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罗青12日在第41届旺旺‧时报文学奖颁奖典礼致词时宣布,70岁的他要开始写小说。(张铠乙摄)
诗人罗青12日在第41届旺旺‧时报文学奖颁奖典礼致词时宣布,70岁的他要开始写小说。(张铠乙摄)
新北市长侯友宜(左)12日在第41届旺旺‧时报文学奖颁奖典礼,将散文组佳作颁给作家黄庭钰(右)。(张铠乙摄)
新北市长侯友宜(左)12日在第41届旺旺‧时报文学奖颁奖典礼,将散文组佳作颁给作家黄庭钰(右)。(张铠乙摄)

第41届「旺旺‧时报文学奖」12日在时报大楼举行颁奖典礼,影视小说首奖由麻醉科医师江洽荣以〈孙悟空〉一文抱走50万元奖金;散文首奖由作家林佑轩以〈在巴黎,我亚洲的身体〉拿下;新诗组则由蔡凯文以〈作文课〉赢得首奖。

在全台唯一以古典诗词为基底,阿卡贝拉人声乐团「碰乐团」多首不插电无伴奏歌声中,第41届「旺旺‧时报文学奖」揭开序幕。今年虽因疫情而打乱生活步调,但文学奖评审廖玉惠、杨渡、须文蔚、袁琼琼、林文义等则不约而同指出「文学可以顺势而起」,在疫情时代重新建立有触感的文学,让人脱离所困,也因为能用文学来表达自己,在封城、隔离的时代让心灵解封使生活更美好而积极。

「时报文学奖」是华文世界歷史最久的报刊文学奖,被誉为文坛的喜马拉雅山,多年来催生出诸多新写手,今年共收到1451件参赛作品,本届颁奖典礼上亦有文坛名家季季、爱亚、彭树君、吴均尧、古月等人出席关注;时报文学奖主办方旺旺中时媒体集团总裁蔡绍中、《中国时报》暨《旺报》社长兼总编辑王绰中均出席了颁奖典礼,王绰中并指出,拥有65年歷史的人间副刊日前已全面数位化,让大家更容易找到作家早期刊登的文章。

「我一辈子都没参加过文学奖颁奖典礼」诗人罗青的文学奖「处女秀」便献给了「旺旺‧时报文学奖」,他表示自己是1970年开始在人间副刊投稿,「到今年刚好50年,证明自己是时报副刊的老兵!」他也打趣放眼时报文学奖的评审、得主如张国立、杨渡最早的诗作都是由自己创办的《草根》发表,「但这些人现在都不写诗去写小说了,因此我要宣布自己从今天开始写小说,明年要把这些人都打败!」

新北市长侯友宜连续2年都出席了时报文学奖的颁奖典礼,他表示虽文学家是拿笔的,自己是拿枪的,但文学作品「细说生命故事、时代背景,让人正向看待未来,也激励了我们凝聚力量往前走」。他表示人间副刊陪伴自己成长,可以说「我从小刑警做到市长,要谢谢文学」他形容文学像水,「是必须品,不可或缺的,是多元的声音,即便被挡住,仍是会匯流更多力量往前走的」祝愿已41年的时报文学奖永远屹立。

最大奖的影视小说奖首奖,由作家,决审评委袁琼琼颁出,她表示今年决审经激烈讨论,并强调「得奖是锦上添花,不应是目的。」鼓励参赛者「持续写下去就有一天可以上台当评审」,她认为写作是自我检视,对观者则是「润物细无声」,文学可说是「成为更好自己的捷径」,因此哪怕50年前就有人说文学已死,半世纪后的今日仍有很多人从不同的载体看小说。首奖得主江洽荣打趣自己虽是麻醉医师力求镇静,但获奖的一刻还是心跳飙高,庆幸自己不是以70岁的心臟来承受得奖的消息。

散文组首奬由作家林文义颁发,他表示本届散文作品可见参赛者「都是这个时代最好的写手」有着新时代的新思维,首奖得主林佑轩长年旅居海外,作品也反应了文化差异,在巴黎的他在颁奖现场,以预录的影片感谢一路上以爱牵成的所有人。

新诗组首奖颁奖人杨渡表示,自己曾获时报文学奖叙事诗优等奖,当时特别请爸妈从台中北上,「因为念文科时父亲很担心」从得奖到后来转而写报导文学,他一直未曾停止写诗,认为诗如同《星际大战》中的原力,「当写评论或感到无力时,诗仍是最直接、爆发性,最核心的语言」他认为今年参赛作品面貌多元,也期许创作者未来触及更社会层面的议题。

本届新诗首奖得主蔡凯文也邀请了自己的父母出席颁奖典礼「感谢当初志愿填中文系没有被阻拦」,更引用村上春树「在高大坚硬的墙和鸡蛋之间,我永远站在鸡蛋那方」,表示自己为生在台湾,拥有自由、人权而感到骄傲。

(旺报 )

#时报文学奖 #文学 #颁奖典礼 #小说 #首奖