60周年紀念腕表的小秒盤,表背鑲刻上7架當初執勤機型,結合兩地時區、70動力儲存,充滿故事性,購買此限量表還加贈黑蝙蝠中隊POLO衫、帽子與表盒,化身台灣特戰部隊。 \n Zenith Pilot系列飛行表也再添Pilot Type 20 Extra Special腕表新血,採用青銅打造表殼,自然鏽色飾面充滿古著感,45mm面盤搭配大螢光時標、加大凹槽旋入式表館,讓飛行員在配戴著手套時,也能輕易調校時間。 \n Bell & Ross BR 01系列腕表今年邁入10周年,沿用招牌方形輪廓推出BR 01十周年限量表,面盤刻有10th Anniversary字樣,浮雕時標字體則與航空計時盤相同,表殼4個角的4顆螺釘則參考飛機駕駛艙中儀表板的正面安裝系統,限量500枚。

  • 百年靈黑蝙蝠限量表 帥氣開賣

    百年靈黑蝙蝠限量表 帥氣開賣

    百年靈今發表黑蝙蝠中隊60周年限量表,藍色面盤搭配黑蝙蝠中隊隊徽、戰機圖樣,處處充滿巧思。過去執行特種偵察勤務的黑蝙蝠中隊今年邁入60周年,為紀念這動人時刻,主動在2年多前就找上百年靈想推專屬表,終於在今日正式亮相。 \n \n百年靈黑蝙蝠中隊60周年限量表採用黑蝙蝠中隊黑藍紅隊徽與北斗七星巧妙點綴在小秒盤上,表背鑲刻上7架當初執勤機型,充滿故事性,此表具鍊帶與橡膠表帶兩款,共限量50只,購買此限量表還加贈黑蝙蝠中隊POLO衫、帽子與表盒。

  • 乾貨店憶眷村菜 解密黑蝙蝠中隊

    乾貨店憶眷村菜 解密黑蝙蝠中隊

     位於新竹東門市場的「南記行」曾是新竹最大的乾貨店,在20至90年代曾風雲一時,往來的常客中,不乏當年空軍基地的眷屬和金城新村陸軍眷區的將領夫人們,南記行第二代邱明琴,近日以《南記行的乾貨傳奇》,從家族與乾貨的記憶看台灣的時代變化。 \n 邱明琴指出,當年光顧乾貨店的客人中,要屬金城新村的陸軍眷屬和東大路的空軍眷村較當地人闊綽,尤其金城新村的居民多半是高級將領,一些夫人經常會詢問邱家媽媽當時開的「金龍飯店」和「新陶芳菜館」的小菜食譜,而食材乾貨也就跟著賣出去。 \n 空軍的眷屬則較活潑外向,有許多的餐會和舞會,夫人們買食材時還會一起上街,互相商討,各家拿手菜便會在此時出籠。邱明琴指出,當年黑蝙蝠中隊李崇善中校的夫人,不只拿手菜多,取菜名也是一絕,當時台灣和蘇聯情勢緊繃,李崇善夫人在南記行買鍋巴,炸過後再淋上雜燴湯,滋滋作響的聲音,她說有如砲彈轟炸,特別取名「轟炸莫斯科」。 \n 在邱明琴印象中,黑蝙蝠中隊頗為神祕,但她也注意到,若這周看到空官們陪家眷出來購物,大概下個禮拜就會有任務出勤;以後若再見到空官陪著家眷出門,就知道任務成功;如果之後只見家眷來買東西,就表示那些飛官夫人從此和自己的先生天人永別了。 \n 邱明琴也是到後來才明白,中隊沒那麼多人卻每天進貨1箱約20斤的蛋,是因為國家體恤遺孀和家眷,讓他們能貼點小錢就在中隊裡用餐。

  • 讓小朋友了解黑蝙蝠中隊 故事繪本出版

    新竹市文化局以黑蝙蝠中隊的故事為主軸,出版了「暗夜飛翔的勇者~黑蝙蝠中隊」繪本,活動現場除了邀請知名漫畫家賴也賢,與曾在黑蝙蝠中隊服役時擔任電子偵查官李崇善上校,一同暢談創作歷程與甘苦之外,也邀請了幼稚園的小朋友,在現場聽黑蝙蝠中隊的故事,場面快樂溫馨。 \n「黑蝙蝠中隊」是台灣唯一在民國40年到60年代台海緊繃時期,為掌握大陸情資,特別成立的,他們不僅為台灣蒐集到許多情資,也為日後台灣奠定經濟起飛與繁榮的基礎,新竹市文化局希望,透過這本繪本童書,讓孩子們可以更認識這塊土地的歷史,也將黑蝙蝠中隊的精神完整的傳承下去。

  • 黑蝙蝠中隊隊慶 老戰友憶當年

    黑蝙蝠中隊隊慶 老戰友憶當年

     前空軍「黑蝙蝠中隊」隊員及家屬近百人,16日在新竹市黑蝙蝠中隊文物陳列館舉行62周年隊慶,空軍司令部參謀長丁忠武、軍情處長李大偉等人共同默哀1分鐘,懷念當年為國捐驅的同袍。文化局展示文創商品,讓隊慶活動更具歷史傳承意義。 \n 丁忠武表示,民國41年成立的黑蝙蝠中隊到61年任務解編,執行830多次飛行任務,有150多人陣亡,隊員犧牲個人生命換來寶貴情資,確保台海安全做出重大貢獻,更樹立軍人武德典範。 \n 「軍人要有犧牲及完成任務的精神,生死沒什麼了不起!」85歲的前黑蝙蝠中隊教官朱震,執行41次大陸任務,他對洪仲丘案重創國軍形象的問題說,保家衛國是軍人責任,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就是軍人魂! \n 市府秘書長吳宗錤贈送每位隊員繡有勳標的紀念衫與合成照,丁忠武則代表國防部致贈紀念隨身包,感念隊員當年的忠勇護國,現場氣氛熱烈。 \n 今年隊慶展示梁躍懷、李崇瑋、石欣宜及陳維娟等人,以黑蝙蝠中隊為背景的「34中隊」文化創意商品,包括復古漫畫、勳章書籤、萬用筆記本、乾口糧及紀念T-shirt,此系列設計並獲「第13屆台灣新一代設計展」視覺傳達設計類佳作。 \n 出席隊友平均年齡83歲,看見館舍陳列的事物,往事有如歷歷在目,湧上心頭,遺眷們更是滿懷感動去找尋親人的足跡,發現時都難掩興奮之情。茶會結束時,老隊員們依依不捨,互相鼓勵彼此保重身體,期盼明年再相聚。

  • 黑蝙蝠62週年隊慶 空軍參謀長向老將敬禮

    今天是「黑蝙蝠中隊」62週年隊慶,當年老隊員齊集新竹市黑蝙蝠中隊文物陳列館,舉行慶祝活動,空軍司令部參謀長丁忠武中將專程到現場,向白髮飛將軍們敬禮。 \n 丁忠武致辭表示,黑蝙蝠中隊為國盡忠,創造許多輝煌紀錄,他看到陳列館中前輩們的英姿留影,非常敬佩感動。 \n新竹市政府祕書長吳宗錤也說,黑蝙蝠中隊獨一無二,這個文物陳列館也是全國獨一無二,文物陳列館要讓黑蝙蝠事跡永續傳承,不讓後人遺忘。

  • 竹市5博物館 邀你鐵馬遊

    竹市5博物館 邀你鐵馬遊

     新竹市為行銷5個博物館,10日舉辦「HI藝夏博5館成果展」開幕活動,小朋友以軍人、書生等遊行團裝扮舞出各館特色,特技單車表演最吸睛,副市長游建華則帶隊博物館鐵馬遊,希望民眾暑假騎單車暢遊新竹市,也能帶動節能減碳風潮。 \n 游建華表示,新竹市有許多古蹟及小而美的博物館,這次以辛志平校長故居作為宣傳點,連接玻璃工藝博物館、眷村博物館、黑蝙蝠中隊文物陳列館及影像博物館,以情境化布置介紹特殊館藏與館舍周邊觀光景點,展現文化館的深度魅力。 \n 文化局長林榮洲表示,博5館活動每周6、日舉辦到9月1日,共有11場「遨遊世界博物館」深度講座,各館也安排人體彩繪等街頭藝人駐館表演及戶外電影院,吸引人潮。 \n 為推動節能減碳規畫的博物館鐵馬遊,民眾憑身分證可在影像博物館免費借用公共鐵馬,賞遊各博物館與觀光景點,集滿5館戳章還可兌換獎品,市府歡迎各地民眾來博物館「博」感情。

  • 兩岸史話-在死亡陰影中歡笑的眷村舊事

    兩岸史話-在死亡陰影中歡笑的眷村舊事

     後面3架飛機的領隊是嚴開仁,飛行技術一流,突然會在那個節骨眼上脫隊,挽救了3架飛機,命運有時很難解釋。 \n 治平巷七號,這是一條崇蘭里的「死亡橫線」,也就是由治平巷兩家,誠正巷兩家和凌雲巷兩家所連成的一條線。 \n 在談「死亡橫線」之前,必須先瞭解34中隊,也就是俗稱的「黑蝙蝠中隊」。民國42年韓戰結束,東西方兩大陣營進入了冷戰時期,美國渴望蒐集大陸情報,同時中華民國政府撤退到台灣亟需美援。為了維繫美台關係,蔣中正總統指派經國先生和美國中央情報局的杜根簽約,雙方以「西方公司」為掩護,由美方提供飛機及必要器材。中華民國空軍於是成立34中隊(黑蝙蝠中隊)和35中隊(黑貓中隊),直接受命於國安會祕書長蔣經國,專門替美國蒐集情報,同時空投心戰傳單、救濟物資,偶爾也空降情報員。 \n 「西方公司」每次出任務時間,約為下午4時左右起飛,黃昏時分進入大陸領空,利用夜幕掩護飛行,空投完畢返降新竹基地,已是次日上午8、9時。 \n 一牆之隔悲喜人生 \n 低空偵察的34中隊至民國63年12月裁撤停止偵察任務為止,先後有15架飛機被擊落或意外墜毀,殉職人員達148人,占全隊2/3。尤其是後來P2V和RB-17機加裝反電子裝備後,機上人員擴編為14人,一架飛機的失去,就是14位同袍手足的生命,就是14個家庭的破碎,那種集體性的傷痛與苦楚,外人很難明白。 \n 治平巷七號住的是黃繼鑫一家,民國52年6月19日黃繼鑫駕駛P2V-7U機在江西崇仁上空遭圍攻,被米格17PF擊落,14機組員全部殉難。後來,黃家搬離了傷心地,他們家裡的土狗小黑沒帶走,各家一起來養小黑,成了崇蘭里的村狗,黃家搬走16年後,小黑才往生。民國90年12月4日兩岸解冰後,黃繼鑫骨灰遷葬回台。 \n 黃繼鑫家後院接後院的是官校29期的沈裕立,也被選中參加34中隊,但是他的任務不是大陸而是越南,他的運氣最差,至少同村的隊友往生都是戰死,而他連炮火都沒瞧見。 \n 民國52年5月10日當時屏東機場以C-46和C-119飛機為主體,而美國西方公司提供在越南飛行的是C-130,大家對C-130不熟。所以沈裕立前往越南之前,要先做C-130的訓練飛行,沈裕立在做訓練飛行中,竟然在屏東山區撞山,12勇士尚未出師身先亡,常使英雄空餘恨。 \n 沈裕立家正對面住的是官校33期的李茂生。李茂生出事那晚,全崇蘭里人永難忘懷。政府遷台的前20年,一直積極從事著「反攻大陸」的軍事準備,所以屏東的老母機也常要飛進大陸,一種是「空投任務」,比較單純;另一種是「反攻大陸訓練」,採夜航,低空飛行進入大陸再出來,課目很簡單,一種是替部隊空投物資,另一種是跳傘兵。那天是反攻大陸大規模實戰演練,屏東機場6個飛行中隊各出動6架飛機,36架老母機在夜色蒼茫中靜悄悄的出發。 \n 也就是說,崇蘭里幾乎全村的男人都在天空,每到這個時候,崇蘭里的氛圍詭異,每家媽媽揪著一顆心,無心作飯,小孩體察到氣氛不同,也都乖乖的,整個村子異常的寂靜。 \n 反攻大陸實戰演練是採6架編隊飛行,每線電全面保持靜默,完全目視跟隨由長機領隊。正常的航線是回航時,由東港上岸,往潮州飛。但是那天晚上,第一隊長機由十大隊副大隊長趙松巖領隊的6架編隊,在夜航中飛偏了航線,由枋寮上了岸。 \n 結果,趙松巖的長機,一頭撞上了大武山,後面跟隨的兩架飛機一起撞上去。消息傳來,全村一片死寂,因為6個中隊皆有村中爸爸,不論那一個中隊撞山,總會有痛徹心扉的家庭。 \n 消息傳回來,李茂生在撞山名單裡。說來是不幸中的大幸,6架編隊而後面3架竟然沒有跟著撞上去,主因是陰錯陽差,後面3架和前面3架脫隊,這個錯誤反而救了後面3架飛機。後面3架飛機的領隊是嚴開仁,飛行技術一流,突然會在那個節骨眼上脫隊,挽救了3架飛機,命運有時很難解釋。李茂生和嚴開仁住隔壁,崇蘭里一牆之隔,悲喜兩世界。 \n 本省飛官英魂杳渺 \n 那一次撞山,3架的副駕駛全是官校33期。除了李茂生之外,最可惜的是另一架的副駕駛張和映。張和映是豐原人。在那個時代,空軍飛行員中,本省人很少。張和映家境不錯,父親是知名的眼科醫生,當時本省家庭較希望孩子學醫,張和映偏選擇了飛行,而且跑到屏東來落腳生根,卻一頭撞進了山,英魂杳渺! \n 官校33期畢業同學中,總共只有兩位本省人,除了失事的張和映外,另一位叫做賴起套,他後來改名叫賴泰安,除了寓「國泰民安」之意外,看到同學「集體殉職」,恐怕也寓有保自己「福泰平安」的深意吧!(待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